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蠶繭里的牛】- 武極天下〈連載中〉

第二千二百五十章 滅世之槍

    對於邪被林銘殺死,深淵惡魔其實並不會感到震驚,他們在攻擊之前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如果邪是自爆後沒能重傷林銘,自己死了,那不奇怪,或者邪被林銘用長槍貫穿,或者被林銘以不可匹敵的能量擊爆等等,也都是情理之中。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有料到,像小星辰一般巨大的邪,竟然像是一只青蛙一樣被林銘捏死了!

    這是何等變態的力量!

    現在看來,林銘十有是完成了閉關,也就是說他已經達到超越真神的境界!

    實力達到真神的極致,法則同時圓滿,便可踏入如此境界,這是與修羅路主人、不朽君王、魔神等同的境界!

    “我們怎麼辦?”高等惡魔們都慌了,他們求助於四大魔王,可是四大魔王也是六神無主,面對林銘,他們就像是一群螞蟻遇到了獅子!

    “他怎麼可能這麼早就出關,怎麼可能承受了魔神大人的數次攻擊還能完成閉關!!”

    一個魔王不甘的怒吼,可是這個時候,怎麼吼叫都沒用,林銘已經殺過來了!

    準確的說,他只是隨意踏出一步,便瞬間出現在惡魔大軍的面前,他的身軀相對深淵惡魔而言有些渺小,可是這個時候,對深淵惡魔而言,眼前的林銘無異於巍巍神明!

    四大魔王,屏住了呼吸。

    來自林銘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壓得他們呼吸困難,手足發冷,肩上背負了沈重的負擔,忍不住要跪伏在空中。

    他們已經沒有了對抗林銘的勇氣。

    “不……不要動手,我可以認你為主……”

    一個惡魔承受不住壓力。咬牙說道,他幻想著有那麼一絲機會,林銘暫且放過他,在他身上種下奴印。

    對武者而言,被人種下奴印是生不如死,四大魔王當然也不願意用接受奴印的方式來換取茍活性命。可是現在,林銘多半是要跟魔神之墓墓主決戰。

    如果林銘控制了他們,再被魔神之墓墓主殺掉,自己不就重新恢複自由了?

    聽到這個惡魔心懷鬼胎的建議,林銘笑了,他慢慢的伸出手,諸多深淵惡魔都屏住了呼吸,他們不清楚林銘到底要幹什麼。

    是種下奴印,還是要殺死他們?

    面對林銘這樣能一把捏死邪的煞星。他們甚至逃跑都不敢,想來林銘只要張開力場,他們就全部會變成蛛網上站著的蚊蠅,逃無可逃!

    宇宙天地,無窮的能量,都向林銘手中凝聚,越來越強!

    這樣可怕的能量,讓諸多惡魔屏住了呼吸。林銘要幹什麼?

    之前他殺死邪,也只是隨手一捏而已。根本就不見他凝聚能量,殺他們這些人,不用如此興師動眾吧!

    不光是深淵惡魔,三十三天武者也是不解,隨著林銘聚集起的力量越來越強,在眾人腳下。修羅路崩碎的也越來越快!

    一道前所未有的巨大裂縫,出現在了修羅路的中央!

    修羅路是長條形的形狀,看上去像一條筆直的路,是以得名,可是現在。就在這條長路的中間,縱向出現了一道恐怖的裂痕!

    這道裂痕寬達數百萬里,長不止多少億里,將修羅路從頭到尾,縱向劈開了!

    修羅路,一分為二!

    地下的巖漿噴薄而出,掀起直沖宇宙霄漢的巖漿巨浪,而後在虛空中崩滅消散,大片的礦脈碎裂,化成精純的能量被一個未知的存在吸收掉了,一個個秘境,無數的險地,全部土崩瓦解!

    修羅路,開始毀滅了!

    這是真真正正的毀滅!

    這樣的毀滅,讓除了林銘之外的所有人心驚莫名,“這是……”

    “你們看下面!”

    突然有人驚呼,他們發現,這裂開的巨大鴻溝之中,並不是深不見底,在鴻溝的深處,有什麼寒森森的東西露了出來。

    它竟是一根深埋在修羅路中的巨大圓柱體。

    這根圓柱體通體泛著金屬光澤,它非常的長,以真神的感知去追尋它,就會發現它從修羅路的一端,延伸到另一端!

