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惡狼闖說】《神龍鬥者》 全書完

第422章最後之戰中最(18:58)
   那個影子停止了翻騰的動作,可以看出那影子的頭部也擡頭望著明月,好一會兒,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來:“你和我。”
    “哦,爲什麽呢?我還以爲你爲那個小主人悲哀呢。”冥王笑道。
    “雷雲沒有什麽可以悲哀的,我相信他能夠打敗你。而你和我則都不是能夠存在于世間的人,所以我爲自己和你悲哀。”冥皇有點落寞地說。
    “呵呵,打敗我?嗯,可能吧。”冥王搖搖頭笑道:“呵呵,說真的,我和你都已經不再屬于任何世界,確實值得悲哀。”冥王望著明月歎了口氣。
    “是什麽讓你改變了?我記得你毀滅我那個世界的時候,全身充滿了邪氣啊。”冥皇突然問道。
    冥王聞言笑了笑:“其實我成爲代言人以來,除了 第 422 章 中在他四周,不過也一樣侵蝕不了冥王一絲一毫。不見他的白色儒衣依舊雪白嗎?要說這些狂風暴雨雷電有點效果的話,那就是他的衣服和頭發,微微的擺動著。
    突然,雷雲猛地騰空跳起,雙手握刀,大喊一聲:“天地魔劫!”同時狠狠地朝依然站在原地,好整以暇背著手的冥王砍去。
    冥王露出一絲笑容,靜靜的看著雷雲接近自己。那金刀快要砍到自己的時候,冥王才一擡手,重新變成武士刀模樣的黑刀這才出現在他手中,當的一聲,黑刀和金刀接觸了。
    站在保護罩內,互相扶持支撐著身子的曉霞她們,只見到天空所有的閃電,飛一般的朝中間集中,然後變成一個巨型閃電超中央落下。天空的黑雲更是變成一個巨型的漏鬥,所有的黑雲都朝中央傾瀉而去。而地面那些已經濕透的泥沙,則像有了生命一樣的朝中間地帶湧去,四周的狂風好像接收到風神的命令一樣,齊齊聚結在中央地區,頓時在這産生了一個巨型的龍卷風。
    原本耳中傳來無數個響個不停的巨大響聲,但是忽然之間,她們感覺到世界一片的寧靜,要不是除了自己的心跳聲還能聽見外,甚至會懷疑自己已經聾了。放眼看去,中央地帶那一片詭異的風景,突然停止了一樣,連同聲音一般的全部靜止了。
    但是接下來的是一道奇特的光芒從中央地帶那堳G起,接著先是超強的保護罩啪啦一聲出現了裂痕。這啪啦破裂的聲音,打破了寧靜的世界,轟隆聲立刻從中央地帶傳來。只見隨著聲音,那些黑雲、閃電、狂風、暴雨、泥沙,紛紛往外面噴射而去,如果放慢動作的話,就好像噴泉噴出的水片一樣。
    呆在保護罩內的諸女,突然感受到連續不斷的猛烈力量飛撲而來,就算在保護罩內也依然感受到那股強烈的氣息吹襲著自己。諸女驚呼一聲,不可控制的被強大的力量壓倒。諸女強自咬牙抵抗著這巨大的力量,要不是保護罩把大部分的力量減弱了,相信她們早就被壓成肉醬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諸女終于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力量開始變弱,接著慢慢的消失了。當她們感覺到自己能夠站起來的時候,才剛准備站起來,強大的保護罩啪啦一聲細響消失了。不過雖然失去了保護罩的保護,諸女也沒有受到傷害,因爲剛才那些力量都消失了。
    諸女擡眼望去,立刻失聲驚呼,因爲眼睛所能看到的,不久前還布滿黃沙的地方,現在居然全部變成了如鏡面一樣,潔白光滑,毫無裂痕的巨型超大的陶瓷地面。入眼的範圍內還要尋找到一點泥沙的話,那麽只有諸女四周一個直徑5米的圓形沙地了。
    諸女還沒從眼前的一切清醒過來,立刻發現遠處的陶瓷地面上,有一個站著一個躺著的兩個人。看到站著的那個人身穿白色儒衣,背著手,含笑看著地上的那個一身破爛黑衣的人。大家心猛地往下沈,麗莎、曉雅、小美麗等女子已經不可控制的哭出聲來了。因爲她們知道,雷雲敗了!
