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SILICA EDITION (網譯版) 作者:川原礫

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短篇 SILICA EDITION (網譯版) 作者:川原礫

Sword Art Online刀劍神域
SILICA EDITION
作者:川原礫 X くるすたつや


TOP



TOP

TOP


TOP



TOP




冬日暖陽
新艾因葛朗特第22層
2025年12月31日


  使用AmuSphere進行潛行的時候,人們似乎會有各自不同的感覺——既有垂直下落的,也有伴隨著漂浮感的。
  绫野珪子屬于後者。當她以自己喜歡的姿勢躺在床上,發出『Link Start』的聲音命令後,就感覺到從肉體中被分離出來的意識被垂直上浮的感覺包圍,想象著自己向從純白的空間中降下的虹色光柱不斷上升的樣子。
  【rkl:原文這堨u有名字,但爲了方便起見還是用了全名。】
  以前在網上看到『潛行玩家們不過是覺得現實世界太過殘酷才會逃避到假想世界堙z這樣似乎很有道理的一件事,也曾在腦海奡擖X『這眞是不負責任的話』的憤慨情緒。至少珪子認爲自己從來沒感覺到現實有多殘酷。畢竟,她可是在十二歲的時候就被關在假想世界堛纗F兩年時間,直到一年多前才好不容易被解放出來。
  相比那個HP剩余量和現實中的生命直接相關的無情而殘酷的世界,現實世界實在是太過平穩了。珪子從今年四月進入爲未成年的SAO生還者【Surviver】新設立的學校後,也交到了很多朋友。回到家的時候,也有雖然性格有點乖張但爲人卻非常沈穩的父親、擅長料理並十分喜歡唱歌的母親,以及家媥i的,名爲畢娜的曼基康貓【Munchkin】出來迎接。既能繼續閱讀自己喜歡的漫畫(但這可是兩年的量!),也吃得到眞正的奶酪蛋糕。所以對珪子來講,根本不存在覺得現實世界殘酷的理由。
  明明……不存在的。
  身體任由短暫的漂浮感支配,珪子想起了幾十分鍾前和父母間的對話。更正確的來說,是從SAO歸還以來,自己與父母間的第一次爭吵。
  今天是2025年12月31日,也就是除夕。原本绫野家的三人——也就是珪子和父母,預定在今天帶上小貓一起回到位于山梨縣的父親的老家。這是一個多月前就確定了的事,而珪子最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老老實實地點頭同意了。
  然而,到了出發之前,珪子卻在車庫婸’菑v不論怎麽樣都不想去。
  雖然一開始绫野夫妻還很溫柔地試圖以祖父和祖母以及表兄弟們和珪子見面一定會很高興的理由想要說服女兒,但過了幾十分鍾珪子仍然固執己見,話也變得越來越不中聽,最後父親留下「那就隨你便好了」的話後開車離開了。一個人留在家的珪子鎖上玄關的門後就回到二樓的臥室,倒在床上後戴上了AmuSphere。
  因此,這次的潛行大概就是逃避吧。就算這麽說也無所謂。至少相比在現實世界堶泣,在假想世界堶泣沒有回讓眼睛腫起來的煩惱。