    “什麼!!”

    “這是……”

    所有人,不管是深淵惡魔,還是三十三天武者全都驚呆了,修羅路大地之下,竟然埋了一根如此長的金屬圓柱體!

    難道,這金屬圓柱體,就是修羅路呈現如此外形的原因?

    修羅路的形狀,實在奇怪,一般人們印象中這樣的人造世界,都會制造出方形,或者圓形的大陸,整體給人的感覺是一塊,而不是如修羅路這樣的“一條”。

    大地徹底崩裂,無數的山川如灰塵一般裂解,海洋如水霧一般消失,修羅路,終於完全崩碎了,那金屬圓柱體,也真真切切的顯露在了眾人的眼前。

    它是巨大無比,像是支撐三十三天宙宇的神柱,而在這修長的神柱盡頭,是寒森森的尖刃,烏黑無光,猙獰可怖,這簡直是一件絕世兇兵!

    兵器?

    難道……

    人們腦海中陡然劃過一道靈光,呈現在他們面前的,分明就是一桿被放大了無數倍的長槍!!

    “天啊!”

    人們忍不住驚呼,一桿可以貫穿宙宇的神槍,被埋在了修羅路之下!

    甚至可能,修羅路本身,就是這桿神槍化成的,又或者,修羅路主人創造修羅路的目的,也是利用這個世界百億年所積累起來的無窮氣運,人傑之血,來鑄造祭煉這桿絕世神槍!

    這也是修羅路會呈現如此外形的原因!

    長槍不斷的縮小,再縮小,林銘看著虛空中這烏光森森的終極神器。

    這是一桿滅世之槍!

    他要摧毀的,是魔神之墓的世界。

    以一個世界為武器,毀滅另一個世界!這是何等瘋狂的一擊!

    不過對林銘而言,這還是不是完整的武器。他再度凝聚能量,隔著層層虛空,已經被林銘煉化了的原夢宇宙,也開始崩碎了!

    原夢宇宙為不朽君王所創造,它原本就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精神世界,里面沒有實質化的生命。而在林銘開始煉化原夢宇宙的時候,魂族武者也早已切斷了跟原夢宇宙的精神聯系。

    巨大的原夢宇宙,開始收縮,再收縮。

    在茫茫星海中,原夢宇宙最終凝出成一個巨大的神靈影像,它的身體朦朦朧朧,容貌也完全模糊,讓人根本看不清晰。

    神靈影像手長腳長,如同踏過無窮歲月之河的上古神祗。他的身體之中蘊含著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讓真神都誠惶誠恐。

    神靈影像穿梭層層宇宙,踏空而來,來到了林銘的身後!

    那個影像,仿佛是林銘的化身,這一刻,林銘的本體似乎也化成了真正的神明,執掌天道。主宰輪回。

    原夢宇宙崩碎,化成一個神明?

    無論深淵惡魔。還是三十三天武者都楞住了,這個神明到底是……

    他們正心神震撼之際,那巨大的神明,竟是化成了一道流光,融入了滅世長槍之中!

    神光灼灼,如同烈焰在燃燒。宇宙之間的無窮星光,在這一刻完全收斂,被烏黑的長槍吞噬了,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桿槍在一瞬間抽走了整個宇宙的能量!

    “那神明虛影是……”

    四大魔王聲音顫抖。他們想逃跑,可是在龐大的威壓下,他們的身體都難以動一下,而且他們感覺連自己體內的能量,似乎都要被這桿魔槍抽走了。

    神明虛影,跟滅世之槍完美融合,這一幕,讓人們有所聯想。

    “這難道是……器靈!?”

    神夢腦海中劃過一道靈光,以修羅路鍛造槍身,以原夢宇宙熔鑄器靈!

    這一切是早有的布置,還是林銘自己做出來的?

    又或者,是修羅路主人原本就有此設想,而林銘融合天人宇宙的至高法則後,真真正正的完成了這最後一步!

    將兩大世界徹底煉化之後,以這兩個世界為藍本,鍛造了本命武器,這就是林銘煉化世界的方式!

    “自古絕世神兵出世,都需飲血,今日我熔鑄此槍,初露鋒芒,就拿你們來血祭吧!”

