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武俠仙俠] [古典仙神] 仙唐 作者:簡為(已完結)

第兩百八十一章 毀滅計時

  守護大陣的是四名一劫天仙,此陣需要他們同時輸送仙力開啟,才能將要去外面的人傳送出去。

  其中一名天仙攔住俞浩道:「宗主有令,任何人等都不能出覓仙山,以後覓仙山都是有進無出!」

  俞浩不解地問道:「這是為何?宗主從來都沒有限制過我們自由啊!」

  化仙道的仙人相對來說還是很自由的,在沒有任務的時候,他們可以隨意出入覓仙山。當然,這一切是在不違反化仙道規矩的前提下,才能享受自由的。

  那名天仙不耐煩地道:「這是宗主的命令,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什麼要緊事,你去找計長老說吧。」

  俞浩失落地道:「好吧。」

  他心中焦急不已,蕭蘭等人逃離了囚牢,肯定很快就會傳遍整個覓仙山。可沒有得到四名天仙的同意,他也無法開啟傳送陣。

  俞浩沮喪地邁步離開,可才剛邁出一步,就有一個二劫天仙來到。

  這人長得奇醜無比,他是巫神座下的阿怪!當初巫山被破,他也被化仙道俘虜。計聞塵知道阿怪受巫神壓迫,加上阿怪自己也非常熱衷加入化仙道,所以計聞塵欣然將他帶入了覓仙山。

  如今的阿怪已經是二劫天仙,在覓仙山的地位處在了核心層。

  「開啟傳送陣,我要出去。」阿怪一進來就直接道。

  俞浩激動地站到阿怪身邊。沒錯,他們兩個認識。只是阿怪瞭解俞浩的過往,所以對他一直都很討厭。

  四名一劫天仙面面相覷,其中一人苦著臉道:「這是宗主下的命令,你就別為難我們了。」

  阿怪冷冷一笑:「沒有你們,難道我就開不了傳送陣嗎?」

  他突然出手,一股強大的仙力注入到了陣法之中。他的天仙令牌熠熠生輝,傳送陣緩緩開啟。

  四名天仙怒喝:「你這麼做,是要背叛我化仙道嗎?」

  這傳送陣,其他天仙確實也能開啟。可現今是吳越子親自下的命令,阿怪的行為完全是背叛!

  還沒等四名天仙反應過來,阿怪已經夾帶著俞浩進入了傳送陣。化仙道中出現叛徒,那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也不難怪四名天仙會目瞪口呆。

  當四人恢復鎮定,立刻各自行動。一個去通知計聞塵,另外三個則是去追趕阿怪了。

  阿怪和俞浩已經到了一片叢林之中。

  「你把救出的那些人都放出來吧!」阿怪急忙道。

  俞浩沒有多想,立刻將蕭蘭和魔煞宗弟子們釋放出來。

  阿怪卻突然出手,他將蕭蘭等人迅速收入自己仙府,然後朝著俞浩猛烈一擊。俞浩沒有防備,而且他只是地仙,更擋不住二劫天仙的攻擊。

  俞浩直接被打了個四分五裂,阿怪則是迅速逃離。

  化仙道的三名天仙不一會兒就追趕過來,他們發現了俞浩,也不管俞浩如何喊冤,一同出手將這個叛徒殺死。不過也多虧了俞浩,讓阿怪有了充分的時間逃亡。

  阿怪對仙府中的蕭蘭等人道:「你們放心,我混入化仙道是受了主人的指示,如今辰兄弟他們都和我家主人困在一起,以我們的能力絕對無法去救他們。我腦子笨,你們說說現在該怎麼辦?」

  蕭蘭道:「去夏海,龍雯就在夏海,她知道自己丈夫遇難,一定會想辦法解救的。」

  阿怪迅速朝著夏海而去。

  至於覓仙山中,計聞塵一得知阿怪出逃,便要親自出去捉拿。沒想到吳越子卻突然現身,他讓眾人都守在覓仙山不要出去,然後親自毀去了傳送陣。而他自己,則是消失在了覓仙山。

  毫不知情的三名化仙道一劫天仙,仍在追趕阿怪。吳越子突然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三名天仙還未來得及參見,就被吳越子一掌拍得魂飛魄散,徹底湮滅。

  吳越子看看夏海方向,他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追趕,只是喃喃道:「去吧,你們將注意力放在星辰中心,就不會有人再注意覓仙山了。還有四十九天,你們就享受這最後的時光吧。」

  吳越子消失不見,他回到了覓仙山。

  覓仙山中的修仙者足有過萬人,不僅有原弟子,也有不少其它宗門的弟子,就和牛子祥一樣。

  只是這些人都還不清楚即將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災難。

  一些人還在忘我的修煉,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仙人,在化仙道的地位大大提升;一些人則是在互相交流切磋,化仙道的弟子,當然不能少了比鬥。

  牛子祥悠閒地和父親牛富、妻子林小黛坐在一起,牛子祥的身份特殊,來到化仙道後也很受其他人尊敬。除了那群天仙,就屬他的地位最高了。雖然天龍派分崩離析,但現在的他,依然享受著化仙道帶給自己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

  突然間,整個覓仙山秘境劇烈地顫動起來,化仙道搖搖欲墜,覓仙山落石不斷,山腳下一片狼藉,牛富直接被活生生砸死。畢竟他只是凡人,牛子祥和林小黛根本來不及救他。

  二十幾位天仙飛了出來,計聞塵大喊:「宗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覓仙山發生如此大的變故,恐怕只有吳越子才有能力作出這樣的事來。

