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雪洗天下*第一卷 隱在幕後的舞者 第一章

雪洗天下*第一卷 隱在幕後的舞者 第一章

先是村里的村長劉祝貴在村民大會上要求小溝村的村民今年每人要多交四十公斤的國家征收糧,再接著村里便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費用,村里要蓋房子的,交二百元的土地佔用費,村里有孩子在上學的,交五十塊的教育投資費,村子里養豬的,每頭豬要交四十元的生豬管理費……對于像小溝村這樣年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多一點的小村子來說,村主任的那番話當場就引起了軒然大波,村民們議論紛紛,當時就有大膽的村民站起來質問這些收費的依據。小溝村的村民雖然有文化的不多,甚至上過初中的也沒幾個,不過像村主任這樣隨便增加國家征糧數,規定土地佔用費這些事情還是覺得不對頭,好歹要有個說法啊,你劉祝貴一家橫行鄉里便橫行鄉里吧,平時雞毛蒜皮的被你刮走的就被你刮走吧,可你也要讓人活啊,就是宮里的皇帝恐怕也沒你那麼囂張法,可劉祝貴對村民的質問只說是上頭的規定,收那些錢也是為了攢起來發展村里的經濟。這樣的借口自然不能讓村民滿意,小溝村的農民雖然說樸實了一點,雖然說善良了一點,雖說溫和了一點,可畢竟不是傻子啊,他劉祝貴要是心里想著為村里的發展做點什麼事,恐怕拖拉機都可以開到月球上去了。這個村民大會自然是不歡而散,最後要走的時候,劉祝貴還威脅了幾句,說誰要敢鬧事,敢不配合國家的政策,就讓他知道厲害,用劉祝貴的話說,就是要那些敢于跳腳的村民知道“牛皮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誰要跟老子鬧,老子就讓他知道小鍋也是鐵打的!”

    仿佛是要應證他的話,在會後的第三天,劉祝貴便帶著他的堂弟,劉朝發,還有他的兩個兒子,一路浩浩蕩蕩的直向村里的王利直家殺去。

    王利直家最近因為房子有處地方漏雨,所以就村前村後的請了幾個人幫忙修補一下,也就是加點瓦什麼的。王利直看到劉祝貴帶著人來了,還有些莫名其妙,看著他們氣勢洶洶的樣子,王利直還真的心里有些打鼓,所以還沒等劉祝貴一伙進了門,他就連忙迎了上去,一邊吩咐自己的老婆倒茶,一邊從口袋掏出了一盒“大重九”點頭哈腰的遞了上去,這煙可是為了招待今天來他家幫忙的幾個人特地買的,雖說只是三塊多一包,可在這地方,還真的沒有多少人抽得起,劉祝貴一干人接過王利直遞過的“大重九”還沒等王利直開口,劉祝貴的二兒子便怪叫了起來。

    “過濾嘴!王不直你還整高檔了,是不是在哪兒發了財啊,我到現在還是抽兩頭點火的!”

    王利直的笑容有點不自然,在他年輕時有一次修水庫的時候因為在水里泡久了,以後下面的家伙要舉起來就有了些困難,去看了醫生,花了不少錢,縣里的醫生說是在冷水里泡了太長的時間,把下面的一些組織凍壞了,影響了男性的生理功能。為了這病,他藥沒少吃,錢沒少花,要不是有人幫助,恐怕家里都揭不開鍋。村里一些好事的人知道了,便給他起了個“王不直”的外號,這外號一般的人都不在他目前喊,都是一個村的,雖然知道,也只是在背地里說說,再說,王利直也是當年響應國家號召去縣里修水庫,才落得這身病,大家都很同情他,因此很少有人當他的面這麼叫,王利直看著這個幾乎比他小二十歲的人叫著令他難堪的外號,卻也不敢發出火來!他還是堆著笑臉,面向著劉祝貴,小心的問了一句。

    “劉村長,你來我這不知有沒有什麼事?”

    劉祝貴吸了一口“大重九”,沒看王利直,只是瞅著王利直家正在修補的房子,問了一句︰“王利直,你混得不錯嗎,在蓋房子哪?”