    冥王對著攤在地上的雷雲笑了笑說道:“唉,真的好可惜,那麽我就把你最後的一次機會舀走羅。”
    雷雲掙紮著伸出手,用顫抖著的聲音喊道:“殺了我。。。不要傷害。。。她們。。。”

   
           
第423章最後之戰下後(18:58)       
   冥王搖搖頭:“唉,怎麽你們人類都是這麽自私的呢?先殺掉她們和先殺掉你其實沒有什麽區別,可是爲什麽你們人類爲了不去面對那痛苦的一幕,情願先死去呢?你先死去了,又不能保證她們不死,只不過這樣一來,你就不用見到那一幕了吧?”
    雷雲沒有理會冥王的話,只是掙紮著爬動了一下,吃力的擡起頭說道:“請你不要傷害她們。。。”
    “嘖嘖,沒想到魔帝居然會求人哦。呵呵,其實我這是給機會你呀,人類在悲痛萬分的時候會産生巨大的力量,到時候如果你能夠打敗我,不就可以拯救這個世界嗎?你那些女伴的死能産生這樣的效果也不錯啊。對不對?魔帝大人。”冥王笑咪咪地說,接著他擡起頭看著遠處的人影笑道:“呵呵,你那些女伴自己跑過來了,這倒讓我省了事。”
    雷雲吃力的扭轉頭對著朝自己跑來的人影喊道:“不要過來!”但是他的這話沒有任何效果,而且雷雲這一轉頭反而讓他看清楚了接下來讓他心碎的一幕。
    跑在最前的是西門玉紅青影這兩位忍族出身的人,沒有力量的現在,她們的身體就比其他女子強壯得多了。滿臉擔憂之色的她們沒有發現站在雷雲身旁的冥王,輕輕的伸出一根手指。只見兩道光芒飛一般的從冥王手指射出,西門玉紅青影她們的額頭突然出現了一個血洞。然後這個血洞,飛快的擴散開來,西門玉紅青影她們最先消失的是腦袋,接著整個身子就這樣化爲了粉末。
    這一切都入慢鏡頭般的落入雷雲眼中,雷雲整個人呆住了,他發現眼前這一幕非常的熟悉,那是自己還呆在人界挑戰武聖級強者時,麗莎就是遭到這種攻擊。當時有曉怡她們把麗莎救活,但現在有誰能夠救活她們呢?
    爲什麽現在比以前強大萬倍的自己,還是不能避免重新遇這樣的事?爲什麽自己保護不了自己的愛人?爲什麽?雷雲緊握的拳頭已經出血了,他的牙齒都快咬碎,他很想和冥王拼了,但是自己的身體根本動不了啊!
    雷雲努力想站起來的時候,他的目光依然望著遠處,在西門玉紅青影消失的時候,冥王的手指接連二三的指向曉霞、曉怡、莉莉等人,冥王好像是按照排行先後來攻擊的,當跑在最後的曉雅和小美麗都被擊中後,前面的8人早就已經變成粉末消失了。
    冥王看到所有的女子都變成了粉末,才收回手指,他低頭看到雷雲只是趴在地上,目光呆滯的望著那些女子消失的地方,全身除了不停的抖動著,根本沒有什麽反應。冥王不由暗自搖搖頭,他冷聲說道:“雷雲,明天如果你還敗了,我就殺了你,然後立刻毀滅這個世界。”他說完就騰空飛起。
    冥王飛到空中,沒有立刻朝遠處飛去,反而望著下面方圓數百公堛熙陴’a面,和依舊趴在地上,如豆粒般小的雷雲的身影,歎了口氣搖搖頭說了句:“可惜,沒有我期待的事情出現,唉,也許我太強人所難了。”
    冥王慢慢的扭轉身,准備飛離的時候,突然他的身形猛地一震,他低下頭看著地面驚訝的說道:“怎麽回事?”
