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12345
發新話題
打印

[半步歸墟 ]《請君輪回》全書完

第二百四十章 百【大結局】(上)
    w【一章太長了,最後還是決定分開發。 .)】
    白虎山脈的動盪經過多方鎮壓與封鎖,終於平靜了下來。
    白元等人更是和冥師薑明連夜趕回了h市。
    三天之後就是至陰之日,至陰之日比極陰之日還要可怕許多,因為至陰之日十二年才能遇上一次,也就是說一個輪回方才有一次至陰之日的到來。
    因為斬天緣涉及到的太多因素,不能與天地相沖,必在陰日進行,把握方才最大,那無疑至陰之日就是最好的選擇了。
    回到h市還有許多的準備工作需要做,佈置‘七星踏運陣’‘輪回陣’‘斬緣陣’這三個大陣的時間就需要很多,而且還要找一些熟人前來幫忙,應對當天有可能發生的一切事情。
    ‘七星踏運陣’是為林曉曦,梁風、朱林、李玄秋、尹蒼魂、季可欣幾人準備的,因為他們這一路接觸了太多的陰煞氣息和亡魂,對生人的運道有著莫名的影響,對他們未來無形的影響很大,所以必須擺陣,為他們踏運逆轉運道形式,還他們一個日月高照的未來,讓陰氣和死氣形成的陰霾被沖散。
    ‘輪回陣’是‘輪回大陣’的簡稱,這一個陣法是為唐夜月準備的,她一身戾氣沖霄,恨意驚天動地,化去之後入輪回必須要有人指點,開道,畢竟她錯過了輪回的最佳時機,其身上的血咒更是讓她的輪回之路幾乎‘斷絕’。
    ‘斬緣陣’則是專為白元和唐夜月擺下的,要斬斷他們之間的因果聯繫。斬斷冥冥之中的‘宿命’。這個大陣必不可少,磨滅那冥冥之中的一絲聯繫,斬斷三世孽緣,化去血咒。讓他們之間陌路,在這個大陣之中,斬靈劍是當之無愧的主要物品。是根本與本質所在。
    至陰之日一個輪回僅此一次,有群魔亂舞的傳說,屆時陰氣極為濃重,很多陰門都會大開,地獄的陰死之氣會有一次很大的釋放,輪回之路也會在那一段時間得到最大的凝練和昇華。是超渡,送陰魂入輪回的最好時機。
    在白元他們回來之前,季可欣、三寸命、天佛寺方丈和趕來h市助陣的咒穎靈、周星等人已經把三個大陣刻畫得差不多了,就只是差一些必備的輔助之物。這三個大陣刻畫之地在h市郊區一個口袋穀之內。
    白元等人一回到h市就馬不停蹄的準備其它輔助之物,
    三寸命和天佛寺方丈明確告訴他,“七星踏運陣、輪回陣、斬緣陣這三個大陣是玄學界的禁忌之陣,很多玄學界之人都將這些禁忌之陣列為絕跡,因為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導致三方受害。所以這些大陣只在傳說之中有所耳聞。
    一不小心其施展者、被施者、還有承受者都會受到連帶的傷害。所以它的輔助物品必須要很嚴格很嚴格之物。”
    “柳樹枝椏,必須是清晨河邊垂柳最頂尖枝頭的柳梢枝椏,最好是沾染有露水在其上。柳枝問路,百鬼禁忌。”
    “柏木芯。白樹木的樹心,這顆被選中之樹的樹木必須高在三米三之外。而且這一棵樹必須筆直而非彎曲,粗細必須超過三尺三。取其三米三之處最中心的三寸三長的芯,這就是柏木芯。柏木芯鎮煞,轉運踏柏木,如日沖天。”
    “萬年青的根須,並非萬年之齡,而是必須要此樹的根須,且必須是土壤四尺四之下的根莖,每一根根莖不能小於邊手指粗細,萬年青喜陰,土壤四尺四之下的根莖傳說是自九幽冥氣所滋養而生的根莖,乃擺輪回陣,。接通陰陽之物,在大陣之中代替虛無的輪回路。”
    “九斤九兩重的青葫蘆,這種葫蘆本就罕見,需要野生長在河邊為佳,其重量相當苛刻,為斬緣固定陰陽二極之物。”
    “黑狗血、白雞毛、無節竹筍、黑冥鐵、陰陽橋………………”三寸命說了一大堆稀奇古怪之物,聽得他們這些旁聽之人都腦袋‘鬼打牆’。
    無節竹筍就是沒有竹節的筍子,也幸好是三寸命說每一個竹林之中都會有一顆無節竹筍,不然他還真以為是三寸命等人在忽悠他。
    黑冥鐵就是經過屍水浸泡的鐵器。
    陰陽橋就是用冥紙搭建的橋,又叫陰陽橋。
    一大堆的輔助物品,其實在他們歸來之時就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剩下幾樣柳樹枝椏、萬年青根須、無節竹筍…………只能在至陰之日前一天弄回來,柳枝必須在起壇之時現折。不過這都不是難事,因為都已經準備齊全。
    說不緊張是假的,畢竟至陰之日馬上就到了、
    白元趁著這幾天的空擋,摟著季可欣像交代後事一般交代著一些東西,眼裡有著濃濃留戀和不舍,他不敢肯定斬緣是否會成功,畢竟斬天緣是逆天而行,要遭天妒的。忤逆天地而行,讓人實在是有點底氣不足。況且,至陰之日的變故很大,這一點連三寸命和天佛寺方丈都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季可欣在此算了一卦,卻惹得雕錢古幣粉碎,自己受傷,靈魂都差點被崩走一魄,至陰之日這一天的事情太過玄乎,不能窺探天機。
    “可欣,等至陰之日你就不要去了。這一天肯定會飛沙走石,萬鬼哀嚎,天地悲慟,你不要去現場,這三個大陣是禁忌之陣,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誰也不能預料。”白元拉著季可欣勸道,希望兩天之後的至陰之日她好好呆在家裡。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要看著你破開命運的捉弄,我要看著你踏運、斬緣,我一定要在一旁看著。或許這一天不會平靜。但是你看不是還有那麼多大師麼?還有尹蒼魂、咒穎靈、周星、姜明大哥、李先生他們麼?怕什麼?”