  整個秘境響徹著吳越子冰冷的聲音:「你們還不知道吧,其實覓仙山秘境就在星辰中心。別怪我,我和地之心想要借用你們的力量,你們應該為此高興才對。我建立化仙道,讓你們可以傲世天下、為所欲為,如今就是你們報答我的時候,為我貢獻出你們的所有力量吧!」

  長久以來一直是晴空萬里的覓仙山,突然間天昏地暗,狂風四作。

  秘境中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不斷消失。

  計聞塵滿懷期望地道:「宗主,你借用我們力量之後,會放了我們吧?」

  一旁的彥蒲怒吼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吳越子要把我們都殺了,要把整個世界都毀了!」

  吳越子哈哈大笑:「你很聰明,但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人能活,那便是我。你們還有四十九日的時間,好好來互相道別吧!」

  吳越子的聲音消失了,現在所有化仙道的人都咬牙切齒。有些不甘心地天仙想要衝破秘境,可是無論如何都出不去。

  以前沒有人知道覓仙山這個秘境究竟是在哪兒,現在一切都明白了。這個秘境,只是地之心創造出來的罷了。它挑選出了吳越子這個人,然後讓他為自己代言,來完成自己的計畫!

  覓仙山就是一個囚牢,和辰天等人被困的熔岩相同的囚牢!紀昊等人都出不去,計聞塵等人又如何能出去?

  所有人都絕望了,計聞塵受的打擊最大。他回憶著和吳越子一同闖蕩打天下的時光,這樣一個好友、好兄弟,卻背叛了他,背叛了化仙道,這讓他痛心到了極點。

  但是一切都晚了,無論現在想什麼,做什麼,都無法改變既成的事實……

  阿怪一路飛逃,原先還能感受到有人追趕,但漸漸地,卻發現沒有人來追自己了。他還刻意放慢了速度,結果還是沒有人追來,這反而讓他驚奇。

  但不管怎麼樣,沒人追就是好事。

  阿怪花了五天時間進入了夏海。他不知道,他花的每一天,都是在為這個世界倒計時!

  夏海進入了難得的和平,阿怪一進去就問到了龍宮所在。只是龍宮未建成,他又被龍宮的人帶去了豚族。

  這幾番波折,又花了一天時間。

  阿怪終於見到了龍王和龍雯,這一刻,他才敢把蕭蘭等魔煞宗弟子釋放出來。

  龍雯見了淚水朦朧的蕭蘭非常奇怪,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她連忙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蕭蘭哭訴著將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辰天等人被困的消息,讓龍雯和龍王都非常震驚和擔憂。

  不過到現在,依然沒有人知道吳越子和地之心的計畫,龍雯和龍王也只是以為辰天被困住了,根本不知道毀滅之日正在迫近。

  龍王道:「我立刻召集夏海各族,來一同商討解救之事!」

  在豚王幫助下,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夏海。夏海各族無論是看在龍王的面子上,還是對辰天的看好,許多妖王都親自到來。

  三天時間,豚族便聚集了夏海各大妖族,幾乎囊括了夏海的所有力量。蛟威自然也來了,他要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改變。

  龍王將事情經過告知了眾妖王,他不知道地之心有何陰謀,但這陰謀肯定是威脅到這個世界的,所以必須解救出辰天等人來瞭解事情真相。

  見識甚廣的鯨王道:「其實我們夏海是最接近星辰中心的地方,我們這兒最深的海溝,便是通往星辰中心的捷徑。可是聽了吳越子和地之心的事情,不免讓我擔憂,我們就算闖入到星辰中心,又如何來對抗吳越子和地之心呢?」

  所有妖王都沉默了。哪怕這些妖王往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面對地之心的威脅,他們也不禁望而卻步。

  龍王鄭重地道:「我們做不到,這個世界卻有一股勢力能夠做到。」

  蛟威道:「你說的是聖元寺?」

  龍王點點頭。

  龍雯道:「聖元寺向來與世無爭,天兒多次求助,也沒有得到太多幫助,我想聖元寺是不可能摻和進來的。」

  蛟威冷冷地道:「他們不想摻和,我們便逼他們摻和!」

第兩百八十二章 動員世間

  龍雯驚詫道:「你究竟打算幹什麼?」

  蛟威道:「聖元寺雖然不問世事,但佛門講究普渡眾生。我們若是對杭城的百姓構成威脅,想必聖元寺會不得不出面。」

  龍王皺眉道:「你的意思是以凡人的性命作為要挾,來獲得聖元寺的幫助?」

  蛟威點點頭:「我知道這方法有些歹毒,但我們又不是真的要去殺害凡人,而且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讓聖元寺出手了吧?」

  眾人沉默下來,這裡的確沒人能夠說動聖元寺。

  龍王看著眾人,終於下定了決心:「就按照蛟威的方法辦吧。不過威脅歸威脅,我們絕對不能真的作出傷害凡人之事。」

  鯊王拍著胸脯道:「你就對我們放心吧!」

  龍王沒好氣地道:「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們鯊族了!即便我們這些妖王心裡有數,可你們的族人卻不一定能夠管住自己。這樣吧,我們用一天時間挑選人手,並且一定要約束好它們。一天之後,我們便出夏海前往聖元寺!」

  眾妖王紛紛退下,龍王則是將蕭蘭等魔煞宗弟子安頓下來。此次去杭城,他們不宜一同前去。

  各族都挑選好了此次行動的成員,一天之後便整裝待發。這次要前往杭城的海妖,至少佔了整個夏海的三分之一。規模雖然比不了龍宮那場戰爭,但數萬海妖一同出海,光是那威勢就無與倫比。

