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請給我正常的室友 一卷之三 依田濤子

請給我正常的室友 一卷之三 依田濤子

星期日的午後——天氣十分晴朗。

    陽光溫暖到會讓人微微出汗的地步。

    在這樣的氣候當中,剛在超市買完東西的我正單手提著環保袋,悠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在廣大的住宅區中行走,從這堿搢ㄙ漱悛贖鳦U隘。

    不過,很漂亮——

    我一邊叼著剛烤好的司康餅,一邊打開寶特瓶的瓶蓋。

    是會被說「女孩子這樣真難看……」的行爲。

    不過無所謂。我不在乎這種事。

    熱呼呼的東西就是要趁熱吃才好吃。

    輕飄飄的茶色香氣就是剛烤好的證據。

    很香,又有種溫和的感覺,吃了之後會覺得很幸福。

    然而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每個人卻都在那邊啰哩啰嗦地說個不停。

    不能買零食吃。不能邊走邊吃。不能吃太多。

    什麽事都不行不行不行!

    明明只要說一次我就知道了,卻講了好幾次。

    我又不是笨蛋。

    因爲不是笨蛋……很多事情,我還是明白的。

    「對吧。」

    感受著奶油在舌尖上融化,我噘起嘴巴。

    明明正在吃美味的東西,卻不知不覺變得不開心起來——原因在于那些家夥的變化。

    雖然也有可能是我多心,但……應該不會錯。

    真汐太不自然了。

    宏樹也是。

    我想……那應該是叫做「戀愛」的東西。雖然他們好像還沒意識到。

    「嗯。」

    真是,兩個都有問題。

    爲什麽會沈浸在愛情當中呢?

    老實說,我對談戀愛一點興趣都沒有。

    比起這種東西,我更想爲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谌歌。

    只要能離開那個家,我就滿足了。

    啊……不對,比起「離開」,說是「被趕出去」說不定還比較正確。

    不過,這種事怎樣都好。

    因爲我喜歡能盡情享用美味甜點的當下。

    那個連想都不願想起的監獄般的家,不回去也無所謂。

    沒錯……只要別發生什麽大問題,我就能一直像現在這樣生活下去。

    所以,我希望我的歸屬……不要被戀還是愛什麽的破壞掉。

    我一步步地走著,一邊考慮這種事。

    「咕……」

    然後穿過大街,進入小道,咽下口中大塊的食物。

    只要爬上這個斜坡就快到家了。

    那媟|有愛說教的某人在等待著。

    所以,邊走邊吃的行爲就到此爲止。

    我從袋中取出最後一個司康餅,快速張嘴皎下。

    還有點溫度的司康餅,讓我口中充滿奶油的香氣。

    「嗯……」

    實在非常美味。

    ——正當我這麽想時,我發現有誰站在家門前。

    是名沒看過的女人。

    外貌很樸素,但反而顯得更加礙眼。我爬上坡道走近她時,她並沒有露出什麽特別的反應,是因爲太過專注于凝視眼前的房子嗎?

    所以,我試著出聲叫喚:

    「有事嗎?」

    「咿!」

    她一看到我便當場跳起來。

    總覺得……是個很失禮的家夥。

    光是在別人家前面發呆就已經會添麻煩了,這家夥卻擋在門口。

    總之,我將想說的話直接說出來:

    「你,站在那堳僁袑禲C」

    「啊…………那個,啊,我……」

    聲音真小。

    總覺得聽不太清楚。

    我討厭聽不清楚的聲音。

    「那個,我是和齋學姊同屬一個委員會的——」

    大概是因爲緊張吧,她的目光遊移。

    她打算遊到哪堨h?

    「呃,所以…………那個——」

    「…………」

    這家夥,該不會是個笨蛋吧?

