發新話題
打印

【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1

【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1

-01-
  
  從小我就和爸爸相依為命,我一直以為他是死於車禍。他留給了我一棟房子,一筆以讓我生活許久的錢(當時我認為那百分百是保險理賠。),還有一個鐵盒,每次看到那鐵盒我就會想起周杰倫,因為老爸喪忌的那幾天隔壁的死小孩日夜不停的放著當時正紅的「半島鐵盒」。
  
  所以我便在把那鐵盒取名作半島鐵盒,還用便條紙貼著,以防自己忘記。雖然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畢竟那是老爸唯一留給我的禮物。
  
  裡面裝著什麼呢,我猜想可能是從未見過的媽媽的照片或情書,他年輕時的日記,或者是不為人知寶藏圖,誰知道呢?因為那鐵盒根本就鎖了起來,怎麼樣都打不開咧。
  
  老爸死在四年前,2004年,那時候我還是個國中生,如火如荼唸書考高中。老爸走了之後,家裡頓時只剩我一個人,難過孤單是難免的,但熬過了那個時期後,你問我生活過的好不好,我可以爽快的回答,其實根本沒什麼差別呢。
  
  也許是老爸從小就習慣早出晚歸,讓我從國小就養成的獨立自主的個性,吃飯洗衣家事甚至是打零工賺錢我都一手包辦。我記得的國小二年級時,他出國工作整整三個月,回到台灣一進家門直直誇獎我:「不錯,家裡乾淨了好多。」
  
  當然,因為每次亂丟襪子和便當盒的都是老爸你啊。  
  
  靠著老爸留下的保險理賠和我高中在達美樂打工,我是順利的完成了高中學業。在其他同學眼裡,我是個不太擅長運動而且但是看起來非常斯文的好學生,不過個性相當好相處,做人也很開朗,我的朋友很多,大家也都喜歡和我在一起。
  
  每當我說自己的父母都不在身邊,是靠著自己生活時,朋友總是以不敢至信的眼光看著我。他們都以為我是個家境小康的獨生子,有著溫暖和樂的家庭,搞不好還有個非常可愛的妹妹。
  
  不好意思,沒有喔。
  我家有四層樓高,客廳有個四十二吋的液晶電視,三個房間,兩個廁所。
  全部都只有我一個人在用喔。
  
  我沒有家人,但我是個健全的年輕人。
  不吸毒,不喝酒,不抽煙,偶爾看看A片打打槍的正常年輕人。
  
  高中結束了,邁入了人人有書唸,社會好進步的大學生活。別人想離家越遠越好,出去租房子住,體驗全套的無政府自由狀態。而我由於經濟考量,志願表清一色都是填離我家不遠的大學。

  我從高中就開始一個人生活,離家遠不遠對我根本無所謂,租房子還要花錢,打死我都不要 因此,我家變成了朋友開趴的根據地。不論是要通宵慶生,看DVD,打牌吃披撒,離家出走沒地方住,都是在家裡沒大人的Myhome。
  
  雖然收拾起來非常麻煩,但是我很樂意。
  至少有朋友的陪伴,我過得很開心。
  
  在理財自主的情況下,成為朋友間的地主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交女友有加分作用。高中時我交過三個女友,三個都來我家過夜過,不過都沒有發生任何關係。別問我爲什麼,就是感覺不對嘛。
  
  所以,我自認的高中生涯過的至少還算快樂充實。
  雖然,雖然我沒有家人,但我是個健全的年輕人。
  幹麻放著家裡免錢的透天屋不住,又不是嫌錢太多沒地方花。
  
  就在今年九月,學校正要開學時,我收到了一封信。這封信是四年前寄出的,寄信的人正是我死了四年的老爸。信封裡沒有任何的信,只有一把老舊的鑰匙。
  
  隨便想想也知道,那是半島鐵盒的鑰匙嘛……
  老爸你也真是的,幹麻非得到我十八歲在給我看呢?
  難道是你珍藏二十年的復古色情書刊啊?
  