    只見地面那個豆粒般的影子,突然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光芒,眼神犀利的冥王如同站在雷雲跟前觀看一樣,他看到的是:
    雷雲他不斷顫抖的身軀,突然停止了顫抖,破爛不堪的衣服突然開始漂浮起來,接著好像被人撕裂似的,慢慢的飛散離去。在雷雲那傷痕累累的背部,顯出了那個奇特的傳送陣圖案。隨著雷雲身體透出若有若無的氣息,那個傳送陣開始出現變化。
    先是傳送陣圖案的顔色開始加深,接著傳送陣內的紋路好像有了水波的流動,然後傳送陣開始慢慢的轉動起來。傳送陣一開始轉動,四周的空氣突然産生了變化,那感覺就是空氣,甚至是空間都開始轉動起來。
    隨著空氣的轉動,雷雲四周慢慢的出現七種顔色的光芒,這些光芒來自整個空間,它們紛紛化成實體加入了轉動的運動。在七彩光芒轉動的時候,雷雲整個人慢慢的漂浮起來,他依然保持著趴著的礀勢。
    雷雲背部的傳送陣在轉動的時候,開始慢慢吸入那七彩的光芒,這些單獨的光芒被傳送陣轉動的帶動下,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圓形的彩虹圓形物體。這些光芒由于在運轉中,所以成了一個漏鬥,明顯它們被傳送陣吸取了。但是這些七彩光芒並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那個七彩圓球更是越來越大。
    此時,雷雲胸口那個巴掌大的傳送陣也開始發出光芒,開始旋轉起來,隨著它的轉動,慢慢的滲透出那七色的光芒。就這樣,雷雲背部的傳送陣把七彩光芒吸入體內,然後透過胸口的傳送陣吐了出來。
    這吐出來的七彩光芒和在背部等待吸收的光芒不同,它們更爲鮮豔更爲明亮。慢慢的雷雲就被兩個巨大的七彩圓球包裹起來了。
    看到這一幕的冥王,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震驚的神色,他失聲喊道:“怎麽回事?爲什麽時空命運之輪會出現在雷雲身上?爲什麽代表宇宙之光的顔色會被雷雲制造出來?”
    冥皇突然現身出聲問道:“什麽是時空命運之輪?什麽是宇宙之光?”
    冥王歎口氣說道:“雷雲身上的那個傳送陣烙印,就是可以自由來往各個世界的時空命運之輪,我接到命令去毀滅世界就是利用這個時空命運之輪出現各個世界的。我自動蘇醒的時候,還以爲時空命運之輪沒有出現呢,但誰想到時空命運之輪會依附在雷雲身上呢。”
    “那個傳送陣是時空命運之輪?雷雲第一次接觸它還是因爲他的父親考古挖掘出來的呢,而且雷雲啓動那個傳送陣後,來到這個世界,那傳送陣就變成了烙印依附在雷雲身上了。”冥皇把雷雲如何獲得啓動傳送陣的鑰匙和怎樣接觸到傳送陣的事,以及西門家族第一任總長說的,魔界首位大統領如何獲得傳送陣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冥皇會這麽清楚是因爲在雷雲腦中呆過一段時間,知道的事情比雷雲自己還清楚。
    冥王想了一下,一拍腦袋喊道:“我知道怎麽回事了。”不等冥皇詢問,他就逕自說道:“蒲偉昌不知道什麽原因出現在我休息的地方,接著偶然的利用我的力量,回到了這個世界。他出現的地方就是被我毀滅,卻保存下來的遠古遺迹處。可能我是被強行帶離的,所以這個時空命運之輪,沒有跟隨我同時來到這個世界,反而超前了許多時間出現在那個遠古遺迹處。而這個時候的蒲偉昌可能才剛當上暗族大長老。然後這個傳送陣被快要消失的黑白神龍發現,它們認出這是傳送我這個浩劫的傳送陣,也就把自己最後的力量融入傳送陣內希望封鎖住它。”
    “接著這個世界迎來了神族分裂的戰爭,而魔界也在不久後出現了首任魔界大統領。這個大統領不知道從哪堛器D了遠古世界被毀滅的事,就來到遠古遺迹查探。被他發現並啓動了傳送陣,然後他被帶到我的世界和我相見。我和他交戰時被這個傳送陣認出了我的身份,被傳送陣帶回了休息的地方。可是由于我那時還不是宇宙法則的代言人,所以傳送陣就留在了我出生的那個世界,直到數千年後被雷雲的父親挖掘出來。在被雷雲啓動後,又把雷雲帶來了這個世界。最後由于與我長久失去聯系,沒有了力量,就只好依附在雷雲的身上。嗯,這也是爲什麽雷雲能夠擁有繼承人資格的原因。而我也總算了解到我爲什麽能成爲宇宙法則的代言人了,因爲這全都是命中注定的啊。”冥王長長的歎了口氣。