  變爲貓妖精【Cait Sith】的西莉卡形象的珪子出現在位于環繞Alfheim飛行的新艾因葛朗特第22層的,建造在大湖邊上的小木屋門前的走廊。妖精之國現在正是午後剛過的時間,柔和的日光照在庭院堛滲顝W上。
  雖然這個小木屋並非西莉卡所有的玩家住宅,但因爲名字登錄在副所有者【Sub Owner】列表上,所以她可以在這個建築內的任意位置自由登錄或注銷。但就算這麽說也得考慮這個木屋原本的兩名主人的感受,因此西莉卡盡量避免直接出現在木屋堶情C
  西莉卡登錄後不久,水藍色的光在離她很近的地方出現並凝集,最後變成一只小龍的樣子。
  雖然很小但這也只是相對大型的龍族Mob比較才這麽說的,龍的雙翼伸展開後大約有一米長。然而,覆蓋全身的水藍色絨毛和紅寶石色的雙眼,讓這只小龍在外貌上和凶猛扯不上一點關系。
  「畢娜,過來吧。」
  西莉卡伸出手,名字和她養的貓一樣的小龍就發出咕噜噜的鳴叫聲飛到她的雙臂之間。西莉卡緊緊抱住小龍柔軟的身體,而畢娜則伸出小小的舌頭舔著她的右臉頰。身爲使魔,亦即《被馴化的怪物》【Tamed Monster】的畢娜其AI程序並未被設計的非常高端,但偶爾也會有只能將其看作是讀取了西莉卡的感情才會做出的反應。如今也是這樣,畢娜舔著西莉卡的臉頰,重複地從喉嚨中發出像是很擔心她一般的「咕噜……噜噜……」的聲音。
  「……謝謝你,我已經沒事了。只要見到畢娜就會精神起來的。」
  西莉卡輕聲說著,將頭靠在和大小相比相當輕的小龍身上。小龍生有羽毛的翅膀劃過Cait Sith特有的貓耳,長長的尾巴如同圍巾般繞過西莉卡的脖子。
  感受著假想世界內Moving Object不可想象的溫暖,西莉卡覺得自己因和父母爭吵而像是生了倒刺一般的心情稍微有所緩解,向小木屋的房門走去。
  一碰到門把手,就響起了咔的一聲打開門鎖的悅耳聲音。西莉卡輕輕拉開門,往堶掩﹞F一聲「日安」。和預想中的一樣,沒有傳來回應。雖然可以打開主菜單堛漲n友列表查看朋友們的登錄情況,但根本不用這麽做就知道這個家堥S有人吧。不管怎麽說這也是除夕。
  就算這樣西莉卡也還是說了一聲「打擾了」,走入了小木屋。她關上房門,走向走廊左側的起居室。
  當她的腳踏入現實世界的——至少在東京23區內的平均水平住宅內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寬敞的起居室時,頭上的畢娜輕輕飛了起來。使魔在沒有接受命令的情況下就離開主人的理由,通常是探測到怪物接近,或是因餌食不合口味而親密度降低陷入反抗狀態等爲數不多的情況,但在這個家,這個房間堳h是第三個理由。
  西莉卡意識到自己的假想心髒砰砰跳動起來,追在畢娜的後面。她繞過直接用來建造房屋的巨大圓木,從南側的窗邊看去。
  在檸檬黃色的陽光下緩緩地無聲晃動著的巨大搖椅上,一個黑發黑衣的影妖精【Spriggan】閉著眼睛躺在上面。他的睡臉和戰鬥時的樣子大相徑庭,有著少年一般的純眞。
  從西莉卡的頭頂飛起來的畢娜在Spriggan的上空繞了一圈後,降落在少年的肚子上。畢娜收起雙翼,蜷起頭和尾巴,不一會就睡著了。不,使魔只有『像是睡著了』的狀態,但隱約可聞的啾噜噜的睡眠時的呼吸聲卻並非錯覺。
  「……畢娜眞是的。」
  西莉卡輕聲說著,就這樣站在那堛`視著一人和一匹的睡相。跳動又加快了一些的心髒慢慢減速,接著平穩和安甯在西莉卡的體內擴散開來。不久,她便被在這溫暖之中略帶痛楚的香料的感覺浸染了。
  差不多半分鍾後,她這才向周圍看去。既然身爲這個家的主人的他登錄的話,大概身爲另一位主人的水妖精族【Undine】的回複師和身爲他的妹妹的風妖精族【Sylph】的魔法劍士也在一起,但這堳o並沒有其他玩家的氣息。Cait Sith在九大種族內擁有最強的感覺能力,因此家埵p果有什麽人在的話一定能判斷出來。雖然如果通過咒文或技能可以隱身【Hiding】,但在屋內卻並沒有藏起來的理由。
  ——即使做出這樣的判斷,西莉卡還是迷茫了幾秒鍾後才將餐桌配的椅子中的一個移動到搖椅的旁邊並排放好,然後坐在了椅子上。
  她將身體傾向左側,從很近的距離注視著沈睡著的Spriggan的側臉。