    這些人都是受到他們邀請趕過來的潛隱的玄學界能人,是他們這一路遇見的高人,都是真正有本事卻在玄學界不留名之人。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就這樣定了。你要是再說,我可要生氣了。”
    “好吧!”最終白元妥協了。
    …………………
    在這緊張的氣氛之中,終於等來了一個輪回一次的‘至陰之日’。淩晨時分他們在河邊摘到了沾著露水的枝頭柳枝。正午時分在一片諾大的竹林之中掘出了一片竹林只有一根無節的竹筍。竹筍通體雪白如玉,色澤溫潤,如一尊剔透、光滑的寶塔。
    傍晚的時候他們找到了萬年青根須,此時所有的輔助物品都準備齊全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在城郊的口袋穀處,這裡人跡罕至。平時陰氣濃郁,傳說這裡是一片亂葬崗,此時陰氣比平時更勝一籌。諾大的穀內被三個幾丈大的陣勢所佔據。每一個陣勢都有無數的白燭圍繞,中心更是有一堆冥紙燃燒。這就是‘燒陣’也是祭奠陣勢的前奏,是起壇請法的鋪墊。其內火光沖天,紙灰飛舞,四周靜得可怕。
    站在陣勢邊緣的眾人更是滿臉肅穆,李先生、咒穎靈、周星、薑明更是暗自捏緊了拳頭。此些陣法他們或多或少聽過一些傳言,此生能夠得見,實乃三生之幸。
    三寸命穿著一身黃色的天師服,手裡捏著一柄金錢劍。背上背著一柄桃木劍,滿臉肅穆。今天這三個陣勢就是他為引。他來主導陣法
    每一個陣勢之前都擺放著一個香案。上面紅燭、香壇、水碗、大米、朱砂筆、朱砂、黑狗血………………一應俱全。他在等待著時機到來。時刻一到就起壇請法……………………
    亥時,又叫入定、定昏。也就是夜深人靜之時,是晚上九點到十一點的時間點。也是一天最後一個時刻,所以又有末時刻之稱。
    至陰之日是深秋之後入冬之時,是秋與冬的交替,也是秋季的悲涼和死意轉化為隆冬的寒冷和淒清之時。但是這一天在玄學界絕對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和深意。
    這一日白天陽光明媚,溫暖如春,遍地的黃葉沒有死寂的枯廖,也沒有秋季的悲涼,帶給所有人一種別樣的情緒。可是當夕陽西墜之後,秋風肆意,肆掠的摧殘著樹上所剩無幾的黃葉,陰冷的風,讓人打心底發涼。很邪門的風,越吹越冷,越吹越大,越吹越急,還有嗚咽之聲伴隨…………
    h市城東郊區一個口袋谷之內,白元、尹蒼魂、朱林、尹蒼魂、梁風、季可欣、林曉曦、李玄秋、三寸命、天佛寺方丈、平角村的巫師李先生、吉凶預言師咒穎靈、冥師薑明、古老的道家傳人周星…………等人都是滿臉嚴肅的站在穀內,整個口袋谷周圍和穀嶺都插滿了漫山遍野的各種旗幟,和用冥紙裹起來的紙蠟。讓這一方地域充斥著一股濃濃的火紙味道。
    斬靈劍、聚陰珠、九離燈、冥龍佩、問天鏡、千年僵屍血、唐夜月的頭骨、白玉佛淨瓶、輪回棺等物品被放在一張大大的香案之上,被供奉著,三寸命滿臉虔誠的對著人這些聖物叩拜,洗手,做著事前準備工作。
    不舍不提的是雖然唐夜月的魂被封印在頭骨之內,可是其上的煞氣和凶戾非但沒有減少,還愈加增多,連週邊符紙都變換了顏色。
    “時刻已到,起壇請法。”三寸命嚴肅道。
    七星踏運陣,又名七星改運,因為白元、季可欣、李玄秋、林曉曦、尹蒼魂、朱林、梁風等人一路進過諸多墓穴與許多殘魂打過交道,身上沾染的死氣必須除掉,不然會影響其魂,影響以後的‘道路’。
    三寸命手握金錢劍,站在‘七星踏運陣’之中的香案之前,化符文,請水碗,柏木芯、白雞毛、葫蘆、公雞血、糯米……左右擺放有序。由白蠟組成的七星形狀的大陣一片燭光搖曳。似乎隨時都會隨風熄滅,可是卻堅強的在風中矗立著微弱的火光。
    ‘轟’火苗突然昇華。金錢劍被燒紅。糯米被撒了一地。七星陣頭,紙灰一地,‘進陣’三寸命喝到。
    白元等人按著方丈在一旁的指點踏入陣中。
    忽然,狂風卷沙。樹葉飛揚,天空之中隱匿的北斗七星出現在眾人眼裡,一片恐怖的陰氣更是突然籠罩過來,白元等人身上出現了一層虛幻的黑霧,盤踞在他們身上的靈魂之中,隱藏而不散………
    這些都是長期與陰魂打交道而留下的痕跡,長期會對他們產生嚴重的影響。
    “束魂”三寸命再次喝到,以白色雞毛為引。灑在大陣之中,白元一腳踏上去,只感覺到一股來自靈魂的刺痛,一股灼熱從身上傳來。他身後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紅,眉心一股濃郁的黑色揮之不散。
    此時七星陣之外更是蜂擁而來無數的殘魂與陰氣,此時天空除了七星的光芒之外,浩浩蕩蕩的都似乎是無盡的黑色穢氣。與他們身上所附帶的一樣。
    一些虛幻的鬼影出現,猙獰而可怖,好似地獄在這裡重現。隨著三寸命兩個字的喊出聲,他們一個激靈。隨之呆滯,其頭上的黑色霧氣越聚越多………最後幾乎形成一個與他們相似的虛幻黑色人影。
    “穢氣成人。”周星等人張大了眼睛。有點吃驚,連薑明都是突然站起來。
    穢氣成人是指生人過多與死物接觸。產生的污穢之氣,到了一定程度可以蒙蔽人的靈魂,成為一具行屍走肉。
    “七星定命——改運。”
    青色的葫蘆搖曳,噴薄出一片絢爛的無形光芒。從他們頭頂貫穿而下,讓他們灼熱的靈魂好似遇到一瓢冷水一般,瞬間透涼徹底。他們頭頂的穢氣被刹那沖散,被這一股九極葫蘆之中的瑞彩洗滌,讓他們差點呻吟出聲………
    ‘啵’虛空的陰氣至冷至寒,連周圍的樹上都起了水霧,有更進一步凝聚成冰的趨勢,最可怖的是許多森然的紅、綠的眼眸出現在口袋穀四周,在黑暗之中宛如無根的燈籠……………這些都是鬼眼之火。是今日陰門至盛的初始表現,這一刻其實才是至陰之日這一天的真正體現和開始,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個小時,可是誰也不敢忽視。
    天空北斗七星此時更是像是活過來一般,居然扭曲下一片星輝,注入他們幾人的肉身,讓他們靈魂昇華,就在此時,天空陰氣盛極而遮星,至陰之日遮天,三寸命看著白元幾人臉色此刻變幻不定,靈魂極度不穩,三魂之火搖曳。他突然有點心慌一不小心就會失敗,他們都會被抹殺于虛無,連輪回的機會都會失去。
    “穩住,交給我們。”天佛寺方丈急忙喝到,他和周星聯手破開陰氣,接引下七星之輝,繼續為他們靈魂洗滌穢氣。
    “踏柏木,以血帶運。”
    白元等人猶如醐醍灌頂,全身清爽至極,有種仰天長嘯的衝動。七星陣的燭火搖曳,將週邊狂暴的陰煞之氣隔絕開來,但是周圍樹木的簌簌作響,與落葉滿天無不說明了至陰開始了。
    他們每一個人刺破手指將血液滴在柏木芯之上,然後跨過柏木芯,皆是渾身一震,說不出的輕鬆,似乎壓在身上的一塊大石頭被推開了。其實在他們滴血的刹那,柏木芯就如太陽一般射出一股灼熱而看不見;摸不到的光芒直達他們頭頂,以摧朽拉枯之勢將穢氣形成的虛幻人影打散。然後留下一股陽剛之氣盤踞在他們靈魂中。
    柏木是吸收太陽光而茁壯之物,其內蘊含的陽剛之氣之光為最。、
    其實七星踏運陣,就是在大陣之中走七步,每一步都是踏在瓦片之上,且一腳下去必須瓦片碎裂才行,踏柏木就是踏碎最後一塊瓦片,柏木放在瓦片之上
    ‘轟’,一陣陰氣排山倒海而來,天地間的陽氣此時恍惚全部被壓制不見了,只留下了一片陰氣、穢氣、死氣組成的汪洋,北斗七星陣的燭光轟然全部熄滅,周星和天佛寺方丈受到反彈。被震退出幾步,臉色一陣變換,差點因此受傷,三寸命也是如此。好在七星陣算是結束了。
    “果然是至陰之日。七星陣剛剛一結束就讓陰氣摧朽拉枯的掃滅了痕跡,連天空的七星都被陰氣層層遮住。”三寸命感歎道,這是三個大陣之中最簡單的一個陣法,而且至陰才剛剛開始,他其實也沒有多少底。
    “你們感覺怎麼樣?”咒穎靈走上來問道。陰風肆意,將她的秀髮吹得獵獵作響。
    “說不出的清爽。”
    “感覺好輕鬆,想仰天長嚎。”
