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店小三】《無恥魔霸》 全書完

第597章 再幹生母

楊小天頓時被命中要害,忙陪笑道:“好娘親啊,兒子哪敢,我這就讓您享受到人生的至美快感吧。”

母親胡靜儀“嗯”了一聲,不舍的吐出嘴中的龐然大物,輕輕地用手握住它。

大龐然大物的馬眼還有一絲晶瑩的白線與她的小嘴相連,那副淫靡的景象讓楊小天不由自主的欲火大盛,粗壯的龐然大物再次有漲大的感覺,忙將母親胡靜儀抱起來,讓龐然大物對准那鮮紅的蜜穴甬道,然後使勁一頂,粗壯的龐然大物瞬間進入一半。

“輕點兒,死鬼,不知道你的很大麽?”

母親胡靜儀嗔怪似的瞪了楊小天一眼,剛才那種漲滿的感覺像潮水般的湧遍了她的全身,而大龍頭頂在她的花蕊中的感覺也讓她兩腿都似軟了,無法使出任何力氣。

楊小天輕輕一頂,讓她的花蕊開了個小口,然後再把龍頭擠住它,讓兩者作出最親密的摩擦,刹那間一股如潮的快感傳遍他們兩人的身體,他們情不自禁的摟緊了對方,讓兩者可以更加摩擦的更加緊密,快感隨著他們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傳遍全身。

母親胡靜儀首先受不了了,忙叫道:“兒啊,換一種吧,這個太厲害了。”

楊小天也有點受不了,只不過男性的尊自尊讓他不好意思先求饒,只好忍住,這時聽她求饒,忙抽了出來,歇口氣。

母親胡靜儀在剛才兩三分鍾的時間內就已經讓臉紅得像個大蘋果,身體也軟得像條水蛇,讓他感歎剛才那個樣子的厲害,知道自己又學會了一招,將來獲得快感將更加容易了。

楊小天歇了一下,粗壯的龐然大物再次送入她的蜜穴,不過這回並未對准她的花蕊,而是用龍頭上的硬棱慢慢刮著她的美穴甬道,再讓整個炮身使勁地摩擦著她的美穴甬道。

這種刺激讓母親胡靜儀很快就從剛才的快感中停止了下來,慢慢地享受這種溫柔的快感。

楊小天慢慢的這樣抽插著,讓他們的快感慢慢地凝聚,而當她受不了要求他深入時,便會讓她在瞬間就登上絕頂的高潮。果然母親胡靜儀在享受了一會兒以後,便開始覺得這樣的抽插實在不能滿足她已經高漲起來的欲望,呢聲道:“好兒子,使勁一點兒。”

楊小天不理她繼續這樣慢慢地抽插,讓快感繼續在她體內凝聚,母親胡靜儀嬌喘噓噓地道:“好兒子啊,娘受不了了,用你那勇猛的大雞巴狠狠地插死我吧,娘需要你的粗暴啊。”

楊小天覺得自己愛得她發了狂,再不這樣憐香惜玉,狠命地一插,讓剛才根本就沒有全根進入的粗壯龐然大物終于整個進了去,這樣的一插,讓龐然大物勢如破竹地突破了她美穴甬道內所有的阻礙,插穿了她的子宮口,狠狠地撞在她的子宮壁上,在她的子宮內再狠狠地一抽,堅硬的肉棱又幾乎把她的子宮口給拉出來。

剛才還被欲火折磨的母親胡靜儀終于享受到了那種沒有女人可以忍受的撞擊,快樂又痛苦地大聲叫了出來,子宮內傳來的火熱讓她覺得自己的心兒也要被帶出去了。

母親胡靜儀雙臂狂搖,兩腿亂顫,口中呼道:“不要,不要出來啊。”

楊小天聽了她的話,在她子宮內的大蟒頭還沒有抽出來就又再次插了進去,再次狠狠地撞在她那嬌嫩的子宮壁上,然後再一陣狠狠的旋磨,讓整個子宮都震顫起來。

母親胡靜儀沒命地叫起來,一陣滾滾地洪流流到他的炮身上,再被他一插又擠了回去,在她的蜜穴甬道內形成一個小旋渦。母親胡靜儀終于忍受不了那種巨大的快感,達到了她今天第一次高潮。

楊小天毫不停留,沒命地抽插起來,蜜穴甬道中的春水花蜜被他一帶,滴出了一些,再被他一插,再次形成了一個小旋渦,那種舒服的感覺任何紙筆都難以形容其萬一。

母親胡靜儀這時的雙腿已經緊緊地箍在他的腰間,雙臂也緊緊地摟著他,一顆臻首不停地左搖右擺,秀長的秀發似瀑布般流泄,映起滿屋的金光。

楊小天見她箍得太緊,想將她推開一些,好方便抽插,哪知她摟他摟得極緊,竟然讓他再沒有任何空地抽插,他使勁一推,讓龐然大物抽出一半,剛想說話,她就又把他摟住,讓那剛露出一半炮身的龐然大物又重新進入她的子宮,楊小天啼笑皆非,不過這樣也好,也能進行抽插的動作,而且她只要不是讓龐然大物露出來,便摟得不那麽緊,無奈下就這樣一推一摟,龐然大物再次進出于她那對他來說無比緊窄的蜜穴甬道中這樣抽插了好一會兒,母親胡靜儀才好像回複理智似的,將摟著他的大腿和玉臂松開了一些,但仍摟住不放手。

楊小天伸出手刮了刮她秀巧的鼻子,調笑道:“你怎麽了,摟我摟得這般緊?”