    林銘看著眼前數千深淵惡魔,連同三十多個惡魔真神,神色冷漠的說道。

    林銘的眼神,俯視蒼生,帶著一股不可違抗的威壓!

    “啊!”

    深淵惡魔嚇得魂飛魄散,拼盡最後一股力氣,四散逃亡,然而在力場與威壓之下,他們又怎麼逃得了?

    長槍破空,沖塌了蒼穹,慘叫聲接連響起,數千深淵惡魔,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紛紛爆碎,就像是一朵朵血花綻放!

    即便是四大魔王,都無法反抗,最終沒有免去粉身碎骨的命運。

    那可是數千朵妖艷的惡魔之花,在宇宙中一齊盛開,如此場景,震撼人心!

    要知道,每一朵血花,可都是一個絕世魔王啊!

    這樣的景象,百億年前的太古大戰都絕對未曾有過!

    所有的血花,連同之前死去的邪的血肉,被滅世之槍全部吸收。

    原本烏黑的長槍,泛起了一絲猩紅!

    修羅路為槍身,原夢宇宙為槍魂,祭煉百億年,兩大۰法則鑄就。

    八千天尊,三十真神血祭,以林銘超越真神之力,執掌滅世之槍!

    “啪!”

    長槍最終化成正常大小,落入了林銘的手中!

    林銘緩緩的轉身,雙目如同兩道冷電,看向虛空深處,那一刻,他身上的戰意,如同噴薄的星辰!

TOP

第二二五一章 你的時代,由我終結

    此時此刻,林銘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無窮的力量,他手中的滅世之槍說是一件武器,其實根本是林銘身體的一部分,不但與他血肉相連,而且氣息、神魂,體內世界、生命磁場、精神烙印都熔鑄在了一起,不可分割!

    林銘意念一動,他的身體,直接融入了這桿滅世之槍中。

    林銘消失了,他與滅世之槍人槍合一!

    “轟隆聎 ” 。

    在滅世之槍的槍尖之前,雷霆與火焰肆意噴湧,虛空憑空彌漫出無盡的灰霧,一個黑洞一般的空間通道在滅世之槍前生成。

    風暴呼嘯,滅世之槍驟然飛出,貫穿天地,扯動星辰。

    它就這麼消失在了空間通道中,似乎帶走了這個宇宙的所有能量。

    “林銘……”

    看著林銘消失的方向,三十三天武者都是屏住了呼吸。

    這個時候,他們自然猜到林銘去幹什麼了,他將與魔神之墓墓主決戰,這也是最後的決戰,這一戰的結果,將關乎三十三天的未來!

    層層宇宙空間對林銘而言形同虛設,在空間穿梭之中,距離失去了意義,林銘一次次的破開空間障壁,昔日隔絕三十三天,讓真神都難以逾越的嘆息神椐麊L銘而言就如同薄冰一般脆弱!

    他很快就飛到了太古神域,來到了黑暗深淵的上空!

    林銘的雙目迸射出無限殺機,滅世之槍直飛而下!

    “哢嚓!”

    滅世之槍洞穿了黑暗深淵的天空,飛入黑暗深淵的世界,墜入黑色大地之中!

    這桿槍,就像是從九天墜落的盤龍柱,沖破一切阻隔。勢不可擋,厚重的黑色大地被神槍洞穿,滅世之槍硬生生的撕開了黑暗深淵的第一層!

    黑暗深淵是十八個疊加起來的獨立空間,第一層的大地就是第二層的天空。

    滅世之槍撕裂一層大地的同時,也撕開了第二層的蒼穹。

    無盡的世界之力因為這巨大豁口的出現而流溢出來,對體外宇宙和體內宇宙兼修到極致。擁有至高法則,同時達到天人融合境界的林銘而言,吸收這魔神之墓逸散出來的世界之力根本不成問題!

    於是,在滅世之槍穿破深淵第一層的同時,能量漩渦倒卷,深淵第一層的磅礡能量,被滅世之槍大量的吸收!

    大地開裂,蒼穹灰暗,大海枯竭。整個深淵一層世界,像是被瞬間抽走了靈氣。

    吸收了這股力量,滅世之槍愈發強大,它速度不減,沖入了深淵二層的海洋!