    “全身似乎被注入了一股熱流,比回來的時候好多了。”
    ………………………
    所有人三言兩語的說著。
    “趕緊抓緊時間。白元你到斬緣陣之中來,你和頭骨各佔據一方,這是一個太極的形狀,你們個佔據陰陽兩點。”三寸命嚴肅的說道。
    符紙燃燒。周圍的陰氣幻化成一片片鬼影朝著此地撲來。
    三寸命用桃木劍挑開頭骨的外層封印,刹那間一股戾氣滔天的陰氣沖出,唐夜月就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其滿臉猙獰狠戾,其眉心的詛咒脈絡散發著可怖的紅芒。刺痛著她的殘魂。“吼”她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讓週邊之人都忍不住一個激靈,有種莫名的寒氣從腳底升起。
    “林天………………”充滿恨意的淒厲之聲響起,恨不得將白元撕成塊。沒有絲毫的理智可言。
    白元眉心也出現了紅色絲線。勾勒出一個怪異的符號,是被詛咒之後的符號。撕心裂肺的刺痛從靈魂傳來,讓他痛苦的大吼。額頭青筋根根鼓起。
    唐夜月一身鬼氣淩然,淒厲可怖,掙扎著想撲向白元,卻被太極之勢鎮壓,這一層無形的枷鎖讓她痛苦至極。她的頭頂有一尊虛幻的太極之影將她束縛。
    三寸命的香案之前擺放著白玉佛淨瓶、問天鏡、還有千年僵屍血、斬靈劍,這些才是這次使用的主要之物。
    他將問天鏡插在陰陽曲線之間,頓時虛空扭曲,白元和唐夜月之間出現了許多虛幻似無的紅色絲線,這些線雜亂無章,有的還成了死結。其中心為黑色…………
    很明顯這就是孽緣的始終,與體現。
    一支黑狗毛做成的符筆出現在三寸命的手裡,他快速的沾了一滴千年僵屍血,符筆之上傳來一陣刺鼻之味,他不敢怠慢,迅速躍入陰陽曲線之見,陰陽兩點當中,然後一筆點在被大陣束縛的唐夜月眉心,‘嗤啦’唐夜月慘叫,一陣劇烈掙扎,其臉上的血色絲線一陣扭曲,看得旁人都是一陣胃裡翻騰。她全身撕痛,一股白煙從眉心升起
    接著白元眉心也被一筆覆蓋,他感覺到似乎有一個活物要向著他腦海裡面鑽一般。其頭頂的符文也隨之黯淡了幾分,他說的靈魂也開始被洗滌,只不過感覺很奇妙
    “一筆定魂”
    “二筆去煞”
    三寸命大喝,唐月夜的眉心再次被點上一滴血液,全身煞氣、戾氣在此時被拂去一些。
    “三筆去凶”
    “四筆開魂。”
    接下的兩筆讓唐夜月靈魂之上的煞氣和戾氣被化開,她全身的力氣都似乎被斂去,被洗滌,只剩下一股滔天恨意。可怖而驚人,其魂體黯然,暗淡了幾分,不過其盯著白元的眸子之中的恨意只增不減。
    此時千年僵屍血也被用完了,唐夜月身上的戾氣和煞氣被洗滌哦一空,她整個身子虛幻了不少,被以毒攻毒的方式強行抹除煞氣和戾氣,對她的傷害是不可忽視的。白元此時都是滿臉蒼白,一陣喘息,靈魂之中傳來一陣疲憊與虛弱。
    僵屍血的那一種刺痛,讓他想起來都不寒而慄。尤其是靈魂快要凍僵的感覺。
    問天鏡光芒璀璨,將兩者之間的因果之線招搖了出來。
    白玉佛淨瓶此時飛仙圖和講道圖似乎復活了一般似的,宏大的誦經之聲不絕於耳,讓此地多了幾分聖潔,讓天空的至陰之氣都是為之一頓。未完待續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大結局】二(中)
    w【七千字長章,好累】
    僵屍百年孕育一滴血液,為煞紅色,千年稱王,血液呈淡黃色。⒈⒋⒋書!院無。,彈窗 .⒈⒋⒋GO.COM.....其血液千年方才為之色變。在玄學界是不可多得的至寶,有無上妙用。
    其屍王血液既是去煞之物也是養煞之物。它與唐夜月本身蘊含的凶煞之氣會相克相融,‘以毒攻毒’最後兩者的煞氣和戾氣都會化為烏有。白元卻被屍王之血感染,變得暴戾,因為他本身蘊含的煞氣和戾氣就不足與屍王血的煞氣媲美,此刻讓屍煞反沖入體,引得他痛苦哀嚎,雙目赤紅,臉色一陣白,一陣紅。他雖然已經很努力的保持鎮定,不想哀嚎出聲,可是當屍王血點在眉心之時那種靈魂深處的刺痛,好似在承受千刀萬剮的酷刑,他咬著牙都不能堅持,更是滿口血腥味,嘴唇都被咬破了一塊,由此可見屍王血液的霸道。
    隨之而來的是陣陣虛弱………當痛苦與虛弱一起襲來之時,他只感受到了一種要死亡的錯覺。
    “殺了我吧,殺了我吧……………吼!”白元用兩隻手在眉心狠狠的揉搓,希望把屍王血抹除掉,希望這種恐怖的痛苦可以快點消失。但是,不管他怎麼揉搓,都無濟於事,那恐怖的痛苦還在席捲而來。
    季可欣緊張的將自己的一隻手捏成拳頭,指甲深陷肉裡,血液溢出,她的另一隻手捂著嘴,無聲的哭泣。
    白元被這恐怖的痛苦折磨著。她看著他這樣,她也很痛苦。要不是咒穎靈、林曉曦、李玄秋三人拉住她,估計已經沖上去了。
    “看著,馬上就會過去,你要穩住,不能讓他心神不堅。”咒穎靈低聲對季可欣說道。
    果不其然,
    當白玉佛淨瓶綻放仙芒之時,整個世界都充斥著一種宏大而不可估量的誦經之聲,瓶上的飛仙圖更是虛幻縹緲。一種祭祀之音茫茫而來,貫穿此地虛空,讓天空宇宙都為之變得聖潔似的。誦經之聲貫穿宇宙未來。澆灌著人的心靈和魂魄。
    佛陀講道圖之中的佛陀似乎活了過來,一篇篇經文要義蘊含著真理、至理被顯化出。
    一篇篇符文、符號沖了出來,然後兩者皆是分為兩股經文要義沒入白元和唐夜月的魂魄之內。
    白元為之一顫,然後不再出聲。閉著眼睛感悟真經要義,心裡一片祥和寧靜。其靈魂的劇烈波動自然就平靜了下來,其靈魂的刺痛也自然被一隻大手輕撫而去。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剩下的是無比平靜、寧靜的一片柔和。
    天空狂暴雜亂的陰氣、穢氣倒卷,形成一**氣浪澎湃不止。有種驚濤拍岸之感。
    周圍樹葉之上綴滿了寒冷至極的水霧,風聲嗚咽,如泣如訴。一片鬼影從天空呼嘯而來,然後紅著眸子,顯化出頭顱,然後猙獰的沖著此陣而來。
    擺放在香案之上的聖器,自主顫鳴,鏗鏘一片。然後形成一片虛幻的氣壁之牆。將它們隔絕開來。牢不可摧。
    尹蒼魂、梁風等人頭皮一陣發麻,這些鬼影還在不斷增加,每一個鬼影都是可怖嚇人至極,而且天地之間的陰氣還在濃郁,溫度還在直線降低,平時隱匿不出的鬼怪此時全部都現身了…………
    “黑冥鐵。”三寸命翻起一塊泛著不同尋常的黑色的黝黑鐵塊。將其置於唐夜月腳下的太極陰陽的陰點。
    ‘轟’。地下一股濃郁的陰氣升騰,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出一個黑色的鬼影然後覆蓋在唐夜月的魂上。幾乎刹那間就將那股滔天恨意隔絕開來。
    九斤九兩重的野生青葫蘆被劈開。三寸命在其各自中心鑲嵌了一枚嫩綠柳枝椏。在白元和唐夜月身前各放置一半。三寸命將準備好的符紙燒成灰燼化在一個水碗之中,再拌著朱砂、黑狗血、百葉誕、魚眼淚…………等物品。然後將其調和成少許綠色液體,用一支新的符筆,用盡全身精、氣、神在白元和唐夜月的臉上筆蛇走龍,畫出了一張詭異的臉譜……………、
    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張綠色臉譜,就是血咒在他們臉上散發之後的路線所組成的詭異符文,也是血咒的符號
    沒錯,就是臉譜形式,其實它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組成,三寸命做完這一切臉色又蒼白了幾分,連呼吸都加快了………
    剩下的就是最後的兩道程式了,也是斬緣的精髓和重點所在,那就是用白玉佛淨瓶之中的恨天淚淚,十滴魂淚合一的恨天淚洗盡萬古恨意。
    恨天淚是傳說之中物品,自古就有‘天上難得幾回聞,神仙見了抖三抖’之物。
    恨天,顧名思義,逆天而成,三魂七魄因人死而不全,何況是各自三魂七魄的進化、渡化之後凝聚而成的產物?
