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Pina•Edition(網譯版) 作者:川原礫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Pina•Edition(網譯版) 作者:川原礫




==========================================
  Sword Art Online   
       Pina·Edition
==========================================
  作者:川原 礫
  漫畫:くるすたつや
==========================================
       圖源:HKryusei
  小說翻譯:SDNagi(LKID:sd_nagi)
  四格翻譯:rkl(LKID:reekilynn)   
  小說校對:3000TK(LKID:jysb01)
       顧問:roxas(LKID:rockroxas)
                 亂光崩華(LKID:未來の扉)
  修圖:DQ(LKID:dqdqe )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
  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
  請尊重翻譯者的辛勤勞動
==========================================

TOP




第十四次的秋天
艾恩葛朗特第三十五層 二〇二四年十月四日

========================

“桐人桑,恭喜你突破第七十三層!”
看著大聲道出這話,並向自己舉杯的西莉卡,稍顯羞澀的黑發劍士也舉起了酒杯。
叮,發出清脆的音符,坐在桌上的水色小龍碧娜發出了“KYURU”的嘹亮叫聲。大概是對兩只酒杯碰撞産生的音效做出的回應吧,碧娜也像是很高興似地。
略微喝了一口淺粉色的酒,桐人再次微微舉起杯子。
“謝謝你,西莉卡。嘛啊……但我這次沒什麽出場機會。”
“……是這樣嗎?”
“嗯。BOSS屬于‘大又硬’系的。那種類型的BOSS一般需要大量玩家的連攜攻擊,因而只能交給KoB還有DDA這些大型公會去對付,而我則是一直在處理周圍的雜兵。”
說完,就像對此事並不在意似的桐人露出了微笑,而西莉卡則是撅起了嘴。
“總覺得你沒釋懷啊,關于這事。Boss與Minion只要所有團隊一同Rotation不就行了。”
“唉,那樣一來戰況也會變得很複雜啊……我不爽只是因爲完全沒機會搶到LA而已。”
桐人輕輕一笑,在眨了兩三次眼後,目不轉睛地看著西莉卡。這讓西莉卡趕忙用酒杯遮住嘴角,眼瞳上挑望向桐人。
“有,有什麽事嗎?”
“那個啊……不知不覺間西莉卡也能很好的使用‘Minion’‘Rotation’這類用語了啊……”
“這,這種程度很普通的喲!你以爲我在這堳搕F多少年了啊!”
回應完,爲掩蓋火熱的臉龐,西莉卡把杯中的酒一口飲盡。在這個世界不論喝下多少酒,眞身也不會攝取到一絲酒精,不過要一口氣喝完這種酸大過于甜,極其貼近紅酒味道的液體,腦袋還是産生一種恍惚感。
今天是二〇二四年十月四日。自死亡遊戲《Sword Art Online》開服之日算起,已經過去一年又十一個月了。因此西莉卡所說的“多少年了”這類的台詞多少有些誇張,但從感覺來說,眞的就像經曆了許多年一樣。處于鋼鐵浮遊城中的西莉卡,早已習慣了每日的冒險生活——這樣那樣的MMORPG用語也能熟悉運用了——雖說如此,但等級方面卻仍不及桐人等攻略組成員。