    海洋破開,掀起萬里高的巨浪,深淵二層,被同樣毫無懸念的洞穿!

    再度吸收世界之力。滅世之槍的力量越來越狂猛!

    雷聲湧動,風暴席卷。一層又一層的黑暗深淵被破開,林銘與滅世之槍融合,凝聚了無窮力量的一擊,終於穿破了深淵第十七層,來到了魔神之墓所在的空間!

    林銘清楚的記得,不朽君王在自己離開魔神之墓時給出的告誡魔神之墓墓主在魔神之墓中能夠掌控一切。是絕對的主宰,永遠不要跟魔神之墓墓主在魔神之墓中戰鬥,除非自己擁有破開魔神之墓世界的能力!

    魔神之墓,何等堅固,這可是上一次宇宙大破滅都未能毀滅的世界。而今天,林銘要親手將其打穿!

    林銘將手中長槍命名為滅世,就是讓它毀滅魔神之墓的世界!

    魔神之墓墓主,身體跟魔神之墓融合,只要打穿這個世界,他的力量根基就會被摧毀,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擊敗魔神之墓墓主的方式!

    “破!”

    林銘大吼一聲,吼聲直穿十八層黑暗深淵!

    這一擊,凝聚了林銘的全部力量,融入了他生平所學所有法則,灌註了他的所有修為!

    “轟隆!”

    滅世之槍的槍尖,刺透了魔神之墓的世界障壁,最終劃過一道神芒,像是神靈之劍一般將其劈開!

    能量逸散出來,形成了恐怖的大爆炸,宛如宇宙大破滅提前來臨,所向披靡的能量風暴讓整個黑暗深淵十八層徹底崩碎!

    魔神之墓,被林銘撕裂了,這號稱不可毀滅的世界,今日被林銘打破!

    那一瞬間,來自魔神之墓的強大能量沖擊,讓林銘身體一震,幾乎吐出一口血來!

    濃郁的世界之力,在林銘周圍燃燒,他與滅世之槍融合唯一的身體,像是燃燒的流星,墜入了蒼莽大地,直接砸出了一個可怕的百萬里深坑!

    轟轟轟

    蒼穹崩碎,大地龜裂,如同世界末日的情景。

    當世界開始傾塌,原本魔神之墓中堅不可摧的一切都突然變得脆弱起來。

    林銘從深坑中飛出,他披頭散發,如同戰神降世!

    “啪啪啪!”

    一層焦黑的老皮在林銘身上龜裂,撲簌簌的脫落下來。

    林銘提著滅世之槍,一步步前進,他原本幹枯的肉身,在褪去老皮之後,重新變得豐神如玉!

    “結束了!你活得太久了,你的時代,將由我終結!”

    林銘看著眼前的洶湧澎湃的能量,這里是帝骨海!

    森森煞氣和濃郁的死氣從帝骨海中噴薄而出,肆意彌漫。

    林銘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其中上古靈魂的痛苦嗚吟,和來自於那個惡魔的邪惡氣息!

    死氣越來越濃郁,凝化成肉眼看見的黑煙,如同火焰一般升騰。

    一個滿頭灰發的老者,從黑煙中走出,他的身體幹瘦如骷髏,雙目汙濁,面色死灰。

    他像是古墓中沈睡了千億年的幹屍一般,一步步的向林銘走來,動作緩慢而僵硬。

    看到林銘,他那雙原本汙濁的眼睛中,流露出滔天殺機!

    面對如此面目猙獰的魔神,林銘只是冷冷一笑,“看來……你最終沒能完成你的永生,你原本已經跟魔神之墓融合,可惜,魔神之墓被我打碎,因為世界體系崩毀,能量也隨之逸散,你的生命力也因此而流失,不能再與魔神之墓融合,你已經完了!”

    “桀桀桀桀!”魔神突然怪笑起來,他似乎完全癲狂了,“殺掉你,將你生吞,彌補我流失的生命力,我一樣能修複魔神之墓!去死吧!”

TOP

第二二五二章 一生的回憶

     卡嚓!

     卡嚓!

     魔神之墓在持續的崩毀!

     此時的魔神,已經如同野獸,他的頭髮像是枯草一般瘋長,乾瘦的雙手也變成了猙獰的爪子,他那原本污濁的眼睛,泛起了絲絲的紅光。

     此時,他必須吞食林銘,否則他會因為魔神之墓的破碎,慢慢油盡燈枯!