    其形似水晶體,表面卻有水之波紋的存在,其只有小指頭大小而已,卻足夠驚天動地。
    此物的運用必須用無塵之筆,而且筆桿必須是紅絲竹最嫩最頂端之料,用料十分苛刻。
    所謂無塵之筆就是沒有經過或者開封、驗筆等程式的筆,且沒有被塵埃沾染過的筆鋒。這種筆往往是必須特做,而且做出來之後就要立刻浸泡在無根水之中,或者浸泡在含有靈氣的水中,使筆尖的靈性保持在尖鋒之內,只有在使用之時其靈氣才會被激發。
    紅絲竹,是竹中的異品,是十分罕見之物,全天下或許都不能找到超過三位數的存在。其色澤猶如琥珀與玉石的合體,一絲翡翠般的碧綠,一絲如血的鮮紅,所以有著紅絲竹之稱,也有琥珀玉石竹的稱號,不僅僅是華夏的寶貝們也是整個世界的寶貝。是傳說之中梅、蘭、竹、菊四君子的‘皇’族。
    傳言此竹是仙界的竹類,因為被貶落凡塵,才有了人間界的紅絲竹,這種竹類生長之處靈氣頗重,而且條件十分苛刻。其竹內蘊含的靈性與活性也是非常巨大。是玄學界符筆的頂尖材料。其製造出來的筆更靈性無比,更能讓人超水準發揮技藝。
    依照恨天淚的特殊,也唯有紅絲竹製作的無塵之筆才可以保持著它的本質而落筆。
    此時要用的無塵之筆乃是用的白鳳鳥尾羽與紅絲竹尖端最嫩的材料製成之筆,傳說白鳳鳥體內有鳳凰的血脈。只有人跡罕至的大山之中才有他們為數不多的影跡。
    不可否認的是這一支無塵之筆絕對是玄學界的巔峰之作。
    其紅絲竹如玉石的筆桿,白色絢麗的筆尖,讓李先生、周星、咒穎靈、薑明都忍不住眼睛一亮。呼吸都急促了幾分,眼裡更是閃過幾分渴望和羡慕。
    就連不屬於玄學界的梁風、朱林、季可欣、林曉曦、李玄秋、尹蒼魂都是滿眼的喜歡和詫異,恨不得奪過來好好看看。
    三寸命心神收斂,將其筆鋒輕輕一彈。連周圍的空氣似乎都緩解、濕潤了幾分,讓人如沐浴春風,然後他將白玉佛淨瓶打開,任其只有小指頭大小的恨天淚沖了出來,然後迅速用無塵之筆點在其上。讓此筆一下子吸收了這滴恨天淚,筆尖迅速鼓脹、韻動起來,一圈肉眼可見的了靈氣四溢,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這支無塵之筆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滔天白光爆射而出,筆桿更是晶瑩剔透,筆鋒光芒四射,此刻更是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偉力和大道倫音。
    這一支筆在此刻好似化龍一般的活了。筆尖還在微微擺動。所有圍觀之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因為這種驚世仙芒太過璀璨,指不定會刺瞎人的眼眸。
    此刻,口袋谷一片波濤洶湧之聲,不是海水,而是風聲形成的浪潮撲來。滔天的陰氣形成一股股颶風吹過,漫山遍野插著的旗幟呼啦啦獵獵作響。抖動舒展,卷起一片片陰風。恨不得掀翻此地一切阻擋。周圍樹木枝椏被無情的折斷。
    至陰還在繼續。天地間的陰氣還在濃郁,此地的陰氣還在濃烈,還在咆哮,無數殘魂還在聚集而來。天地大變,天空中隱隱有血色閃電在雲層之中顯露,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十分不正常………………
    無塵之筆的筆尖鋒點在白元和唐夜月眉心,一滴透明似水晶的液體融入他們的靈魂,讓他們的靈魂一陣悸動,刹那間被抹去了一些不該存在的東西,
    其靈魂之內的血咒,本化為絲線佈滿整個臉龐,組成詭異的符號,此刻更是扭曲起來,然後猙獰倒卷,和綠色臉譜一起回歸眉心,成為一滴血紅的存在,然後慢慢暗淡,最後化為無色,徹底消失,所有恨意刹那間煙消雲散,唐夜月週邊的黑冥鐵更是刹那間化成一堆灰燼消失在這個世間。
    他們的靈魂因為受到筆尖的靈氣滋養,居然有幾分恢復。
    問天鏡搖曳,周圍陰風怒號,鬼影綽綽,一片鬼哭狼嚎,聽得人頭皮發麻,看得人毛骨悚然。
    許多鬼爪亂抓,一片紛亂、嘈雜。
    白元和唐夜月之間的因果聯繫已經被糾正過來,理順了,但是這些因果聯繫還是束縛了他們,唐夜月要輪回,必須斬斷因果聯繫,斬斷生前一切的記憶和仇恨。孜然一身,然後輪回。
    “斬靈劍。”三寸命大喝,斬靈劍一聲‘鏗鏘’劍鳴,然後從香案之上躍入三寸命手中。
    在其抓住劍的刹那,劍芒四射,一股淩厲的劍意盎然迸發,一聲劍鳴驚動九天十地,上至九天,下至九幽都是一片震顫,此時誰都知道斬靈劍出世了,比之前猜測的更具有說服力,玄學界也是因此而一片譁然之聲…………
    同時天空降下一道道紅色閃電,‘嘩啦’一聲,劈斷了口袋穀週邊的一顆百年古樹,再次‘嘩啦’一聲劈碎了口袋穀的一處亂石,霎時,亂石穿空,石子飛濺,一片狼藉…………
    紅色閃電,劈開的古樹、破碎的山石、怒號的陰風、陰冷森然的霧氣、滿山遍野的鬼哭、以及各種旗幟、火蠟、冥幣讓這裡顯得無比黲人。
    天空的紅色閃電亂舞,宛如魔域大開,將這一方天空都照得妖異無比。許多亂葬崗鬼哭狼嚎,許多死屍、僵屍、行屍走肉從地底爬出,向著這個方位趕來,撩人的陰風一陣接著一陣,讓天地之間愈加森冷漆黑。
    今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註定了不同尋常。玄學界也是因此翻天覆地。全部出動,鎮壓暴亂的死物與殘魂。
    極北之地,龍脈雲集
    這一方大勢雲集此處。在一座簡陋的房屋之中,盤坐的人猛然睜開眼睛看著h市的方向,然後略帶欣慰道:“集齊了麼?這是天地異變,逆天而行的終結吧?”。此人正是不能踏出此地的龍脈之地的守護者——木恨天。
    然後他掐指推測。卻受到莫大阻力,他調動龍脈之氣護身,努力推測出白元等人今晚的結果,卻遭到嚴重反噬,瞬間變得蒼老起來。而後鬚髮皆白,然後他喃喃道:“這就是命麼??”而後此地地面波動,好似水紋一般擴散開來,他就這樣慢慢沉寂入地下…………從此世間只有他的傳說,卻沒有他的蹤影…………
    h市口袋穀,
    斬靈劍的劍芒泛著寒光,照射在問天鏡之上,一片‘鏗鏘’之聲。讓人駭然不止。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它和斬靈劍似乎是天生互補,本來虛幻的因果之線,在白元和唐夜月之間,此刻忽然更是變得實質起來。
    問天鏡更是不斷的跳躍著畫面,將他們之間的前世因果都照了一個透徹,卻沒有幾人看得明白。
    狂風卷天。天空烏雲動盪,黑壓壓的凝聚而來。許多死屍擁峰而來,令人作嘔的腐臭味刺鼻。此地方圓一裡之內的生機全無。
    “擋住那些死屍。”三寸命喝到。斬緣馬上完成,剩下的輪回,才是這些死物的‘沸’點,這些死物都是被此地的陰氣和聖物氣息吸引而來的。死屍和鬼魂不同,是實體,對香蠟、旗幟會有嚴重的損害。