    “關系好複雜,這麽說那個傳送陣是你的附屬品?不但可以具有時間機器的功能,而且還只有一個的?那麽這個世界的傳送陣是怎麽回事呢?”擁有雷雲知識的冥皇,當然了解時間機器有什麽作用,也因此他才了解冥王說的和傳送陣的複雜關系。
    也就說是在時間空間的異常變動下,冥王他是在非常奇特的情況下,那就是未來的傳送陣回到了過去,因爲他自己的緣故,才讓自己當上了宇宙法則的代言人。這也是爲什麽冥王會說是命中注定的原因啦。
    冥王聽到冥皇的話想了一下才說道:“我想這個世界的傳送陣,應該是黑白神龍依照傳送陣的功能,以自己的力量另外制造的。也因爲這樣,現在這個世界的傳送陣,在被力量已經超越黑白神龍的蒲偉昌破壞後,就立刻失去了所有的功用,不能恢複使用了。”
    冥皇繼續問道:“對了,你還沒有說什麽是宇宙之光呢,而且剛才你看到雷雲的變化爲什麽會這麽驚慌呢?我可從沒見你露出過這樣的表情啊。”
    冥王露出了苦笑:“宇宙法則的力量是興滅,宇宙之光就是産生這種力量的源泉,而那七種顔色的光芒就是這宇宙之光産生的基本構成。我會驚慌,是因爲此時擁有時空命運之輪和宇宙之光的雷雲,已經達到了宇宙法則的警戒線了。”
    冥皇聽到這話,聲音也變得驚慌起來:“你是說。。。”
    冥王點點頭:“沒錯,恐怕宇宙法則已經注意到雷雲和這個世界了。”
    冥皇慌張的喊道:“那你還等什麽?快制止他啊!”
    冥王搖搖頭說道:“太遲了,在時空命運之輪運轉的時候,就已經不能制止了。”說到這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冥皇還想說什麽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可以撕裂空間的力量,由下往上的撩劈過來。冥皇只感覺到空中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痕,而冥王就在這裂痕的中間。在這一瞬間,冥皇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強橫無比的冥王居然被劈開了兩半!
    冥皇正要大喊的時候,突然發現身後出現了一股深沈感覺不出什麽強大力量的氣息。他忙回頭一看,這一看不由呆住了。因爲他發現一個赤luo裸著上身,身上傷痕累累,手提一把金色武士刀的男子漂浮在空中。他不是爲那些傷痕而吃驚,他吃驚的是,這個男子所有赤luo裸的肌膚都流動著七彩的光芒,甚至連那漆黑的眼珠堙A也閃動著七彩的顔色。
    雷雲七彩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兩道顔色比較深的黑色,使得雷雲顯得非常的猙獰,他目露寒光,冷聲說道:“冥王,我要滅了你!”說著提刀橫劈了一下。
    原本就從頭到腳被砍成兩半的冥王,立刻被腰斬,馬上變成了四截。但是雷雲看似平凡的一刀,卻帶有巨大的力量和繁多的變化。空中先是出現了一個十字架的裂痕,接著啪啦幾聲,天空的裂痕變成了密密麻麻的漁網狀。遠處看去,這片空間幾乎變成了黑洞,處在此處的冥王當然也變成了碎塊。
    雷雲在發出這樣的招數後,猛地伸出手掌,轟的發出一聲悶響,接著空中産生了一股奇特的光芒,這光芒如海水一樣的往遠處蕩漾而去。冥皇也被這陣沖擊波沖出老遠,當他停下後,立刻飛到雷雲所在的地方,發現空中的裂痕已經消失了,而冥王也不見了身影,甚至連塊粒都找不到一個。

   
           
第424章玩笑而已章(18:58)
   身形是黑龍的冥皇恐慌的對雷雲大喊道:“雷雲你幹了些什麽?難道你要讓冥王以完美之身重現這個世界嗎?”
