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尋此小說 "異變" ....其中內容如下

尋此小說 "異變" ....其中內容如下

請問有誰看過此小說.."異變"? 正尋找30集後的...!
其中內容如下!

Thanks


 (二)

  沒敢全當了家堛漯F西,怕房東看出勢頭揪住我不讓走,勉強湊夠了回舊家
的錢。沿路乞討也能回去,但同時也有可能倒斃街頭,那樣我的最後一個願望就
不能實現了。

  一路無話,乘公車兩天奔波終於到了牛鎮,這埵A往北就是隔離區,這段路
就得走著去了。

  路上入眼一片荒涼,路因為沒人走,也快被這荒涼吞沒了。

  我獨自一個人走了很久,相伴的是一瓶在牛鎮買的酒。望望遠處,城市的廢
墟漸漸出現在路的盡頭。

  終於我看到了那個牌子,上面一個畫著一個骷髏和一個輻射的符號,倒是被
厚厚的灰塵隱去了大半。原本用來隔離的鐵絲網早已經稀稀疏疏了,其實只要有
個痕跡就沒人敢進來,這媢C蕩著數十萬冤魂,實際上人們也自動退縮到警戒線
之外數十公里處。害我要走這麼遠的路。

  我邁過警戒線,繼續往堥哄A憑記憶想找到我們家原來的地方。然而往堥
了一段,我心灰了,在核爆周圍近處,一切都已經不存在了。我漫無目的,只是
往前走,在走到一個巨坑之前,我停了下來,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

  我躺在地上看著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陰沈沈了,我想下場雨吧,下得
越大越好。

  我敲碎了手中的瓶子,仰天長笑,淚水順著臉流下來,滑到脖子堙C天上打
了個閃,突然起了聲炸雷。豆大的雨啪嗒啪嗒地下來了,很快就變成象潑水一樣。

  這才符合我的心情。

  在雨中,我瘋狂地唱。突然感到頭暈,噁心。

  我想,這堛瑪蝞g原來還這麼強,這麼快就有反應了。

  我拿起一片碎玻璃,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腕,準備割時,又是一陣強烈的頭暈
和噁心,身上也發起冷來。

  橫豎是過不了今天了,索性扔掉玻璃片,戟指天空,就讓我罵個痛快!

  “我∼∼∼操∼∼∼你∼∼∼!!!”

  突然一道閃電打了下來,我只覺得身體劇烈地一縮,就沒有任何知覺了……

  ××××××××××××××××××××××××××××××

  (國家安全部)

  一個中年軍人坐在寬敞的辦公桌前,看著手中的資料,肩上的肩章顯示出他
是一位上將。

  敲門聲響起。

  他頭也不抬,“進來!”

  一個軍人腋下夾著公事包推門走進來,回手輕輕帶上門。然後向上將敬個禮。

  “德。尹紐曼將軍,林飛上校向您報告!”

  “好,最近情況怎麼樣了?”

  “這堿O最新的對原康理核電廠的調查報告。”上校從自己的公事包堙A拿
出一疊資料,上前兩步交給了尹紐曼上將。上將開始翻看資料,上校接著報告。

  “據生化兵測量,核爆之後的原康理核電廠附近仍然有很強的輻射,而且不
可思議的是最近輻射有增強的趨勢。專家也不能給出合理的解釋。我們懷疑……”

  “哼!”上將冷哼一聲,打斷了上校的報告,但是手堥癡S停止翻動資料,
“這些草包專家,養他們有什麼用!你懷疑什麼?”