母親胡靜儀臉一紅,想松開手,又舍不得,只好把臉埋到他的懷堙A昵聲道:“我只想和我的好兒子結合地更加緊密一些,想就這樣融入你的身子,和你再也不分開。”

楊小天心中一震,也同樣摟緊了母親胡靜儀,讓下身和她緊密無間的接觸,用行動來表示他的心情,母親胡靜儀也同樣摟緊了他,讓他粗壯的龐然大物在她的身子中更加深入。

這樣摟了好一會兒,母親胡靜儀逐漸平複的高潮再次被挑起了欲火,輕輕地道:“好兒子,你動一動啊。”

楊小天如奉倫旨,當下用力將龐然大物抽了出來,再深深地送進去,每一次都將她的兩片蜜唇花瓣帶到外面,再帶進去,前沖之時,用龍頭上狠狠地撞擊,抽出之時用龍頭上的硬棱狠狠地刮,讓她一刻不停地感受到無有止盡的摩擦。

楊小天將她再抱起來,放到床上,然後整個壓了上去,將她兩條美腿壓得靠上自己的兩顆乳房,小小的屁股也露了出來,再把一個枕頭拿過來墊在她的身下,好讓她的蜜穴甬道更加向上,方便他抽插。

母親胡靜儀魂飛魄散地叫起來,止不住地再次達到高潮,這種體位讓女子的陰部很是突出,本來他就已經可以很輕易的夠到她的子宮,在現在這種情況下更是不堪,被楊小天從來沒有過的深入給插得掉了魂,他就這樣壓著她,使勁地抽插起來,由于他的上身壓在她的腿上,所以只有臀部可以運動,他是很想每次都抽到蜜穴甬道口,可是由于他的龐然大物太長,在這種形勢下每次最多只能抽出一半,便不得不再次壓了回去。

楊小天看著略有些失神的母親胡靜儀,心中突然想起那個豔色絲毫不遜色于母親胡靜儀的師妃暄,她是那麽的完美,那麽的優雅,那麽的高貴,心中不由得幻想起在他身下的就是師妃暄,而她此刻正陶醉于他賦于她的快感中。

“嗯。好兒子,你怎麽不動了?”

母親胡靜儀迷迷糊糊地道。

楊小天心中感到一陣愧疚,他怎能在母親胡靜儀的身上馳騁時還想著師姑師妃暄呢,忙大力地抽插起來,讓龐然大物在她的蜜穴甬道中上下翻飛,帶出的春水花蜜弄濕了床單,用力地左旋右磨,最後更把龍頭再撞上她嬌嫩的花蕊上。

全身最敏感的花蕊受到猛烈的撞擊,讓母親胡靜儀全身泛起一種玫瑰般的豔紅色,手腿都在空中狂舞,蜜穴中湧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液體,楊小天承受著那一波又一波地沖擊,看了一下身下已經無力再承歡的母親胡靜儀,只好把他的龐然大物深深地頂住她的花蕊,讓它一張一合地咬著他的龍頭。

如潮的快感傳遍他們兩人的身體,本就已經達到高潮的母親胡靜儀在刹那間被這種無與倫比的快感給淹沒了,泄出一波又一波地液體,從一個高潮的頂端達到另一個高潮的頂端,連魂魄也好像飛了出去,飛到他帶給她的極樂世界中去。

楊小天也感到無比的快樂,她那花蕊對著他的龍頭又吸又咬,且傳出一股吸力,他上次就感覺到的吸力,似要把他的陽精給吸出來似的,他想起她已經無力再承受他的憐愛,忙再使勁地頂住她的花蕊,讓那種暢美的感覺千百倍地增強。

“我的天……娘飛……到天上了……”

母親胡靜儀被這幾下無可抗拒的快感給沖擊地昏了過去,滿臉都是高潮後的幸福模樣,他敢說若讓她帶著這種快樂死去,她也是樂意的。

即使她已經昏迷了,但母親胡靜儀的花蕊仍然咬住他的龍頭不放,開合的速度明顯地加快,終于在他們兩個人的合力中,讓龐然大物的龍頭漲大了,然後是一陣猛烈的噴發,深深地射入她的花蕊中。

“我的天……我又活過來了……”

