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佛血]《妖師鯤鵬傳》全書完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二章節 准提失算,鯤鵬大獲全勝

准提見狀心中不由大驚,那‘七寶妙樹’一閃來到了大日如來佛的身前,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雙方既然撕破了臉皮鯤鵬自然不會手下留情,那‘阿鼻劍’再次斬在了‘七寶妙樹’之上,這次雖然沒有再斬斷它,但也重創了‘七寶妙樹’。

兩次被鯤鵬斬傷的‘七寶妙樹’本源已是受損嚴重,靈寶之中准提的元神也是搖搖欲墜,如果再此下去那麽准提這‘七寶妙樹’便有移主的可能。

‘七寶妙樹’可是准提成道之寶,失去了它,那准提再也無臉見人了。

接接可不想讓准提的‘七寶妙樹’移主,那‘九品金蓮’化爲一道金光迎上了鯤鵬的‘阿鼻劍’與鯤鵬糾纏到一起。

‘九品金蓮’乃是防禦至寶,一時間鯤鵬也奈何不得由金蓮所保護的‘七寶妙樹’。

鯤鵬與西方二聖大戰了許久,雙方誰也奈何不了對方,不過鯤鵬有‘河洛大陣’相助,對西方二聖而言卻是占了上鋒。

這並不能說是鯤鵬奈何不得以元神禦寶的西方二聖,而是鯤鵬要顧及著門下弟子精衛,以防被准提的‘七寶妙樹’將其奪走。

雙方大戰這麽久,那西方二聖雖然是聖人之身,但也不能長時間以元神禦寶來與鯤鵬相爭,而且還是被困在‘河洛大陣’之中。

只見接引控制著‘九品金蓮’護住了燃燈幾人,然後以神念對鯤鵬說道:“鯤鵬道友,你我交戰這久麽,不如此雙方就此罷戰可好?”

鯤鵬回應道:“接引,事情是你們先引起的,落了下風便想罷戰,你認爲貧道會同意嗎?”

准提聽到鯤鵬此言不由怒道:“鯤鵬,做人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斬斷了貧道的‘七寶妙樹’還想怎麽樣?”

鯤鵬說道:“貧道不想怎麽樣,你們只要留下那陸壓,那麽貧道便同意雙方罷戰,否則我們還是繼續再戰。”

接引歎道:“鯤鵬道友,你這分明是在強人所難,吾等卻是不能留下大日如來佛,否則也無顔面對門下弟子,也無法與女媧娘娘有所交待。”

鯤鵬說道:“既然這樣,你我也無需多說,還是繼續戰下去吧?”

接引說道:“鯤鵬道友只要能讓燃燈幾人安全回返西方極樂世界,你有什麽要求盡管直說,只要吾能做到便不推辭。”

接引能說此此番話來已是極爲不容易,鯤鵬與西方二聖雖然已是撕破臉皮,但也不能逼對方太甚,以防其狗急跳牆。接引說得很好聽讓鯤鵬提要求,看似將主動權交給鯤鵬,但其實卻不爲然。如果鯤鵬提的要求過高,那接引自然可以說自己無法辦到。不得不說接引這招以退爲進玩得十分了得。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也罷!貧道也沒有什麽過分的要求,只要你與准提二人立誓不得再以元神cāo縱這先天靈寶來對付貧道的弟子,那麽今日貧道便就此做罷,放過大日如來佛一行人。”

接引說道:“好你我一言爲定。”接引說著便與准提二人立下誓言。

鯤鵬見狀也示意悟道停止攻擊,撤除‘河洛大陣’放大日如來佛一行人離開。

悟道雖然不明白老師爲什麽會放燃燈幾人安然離開,但還是執行了命令。

放走了燃燈幾人後,鯤鵬便帶著門下弟子返回了北冥海。

鯤鵬與西方二聖這場間接的戰鬥讓三界諸多強者感到震憾,誰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見山露水的悟道幾人身上會有那麽多的先天靈寶,而且都品質極高,特別是嫦娥手中的那‘日月精輪’那就是一極品的先天靈寶,與‘河圖’、‘洛書’相比也不差分毫。

由弟子身上便可知鯤鵬之富有,從來沒有在人前動用過先天靈寶的鯤鵬至不定身上能有什麽變態的極品靈寶。

此時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不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爲什麽要與鯤鵬交惡,連西方二聖都以失敗告終,他天庭之上的人手那就更不用說了,如今鯤鵬已經與西方二聖徹底撕破臉皮,日後的取經途中爭鬥自然不會少了,僅是鯤鵬門下弟子就是不一般人所能抵擋的,特別是那後羿,‘盤古弓’的威力之大,讓三界強者都心驚不已。

那准提也由此一戰再次在三界諸人面前丟了面皮,自己成道之靈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去一段,變成了‘六寶妙樹’,而那接引的‘十二品金蓮’也不知因何原固變成了‘九品金蓮’,這讓三界的強者大爲驚訝。

那‘十二品金蓮’乃是鴻鈞道祖所賜,爲西方鎮壓氣運之靈寶,此寶受損也就意味著西方的氣運大減,這讓三界的強者都看到了西方的未來是暗淡無光的。不過他們也十分佩服那個讓‘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的神秘之人,能夠不顧及接引聖人的顔面,做出如此了得之事。

經此一戰西方二聖在三界衆人心目中的地位陡降,原本一些想投靠西方之人也都改變了主意,先靜觀其變,而鯤鵬之名再次響亮了整個三界,受人敬仰。

不過鯤鵬可不在意三界的強者對他有何看法,如今那先天銳金靈根已經到手,那先天五行靈根終于湊齊,他那自身世界也可以更加完善。不過鯤鵬並沒有著急完善自身世界,而是先顧及門下弟子。

北冥海大殿之上,鯤鵬對悟道等人說道:“此戰我北冥海一脈已經與西方徹底撕破臉皮,雖然爲師逼迫那西方二聖不得再借先天靈寶之便爲難于你們,但是你們也知道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逆不得,西方二聖可以有持無恐,可是我們卻不行,不能做得太過火,違了天道大勢,這點對我們十分不利。”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之所以放燃燈幾人安全離開,就是不想違背了西方大興的天道大勢?”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不過一小方面,關鍵是有接引的‘九品金蓮’在,短時間內我們卻是無法奈何燃燈幾人,時間一長誰也不敢保會發生什麽事情,所以爲師只是逼那西方二聖不再爲難你們便就此罷手。”