  “主要還是專家們的意見,不是我個人的意思,我們懷疑,康理電廠應該有
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將抬眼看了他一眼,“沒什麼你就下去吧。”

  “嗯∼將軍,我還有一件事想向您彙報,昨天該地區下了五年來第一場雨,
下得很大。”

  ××××××××××××××××××××××××××××××

  小香柔嫩的手撫摸著我的臉,我倆相視而笑。我把頭深深地邁進她的雙乳之
間,貪婪的嗅著處女的體香和些微的乳香,然後伸出舌頭,細緻而又輕柔地舔著
她的雙峰。小香輕輕的呻吟起來,聽著那有如天籟一樣動聽的聲音,肉棒自然而
然的彈跳起來。小香身上早已一絲不掛,我用手指輕輕地撫摸她的小腹,然後慢
慢滑向幽林深谷。小香突然咯咯笑了一聲,纖纖玉指抓住我那早已青莖暴起的陰
莖,很快的套弄起來。我只覺得小腹下一陣灼熱,心知不好。還沒入港怎能卸貨,
腰脊一酸,早已噴湧而出……

  陽光直射在我的臉上,身下灼熱的沙子燙著我裸露的身體。

  我一翻身坐了起來,看看自己的下體,這種春夢我都不知已經做了多少回,每
次醒來都感到一片悵然。

  我突然醒覺我應該死了,那我現在……

  我是在哪里?

  我茫然四顧。

  被雷擊的時候,我在上面,現在卻到了坑底。看看這個坑,比昨天又大了不
止一倍。坑底都是象沙一樣細小的礫石。

  我思考著昨天的事,忽然明白自己並沒有死,只是身體可能縮了很多。

  “這樣都死不了,昨天不該罵天,老天都不放過我了。”我無奈的搖搖頭,
“希望自己的胃口也縮小些,省吃儉用說不定還真能躲過這陣子!?

  經歷過一次死亡的我突然有種獲得新生的感覺,即使剛剛夢遺,也沒從前那
種頹廢的感覺,身體也充滿了力量。心堬鬖W有著強烈的希望,我也不知自己在
希望什麼。

  爬出了大坑,眼前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這不是我昨天來的地方,遠遠處有
些微的廢墟,而大坑周圍就象坑底一樣是細細的沙子,如同大漠一般。

  根據太陽,我大概辨識了一下方向。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先試試回去的路。

  走了大約十幾婺禲A樣貌又漸漸熟悉起來,我驚異的發現自己並沒有變小,
應該是那個坑變大了。最後我又到了那個牌子那堙C

  昨天的豪雨將這個牌子沖洗得很乾淨。看來只是大坑周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我隱隱覺得這樣的怪事與我沒死有很大的關係,至於是什麼關係,我就不得
而知了。現在我只想回去。

  (三)

  這樣光著身體走在天地間,感覺有些奇怪。好在周圍沒有人,少了很多麻煩。

  但是到了有人居住的地方怎麼辦,這樣光著身體到處走會讓人當作瘋子抓起
來的。

  我早已離開了隔離區,牛鎮就在不遠的地方。我在附近打轉,尋思怎樣找到
一身衣服,肚子很餓,影響了我的思考。不管如何,只能等到黑夜才能有所行動
了。

  我找到一個山包,繞到西邊,揀一塊兒還不錯的地方躺下,享受這夕陽最後
的溫暖,等著黑夜的來臨。

  不知覺間居然睡著了……

  一片嘈雜的聲音驚醒了我,翻身坐起,還沒等我有所反應,山上滾下來一個
人,正好撞在我身上,它是停住了,把我撞的夠嗆。伸手一抓,軟軟的。天早就
黑了,我稍微適應了一下黑暗,借著月光看那人,是個女人,頭髮淩亂,滾下山
衣服都滑破了,帶著斑斑點點的血跡。

  眉目看不清楚,可能已經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山上出現幾個火把,幾個人呼嘯著沖下來,把我們團團圍定。

  領頭的是一個很粗壯的男人,鬍子拉查,臉上一道疤。他用懷疑的眼光打量
了我半天。

  “你什麼人,赤身裸體的抱著我的女人作甚!”

  我趕緊陪笑:“大哥,我過路遭劫了,衣服也讓人搶了,害怕躲在這堙A這
女人是自己從山上滾下來撞到我懷堛滿C不關我事,不關我事。”

  大漢看了我幾眼:“這埵雩擖X沒?頭一次聽說,諒你也做不出什麼。”向
他的同伴打了聲招呼,“把這個婊子給我抓過來,哼,想跑,沒門!”