  當然不是,怎麼可能是A書。
  那鑰匙根本和半島鐵盒沒有任何關係。
  這讓我整個人更莫名其妙。
  
  於是我開始想家裡還有哪些地方是鎖著的。從我一樓開始慢慢的翻,慢慢的翻,找了一整個下午終於讓我找到了。那要鑰匙插進了我老爸房間書桌底層的一個小抽屜。
  
  若不是我找的仔細,根本就沒有人會發現這個地方,連老鼠都鑽不進來。我拉開滿是灰塵的抽屜,鐵袧素羲瑭n音讓我整個人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答案揭曉了。
  我不得不承認,在當下我的心臟停了好幾秒。
  感覺有點像是向喜歡的人告白,而她直接和你來個戀愛Kissing一樣。
  
  裡頭是一把手槍。
  1990年九月九號製,出產地是德國。
  那是我的生日,我出生的1990年九月九號。
  
  手槍上有一張卡片,上頭寫著「兒子,生日快樂。」
  喔,老爸,謝謝你,真是有夠特別的生日禮物。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死掉多年的老爸在我生日時送了一把跟我年紀一樣大的手槍,這應該不算太詭異的事吧?有些人就是喜歡在生日時來點驚喜,我相信我老爸應該是這種人。雖然驚嚇的成分遠遠高於歡喜……
  
  算了,我認輸了。
  儘管那只有可能在電影中出現的情節,但是求求你饒了我吧……
  
  怎麼樣都好,老爸,告訴我這把槍只是玩具。
  千萬不要跟我說其實你是殺手。

轉載於 巴哈姆特 w893104021  (天下無聊)

TOP

-02-

  還好在那之後,我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我想的沒錯,那不過只是個讓人驚喜的生日禮物。

  不管如何,我沒有拿出那把槍,只是把鑰匙和半島鐵盒好好的放在一起,又在鑰匙上面加了個便紙條「德國手槍」。我不必擔心的太多,迎接我的將是美好的大學生活。

  而且,還有一件非常值得我高興的事。我在國中時期有個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姓黃,大家都叫他小黃。雖然國中畢業後就較少聯絡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他和我考上同一間大學,同一科系同一個班。

  小黃是個非常愛打嘴砲的傢伙,不管什麼事情都喜歡塗天說地一番,見了影子就開槍。不過他確實也是個很nice的朋友,很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我記得和他認識的原因是因為玩wc3魔獸爭霸,那個時候魔獸三剛出,在網咖狠狠幹掉了世紀帝國和星海爭霸,成為線上戰略遊戲的新霸主。

  他老是說可以在三分鐘內用不死族(wc3遊戲的內某種族)快攻打掉任何一國,然後線上排名的勝率又是高達多少多少。當然,我也是那款遊戲的愛好者,很快的我們兩個就在電腦上見真章了。既然都說他愛打嘴砲了,我當然不可能三分鐘內被他幹掉。

  是五分鐘,他被我幹掉,用的是夜精靈的小弓箭手。
  當然還有我最愛的DH惡魔獵人(遊戲中某位強悍的英雄角色)。

  就這樣,我麼從遊戲開始玩到球場上。
  小黃說他籃球很厲害,從幼稚園就在外頭跟別人三對三鬥牛。

  我對運動不是很拿手,自認籃球只是普通普通。
  不過體育課時,班上的同學找我組隊的比找他多的很多。雖然他很愛嘴砲,但我還是很喜歡小黃這個朋友,甚至到了後來,我和他都成了固定隊友,有他就有我,有我就不能沒有他。

  小黃也是有優點的,還且還不少,他不管作什麼事情都很認真,而且絕對不會說別人的壞話,開別人的玩笑,不管是當面或是私底下。這不代表他不幽默,他很會說笑話,尤其特愛黃色笑話,偶爾也會開開自己肥胖身材的玩笑。