  它們選擇從雲流山脈進入陸地,成千上萬的海妖到來,讓整座雲流山脈雞飛狗跳。幾大妖王的無上威壓,立刻就把山脈中的妖族折服,它們戰戰兢兢地遠遠避讓。

  穿過了雲流山脈,便進入了人族生活的地方。這些海妖實力參差不齊,所以很多都沒法飛行,整個隊伍形成了空中一片,地面一片。別看這些都是海妖,可是行進的速度非常快。

  一路疾馳而來,碰到人族的村落城池也不避讓。路徑上居住的人們遠遠就能聽到海妖大軍行進的巨大動靜,這些凡人要不趕緊躲入自己家中,要不就是四散奔逃。

  海妖們也不管這些人,非常有紀律地穿過人族村落和城鎮,一路上秋毫無犯。即便遇上了嚇破膽的凡人,也只是將他推開,大軍繼續馬不停蹄地前進。

  如此大的動靜,無論是朝廷還是修仙宗門都早就注意到了。

  朝廷不知所措,畢竟這些可都是妖族,凡人根本不是對手。而一些依附化仙道的宗門開始紛紛聯絡這一座大靠山,可是無論如何都聯繫不到化仙道。

  短短幾天,已經有修仙者去尋找覓仙山仙境。只是往常的一些路口通通都消失了,根本無法再進入覓仙山。

  整個大唐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三天時間,所有人都通過夏海妖族前進的方向,推斷出了它們的目標。

  它們是朝著杭州進發的,要說那裡有什麼,也唯有杭城聖元寺最為出名。但是聖元寺乃三大聖地之一,夏海妖族怎麼會去主動找茬?這和送死沒有任何區別!

  正在整個大唐上下紛紛猜測之際,夏海妖族於第五日抵達杭城。而距離毀滅世界的倒計時,已經過去了十二天。

  杭城城門緊閉,泛著光芒的大陣熠熠生輝,讓人望而卻步。

  夏海妖族黑壓壓的一片,將杭城圍了個水洩不通。

  杭城之中飛出來一道身影,他是樂善。

  樂善沒有真的飛出城,而是飛到了杭城上方,他仍處於大陣的保護之中。

  「龍姑娘,我們見過好幾次面了,我是辰天的好兄弟你可還記得?」樂善一出來就套近乎。

  龍雯和眾妖王站在一起,她回答道:「我記得你。」

  樂善笑道:「還記得我就好。不知夏海各族如此勞師動眾來杭城,是為何事?若小僧幫的上忙,我一定會盡力辦到。」

  龍雯直接道:「我們需要的是整個聖元寺的幫助,你讓方丈出來,這件事你還做不了主。」

  樂善似乎早就猜到對方要見方丈,於是苦笑道:「我們聖元寺一般不接待外客,請施主們回去吧。」

  龍雯還想再勸,蛟威拉了拉她,示意不用再多說廢話。蛟威飛上前來,與杭城大陣不到五丈距離,他冷漠地道:「我們知道無法破壞杭城,但是聖元寺保得了杭城,能保得了整個大唐嗎?若聖元寺不答應我們的請求,我們便一日屠一城!」

  樂善終於變了臉色,他連忙道:「請諸位施主稍等,我這就去向方丈請示。」

  蛟威冷冷地道:「可別讓我們久等了!」

  很快,聖元寺中便飛出來三十幾道身影。在方丈玄通大師率領下,身後跟著六名天仙、十五位地仙和二十多位半仙。

  玄通是五劫天仙,其他六名天仙的境界都在他之下。要是只有這點人,比之夏海妖族聯盟的實力還要弱。

  但是玄通面不改色,因為聖元寺真正的底蘊還未亮出來。

  龍王等人也不敢因此而小覷聖元寺,哪怕龍王的修為高過在場的所有高僧。

  玄通先是朝著夏海各族施了一禮,足見他的豁達。

  「各位施主,切不可殃及了無辜,有什麼事儘管與我們說便是。」玄通真誠地道。

  夏海妖族這邊是由龍雯說好話,而蛟威來唱黑臉。這次輪到龍雯了,她淚水朦朧地懇求道:「諸位大師,天兒已經被困星辰中心。不僅僅是他,魔煞宗、拜地會的眾人都中了吳越子的奸計,全部困在了星辰中心。還請大師能夠與我們夏海妖族聯手,一同去那兒解救他們!」

  聖元寺的眾位高僧聽到這消息都是微微變色,玄通是最先鎮定下來的一個,他只是帶著苦色道:「吳越子與地之心勾結之事我們也略有耳聞,只是就算我們想幫,又如何去到星辰中心呢?」

  蛟威冷笑道:「聖元寺是歷史最悠久的修仙宗門,化仙道和天行宮都沒法跟你們比。加上你們佛門特殊的地位,我相信你們所掌握的東西,恐怕在這顆星辰之上沒有宗門能出其右!」

  玄通笑道:「我們的確有辦法進入星辰中心,但有一件事我必須要讓你們知道,那就是地之心的可怕。地之心是星辰的化身,它的力量,乃是我們腳下這顆星辰的力量。要與之抗衡,恐怕就算是天仙之上的半神也做不到,我們又有什麼希望對付地之心?」

  蛟威大笑起來:「哈哈哈!人人都說聖元寺飄然世外,我看是膽小怕事才對!你們人族如此多的修仙者被困在星辰中心,而且個個實力高強,地之心的陰謀絕對不簡單。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們聖元寺還要縮手縮腳嗎?」