  只過了幾秒,連西莉卡都感覺眼皮越來越重了。從在這個房間媦蘁峈漸L身上散發出讓周圍的玩家們都想打瞌睡的某種魔力——這已經是朋友間的共識了。但是,自己絕不能輸給這種魔法。西莉卡將《睡眠時自動斷線功能》的延時設置爲十五分鍾,如果睡著後超過了這段時間就會注銷。再次重複連接過程相當麻煩,而且她也不想浪費這段比什麽都要寶貴的時間。和睡著的他兩個人獨處——如今已經不存在了,從在另一個浮遊城相遇的那天晚上以來就再也沒有過。
  仔細想想,失去了使魔畢娜,連自己的生命都如同風中殘燭的西莉卡被黑衣劍士桐人救下,已經是近兩年前的過去了。
  他不僅保護了西莉卡,還讓一度死亡的畢娜複活了。一起前去尋找能讓使魔複活的道具的那一天的冒險,至今仍鮮明地存在于西莉卡的記憶中。雖然生有觸手的巨大花朵怪物和歸途中襲擊二人的橙色玩家們相當可怕,但這都是最寶貴的記憶。
  ——不,不僅是那一天。
  兩手緊緊握在胸前,坐在椅子上的西莉卡想著。
  從與畢娜最初的相遇開始,一起冒險遊玩的每一天都在記憶中閃爍著特別的光芒。這色彩是如此鮮豔,以至于在現實世界中的生活相形失色。當然,之後登錄ALO的話再一次見到畢娜,這是何等的幸運——實際上,畢娜原本在SAO被攻略的時候就應該已經消失了——雖然西莉卡很清楚這一點,但她有時卻會覺得,這一邊要是現實就好了。
  西莉卡覺得自己絕對不會向任何人說出這個想法。她覺得這是對在自己被囚禁于死亡遊戲的兩年間極度擔心自己,在生還後極爲喜悅的父母的背叛。然而,就算這樣——
  不知何時流過睫毛的淚水,落在椅子的扶手上,發出輕輕的聲音。
  也許是對這甚至不能稱爲聲音的聲音有了反應,黑發的Spriggan——桐人慢慢睜開了眼睛。西莉卡慌忙轉過身去,眨了眨眼睛讓還留在臉上的眼淚效果消失。她就這樣緊張地正面坐著,幾秒鍾後,聽到了聲音:
  「……哦,西莉卡嗎?什麽時候開始在這堛滿H」
  西莉卡戰戰兢兢地將臉轉向左邊,和睡眼惺忪的桐人對視。
  「桐人桑,中,中午好。那個,大約,是十……不,五分鍾前吧。」
  【rkl:這稱呼眞別扭,台版的稱呼總覺得不對,之前EX01時候用的“先生”似乎也不好……】
  「嗚哇,我明明該起來的。」
  慌慌張張地想要站起來的時候,桐人似乎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畢娜。他輕輕讓身體恢複原來的姿勢,帶著柔和的笑容輕輕用指尖撫摸著畢娜的脖子。仍然睡著的小龍慢慢轉過身體,露出了顔色略淡的腹部,搖著尾巴,似乎想要讓桐人繼續撫摸。
  西莉卡再次和桐人對視,然後小聲笑了出來。
  在停下笑聲後,她很自然地說道:
  「……我剛才和家人吵架了。」
  桐人雖然稍微擡起了眉毛,但還是帶著溫和的表情問道:
  「在除夕?還是說因爲除夕才會吵架?」
  「是因爲……除夕。原本今天開始要去山梨的爺爺那堙A但快出發的時候,我說自己不想去……啊,當,當然,雖然想著除夕的ALO的人氣狩獵場大概會空出來,不過絕對不是因爲這個理由才不想去的。」
  「哈哈,要是這個理由的話你可要失望了啊。這麽想的玩家可有不少,所以狩獵場根本就沒有空出來。」
  「……已經確認過了嗎?這麽說,難道桐人桑是這個想法嗎……?」
  西莉卡稍微擡起視線,桐人慌忙搖了搖頭說道:
  「不,不是這樣。確認之前獲得的《斷鋼神劍(Excalibur)》的鋒利度也好,想要去找尤金炫耀也好,這種想法我可沒有。」
  【rkl:桐人你個死傲嬌。】
  「不必說那麽多吧。」
  「啊,也對。不,還是說西莉卡回老家的事情吧。」
  桐人輕咳了一下,變回認眞的表情盯著西莉卡。
  他在從舊SAO時代就在一起的同伴中是唯一有和過去不一樣的外貌的。然而在他漆黑的眼睛中那如同要吸收一切般的深邃卻和以往並無差異。西莉卡連移開視線都做不到,只是與桐人互相對視。最後桐人如同輕聲細語一般說道:
  「……是不想見什麽人……對吧?」
  「沒錯。」
  簡直就像是被桐人看透了內心向父母隱藏著的想法一般,但西莉卡還是毫不驚訝地點了點頭。
  「不是一個人……而是幾個人。我不想和那些表兄弟們見面……之前盂蘭盆節回去的時候,和他們已經有三年沒見過面了……晚上只有小孩子們在一起的時候,大家都向我問事情……」
  「問的是SAO的事情……嗎?」
  「嗯……我知道表兄弟們也並沒有什麽不好的想法。如果立場翻過來的話,說不准我也會問這問那吧。可是……我果然還是不想這樣。一點都不想和他們說關于那個世界的事情。」