     「聖美呢?她在哪裡?」

     林銘冷聲問道,萬年之前,他失去跟聖美的精神聯繫,不知道在聖美身上發生了什麼。

     那時候,修羅路主人不能離開修羅路,無法施救,而林銘實力遠遠不夠,遇到魂帝就是一個死。

     他明知妻子身處巨大的危險之中,卻什麼都不能做,這種痛苦和愧疚,可想而知!

     這些年來,林銘無時無刻不再擔憂聖美,此時雖然知道魔神多半不會回答自己,林銘卻還是忍不住質問。

     「聖美!?」魔神肆意的笑了起來,「那個賤人,被我用來血祭了,否則,我又怎麼能開啟永恆之壁?桀桀桀桀!」

     看到魔神的狂笑,林銘眼中殺機更甚,他當然不信魔神的話,因為當時他感覺到,聖美並沒有死去,只是被一種神秘的力量隔絕了。

     而且毫無疑問,當時魂氮祭聖美的計劃也沒有成功,否則永恆之壁也不會拖了那麼久才勉強開啟。

     不過不管如何,導致聖美不測的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的魔神!

     林銘握緊滅世之槍,正欲出手,而就在這時候,林銘突然心中一震,「這是……」

     一股微弱而神妙的感應。聯繫到林銘的心間,它來自於一個極為遙遠的地方……

     這種感應,像是久別的親人和老友,讓人懷念。

     難道是……

     林銘心中一動,他卻是來不及理會魔神了,他身影一閃。直接沿著那巨大的裂口飛出了魔神之墓!

     「想跑!?」

     魔神眼看著林銘飛走,猛一咬牙,追了上去!

     其實他也非常懼怕林銘,但是他不能不追,因為魔神之墓已經碎了,他要修復魔神之墓需要龐大的能量!

     現在,厲害一點的深淵惡魔全部都被林銘殺了,這樣魔神就沒了養料來源,如果不殺死林銘。魔神之墓將無法修復。

     而碎裂的魔神之墓,將會持續損失世界之力,導致魔神之墓的世界越來越脆弱,到最後,會跟普通的大千世界一樣了。

     這個時候,想要摧毀魔神之墓那就輕而易舉了。

     魔神怎能坐看這樣的事情發生,他也沿著魔神之墓的缺口,衝出了魔神之墓。他伴隨著世界之力的風暴一起飛出,感受著這風暴的力量。魔神的心在滴血。

     林銘速度極快,魔神緊追不捨!

     兩人一前一後,層層空間結界,在林銘和魔神面前就像是可以隨意打開的房門一樣,根本毫無阻隔。

     林銘越飛心中這久違的感應就越強,直到他飛到某處。看準了前方的虛空,伸手一劃。

     「嗤!」

     空間被撕裂,林銘右手深入其中一撈,直接抓出了一個灰黑色的立方體來。

     這立方體,正是魔方!

     算上時間結界裡的時間。林銘跟魔方已經闊別數萬年之久,此時重溫這血脈相連的感覺,林銘心中大喜!

     對林銘而言,魔方已經不僅僅是一件神器了,它是林銘的回憶,承載了太多太多。

     它一直伴隨著林銘一路走來,鑒證了林銘從一無所有,慢慢踏上武道之路,成為年輕一輩的天驕,最終超越真神的武道人生!

     魔方雖然只是一件物品,但林銘對魔方的感情,難以割捨。

     然而遺憾的是,找到了魔方也依舊沒有聖美的信息,她就像是人間蒸發了。

     以現在林銘的實力和感知強度,哪怕跟聖美隔著層層宇宙,都不至於感知不到,可事實就是如此離奇。

     輕歎一口氣,林銘心中滿是擔憂。

     「嗖!」

     緊跟著林銘身後,魔神直飛而來!

     他的身體驟然止住,盯著林銘手中的魔方,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這個東西……怎麼……」

     魔神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看到魔神的表情,林銘就大致明白了,為什麼魔方會在這裡。

     林銘原本以為,魔方會被魔神搶走,他沒想到,不朽君王有如此手段,將魔方送了出來。

     想想也是,其實當時不朽君王聯合至高魔主,再加上帝骨海的諸多上古惡魔,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控制了魔神之墓,送魔方出來,也不難!

