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請給我正常的室友 一卷之四 一杜憐

請給我正常的室友 一卷之四 一杜憐

「辛苦了!我先走了!」

    我以響亮得在居酒屋中回蕩的音量大聲喊道,絲毫不遜色于歡鬧中的大人們。

    現在是晚上九點。非假日時並不會特別忙,通常這個時間就能下班。

    我一邊脫下滿是汗水的半臂(注2),一邊走向職員休息室,從架上拿出寫有我的名字的卡片插入打卡機。

    這樣就……好了。

    隨著告知工作時間結束的打卡聲響起,我一口氣挺直身子。然後迅速地換好衣服,從居酒屋的後門走到市街上。

    從這媞C慢走回家的話,只需要十五分鍾。

    我開始在還有人潮的市街上穿梭而行。可是,這雙腳卻沒走多久就停了下來。

    個中原因……我很明白。因爲我心埵野韟b意的事。

    注2 一種和服的上衣。

    果然,今天應該去一下啊。去宏樹那邊——

    由于身在街道上,我沒有說出聲,取而代之的是歎了一口氣。

    原因是——前陣子我看到的那一幕。那一天我出門幫忙店媔i貨,回家後就看到宏樹和濤子在沙發上親昵地靠在一起睡午覺。就只是這樣。

    老實說,我覺得這沒什麽大不了的。

    不,抱歉……這件事十分嚴重。因爲太過在意導致我在各方面都無法集中,這是事實。不管是工作的時候,還是閑暇之時。

    只是依照我的直覺,濤子很喜歡宏樹——不過話說回來,那家夥跟動物一樣,用「很黏宏樹」這種說法一定比較貼切。

    問題不在這堙C宏樹怎麽看待濤子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由本人這樣說好像有點奇怪,但我從小就有一定的受歡迎程度。因爲姊姊們的斯巴達教育,讓我深知女人的本質和她們想要的東西。

    不過,其代價是我對女性完全幻滅,連帶讓周圍的男性也視我爲敵。

    我失去交女朋友的興致,也沒有男性友人。

    宏樹是我唯一的男性朋友。

    那家夥隱藏著很多關于自己的事,但至少並未對我抱以敵意或忌妒。是個正直、老實、待人平等的公正家夥。

    然後介于宏樹和我之間的——就是濤子。

    濤子對我而言是所謂「會在意」的存在。話雖如此,我並不會想跟她怎麽樣,這種感情也跟純粹的愛情不一樣。

    宏樹喜歡濤子的話也無所謂,但又不能這樣說。

    我大概——是想要知道怎麽做才是最善之舉吧。我該繼續去在意濤子呢,還是該果斷地放棄?