  玄通沉默了,所有聖元寺的僧人都沉默了。

  龍王亦是喊道:「如今是人族生死存亡的時候,你們還要那麼多顧忌嗎?沒錯,你們聖元寺地位特殊,化仙道一直沒對你們出手,就是怕整個佛門的報復。但是佛門以慈悲著稱,你們卻為了保全自己,而不去拯救那些為和平而付出的人,實在是有違佛門的宗旨!」

  這話不緊緊是說給聖元寺聽的,更是說給杭城中的百姓聽的。

  原本還畏懼而龜縮在家中的杭城百姓,現在一個個走出了家門,還有官員。他們都注視著上方的聖元寺高僧,臉上滿是不解、疑惑、詢問。

  聖元寺的僧人們自然是尷尬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整座杭城響起了一個威嚴的聲音:「我們不願與化仙道抗爭,亦是不想讓這個世界生靈塗炭。但已經到了這個時候,無論你們是否用凡人來要挾我們,我們也不會再袖手旁觀了。」

  緊接著又一個聲音響起:「前幾天,整個化仙道似乎都消失了,這已經引起了我們警覺。也是這個時候,讓我們明白了事態的嚴峻,迫使我們不得不出手。只是到了現在,我們都還不知道吳越子和地之心究竟有什麼陰謀,所以我們一直都不敢貿然動手。現在有了夏海妖族的支持,再等待我們的援軍,集合所有的力量,一定能夠救出昊神等人,弄明白事情真相!」

  話音一落,五道身影從聖元寺飛了出來。他們被稱為五祖,為首之人為元祖,乃八劫天仙,與魔尊、巫神、天鏡先生是一個層次的存在。另有兩位七劫天仙,是陽祖和陰祖,二人聯手,連元祖都要忌憚三分。剩下的兩位六劫天仙,是炎祖和冰祖。

  龍王則是詫異剛剛五祖所說的話:「你們還有援軍?」

  元祖解釋道:「沒錯,你們夏海妖族登岸之後,我們便通知了援軍。算算時間,還請再等上四日,他們便能到來,到時候一同商討前往星辰中心的事宜!」

  龍王道:「我們打算從夏海最深的海溝前往星辰中心,不知各位大師怎麼看?」

  五祖對視點頭,元祖道:「夏海的確是前往星辰中心最便捷的地方。」

  龍王點頭道:「那麼我們先回去,在夏海恭候諸位大駕!」

  夏海妖族紛紛退去,杭城中的人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恐懼起來。因為夏海妖族和聖元寺的對話聽在所有百姓的耳中,他們紛紛祈禱著。

  大唐皇帝李治拖著年邁的身軀,詔告天下將帶領百官南巡。因為連普通百姓都知道,天下將發生一場大災難。誰都不知道災難是什麼,當聽說夏海妖族和聖元寺會晤之事後,李治便匆匆趕往江南。

  作為大唐皇帝,無論是否能幫上忙,他都要盡一份自己的心意,與百姓一同祈禱和期盼。

TOP


第兩百八十三章 人妖大軍入星辰

  夏海妖族重新回到了夏海,而聖元寺也迎來了其它宗門的援軍,在五祖率領下,朝著夏海進發。

  夏海妖族的大軍,已經到了那條最深的海溝——通冥海溝,只等聖元寺的到來。

  蕭蘭等魔煞宗弟子也來了,她將女兒司馬甄留了下來,請龍宮之人照顧。此去凶險萬分,她可以不顧自己死活,但唯一牽掛的,還是女兒司馬甄。不過有了龍宮的承諾保護,她可以放心跟隨大軍前去營救辰天等人了。

  在聖元寺到來之前,眾妖都在養足精神,做著殊死搏鬥的準備。

  龍雯脫離了大隊,她是自己請纓來迎接聖元寺的,所以她要到岸邊等待。蕭蘭也跟著她前去,因為同作為女人,她能看出龍雯隱藏著心事。

  二人坐在岸邊,蕭蘭望著龍雯道:「龍姑娘,你似乎有什麼心事。此去星辰中心九死一生,你這樣藏著心事沒法全神貫注,將會非常危險。你把心事跟我說說,雖然你現在的實力比我高出了許多,但說不定我還能幫上點忙。」

  龍雯詫異地望向蕭蘭,因為坐在她身邊的這個蕭蘭,改變實在太大了。

  蕭蘭見龍雯這副模樣,突然笑了起來:「不用奇怪,我心中依然恨辰天。但是被化仙道俘虜後,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的父親,絕對不希望看到我還是以前那個刁蠻丫頭。我對辰天的恨永遠不會消除,但這並不妨礙我所要做的事情。去星辰中心,不是為了辰天,而是為了天下。」

  龍雯欣慰一笑,看到蕭蘭的改變,她也由衷感到高興。

  蕭蘭故作生氣地道:「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心事呢!」

  龍雯突然黯然傷神起來,心事重重地道:「你是女人,而且已經有了孩子,所以這件事跟你說也無妨。我……我懷了天兒的孩子。」

  蕭蘭驚喜道:「這不是好事嗎?你什麼時候懷上的?」

  龍雯道:「就在天兒回輪迴窟之前。」

  蕭蘭思考道:「這麼說來,滿打滿算還沒超過一個月。雖然為時尚早,但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別去星辰中心了。」

  龍雯搖搖頭:「我一定要去救自己相公!如果只是常人懷胎一月,我倒並無任何顧忌,可是我……」

  她說著揉了揉肚腩,似乎是褪掉偽裝一般,她的肚子迅速鼓了起來。

  蕭蘭看著這一切目瞪口呆:「你這是懷胎一月?怎麼看著像是將要待產一樣?」

  龍雯搖頭道:「我也不知。照常理來說,我們龍族懷胎生孩子,比你們人族要花的時間更久。可是到了我身上,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個月,我已經能清楚地感受到肚中的兩個小傢伙,他們用我的仙力不斷滋長,似乎隨時都可能破土而出,而且從聖元寺回來之後,就突然加快了變化!」