    天佛寺方丈、李先生、姜明、周星連忙在口袋穀週邊冒著大風佈置防線,緩解蜂擁而來的死屍。
    斬靈劍在三寸命手中挽出一個絢麗的劍花,然後一劍斬斷了白元和唐夜月之間的一根實質因果聯繫,“崩”的一聲,在白元和唐夜月心中響起,他們兩人皆是靈魂一顫,緊繃著的一根弦斷裂了。天空的紅色閃電更加急驟了,而且烏雲滾滾,似乎要下雨一般,風也大了…………
    “崩”“崩”“崩”…………三寸命臉色蒼白無比,用朱砂洗劍,半邊葫蘆裡面的的柳枝磨劍,讓這百年來的糾纏化為煙雲,讓他們之間的因果聯繫被抹去。
    隨著最後一絲因果聯繫的折斷,他們之間或許應該是形同陌路的兩人了。
    一道水桶粗細的閃電劈在斬緣陣之中,土石飛濺,陰陽兩點被炸開,問天鏡被塵土遮掩,斬靈劍光芒盡失,又隱匿了屬於聖物的光芒,然後‘嗤’的一聲掙脫三寸命之手,沖進茫茫夜空,隨著最後一道閃電消失不見。
    這才是屬於它聖物的蹤跡,當使命完成之時,就自主飛離,然後等待下一個有志之人去找到它們。雖然沒有點讓人惋惜,但是卻無濟於事。
    白玉佛淨瓶被三寸命收好,這是佛家的傳承寶貝,下一次要供奉在佛堂,受佛子佛孫與世人的朝拜,不能夠再次消失。
    問天鏡被白元翻了出來,在輪回陣之中或許還用得著。
    唐夜月的頭骨炸開,她的殘魂在陰風之中忽隱忽現,不再受到拘束,但是被三寸命以八卦鎖住了她的去向,。因為要送她輪回,不然這些努力都白做了。
    三寸命搖搖欲墜,斬緣陣耗費的大部分精神都是他的,此刻讓他很虛弱。
    “大師不要緊吧?”季可欣、白元扶住三寸命問道。
    “還好,最後的輪回要靠你們,沒事,趕緊抓緊時間,至陰最濃烈之時,才能讓你們入地獄,送她往生輪回。”
    “嘩啦”天空一道閃電橫空,如一顆老樹的樹根虯龍在天。今天的雷格外響亮,妖異;一個接著一個,似乎恨不得將天都打一個窟窿出來。
    此刻所有的白燭都已經熄滅了,風太猛烈,這些白燭根本點不燃。不過好在事先有準備。
    輪回大陣,
    一具實木棺材擺放其上,周圍燒了一圈的冥幣,依稀可見的灰燼。三寸命一指點在唐夜月眉心,倒扣大指,然後指引著唐夜月呆滯的魂魄進入棺木之內………
    “轟”棺材被哐啷一聲蓋上。尹蒼魂拿著準備好的染血棺材釘前、後、左、右各一顆。將棺蓋封死。梁風和朱林連忙按著事先交代的用青蔑捆縛棺木。頭尾各三圈。
    看著尹蒼魂、梁風、朱林的動作白元都被嚇了一跳,什麼時候他們也會了這些?
    “不要愣著,用至剛至硬的命格之人的血點燃九離燈引路。”木恨天沖白元吼道,
    白元傻眼了。事先三寸命根本就沒交代他這些東西,此刻讓他去哪裡找這種血液?這也怪不得大家忘了給他說這事情,而是為了不給他壓力,開始前他們每一個人都接到了任務,就他白元沒事。
    “用我的血液。別忘了我的命格很硬。”季可欣上來拉著白元道。確實,季可欣的命格是罕見的硬。
    “這……………”
    三寸命再次大喝“快點。”
    白元一咬牙,接過季可欣早就準備好的刀子,在她的手指輕輕一劃,然後迅速用九離燈接住滴下的鮮紅的血液。
    九離燈上方有一個孔,可以放進燈火與油。但是其內只有放油的油盤,卻沒有燈芯。
    九離燈鏽跡斑駁,此刻因為季可欣血液的滴落。油盤的鏽跡迅速消失不見。然後燈罩開始發亮,油盤開始變得紅起來,和血液一個顏色,然後其內莫名燃起一撮火焰,肉眼看不見,靈魂卻清晰可見。其宛如太陽一般至剛至陽。連周圍的陰死之氣都為之稀薄,無數殘魂野鬼。尖叫著離開九離燈光照範圍之內。
    在無盡的陰魂、死氣之中,九離燈燈光光清晰可見。不可被遮擋,畢竟它的‘燈油’是來至至剛至陽至硬的命格之人。
    看見季可欣臉色變得蒼白,其內的油盤也已經有了些許血跡,白元心疼得不行,扯下一塊袖子給季可欣包好,然後提著燈沖到棺木之前。
    受到三寸命的提示,恭恭敬敬的將九離燈放在了棺木尾端三尺之處。
    “起引”
    三寸命在棺木首尾兩端用一根竹簽比劃著,在兩端似乎留下了什麼東西,或者是符文。這時候梁風和朱林塞給白元一杆招魂幡,其上是唐夜月的生辰八字………
    “我們送你輪回。再世做人,唐夜月你好自為之。”這時候三寸命說道。
    然後退了出去,不一會李先生、姜明就進來了。姜明會隨著白元他們一起護送唐夜月輪回,李先生指導他們過陰陽橋。
    此刻天空下起了雨,淅淅瀝瀝卻冷得人不行。而白元他們卻不能躲在傘下。
    這時候,
    天空出現了一道門戶,幽深而空曠,充滿了迷蒙的霧氣………
    “搭陰陽橋”李先生出言道。
    尹蒼魂和梁風抬著早就準備好的一座紙橋放在棺木之前,然後白元揮舞著招魂幡,提著九離燈,姜明、尹蒼魂、朱林、梁風四人抬著棺木跟著而上。
    那一座紙橋此刻忽然虛幻,連結到了天空的那一道通往九幽的門戶。
    白元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出現在了橋上,讓他心裡很詫異,卻不敢亂動,只能跟著這條唯一的道路前進。
    “不要出聲。”李先生對著張大了嘴的季可欣、林玄秋、林曉曦、咒穎靈小聲道。
    因為此時雨中只剩下白元、姜明、尹蒼魂、梁風、朱林。而且白元保持著前進的姿勢不變,其他四人保持著抬棺木的姿勢不變。他們前面還是那座濕透了的陰陽橋,他們就這樣不動,呆滯,沒有了神、與靈魂。
    而棺木、招魂幡、九離燈卻不見了。
    緊接著他們看到一隊虛幻的影子出現在半空,向著天空的門戶而去,最前面一人揮舞著招魂幡,提著一盞朦朧的燈,後面四人左右護衛著一具棺木前進。那不是白元等人的靈魂是什麼?他們腳下踩空而上,端是無異。
    要不是李先生打招呼很及時,季可欣等人肯定驚呼出聲了。
    當白元等人踏在那門戶之前的時候,天空雷聲隆隆,暴雨急至,周圍樹木、山石都差點被掀飛出去。
    無數陰氣倒卷上高空,在天空彙聚,成為一團黑漆漆的雲朵,而且還在不斷凝聚無盡的陰死之氣………連許多殘魂、野鬼都被吸納了進去。
    香案之上的輪回棺忽然發光,其棺身和棺蓋自動組合起來,表面佈滿了晦澀、複雜的紋路,然後通體碧綠,淡藍色的光芒四溢,而後自主沖上天空門戶,而後尹蒼魂等人手裡的棺木炸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通明淡藍色的玉石棺木,其內唐夜月安詳而眠,殘缺不滿的靈魂在被修復,被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所包裹著。
    “輪回棺在凝實她的魂魄。”梁風和朱林訝異道。
    這具棺木不需要他們抬著,自主就懸浮在虛空,很是詭異,但是他們還是守衛在了輪回棺四周,因為這具棺木太扎眼了,在九幽、地獄之中會讓一切殘魂野鬼變得瘋狂起來。