就是這樣的西莉卡,以慶祝七十三層攻略完畢爲理由,與平日奡X乎見不著面的桐人相約在第三十五層主街區Mieshe的一家名爲《風見雞亭》旅館一層NPC餐廳見面。
至今爲止已多次用過這樣的方法了,不過今天西莉卡內心卻埋藏了一份與以往不同的情感。當然告白什麽的打算完全沒有,甚至于今天對她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也沒告訴對方。只要傍晚這數小時能夠和那人待在一起,她就心滿意足了。
西莉卡把喝幹的酒杯放在桌上,桐人便拿起了酒瓶,將空杯重新斟滿粉紅色的液體。這並無特別含義的動作,卻讓西莉卡虛擬的心髒頓時跳得飛快。平常心,平常心她一邊安撫著自己,一邊再啓了之前的對話。
“……既然七十三層的Boss是‘大又硬’類型的,那麽七十四層的Boss肯定是‘小而軟’的喲。下一層一定會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的。”
“嗯,那種類型的Boss攻擊一般都很痛的……正因那樣,我很不想跟那種家夥交戰啊。”
聽到西莉卡的話,桐人輕輕苦笑了一下,並用叉子戳起一塊果仁餅。松脆的烤餅塗上起司奶油凍並加以大量堅果的糕點,如果換作現實世界的話,完全無法像這樣優雅的品嘗,在這個世界卻能切割成足以讓刀叉輕松戳起的尺寸。脆餅不會散開,堅果也不會滾得到處都是。當桐人就將這剛好一口的果仁餅送到嘴旁時——
至今爲止一直老老實實地坐在桌角的碧娜,朝桐人的方向伸長脖子發出“Kyuru?”的叫聲。就像在說也讓我品嘗一下似的……除此之外想不出其他意圖。
“我,我說碧娜,很不禮貌喲!”
西莉卡慌忙把手伸向自己的愛犬——不對,是愛龍。不過碧娜卻靈活地躲開了西莉卡的手,同時眼睛睜地溜圓直勾勾地看著桐人。
SAO中的Pet——正式名是墊Tamed·Monster——原則上只吃飼主給予的食物。就算在怪區看到果實或者蟲子也不會過去,也不會告訴飼主自己肚子餓了的這件事,要是飼主長時間忘記餵食隱藏參數親密度就會下降,會突然産生馴養效果解除並逃離的結果,最壞的情況可能還會襲擊飼主。
西莉卡的腰包堭`備有碧娜喜愛的堅果,右耳上還挂著帶有計時器效果的耳墜,因此是不會忘記餵食的。在進入這間餐館前就餵過了,這才過了一個半小時肚子應該不會餓才是啊……那個,既然提到了這點,碧娜好像從來沒有向其他正在用餐的玩家索求過食物似的。即便那是盛有大量碧娜所喜愛的堅果的餡餅。
腦中想著這些的西莉卡做出了抱走碧娜的決定。
“不是說不行了麽……”
但是,就在西莉卡伸出手的前一刻,桐人擡起左手擋住了她。黑發劍士微微一笑,右手把叉子送到碧娜面前。啊,西莉卡剛准備道出這話,小龍便咬了一口果實餅,很開心似的咀嚼起來。
“啊……碧娜眞是的……”
低下頭,西莉卡代替寵物進行了謝罪。
“很對不起,桐人桑,總讓你看到這些不禮貌的行爲!”
“不用道歉,在現實世界堙A要是給誰家的寵物擅自餵食糕點的話反而會被呵斥的喲。”
“啊哈,這倒也是啊……現在不是這個問題啊。眞是的,不是說上桌很不禮貌麽!”
斬釘截鐵的道出這話,在碧娜還沒提出其他要求前將其放回地上,想到這埵鞎卡朝碧娜伸出手去。
不過,也不知怎麽的。水色的小龍,又躲過了主人的手並從桌上飛了起來,在小小的盤旋了一圈後落到了並不是西莉卡,而是桐人的頭上。
“嗚,嗚啊,抱,抱抱抱抱歉……”