    “哪是蓋什麼房子,只是漏雨,隨便修修,加塊瓦,糊點泥!”

    劉祝貴皮笑肉不笑的齜了齜嘴,露出幾顆黑黃黑黃的牙齒,盯著王利直看了一眼,又問了一句︰“那天的村民大會你也來了吧?”

    “來……來了。”王利直似乎有點明白了。

    “那好,我廢話也不多說了,拿來吧!”劉祝貴說著,就把手伸到了王利直的面前,“蓋房子的土地佔用費,二百元。”

    王利直傻了,自己只不過修補了一下老房子,哪里佔用了什麼土地,家里雖然拿得出兩百塊錢,可那錢,都應該用在該用的地方,而不是交什麼莫名其妙的土地佔用費。

    “劉村長,你看我只是修修老房子,可沒佔什麼地啊,再說二百元,我也拿不出啊!”王利直幾乎在央求了。

    “少廢話,拿不出,拿不出你蓋什麼房子啊!”劉祝貴的二兒子劉老二叫囂著,一把把王利直推了個踉蹌。

    王利直差點摔倒,可他還是對著劉祝貴哀求著︰“劉村長,你看我這里就只是加片瓦,等我下次蓋房子的時候我一定給你交上這二百塊錢!”

    劉祝貴冷笑著沒說話。

    “下次?”劉朝發叫道,“你當我們是要飯的啊!”

    “劉村長,你看我家就這麼大的一點地方,有點錢還要去買兩頭小豬崽呢?我實在拿不出啊!”王利直在那里急得滿頭大汗。

    “拿不出?拿不出你蓋什麼房子啊!”劉祝貴的大兒子說完,看到王利直家門前有根竹竿,就拿起竹竿去捅王利直家房子屋檐處的瓦片。

    王利直想跑過去攔他,可還沒轉過身子手就被劉祝貴的二兒子拽住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臉上“啪”的一聲就被打了一個耳光,劉祝貴的二兒子邊打邊罵︰“讓你這個狗日的裝窮,平時吃那麼多藥怎麼就有錢了?”王利直想掙開手,結果手還沒掙開,肚子上一陣劇痛,已被劉祝貴的二兒子踢倒在地。

    “啊!”倒地的王利直不由得發出一聲慘叫!

    王利直的老婆在廚房里,聽到外面的慘叫,趕緊出來了,一出來就看到王利直倒在地上,劉祝貴的二兒子正在猛踢王利直。

    “你們干什麼?”王利直的老婆喊叫著沖上前去,還沒沖上去就被劉朝發拉住了,兩人廝打起來,可一個女子,怎麼是男人的對手呢?還沒幾下就被劉朝發一耳光扇倒。

    那幾個王利直請來幫忙的村民聽到底下動靜很大,也出來了,周圍也聚集了幾個村民,大家議論紛紛。

    “劉祝貴,你想干什麼?”那幾個來王利直家幫忙的村民大聲質問,沖上前去阻止劉老二對王利直的拳打腳踢。

    劉祝貴看收不到錢,便示意叫他那兩個兒子停手。

    “干什麼,收錢啊,想跟我作對,這就是榜樣!”劉祝貴囂張的說道︰“別以為村里大會上的事我說過就算了,走!”劉祝貴又帶著人走了。

    看著這一幕,周圍的人都被劉祝貴的囂張氣焰嚇住了,只等劉祝貴他們一伙人走了,眾人才上前將王利直的老婆喚醒,將王利直抬到早已破爛不堪的屋中,王利直的老婆醒來了,看清周圍的一切,便嘶聲力竭的大哭,王利直則抬到屋中便沒有醒過來,只是嘴角不斷冒出血沫。

