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水之音,錘之音 material edition 作者:川原礫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水之音,錘之音 material edition 作者:川原礫




(轉載注:此片算是川原製作同人本吧,插畫不是abec...而且這個同人本還是小說和漫畫同本的- -b,總之就這麼無節操的在小說裡發圖好了...節操 啊...川原)
===================================
  Sword Art Online
        LISBETH EDITION
===================================
  小說作者:川原 礫/九裡史生
  漫畫作者:ぽん酢

TOP

水之音,錘之音
——艾因葛朗特48層,2024年八月——
                                                      

“強化,拜託了。”
我死死地盯著面前把白鞘的長劍擱在櫃檯上的顧客的臉,足足盯了有兩秒鐘。
“………………怎,怎麼了?”
看到對方把稍稍上身向後縮了縮,我才終於回過神來,清了清喉嚨。
“沒,沒什麼……只是在想,你想要帶著那把劍到什麼時候啊?”
本來是為了掩飾害羞而說出來的臺詞——
“沒,沒什麼不好吧。因為我很喜歡這傢伙啊。”
——但是卻被這樣回答,讓我又說不出話來了。如果再這樣面對面地說話的話,臉頰已經開始泛紅的事情就要暴露了,所以我呼地一下轉過臉去說道:
“嘛,要不要更新裝備是你的自由呢。那麼,就跟我到工房去吧。”
我把雙手伸向櫃檯,“嘿咻”地鼓起勁來握起了長劍。
臉變紅的理由極其的單純。
因為現在被我抱在手裡的長劍【逐暗者】,是在三個月前由我——鍛造師莉茲貝特揮動工匠錘鍛造出的玩家制造型武器。並且,剛剛評價道“很喜歡這把劍”的桐人,是我喜歡的人。從邂逅那一天起,一直以來。
***
在艾因葛朗特第四十八層主街區“林達斯”的南區,坐落著我的店鋪【莉茲貝特武具店】。店的大小在生產職業玩家的店鋪裡算是平均水準,由一層的店面和工房,以及二層的廚房和寢室,一共四個房間構成。
相對於其大小來說,店鋪的價錢顯得比較高的原因,是在店後跟水道相接的地方有著大型的水車。 水車的動力軸穿過牆壁伸到了工房內,上面可以連接各種各樣的大型裝置。 如果在麵包房的話就是水磨,裁縫店的話就是機織機,至於鍛造鋪的話就是風箱和旋轉磨刀石了。 想到能夠讓本來不得不由玩家的手來推動的道具自動化運行,不分晝夜迴響著的咕咚咕咚的水車音也顯得悅耳了。
桐人在店裡出現是在艾因葛朗特第二個夏天的一個午後。這個時間,勤奮的玩家們都在獵場或者迷宮區裡埋頭苦幹,不勤奮的玩家則是在酒場或者餐廳啜飲著餐後的冰飲,所以店裡並沒有其他的客人。
我讓NPC的漢娜(女孩子,推定十五歲,姓是海尼曼)看著店面,抱起重劍向著工房移動。自來熟地跟過來的桐人關上工房的門後,水車回轉的聲音顯得更大了。
“……艾因葛朗特的夏天不是很熱真是太好了呢,真的是太好了。”
是看到了在房間的角落赤紅燃燒著的爐子的感想吧,背後傳來了這樣的聲音。我一邊往椅子上坐下去,一邊不禁發出了苦笑。
“你如果真的怕熱的話,起碼在圈內把你那件脫掉不好麼?”
擁有者【黑之劍士】這帥氣別名的桐人,其注冊商標就是這一直蓋到膝蓋的黑皮長大衣,如果在現實世界的吧友這麼打扮的話只消片刻就會中暑吧。 我把仍在鞘中的【逐暗者】擱在鐵砧上,扭轉視線看向倚在牆壁上的桐人,對方也一邊撓著頭髮一邊苦笑著。
“不知怎麼,除了睡覺的時候,不穿著這個就安不下心來呢……”
“就算這樣,該不會你從一層開始就一直裝備著同一件外套吧?”