    正喘著氣的雷雲,聽到這話,也看到了冥皇,他冷哼一聲:“哼,沒想到你真的是站在冥王那邊的。”
    “什麽站在冥王那邊!你知不知道你已經達到了宇宙法則的警戒線?”冥皇焦急地喊著。
    雷雲提著金刀,望著天空說道:“我當然知道,來吧,是你帶我去繼承代言人的位置嗎?”雷雲此時的聲音堨R滿了無望的味道,冥皇聽出雷雲已經沒有生存的願望,敢情雷雲認爲自己的愛人都消失了,自己也沒有存在的意念了。
    冥皇大喊道:“告訴你,根本就沒有什麽繼承人!你不可能繼承代言人的位置的!因爲你的關系,這個世界就要被毀滅了!”
    雷雲聽到這話,身形一震,收回仰望天空的眼神緊緊地盯著冥皇問道:“怎麽回事?什麽根本沒有繼承人,什麽是因爲我的關系,這個世界就要毀滅?不是我打敗冥王,我就代蘀他成爲宇宙法則的代言人嗎?”
    冥皇氣敗的喊道:“玩笑,這一切都是個玩笑!冥王他這次出現根本就不是因爲宇宙法則的命令,而是被蒲偉昌強行帶出來的!也就是說你打敗的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完全體,現在的他甚至連冥王的稱號都不配擁有!他現在的力量只有完美時期的萬分之一啊!而因你現在達到宇宙法則的警戒線,毀滅的冥王會以完美的礀態重新出現這個世界,到時候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真的要被毀滅的啊!”
    雷雲心頭一震,自己消滅的冥王只有完美時期的萬分之一的力量?冥王會因爲自己的緣故而真的毀滅這個世界?這個真的這幾個字是什麽意思?剛才冥皇說的玩笑,這一切都是一個玩笑,又是什麽意思?
    雷雲思維正混亂的時候,雷雲的胸口和背後的空間中,突然一前一後的伸出一只雪白纖細的手。這兩只手,張開手指,狠狠地插入雷雲胸口的那個巴掌的傳送陣烙印,和背後那個覆蓋整個背部的傳送陣烙印內。
    雷雲一驚,立刻擡手舉刀朝那手臂砍去,但是刀鋒毫無阻攔的從那手臂劃過,根本沒有傷害到那手臂一絲一毫。此時雷雲也感受到這兩只手臂雖然插入自己的體內,但是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那手臂插入了自己的身體,好像這一切都是虛幻的。
    接著雷雲看到了吃驚的一幕,隨著那手臂慢慢的抽出,自己胸口的那小型傳送陣烙印居然會被那手臂像物體一樣的離開了自己的胸口。雷雲忙轉身望去,發現背後那只手臂也把自己背上的傳送陣烙印取了下來。原本這在身上肌膚烙下的圖案,居然好像物體一樣的被那兩只手臂提在手中!