受到楊小天最後刺激的母親胡靜儀在還沒有享受完飛入天國的快感時,又被他的陽精給救活了來,讓她禁不住又是一陣高潮。

第598章 雙飛之前

楊小天將仍然未軟的龐然大物抽出來,看了一下母親胡靜儀,她全身泛紅,四肢大張,無力地躺倒床上,受他摧殘過後的蜜穴甬道還在汩汩地流出白色的液體,外面的芳草地則全被春水花蜜濕得沾在腿間,露出隱隱約約地蜜穴甬道和後面的菊花,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嘴中喃喃地不知道在念些什麽。

楊小天一手伸進她那結實地臀部,輕輕拉開一個小孔,將一個手指頭伸進去,慢慢地挑逗著。、母親胡靜儀感到雙腿間一陣發軟,一股溫熱的液體迅速流了出來,忙將雙腿緊閉,雙手更加死命地摟著他。

楊小天笑道:“娘親,我抱你過去師姑臥室堶悼h吧,好不好?”

同時,伸進母親胡靜儀蜜穴的手指快速地扣挖起來,不時還捏著一粒小圓豆似的東西輕揉慢撚,另一只手則依然不慌不忙趁機在她身上輕輕地撫摸著。

母親胡靜儀被他一捏那粒小圓豆,突然全身一顫,嘴堨豪茩n對說的話立刻變成了' 嗯嗯啊啊' 的呻吟聲,雙手也不停地在他身上遊走,直到碰到他的龐然大物,才用雙手握住它,輕輕地按摩著。

他驚喜地發現這個小豆豆原來如此有用,連忙再捏了幾下,果然不幾下,母親胡靜儀連站都站不住了,全身酸軟的癱在他懷堙A他笑呵呵地坐到床沿,讓她的身子躺在床上,頭則枕在他的大腿上,繼續扣挖著。

母親胡靜儀呻吟道:“好兒子啊,不要再挖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再挖就又要來了啊。”

突然一低頭,張嘴含住了他的龐然大物,用牙齒輕輕地咬磨著。

楊小天一聲呻吟,好舒服啊,感受著她柔軟的嘴唇的一張一翕,他碩大的龍頭立刻開始有點癢麻的感覺,手上不知不覺的停了下來。

發現他的反應母親胡靜儀立刻加快攻勢,柔軟的小香舌來回不停地掃在龍頭上,小嘴不停地又吸又咬,同時雙手握住他的炮身不斷地揉搓,差點讓他爽得飛上天去。

楊小天心中大喜,如此暢美的感覺怎麽以前沒有感受到呢,似乎這最近他身體發生了不少的變化,龐然大物又粗了不說,連感覺也成百倍地加強了。

心中的歡喜立刻反映到了龐然大物上,本就碩大無朋的龐然大物立刻漲大至母親胡靜儀的小嘴已經再無法含下的地步,但她仍然張大小嘴,努力地吮吸著,更用手將龐然大物深深地送到自己喉嚨的深處,用那堛犖繶項馴L劇烈的摩擦,讓他似乎覺得自己已經將她的喉嚨給插破了。

楊小天忍不住將母親胡靜儀的小嘴當成蜜穴甬道抽插起來,立刻讓本就已經頗爲氣悶的她立刻喘不氣來,連忙將龐然大物褪了出來,他看著龐然大物和她的小嘴之間還有一絲唾液相連,調笑道:“吃不下就不要吃嘛。”

母親胡靜儀瞪了他一眼,道:“吃不下也能讓你感受一下娘的本事。”

說完用她那溫潤的小嘴對准他龍頭上的馬眼,然後用小手輕輕地擠了一下龍頭,讓那個馬眼緊閉的小口張開來,然後對著那個小口,猛然深吸一口氣,再使勁地吹一口氣。

楊小天嚇了一跳,這是什麽招式,根本聞所未聞,不過那一吸確實非同凡響,立刻讓他精關浮動,存貨差點就這樣噴射而出,嚇得他連忙凝聚精關,他長夜漫漫怎可如此早便結束呢。誰知那一吹立刻讓他癢麻無比,似乎那一股氣直接吹到了他的心坎堙A一路所過之處,無不酸軟癢麻,五味俱全。

母親胡靜儀見他只是龐然大物跳了幾下,便寂然不動,連忙使勁地又吹又吸,弄得他全身都無比酸軟只能任她擺布,連反擊亦有所不能,好在這種方式似乎頗耗力氣,吹了幾下之後,母親胡靜儀便雙頰麻了起來,讓他趁機將手指伸到她的蜜穴甬道中,發起絕地反攻。

不過楊小天的這種技巧對她來說似乎遠沒有她對他那樣厲害,但仍然擾亂了她的的攻勢。只不過她的抵抗力要比他小得多,所以很快就在他的攻勢下潰不成軍,下邊春水花蜜長流,再也無法對他形成有效的危脅。

楊小天哈哈一笑,抱起身子柔軟地已經好象沒有骨頭的她,將龐然大物對准母親胡靜儀的蜜穴,一使勁,粗長的長槍勢如破竹般沖過所有的阻礙,一舉深入到那只有他深入過的子宮中。