    眾人雖然同情,卻也無奈,劉祝貴在村里橫行霸道也不是第一次,這幾年來,村里的人早就麻木了,自從劉祝貴當上了村里的村官以來,小溝村就幾乎沒有過安寧。

    劉祝貴本是村里的一個無賴,年輕時曾到外面闖蕩了兩年,後來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回到了小溝村,老實了幾年,取了個媳婦,後來不知怎麼地,竟讓他和鄉上的領導搭上了線,被鄉里的領導任命為小溝村的村長,為了這件事,鄉里的領導還來到小溝村做村民的思想工作,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話。經過鄉上領導“耐心細致”的勸說工作後,劉祝貴如原以嘗的做了村長,劉祝貴做了村長以後,的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把副村長給換了,換成了他的堂弟劉朝發,第二把火則把村里的會計和出納給撤了,由他自己兼任,美其名曰“減少村民負擔”。第三把火是他私自給每個村民每年增加了四十多元的發展考察費,說白了就是由村民出錢,他和鄉上的領導每年去全國各地考察一番,去“取經”,去學習各地的“先進經驗”,村里有幾個人看不下去了,便去告劉祝貴,結果是什麼沒人知道,只不過後來上面還給小溝村發了一個獎狀,小溝村成了“先進示範村”,劉祝貴被評了個“先進村干部”並被批準入了黨,從此劉祝貴更是囂張跋扈。村里的幾個人還是不信邪,寫了檢舉信,把劉祝貴告到了縣里,可沒過幾天,檢舉信卻到了劉祝貴的手上,在村民大會上當著全村人的面把檢舉信撕得粉碎,告劉祝貴的那幾個人後來被鄉里派出所的給抓了進去,罪名是“擾亂地方治安”出來的時候基本上只剩下了半條命。再到後來,全國的基層農村的干部實行民主選舉制,可在小溝村,一到選舉的時候鄉上的主要領導都親自到場,至于候選人除了劉祝貴以外,其他的人經過與鄉領導的“耐心細致的交流”後,都放棄了候選人資格,就這樣,小溝村成了劉祝貴的私人大院,至于什麼基層的民主選舉,用小溝村村民的話說,那都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選不選都是一個樣!在這樣的情況下,小溝村的村民逐漸麻木了,還編了一句順口溜說明小溝村的狀況,“催糧催款催性命,防火防盜防干部。”

    至于這次劉祝貴在村民大會上變本加厲的橫征暴斂,小溝村的村民思前想後,最後猜出了原因,劉祝貴的小兒子今年正在縣里的第一中上學,已經高三,今年還要面臨高考,但那個小兒子跟劉祝貴一個德行,學習一塌糊塗,但劉祝貴想給他兒子弄個大學上上,跑了幾趟省城,最後決定讓他的兒子去上省城里的大學,當然是自費的,聽說每年學費差不多要萬把塊,有了這個原因,劉祝貴自然要在村里撈更多的錢。雖說知道了原因,但也是沒有辦法,你想告,又能能告到哪里呢?可村民的不滿情緒正在上升,王利直這次的事,是劉祝貴故意做給村民們看的,是殺雞駭猴,雞殺了,猴也駭了。

    過了兩天,一件讓村民們更料想不到的事發生了,王利直死了,死在了自家的床上,死的時候大塊大塊的吐血,血幾乎把他睡的床弄濕了一半,大家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劉祝貴弄出了人命,這件事劉祝貴自然是知道了,只不過還沒等告狀的人出現,他就跑了趟鄉上,隨後鄉上派出所的警察來了,還有兩個大蓋冒,也不知道是干什麼的,他們來了,然後又走了,過了兩天,一紙法醫鑒定書莫名其妙的送到了王利直老婆的手上,王利直的死因是長期操勞過度外加營養不良引起的心肺功能衰竭,屬正常死亡。