以前和好友亞絲娜在這工房裡閒聊時,曾經談到桐人萬年不變的打扮。 據她所說,桐人的裝扮居然似乎從在第一層的樓層BOSS那裡得到了特別的稀有裝備【Coat of Midnight】以來就一直沒有變過。
聽到我的提問,桐人又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
“再怎麼說,防具還是常常在換的。這件【Black Wyrm Coat】是——嗯,第四代了吧?”(※譯注:指的大概是朧幻劍裡提到的回爐再造)
“嘿…………那件是掉落物嗎?”
“唔呐(※译:原文是うにゃ,很多时候会翻译成呜喵……考虑到大众阅读习惯我把它换了一下,喜欢可爱的男孩子的请自行脑补……),是,是制造物…………”
這樣回答著的桐人的表情瞬間變得微妙,我沒有看漏這一點。保持著笑容立刻繼續問道。
“嘿——在哪家店啊?”
“哎呀,那個……是,是【Ashley's】……”
“嘿——。謔——。哼————。”
我用力把尾音拖得長長的,桐人的視線就因為非常好懂的理由開始遊移不定。
艾什莉是被稱艾因葛朗特NO.1的名裁縫。 跟鍛造師的我並非是生意對手,但是她也同樣地把店開在這林達斯的北區,面積則是我這裡的三倍(水車有兩座),而且店名還叫做【Ashley's】 ,這讓我不得不單方面的感到壓力。 並且,艾什莉本人還是二十出頭的美人。
應該是知道我莉茲貝特武具店的防具區也有著單手劍士用的輕裝鎧吧,桐人帶著馬上就要發生"冷汗"效果的表情吐出了話語。
“不是,那個,我的成長路線是以皮革防具為前提,而我認識的裁縫師裡能打理黑龍的皮的也就只有艾什莉了,所以說,這是沒辦法……”
“我什麼都沒有說哦——。不過,艾什莉小姐好像是只會接手中意的訂單吧?”
“是,是嗎?啊,你看,因為我是她的老主顧亞絲娜帶去的嘛……說起來最初到莉茲的店裡來的時候也是那樣呢。那時候可真是頭大了呢,本來是想試試商品的劍的,結果啪地就折成兩段了……”
說到這裡,桐人突然露出“糟糕踩到地雷了”的表情僵硬了,我不禁爆笑了出來。
“啊哈哈……不用擺出那種表情也可以啦,那也是寶貴的經驗呢。當時我一直只在打造優先強化了命中率或是速度之類的劍,把耐久度放到了次要的地位 呢。系統輔助效果強勁的劍的確是受歡迎,但是到了緊要關頭時,能夠守護客人的生命的卻是堅固的劍,那件事讓我明白了這一點呢……”
我收斂起笑容,重新面向鐵砧,又一次把【逐暗者】握了起來。我把帶著以我的STR(力量值),即使可以搬運,但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揮起它去戰鬥的重量的劍緩緩地從劍鞘中抽出。
作為單手長劍顯得略有些細瘦的劍身,顯露著微微透出青藍的銀色。跟亞絲娜的愛劍【閃爍之光】那帶著水晶般透明感的銀相對,這邊用幻想系作品裡經常出現的“秘銀”來形容再恰當不過了。
“這把劍現在好像是+39吧?”