鯤鵬說到此處,停頓了片刻,又說道:“不過此戰也暴露出一些問題來,首先便是後羿,你那‘盤古弓’威力無匹,但是沒有了當年的十只穿陽箭後,卻無法完全發揮其威力,否則即使是接引以元神禦使那‘九品金蓮’也無法完全抵擋那致命一箭,爲師希望你能在日後的時間煉制出幾只神箭,增強自己的攻擊力。此戰你雖然沒有與那陸壓了結因果,但是卻給自己一斬卻惡屍的機會,希望你能夠借此機會斬卻惡屍成就准聖道果。其次便是倉頡,你的攻擊手段太過于單一,不過這也怪爲師沒有給你准備一件攻擊性的先天靈寶,過些時日爲師會爲你煉制一件靈寶。”

後羿聽到此言不由說道:“老師,弟子不善煉器,還望老師能順便給弟子煉制幾只神箭。”

鯤鵬也明白後羿的確是不善煉器,可以說巫族中少有人精通煉器,于是說道:“也好,爲師便給你煉幾只神箭,對付陸壓需要至陰之力,那太陰星上的月桂乃是至陰至寒之物,你去取一段樹枝,爲師用它給你煉箭。”

後羿聽到此言心中則十分高興,心中開始盤算老師能爲自己煉幾只神箭。

鯤鵬沒有理會後羿的想法,對倉頡說道:“倉頡,你將那‘六根清靜竹’取出來交給爲師,爲師另有它用。”

倉頡聽到老師此言,從‘落寶金錢’的內在空間中取出了‘六根清靜竹’,交給老師。

鯤鵬接過‘六根清靜竹’不由歎道:“此竹乃是三界第一棵竹子可聚集天地靈氣,卻不知那陸壓怎麽想的居然想將它煉成靈寶。”

說到靈寶,那悟道突然想起老師曾賜給他兩件品質較差的先天靈寶,自己也無用處,于是他取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說道:“老師,當年你曾賜給弟子‘先天一氣帶’與‘玄水罩’這兩件靈寶,如今弟子拿它也無用,不如交給精衛與嫦娥兩位師妹好了。”

鯤鵬聽到此言,接過那兩件先天靈寶,笑道:“你能有此想法爲師你高興,爲師再重新煉制一番,再交于精衛與嫦娥使用。好了,你們先下去休息,順便整理一下此戰的心得,爭取能有所突破。”

第二百一十三章節 世界的進化

鯤鵬在門下弟子離開大殿之後,也遁入了自身的世界之中,准備還原那搶來的先天銳金靈根,齊聚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銳金靈根已被准提煉成一件先天靈寶,想要返還本源就要先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雖然說鯤鵬得到的只是七分之一的先天銳金靈根,但堶掄椄O有著准提的一絲元神。

聖人的元神可不是那麽容易滅掉的,但對鯤鵬而言卻不是太難,他那惡屍修煉的乃是毀滅法則,即使是聖人的元神也可傷得,鯤鵬召喚出惡屍放出一絲毀滅之力,沒有多久便磨死了准提在那‘七寶妙樹’中的一絲元神。

元神被滅遠在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准提立即感應到,心中卻是對鯤鵬恨之入骨。

接引見到准提的臉色一變,便知道准提留下那‘七寶妙樹’中的元神被鯤鵬所滅,日後很難再有機會取回那被斬斷的‘七寶妙樹’,看著一臉怒意的准提,接引心中不由歎道:“雖然西方大興乃是天道大勢,但西方畢竟氣運不足,就是有天道大勢相助,都免不了受損,先是‘十二品金蓮’變成了‘九品金蓮’,如今與鯤鵬一戰不但失了‘六根清靜竹’,而且連准提師弟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所斬斷,如果再不思索改變,恐怕下一量劫來臨時,佛教的結局要比截教還要慘。”

接引對准提說道:“師弟,與鯤鵬這一戰,你我卻是失了計較,以致敬損失慘重,依你看我你現在如何是好?”

准提說道:“師兄,鯤鵬明顯已經是斬卻三屍,離得道成聖只有一線之差,普通准聖與大羅金仙再多也奈何他不得,只要有他在,西行取經之事,恐怕卻是要徒生波折,你看我們是否可以聯合衆聖一齊對鯤鵬施壓,限制他不得插手三界之事?”

接引聽到此言沈思片刻,說道:“師弟的提意雖好,但如今的形勢卻是很難做到,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已經在西行取經一事上償還了封神之戰所欠下的因果,如今有鯤鵬相阻我們佛法東傳,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肯相助我們。那通天教主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與鯤鵬結盟,不打我們的主意就已是萬幸,至于女媧娘娘卻是不好說。”

准提說道:“那我們到紫霄宮請老師做主,不知可行否?”

接引問道:“師弟我們以何理由去見老師?”

准提說道:“自然是以鯤鵬自持修法甚高阻攔天道大勢的理由。”

接引歎道:“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老師是不會接受的,你想那鯤鵬可曾阻礙過唐三藏西行取經?沒有!他不但沒有阻止反而派門下弟子前去相助,你說他阻礙天道大勢,這樣老師如何肯接受!”

准提氣憤地說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任由鯤鵬如此猖狂下去不成?”

接引說道:“鯤鵬之事倒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他不過是想從西行取行中謀取功德,而爲兄我擔心的是西方的氣運,如今不但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爲‘九品金蓮’,就邊師弟你成道之寶‘七寶妙樹’也被鯤鵬所傷,那‘六根清靜竹’也在與鯤鵬一戰中失去,爲兄的‘十二品金蓮’降階卻是在封神之戰,那時西方還沒有大興,倒也說得過去,而‘七寶妙樹’之傷,‘六根清靜竹’之失,卻是在我西方大興的形勢下,你不覺得我西方氣運已經降到了底谷嗎?”