  小黃胖歸胖,他的妹妹可是正到不行。他妹妹小我們一歲,長得相當漂亮,個性又溫柔,彈得一手好鋼琴,從國小開始就是校花級的風雲人物。這也是我國二認識他妹妹後才知道的。
  
  他妹妹名字是儀君,黃儀君。我和小黃都叫她小君。
  小君的追求者非常的多,多到我和小黃每天都要幫忙吃巧克力的程度。
  我開始慢慢明白爲什麼小黃的身材總是瘦不下來。
  
  的確,我也曾經想過追求小君,不管是國二認識她開始還是一直到高中交了女朋友後,甚至是現在,我想她應該也是個超級無敵大正妹,每天無名相簿瀏覽爆表的夢幻美女。小君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子。

  不過基於小黃這個朋友,我從來沒有行動或表示過。
  第一個,追不追的到就已經是個很大的問題了。

  小君的條件非常好,圍繞在她身邊向我這種程度的男生隨便抓都一大把,我有的優點不過就是他老哥最要好的朋友,時常去她家串門子打聲招呼而已,當然,偶而也會和她聊聊天。

  而且我是唯一個小黃的男性朋友中沒有試圖接近小君的男生。
  在國中三年小君追求者的疲勞轟炸下來,不只小黃很累,我也跟著很煩。我總覺得要是說出口了,一定會讓小黃覺得我和他做朋友,只是為了利用他多認識小君。

  一想到有這個危害到我和小黃之間友誼的可能性,我就更不可能去追求小君了。再來,就算追到了,國中時期的戀愛百分之九十九是以分手收場,這一分不就代表著我以後每次要去小黃家串門子時,都得面對非常尷尬的前女友?

  不過這一切都是我想太多。
  因為在我國三下,小君交了男朋友。
  又高又帥而且還是籃球校隊的隊長。

  嗯,不錯,我非常的滿意,好一對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也許是和小黃太要好了,對小君或許也有一點妹妹的感情在吧。

  不過小黃倒是很不高興,他其實早就看出來我對小君有意思。只是他不說,我不說,我們兩邊誰都不提這件事,兩邊誰都不知道。一直到小君交男朋友後,小黃才忍不住的向我發牢騷:「我還真不喜歡小君的男朋友,早知道就湊合你去追她了……」

  太晚啦,我的兄弟。
  還好,小君男友的事並沒有困擾我和小黃太久。
  不過是人生中的小插曲中的一小段配樂中的半截音符而已……

  之後不久,我唯一的親人,唯一的父親死了。
  那才是我人生中最沉重的打擊。


  陪我走過這段難熬日子的人就是小黃。
  黃儀東,我這輩子最感謝的朋友。


  國中畢業後,小黃搬去台北,雖然開始還是時常聯絡,只是日子久了,濃厚的感情依然擋不住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轉淡,兩人各自有了新的朋友圈,新的生活……但是我知道,不管時間過了多久,只要再見面,又會變成嚮往日那樣的熟悉,那樣的開心。

  因為我們是彼此的知己。
  人的一生中,若是沒有一兩個知己,那就算是白活了。

轉載於 巴哈姆特 w893104021  (天下無聊)

[ 本帖最後由 tk446 於 2009-1-3 13:29 編輯 ]

TOP


-03-

  高中這三年中偶爾還是會跟小黃敘敘舊,只不過再次以同學的身分見面時仍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驚喜。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從國中到現在,他依然是那愛打嘴砲的個性加上胖胖的身材。
  而他說我卻是變了不少,他第一次稱讚我,想不到我穿起衣服來還滿好看的。這是什麼鬼話,難道我以前就都沒穿衣服?