  一個人上前從我懷堳起那個女人,拖著就走,那女人突然嬌呼一聲,原來
醒了。

  大漢上前就是兩耳光,那女人也不哭,直愣愣的看著他,大漢呸了一聲:
“你哥早說了,你是我的女人了,還想跑,看我今晚不把你奸死!兄弟們!大家
都有份!”旁邊的人都喊好,擁著他就走。

  我趕上兩步,捂著自己的私處:“各位大哥,能不能借我件衣服,幫幫忙……”

  眾人接著走自己的,我跟了好幾步,又求了幾句。

  突然,大漢停下來,對自己的伴當揮揮手:“這傢伙好生心煩,主人家前兩
天不是失竊麼,找不到竊賊,我還吃了頓鞭子,這人臉生,正好抓來湊活一下。”

  我一聽愣了。

  這時有人說:“大哥,怕這小子自己不認。”

  又有人說:“打死算了!”

  好傢伙,我拔腿就跑。身後人發聲喊,追了過來。

  黑燈瞎火,看不清楚,沒兩步我就讓東西絆倒了,後面的人追上來舉棒就打。

  我拼了!

  明知自己完了,我還是使出最後的力量和他們打在一處,哎喲連聲,鮮血紛飛。

  我不辨東西,揮拳亂打,身上挨了不少棍,自己也打住不少人,自己固然被
打的眼冒金星,身上全是鮮血。

  打了一會兒,身上挨得棍子少了,拳頭打住的人也少了,睜眼看去,大吃一
驚,地上橫七豎八躺了一地人,或頭破或腹穿,居然都死翹翹了。領頭的大漢抓
著那女人,呆在那堙A見我看著他,叫了一聲,丟開女人,跌跌撞撞的轉身就跑。

  那女人跪趴在那堙A沖我大喊:“殺了他!殺了他!……”

  我忽然明白,我不能讓這個人活著離開這堙A趕前幾步,那大漢早就嚇得兩
腿發顫,跑不動了,我兩步追上,飛起一腳,大漢高高飛起,重重摔下,上前一
看,只見七竅流血早已沒了氣息。

  我不禁呆了,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力量。我看看自己身上的血,原來
不是自己的,都是別人噴上來的。

  我在那媯o呆,那女人站起來,走到大漢屍身前,就那麼看了它一會兒,突
然回過身,沖我倒頭就拜:“恩人在上,您今天為我全家手刃仇人,小雪曾經發
誓,願為恩人做牛做馬,永生服侍恩人。”我呆呆看著她,這兩天發生的事太多,
我已經不知所措了。小雪站起來:“恩人,我知道一個地方,你先跟我來吧。”

  ××××××××××××××××××××××××××××××

  (國家安全部)

  上將皺著眉在辦公室媬漼蚇滶洁A林飛上校在一旁正襟危坐,眼緊盯著上將。

  上將突然立住,沖林飛說:“情況真是這樣的麼?”

  林飛趕緊站起來:“是的,將軍。今天生化兵測量了好幾次,輻射都消失了,
他們還做了生物試驗,確系無誤。他們還觀察到這樣一個現象,原康理核電廠廠
址周圍方圓十幾埵a貌發生了很大變化,整個地區被沙化,專家分析,該地區曾
經有巨大的能量場的存在。”

  “你再查查,再查查,康氏總裁有消息了麼?”

  “呃……自從他逃到國外就杳無音信,我們在國外的特工還在努力……”

  “飯桶!國家養你們都是幹什麼的,五年了!五年了!還什麼頭緒都沒有。

  出去!出去!“將軍真的怒了,上校噤若寒蟬,趕緊走出辦公室,將軍頹然
倒在沙發搖椅上,他該考慮考慮怎樣向元閥報告了。

  其實上校還有件事沒有報告出來,那就是在距隔離區35公里處的牛鎮突然發
生了一件罕見的兇殺案,鎮上大戶陳家手下奴才一夜之間死了八個,一女在逃。

  這是間毫無關聯的事,但上校手下的人報了上來,上校想也應該報上去,以
免以後有了責任。但今天是不合時宜了,只好以後再說。

  ××××××××××××××××××××××××××××××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