趕忙站起身來的西莉卡伸出雙臂,卻因桌子太寬了無法夠著。就在她做出這些動作時,碧娜收起了翅膀,把頭藏于腋下,做出了睡覺的姿勢。就在驚訝于看到這一切的西莉卡面前,不一會兒就發出了“Kyururu……supi!”的平和鼾聲。
“~~~~~~~!!”
看到寵物碧娜的這極爲不雅的舉動,話不成聲的西莉卡連忙離開椅子,打算繞到過去,但又遭到了桐人的制止。
“沒關系,就讓它睡吧。”
“不,不過啊,這再怎麽說也……”
“我沒事的,一點也不重的,而且脖子還很暖和。”
“………………眞的很對不起……”
聽到這話,想把碧娜強行從桐人頭頂拿下的西莉卡先是遲疑了一下,最後只得無可奈何的坐了回去。瞥了眼店內,應該說是很幸運吧,店內並沒其他客人。作爲晚餐來說多少有點早了,在半年前還深受中級玩家們喜愛的三十五層“迷途森林”也因效率更高的狩獵場所被探出而門可羅雀了。
視線回到正面,頭頂著碧娜的桐人正平然的品嘗著堅果餅。受到這一景象的刺激,西莉卡也輕輕戳起了眼前的起司蛋糕。在感受到彈性的手感後,將淡黃色的糕點很有禮貌地送到口中。甘甜,濃郁,爽口的味道立即充滿整個口腔。
這家《風見雞亭》烘焙出的起司蛋糕是她最爲中意的,在迷途森林狩獵那時幾乎每天都要吃。不過,現在卻將其當做了特殊紀念日時才會品嘗的東西。因爲——
“……眞是懷念啊!”
坐在對面的桐人,輕聲念叨。
他一直望著窗外那茜色的天空。
“那時好像是喝的我所帶來的酒吧。……在那之後,已經過了半年了啊……”
“是啊,眞的很懷念啊……桐人桑的酒,除了很好喝外,還能提升敏捷度(AGI)。”
西莉卡說出的這番話,讓桐人的視線從窗外轉了回來,露出了開心笑容。
“那個酒的掉出率已被調整了,基本上是無法得到了。現在想喝的話,一杯起碼要一百萬元(柯爾)才行。”
“诶………………”
下意識用左手捂住嘴巴。如果有一百萬,在《Mieshe》都能買一套很寬敞的房子了。頓時,她産生了有十萬元貨幣在肚內發出刷拉刷拉聲響的景象,但很快這一想法就被抹除了。
“……對于我來說,那天發生的事就算用艾恩葛朗特內所有的金錢都無法換來的重要回憶。一百萬什麽的才不會在意呢……”
“哈哈,這樣啊……嗯,是啊……對我來說也是……”
說到這堙A劍士停了下來再度望向窗外。就算頭動了很多次,碧娜也沒有醒來的迹象。就像夜媞峖b西莉卡身旁似的安心,Kyururu……Kyururu……的鼾聲不斷傳出。
“說不定…………”
西莉卡低語道,桐人只是略微動了下視線。在與漆黑的眼瞳交匯後,西莉卡繼續往下說去。
“說不定,碧娜記住了那件事啊。讓自己複活的正是桐人桑啊……”
“诶……………”
“一定是這樣的。因爲(它)很喜歡桐人桑了※!”
【※這堶鴗憡疇撮g誰最喜歡桐人了,譯者只是根據上下文分析的,但爲了保持原意,所以打了括號。】
西莉卡很自然的說出了這番話,但就在三秒後她仿佛才察覺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麽,趕忙伸出雙手。一邊擺動著,一邊大聲說道。
“啊,不,不是,是說的碧娜,碧娜喲!沒有其他意思!”
“………………啊,嗯。”
看著表情驚訝的桐人,方才反應自己做了一件畫蛇添足的事。于是乎再次擺動雙手,發出蘊含有悲鳴的聲音——
“啊,剛,剛才說的不算數!不算數!”
——那個,自己到底想說什麽啊?把喜歡桐人的是碧娜這話收回,自然而然的主語就變成了碧娜之外的角色,可在場的人只有西莉卡以及NPC服務員,如果是女服務員倒還能夠解釋些什麽……
天大的狼狽,加倍的羞恥,外加讓這一《特殊日子》浪費掉了的這番話的情感化作眼淚從雙眼中流了下來——