  「是因爲……那是很殘酷的記憶嗎?還是說……」
  西莉卡看著在這堸惜U話頭的桐人的臉,感覺到了些許驚訝,回答道:
  「……桐人桑既有相當遲鈍的時候也有相當敏銳的時候呢。」
  「這,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就像你知道的一樣,不想和他們說,是因爲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回憶。但是,這樣的想法,我卻不想讓父母知道……所以我只是和表兄弟他們說那個世界有多麽可怕,能夠離開那個世界的時候有多麽高興而已。可是,雖然說了這樣的話,卻感覺自己傷害了對自己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那時候我就決定不再提起SAO的事情了。可是,這次如果去爺爺家的話,肯定又會見到表兄弟他們……我……」
  再之後的話就說不出來了,所以西莉卡只能顫抖著嘴唇。桐人沒有說話,而是伸出右手放到西莉卡的頭上,像是之前畢娜做過的一般輕輕用指尖撫摸著她的貓耳根部。
  Cait Sith一族特有的三角耳和長尾,有著未知機制的感覺功能。尤其是尾巴如果被緊緊握住的話會有如同有電流般的刺激沿著後背流過的『奇怪的感覺』,不過耳朵的話只要被溫柔地撫摸,並不會有什麽不快。
  【rkl:發現野生的變態一只。】
  如同委身于現實世界中體會不到的不可思議的感情中一般,之前緊張的氣息一點點慢慢消散了。桐人對放松肩膀半閉著眼睛的西莉卡,問出了她意想不到的問題:
  「SAO剛開始的時候,西莉卡還只有十二歲吧?」
  「……嗯,沒錯。那時候還是小學六年級的第二學期。」
  「這樣嗎。Nerve Gear是自己的嗎?還是說,是你父親的……?」
  「是我的。不過雖然這麽說,但並不是自己或家人買的,而是中了雜志的懸賞得到的。SAO的軟件也是。中了那麽貴的獎品,大概是最初也是最後的一次了吧。」
  「诶!眞是驚人的概率啊……說不准比當選成爲封測者的我都要幸運了呢。啊,不對,我也不知道說幸運好不好……」
  【rkl:考慮到馴化怪物居然也是一次成功,這幸運度得有EX了吧。】
  聽到桐人的話尾開始咕哝起來,西莉卡不由得呵呵笑了出來:
  「要說不幸的話,大概是應征的時候虛報了一歲然後就中獎了吧……我在被關進SAO後也想過很多。明明如果沒有中Nerve Gear就好了,或是啓動了別的軟件這樣……」
  【rkl:在Web版內,SAO限制15歲以上的玩家使用,而Nerve Gear則限制使用年齡爲13歲以上。】
  「這樣嗎……——不過,要是這樣的話,也虧你走出了《初始之街》呢。似乎和你年齡差不多的小孩子全都沒有離開那個城鎮而是共同生活呢。」
  「不,反過來,大概正是這樣……我才會離開那塈a。畢竟,窩在《初始之街》的房間媔A咒命運的話,中了懸賞的Nerve Gear才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幸吧……我決定絕對要找到什麽東西讓自己覺得『來到這個世界太好了』,這才會離開那個城鎮的。雖然比桐人桑和亞絲娜桑晚了一段時間。」
  聽到這番話的桐人,輕輕撫摸著西莉卡的貓耳,視線卻回到了自己身上。黑色的襯衫上,和過去並無區別的水藍色小龍正仰著身體熟睡。他輕聲說道:
  「……能找到眞是太好了。」
  西莉卡微笑著點點頭。
  「嗯。能和畢娜相遇……也不光只有這一點。能和桐人桑、亞絲娜桑還有莉茲桑相遇並成爲朋友實在太好了。所以對我來說……那個世界的回憶,是不可取代的。」
  雖然繞了一圈又返回了原點,但西莉卡已經冷靜下來了。她沈浸于假想器官被撫摸的感覺中,思考著一直困擾自己的問題,開口說道:
  「所以,我並不會有不想回到現實中的想法。桐人桑你們努力的將SAO攻略,現在可以這樣過著平安的日子,讓我覺得非常高興。但是……我總感覺……有什麽地方不對。現實世界中的什麽地方……有點……不對頭。向我問起SAO堛漕き〞漯磳S弟們……還有一直都很擔心地看著我的爸爸和媽媽……連小貓畢娜,都和過去相比,有什麽地方……不一樣了……」