     不朽君王利用魔方控制帝骨海,就是為了給魔神製造麻煩,並不指望殺死魔神。

     後來,不朽君王明知道對抗不了魔神,便在眼看大勢已去的時候,將魔方送走了!

     想要守住魔方是不可能的,但是只是將它藏起來卻要簡單得多。

     何況魔神多半不知道林銘將魔方給了不朽君王,他只會以為不朽君王是有什麼隱藏手段,才控制了帝骨海。

     這樣一來,忙著要煉化魔神之墓的魔神,又怎麼會想到要花費精力時間去尋找一個根本不知道是否存在的魔方呢?

     而林銘是因為當初將魔方交給不朽的時候,曾經將自己和聖美的精神印記都留在了魔方里,只要感受到了這股氣息,順著找到此處就很容易了。

     「不朽前輩,謝謝了……」

     林銘默默的說道,他心中對不朽君王由衷的欽佩和感激,不朽這等絕世人傑,即便死去,也是手段通天!

     魔方若是落入魔神的手中,林銘雖然可以再奪回來,但是他不能容忍自己用了萬年時間,與魔方生死與共培養出來的血脈聯繫,被魔神破壞掉。

     「永生之石……好手段……」魔神咬牙切齒的說道。

     林銘瞇起眼睛,灼灼的看著魔神,他知道,不朽君王怕是已經被魔神徹底殺死,連殘魂也不存在了。

     雖然用不朽的話說,這是解脫,然而林銘想起來卻心如刀絞!

     不朽之仇,聖美之仇,三十三天俊傑之仇,太古神族之仇,億萬萬死去生靈之仇……

     這一切血債,只有殺了魔神,才能以血來償!

TOP

第二二五三章 大結局

  黑暗深淵的天空已經徹底黑暗,星星、月亮全部被黑暗吞噬了,伸手不見五指,天地元氣的暴冇動也越來越劇烈,仿佛整座深淵要崩塌一般!
  
  魔神之墓,是黑暗深淵的根基,魔神之墓被林銘擊穿,黑暗深淵的根基也就被動搖了!
  
  林銘握緊了手中長槍,開始凝聚力量,在他面前,蒼老的魔神獰笑了幾聲,突然間,他佝僂的身體癱軟了下去,他幹枯的肉冇身開始腐爛、濃縮,很快就化成了一灘稀溜溜的血肉。
  
  “轟!”
  
  龐大的世界之力從天而降,灌註下來,全部傾註到了這些糜爛的血肉之中!
  
  魔神之墓雖然撕裂了,其中積累千億年的世界之力也逸散出來,但這些力量還是能為魔神所用。
  
  “嗚嗚嗚——”
  
  在狂卷的能量風暴中,傳來了無數惡魔靈魂的痛苦嚎叫,甚至有一個個活著的惡魔,被卷入其中,在天空中爆炸,化成血霧被魔神吸收!
  
  這些活著的惡魔,來自於深淵,他們是被狂暴的世界之力強行卷了進來,成為魔神的養料。
  
  林銘眼睛寒芒一閃,他又豈會眼睜睜的看著魔神補充自己的力量?
  
  “你若是融合魔神之墓,我會忌憚你,可是你融合失敗,又豈是我的對手!”
  
  林銘大喝一聲,滅世之槍剎那間幻化萬丈長的槍芒,這是可以毀滅世界的神槍,在林銘手中,不需要任何招式,任何功法,它的力量就能發揮到極致!
  
  “嚓!”
  
  森寒的槍芒閃耀,魔神所化成的那一灘血肉被直接炸開,化成四散迸射的肉泥!
  
  這一擊不但崩碎了魂帝,而且崩碎了虛空!
  
  大片的空間裂隙產生,綿延千萬里,一股灰蒙蒙的霧氣從空間裂隙中噴湧而出!
  
  林銘根本不在意,正欲將眼前的一切都徹底毀滅,就在這時候,在這灰蒙蒙的霧氣之中,浮現出了一個朦朧的身影……
  
  這個身影身穿黑衣,窈窕卓約,仿佛是宇宙間黑暗的源泉。
  
  林銘身形一頓,手中滅世之槍下意識的停滯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湧上他的心間,讓他心中大震!
  