聽到接此這番話後,准提冷靜下來,沈思片刻後,他說道:“師兄所言甚是,我被那鯤鵬氣得暈了頭,竟然沒有發現到這一點。不過這一切事情都由鯤鵬所引發,先是那後天功德至‘定海神針’,然後是地府,我們每做一件事,那鯤鵬都會阻止。”

接引說道:“既然鯤鵬我們現在無法除去,那麽我們便要爲下一量劫而著想。”

准提聽到此言有些不敢確定地說道:“師兄的意思是我們要在下量劫之前想好該舍去那一部分門人?”

接引歎道:“正是如此,一些心性不定、慧根不深的弟子,我們都要趁量劫之前找出來,在下一量劫來臨時,讓他們上榜封神,收攏我西方之氣運。”

准提還是有些不舍,西方能有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他與接引一手建立起來的。

鯤鵬在滅了准提在‘七寶妙樹’中的那絲元神後,便出了自身世界召弟子來到大殿之中。只聽他說道:“後羿,爲師即將要煉器,爲師讓你取得月桂樹枝,你可取回?”

後羿說道:“弟子已經取回。”他說著便將一段月桂樹枝交給老師。

鯤鵬在接過後,又說道:“爲師今天召你們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你們,你們且隨爲師到我那自身世界之中。”

鯤鵬說著便將門下弟子一起拉到了自身的世界之中,來到世界之後,鯤鵬說道:“如今爲師已聚齊先天五行靈根,這就要完善自身世界,你們可要仔細看著,你有什麽所得,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了。”

悟道幾人聽到老師此言心中都激動萬分,這造化之術可難得一見,于是都收懾心神,靜靜地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

鯤鵬見到門下弟子都准備好了,便將那返回本源的先天銳金靈根,按照五行方位,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

先天銳金靈根一落在蓬萊仙島之上,頓時間,那其它四株五行靈根便遙相互應,行成了‘先天五行大陣’。那五行靈根之中只有火屬性的扶桑木的本源沒有受損,是最爲完善的先天靈根,其它四株都沒有完善的本源之力,所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是以扶桑木爲主,以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行成了一個大循環。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這自身世界頓時發生一陣巨變,五行之氣充斥著整個世界,蓬萊仙島之上的靈氣更加的濃厚,那本因被‘混沌青蓮’所傷的那池‘玄水黑蓮’也隨著靈氣的變化而開始有所恢複。

這方世界爲鯤鵬的三屍所演化而成,與鯤鵬休息相關,‘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這方世界立即開始向四周擴大,那先天五行靈根在濃厚的靈氣滋養下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勢喜人。依照如此發展下去那金、木、水、土四系先天靈根終生脫變成真正的先天五行靈根。

‘先天五行大陣’一成,鯤鵬的心神便密切地與這方世界合二爲一,這方由三屍所演化的世界清晰地掌握在他的手中。這時,鯤鵬突然有一種掌控衆生的感覺悟,在這方世界之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神,掌握著世界中的一切,即使是聖人進了這方世界之中鯤鵬也能憑借世界之力將其斬殺,不過那樣一來,這方世界也會元氣大傷。除非那金、水、木、土四系先天五行靈根能夠脫變成功。

‘先天五行大陣’完善了這方世界的五行法則,再加上鯤鵬當初所煉制的玉兔與金烏,兩者結合終于使這方世界有了時間法則。法則一全,隨著時間的推移,鯤鵬的這方世界會漸漸地增長,也許有一天會形成另一個洪荒大地。

世界的完善,讓鯤鵬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由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成的世界,已經突破了靈寶的限制,不再是那個依靠先天靈寶本源之力所形成的世界,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由混沌所演化而成的世界。

而這方世界的核心已經由原先的三十六顆定海神珠,轉變成了鯤鵬腳下的‘蓬萊仙島’,‘先天五行大陣’所形成的那一瞬間,三十六顆定海神珠已經完全消失,鯤鵬斬卻三屍中我自我完全融入到這方世界之中,成爲真正的世界之主。

掌握這方世界的鯤鵬,在通過這方世界加深了自己對天道的領悟,也許有一日他會因這方世界的完善,善惡兩屍將會完全融入到之方世界之中,那時鯤鵬也許會因這方世界,而成爲另一個天道的存在,超越鴻鈞道祖。不過想超越鴻鈞道祖的存在,卻需要無數的時間來進化這方世界。

第二百一十四章節 鯤鵬爲徒煉寶

這次五行齊聚之事不光是鯤鵬一人受益,他門下弟子也隨著沾了不少的光,對于天道的領悟增加了許多。

後羿對這方世界有些不解,于是問道:“老師,要開辟一世界不都需要開天嗎,爲什麽你這方世界卻不需如此?”

鯤鵬笑道:“後羿,你所說所開天指得是聖人,還是指盤古大神?”

後羿說道:“弟子所說得是兩者都有。”

鯤鵬說道:“盤古大神開天乃是天命,不得不爲之,而聖人不過是開辟一小方世界,卻無法與爲師這方世界相比。爲師的世界乃是以先天靈寶‘三十六顆定海神珠’所演化而來,在五行齊聚之時引動天地五行靈氣,最終融入了混沌之中,可以這麽說這方世界是由先天靈寶所孕育而出。無需開天,只要爲師不斷完善它即可,也許有朝一日這方世界會進化成另一個洪荒大陸也說不准。在這方世界中爲師便是天,即使是聖人入了爲師的世界之中,爲師也可借世界之力將其毀滅!”

悟道聽到此言不由大驚,問道:“老師,不是說聖人不死不滅嗎?”

鯤鵬說道:“那只是相對而言,這世上根本沒有不死不滅的可能,聖人之所以不死不滅是因爲他們的真靈寄托于天道之中,天道不毀聖人不死,但如果有人能掌握毀滅法則,聖人也是可以被殺的,先天靈寶之中的‘弑神槍’便可傷聖人,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也可傷聖人,不過卻需四劍合一。”

悟道等人這方才明白聖人的秘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老師一准聖怎麽會知道這聖人的秘密,都有些疑惑。

鯤鵬也不想在聖人不死這個話題上多說,又說道:“爲師這方世界如今不過是初步完善了五行法則與時間法則,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善,日後你們如果發現什麽靈根,可以交給爲師,種植于這方世界之中。”

精衛感受到這蓬萊仙島上的靈氣明顯比以前多了許多,不由問道:“老師爲什麽這島上的靈氣突然濃厚了許多?”