“我的天啊……好粗啊……好深啊……”

母親胡靜儀被他的沖擊給震撼住了,仿佛失了魂般,緊緊地抱住他,讓他能夠更加地深入,楊小天不由感歎起女人身體的奇妙了,明明不能承受他如此粗壯的龐然大物,竟然還能努力地迎後著他。

楊小天抱著母親胡靜儀躺倒床上,用自己的身體壓住了她,沒有動作只是讓龐然大物盡量深地深入,母親胡靜儀的身體被他壓得無法動彈,但那種深入的感覺卻已經傳遍了她的全身,楊小天還是覺得不夠深入,其實他的粗長龐然大物已經全根盡沒了,但他還覺得能夠再深入的,瞅了一下周圍的東西,欣喜地發現了一個枕頭,忙將它墊在母親胡靜儀的身下,讓她的臀部高高地聳起。

這一下母親胡靜儀立刻受不了,哭喊道:“好兒啊……你插得太深了……已經插穿了……哎呀……穿了啊……”

楊小天忙將龐然大物提出來,讓她稍微休息一下,等她回過點勁,龐然大物猛得盡根而入,母親胡靜儀立刻兩眼翻白,身體不受控制的摟緊了他,口中嗯啊地喊道:“啊……”

楊小天見她似乎已經能夠受到了如此的深入,再不保留,狠狠地將龐然大物提到洞口再狠狠地插進去,碩大的龍頭始終保持留在子宮中,只是粗長的槍身來回的摩擦她的子宮口,巨大的刺激很快就讓母親胡靜儀達到了高潮,她的雙手在空中亂擺,兩只小腳也在空中亂踢,而臀部卻拼命的向上迎合著他給予她的致命一擊。

楊小天感受到了母親胡靜儀身體的抽搐,用盡自己的力氣狠命地插了進去,用他那雞蛋般大的蟒頭重重地撞擊在她那嬌嫩的子宮壁上,然後停在那堣ㄟ惘a左旋右磨,母親胡靜儀大叫一聲,在空中揮舞的雙手和雙腳都像是沒了力氣般軟在床上,小穴一吸一縮的,仿佛在吸吮著他那無比粗壯的龐然大物,子宮中湧出一堆液體將他的龐然大物向外推去。

楊小天猛吸口氣,讓龐然大物在那滾滾地洪流中猛地跳了兩跳,再漲大一點,如中流抵柱般硬是將洪流給堵在了子宮中,然後小幅度的輕抽慢插,讓硬挺的龍頭上的棱角不停地摩擦著子宮壁,搗得嫩肉似乎一陷一陷的。

母親胡靜儀再次又難以制止地大叫起來,身體的抽搐有增無減,在他的龐然大物的摩擦和洪流倒卷所産生的快感完全地給淹沒了,“我的兒啊,你怎麽……越來越……厲……害……啊……”

楊小天停住不動,讓堅挺的龐然大物深深地矗立在母親胡靜儀的子宮深處,笑道:“怎麽樣?很舒服吧。“母親胡靜儀的身體又抽搐了好大一會兒,才仿佛從那如潮的快感中稍微回複了點神智,緊緊地摟著他,心醉神迷的道:“那是當然,有你這麽樣一個兒子,是娘的幸福,你這又粗又長又燙的寶貝啊,哪個女人能受到了你呢。”

楊小天笑道:“娘親一個人也承受不了,我抱著你到師姑臥室堨h吧,好不好?”

他大力地挺動了一下,讓她再也說不出話來,再奮力地沖刺起來。

母親胡靜儀還想說什麽,可被他的龐然大物一插,到嘴邊的話立刻變成了嗯嗯啊啊地聲音,什麽也聽不出來了。

楊小天看著身下很快就再次攀上高潮的母親胡靜儀,心中一動,想到現在可以嘗試著把母親胡靜儀抱到師姑師妃暄那堙A說不定他那沒有非常爽完的龐然大物會享受到不一般的服務呢?想到就幹,楊小天輕輕抱起仿佛沒有體重的母親胡靜儀,用他的龐然大物去撐起她的身體,同時還一頓一頓的,讓粗壯的龐然大物即使在他走路的時候也沒有停止對她的摩擦,隨手打開門,進了師妃暄的臥室。

“我的天啊……啊……啊……啊……又來了啊……”

母親胡靜儀已經泄得近乎神智不清,除了只知道身體一直有一根難以想象的龐然大物外,哪媮棬鄐擦謔菑v到底是身在床上,還是被他抱在空中進行著抽插,泄得一塌胡塗時,已經被他抱進了那間屋中。

“你們怎麽來了?”