  怎麼會……
  
  林銘楞住了,在他面前,一個絕世女子正邁著優雅的步子,從空間裂縫中緩緩踏出,她如玉的雙手,提著自己的長裙,走得小心翼翼,那中感覺,似乎是鄉村中的美麗姑娘,提著裙子走泥濘的小路一般。
  
  看到女子熟悉的容顏,林銘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聖美!?
  
  怎麼可能?
  
  聖美膩_頭,看著林銘,一雙漆黑的眼眸中似乎有千言萬語,然而,她什麼都沒有訴說,只是向林銘慢慢的走來……
  
  ……
  
  林銘楞了好一會兒,終於輕嘆一聲,原本目光中的驚悸、迷惘,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森寒的冷意和深沈的殺機!
  
  毫無征兆的,林銘出槍了,一槍直刺聖美的眉心!
  
  “啊!”
  
  聖美花容失冇色,雙目之中似乎有無限的委屈與難過,然而林銘槍勢不減,眼看要將聖美洞穿!
  
  這時候,聖美的氣息突然變了,她原本唯美的面龐,也扭曲得猙獰可怖,她的雙手變成利爪,向林銘直撲而來!
  
  “蓬!”
  
  聖美撞到滅世之槍上,慘叫一聲,化成一團光雨香消玉殞。
  
  林銘清楚,剛才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是一種高明的精神攻擊技巧。
  
  無論是魔神之墓墓主的分冇身魂帝,還是魔神之墓墓主的主體世界之靈,他們在靈魂與精神攻擊方面的造詣,都是爐火純青!
  
  哪怕上位真神級的武者,也完全無法抵禦這種精神攻擊,會在其中驟然精神失守,繼而魂海枯竭而死!
  
  人總會有心魔,包括林銘也是如此,可是林銘的靈魂卻要強大得多,即便魂帝得心魔攻擊再高明,林銘也依舊能保持理智。
  
  他與聖美之間,存在著莫名的精神聯系,而剛剛出現的“聖美”,卻跟林銘完全沒有這種聯系,雖然她無比逼真,擁有聖美的容貌和氣息,然而對林銘而言,她只是一個美麗的傀儡罷了。
  
  一舉將其擊殺,也扯動林銘心中的痛,雖然明知擊殺的只是聖美的幻象,但林銘還是心中難受,因為聖美真的不見了,生死未蔔!
  
  “你竟然看穿了!”
  
  一個低沈沙啞的聲音從林銘耳邊炸響,緊接著,林銘感覺魂海一震,在林銘擊殺聖美的一瞬間,魔神之墓墓主竟然沖進了林銘的精神之海!
  
  魔神之墓墓主明知道在魔神之墓世界破碎的情況下,他不會是林銘的對手,魔神失去了世界的支持,而反觀林銘卻融合了兩大世界,領悟了至高法則,兩者有根本的差距。
  
  他唯一的出路,便是吞噬林銘的精神之海,奪舍林銘。
  
  他首先的攻擊目標就是魔方,他是打算趁著林銘在幻象中魂海失守的這一點時間,奪走魔方的控制權。
  
  然而他沒有想到,林銘只是幾息時間就識破了他的幻象攻擊,將幻象完全絞滅了。
  
  這讓魔神亂了陣腳。
  
  在林銘的識海中,魔神已經幻化出本體,它通體漆黑,巨冇大無比,全身混混沌沌,似乎根本就沒有固定的形態,只有一張血盆大口。
  
  看到魔神的本體,林銘心中便明白了,為何在魔神之墓中,承受黑暗祭典的圖騰級惡魔,長相跟普通深淵惡魔差距為何會如此巨冇大。
  
  這些圖騰級惡魔,說白了就是繼承了魔神的一部分,才變成了那種巨冇大怪物的模樣。
  
  林銘感覺到,魔神的精神力量,原本已經蔓延到魔方之中,想要抹殺自己留在魔方中的精神印記。
  
  林銘臉上露出了森寒的笑容,“既然來了,就留在這里吧,你的身體,會轉化成最精純的靈魂能量,被我所得!”
  
  從魔神之墓破碎之後,魔神失去了力量來源和依托,他跟林銘的實力差距就已經拉開,無論是正面的較量,還是魂海的爭奪!
  