就在此時,桐人卻突然擡起了右手,輕輕向下一揮。隨著銀鈴般的音效,菜單窗口彈出。這一意料之外的舉動,讓西莉卡停止了思考,只見眼前的桐人用纖細的指尖操作著窗口,不一會兒一樣東西便實體化了。
消去窗口,伴隨著清脆音效,一個小小的白盒子落到桐人的手掌上。盒子被水色緞帶以十字結的方式捆紮好,無法看到堶情C
右手托著盒子的桐人,微微一笑,說:
“雖然有些晚了,不過這就是之前那謎題的答案。”
“…………啊…………謎題……我出過什麽題目嗎……”
呆然地詢問道,只見劍士擺出一副很意外的表情,答道。
“出過啊。之前聚會那時,我問了西莉卡角色名的由來,然後你就……”
“诶……啊……”
雙手捂嘴,眼睛睜到最大。
上個月,以慶祝七十層突破的名義約桐人一同吃飯的時候,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西莉卡這個名字是根據現實世界本名而起的,雖然該由來她也並不想隱瞞,但總覺得難以啓齒,于是乎就變成了猜謎。謎面是“本名介于Arumi與Rin之間”。
聽完,當時的桐人一副“這是什麽啊”的表情,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後居然得出了答案。不過爲何不用說出來反倒是拿出一個盒子呢。難道說答案寫在盒內的紙條上了嗎。
頭頂著依舊沈睡著的碧娜,桐人靈巧地讓盒子在指尖上轉了起來。
“哎呀,在聽到本名介于Arumi與Rin之間這話時,我眞是完全不知所雲。我還以爲Rin是女生的名字呢……那樣一來Arumi就應該寫作有美醬或者亞瑠魅醬……可介于這兩者間的名字,眞是好難想啊。”
預料之外的話語,讓西莉卡莞爾一笑。
“啊哈哈……現實世界我的確有名爲Rin醬的朋友,不過叫做Arumi醬的朋友可是沒有的喲!”
“搞不懂啊。或許是你父親很喜歡Arumi這個名字……不對,應該也不是這個。”
把在指尖旋轉的盒子再次放在手掌上,桐人哈啊的歎了口氣。
“不論是Rin還是Arumi都不是女生的名字,我意識到這點是在一周之後。Arumi就是Aluminum【鋁】,而Rin就是火柴上使用的磷……介于這兩者間,也就是元素周期表上的排列。”
“哦哦,正解!”
西莉卡輕輕拍了拍手。之後雙手並攏,擺在嘴前。
“……介于兩者間,你也該明白了吧。”
“當然。……雖然我想這麽說,不過那時我只能想到‘水(H)兵(He)リ(Li)ーベ(Be)僕(B C)の(N O)船(F Ne)※’……在那之後的元素,我是從熟人那堭o知的。鈉,鎂,鋁,矽,磷。介于鋁和磷間的是矽。用英語來說就是silicon。加上兩個氧原子就成了二氧化矽……也就是silica。”
【※類似于‘氫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鈉鎂鋁矽磷硫氯氩鉀鈣’的口訣,但桐人所說的只到了氖元素。】
“哦哦哦,這也對了!”
再次拍手。不過,桐人爲何要拿出盒子的理由還是不清楚。
而桐人的熱情依舊還停在謎題上,于是西莉卡只得靜候桐人接下來的話。
“西莉卡的眞名與矽元素有關,我想大概會有‘珪※’這個字吧……嘛啊,再之後就無法推論了。”
【※日文把矽元素,通常寫作珪。】
咧嘴一笑,爲了不讓碧娜落下而輕輕的點了點頭。
“順帶一提……昵稱爲何不是Silicon而是Silica呢,這有什麽理由嗎?”
“啊,這個啊,只是單純覺得……silicon不怎麽可愛而已……”
诶嘿嘿,西莉卡笑道,同時兩手的食指,玩弄起了將頭發紮與兩側的紅色圓環。
“不過啊,我還是好歹解釋一下吧,‘這堙戎i是帶了兩個氧……O元素喲。”