鯤鵬笑道:“以前不過是蓬萊仙島自身發散發的靈氣,而如今五行齊集之後,這蓬萊仙島已成爲這方世界的核心,那島上的五行靈根、黃中李及那‘十二品混沌青蓮’共同從混沌中吸取遊離的靈氣來滋養這方世界,所以這島上的靈氣方能如此濃厚。”

精衛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這下可好了,如此濃厚的靈氣,可以讓我們修煉的速度更快。”

鯤鵬聽到此言臉色不由一正,說道:“精衛,修道最主要的是境界,境界高方能更容易領悟天道,法力次之,如果你過于追求法力,那麽對日後的修爲將會有很大的阻礙。而且爲師這方世界雖然好,但你沒有注意到這堨u有日月,卻沒有周天星辰嗎?這對你對天道領悟會有所影響的。”

精衛說道:“老師爲什麽不完善周天星辰?”

鯤鵬苦笑道:“不是爲師不想早日完善周天星辰,而是欲速則不達,凡事都需要一步一步來,這世界進化更是如此,爲師卻不能拔苗助長,毀了這方世界。”

精衛聽到此言,方才明白,于是沒有再言語。

鯤鵬見沒有弟子在有疑問,于是又說道:“爲師這就要爲你們煉制靈寶,有一點爲師要告訴你們,爲師此次煉寶並不想煉制先天靈寶,而是要將原先的先天靈寶煉制成極品的後天靈寶。”

精衛聽到老師此言,不由又開口說道:“老師,先天靈寶要比後天靈寶強得多,你爲什麽要這麽做呢?”

鯤鵬笑道:“話不能這麽說,有些先天靈寶還不如後天靈寶,而且先天靈寶成形之後很難再那有所進化,而後天靈寶卻不是這樣,如果能在極品的後天靈寶中注入大量功德,那麽便可以成爲一件後天功德至寶,後天功德至寶可與極品先天靈寶乃至先天至寶相比。你說是普通的先天靈寶好,還是極品的後天靈寶好?”

聽到鯤鵬此言,悟道明白了老師的用意,于是說道:“老師是想奪取取經之功德來爲兩位師妹煉制後天功德至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光是嫦娥與精衛,還要加上倉頡,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殺人可不沾因果,卻十分難得,人皇軒轅的軒轅劍便是一件攻擊性的後天功德至寶。而當初爲師給你的那‘神火鼎’也是一件品質不錯的後天靈寶,你也可注入功德,將其煉成一件後天功德至寶。至于後羿有‘盤古弓’在手,只需幾只利箭即可,倒也不用費那功德之氣,九爲極數,爲師便給你煉制九只利箭。”

聽到鯤鵬的解釋後,嫦娥、精衛及倉頡三人對新煉之靈寶十分期待,後羿的心情倒是十分平靜。

說到煉器三界之中恐怕沒有人能比鯤鵬還要厲害的,他煉制出的每一件靈寶都是十分難得的,就連最頂級的後天功德至寶都煉制出來,可想而知他的煉器能力是多麽的強悍。

鯤鵬首先給後羿煉箭,只見他將那月桂的斷枝擲于空中,發動心火開始凝煉,片刻那月桂斷枝便化爲一灘青液,這時鯤鵬又取出一塊星辰之精,擲于那灘青液之上,以心火將這兩樣物品相互融合。

當兩者完全融合之時,只聽鯤鵬大喝一聲:“凝!”空中頓時出現了了九支利箭。鯤鵬隨手一召那九支利箭落入手中,鯤鵬將其遞給後羿,並說道:“此箭以星辰之精與月桂合煉而成,星辰之精銳利無比,可破萬物,而那月桂乃太陰之精,兩者結合後正可克制那陸壓的太陽真火。”

後羿接過九支利箭心情是激動萬分,他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巫妖大戰時,十金烏殺死大巫誇父,如今有了這九只利箭,後羿有信心將那陸壓斬于箭下。

煉制好後羿的利箭後,鯤鵬稍做休息,又取出了當當初他煉‘弑神劍’時所凝煉的星辰之精,此物剛好夠鯤鵬煉制一柄寶劍所用。

鯤鵬有煉制‘弑神劍’的經驗,對煉劍卻是十分容易,不過片刻,一柄銀光閃閃的寶劍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鯤鵬將寶劍遞給倉頡後,說道:“此劍乃是以星辰之精凝煉而成,十分銳利,比那先天靈寶‘阿鼻劍’也不差多少,如果你能以大功德來培養,日後的成就不壓于人皇之劍軒轅。”

軒轅劍那是當年帝俊的配劍‘屠巫劍’所煉,威力甚大,此劍能與之相比自然十分了得。

倉頡接過劍拜謝完老師後,說道:“老師此劍爲何名?”

鯤鵬笑道:“此劍爲你所煉,名字自然由你自己取。”

倉頡沈思片刻,說道:“此劍通體以星辰之精所煉,就叫它‘星辰’好了。”

接下來,鯤鵬取出了先天靈寶‘先天一氣帶’這是件空間屬性的先天靈寶,對一般人而言也算是一件難得之物,鯤鵬對嫦娥說道:“嫦娥,你喜歡什麽顔色?”

嫦娥說道:“老師,我喜歡銀色。”

鯤鵬聽到此言又取出一點星辰之精,然後與那先天一氣帶同時祭在空中,以心火煆燒,過了沒有多久兩者便化爲了一灘銀色的液體,以神神控制著將這灘液體拉成一條細長的銀線,然後編織成一蝴蝶結。靈寶一成在空中有如一銀色的蝴蝶十分漂亮,這讓精衛與嫦娥十分欣喜。

鯤鵬將蝴蝶結遞給嫦娥後,說道:“此寶你可用以束發,它本身的空間屬性被爲師給融入到了本體這上,可用以捆人,准聖以下無人能擋。”

精衛見到嫦娥得到了這麽一件漂亮的靈寶也嚷道:“老師,我的靈寶你也要給弄漂亮些。”

鯤鵬聽到此言說道:“那玄水罩乃是一件防禦性的靈寶,改動卻是有些限制,不知你想要什麽樣的形態?”