    我在變得更加寒冷的夜晚中吸著鼻子,瑟縮起肩膀。

    「明明才過了一個月……變得還真親近啊。」

    我和濤子、宏樹,還有啰嗦的真汐。

    像逃離似的離家,獨自生活了一年……因爲很便宜,就搬到現在住的地方——結果變成如今的情況。

    我的臉上浮現自嘲的笑容。

    算了,總之去找宏樹,向他坦承一切吧。保險起見,還是准備一下貢品好了。

    「好,就這樣——」

    方向已經決定。接下來就是靠幹勁。

    我在步入從市街通往家中的大道前,順道前往常去的便利商店。

    晚餐已經靠員工餐解決了,所以只需要買飲料和零食。我將寫著「新産品」的味道奇妙的零食和飲料扔進購物籃,迅速地結帳。

    就在這時——

    正在等候店員結帳的我,總覺得有股視線。

    然而我巡視四周後發現,不只是店內,連店外都沒有半個人在看這堙C

    「是錯覺嗎……」

    算了,反正這種事常有。

    多虧這張臉,「感覺到他人的視線」對我而言根本是家常便飯。突然被不認識的不同校女生告白,或是和明明沒有在交往的女生傳出绋聞之類的。

    「一共是——元。」

    「……嗯?啊啊,抱歉。」

    恍神的我聽到店員的聲音後,急忙從錢包堶戛野X錢。然後將找錢全部塞進募款箱。

    我投入的都是一圓或五圓,所以算不上多少錢,不過我想,這點小錢說不定也能幫上某些人。

    與玄關相鄰,寫著「101」的四坪房間就是我的寢室。

    這婺罋j壁的房間——宏樹的102號房比起來大了一坪,壁櫥也有兩個。搬進來時我被詢問想要住在哪一個房間,我毫不猶豫地選擇這堙C

    對了對了,因爲是最靠近家門的房間,也有著回家後五秒內就能抵達的魅力。

    我脫下運動鞋,打開那扇五秒就能打開的房門,將書包扔進房間,然後馬上敲響隔壁位在樓梯旁的房門。

    「宏樹,我進去啰?」

    「唔哇!等、等一下!」

    「喔,我不等。」

    慌張的聲音透過房門傳出,但我沒有將它放在心上,直接踏進宏樹的房間。

    「……噢?」

    宏樹的反應讓我期待會不會有什麽有趣的事,結果卻並未如我所料。

    還是老樣子,整齊的房間內放著床和書桌,書桌上置有書架這種基本款的家具而已。

    「……………歡、歡迎回家。」

    宏樹勉強對我打了聲招呼,他正在樓梯下的壁櫥前,呈現詭異的姿勢。

    「你……在做什麽?」

    「整、整理房間……」

    「什麽嘛,你終于踏入成人的領域啦。要不要幫你煮紅豆飯?」

    「……不要說這種下流的話啦。」

    「不要立刻就理解這種下流的話啦!」

    宏樹用雙手關上壁櫥,一面帶著認真的表情說道:

    「也不要學我啦……」

    嗯,顯然有鬼。不過我還是放他一馬,別去深究好了。

    我坐到身旁書桌的椅子上,嘴角因宏樹可憐的表情松懈下來。

    「抱歉,這麽突然。你要睡了嗎?」

    「沒有,我還沒洗澡。」

    明明我來得如此突然,宏樹看起來卻一點都不在意,他就地而坐,倚靠在壁櫥上。

    「憐是——剛剛才回來?」

    「嗯。」

    「晚餐吃了嗎?」

    「吃了。而且我傍晚就跟濤子說過了。」

    「啊,難怪晚餐只有三人份。」

    「就是這樣。」

    我從我帶來的塑膠袋中拿出一個紅色的鋁罐,劇烈地搖晃後將其遞給宏樹。

    「給我的?謝謝。」

    宏樹用雙手接過,臉上綻放出開心的笑容。

    「沒什麽……我會讓你用身體償還的。」

    「那我不要了……」

    宏樹在拉環拉到一半時停下手上的動作,准備將這個狀態的鋁罐丟還給我。

    「騙你的,開玩笑的啦。」

    我苦笑著回應後,他才勉爲其難地喝了一口剛開罐的碳酸飲料。

    「然後呢?你今天來有什麽事?」

    「啊?」

    「憐難得會來我的房間,所以我想一定是不方便在客廳講的事吧。」

    「嗯,啊啊——」

    這家夥,意外地敏銳啊。

    我從塑膠袋中拿出自己的飲料,用指甲拉開拉環。

    「這個嘛,我好像有想問你的事情……又好像沒有。」

    「果然。我就知道。」

    宏樹因爲自己的猜想命中了,高興地呵呵笑著。而且表情還可愛得跟小孩子一樣。

    老實說——我有點不爽。不過畢竟是我自己有事要問他。

    我喝了一口碳酸飲料,稍事休息後開始用冷靜的語氣述說:

    「總而言之,雖然我不知道該從何講起——」

    「嗯……」

    「我啊,是個變態嗎?」

    「………………」

    宏樹的臉維持認真的表情僵住了。看來我太過唐突。

    「抱歉,你不從頭開始說的話我搞不清楚。」

    「『從頭開始』是要從哪?」

    「我怎麽會知道。」

    「說得也是……」

    我「嗯」了一聲,同意宏樹的說法,然後開始在腦海中描繪到數年前爲止的生活。

    「這個嘛……我媽因爲工作的關系很忙,所以我可以說是由兩位姊姊帶大的。」

    「咦∼第一次聽說。原來你有兩個姊姊。」

    「啊啊,從小受過英才教育的。」

    「難道是頭腦很好之類的?」

    「不,不是學業那方面……」

    我的眉間刻上深刻的皺紋。

    腦海中漸漸浮現被恐怖點綴的回憶——不過要一個個訴說的話會講到天亮,所以……我將那些事濃縮成簡短的一句話:

    「女人這種生物很可怕喔。」

    「發生什麽事了!?」

    宏樹突然驚呼出來。唉,他無法想像也是正常的。

    「——也就是說,我的姊姊們都是虐待狂。只要有不順心的事,她們就對我施以又打又踢的暴行,讓我深刻地記住對女人而言的正確答案。每天都這樣,全年無休啊。」

    「這、這還真是……爲什麽要這樣做?」

    「爲了讓我像個男人似的成長啊。」

    「嗯,這個我能理解……」

    「接吻也是老姊她們教的。」

    「唔哇……」

    宏樹露骨地面向牆壁,是我從認識他以來看過最有趣的反應。

    「啊,順帶一提,妹妹的話是我負責的。」

    「爛人。」

    這次則是迅速回頭。可是染上臉頰的紅潮讓我判斷他其實在暗自興奮。看來妹妹的部分似乎還在他的接受範圍內。

    「然後呢——」

    我忍受不住這種無理的暴力行爲,便趁升高中的機會握緊存款,從家堸k了出來。順帶一提,在那之後我就一次也沒回去過。

    不過,太遲了。被以這種方式養育成人的我,嗜好已毫無意外地扭曲。

    「……憐?」

    「一旦被扭曲過,就代表永遠無法恢複原狀喔。等我察覺到的時候就已經變成虐待狂了。」

    「……咦?」

    「我變得喜歡玩弄女人、欺負女人、冷漠地對待她們。」

    「唔……」

    「讓她們哭出來,讓她們屈服,俯視她們,都會讓我很興奮。」

    我平淡地陳遊沖擊性的事實。

    「憐?」

    「覺得好笑的話就笑吧。這些都是真的。」

    我將手肘放在書桌上撐著臉頰,歎了口氣。

    沒錯,我從各方面來看都是個優秀的變態。喜歡玩弄像性情粗暴的小動物般的濤子,或許也是基于這個原因。

    雖然我沒有說到這個地步,但我已經有被恥笑的覺悟。

    可是,宏樹的反應卻出乎我的意料——

    「我不會笑的。」

    他帶著認真的表情面向我,站起身來:

    「我覺得有點虐待狂傾向也沒什麽……憐也經曆了很多事呢。雖然我無法全部理解就是,嗯……」

    然後露出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慢慢地鑽入被窩。

    「你啊……」

    就算宏樹蓋著棉被,我也看得出來他的身體正在顫抖。

    「對、對不起!噗……」

    我一踢開棉被,變得呼吸困難的宏樹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因爲,突然被做出『我是個變態虐待狂』這種表白嘛。」

    「哪剛表情堅定地跟我說『我不會笑的』的人是誰啊!」

    我進而踩上棉被。

    「所以我跟你道歉了嘛!」

    「我還差點覺得『抱住你也可以吧』喔。」

    「啊,原來你是一號。」

    「喂,爲什麽你會那麽自然地說出這種辭彙啊。」

    我賞了他一發效法足球漫畫的射門做爲最後一擊。

    「好痛!住手,住手啦!」

    「那你就不要說多余的話。真是……」

    我撩起頭發,盤腿坐下。

    「唉……就是這樣。我就是這種個性。」

    「一號?」

    「你故意的吧……」

    「開、開玩笑的啦。」

    宏樹從被窩爬出來,一邊跟我道歉。

    「可是我覺得……這種事,只要跟對方坦承後再好好拜托她不就行了嗎?」

    我回問道:

    「啊?你會拜托喜歡的人做這種事嗎?你能命令她『讓我抓你的頭發』、『給我趴在地上』、『讓我看你哭的模樣』嗎?」

    「嗯。」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了。

    在我面前的這個家夥,說不定才是最危險的。

    「不,抱歉。我試著設身處地後,覺得果然不行。」

    「喂!正常而言會想要把它付諸實行嗎!」

    「咦?」

    「啊?」

    四周陷入一片微妙的沈默。這種時候好像被叫做「天使正在通過」(注3)還是什麽的,算了。

    「那個——」

    先開口的是宏樹。

    「喔?」

    ——我正准備回應,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起輕快的鈴聲。因爲很吵,我花了四秒就把電源關掉。