“哦哦……原來如此啊,那兩個圓環就是O2啊。與矽元素組成SIO2……也就是Silica啊,我明白了。……嗯,這樣一來有關西莉卡名字由來的謎題就到此爲止了。接下來想問的是,關于西莉卡的雙親用‘珪’這個字給你命名的原因我十分在意。”
“啊……一般來說,如果要起名的話,應該是沒有偏旁的‘圭’字或者是加個單人旁的‘佳’才是啊。”
居然能夠解開其中的理由,眞不愧是桐人桑啊,想著這些的西莉卡說道。不過,就算是桐人——不,正因爲是桐人,才不能告訴他爲何要用“珪”這個字的原因。因爲這和西莉卡今天約他出來的理由緊密相連。
桐人把盒子擺在桌上,再度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難不成……我是這麽想的……這和西莉卡給我發的信息有關。少有的指定了相約的日期,不是嗎?十月四日,之前都只是說明天,或者後天。”
“诶……是,是這樣嗎?”
“是的。那時,我就在想了……莫非……那個,诶,西莉卡……生日快樂。”
說完桐人將紮有水色緞帶的盒子推到西莉卡面前。
在硬直了有五秒後——
“诶~~~~~~~~!?”
西莉卡從椅子上站起身,大聲叫道。這驚醒了桐人頭上的碧娜,只見它擡起頭,四下看了看。大概是確認了周圍沒有怪物存在吧,在悠閑地打了個呵欠後,離開了桐人的頭頂,飛到了西莉卡的左肩上。
仿佛是被小龍的重量壓倒似的,西莉卡坐回了椅子上,呆然地說。
“那,那個,爲什麽………………”
“哦,看你那反應,難道說中了?”
“啊,嗯,是的,說對了……不過,爲什麽…………”
一直都保密並埋藏于心底的這個“特別”的理由,突然被識破了,這讓西莉卡一時間忘記了表達謝意,而問出了這個問題。
就像松了口氣似的,嘴角略微上揚的桐人,弄了弄垂下的黑發。
“太好了,如果搞錯了我還眞不知道該怎麽辦呢。西莉卡使用‘珪’作爲名字,其中的理由大概就是生日是十月四日,對吧?加起來是十四……也就是矽元素的原子序號。難不成你的父母都是化學家?”
還未從驚訝中恢複過來的西莉卡下意識地進行了回答。
“啊……那個,研究化學的是我祖父。他的兒子……也就是我爸爸是二月六日出生,而原子序號26是鐵元素,于是據此起了‘鐵彥’這個名字……雖然父親是學文科的,不過起名字卻還是延續了祖父的方法,我生于十月四日,所以要根據原子序號104的元素來起名字。”
“呀,104……那是什麽元素……?”
“是Rutherfordium【鑪,符號爲Rf】。但,圍繞這個元素不管都想不出女生的名字來……于是只好采用下下策,把10與4相加成了14,從矽元素那堣J手,起了‘珪子’這個名字…………”
說到這堙A方才發現自己將眞名道了出去,不過既然生日都已經被對方知道了,名字啥的也算不了什麽了。就像是要把臉藏到碧娜的羽毛後似的,西莉卡縮了縮脖子,繼續往下說去。
“…………那個,嗯……很抱歉,桐人桑。我隱瞞生日的這件事把你叫出來……”
“沒,沒什麽,該道歉的應該是我啊。”
就在西莉卡打算低下頭時,桐人慌忙擺起了手。
“那個,怎麽說呢,在如今的艾恩葛朗特內,玩家的眞實資料都變得如同禁忌一般……不願說出生日的西莉卡的心情我很明白……所以,該道歉的應該是我。眞名,生日什麽的都被我知道了……”
“沒,沒那回事,我很高興的!”
這回輪到西莉卡擺動手掌了。在生日這天約桐人出來的是自己,說出眞實名字的也是自己。桐人沒什麽值得道歉的。
向下望去的視線,落在了白色的盒子上。在看了一會兒後,西莉卡猛地擡起頭。
“诶……那個……那,這,這個盒子……難道說是,禮、禮物……”
像是被對方氣勢所壓倒似的,桐人的上身向後傾了傾,苦笑著點了點頭。