  蕭蘭震驚地道:「明明是未出生的嬰兒,他們還會吸收你的仙力?」

  龍雯點點頭:「雖然他們吸收的仙力對於我這個天仙來說沒有任何影響,但實在是太過奇特了。」

  蕭蘭連忙道:「你的父親知道此事嗎?」

  龍雯搖搖頭:「正如你之前看到的,我一直都偽裝著。父王要是不仔細探查,肯定發現不了。我剛發現胎兒快速成長的時候,反倒非常歡喜。可是天兒卻在這時落難,這讓我不知所措。」

  蕭蘭鄭重地道:「不管怎麼樣,你無論如何都不能去星辰中心了。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你的孩子考慮吧?等聖元寺的高僧來了,你可以請教請教他們,興許能給你一些幫助。」

  龍雯一怔,聖元寺的高僧見多識廣,修為高強,想必能夠幫到自己,頓時安心了許多。

  二女等了兩日,有上百個人族仙人從遠處快速飛來。沒錯,來者全部是仙人。此次行動,那些修為低的也幫不了太多忙。

  只是在上百仙人後面,又有一百個修為參差不齊地黑袍人御劍飛來,他們是拜地會的滅仙小隊。

  龍雯和蕭蘭立刻飛到空中迎接。

  來者以聖元寺五祖為首,聖元寺包括方丈玄通在內的所有高僧都到了。

  眾人見到龍雯高高隆起的大肚子,使認識她的人都驚奇不已。

  連元祖也是如此,因為在杭城之時,他見過龍雯。當初他便一眼看出龍雯壞了身孕,可前後不過六天,龍雯的變化又大了不少。不過他也不會貿然詢問,只是笑道:「我們此來雖然數量沒法跟夏海妖族比,但來的個個都是仙人,幾乎集齊了整個修仙界的所有力量。你們帶我們前往通冥海溝吧,到時候我再把大家引薦一番。」

  龍雯和蕭蘭領著兩百號人進入了夏海之中,用了半天時間到了通冥海溝。

  龍王等人早就嚴陣以待,一見到元祖帶來了那麼多仙人,每個妖王都欣喜不已,因為這樣勝算就更大了。

  只是龍王看到了龍雯突然變大的肚子,還真是吃驚不小。只是有這麼多人在,他也沒閒工夫去過問。

  元祖一見面便道:「我來為大家引薦。我身邊的這位,是十大宗派中聖王旗的旗主胡爾哈文。」

  聖王旗處在大唐北疆,從不過問中土之事,反倒讓人們把他們當成了草原人一般的外人。

  胡爾哈文是二劫天仙,此次帶來了聖王旗的所有仙人。

  元祖繼續道:「可惜了往日威名赫赫的十大宗派,如今居然所剩無幾。上位五派的天龍派、仙月壇分崩離析,五峰派依然不問世事,拜地會眾人被困星辰中心,還是聖王旗義薄雲天,在這危難關頭願意出手相助。下位五派更是只剩下了五毒門,鯨鯊幫、蛇王洞、方常教和大拳門不是覆滅就是淪落到默默無聞。」

  龍雯驚奇地道:「五毒門難道也來了?」

  從聖元寺眾高僧身後走出來一人,此人赫然是袁誠。之前因為人多,龍雯還真沒發現袁誠。現在袁誠自己走出來了,著實讓她吃驚不小。

  袁誠已經是一劫天仙,他走到元祖身邊道:「多虧了聖元寺的暗中幫助,我的大仇已報。而且我也當上了五毒門的門主,此次率領五毒門的長老們前來助陣。」

  他與聖元寺淵源頗深。不僅僅是第二個師父廣樂的關係,他的第一位師父醫仙孫思邈與聖元寺幾位高僧熟識,關係非常不錯。加上袁誠和樂善互相聯繫,促成了聖元寺對他的幫助,將五毒門的門主除掉。

  此次前來的,還有不少小宗門的一些半仙門主,他們要不是對化仙道有仇恨的,要不就是受過聖元寺恩惠前來助陣的。不管怎麼樣,這些人族的仙人,的確能夠代表世間的所有力量了。

  人妖聚集的這一刻,已經是毀滅計時的第十九天。

  元祖道:「事不宜遲,我們聖元寺的幾位天仙會合力打通前往星辰中心的道路。不過看龍姑娘現在的狀況,應該不適合參加此次行動了吧。」

  龍王這才來到龍雯身邊詢問。

  龍雯只好把隱瞞的實情說了出來,她向著元祖問道:「大師,不知您是否有辦法為我解決這個問題。」

  元祖只是搖搖頭:「生兒育女乃是人生常事,順其自然就好。你的這對兒女將來定然不凡,此刻為了他們的安全,你還是留在這裡吧。」

  龍雯只知道自己懷著兩個孩子,現在元祖說自己肚子裡的是一對兒女,不禁欣喜交加。只是一想到自己沒法去營救辰天,又落寞傷神起來。

  龍王道:「龍兒,你就呆在外面等我們好消息吧!」

  蕭蘭也道:「請你照顧好我女兒。」

  龍雯終於釋然,堅定地點點頭。

  元祖道:「好了,大家先退後,我們很快就能打通道路!」

  眾人紛紛退後,聖元寺的五祖和方丈玄通等共十二名天仙,懸浮在通冥海溝之上,雙手合十,十二道金光從他們身上不停閃耀。十二名高僧朝著海溝同時打出一掌,金光匯聚一塊兒,形成了一隻巨大的金色佛手。