師妃暄笑眯眯地對胡靜儀道,自從被楊小天征服後,再加上楊小天的開發,師妃暄早就不是以前的清純仙子了,她對性愛的追求高的很,此時師妃暄身上一絲不挂,身體極度舒展地,狀甚愜意地躺在床上,見楊小天的目光掃到她身上,還驕傲地挺起了她的細腰,向他展示她慵懶的風采,潔白的皮膚上兩點嫣紅顯得清麗而美麗,而雙腿間那黑黑的森林卻又顯得無比淫媚,兩種不同的氣質結合起來,竟讓他一時有些呆了,連插在母親胡靜儀身體內的龐然大物似乎也變得更加大了,頓時頂得母親胡靜儀叫得更加響了。

楊小天再使勁地頂了兩下懷中的母親胡靜儀,讓她再次達到高潮之後,才將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她放到師妃暄的床上,然後抽出龐然大物,讓她高高地聳立在她的眼前。

師妃暄“嗯”了一聲,本來還算清澈的眼神立刻變得朦朧起來,雙手立刻握上了楊小天的龐然大物,不停地揉搓著,那愛不釋手的樣子,讓他的性欲更加高漲,急欲放到她溫暖的蜜穴甬道中抽插一番。

“怎麽好像又大了呢?”

師妃暄訝道,邊說邊還用她那纖長白嫩的細指比了比,然後媚笑道,“就是大了呢。”

楊小天大力地攬住師妃暄那細細的腰肢,將她緊緊地摟在懷堙A讓她赤裸的嬌軀用最親密的方式感受到他男性的壓迫。

“好燙啊,好燙的寶貝啊。”

師妃暄一臉陶醉地偎到他懷堙A小手繼續擺弄著他那粗大的龐然大物,昵聲道:“小夫君,快來啊。”

楊小天被她的媚態激得欲火勃發,龐然大物挺得更加粗大,雙手用力將她纖弱的身子舉起來,龐然大物對准她的穴口,雙手一松,同時臀部用力地向上一頂。

“啊……你頂到他心堣F……”

師妃暄被楊小天這無比勇猛地一擊給頂得舒爽無比,蜜穴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實感讓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來,兩只小手也激動地不知道該放在哪堣F,只在他身後揮舞著,兩條腿更是緊緊地夾住了他的腰。

第599章 淫蕩仙子

楊小天感到自己那粗壯的龐然大物勢如破竹般直插到師妃暄的花蕊堨h,深深地陷入一團軟軟地肉中,那緊窄的美穴甬道緊緊地箍住他的龐然大物,那種細嫩的感覺非是任何語言能形容萬一,原本漲得有些生痛的龐然大物給這麽一箍,簡直爽到不知人間何世。

師妃暄趴在他肩頭,細細地嬌喘著,輕聲道:“快來,師姑的小夫君,用你那寶貝狠狠地插到師姑的蜜穴甬道中吧,用它將師姑的蜜穴甬道幹穿用它讓師姑泄死吧,能死在這樣的肉棒下,也是不枉此生了。”

楊小天嘿嘿笑道:“放心吧,師姑,他保證你會欲仙欲死的,今天你要是不泄個十次,我以後都不來幹你了。”

說完將她頂到牆上,大力地運動腰身,讓師妃暄的身子真正僅靠龐然大物地力量被支撐起來。

每一次的插入都深深地插進師妃暄那敏感的子宮中,帶得她的身子也似乎被他給擠到進到牆堣@般,更別說他粗大的龐然大物更是幾乎把她的蜜穴甬道都幾乎給洞穿了,每一次的抽出都仍然把龍頭留在師妃暄的子宮中,只將炮身抽出一小截,但由于龐然大物是如此的粗大,仍然帶得她鮮紅的嫩肉露了出來,而龍頭上的硬棱被幼小的子宮口給擋住,無法出來,所以那大力地抽出更是幾乎把她的子宮也像是給帶了出來。

師妃暄雖然已經和他作了幾次愛,但如此粗壯的龐然大物即便是淫娃蕩婦也是承愛不了,更何況她如此纖細地腰肢,幾下之後,便像是身體都被他的龐然大物給洞穿了,也不管師妹胡靜儀就在旁邊,大聲地叫喊起來。

“我的天啊……你……怎麽會如此大的……小夫君……你好厲害……師姑這輩子都……離不開你啊……啊……啊……”

叫了幾下之後,那種巨大的快感傳遍了她的全身,讓她在全身顫抖中,不由自主地狂泄不止。

楊小天毫不理會,繼續讓那粗大的龐然大物進行活塞運動,仍然是每一次深深地插入都像是要把她的蜜穴甬道給插穿,每一次勇猛地抽出都像是要把她的子宮給帶出來,子宮被強烈摩擦地感覺再次傳遍全身,讓她幾下顫抖之後,又泄了一回身子。

楊小天再次深深地進入她,才停了下來,讓她歇口氣,不然真的可能就這樣讓她快樂地死去,但即使這樣,由于他的粗大,所有泄出來的液體都被他的龐然大物給狠狠地頂了回去,在她體內形成了一個漩渦,給她更大的摩擦,而那股液體的激蕩當然也帶給他絕妙的享受,讓他龐然大物漲得更加粗大,把她的子宮給撐得好像已經和蜜穴甬道一樣大了。