    王利直的老婆卻並不死心,她把王利直的屍體用草和白布裹了,用板車把他拉到了鄉政府門前伸冤,鄉長沒有多說什麼,只說了兩個字“胡鬧!”。王利直的老婆在鄉政府門前跪了一天,滴水未進,到了晚上就昏倒了,等她醒來時,發現自己在鄉里的衛生所里,王利直的屍體不見了,在她面前的是一個骨灰盒,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在她身邊,那人自稱是鄉長的秘書,那人告訴她,在那天她昏倒以後,鄉長果斷的做出了決定,把她送到了鄉里的衛生所,並指示衛生所給她最好的照顧,同時鄉長考慮到你家里的經濟情況,所以由鄉政府出錢,已經把王利直給火化了,王利直的老婆聽著這個眼鏡說的話,眼楮卻看著在她床前的小桌子上放著的一個黑色的骨灰盒,一動不動。那個眼鏡正在為鄉長吹噓“功勞”的時候,卻發現他面前的這個女人笑了起來,笑聲越來越大,那個女人也越來越開心,最後那個眼鏡看著那個骨灰盒,聽著這個女人的笑聲,心中卻升起一股寒意,這件小小的病房,竟讓眼鏡感覺恐怖起來,他連忙退出了那間病房,可病房里那瘋狂的笑聲依舊不段傳來,這一瞬間,他只有一個念頭,離開這個地方,越遠越好……

    王利直的媳婦瘋了,這個消息再一次的讓小溝村的村民惶恐了起來,而劉祝貴一家子卻依舊像沒事的人一樣,照樣做著他的村長。大家都怕了劉祝貴一家,劉祝貴的凶殘和只手遮天的手段,這一次,又讓小溝村的村民們領教了。

    村民們沉默了,可是在沉默中又好像在期盼著什麼,偶爾遇到了,只會有一些奇怪的交談。

    “他回來了麼?”

    “差不多,我猜就這麼幾天!”

    “你猜他會不會出頭?”

    “不知道!應該會吧,我聽別人說,當年王利直幫過他家,這些年人家可沒忘,王利直看病的錢,差不多都是他給的,人家可從來沒要他還過,這一下,王利直死了,他老婆也瘋了,哎……”

    這幾天村里的氣氛很怪,自從王利直死了,劉祝貴就有些擔心,這畢竟是一條人命,雖說花了些錢,表面上這件事已經了了,可劉祝貴的心里還是有些不塌實,特別是這兩天,村里的氣氛有些奇怪,就連劉祝貴也感覺到了,這一天,他把劉朝發和村里和他同宗的幾個人叫來了家里,等他們坐定了,劉祝貴就說出了叫他們來的目的。

    “你們說說,這兩天村里是怎麼回事?”劉祝貴開門見山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大概是村里的都有些怕吧,畢竟弄出了人命!”說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劉祝貴看了這個說話的同宗一眼,有些不滿的意思。

    “誰想得到那個王利直那麼不經打,只是隨便來了幾拳,踢了幾腳就死了,還害得家里花了不少錢!”說這話的是劉祝貴的大兒子,平時充狠到可以,說到動腦筋,完全不行。

    “日他娘的雞巴,這個王不直,死了還給我們找麻煩,早知這樣,當初老子沒把他打死就好了,留下來漫漫的整死他!”劉祝貴的二兒子發著狠說到。

    劉祝貴看著他面前的兩個兒子,心里嘆息了一聲,這兩個兒子,老大完全沒有腦子,老二則凶狠有余,謀略不足,只知道打打殺殺,看來家里將來還得指望老三。

    劉朝發看著劉祝貴沒出聲,琢磨了一下,說道︰“不是很清楚,總覺得有些鬼鬼祟祟的,好象有什麼事,我們不知道!”

    劉祝貴皺了眉頭,像是在思考,和他同宗的另一個人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了一句話︰“會不會是為了王利直的事,那些人想要鬧事?”

    “不像,那些人好像在秘密的商量著什麼,昨天晚上李偉華,唐子清他們一伙還一起到村尾的張老根家商量了一晚!平日他們幾個可沒有在一起串門的習慣”劉朝發說著,又想了想,繼續說道︰“我覺得他們好象在等什麼東西!”

    一聽到這一句,劉祝貴的眉頭就跳了一下,整個小溝村,還有什麼人值得那些刁民等,還有什麼人不怕他,等等,會不會是那些人在等他……

    劉朝發幾人看著劉祝貴的臉色似乎變得難看起來,都不再說話,只等劉祝貴說話,過了一會兒,只聽劉祝貴從牙齒里面擠出幾個字。

    “我知道他們在等什麼人了!”

TOP

楼主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

TOP

TOP

感謝大大分享樓主辛苦了

TOP

謝謝大大的分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