  「不是那個意思啦,是你以前是很拉塌,現在是有點斯文宅。」
  「宅你老木。」

  跟我想的一樣,我們還是一點都沒變。
  
  「小黃,你現在是住學校宿舍,還是在外面租房子?」
  「我想應該會住宿舍吧,暑假玩太瘋了,完全忘記要找房子這擋事。」

  「你是白痴嗎?不會來問我喔。」
  「問你什麼啊?智障?」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家現在都只有我一個人在住嗎?」
  「幹,來不及了啦,我住宿費都繳了。」

  「就說你是白痴了,讀到大學一樣沒長腦袋。」
  「哎呀,算了啦,反正又沒住過學校,先試試看吧,下學期去住你家……幹,真的耶,學校離你家真的好近,唉喲我怎麼都沒想到,而且還是免費的。」

  真的很可惜,原本以為可以熱鬧一些了。
  雖然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住,但總是會期待有個人陪著。

  「我想到了!乾脆來出租你家的房間好了,你家不是有三個房間嗎?整理一下可以租兩個,離學校又近……雖然這學期已經太晚了,下學期一個租我,一個租別人。你看,每個月還可以收房租,多好。」

  「你要住當然可以,但是我不想租人。」
  「爲什麼啊?」

  「個人原則。」
  「你很盧耶,又不是金牛座的,別這麼固執啦。」

  「我不要咩。」
  「那如果是正妹要住呢?」

  「嗯,正妹的話我考慮看看。」
  「靠,我看你根本就是想和女友同居打砲嘛……」

  小黃這麼一說我才想到。
  乾脆找個女朋友一起住好了,都已經是大學生啦。
  而且這樣也不用再一個人解決,順便告別我的處男時代……
  他媽的,爲什麼我會想到小君?

  「……你的表情超猥褻的,夠了喔。老實說,你是不是和馬子一起住?」
  「哪裡來的馬子,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阿。」

  「你少來,之前我回台中時你明明就有帶來,我和我妹還有你和你女朋友,我們四個一起去嘉南園吃火鍋。唸曉明女中,戴眼鏡,個子小小,但身材很好那個啊。」

  「喔,你說她喔,早就分了,分很久啦。」
  「我看她還滿不錯的啊,怎麼分了?」

  「我不想說咧。」
  「幹,小氣巴拉的,我不管,你快點說啦,不然等等我乳殺你。」

  乳殺?不會吧?
  這可是我最怕的絕招了。

  我們以前唸的國中不是什麼很好的學校,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愛唸書的乖乖牌。大部分都只是愛玩的國中生(當然包括我和小黃。)

  下課全班時幾個男生鬧轟轟的一片,打來打去,雖然不是真的的鬧翻打架,只是朋友間的小作弄。小黃那胖嘟嘟的身材和從不生氣的個性便成了我們眾人下手的對象。

  尻拔辣啦(用拳頭用力的尻頭,超痛的,不騙人,你可找人試試看。)
  脫褲子彈小鳥接金雞獨立阿魯巴(阿魯巴這麼有名,只要男生應該都會吧?)
  兩柱擎天雙龍會(阿魯巴的EX熱血哀嚎加強版,抓起兩個人互撞。)

  以上那些鏡頭幾乎每節下課都在班上女生羞澀的眼光下熱情上演。
  經過一年的磨練,小黃已經成長到隨隨便便都可以一打二十。
  他真的超強。

  小黃的成名絕招就是「乳殺」,那時候他的外號是「奶魔」。
  凡是被他捏到的人,乳頭會痛不欲生,在地上含淚打滾,等你平復之後就發現原來已經上課好久了。回家洗澡的時候才知道奶頭上的淤血會這麼難看。