    而雷雲在那兩個傳送陣烙印被取走後,身上的七彩光芒馬上消失了,但是雷雲沒有去在意,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並沒有減弱一分一毫。
    雷雲現在他和冥皇都呆呆的看著那兩只手臂慢慢的靠攏,當手臂一左一右靠攏到一定距離時,手臂中間的空間突然産生了一條裂縫,接著臉上帶著柔和笑容的冥王就現了出來,那兩只手臂正是冥王的左手和右手啊。
    冥王沖呆呆的雷雲笑了一下說道:“呵呵,不用吃驚,雖然你剛才的力量達到了法則的警戒線,但由于你第一次使用這力量,所以還不能把我真正的消滅。當然要是你繼續鍛煉多幾年的話,肯定可以一招滅絕現在的我。”
    冥王說到這抛了抛手中的兩個傳送陣笑道:“這東西對你來說非常危險,相信你也不想因爲它的緣故而超越了法則的力量吧?到時候我可會真的來找你的哦。”雷雲現在只能點點頭,他還沒有搞清楚怎麽回事呢。
    冥王繼續笑道:“其實,我由于是強行出現的,就算你沒有打敗我,我在明天都要消失,回到休息的地方去。所以前天跟你說要毀滅這個世界的話,是開玩笑的。”
    玩笑?!就因爲一個玩笑,把整個西方大陸變成了沙漠,把數千萬的人變成塵粒?因爲玩笑,在自己面前殺死了自己所有的親人?!原本呆呆的雷雲聽到冥王的話後,立刻咬牙切齒,兩眼冒火,握住金刀的手青筋露了出來,他的身軀也被憤怒搞得抖個不停。
    冥王看到雷雲這個樣子,忙搖搖手說道:“不用憤怒、不用悲痛,很快你就知道這是一個玩笑的原因了,到時候你絕對會認爲這些天來的事都是一個玩笑。”
    冥王說到這,沒有理會蠢蠢欲動的雷雲,反而笑著對張著嘴巴一動也不動的冥皇說道:“你願不願意陪我?等待的時光實在是太寂寞了。”
    冥皇一呆,但是他很快點點頭笑道:“像我這樣破壞世界陰陽力量平衡,絕對不應該存在任何一個世界的東西,當然要陪你去了,到時候有個人說下話?p>
    膊換崳蘖穆鎩!?p>
    “呵呵,那就說定了。”冥王笑著點點頭,然後雙手一抛,手中的那兩個傳送陣就這樣消失了。雷雲殺氣沖天正要上前的時候,冥王冥皇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傳送陣,傳送陣飛快的旋轉起來,光芒亮起,冥王和冥皇的身影開始慢慢的消失。
    雷雲提刀大喊一聲:“別走!”說著就要朝冥王砍下去。冥王手一伸,讓雷雲的手停在空中。冥王看著苦苦掙紮的雷雲笑道:“雷雲,我將回到我休息的地方進行漫長的等待了。給個忠告,以你現在的力量,努力修煉數十年的話,應該能夠讓我接到來見你的命令。不過,我卻不希望在幾十年後遇見你,我希望在次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時候,是幾萬年後。那麽,永別了。”
    而冥皇此時也插口說道:“小主人,跟在你身邊的那段時間非常的美妙,我會把它當成永久的記憶的。呵呵,你不用憤怒、悲傷、失落,這一切都是一個玩笑,在我們離去後,你就會發現這個玩笑是多麽的好玩。好了,永別了,小主人。”冥皇說完這話,就連同冥王一起消失在傳送陣的光芒中,而那傳送陣則越轉越小,最後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終于重新控制身體的雷雲,垂頭喪氣的低下頭,雷雲現在根本喪失了思維,因爲他不知道自己孤獨的活下來有什麽意義。手一松,手中的金刀自由落體的朝地面掉落下去,正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響亮的聲音傳入雷雲的耳中:“哇!大哥救命啊,我不會飛呀!”
    聽到這熟悉的話語,雷雲一震,立刻低頭看去。發現一只金色的老虎正在自己下面以飛快的速度朝地面落去,那只金色的老虎一邊晃動著四肢,一邊仰著頭嗷嗷大叫。
    “金虎!”雷雲驚喜地大喊道,雖然他不知道已經變成了金刀的金虎爲什麽能恢複原狀,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立刻朝金虎撲去。他現在的心房空虛至極,看到自己仍有親人存在,雷雲心中一陣的激動,因爲自己總算不再是孤獨的一個人了。
    雷雲在接近地面的時候才把金虎抱住,正要向掙紮著的金虎詢問的時候,突然聽到數聲驚恐的嬌呼:“雷雲!”