    輪回棺絢爛而發光,一道湛藍之光直沖天空陰死之氣彙集的地方,白元懷裡的問天鏡也是抖動著射出一道混沌之光,然後天空隆隆的被牽引出了一道巨大的門,就這樣擋在們那道門戶之前……………
    輪回棺是勾動大輪回之物,此刻終於被證實了,問天鏡是輔助之物,和地獄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也被證實了。所有的見證者都呼吸急促,卻壓制了下來,緊盯著天空。
    “輪回之門。”白元滿目激動。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大輪回之門麼
    雖然這道門不大,明明就在他們面前,但是怎麼看他們都有一種仰視高天的感覺,而且發自內心的恐懼和敬畏。虛空之上有一座和九幽門戶之前一模一樣的輪回大門,只是略顯虛幻,龐大。似乎是它的放大體。
    輪回之門漆黑森然、古樸而陰死之氣流轉,透發著一股妖異,門上還有一些遊動的殘魂野鬼在掙扎,看得人一陣頭皮發麻,晦澀的紋路和花紋,是九幽所特有。一扇門上面一個古意盎然的‘輪’字,一扇門上面一個古意盎然的‘回’字。合起來正好是‘輪回’二字,這才是真正的大輪回之門。
    輪回之門的門環之上是兩個如獅子一般的獸頭,是傳說之中的輪回之門的守護獸。
    不過兩扇門的門環之下,卻各自有一個凹形,或者說是鑰匙的‘插孔’。
    一個圓形的凹孔,和一個狀如水滴,凹凸不平的凹孔。
    正是聚陰珠和冥龍佩的凹孔。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結局】(下)【終章【】
    w古樸、玄奧的輪回之門屹立在陰氣環繞的天空之上,無數魂影在其上慘叫、閃爍,看得人心裡發毛。⒈⒋⒋書!院無。,彈窗 .⒈⒋⒋GO.COM.....
    輪回棺透明而絢爛,湛藍之光貫穿天地,和輪回之門遙遙相呼應,形成一種奇妙的聯繫。果然不愧為勾動、連結大輪回之門的必需品。
    輪回之門已經顯露,白元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手臂,然後緩緩抬起,一顆表面佈滿了血色絲線的珠子驀然從其手中緩緩浮現,其內蘊含的恐怖陰氣更是澎湃不止。
    然後聚陰珠表面的血色絲線全部凝聚為一點,然後猛然飛離白元手心,轟的撞擊在輪回之門之上,恰好和其輪回之門上面的一個凹孔相符合。
    輪回大門劇烈抖動,似乎就要打開…………陣陣讓人頭皮發麻的淒厲咆哮傳了出來。
    “轟”季可欣體內的冥龍佩不受控制的沖了出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撞擊在輪回之門之上。兩者凹孔恰好合適。一陣龍吟從冥龍佩之內傳了出來………………
    天空虛幻的輪回之門也出現了兩個被放大的聚陰珠和冥龍佩……………
    “哢哢哢…………”大門抖動,似乎要被兩股巨大的力量掀開一般。
    冥龍佩和聚陰珠發出強烈的光茫,一條虛幻的龍影出現在輪回大門之前,其口吐一顆珠子,,被它不斷追逐、嬉戲,其正是冥龍佩和聚陰珠的幻影。…………它們兩者之間的巨大力量在不斷被灌輸入輪回之門之中。
    這一扇輪回之門似乎千百年不曾開啟,聚陰珠和冥龍佩各自認主。此刻開啟輪回之門會不斷抽取白元和季可欣靈魂的力量作為補充點。
    白元站在輪回門之前的身影都黯淡了幾分,季可欣更是一臉蒼白的差點倒在了林曉曦身上。她的靈魂說不出的虛弱,卻仍舊在咬牙堅持。由此可見她是一個堅強、剛硬的人。
    打開輪回之門需要的力量太大堪稱恐怖,聚陰珠和冥龍佩本身蘊含的精氣都被差點抽了一個精光。
    “轟”輪回之門忽然大開。一股森冷的陰氣沖了出來。
    前路迷茫,霧氣塵埃彌漫,時不時還有人影走動,。許多鬼魂在其內目光呆滯的穿梭著,呆滯的走向地獄深處,似乎漫無目的,又似乎匆匆而過,還有一些兇神惡煞之輩。手腳被捆縛鐵鍊而行,鐵鍊在地面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這裡整個空間都充斥著一種恐怖的鐵鍊聲,也有許多殘魂在遊蕩。
    空曠、枯寂、森冷、黑暗就是這裡的代名詞。
    “這裡就是陰陽路,是通往地獄輪回的開始。”薑明低聲說道。而後叫他們低著頭快速行走,以便待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地獄輪回其實是兩條路,因為地獄有傳聞之中的十八層,是關押、鎮壓極惡的地方、
    輪回是往生、重生的道路。但是世人還是習慣統稱為地獄輪回。
    白元揮舞著招魂幡,提著九離燈。一步踏進陰陽路,其後輪回棺自主跟上,尹蒼魂、梁風、朱林、姜明左右護衛著它。“砰”輪回之門自主關閉,其上的聚陰珠和冥龍佩自動回到宿主肉身。然後輪回之門緩緩消失…………陰陽路的門戶也慢慢散去。消失在所有人眼裡。
    陰陽路漆黑而孤寂,黑色是這裡的唯一。
    陰陽路深處有許多鬼火跳躍。顯得很可怖。深處更有聲聲淒厲的嚎叫,有陰兵在巡視……冥戈幽光閃爍。每一個陰兵都無比高大,盔甲與頭盔遮住所有視線,唯有森冷無情的眸子顯露在外。
    相對來說,陰陽路還比較平靜,畢竟這一條路是陰陽的交界點,雖然出口有千千萬,但是鎮守在這裡的陰兵同樣不少。
    招魂幡舞動,九離燈燈光搖曳,灑出點點餘輝,將輪回棺前行之路照亮。
    “什麼人?”陰兵看到了輪回棺的光芒,心裡一驚,輪回棺的氣息讓陰陽路之上的殘魂和野鬼蠢蠢欲動。
    “借道之人。”明哥冷酷的回答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一隊陰兵迅速沖了過來,將他們包圍了起來,冥戈指著他們,讓他們靈魂充滿駭然,這可是真正的陰兵,把他們殺了也就白殺。白元和尹蒼魂等人臉色都是忍不住一變,頭皮發麻,有種心驚肉跳之感。真的不敢妄動了。
    一位統帥上前,冷冷的掃視了一眼他們,讓他們有一種被看了一個透徹的感覺。
    這個陰兵統帥,驚異的看了一眼輪回棺,然後看到了輪回棺之內的唐夜月,忍不住臉色大變,驚訝的喝到:“是她?”,言語帶著一種莫名的敵意和幾分忌憚。
    這也難怪這個陰兵統帥語氣充滿駭然和敵意,因為百年之前,唐夜月踏入陰陽路,帶著一身戾氣和恨意直闖輪回,要帶著一世恨意與戾氣輪回,當時攪起了陰陽路的一翻風雨,當時的陰兵統帥都拿她沒辦法,因為她的執念太深,輪回只會對世人造成破壞……最後還是陰陽路的守護者出面,才強行將她驅逐出去……………
    白元一陣心驚肉跳,暗道:“我的個乖乖,似乎唐夜月在陰陽路有著一些傳說啊………怎麼聽起語氣,這陰兵統帥有點不善呢?”