師妃暄受不了這樣大的沖擊,再次驚叫一聲之後,趴在他身上,細細地嬌喘著輕聲道:“好天兒,你真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夫君,這種感覺真是太美了,你叫師姑以後沒有你的寶貝在穴中的時候可怎麽活啊,師姑真想就這樣把你的寶貝給割下來,讓它天天在師姑的穴中。”

“師姐,你還是仙子嗎?越來越不像話了,居然說出這樣的話,羞死人了。”

楊小天回頭一看,竟然是被他給帶上九天極樂的母親胡靜儀終于醒過來了,這回可真是有點不妙了,都是他欲火沖昏了頭,竟然讓自己處在如此尷尬的場面中。

師妃暄偷偷地給楊小天使了個眼色,叫他上前幹母親胡靜儀,輕聲道:“我們以後就可以一起玩了。”

“天兒……師姐……你……你們……這樣……啊……不行……”

本就一心渴待著被楊小天盡情開采,雖是羞人但體內的渴望卻愈發逢勃,還沒到楊小天抱進門,幽谷之中已是一片泥濘,加上兩人手段都高明,薄紗睡衣更是沒有一點遮掩的可能,胡靜儀只覺胸中一窒,師妃暄芊芊玉手已撫上身來,時而隔著紗裳輕揉重捏,火辣地把玩著她的玉峰,時而勾手撩衣,將她嬌嫩豐腴的肌膚置于手中輕撫蜜憐,飽挺雪臀、玉腿纖腰,更是逃不過楊小天大手的搔弄。

聽胡靜儀嬌聲哀懇,仿佛甚是難受,旁邊的師妃暄雖是看著師妹胡靜儀眉揚眼蕩、頰紅膚潤,顯然甚是享受,薄紗映著身上微微的汗光,說不出的春光明媚,見胡靜儀嘴上哀憐,嬌軀卻似正盛放著的鮮花,在兩人的肉體接觸中火熱地綻放,即便身上還有些推拒,卻連推拒阻抗之間,都透出無比銷魂的媚態,弄得正把玩著她肉體的楊小天暈暈忽忽,即便明知師妃暄在旁窺視,仍是精銳盡出,盡情地疼惜著胡靜儀的身子,師妃暄不由湧起一絲微妒,上下其手在胡靜儀身上撫摩揉搓不停。兩個女人在床上扭成了一團,肉致光光的景象讓楊小天不知道應否上前制止她們的行爲。

楊小天笑了笑,如此姿勢之下,自己有著很好的機會。他伸手輕輕撐住胡靜儀充滿熱力的纖腰,讓她腰臀微微後後,一邊舌頭輕吐,就在眼前胡靜儀那水光泛濫的幽谷口是如此可愛,入鼻盡是情欲纏綿的香氣,楊小天不由愛不釋手的舔了起來,還一邊伸手扶住胡靜儀的纖腰,絕不讓她她有逃脫的機會,只舐得胡靜儀姣好的裸軀陣陣抖顫,似是不堪楊小天如此火辣的口舌刺激,偏生已全然開發的成熟恫體,早被方才的兩番雲雨誘起了淫興,已忍不住想要親身上陣被楊小天蹂躪了。

此刻在楊小天的口舌動作之下,她是既想逃又舍不得,一邊扭著腰,讓幽谷若即若離地在他嘴上滑動,一邊摟著師姐師妃暄,兩女口舌交纏愈發熾熱。胡靜儀口鼻之間咿唔陣陣,似哭似笑、如泣如訴,她的身子正當火熱,偏偏渴望的幽谷卻只能承受口舌那靈巧卻難深入的疼愛,即便谷口不住張合,將體內汨汨泉水排擠出來,被楊小天一邊熱吻、一邊暢飲,谷口處的滋味說不出的快活,可較之以往被他盡情深入,把她的所有酥癢處全盤占據,此刻的滋味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楊小天看母親胡靜儀和師姑師妃暄兩個人雪白的胴體擠在一起,好像一片白雪似的,兩個肉洞也幾乎貼在了一起,心中的欲火又升了起來,哪媮晪埜o住,上前按住胡靜儀的身子讓兩個女人的身體完全地結合在一起,挺起那粗大無比的龐然大物對准她的蜜穴甬道,一插到底。

胡靜儀哪會想到他突然上來,一插到底,強烈的快感立刻讓她的身子軟了下去,口中“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連下面的師妃暄由于兩穴位置極近,也受到了他粗壯的龐然大物的刺激,叫了起來,楊小天心中突然無比興奮,大力地插動了起來,而且由于長時間沒有射精而有些疲軟的龐然大物這時因爲重回那溫暖的銷魂窩而漲得更加粗大,已經可以同時和兩個蜜穴甬道摩擦了。