精衛問道:“老師,此寶可不可以改成嫦娥姐姐那樣的蝴蝶?”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可以不過顔色就不能改變了。”

鯤鵬說著便又開始爲精衛煉制靈寶,在將玄水罩融化後,鯤鵬直接將其凝煉成一蝴蝶狀,沒有費太大的工夫,便煉制成功。

精衛從鯤鵬手中接過這靈寶後,高高興興地將其戴在頭上。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第二百一十五章節 鯤鵬欲謀二十八宿

鯤鵬心中暗忖道:“靈寶已經煉成了,以後的一切都需要靠他們自己了,我也不能再給他們再多的幫助了,以免讓他們養成依靠他人的習慣。”

想到此處鯤鵬說道:“如今你等幾人也都裝備齊全,在整個三界之中也是少有的,以後的路就需要你們自己走,爲師不能幫你們一輩子。”

悟道幾人也知道老師這是爲他們好,他們有一個好老師,這是最幸運的,一般的仙人能有一件先天靈寶就不錯了,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二三件極品靈寶,在三界之中也只有極少數人能與他們相比。

悟道說道:“老師如今那西方二聖受挫,以後西行取經我等該如何應對?”

鯤鵬沈思片刻,說道:“那西方二聖你們倒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暗中出手對付你們,你們要小心的是西方傾全力來對付你們,當然這種情況一般不會發生,不過你們也不得不防,畢竟誰也不敢保准提那瘋子會做出什麽事來。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分開,一起行動各伺其職。如果你們在西行取經之中遇上西方之人阻攔,那麽也不必手下留情,只管下狠手。”

在得到鯤鵬的指點後,悟道說道:“老師,那弟子下去准備去了。”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下去吧,爲師也需要時間靜修。”鯤鵬說著便將悟道幾人傳回了北冥海。

在門下弟子離開後,鯤鵬取出那六根清靜竹來,將其置于蓬萊仙島之上,看著生機勃勃的這方世界,鯤鵬心中則是感慨萬分。

從來到這洪荒世界中鯤鵬一時也沒有靜下心來,一直都處于緊張的氣氛之中,爲自己的小命著想。如今總算是生命有了保障,只要這方世界在除了鴻鈞道祖能秒殺于他,其他聖人鯤鵬再也不將其放在心上,就算面對所有的聖人,鯤鵬在不敵的情況下也可以瞬間借助世界之力傳送到自身這方世界之中。

不過這世界乃是鯤鵬最後的底派,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動用的,他可不想在世界沒有大成之前引起鴻鈞道祖的注意。

不用再爲世界而費心勞力,鯤鵬便取出了‘河圖’、‘洛書’及‘四象珠’這三件先天靈寶,‘河洛大陣’雖然了得,但要與聖人鬥卻是有所差距,而那四象珠本身不過是一件下品的先天靈寶,堶惆S有真正的星辰之力,用來布周天星鬥大陣卻是有些不堪重用,只能召喚出四神獸的虛像,想要召喚出四神獸的真身,卻需要重新煉制這‘四象珠’。

在鯤鵬的心中,在下一量劫時如果與聖人對上,在不動用‘十二品混沌青蓮’及‘弑神劍’這兩件至寶,人多之時,他將以‘周天星鬥大陣’來禦敵,善、惡兩屍持‘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而他自身則掌‘四象珠’與‘河洛大陣’相合布小‘周天星鬥大陣’召喚四神獸禦敵。

四神獸分別爲南方朱雀、北方玄武、東方青龍、西方白虎,自第一次龍鳳大劫時,這四神獸身殞,化爲周天星辰,也就是如今的二十八宿。

東方青龍化爲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七大星宿;南方朱雀化爲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七大星宿;西方白虎則化爲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七大星宿;北方玄武則化爲鬥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七大星宿。

重煉‘四象珠’卻需要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可是自封神之後,這二十八星宿已被天庭所控制,鯤鵬想要得到卻是很難。

思前想後,鯤鵬終于想到了一個辦法,如今那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爲了那寶象國的公主也曾是天庭中披香殿待香的玉女下界爲妖,自己如果能夠說服此人,讓他相助何許有機會取得那二十八星宿中的本源精華。

鯤鵬想到此處便出了自身世界,前往那寶象國波月洞見那奎木狼。還好鯤鵬來得早,那唐三藏師徒幾人還沒有到來。

鯤鵬的到來讓奎木狼大感意外,雖然他不知鯤鵬的來意,但以玉皇大帝與鯤鵬之間的關系也不可能請動鯤鵬前來擒他。

奎木狼將鯤鵬迎入洞中,落坐後奎木狼問道:“不知聖師駕臨吾這波月洞卻是所謂何事?”

鯤鵬說道:“貧道前來有一事相求?”

奎木狼聽到此言不由疑惑道:“吾不過是一小神有何能力值得聖師相求?”

鯤鵬說道:“奎木狼,你爲二十八宿之一自然知道天庭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貧道便是爲它而來,當然貧道也不會讓你白幫忙,你之所以下界爲妖就是爲了那披香殿待香的玉女,貧道可以幫你點開玉女的靈識,讓她回複前世的忘記,也好讓你們能在這人間做一對恩受的夫妻,你看如何?”

奎木狼說道:“聖師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關系著周天的運轉,失去它恐怕星辰將會移位,如此大事小仙卻不敢答應。”

鯤鵬笑道:“奎木狼,你放心貧道心中有數,就算失去了本源精華,也不會影響到周天星辰這運轉,再說貧道只需你指點那二十八星宿本源所在,其它事用不著你幫忙,貧道自會處理,就算事發自有貧道一人承擔,卻不會牽連到你身上。”

聽到鯤鵬此言,那奎木狼不由有些心動,不過他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鯤鵬見狀不由又說道:“奎木狼,你可要想好了,這樣的好事不是什麽時候都有的,貧道之所以前來找你相助,只是想少些麻煩,並非離開你就不行的。你若不願意,貧道也不勉強,二十八星宿又不至你一人,自有人會幫助貧道的。”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立即下了決心,說道:“聖師,我願意告訴你那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不過吾也有一事相求,希望聖師能夠相助。”

鯤鵬聽到奎木狼願意告訴他二十八星宿本源的所在,于是說道:“你有什麽事,盡管直言,只要貧道能辦到的決不推辭。”

奎木狼說道:“其實此事對聖師來說不過小事一件,吾希望聖師能夠幫我排脫天庭的糾纏,能讓我與玉女私守一生!”