    聽到這話,雷雲全身一震,他擡頭望去,發現早就消失了的曉霞她們8個女子正滿臉恐慌之色的朝自己跑來,不過她們很快停下腳步,並露出不解迷惑的神色望著自己。
    雷雲立刻發現到這些女子的排列隊形,青影西門玉紅跑在首位,曉霞曉怡等人跑在中間,而最後的就是曉雅和小美麗。這些都是自己看到她們被冥王殺死時的排列隊形啊,剛才她們那驚慌的神色是因爲不久前看到自己趴在地上而流露出來的啊。這到底是怎麽會是?難道冥王說的玩笑是。。。
    雷雲正想著的時候,衆女已經圍上來仔細的撫摸著雷雲的身軀,一邊問雷雲有沒有事,一邊問冥王哪去了?而金虎則湊熱鬧的嚷著詢問自己爲什麽會從高空掉落下來。
    雷雲正要解釋的時候,發現大家都不出聲的驚訝的看著地面。雷雲低頭一看,發現陶瓷地面不見了,腳下是一片的黃沙,接著自己四周突然出現了那些被殺死的黑衣衆、鐵衛、忍侍、黑旗軍的將軍們。不但衆女露出震驚的神色,就是這些重新出現的人都露出了震驚慌張的神色,因爲這些人都知道自己已經被冥王殺死了啊,爲什麽還在這堜O?而且冥王哪去了?

   
           

TOP

第425章結局全書完2(18:58)
   大家還呆呆的時候,衆人四周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人影,正是被冥王消滅的數千萬軍民。在這些人呆呆得四處張望的時候,黃沙的地面開始慢慢凝結,接著變成了濕潤的土地,然後各種鸀草、樹木、森林、河水、花鳥蟲魚各種動物紛紛出現在四周。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出現,跟以前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就好像這一切都是個夢。
    雷雲看到這一切突然爽朗的哈哈大笑起來。金虎和所有的人一樣,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看四周,他聽到雷雲的笑聲,忙回頭向雷雲問道:“大哥,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他們不是被冥王毀滅了嗎?”
    “哈哈哈,冥王大人跟我們開了一個玩笑啊,哈哈哈,我真的服了您啊,冥王大人。”雷雲先是仰天大笑,然後是向著天空拱手行了一禮。
    衆女都圍了上來讓雷雲解釋清楚,雷雲笑道:“以後再解釋,現在讓人族和魔族立刻整編才是正事!”衆人一呆,但曉霞她們馬上想到不久前金虎說的話,心頭一震,現在如果不馬上壓制魔族和人族的不滿,後果不堪設想。于是她們和麗莎等人一商量,立刻各自帶著部下進入了還沒清醒過來的軍隊中。
    不過雷雲他們擔憂的事沒有發生,因爲:
    魔帝軍陣營,一個全身是血,提著殘劍呆呆看著四周的魔族士兵,突然被人一拍肩頭,他遲鈍的扭頭一看,馬上呆住了,更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那拍他肩膀的人也是一個浴血奮戰下來的魔族士兵,他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低聲問道:“哥,怎麽四周全都是我們的軍隊啊?是不是我們打贏了?”
    那個哥哥吃驚的指著弟弟聲音顫抖著說道:“你。。。你。。。不是戰死了嗎?”
    弟弟搔著腦袋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也以爲我死了,我的腦袋明明被人族砍下來了嘛,怎麽我還活得好好的呢?咦?”弟弟說到這突然指著他哥哥身後喊道:“你這個人族不是被我一刀穿心的嗎?爲什麽你還活著?而且還像個沒事人一樣?”