胡靜儀本來還想責備他,可是龐然大物一插進來,她的軀體就軟得不能動彈,心中只是大叫好舒服,粗壯的龐然大物給予她的刺激是以前所沒有的,而身下師姐師妃暄的晃動則更加讓她嬌嫩的蜜穴甬道受到難以想象的摩擦,只是幾下,她就要泄了。胡靜儀的羞意減了不少,可幽谷被寶貝兒子的龐然大物充實著,眼前又有師姐師妃暄茹似笑非笑地非禮著自己,比之方才的母子交歡又多了一重刺激;師妃暄雖是心中渴望,卻不能不忍;可胡靜儀正自神銷魂暢的臉蛋兒又在眼前,口舌交纏之間無比投入,顯而易見的是胡靜儀幽谷之中楊小天的龐然大物,是怎麽樣發揮著令女人神魂顛倒、身心俱失的淫威,看得師妃暄打從心底熱了起來,幽谷口雖被吻的火熱,卻更顯得幽谷深處空虛渴望,弄得她芳心混亂難安,只能將眼前的胡靜儀吻得更緊更深,雖說吻的愈深愈濃,愈覺子宮媕Y空虛難耐,但此時此刻,也只能聊勝于無。

唇舌纏舔之間淫味催情,加上幽谷媟角p天的龐然大物如此火熱,灼得胡靜儀眼兒也迷了,口幹舌噪的她與師妃暄纏綿深吻,互相探索著對方口中的香氛,更重要的是師妃暄口中那龐然大物的余味,充滿了男女交歡的味道,心神的震蕩比之淫藥更加勾人,舒服的胡靜儀不由扭了起來,本該無力的柳腰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在楊小天身上旋磨不休,哪處酸癢便讓那處磨上火燙的龐然大物,偏生摩挲之間酸癢雖化爲悅樂,可別處卻又不曲自主地癢了起來。弄得胡靜儀柳腰不住旋轉套動,怎也難休,幽谷媕Y那深刻強烈的刺激,令胡靜儀身心俱入銷魂之境,一開始時難免稚嫩,還只是哪處癢便磨上哪處,同時被師妃暄肆行輕薄,上下雨張嘴都被火辣的淫欲挑逗充實著;師妃暄則更是不濟,楊小天的龐然大物由于並沒有直接插入她的肉中,但那份深深地摩擦讓她的欲火升到了極點,只想扭動身子好迎接他的龐然大物,而她一扭動,和胡靜儀的美穴甬道一摩擦,則又讓她的欲火越升越高,只好更加不安地扭動,結果是僅僅靠他龐然大物的幾下輕磨,就讓她魂飛天外,丟到了不知道哪個空間。

感覺龐然大物被胡靜儀充滿彈性的窄緊幽谷不住縮緊吮吸,知道胡靜儀也已到了盡頭,今夜的她泄得特別暢快,格外需要男性的灌溉調和補身,是以楊小天也不再緊守了。

他輕輕咬齧著師妃暄挺起的小蒂,舌頭滑動之間,舐得師妃暄連聲嬌吟,舒服得就要泄身,一邊挺動腰身,深深探進胡靜儀花蕊當中,剌得胡靜儀陰精大泄,等到身上的兩女同時嬌吟喘叫……

楊小天則是感覺到異常的快感,同時和兩個美穴甬道摩擦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好像兩只小嘴在一起親你似的,讓他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讓胡靜儀同意和他們一塊做這種“衆樂樂”的美事。

心中快感一起,楊小天插得更加快了,只見一只無比粗長的龐然大物在兩個幾乎緊貼在一起的美穴甬道中上下翻飛,就好像小雞啄米似的,一上一下,兩只美穴甬道的細肉翻進翻出,白色的愛液隨著他的動作不停在兩個蜜穴甬道中流動,令他更加興奮無比,龐然大物也漲得更爲粗長。

“啊……好兒子你快停啊……娘受不了……以後就讓你和娘師姑姨娘奶奶外婆一起做愛行了吧……快插死我吧……啊……又來了……你的雞巴又漲大了……哎呀……又大了……該射了吧……娘親又來了……”

胡靜儀心中已經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念頭,只盼望他帶給她另外一波的快感,哪媮棪O得什麽師妃暄。

“啊……好……真好……小夫君……你……厲害……真厲害……又要來了……要泄了……啊……不要……不要抽出來啊……”

見他的龐然大物突然從她的蜜穴甬道中抽出,師妃暄幾乎已經快瘋了,哭泣道。

楊小天哈哈一笑,奮力將龐然大物再向前插去,卻不是插向兩人的任何一個蜜穴甬道,而是兩穴中間的地方,讓她們兩人滑嫩的肌膚來充當摩擦的美穴甬道。

胡靜儀和師妃暄兩人叫得更加響了,摩擦雖然沒有直接插入那麽強烈,但彼此間的摩擦卻由于蜜穴甬道的面積而加深了。楊小天寶感到這一番動作又有不同,兩個的肌膚,一個細如沙,一個凝似脂,一起摩擦開來,兩邊不同的感覺讓他的龐然大物猛然一漲,達到了臨界點。

他大吼一聲,再用力地一插,喊道:“娘親,師姑,我們一起飛吧。”