鯤鵬聽到此言不由皺起了眉頭,他沈聲說道:“奎木狼此事卻非同小可,並非你說得那麽容易,天庭卻非貧道所能掌控,你想與玉女私守一生卻是不可能的,那玉皇大帝決對不會同意,想當年三聖母觸犯了天條都被壓于華山之下,更何況是你這樣的小仙。”

奎木狼卻是不死心,說道:“聖師以你之力對此也無能爲力嗎?”

鯤鵬說道:“貧道雖然不在乎玉皇大帝看法,但是天庭有自己的規定,我這樣的外人卻是無法插手,你想與那玉女相守一生沒有絲毫可能。”

奎木狼沈思了片刻,又說道:“聖師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掩蓋天機,讓我與那玉女在下界私守一生,等玉女百年之後,吾再回天庭?”

鯤鵬說道:“這點貧道倒也以幫忙,如今那玉女轉世爲人,貧道爲人族聖師,卻是有充分的理由相助你們一二。”

奎木狼見鯤鵬同意了他的要求,于是說道:“那就請聖師出手點開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前世的記憶。”

鯤鵬點了點頭說道:“這沒有問題,你先將那玉女請來,貧道這就施法點開她的神識。”

奎木狼聽到此言連忙進入後洞之中將那玉女請了出來,鯤鵬沒有多言直接上前施法點開了玉女的神識,讓她恢複了自己前世的記憶。

恢複記憶後的玉女,見到那奎木狼後,二人抱頭大哭起來。

過了許久,那奎木狼方才想起洞中還有聖師鯤鵬,于是急忙轉身說道:“讓聖師見笑了。”

鯤鵬搖了搖頭說道:“這沒什麽,你們這也是人之常情。”

奎木狼聽到鯤鵬此言後,便將自己所知道關于二十八星宿之事全都告訴了鯤鵬。鯤鵬在聽後,說道:“奎木狼,貧道可以施法爲你們掩蓋天機,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能引起他人注意,最好你能放棄這波月洞,與玉女到那寶象國生活。”

奎木狼聽到此言也甚覺有理,于是便准備起身前往寶象國,鯤鵬見狀離開了波月洞。

第二百一十六章節 算計得手

還好那奎木狼走得早,在他離開沒多久,那豬八戒卻是來到了這波月洞,不過奎木狼早已是人走樓空,讓他沒有所得。

奎木狼與玉女二人來到寶象國見了國王,說了一番慌話將其騙了過去,二人便在那寶象國中安頓下來。

奎木狼在天庭之中也有所知,明白唐三藏西行取經有天庭諸神所保護,所以沒有對他有什麽非分之想,于是唐三藏是安穩地渡過了寶象國向西行去。

奎木狼是高興了,但西方二聖卻是有些疑惑,唐三藏本該在那寶象國有一難,如今卻不知爲何竟然安穩地渡過了這樣他們有些不解,等他們屈指一算卻發現天機被人所掩蓋,根本算不出什麽來。

西方二聖雖然算不出是何人所爲,有何目的,但就算沒有破壞西行取經之事,而且事過境遷他們再查也與事無補,那唐三藏已經過了寶象國,他們也得不到什麽功德,于是也沒有費心追查,也正是因爲西方二聖這樣的想法,方讓那奎木狼躲過了一劫,安穩地與那玉女在凡界渡過了美好的一生。

鯤鵬在得到了二十八宿的詳細後,掩蔽天機後一人暗自潛入了天庭之中,鯤鵬雖然也曾在天庭爲官過,但是卻對天庭的一切並不熟悉,經過好一番苦尋,他方才找到了一一找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所在。

鯤鵬並沒有急著一手,他仔細觀察二十八星宿的起居,在有所了解後,鯤鵬方才一舉得手,將二十八星宿星辰中的本源一一抽取,然後再次掩蔽了天機,他沒有直接返回了北冥海,而是到了北俱蘆州,准備在那媟狳謋|象珠。

二十八星辰的本源精華一失,那守護二十八星辰的星宿立即有所查覺,然後稟報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聽到此言頓時大驚,二十八星宿關系著天庭的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本源精華有失那麽大陣威力自然受損。

玉皇大帝立即招那千堬暑P順風耳追查此事,而玉皇大帝本人則前去見那王母娘娘共商對策。還算那奎木狼走運,其他二十七星宿見他不見了蹤影也沒有向玉皇大帝稟報,只是以爲他一時不知到那媔章C去了,並沒有太在意。

玉皇大帝在見到王母娘娘後,雙方落坐,玉皇大帝說道:“瑤池,你難道真得不念夫妻之情出來幫我嗎?”

王母娘娘說道:“不是我不顧夫妻之情,而是你做的太過份了,與西方二聖結盟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你偏不聽,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眼不見心不煩。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那西方二聖根本就不是鯤鵬的對手,准提成道之寶‘七寶妙樹’都被鯤鵬斬斷,你認爲西方真得能與三清、鯤鵬相鬥嗎?”

玉皇大帝說道:“瑤池既然你不願意幫我共抗三清,那我也不多言,如今天庭二十八星宿來報,星辰本源之精消失,你對此有什麽看法?”

王母娘娘說道:“我能有什麽看法,我不是說過嗎,以後天庭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好了,無需再來問我。”

玉皇大帝歎道:“瑤池,此事關系到天庭的安危,難道你也不管嗎?”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此話卻是嚴重了,不過是二十八星宿的本源消失,又怎麽會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玉皇大帝說道:“那二十八星宿可是天庭守護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根基,本源一失,那‘周天星鬥大陣’則威力大減,這怎麽會不關系到天庭的安危?”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昊天,我可不這麽認爲,那‘周天星鬥大陣’不過是一擺設罷了,根本沒有多大用處,天庭有沒有它都沒有什麽關系。”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怒道:“瑤池,你怎麽能這麽說,‘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你在巫妖大戰時也不是沒有見過,怎麽能說天庭有沒有他都可?”