    那個人族也一臉奇怪的喊道:“我明明砍下了你的腦袋啊,你怎麽還能活著?難道我見鬼了?”兩個人說著又要抽刀動起手來,而那個哥哥,則滿心歡喜的拉住他們:“呵呵,管他見鬼不見鬼,活著就好啦,不要打了,我們人族和魔族的首領都是同一個人,打起來都是自相殘殺。”這個魔族是一直生存到被冥王消滅的戰士,所以他非常清楚人族和魔族已經和解的事,要不是當時自己的弟弟被人族殺死了,自己也不想進行這自相殘殺的戰爭。他沒有在意爲什麽自己這些應該早死了的人會生存著,只要自己的弟弟沒死,那就萬事大吉了。
    整個戰場都發生著這樣的事,凡是在人族登陸開始就死去的人,都複活了。戰場上的歡呼聲越來越響,氣氛也越來越熱烈。大家對自己的戰友能夠複活都非常的高興,由于這個緣故,以前讓雙方仇恨的種子都沒有了存在的理由。所以這次由雙方高級將領下達的停戰命令,雙方都非常滿意的接受了。
    獲得這個消息的雷雲,只好望著天空,無奈的搖搖頭,沒想到冥王居然用宇宙法則的力量幫助自己解決人魔兩族的問題。唉,確實如冥王所說的,他來到這個世界就開始准備跟大家開個巨大的玩笑了。
    “雷雲,現在怎麽辦?”曉霞帶著衆女回到雷雲身旁,問道。
    “嗯,立刻組織軍隊上船,准備進攻南方大陸。我想麗莎姐姐的船隊都恢複原狀了吧?”雷雲向麗莎笑道。
    麗莎聽到雷雲的話,紅著臉點了點頭。四周的人族將領早就暗暗嘀咕著,他們沒想到自己女王遍尋不遇的弟弟,黑旗軍的創始人居然就是眼前這個年輕的男子,而且居然還是一統魔界的皇帝!再有了認同雷雲是人類的前提下,加上看到女王陛下和歐達元帥都對這個男子畢恭畢敬,也就在心底認同了雷雲的統治權。
    而魔族的人更不用多說啦,雷雲的命令就是一切,他們非常輕易的和人族軍隊混合在一起了。至于人族士兵,自己的夥伴朋友都沒有犧牲,也不用再和魔族進行殘酷的戰鬥了,當然也沒有什麽意見。
    曉霞看到麗莎、曉怡、莉莉都悄悄的盯著雷雲猛看,看著看著臉一紅低下了頭,但又很快的擡起頭繼續偷看者。不由勉嘴一笑,朝雷雲悄聲說道:“呵呵,雷雲,看來你要再談一次戀愛了。”
    雷雲臉一紅,他知道曉霞指的是什麽,他幹咳了一聲轉移話題說道:“好了,現在開始要忙碌好一段時間了。”
    “是啊,相信大軍前往南方大陸後,人界很快就可以統一,到時候要處理的事可是一大堆的,有排好忙了。”曉霞點點頭說。
    “對了,統一人魔兩界後,你以後准備幹什麽?統一現實世界嗎?”曉霞看著望著海面的雷雲問道。
    雷雲搖搖頭:“現實世界不是用武力就能統一的,回去後要把原來制定的計劃更改一下。至于以後幹什麽,我想。。。我要去冒險。”
    “冒險?!”聽到這話的曉霞和一直偷聽著的衆人,都失聲驚呼道。
    雷雲兩眼放光的說道:“對,冒險,不說人界,就是已經統一的魔界都不知道有多少我沒有去過的地方,不知道藏了多少的寶物和藝術品。要是能夠去探險尋找出遠古流傳的寶物,那該是多麽幸福的一件事啊。”
    “大哥,是不是也可以去尋找天下美酒啊?是的話我也要去!”金虎立刻大嚷道。
    雷雲先拍拍金虎的腦袋笑道:“少不了你的份。”然後看著曉霞說道:“其實我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冒險,只是以後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才讓我走上了爭霸天下的道路。”
    曉霞笑了一下:“我不是擔心你爲什麽會決定冒險,我是想說治理人魔兩界的你有這麽空閑的時間去冒險嗎?”
    雷雲眨眨眼睛笑了笑:“那些繁瑣的政務當然是各位姐姐和各位大臣去忙乎啦,哪媮棌得到我來辛苦呢?”衆人聽到這話先是一愣,但很快都笑了起來。
    雷雲站在岸邊,靜靜的看著無數的船只,看著船只一艘一艘的沒入南方的地平線下。他的身後也靜靜的站著諸位女子和人魔兩族軍隊的高級軍官,雖然不知道他們此時此刻想些什麽,但這被夕陽照耀下的一群人卻是顯得那麽的蓬勃,那麽的年輕,根本沒有被夕陽所代表的含義所籠罩。
    (全書完!)

   
           

TOP

感謝大大無私的分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