“在這個情況下,如果連禮物都沒准備的話就太不厚道了……雖說如此,但還是因爲時間不足,沒准備什麽像樣的東西,你可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喲。”
“怎怎怎怎怎麽會。無論從桐人桑那埵洧鴗麽,我都會很高興的,可以打開嗎?”
當然可以,在看到桐人點了點頭後,西莉卡立即將盒子捧在手中。
如果是現實世界,應該很興奮地解開水色緞帶了吧,但很遺憾的是這個世界並無該步驟。只需用手觸碰一下盒子表面,在彈出的對話框選擇“開封”,盒子便會自動打開並消失掉。
落在西莉卡手掌上的是——
閃著金色光芒的纖細戒指。
诶诶诶诶诶诶————————!?這一景象讓西莉卡驚愕得發不出聲,完全僵硬住了。
在SAO中飾品分四個種類。耳環、項鏈、手镯還有就是戒指。桐人可以從中任選一樣,不過他卻選擇了戒指,這也就是說……也就是說——
左手托著這天使之翼意境的美麗戒指,西莉卡戰戰兢兢地擡起頭。
與桐人的目光交合,只見黑發劍士輕輕地點了點頭——說:
“這個是從最近才出現的‘天使的戒指’的任務報酬道具。固有名爲‘Ring·of·AngelWhisper’。雖然沒有提升狀態參數的能力,不過卻帶了一個很了不起的Magic效果喲……”
“……Magic,這個嗎?”
“是的。這個戒指每個月都會提供給裝備者一次,給登陸在自己好友列表內的玩家發送語音消息的機會喲。那個啊,西莉卡不也是差不多每個月要給我發一次信息麽?每次都思考該怎麽寫也太麻煩了,今後就可以將其當做手機來使用了。”
“…………手機,代替?”
再次望向掌心。
——也就是說,這個戒指並沒有這樣那樣的意思……只是一個便捷的聯絡手段而已…………
“……………………那個…………”
不知道該用何種表情才好,西莉卡深吸了一口氣,微笑起來。
“……謝謝你,桐人桑。我很高興!”
右手拿起戒指,打消了本想戴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想法——裝備在了食指之上。
不管是什麽目的,在生日這天從喜歡的人那埵洧嚍妒囿熙o點都是無法改變的。如果還有其他欲求的話就太不知足了。
現在的最前線是第74層。浮遊城的攻略終于進行到了四分之三。再花一年大概就能抵達最頂層了,在這之前一定要成爲攻略組的一員,西莉卡暗自下了這樣一個決心。
——到那時爲止,每個月都用這個和他聯絡吧。
做出此決意後,大概是有些延遲的緣故吧,滿腔的喜悅慢慢擴散到了全身。西莉卡再次露出了開心的笑臉,說:
“爸爸說了喲,第十四次的十月四日,可是最特殊的生日喲。這話果然是眞的啊!”
隨後,大概是察覺到了主人的感情吧,坐在左肩上的碧娜也展開了翅膀。
“Kyururururu!”
發出了喜悅的叫聲。
*
但,到最後,
西莉卡也沒用《天使的戒指》給桐人語音傳過話。
在生日過去一個月,也就是十一月七日那天,還剩二十五層的Sword Art Online就被Clear了。
曾一度崩塌鋼鐵浮遊城,過了大約半年後又在其他世界的天空中獲得了重生。在新生艾恩葛朗特的舞台上,這次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挑戰並取得《天使的戒指》喲————
不過這些都是其他的故事了。
*

TOP











TOP

TOP

回復 1# globe 的帖子

感謝大大熱情分享唷~~~~~謝謝

TOP

感謝分享好看的小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