  我認真統計過,到了國二上,小黃乳殺掉十五個人平均時間是二十秒。
  一個人用不到一秒,真他媽的屌爆了。

  小黃捏便天下無敵手的名聲很快的就在我們國中傳開,那時更有三年級的不良學生特地來找他麻煩(其實只是想單挑),小黃在迫不得以的情況下只好對他使出乳殺。

  小黃挨了兩拳,而不良學長倒在地上翻滾痛哭,像殺豬般的大叫。
  「我的奶頭爆了!我的奶頭被他捏爆了!啊啊啊!」

  第一次難免會這樣,小黃的乳殺會讓人有失去乳頭的超真實錯覺。在小黃的千人斬下,還沒聽說過哪次真的把乳頭捏爆。不過淤青一個月是在所難免的,乳「殺」可不是浪得虛名。

  我看著小黃,冷汗直流。
  我很認真的考慮著,是原則重要,還是奶頭重要。



  「喔喔啊啊啊!幹拎娘你真的乳殺我啊啊啊!!」



  經過三年,惡夢再度上演。
  即使已經這麼多次了,感覺還是和第一次一樣那麼的真實。
  乳殺永遠只會讓人痛不欲生,不會有任何一丁點的快感。

  小黃痛下殺手,我聲嘶力竭,全班的人也就理所當然的看著我們兩個。
  包括正在上經濟學的教授。

  「這兩位同學,你們上課時在幹什麼啊?捏奶頭啊?」高達七十歲的老教授推了下他的眼睛,注視捏著我奶頭的小黃。語氣尖銳上揚,活像是閹割後的太監公公。

  千幸萬幸,這時候下課鐘響。
  我和小黃兩人拿了課本趕緊開溜。
  
  「幹拎娘咧,剛剛超丟臉的,不要大學還搞這套好不好……」
  我一邊揉著奶頭,順手用力打了小黃一拳。

  「管他丟不丟臉,你說不說啊,不說我每節課都給你來個幾下。」
  「你這根本就是威脅了吧?」

  「快點啦,我真的覺得是你是金牛座耶,超固執的。」


  原則跟星座是有啥屁蛋關係?我從來就不信這一套。
  全世界有十幾億的人口,你把他分成十二等分,隨便一個星座都有幾億人,這幾億人裡頭要找幾百個愛吃屎的我想也不是不可能,更別提套一大堆有的沒有的個性說法就說星座專家好神準。在我看來這一切都只是屁。

  因為人總是只會注意自己想注意到的。

  星座算命說中了,就會覺得好準。不準的便自動點滿無視技能跳過。我承認我很固執,但是和金牛座絕對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我也不是金牛座。

  既然小黃這麼想知道,其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奶頭比什麼都還重要。


  「我女朋友那時候跟我說,你妹好漂亮。」
  「嗯,然後呢。」

  「然後她問我認識你妹多久了。」
  「嗯?」

  「我說從國中就認識了。」
  「請繼續。」

  「然後,她就問我喜不喜歡你妹。」
  「哦,我想她也會這樣問,你怎麼回答。」

  「我那時跟她說,我比較喜歡妳。」
  「所以你們就分手了?」

  「是的,分手前還大吵一架喔。」
  「唉,你活該。」

  「我知道,反正就是這樣。」
  「那你現在還喜歡小君嗎?」

  「誰知道啊,大部分喜歡她的都馬只是因為她很漂亮而已,如果你不是她哥,我看你自己也很想上她吧。我覺得我喜歡小君的那種感覺太膚淺了。男人就是這麼犯賤。」

  「其實,我妹她現在也在台中。」
  「啊?她不是在唸台北唸書準備考大學嗎?」

  「我騙你的,她今年就考上大學了。」
  「不.會.吧?」

  「我早就跟你說過她是天才,她高中跳級從高二開始唸……」
  「雖然有點不相信,台中的學校,哪一間啊?東海?中興?還是我們逢甲?」

  「你可以自己問問她囉。」
  小黃笑笑,指了指我的身後。

  我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
  我吞了口口水,慢慢轉過身。


  「嗨,哥,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


  小君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漂亮。


  「還有你,真的好久不見了。」


  真的是好久不見。
  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會到啊。

TOP

真是很棒的一部小說 真好看 有機會來看序級

TOP

感謝版大分享我也非常喜歡這部小說喔還想再看第二次呢

TOP

TOP

人總是只會注意自己想注意 感謝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