    這就是我得到的結論。

    盡是像公害一樣喋喋不休地說著根本沒人在聽的話,卻完全沒有理解我想表達的意思。

    我只是想要她從那邊讓開而已。

    因爲她妨礙我進入家門了。

    「所以,我在想齋學姊不知道在不在……那個——」

    這家夥用向上的視線注視比她還要矮小的我……是個善于處事的舉止。

    真是個卑鄙到無可奈何的女生。

    而且更不妙的是,我站的地方位于下風處。

    傳來了些微我一點都不想聞到的汗水和頭發的氣味。

    我討厭這種淡淡的味道。

    我眯起眼睛,瞪了那個女生一眼。

    然後——

    「吱吱喳喳的煩死了。」

    對于她太過無法理解我的意圖的行爲,煩躁的情感化爲言詞,從我口中跳了出來。

    「那、那個……」

    「讓開。」

    「是……」

    她勉強讓出道路。

    不,與其說是「讓開」,「逃走了」還比較貼切。

    算了,怎樣都好,我又沒興趣。

    我從鼻子堶韞X歎息,開始踏上通往家中玄關的石階。

    因爲我想快點從這個沈重的環保袋中解脫。

    「我回來了。」

    我開口說道,做爲表示我到家了的手段。

    「歡迎回家:」

    迎接我的是宏樹的聲音。

    嗯,總覺得有點難爲情。

    這大概是因爲……我至今爲止從未像現在這樣出聲表示回到家了吧。反正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人回應。

    可是這個家不一樣。

    這埵n好地制定著規矩,只要打招呼就一定會有人給予回應。

    我覺得這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所以才會像剛才那樣出聲。

    「我出去買東西。」

    「哇:買了不少呢。」

    走到玄關的宏樹將手伸向我購物用的環保袋。

    「放到冰箱就好了嗎?」

    我點點頭。

    宏樹的視線落在環保袋中,我想他應該沒看見我的反應。

    不過,他還是會依照我所期望的去做。

    所以我覺得很高興。

    「噢,今天吃烤肉嗎?」

    不是,是壽喜燒。

    我解開鞋帶,只在腦中回答。

    「啊……你還買了優格啊。」

    那是我自己要吃的。洗完澡後加入大量的砂糖食用。

    這次的回答當然也沒有發出聲音。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我覺得這樣就好。

    「好!那我就把這些拿過去啰。」

    物色了一遍我買的東西後,宏樹便將它們拿到廚房。

    我也脫下鞋子,跟上他的背影。

    然後……我想起來了。

    今天真汐說過她要去買東西,憐則是要去打工。

    所以——才會這麽安靜嗎?