    不過姜明是冥師,有陰德之光護體,這些陰兵也不敢亂來,所以壓制下了異動。
    “她已經洗盡鉛華、塵埃,泯滅執念,此行只為輪回,還請各位陰軍借路。陽間此時至陰之日,為一個了輪回一次的陰日,陽間的幽魂、野鬼待會會叩關陰陽路,問道地獄,你們還是做好鎮守的準備吧?”薑明臉色不變的回答道。
    至陰之日其實是陽間的陰魂、野鬼想要衝進輪回路的一個時間,和每一年的月半。地獄之門大開,諸鬼出行陽間是一個樣子與道理。只不過陽間的至陰之日要比地獄之門大開難很多。所以一個輪回才有一次至陰之日。
    那個陰兵統帥閉目感受了半天,確實沒有感受到唐夜月百年之前的盛氣淩人和戾氣沖霄,隨後想了想薑明的話。還是放行了,為了避免陰陽路動亂,他還派了幾個陰兵護送他們走出陰陽路,鎮壓遊魂野鬼,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監督罷了。
    陰陽路無數的殘魂野鬼遊蕩,但是很多野鬼都對輪回棺充滿了一種貪婪,一種奢望。不過明哥身上的功德之光對他們很有威懾。
    九離燈和地獄的輪回之路充滿了說不盡的牽扯,傳聞九離燈就是地獄輪回盡頭的一盞孤燈而來。不管怎麼說,都不能否認九離燈在這種黑暗之中,顯得很明亮,冥冥之中指引了一條輪回之路給他們。
    “轟轟………”震耳欲聾的水聲響起。在陰陽路的前方,似乎是一個瀑布的聲音,水流湍急,猶如萬馬奔騰而過。即使相隔甚遠地面都有一種顫抖的感覺。
    除了薑明,其他人都是第一次魂入地獄輪回之路。但是得到過三寸命的警告,也不敢私自亂闖,因為一些深處有一些古老存在,連地獄的十殿閻王都不得不給幾分薄面。
    他們就是借路送唐夜月輪回。沒必要過多牽扯,到時候回不去就真的是回天乏力。在別人的地盤之上還是老實點好。
    “那是黃泉,也就是你們常說的黃泉路。”薑明解說道。
    白元問道:“輪回之路到底有多遠?怎麼感覺玄乎得很?”
    “六道輪回。六道輪回,不是很清楚麼?是六道咯。通過最後一道才會得見真正的輪回終點。我不知道你們理解之中的六道輪回是何六道?但是,我知道所謂的六道輪回絕不是什麼尋常所指的天道、人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在輪回之中應該是要過六道之難,然後褪盡鉛華,洗盡前塵……………”
    陰陽路盡,得見黃泉。
    這句話很早就流傳了出來,只是沒想到真的是這樣。
    黃泉,一道虛空盡頭垂直而下的瀑布,它有一種下擊九幽之勢,其實‘九幽’這個詞語就是得自黃泉。這裡的水不是黑色,也不是綠色,而是黃色,就像屍水一樣。
    讓人看見不得不有一種渾身發毛的感覺,不自覺的就會聯想到這是一泉屍水凝結而成。
    黃泉之水濺在路上,打濕地面,發出詭異的聲音,好似冰渣子摔在地上一般,其實這也是一個考驗,是考驗一個靈魂有沒有敢於通過六重考驗而得輪回的勇氣。
    這時候黃泉一陣搖動,從黃泉底部升起一股滔天寒氣,瞬間化成至陰之氣席捲開來,向著陰陽之路沖去,這是至陰之日的衝擊所致……
    他們忍著寒冷,通過了黃泉之路,看見了一條冥河奔騰向遠方,漆黑的冥水更是可怖至極,可以吞噬一個人的靈魂,對靈魂的克制很大,一座孤獨的石橋橫跨這一條冥河,一眼看不到盡頭,這座石橋之上是密密麻麻的鬼魂排隊而行,不敢有絲毫造次。寂靜無聲嗎,只有冥河奔騰的’哐嘡’之聲,和孟婆的萬年不變之音。
    “喝一碗孟婆湯,忘記前塵往事,輪回做人……”在橋頭一個全身被霧氣遮掩的魂體,給每一個上橋的鬼魂一碗湯,每一個鬼魂喝了之後就猶如被抹去了記憶和力量,只能靠本質和輪回終點的呼喚而前行。
    這個魂體就是傳說之中的孟婆,專為鬼魂洗盡記憶而存在………
    白元舞動招魂幡,前進,在孟婆之處被攔住了。
    “不屬於此界人,陽壽未盡,不得踏上奈何橋。奈何一去不復還,必喝孟婆湯忘記其塵緣往事、”孟婆語氣依舊不慢不快,但是卻擋住了上橋之路。
    “我們送她輪回,請鬼仙借道,行個方便。”白元彎腰對孟婆行了一禮說道。
    “此界規矩從來不曾改變,也不會為任何人改變。踏上奈何橋,就沒有回頭路,除非你不想回到陽界。她喝了孟婆湯,自然會受到輪回的召喚而去。前路無需擔憂。自有鬼將鎮守一方。”
    “可是………………”
    白元還想說什麼,卻被薑明一把拉到一邊道:“這是地獄輪回的規矩,我們是魂入此界,畢竟不是真正的亡魂,不可能踏上奈何橋的。奈何橋只有亡魂才可以踏上去,我們只能送她到這裡。而且至陰之日的時間不多了,你們要趕緊出去,不然被塵封在這裡。你們就會成為這裡的遊魂,就永遠別想輪回和回去了,畢竟我們都不是陰陽使者。”
    之後他們站在一邊,薑明將招魂幡和九離燈撤掉。孟婆倒了一碗孟婆湯在唐夜月的輪回棺之上,輪回棺光芒湛藍,緩緩消失,唐夜月睜開眸子,眼裡失去了色彩。呆滯,一切都無知覺,然後緩緩踏上奈何橋………………
    她的輪回之路已經打開,一切無礙。
    “我們就不管她了?就這樣回去?”梁風低聲問道。
    “不然你去送她一段距離嘛?你看孟婆會不會將你丟下冥河。”朱林笑道。
    他們都以為輪回棺被孟婆收走了。是想問卻不敢問,只好悻悻而走
    …………………當他們走在陰陽路口之時。外面狂風大作,陰雲滿天。陽間界的鬼魂正在叩關陰陽路,想要強行衝擊輪回。
    因此他們五人在這裡被阻擋了。
    此時正是天地陰氣齋亂的時刻,一切秩序都被攪亂,他們在至陰之時出不去,白元、尹蒼魂、朱林、梁風將被逆亂而行,成為陰間遊魂,從此與陽界隔絕。
    “轟”,一波又一波的陽界鬼魂叩關陰陽路,如若百萬大軍臨城,他們在陰陽路交界處看著外面的無盡鬼魂和滿天倒卷的陰氣,有一種寒毛直豎的感覺,外面的陰魂猶如浪潮一般,一波又一波無窮無盡,將陰陽路的秩序都打破了,陰兵們無不嚴陣以待,不敢後退一步,也不敢打開此路,不然會導致此界輪回動亂,到時候天地動盪,一切禍亂都會被引起,它們就算被抹去或者打入無間地獄都不能贖罪。