  由元祖操控,佛手似乎能衝破一切,徑直打入了通冥海溝。

  海溝裡發出巨響,十二名天仙持續釋放仙力。大約一刻鐘,眾人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吸力,海水溢進佛手所開闢出的通道。

  不過很快吸力便消失了,元祖立刻道:「龍王,請你們夏海妖族中的仙人,與我們一同前往星辰中心。」

  龍王點點頭,眾妖王率領著族人紛紛靠攏。

  元祖見大家準備好了,隨即一揮手,率領著人妖仙人大軍湧入到了通道之中。

  龍雯目送眾人離開,心中默默祝福。只是眾人才剛走,她的肚子突然一陣疼痛。

  很快就有人魚侍女過來攙扶,龍雯艱難地道:「我的寶寶要出世了!」

  侍女大驚,趕緊攙扶龍雯到海底,搭建起簡易的遮蔽物,讓侍衛在外面守候。

  而在星辰中心,辰天等人還是囚禁在熔岩牢獄之中。他們的力量不斷消逝,差不多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修為。

  疲弱不堪的眾人,突然間聽到了一聲巨響。

  「星辰中心的通道被人打通了!」巫神震驚而又欣喜地道。

  范溫驚奇地道:「我來星辰中心也只能通過空間移動,可居然有人能夠生生開闢出一條通往這裡的道路,那人的修為該有多強啊!」

  眾人臉上滿懷激動,因為他們知道有人來解救他們了!

TOP

第兩百八十五章 末日絕望

  與被困眾人不同,紀昊是唯一一個臉色陰沉的。

  辰天當然注意到了,連忙問道:「昊神,你可有什麼擔憂?」

  頓時眾人都看向了紀昊。

  紀昊鄭重地道:「這個地方乃整個星辰的核心之地,這是地之心的地盤,來再多人,都沒法與之對抗的!」

  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

  紀昊繼續道:「按理來說,即便是集合了世間的力量,恐怕也難以打通到達這裡的通道。可是來救援的人做到了,這讓我不得不懷疑是地之心故意這麼做的。」

  辰天驚訝地道:「難道地之心要將所有修仙者一網打盡?」

  紀昊沉默了,眾人也都是低著頭沒有任何言語。

  他們聽到了救援者進入到星辰中心的聲響,此刻眾人是多麼想告訴外面的人——這是陷阱!

  但是辰天等人能聽到外面的聲音,可裡面的人卻沒法讓外面的人聽到他們的聲音。

  在元祖率領下,人妖大軍一路從通道而來。只是即將達到星辰中心之時,受到了一股來自地心的排斥力。前方是一個漩渦口,無論是海水還是什麼,都受到了漩渦口的斥力影響,無法進入。

  不過這股力量雖大,對於這群仙人組成的大軍而言,斥力完全阻擋不住他們

  大軍紛湧而入,穿過了漩渦口,終於來到了星辰中心。

  下方是一望無際的岩漿,讓前來救援的仙人都不禁汗流浹背,可見此處溫度之高。

  在岩漿之上懸空飄著一些大小不一的球形熔岩,這便是熔岩牢獄。

  元祖道:「想必昊神等人都被關在熔岩之中,我們合力來擊破這些熔岩,也好救出他們!」

  眾人紛紛調動仙力,準備著合力一擊。

  突然間,下方的岩漿翻湧起來,形成一股股巨浪。而一人從巨浪之中緩緩出現,他就是吳越子。

  吳越子毫不掩飾自己的半神氣息,而絕大多數的仙妖都是第一次感受到,哪怕是元祖等高層次的存在,也不是都感受過紀昊的半神力量。

  可這回,吳越子是毫無顧忌地釋放半神的神力,那股強大的能量席捲眾人,半仙、地仙都是連連飛退。

  元祖大喝:「使出全力,先除掉吳越子!」

  所有人都迸發出渾身仙力,把目標對準了吳越子,那股氣勢居然壓過了吳越子的半神能量。就算敵人是半神,在如此之多的仙人合力之下,他也沒法抵擋。

  可吳越子只是淺淺一笑、從容無比。

  下方的岩漿翻滾地愈加洶湧,從岩漿中湧出了一股乳白色能量,朝著吳越子匯去。

  元祖驚異無比,但此刻眾人的聯合攻擊已經是箭在弦上。澎湃的仙力呼嘯著朝吳越子襲去,大有毀天滅地的威勢。

  可吳越子操控著那股乳白色的能量,看似毫無威勢,卻讓人感覺到磅頠P深邃。似無,卻又似無窮。

  吳越子以神力操控,一道乳白色能量衝向眾人。面對氣勢洶湧的合力一擊,這道乳白色能量看起來是如此渺小。可它又如此奇特,竟然直接穿破了眾人的仙力,將仙力不停打散。

  當這股能量來到近前,居然瞬間四射開來,把所有人都包裹住。

  眾人只感覺到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束縛,包括元祖在內,所有人都無法調動體內仙力。

  元祖狠狠瞪著吳越子,在他身後的眾人都已經驚慌失措。

  吳越子冷笑道:「你們也不想想這裡是什麼地方,這可是星辰中心,是地之心的地方!就憑你們幾個,怎麼能和養育自己的星辰對抗!」

  元祖道:「剛剛你所使用的乳白色能量,應該就是地之心的力量吧。」

  吳越子點頭道:「沒錯,也只有地之心的力量,能輕鬆地將你們所有人困住!」

  元祖問道:「我們也落入了你和地之心的手中,現在應該可以把你們的計畫告訴我們了吧!」

  吳越子的笑容更加燦爛,他將毀滅與重生的計畫說了一遍,最後道:「現在你們應該明白了吧,你們人族也好,妖族也罷,早晚都要死,不過也就沒幾天功夫了。我一直沒有找妖族和聖元寺,一來不想樹敵整個世間,二來我也沒法輕易在外面對付你們,哪怕有地之心相助也不行。可沒想到你們自己主動送上門來,看來這個計畫可以大大提前了!」