王母娘娘淡然說道:“‘周天星鬥大陣’在妖皇帝俊手中自然是威力無邊,但在你我手中卻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王母娘娘看到昊天又想要說什麽,揮手示意他不要打斷自己,接著說道:“昊天,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陪養人手相重組這‘周天星鬥大陣’,但我並不看好你。首先我且問你,對‘周天星鬥大陣’你了解多少,可能與那妖皇帝俊相比,你又有資源來供這‘周天星鬥大陣’消耗?”

玉皇大帝聽到王母娘娘此言,卻不以爲然地說道:“‘周天星鬥大陣’並沒有多少秘密,不過是引動周天星鬥之力來禦敵,至于資源雖然不能與當年的妖皇帝俊相比,但我卻有時間一點一點地聚攢。”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不由搖了搖頭,說道:“當年妖皇帝俊執掌天庭之時動用了妖族大半的力量來支撐這‘周天星鬥大陣’,采集星辰精華,煉制出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與三百六十五星辰相合,又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的妖聖來執掌這星辰幡,在內他以先天靈寶‘河圖’、‘洛書’布‘河洛大陣’鎮壓大陣zhōng yāng,由此方才有那‘周天星鬥大陣’之威名,如今的天庭與當初妖族帝俊所執掌的天庭相比卻是相差甚遠,兩者根本不在同一級別上。”

玉皇大帝還不以爲然地說道:“我雖然沒有‘河圖’、‘洛書’,但卻有道祖所賜的先天靈寶‘昊天鏡’,以它來鎮壓‘周天星鬥大陣’與那‘河洛大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我能掌握‘周天星鬥大陣’,便可擺脫諸聖。”

王母娘娘說道:“昊天,你的想法雖好,但卻並不可能實現,在三界之中最了解‘周天星鬥大陣’的要屬鯤鵬,此陣是他一手所創,即使是妖皇帝俊也沒有他了解‘周天星鬥大陣’,其次便是女媧娘娘與人皇伏羲,你就算重新組成了‘周天星鬥大陣’在面對他們三人時,卻是很容易被破!”

玉皇大帝說道:“正因爲如此我方才與那西方二聖結盟,如此便自然不懼那鯤鵬與女媧娘娘。”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如今三界的形勢還不能讓你清醒嗎,僅鯤鵬一人就夠他們二人忙的,而那西方二聖不知怎麽想的還與那鎮元子交惡,你還認爲西方二聖有多少能力,來助你抵抗三清?”

玉皇大帝淡然說道:“不成聖終爲螻蟻,也就是這一量劫內因有道祖之命限制了聖人,那鯤鵬方才猖狂起來,等下一量劫一臨時,我可不認爲鯤鵬能抵擋那西方二聖的報複!”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你也知道不成聖終于螻蟻,可你怎麽沒有想想你自己,下一量劫來臨時那三清能放過你嗎?”

玉皇大帝說道:“三清內部不和,而我有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懼那三清,豈是鯤鵬所能比的!”

王母娘娘聽到此言,卻是認爲那昊天真得是沒有救了,但她還是想再勸說昊天,只聽他說道:“昊天,三清雖然不和,但是那元始天尊與太上老君一向是共同進退,就他們二人就是是那西方二聖所能抵擋的。而通天教主有‘誅劍劍陣’在手,此陣非四聖不可破,那西方二聖也不能敵,你與他們結盟能有什麽好處?”

玉皇大帝說道:“所以我才要煉制那‘周天星鬥大陣’,有‘周天星鬥大陣’在,再有那西方二聖相助自然不再懼怕任何人!”

王母娘娘歎道:“昊天難道你忘了鯤鵬與通天教主結盟,你認爲‘周天星鬥大陣’在他面前能有多大威脅,你現在已是被**沖暈了頭,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我再勸你最後一句,聽不聽就隨你便了,我是不可能出面相助于你。那鯤鵬在與西方二聖一戰中,明顯可以看出他已經是准聖的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證得聖人大道,他敢對西方二聖下狠手,便表明他有足夠的信心在下一量劫來臨之前證得聖人大道。話我就說這麽多,除非你能放棄與西方二聖的結盟,否則我是不會再理天庭之事。”

王母娘娘說著便不理玉皇大帝,轉身離開了,只留玉皇大帝一人在那堙C

第二百一十七章節 鯤鵬重煉四象珠

玉皇大帝在聽到王母娘娘這番話後,心中大爲震驚,心中不由暗忖道:“原來那鯤鵬已經找到了證道之法,所以方才不懼西方二聖,看來聯卻需與那西方二聖一敘,看看他們有何反應,然後再做打算。”

玉皇大帝相到此處,便離開了天庭前往那西方極樂世界。

昊天的到來讓西方二聖心中卻是有些震驚,如今三界的形勢卻是對他西方不利,卻是不知道那昊天所爲何來。

雙方落坐後,准提問道:“不知昊天道友來我這西方極樂世界所爲何事?”

玉皇大帝說道:“朕來此卻是有一事相向兩位聖人請教!”

准提說道:“道友有何事盡管直言,吾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不由笑道:“那就多謝准提聖人了,朕是相知道那鯤鵬是否是已經即將得道證聖?”

玉皇大帝此言一出,那准提與接引二聖,不由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對此卻是大感驚訝,他們沒卻沒有想到這昊天也會知道此事,心中不由有些猶豫。

過了片刻,還是那接引道人先想通,開口說道:“此事的確是有這可能,但我也不是那鯤鵬,只是心中猜測,並不是真得了解。”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心中不由爲之一沈,說道:“那接引聖人也知鯤鵬走得是那種證道之法?”