“嗯。也就是說,今天想要挑戰下+40呢。”
雖然桐人輕鬆地回答了我的提問,但是強化等級+40可是個非同尋常的數字。
在這艾因葛朗特中存在的所有武器防具都有著【強化試行回數】這一數值。正如其名,這是可以嘗試去強化的回數,每次強化後不論成敗都會減少一點。
【逐暗者】的試行回數在我所鍛造的劍中是鶴立雞群的50。 而現在剩餘的回數是8。 也就是說,至今為止的強化結果,是39次的成功,和僅僅3次的失敗。 換算成百分比的話,成功率大概是……嗯……93%左右。 這是個被稱作奇跡也不過分的數字,如果情報商打探到了的話會立刻跑過來採訪吧。 話雖如此,就算來採訪我也不知道怎麼才能做到這樣就是了。
不管怎樣,桐人能夠在最前線(現在是七十層)揮舞著這把早在三個月前鍛造的劍,都是拜這個高得可怕的強化等級所賜。 不怎麼愛強化武器的玩家大多每到一層就會更換新的主武器,桐人卻把我打造的劍裝備了這麼長時間,高興的同時,我也覺得有些疑惑。
因為如果要把強化的成功率提升到最大的話,需要的素材道具的質與量都會變成非同小可的數位。就算桐人作為獨行玩家,可以獨佔所有的掉落物,也不難想像收集材料要花上不得了的時間。
——差不多該放棄這把劍,換成在最前線掉落的稀有武器了吧?
作為鍛造師,我應該這麼提出建議吧。
70層等級的稀有武器的話,大概只要+20左右就能媲美這把【逐暗者+39】了吧。並且需要的強化素材要比現在少上許多。
我把視線保持在劍上,噝地吸下一口氣,開口了。
然而,從口中飛出的話語卻是——
“……強化素材都準備好了吧?挑戰+40的話,不把成功率堆到最好我可不想動手哦。”
我壓著內心的想法,撅起嘴唇這樣說道,桐人便嘻嘻笑著點了點頭。
“當然。”
包裹在露指手套(當然是黑色革質)裡的右手敏捷地操作著視窗。 被實體物件化出來的是尺寸相當大的皮袋。 我放下手中的劍,接過皮袋,向裡面瞟了一眼,只見裡面被看起來就很高級的金屬板,怪物的牙,角,還有各種寶石之類的塞得滿滿的。
如果把這些東西攤在地上數的話可要大費周章,所以我用指尖輕敲了一下袋子,打開了顯示著內容物的小視窗。 然後又點了點劍,在視窗上顯示著的強化值上又敲打了一下,顯示著下次強化所需要的素材的子視窗便浮現了出來。
把袋子的視窗用指尖拖動著接觸到劍的視窗上,視窗便會自動變成比較模式,顯示雙方的內容是否相同。物品名和數量全部都變成藍色的話就是完全一致。
“OK呢。不過啊,真虧你每次都能攢到這麼多呢!”
我又說出口不對心的臺詞,桐人則輕輕聳了聳肩。
“基本上所有素材都會在最前線掉落,只要進行探索就會自然而然地攢起來哦。必須去下層收集的素材只有一小部分啦。”
偶爾我也要親自拎起權杖去收集素材,所以集齊那“一小部分”要花上多大力氣我再清楚不過了。但是,從嘴裡漏出的果然還是口不對心的臺詞。
“攻略組在下層區域開無雙的話可是會誒情報商給揪出來哦。被新聞寫成‘山大王常去的店’什麼的,我可是敬謝不敏哦!”
“哈哈哈,在下層狩獵的時間是限定在深夜的所以沒問題的。”
“…………哼——。那樣的話,倒是可以啦。”
白天在最前線危險的迷宮去進行探索,然後只花一點點時間打個盹,之後又去進行累死人的素材收集。 桐人在這三個月間一直持續這樣的生活。 不由自主的斜眼看向他去確認他的臉色,但是遊戲角色的皮膚像女孩子一般光滑,絲毫沒有表現出應該積累著的疲勞。
悄悄扼住內心的糾葛,我一揮右手消去了所有的視窗。
“那,就趕快開始吧。想要強化的數值是什麼?”
“就來鋒利度吧,拜託了!”