  聽了這個計畫,眾人都是叫罵起來。只是困住他們的乳白色能量漸漸變成固體,化成了熔岩覆蓋到了大家身上,將這些人通通變成了石像。隨即這些石像紛紛墜落進了下方的熔岩中,為地之心提供養分。

  星辰中心復歸平靜,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吳越子,現在又得到那麼多強者的力量,只需要三天,我們的計畫就能實行了。」

  這是地之心的聲音,吳越子笑道:「等世界毀滅重生之後,我一定會當個稱職的守護者,將世界建設的更加美好。」

  地之心緊接著道:「你先去星空吧,等我毀滅了世界,你再回來,以免波及到你。」

  吳越子一怔,不過依然應道:「好的。」下一刻便消失在了星辰中心。

  他來到了地面上,然後朝星空飛去。地之心沒有給他任何壓力,所以吳越子非常輕鬆地就來到了星空之中。

  吳越子望著湛藍的星球,嘴角揚起了陰險的笑容:「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計畫?你現在把我趕出來了,肯定不會再讓我踏足。但我也有我的計畫,這一刻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夏海之中,兩聲啼哭響徹四方,這是兩個新生命的誕生。

  龍雯躺在貝床上,兩個小傢伙就躺在她的身邊。一男一女,如此可愛。為了生下這兩個孩子,足足耗去了龍雯五成的仙力。原本她還擔心會生出來什麼怪物,畢竟懷胎之後這兩個孩子生長實在太迅速了。好在在她眼前的兩個嬰兒,與普通的人族嬰兒並無任何不同。

  不過,這兩個孩子依然展現出了奇特。他們只是在生出來的那一刻啼哭了一陣,很快便不再哭泣,而是看著龍雯不停發笑,張著嘴巴「咿咿呀呀」說著什麼,作出各種表情。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兩個孩子很開心,很興奮。

  龍雯還沉浸在喜悅之中,一群侍女急匆匆地來到了她面前。

  侍女們神情慌張,有些甚至在流淚。

  龍雯坐了起來,畢竟是天仙,她早就從虛弱中恢復過來了。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其中一個侍女支支吾吾地道:「龍……龍壁……」

  龍雯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從貝床上下來。因為龍雯的舉動,兩個嬰兒又哭了起來。不過這哭泣只聞其聲,更像是裝出來的,為的就是不讓龍雯離開。

  「照顧好我的兒女!」龍雯只是丟下了這一句話,便急匆匆地來到了在戰爭中唯一存留下來的龍壁。

  此刻很多守衛圍在那兒,一個個愁眉苦臉。龍雯一到,這些守衛便讓開了一條道路。

  龍壁上空空如也,只有零星的幾個名字。也就是說,龍王、龍崎,還有龍雯的兩個姐姐,都已經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不,我不信!」龍雯轉身就要離去。

  守衛們大喊:「三公主別去,星辰中心太危險了!」

  更有不少守衛攔在龍雯面前。

  可是這群守衛哪裡是龍雯這個三劫天仙的對手,她只是釋放強大的威壓,就讓這些守衛連連後退。

  就在這時,司馬甄突然跑了過來。

  龍雯看到這個小姑娘,身上的氣勢瞬間散去。

  司馬甄撲到了她的懷裡,哭訴道:「龍姨,我娘親怎麼了?為什麼我突然感覺到她消失了?」

  果然是母女連心,蕭蘭的消失,讓司馬甄立刻就覺察到了。

  龍雯撫著司馬甄的小腦袋道:「我這就去把你娘親找回來!」

  司馬甄倔強地道:「我也要去!」

  龍雯故作生氣地道:「不行!」

  可是司馬甄牢牢地抓著龍雯。這一刻,龍雯的心軟了下來。她想到了自己的兩個孩子,自己可以死,但是孩子們怎麼辦?

  龍雯的神情變得堅定起來,她對著司馬甄溫柔地道:「甄兒,我把你收進仙府,我這就帶你去找你娘親!」

  司馬甄乖巧地點點頭,龍雯立刻將她收進自己仙府。然後她對著周圍的守衛道:「父王和元祖他們失去了聯繫,他們是站在這個世界最頂峰的存在,連他們都落入了地之心的魔爪,我們更沒法與之抗衡。現在已經到了絕境,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離開這顆星辰。你們都進入我的仙府,我馬上帶你們離開!」

  守衛們幾乎都嚇傻了,不過它們倒是很聽龍雯的話,都進入了龍雯仙府。

  龍雯又交代了侍女們幾句,讓她們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進入仙府。而且她又儘可能地召集夏海妖族,現在仙人只有她一個,所以能起到作用的也只有她,她要儘可能地多帶些人走。