接引說道:“鯤鵬卻是甚是狡猾,先前在封神之戰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是他所布的假象,他走得根本不是以力證道,而是那斬三屍證道,如果吾沒有看錯那鯤鵬如今已是斬卻三屍,離那得道證聖只有一步之遙。”

玉皇大帝在聽到此言後心中卻是暗歎道:“斬三屍成道之法,鯤鵬以此法成聖,那成聖之後聖人之中卻是以他最強,自己得罪了此人卻是有些失算了。”

准提見那玉皇大帝心神不寧的樣子,不由說道:“昊天道友也無需太在意此事,即使那鯤鵬真得成聖那又如何,在諸聖之中除了通天教主與他有交情外,其它聖人都與他有些過節,他的下場也會如那通天教主一樣。”

玉皇大帝聽到准提此言,雖然心中不以爲然,暗忖道:“准提你說得倒好聽,斬三屍成道法力卻在諸聖之上,那鯤鵬又有許多先天靈寶在身,恐怕日後他一人就可對抗你們西方二聖,你如此說不過是想讓我繼續與你結盟罷了。”

玉皇大帝雖然心中有所暗想,但口上卻說道:“准提聖人所言甚是,如今天庭之上發生了一件小事,朕無論怎麽推算都沒有結果,希望兩位聖人能相助一二。”

玉皇大帝此言卻是讓接引感到驚訝,讓他不由地寶象國一事。只聽他說道:“是何事,竟然讓昊天道友也無法推算?”

玉皇大帝說道:“不知爲何那天庭之上的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消失,此事關系著守護天庭的‘周天星鬥大陣’,所以朕希望兩位聖人能幫忙推算一下是何人所爲?”

接引與准提聽到此言,便開始靜心推算,可惜因爲鯤鵬掩了天機,他們也無力推算出是何人所爲,只聽接引歎道:“昊天道友,此事被人掩了天機,此人對天道的領悟是屬高明,吾也是推算不出原由。”

准提說道:“能有此能力的也只有三清,想必是他們所爲。”

玉皇大帝聽到此言,也覺得此言甚是有理,能比西方二聖領悟天道還要高的也只有三清,所以他也沒有懷疑到鯤鵬身上,只是認爲三清可能不滿自己與西方二聖結盟,如此做卻是相給自己點教訓。

想到此處玉皇大帝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堻r留,于是便辭別西方二聖返回天庭,另做打算去了。

玉皇大帝離開後,准提問道:“師兄,你爲何要告訴那昊天,鯤鵬即將證得聖人大道之事,這樣恐怕那昊天會另有異心啊?”

接引說道:“昊天既然能夠問此事,就說明他本身已經對鯤鵬的事情有所了解,即使我們不說,他也會想辦法從別處得知,那樣的話昊天更會對我們有異心,還不如現在直接告訴他好了。”

准提一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對那盜取二十八星宿之事卻是有些疑問,于是問道:“師兄,你說盜走二十八星辰精華之人卻是想要做什麽?我總覺得此事好像有些不簡單,可一時間也說不上是那個地方不正常。”

接引說道:“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那盜走二十八星辰之人,也是上次在寶象國掩蔽天機之人,此人並不一定是那三清很有可能是鯤鵬。”

准提說道:“鯤鵬可是一個煉器高手,他盜走這二十八星辰之精華,莫非是想煉制一件靈寶不成?”

接引說道:“有這可能,封神之戰那鯤鵬毀了兩件極品靈寶,如果此事是他所爲,那麽他這是在爲下一量劫做准備,煉制一件稱手的靈寶。”

准提聽到接引此言臉色頓時大變,好象是想到了什麽可怕之事。接引見狀不由問道:“師弟,你可是想到了什麽?”

准提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周天星鬥大陣’出自鯤鵬之手,如果是他盜走了二十八星宿的本源精華,那麽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想重煉那‘周天星鬥大陣’,此陣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同爲洪荒三大殺陣,如果鯤鵬有了此陣在手,那麽除了通天教主的‘誅仙劍陣’外,再無人可以與他對抗。”

接引聽到此言也不由臉色大變,‘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他們都曾見過,威力的確驚人,與那‘誅仙劍陣’也不相上下。不過他轉念又一想,‘周天星鬥大陣’之所以那麽強是因爲妖皇帝俊以三百六十五位金仙以上修爲的妖聖共同推動大陣,而鯤鵬門下也只有五個弟子,就想他想煉此陣也是難有所爲。

想到此處,接引說道:“師兄,那鯤鵬門下不過五人,就算他想煉這‘周天星鬥大陣’也是沒有人來使用,根本發揮不出‘周天星鬥大陣’的威力。”

准提搖了搖頭,說道:“師兄,如果真得是鯤鵬盜走那二十八星辰之精華,那麽他一定是在煉制‘周天星鬥大陣’,此陣是他所創,他自然有辦法來彌補人數不足這一點,我等卻是不得不防啊!如今三界中精通此陣的也只有女媧娘娘與那人皇伏羲,我等卻可以向他們請教一下,是否真得另有他法可以避開人員不足的問題布那‘周天星鬥大陣’。”

不得不說准提正分了得,竟然能夠猜測出鯤鵬的真實目的所在。

鯤鵬在來到北俱蘆州後,立即開始重新煉制那四象珠,他之所以選擇在此地煉寶,主要是因爲當初龍鳳大劫時,這堿O最後的戰場。

這一次鯤鵬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家當,將他所有的星辰之精全數拿了出來,他先是提純星辰之精,這對鯤鵬而言並沒有什麽難度,很快所有的星辰之精便提純完畢。

鯤鵬將那星辰之精平分成了二十八小份,然後將這二十八份星辰之精與那二十八星宿的精華開始融合,這可是一個精細的活,不能傷了那二十八星宿本源,鯤鵬小心依依地一一融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方將那二十八星宿精華與星辰之精所融合。只見空中現出了二十八星宿的本體,都是由星辰之精所組成。

完成了些,最後只差將二十八星宿與四象珠相融合,召集四神獸死後殘留在天地間的神念,這一步也是最關鍵的。

鯤鵬休息了片刻,便開始完成這最後的一步,四神獸的強悍鯤鵬是有所了解的,只見他右手猛地重擊胸前,口中立即噴出一大口精血,撒在那四象珠與二十八星宿之上。

鯤鵬如此做卻是爲了一防萬一,以自己的心血來祭煉那四象珠,成功後由四象珠所召喚出來的四神獸真身則相當于鯤鵬的分身,與自己休息相關,不用擔心受到四神獸的反噬。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