然後噴出了生命的精華,胡靜儀和師妃暄在他的最後一擊下,和那強如子彈的快速襲擊中,終于雙雙再次達到了高潮,泄得不省人事。

TOP

第600章 全家性福(大結局)

隨後的日子,楊小天當然沒有放過那心愛的師姐秦心兒,終于,楊小天想要得到的女人全部得到了,他可不知道,這至少使得江湖一百年來沒有美女的出現,而他的事迹也在東瀛和高麗等地流傳著,被譽爲無恥魔霸,就是這樣一個無恥魔霸,征服了,自己的奶奶鳳姿伶、母親胡靜儀、姨娘唐婉兒、長孫凝香、張怡佳、師娘方玉慧、柳茹仙、師姐秦心兒、西門如煙、藍鳳兒、秦煙雪、蘇寒媚、東方湘儀、張宛君、師妃暄、南宮靜、寧素芳、北堂巧兒、獨孤嫣然、謝靈兒、夢寒雪、白儀鳳、婠婠、夢纖纖、趙雅麗、薛曼芸、李靈嫣、喻可卿、謝素娥、宣文嫻、方鸞音、阮紫玉、南宮靈、王妍芸、張素素、北堂鈴兒、薛紫寧、寧雪兒、西門歡、西門凝煙、林靖微、南宮清、南宮語、北堂雅兒、吳美君、獨孤欣欣、穆桂蓮、邱梅萱、鍾夢蝶、嶽母王汝姬、柴子怡、寧恭如、夏無雙、薛凝兒、李芷欣、楊紫韻、巴陵公主、高陽公主、杜月娥、李奉珠、吳小嬌、盧巧凝、丹陽公主、拓跋孤寒、長孫皇後、花伶蓉、王汝凝、李慕欣、文玉如、張堂主、柳葉、武則天、王皇後、蕭淑妃、善德女王、真德女王、吉備姫王、間人皇女、小足媛元妃、次妃、凝悅甄、紫伊漣、熙飄仙等美女美婦,後來在這群妻子的幫助之下,楊小天還得到了平陽公主李秀寧和一代名將趙宏嫣,已經征服了這麽多的美女美婦,天天陪伴著她們,楊小天已經足夠了,他帶領著她們在天山隱局,偶爾下山去泡泡美女之類,生活過的如此瀟灑。

天山天湖,隨著楊小天的隱居,這媗雃角F世外桃源,湖邊各種奇花異樹,團團環湖分布,姿態之美,教人傾心不已,在湖東的密林佇,隱見房舍連綿,和平安逸。

這就是楊小天的家,在此和衆妻兒活至永桓的盡頭,什麽江湖爭霸,楊小天已經無暇理會了,讓有興趣的人去做吧。

熙飄仙在我旁輕聲道:“這堹u美,真是人間仙境啊。”

凝悅甄道:“這真是個寧靜優美的人間仙境,使人連說話也不敢大聲,怕打擾了她的寧靜。”

“就是,可是便宜了我們的壞蛋夫君。”

柳茹仙在旁邊笑道。

“就是啊,這個小壞蛋啊。”

柴子怡也笑道。

衆女笑道,見到如此美景,楊小天又起壞心了,而他的壞心,也感染到了婠婠,婠婠首先往內走去,一邊寬衣解帶,一邊道:“小夫君進屋來吧,我等得不耐煩了,讓她們去看湖吧。”

師妃暄笑著追上去道:“妖女,讓我來爲你脫衣服。”

楊小天叫道:“且慢,我有個更好的提議。”

婠婠早脫得一絲不挂,轉過身來道:“除了和你相好外,我什麽也不接受。”

楊小天微笑道:“放心吧:今晚是彼此彼此,只不過外面有張更大的床,你剛才不是看到了嗎?”

衆女想了想,齊聲歡叫。

片晌後所有的人一齊浸浴在小湖佇,他們忘情地追逐、調情、疑纏。

當楊小天在湖水岸邊摟著花伶蓉時,花伶蓉摟緊楊小天的脖子,狂喜中呻吟著道:“好夫君,我真是很開心,從未試過這麽開心。”

楊小天心中升起一種難以言傳的深刻感情,一邊熱烈地斯磨著她,一邊道:“我也很開心,我愛你們。”

楊小天逐一和她們溫存,愛的能量在湖水佇激蕩著,所有的美人美婦都瘋狂起來,不斷向楊小天作出熱情的挑逗。

當所有的美女美婦妻子當享受到一次高潮之後,楊小天拉著母親胡靜儀和師姑師妃暄站了起來,望往湖水佇,幾十條美人魚正暢泳波光閃閃的湖水佇。

“噗通”兩聲,胡靜儀和師妃暄也躍進湖內,遊了開去,楊小天看得心神顫湯,合起雙手,以一個最美妙的姿勢躍進溫暖的湖水佇,明月正深嵌在星星點點的壯麗夜空間。

--全文完--

TOP

感謝大大的分享

TOP

very good,excelent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