  說到這堙A西莉卡這才注意到至今爲止都未曾差距的最大的違和感的所在之處。那就是自己。現實世界中,現在已經十五歲的绫野珪子。相比沿用了SAO時代形象的西莉卡,身高變高了,體型也改變了的眞正的自己。
  原來是這樣,感覺到有什麽地方不對頭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爲如今的自己一定在心底害怕著各種各樣的變化吧。害怕著以猛烈的速度流逝的現實時間,害怕著在那前方的東西。
  「……我……好害怕。改變了的事情,已經不在了的東西……總覺得這樣下去,見不到桐人桑,大家,還有畢娜的那一天會不會到來……那樣的話,還不如再一次在這堙K…」
  想要永遠地被封閉在這堙C想要讓時間停下來。
  然而這卻是決不能說出口的願望。面前的黑發劍士,賭上性命將遊戲攻略,解放了包括西莉卡在內的六千多名玩家。在這樣的他的面前,根本沒法說出自己想要再一次成爲假想世界的囚徒這樣的話。
  西莉卡低下頭,緊緊咬住了嘴唇。
  突然,撫摸西莉卡耳朵的手指停下了動作。然而桐人並沒有將手收回,而是用手掌輕輕包住了她的右耳。在西莉卡因腦中麻痹一般的感覺而全身失去了力氣的時候,聽到了桐人的聲音:
  「……我覺得今天能在這堜M現在的西莉卡相遇非常高興。之後,再之後,也一定會這麽想的。所以……謝謝你,西莉卡。謝謝你活到了兩年前在《迷路森林》和我相遇的那一刻。」
  西莉卡因聽到了意料外的話語而擡起頭,看到了位于近處的桐人微笑著的臉。
  過了一會,她才意識到這句感謝的意義。
  雖然至今都從未想象過,但對如今的桐人來講,肯定也有著他自己的迷惘和痛苦吧。也許,在痛苦的時候,他大概也會想起來吧。在夜晚的森林深處遇到的,自己救下的那個年幼的女孩子的事情。那個孩子,如今也還活在世上,在現實世界過著平穩的生活的事情。
  那每一秒每一秒累積起來的時光——
  西莉卡伸出雙手,取下仍然包著三角耳朵的桐人的手,將它拿到自己面前。
  Spriggan特有的淺黑色皮膚,和SAO時代的桐人的皮膚並不一樣。然而,那份溫暖卻是一樣的。和那一天的冒險結束後,放在流著眼淚的西莉卡肩上的那只手一樣。
  就算在假想世界堙A也有無數的東西正在改變。仔細想想,西莉卡爲了尋求變化而離開初始之街,正是因爲如此才會見到畢娜,才會和桐人相遇。然而,在這之中,也一定有著未曾改變的東西。那最爲重要的東西,將會永遠留下來。
  也許連現實世界也是一樣的。表兄弟和父母對待西莉卡的態度也和以往不一樣了。就算如此,感情……大家想念著西莉卡的感情,也從未改變。而且,在每時每刻重疊著的绫野珪子心中,也一定有著從未改變過的自己。
  西莉卡就這樣雙手握著桐人的右手,深深呼吸了一下。接著她擡起視線,向露出稍微有點害羞的表情的桐人問道:
  「桐人桑今天有空嗎?」
  「應,應該有……在這媞峇F午覺,雖然老爸深夜就從美國回來,不過在那之前應該都有空……」
  「那就請和我在這個除夕約會吧。」
  雖然是平常的自己就算倒立也不會說出來的話,但西莉卡也許是被『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的想法推動著,不由自主地說出了這樣的話。聽到這句話的桐人一瞬間視線飄忽了一下,隨後露出笑臉點了點頭:
  「那就有勞你了。那要去第25層的主街區嗎?還是說到下面去?現在應該還能飛到Undine領地……」
  「不,在池袋,一小時之後!」
  「嗯,那就池……诶,诶诶!?在現實中嗎!?」
  「現在可沒法取消了哦。」
  將緊緊握著的桐人的手松開,西莉卡呵呵笑著說道:
  「我之後要坐電車去山梨。爸爸他們肯定在擔心我吧。」
  聽到這句話的桐人眨了眨眼睛,帶著笑容點頭說道:
  「這樣啊。那我就送你到新宿站吧。」
  「啊,我可沒想過只這樣就算了啊!坐山手線的話不是只有四站路嗎!」
  「埼京線的話只要一站路哦。」
  「好過分啊!才不要那樣的約會!」
  也許是爭吵太過激烈了吧,桐人身上的畢娜一下子擡起身體,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從小龍嘴媦P的一聲吐出的一個虹色泡泡,穿過南邊的窗戶,在日光中閃著亮晶晶的光芒,向無限高的遠處飛去。

TOP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