對著無論何時何地都樂天的委託人輕輕點了點頭,把手伸向工房之主般的大型加熱爐,打開功能表把模式從【作成】改為【強化】,將內容設定為【 鋒利度】(sharpness),然後把皮袋裡裝著的東西嘩啦嘩啦地倒進了爐子。
本來的話,到爐子燒成赤紅色為止都要不停地用風箱鼓風的,但是拜水車所賜,這些手續都變得自動化了。露天小攤用的小型攜帶爐是使用燃料的所以不需要風箱,但相對的也無法容納這麼多的材料。
把數量過百的素材輕鬆地吞下的爐子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增強了火力,數秒間就把素材堆給熔化了。火焰的顏色從帶著橙色的赤紅變為了表示鋒利度的銀色。
間不容髮地把出鞘的【逐暗者】伸向了爐火,銀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劍身,發出耀眼的光輝時,我把劍移動到了鐵砧上。
之後只要用工匠錘敲打規定的回數就行了。
把鑄塊打造成這把劍時,實際上敲打了將近二百五十下,但是強化的話,無論是+1還是+40都是固定的十下。
我從腰帶上取下了愛用的【索林根之錘+22】(※譯注:索林根是德國西部城市,從中世紀開始就以生產刃物聞名,如今也在大量生產手術刀等等),緊緊握住了紅色皮革包裹著的柄。
工匠錘是生產道具的同時也同樣是打擊屬性武器,當然可以加以強化。不過也不可能用自己來敲打自己,所以我還有一把【索林根之錘】的強化專用錘。
雖然不像桐人那麼有毅力,但是這也是花了兩個月強化上來的。我和著呼吸揮起並非愛劍的愛錘,一口氣砸了下去。
鏗!清澈的錘音響起。這是我最喜歡的聲音。銀橙兩色的火花相互交混著飛散開來,在瓦制的地面上濺起消散。
兩下。三下。打造商品的時候,或者強化其他客人的武器時,在最初的一回就能夠達到無心——不如說是癡迷在聲與光之中,但敲打桐人的劍時卻不管怎樣都會注入感情。
守護著那個人吧,再和那個人一起回到工房來吧。一邊如此說著一邊揮動錘子。
四下。五下。只要這把劍還背在桐人的背上,他與我之間就還存在著獨一無二的牽絆。雖然我不能亞絲娜那樣在BOSS攻略戰中守護他的背後,但是只要恢復劍的耐久度,提升劍的強化值,就能夠幫上他。
六下。七下。
………………但是。
這份牽絆,並不能持續到永遠。 【逐暗者】的強化試行回數,在今天又會減少1,變成7。 按照現在的步調來進行強化的話,再過兩個月……在冬天來臨前就會用完。 那樣的話,為了繼續在最前線奮戰,無論如何都要換成新的劍。
到了那個時候,桐人並不一定會再次拜託我來打造新的劍。 不,應該說這個可能性很低。 要鍛造高等級的劍需要極其稀有的……換句話說就是極其高價的原材料,但如果怪物掉落品的話連1g的花費都不需要。 對於一直在最前線奮戰,參加所有的BOSS攻略戰,並且以相當高的幾率取得ultimos Attack Bonus的桐人來說,入手稀有的單手劍的機會並不少有才對。
八下。然後,敲響了第九下的錘音的我的右手——在空中,定格了。
左頰感受到了仿佛在迷惑著的桐人的視線,但是我沒有辦法看向那邊。
我沒能揮下錘子,而是把它輕輕抱在了胸口。 在鐵砧上,包裹著銀色光輝的【逐暗者】靜靜等待著最後一回的敲打。 進行強化的待機時間是三分鐘。 超過了這個時間的話,包裹著劍身的光芒就會消失,強化會被自動判定為失敗。
“…………我…………”
從口中零落而出的,是與平日裡精神的鍛造師莉茲貝特不相稱的顫音。
“……我,已經打不動了……。因為……因為,如果把試行回數用完了的話,這把劍的使命……也就到此……”
為止了。
本來——真的為桐人著想的話,不如說那一天早點來到才好。 更換成新的劍的話,強化又會從+1開始,收集素材也會變得輕鬆得多。 腦子裡雖然理解這一點,我的手卻動彈不得,只是把錘子抱在胸前,不住地輕輕顫抖。
然後,傳來了桐人離開牆壁的氣息。咯哧,咯哧,安靜的腳步聲在旁邊停了下來,輕輕展開黑色大衣的衣擺,桐人在我邊上跪坐了下來。
“……那個,莉茲。我……有預感。”
作為委託人,明明是可以“快給我敲啊!”地發火的場面,桐人的聲音卻很安穩。和邂逅那一天的夜裡,在飛龍的巢底向我訴說著各種各樣的事情的那個聲音一模一樣。
“…………預感?”