    陽界,
    季可欣等人焦急的等著白元等人的魂歸肉身,可是卻毫無影響。她們一陣焦急,三柱焚香都要燃盡了,還不見白元的等人回來,至陰之時也要過去了………
    “它們怎麼還不出來,不會出了什麼事情吧?”季可欣忍不住道。
    “應該不會,薑明是冥師一脈的人,天生就可以通陰陽,。這應該不是他第一次進陰間,有他指導這一切,應該不會出問題。”三寸命否定道。
    口袋穀之內,陰風呼嘯,四周一片狼藉,淒厲的陰風伴隨著無盡的陰魂飛舞,鬼叫令人頭皮發麻…………好在這裡有好幾人都是這些陰魂的剋星,才讓他們不至於被陰魂、野鬼干擾。
    “糟了,他們遇到了麻煩。你看白元他們的臉色在迅速蒼白,連頭髮都在蒼白。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們就會肉身衰竭而老死掉。”周星指著白眼等人的肉身驚駭道。
    “這個至陰之日是陽間十萬鬼魂叩關陰陽路之時,他們肯定被封鎖在了陰陽路口。”天佛寺方丈道。
    “那怎麼辦?”季可欣差點軟到在地,六神無主,全身乏力,呆呆的問道。
    林曉曦和李玄秋也慌了神“大師你可要救救他們啊?”
    “別急,讓我想想辦法。”天佛寺方丈神色肅穆,讓眾人的心又是一沉。
    “李先生,你可以遏制此地鬼魂三分鐘麼?這樣或許可以讓他們出來,三分鐘足矣。”方丈向著李先生問道。
    “我沒把握,陰魂太多了。不過我可以試一試。”
    李先生迅速起香案,用巫師一脈的禁忌之術遏制這無盡的陰魂叩關。
    “噗”,一刹那,李先生就被反噬,吐出一大口鮮血,他苦澀道;“我已經盡力了,陰魂太多,陰氣又極為濃重。沒辦法。”
    季可欣等人一下子失去了力量,坐在地上。眼淚四溢。恨不得換成自己被困在陰間。
    “讓我試試。”周星是道士最古老一脈的傳人,有‘陰陽接引術’沒有失傳,可以試一試。
    八卦在地面封鎖一方地域,然後結合他的生死之位。企圖以此融合進陰陽界點,洞開生門,為他們轉換生死之門,救出來。
    只可惜此時陰氣濃郁、寒冷得可怕,只是一融合就傷了他的魂。
    讓他被拋出好幾米遠,差點摔斷胳膊腿什麼的,更是差點讓陰氣倒捲入體,幸好三寸命及時出手救下了他。
    “唯一的方法就是再次打開輪回之門。外面接引他們出來。此門有守護神獸鎮守,此門還有鎮壓強行衝擊輪回鬼魂的能力,這也或許是唯一的方法。”天佛寺方丈道。
    季可欣;“那就試一試吧。冥龍佩在這裡。”她們此刻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有點希望總比沒有希望好。
    天佛寺方丈嚴肅的說道;“那好。等我用尹蒼魂之血召喚輪回棺在裡面引動輪回之門。但是你要小心,畢竟冥龍佩剛剛損耗巨大,必要時候你要斬斷你們之間的聯繫,不然到時候你就會因為抽幹了精、氣、神而被抹殺了,到時候你和你肚裡的孩子都會死亡。”
    至於為什麼要尹蒼魂的血召喚輪回棺。因為棺材常年被他的氣息滋潤,兩者之間存在一縷非常微妙的聯繫。
    方丈取了一滴尹蒼魂的血液,開始佈置召喚台,召喚輪回棺牽引輪回之門顯露。………………週邊有三寸命用他們生辰八字接引她們歸來。
    “轟”。天空一陣激蕩,輪回之門被再次召喚了出來。同時陰界內,陰陽路動盪。一副透明的懸棺不知道從哪裡沖了出來,尹蒼魂似乎有所感應,望去,之後拉著白元等人退回到輪回棺之前,道:“他們在外面幫我們,估計是要打開輪回之門,讓我們原路還回。”
    輪回棺湛藍而絢麗,氣息昂然,都不知道剛剛它短暫的消失在哪裡去了,以為它遁走了,或者被孟婆收走此時出現無異於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砰”,輪回之門出現,季可欣手裡的冥龍佩飛了出去,同時聚陰珠從白元肉身飛出,然後兩者交替,然後‘轟’的一下卡在鑰匙處,然後輪回之門緩緩洞開………
    有一些鬼魂想要衝進去,一靠近就被吸附在輪回之門之上,變成一道滄桑的氣息,被鎮壓了。
    季可欣搖曳,冥龍佩在吸取她的精氣神,她感覺到虛弱至極,這樣吸下去,她會變成一具乾屍。她的臉上浮現出一種病態之樣…她發現自己根本不能斬斷冥龍佩和自己的聯繫………
    她想叫也叫不出聲。她感覺到了天旋地轉………‘難道就要這樣死亡?’季可欣腦海裡浮現出這個念頭。
    就在這時,她只感到自己眉心一涼,和冥龍佩之間的聯繫被斬斷了,或者說被隔絕了…………
    同時,方丈取了一滴極陰之血,。也是李玄秋的血液,滴在白元眉心和心臟,阻斷了聚陰珠和他的聯繫。
    然後就看見輪回之門之上的聚陰珠和冥龍佩出現了詭異的‘枯萎’,冥龍佩傳來一聲淒涼、悲哀、解脫的龍吟,聚陰珠傳來‘哢哢’之聲,然後兩者終於碎裂。變成一抔粉末,徹底消失於塵埃之中。
    此時輪回之門終於打開。
    借著此時一瞬間,三寸命和天佛寺方丈大喝一聲‘魂來,歸位。’白元等人各自肉身不知道幾時貼上的各自的生辰八字電芒閃爍,然後‘嘭’的一聲化成灰燼…………
    他們幾人先後睜開眼睛,看著剛剛燃盡的焚香,皆是一陣心驚肉跳,差點就玩完了,一線之隔啊,這可真正的是在陰陽路轉了一圈,在鬼門關之前走了一趟。
    天空之中的輪回之門轟然關閉,然後緩緩消失蹤跡……………
    他們掙扎著沖過去抱著自己心愛的人,然後一陣吼嘯,將心底壓抑了許久的憋屈吼了出來…………
    白元大吼一聲:“我自由了…………………”

TOP

這個不錯看喔 感謝大大的分享

TOP

感謝大大分享~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這個好看喔 感謝大大的分享

TOP

 85 12345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