    聽得見走廊上的腳步聲也是這個原因。

    我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玄關。

    嗯,我不討厭安靜。

    即使如此……還是希望他們兩個能快點回來。

    憐雖然是個笨蛋,跟他相處起來卻很愉快。真汐雖然有點棘手,但她很疼我所以我喜歡她。

    沒錯,雖然跳脫得有點久,但剛剛的話題能在此連系起來。

    我想要一直待在這個家。所以我希望戀愛這種很有可能會破壞這個生活的東西,不要被帶進來。

    就是這樣。

    我站在原地點了一次頭,然後走向宏樹所在的、被黃昏光芒籠罩的客廳。

    「我剛好打掃完。」

    一進到客廳,就聽見宏樹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嗯…………」

    啊啊……原來如此。

    我能理解鼻間的酒精味是怎麽來的了。

    嗯,地板和窗戶也亮晶晶的。

    我東張西望地環視屋內,因驚訝而稍微睜開眼睛。

    不傀是宏樹。

    我的打掃技術根本無法跟他相提並論。

    說起來……我在看見宏樹的打掃技巧之前,連抹布的使用方法也有高下之分都不知道,會有這種差距也是正常的。

    不過,我希望自己總有一天也能像他一樣,打掃得如此幹淨。

    呼吸有些紊亂。

    我不喜歡探究他人的事情,所以並不是很清楚。但……聽說宏樹似乎一直和父親兩個人一起生活。

    所以才會變得如此能幹。

    我一直負責煮飯,宏樹則是努力打掃。

    就是這樣。

    「……我全部放進冰箱啰。」

    我在被打掃得幹幹淨淨的客廳久立不動時,宏樹的聲音再次傳來。

    看來他已經幫我把買來的食材全部收好了。

    嗯,我喜歡這種體貼。

    我和坐到沙發上的宏樹交換,踏入廚房。

    果然還是在這堻怉鄍倣R下來—

    爲了讓矮小的我也能順利使用,憐幫我將換氣扇的延長線牽到下方。我打開它的開關。

    我點燃燒水壺,將茶葉放入茶壺。接著從碗槽中拿出兩個茶杯。

    准備完成。

    我滿足地哼了一口氣,繞到沙發後面,敲了兩下正在休息的宏樹的頭。

    然後反覆用手指梳理他柔軟的頭發。

    「這是……『打掃,辛苦了』的意思嗎?」

    我點頭回應宏樹的話語。

    雖然因爲我在他的背後,他應該看不見。

    「不過,把家堨敢蔣o幹幹淨淨就是我的工作嘛。」

    宏樹沒有看向我,笑著說道後直接橫躺在沙發上。

    「濤子也很努力地負責做飯,我們彼此彼此唷。」

    看來他的意思是「就跟我們制定出來的規則一樣」。

    既然如此,爲這樣的宏樹泡茶就是我的工作。

    我發出輕微的腳步聲回到廚房後,關掉正在冒煙的燒水壺。爲了溫暖茶杯,將沸騰的熱水咕嘟咕嘟地注入。

    「嗯…………」

    這樣就好了。

    接著只要打開燒水壺的蓋子,等待熱水降溫。

    因爲用陽沸騰的熱水去泡茶的話,茶香會散掉。

    所以,泡茶的時候千萬不能太過急躁。

    我憑直覺靜待時間的流逝,然後將茶水注入茶壺中。

    嗯,我的感覺一如往常地出色。

    茶杯中的茶水顔色和它散發出的香味,讓我滿足地揚起嘴角。

    「茶。」

    我看向躺在沙發上的宏樹——

    「…………」

    他睡著了。

    虧我還特地爲他泡了茶。

    我噘起嘴巴,把剛泡好的茶放在沙發前的桌子上。

    然後將背部倚上沙發,坐上冰冷的地板。

    ——吐了一口氣。

    從桌上傳來的綠色香氣,溫柔地搔著我的鼻子。

    與其同時散發出來的,還有在背後熟睡著的、名爲宏樹的人的溫和味道。

    我最喜歡的——味道。

    「哥哥……」

    對,這是從我以前的家消逝而去的味道。

    我像要收集宏樹的氣味般,用鼻子深呼吸了一次。

    思,果然沒錯——

    我閉上眼睛,開始回憶起已經變得模糊不清的過去。

    例如……我總是坐在哥哥的膝蓋上的事。

    當我作了惡夢時,他會陪我一起睡的事。

    以及,在我升上小學高年級時,他因爲突如其來的交通事故不見了的事——

    對了,當時的我因爲太過寂寞,就鑽進哥哥的床鋪堙A尋找他消散的味道。

    不過這個行爲也沒持續多久就是。

    一個月後,哥哥的味道大部分都消失了。

    然後……我就再也沒踏進哥哥的房間過。

    因爲那個時候,母親已經壞掉了。

    從那之後,我在沒有任何人說話的家中擔負起母親的職責。

    每天、每天都負責做菜給母親吃。

    事情的轉機是在我升高中的時候。

    看不下去的父親建議我離開家堙C

    于是我就來到了現在這個家。

    「哥哥……」

    我將手腕放在沙發上當成枕頭,臉靠在宏樹身前。

    老實說——第一次見到宏樹時我不敢相信,

    因爲我從未想過有人的味道會跟哥哥一樣。

    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但我確實十分驚訝。

    令人懷念的味道。

    令人平靜的味道。

    宏樹的味道。

    男生的味道。

    汗水的味道。

    我最喜歡的味道。

    在黃昏的紅色中,我的意識逐漸朦胧,開始踏上旅途,前往幸福的幼年時代。

    遠方傳來熟悉的小型摩托車煞車聲。

    以及含糊的「我回來了」。

    高大的身體大步跨出的走路方式。

    不過,我已經動不了了。

    因爲不想放開這股氣味,還有這段時光。

    哒、哒、哒。響起幹燥的腳步聲。

    然後是客廳門把的轉動聲。

    憐——

    歡迎回來——

    夢中的我,吐露出自己聽到也會很高興的話語。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