    「憐,電話……」

    「別管它。反正不接的話它就會一直響個不停。」

    「一直響個不停?」

    我堅定地點頭,把手機扔到房間的一角。

    注3 源自法文諺語「Un ange passe」,形容對話或座談途中衆人陷入一片沈默的情況。

    「而且,我現在在講重要的事啊。」

    我拿起桌上的鋁罐喝了一口。反正不管這罐是我的還是宏樹的都已經沒差了。

    「喏,你剛剛不是想說些什麽嗎?」

    「啊,嗯。」

    宏樹從床上下來,隔著桌子與我相對而坐。

    「我在想,是誰會讓你想要這麽做。」

    「是誰呢?」

    「你有喜歡的女孩子吧?」

    「誰知道。」

    我沒有正面回應,又喝了一口手中的飲料。

    「……難道是,真汐學姊?」

    在這個瞬間,不只是鼻子,我連眼角都噴出了甜甜的碳酸飲料。

    「沒、沒事吧?」

    「白癡,你想殺了我嗎!」

    「對不起,因爲我想說不定——」

    「只有她絕對不可能!」

    我一邊咳嗽,一邊打從心底否定。

    「那家夥活力十足的部分會讓我想到我姊,所以不可能。」

    「是、是嗎……」

    宏樹安心地松了一口氣。那大概是他的無意之舉吧,不過我幾乎可以確定了。是嗎?宏樹他對真汐——

    我其實早就懷疑過了,這家夥真的很好懂。

    我用衛生紙擦拭著臉和桌子,一面說道:

    「唉,先不論這個……你多少也有不能讓人知道的癖好吧?那種嗜好不可能讓喜歡的女人知道吧?」

    「嗯,不可能。」

    宏樹也用力地點了一下頭,贊同我的意見。

    「而且,我也不能去喜歡人——」

    「……嗯?」

    我思考宏樹話語中的意義——笑了出來。

    「怎、怎麽了?我說了什麽奇怪的話嗎?」

    「沒什麽,我正想問你,結果你就自己招認了。」

    「咦?」

    「『我也不能去喜歡人』。」

    「那、那是……」

    宏樹不是說「沒有喜歡的人」,而是說「不能去喜歡」。其原因恐怕與他壁櫥中的秘密有所關聯。

    暫且不論宏樹隱瞞了什麽,我幾乎能確定他跟我一樣,是個擁有不能爲人所知的嗜好的變態。

    在困擾地笑著的宏樹面前,我一邊高喊一邊站起身:

    「好,該講的都講完了。」

    「咦?咦!?」

    「知道你跟我是同類,我就放心了。」

    「那個,我……該不會被你認爲是變態?」

    我露出燦爛到看得見牙齒的笑容。

    「沒差吧?這個家媮晹野t外兩個怪胎,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也是呢。」

    宏樹也學我笑得露出牙齒。

    就在這時。

    「——宏樹,我要進去啰?」

    房門突然被敲響。

    「真、真汐學姊!」

    宏樹像跳起來似的起身,迅速地打開門。

    真好懂。跟我要進來時的態度截然不同。

    「怎、怎麽了嗎?」

    「嗯,浴室空出來了,所以我來跟你說一聲。」

    真汐頭上包著毛巾的身影突然出現。她注意到微笑看著他們兩個的我,仿佛嚇了一跳似的說道:

    「……咦?啊,憐——你怎麽會在這堙H」

    「我不能在這嗎?」

    真汐移開視線:

    「不是這樣,我只是沒想到你已經回來了。」

    是因爲剛洗好澡吧,她的臉很紅。

    「偶爾也想要來點男人間的談話啊。」

    看到我戲谵地笑著時,真汐蹙起眉頭:

    「什麽啊,下流。」

    雖然她好像有點鬧別扭。不過這個說法很符合平時的真汐。

    「才不下流咧。你看著濤子時的眼神比這更糟糕。」

    「啰嗦,少管我。」

    她果斷回嘴。

    「話說回來,已經超過十點了,你們兩個快去洗澡啦。太晚洗的話發出來的聲音會給鄰居添麻煩。」

    「啊,也是。」

    宏樹老實地點頭。

    我也一邊回答「了了」,一邊舉起單手大幅度地活動。

    其實我在猶豫要不要問問看「要一起洗嗎」,不過無論是針對哪一方都會變成無聊的玩笑,所以我拉上嘴巴的拉鏈。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