在畏畏縮縮地扭過視線的我的眼前,黑色的瞳仁仿佛害羞般地輕輕眨了一下。
“嗯。最前線還只是七十層,在那上面還留著三十層……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呢?我有著在跟這浮游城的最終BOSS交戰時,手中握著的是這逐暗者的預感,不,是確信。”
“……為什麼,你會明白這樣的事……?”
“因為啊,決定這把劍的劍銘的是Cardinal System吧?Dark Repulser,驅逐黑暗之人……這種名字,不是‘最終裝備’的話不行吧?”
——對著這樣說著,惡作劇般的嘻嘻笑開的臉,我一時間只能無言的注視著。
平常的話,這是應該深深地、長長——地歎口氣,或者“說什麼漂亮話啊”地吐槽的場面。但是,只有在現在,我的嘴唇上滲開了誠實的笑意。我用細小的,但已不再顫抖的聲音答道:
“……也許是這樣呢。不……一定,會是這樣呢……”
“就是這樣啊。……所以說,把最後的一下,‘哢鏘’地解決掉吧。”
“嗯。我也有預感,這次,也一定會成功。”
把剛才抱在懷裡的鐵錘,又一次緩緩地揚起。
深深吸了一口氣,屏住呼吸,閉上眼睛,對著劍耳語道。
——讓你感到不安對不起呢。你,和你的主人,一直在斥退我周身的黑暗呢。我也相信著哦……總有一天,你的光輝會照耀著被囚禁在這浮游城中的所有人。
溫柔,而又有力地,我揮下了鐵錘。
十下。
包裹著黑革手套的右手牢牢握住了我遞出去的【逐暗者+40】的柄。
咻咻地,劍刃以仿佛讓人感受不到重量的速度反射著閃光,在空中散佈著七彩的光芒。最後,發出輕巧的聲音,把劍身收進鞘裡,持有人好像很滿足地笑了。
“嗯,這下子70層BOSS也不在話下了!”
“說著那樣的話,可不要又像69層那樣不小心在BOSS眼前摔倒了哦。新聞的整整一版都記載著那篇報導,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是,是……對不起……”
環抱著雙手的鍛造師莉茲貝特面前,灰溜溜地撓著頭髮的劍士桐人。完全恢復到了平常的兩人。有種松了口氣,又有些寂寞的感覺。
壓下這樣的感情,我大大地伸了個懶腰。
“嗯嗯——……哈——,嘛不管怎樣能夠成功真是太好了。就算把成功率堆到了最高,該失敗也還是會失敗呢。這麼殺神經的強化,暫時我可不想再來了呢。”
這是我隨口說出的臺詞,但是桐人聽到後,不知為何現出了一幅尷尬的表情。
“…………怎麼了?”
“不,不是,那個……實際上,該怎麼說呢,今天是時機剛好撞在一起……”
“…………什麼時機?”
於是,劍士打開物品欄,把【逐暗者】收了進去。接著麻利地操作著視窗,然後實體物件化出來的,是被黑色皮革的劍鞘所包裹著的,又一把釋放出強烈存在感的長劍。
“……這傢伙的+40,也能麻煩您幫忙麼——這樣……”
我對著與這話語一同被遞出來的,桐人的另一把愛劍【闡釋者】,幾秒間默然地望著。
然後。“哈————————”地深深地、長長——地歎了口氣。

(完)

TOP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