  在林銘的體冇內世界,魔方掀起了靈魂漩渦,與此同時,滅世之槍也融入了林銘的身體之中,直接出現在了林銘的魂海之中!
  
  “從來都是我吞噬別人,你想吞噬我?”
  
  魔神暴怒,然而他的聲音,卻明顯有些底氣不足,甚至帶了一絲惶恐。
  
  “殺人者人痡之,你想吞噬一切來實現你的永生,最終自己也會被吞噬!”
  
  林銘右手持毀滅之槍,左手持永生之石,萬千金光閃耀,在林銘的魂海之中,肆意蔓延著雷霆與火焰,無窮的世界之力被這股力量所牽引,從四面八方,甚至隔著層層宇宙,向林銘本體湧來!
  
  “去死!”
  
  魔神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此時他身體破敗,魔神之墓的損毀讓他的力量在飛速的流逝,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心中只剩下殺死林銘的執念了!
  
  他張開血盆大口,向林銘吞噬而來!
  
  從他的口中,飛出了無數痛苦的靈魂,像是一股狂風,將林銘席卷其中。
  
  而林銘也在此刻出手了,他的身體化成流光,與滅世之槍融為一體,神槍與魔方爭鳴,呼嘯而出!
  
  所有的能量風暴在這一剎那驟然收斂,化成了一道神芒,刺入了魔神的口中!
  
  時間仿佛凝固了,魔神完全呆滯,身體僵硬了下來,他雙目空洞,表情茫然……
  
  生命力在他身上迅速流逝冇,他仿佛被風化了巖石,身體出現了道道裂紋,一道道金芒,從裂紋中射冇出,像是神靈之劍,直射九霄。
  
  這些裂紋慢慢延展開來,最終布滿了魔神的全身,失去生機的魔神,就這樣慢慢的沈入了林銘的精神之海……
  
  “嗡!”
  
  魔方轟入了魔神的眉心,巨冇大的魔神在瞬間崩碎,而與此同時,魔方卷起了黑色的漩渦,將魔神的本源記憶全部吸收了!
  
  這是跨越千億年的龐大記憶,加上魔神吞噬了無數上古惡魔,其記憶總量已經無法想象,即便是林銘,想要全部消化這些記憶也是不可能。
  
  不過林銘只需要在其中尋找很少的一部分記憶,終於,他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情景……
  
  他看到魂帝要血祭聖美的時候,聖美被永琱屁嬪l入,又看到無盡的虛空破碎,一張紫色的晶石卡片在魂帝的攻擊之下,硬生生的突破能量風暴,飛入了虛空之中……
  
  “這是……”
  
  林銘楞住了,聖美、小魚兒還有本源紫晶,都被一個突然出現的空間裂縫吞噬掉了?
  
  這空間裂縫,到底是什麼?
  
  林銘將感知蔓延出去,搜索整個魔神之墓,以現在林銘的實力,他的感知幾乎可以覆蓋整個三十三天了,沒有空間阻隔能夠攔得住林銘的感知,然而這一次,他卻一無所獲……
  
  那空間裂縫,仿佛根本就未曾存在過。
  
  甚至林銘來到永琱屁嶺鴠貍狾b的虛空中,仔細尋找,卻依舊未能找到……
  
  林銘皺起了眉頭,這種情況,超出了他的所知,難道在三十三天之外,還有一個平行世界?
  
  林銘不知道怎麼去這個世界,至少……他現在還未找到方法……
  
  搖了搖頭,暫時不再去想,他知道自己的武道修為,並沒有達到極致。
  
  他修煉的太短了,即便算上時間結界里的時間,他不過才修煉了四五萬年而已,比起活了千億年的魔神,活了百億年的修羅路主人,簡直微不足道。
  
  也許有一天,自己會探明這個宇宙所有的秘密,真正的掌控天道輪回!
  
  到了那個時候,他應該可以前往宇宙的任何地方,甚至可以逆改生命,讓人死而複生……
  
  武道之路,漫無止境,林銘不知道自己會走到哪里,但他會一直走下去。
  
  而現在,林銘要回三十三天了。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孩子,三十三天的諸多人傑們,都在擔心他呢……
  
  全書完……

TOP

謝謝大大的分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