  龍雯也只是預感到夏海的危機,卻還不知道這個危機,是針對這顆星辰上所有生命的。要是她知道了,肯定會儘可能地帶走所有人。

  很快,龍雯就將上萬海妖收入仙府。她飛速地朝星空飛去,只是一股強大的阻力阻礙她到星空中。

  這是地之心設下的,它不會讓星辰上的人逃離。

  龍雯焦急不已,化成神龍,用盡了所有力量都無法衝破阻礙。

  就在她絕望之際,一隻巨手突然從星空之中探出,直接衝破了地之心的阻礙,將龍雯拉到了星空。

  龍雯看著眼前之人震驚不已,因為他是吳越子。

  此刻吳越子正笑容滿面地望著龍雯,道:「別擔心,我不會害你,而是要幫你!」

第兩百八十五章 抵抗與壓制

  龍雯滿懷敵意地看著吳越子,警惕地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

  吳越子只是淡笑道:「信不信由你。如果我要對付你,立刻就能把你拿下,何必要與你廢話?」

  的確,天下間幾乎是所有高手都被困在了星辰中心,龍雯已經陷入到了絕境,吳越子若要出手,自然可以毫無顧忌地對付她。

  龍雯謹慎地道:「你不是和地之心聯手了嗎?為什麼現在要幫我?」

  吳越子道:「為了顯示我的誠意,我便先和你說說地之心的計畫吧……」

  當他把毀滅計畫說完,龍雯完全呆滯了。吳越子緊接著道:「地之心一直都在利用我,美其名曰讓我與它共同建立新世界,可實際上,我現在已經被它趕出來了。趁著它正在全神貫注地吸取力量,我可以送你回去。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做,便能拯救所有人,包括被困在星辰中心的辰天、龍王他們。」

  龍雯心動了,不過心中依然有戒心。她可以確定吳越子要對抗地之心,但她不確定吳越子是否有自己的圖謀。思考了一陣,龍雯道:「你為何不自己去阻止地之心?」

  吳越子一副無奈的樣子,道:「地之心已經把我趕出來了。我若是再回去,它鐵定會立刻翻臉,找藉口除掉我。只有你回去,才不會引起它的注意。」

  龍雯終於下定了決心,無論是為了自己家人,還是為了這顆星辰上的所有生命,她都要為之一搏:「你要我怎麼做?」

  吳越子立刻道:「此刻大唐的皇帝南巡江南,就在杭城中。只是他還不知道天下即將毀滅,你將消息散佈給整個世間,然後讓老皇帝李治集億萬百姓的信仰之力,一同對抗地之心。」

  龍雯驚訝地道:「你的意思,是和京都之變時你所做的事情一樣嗎?可是就算集合信仰之力,又有誰去操控呢?」

  吳越子道:「操控之人自然是李治。這回可比當年簡單,因為現在只需要百姓們從心中生起對抗地之心的信念,這股信念將會比京都之變時更加強大。李治集信仰之力於一身,到時候他自然知道怎麼做。」

  龍雯道:「好,我這就回去!」

  吳越子最後提醒道:「記住,離毀滅還剩下三天,你一定要快點!」

  龍雯點點頭,在吳越子幫助之下,重新進入到了星辰之中。

  她在空中飛著,第一件事並不是去杭城,而是朝西峰域而去。她要去五峰派,雖然吳越子說得天花亂墜,但龍雯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她要將孩子託付給婆婆,也就是辰天的娘親嚴蓉。

  以她三劫天仙的速度,很快便到了五峰派。

  不知是不是五峰派的宗主嚴演覺察到了天下之勢,五峰都被防護大陣包裹著。

  只是現在龍雯的實力,已經凌駕於嚴演之上。光是她一人,就能輕鬆的破壞掉大陣。不過出於禮貌,龍雯是在大陣外面進行求見的。

  嚴演親自出來,見到了龍雯如今的修為,讚歎之餘不免警惕。

  龍雯說明來意,將地之心的毀滅計畫告知了嚴演。

  嚴演沒有懷疑,何況他也沒必要懷疑。別看五峰派不涉世事,但很多事情他們都有些瞭解。夏海妖族大軍攻打杭城如此大的動靜,嚴演自然也是知道的。

  只是地之心的計畫太過震撼,以至於嚴演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嚴宗主?」龍雯呼喚一聲。

  嚴演這才恢復過來,急切地道:「連聖元寺眾位高僧都被地之心困住,現在還有誰能夠拯救天下?」

  龍雯又將吳越子的方法說了出來,還補充道:「我不知道吳越子是否有私心,但現在也只有一試。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想見一見婆婆,將我的兩個孩子託付出來。若我出了什麼意外,你們也可以帶著孩子離開這顆星辰。

  嚴演一臉疑惑:」你的婆婆?「顯然他還不知道辰天、龍雯與嚴絕一家的關係。

  於是龍雯又解釋一番,嚴演親自陪著龍雯去岩武峰,如今辰天的舅舅嚴英已經是半仙,是岩武峰的管事之一。

  嚴演一到,嚴英便出來迎接。當他看到被宗主恭敬陪伴的龍雯,頓時震驚不已。

  嚴英帶著他們去了自家府宅,嚴絕當然也是出門迎接。只是看到龍雯後,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龍雯知道,此刻這位外公心中一定是五味雜陳。

  嚴演一進府便開門見山地道:」嚴絕啊,你女兒沒死,這是好事,你幹嘛還瞞著我呢。」

  嚴絕一臉尷尬,最後還是嚴英解圍:「我爹爹也是怕宗主責罰,既然現在能家人團聚,我們已經很滿足了。」他立刻去裡屋請出了嚴蓉。

  這些年嚴絕倒也沒有再囚禁嚴蓉了,嚴蓉也是足不出戶專心修煉。她一見到龍雯,立刻熱淚盈眶起來。

  龍雯上前與她相擁,想聚的喜悅倒是沖淡了世界毀滅的絕望和傷心。

  相逢過後,龍雯立刻與這些親人訴說了世界毀滅的消息,並告知了辰天的所在。

  嚴英和嚴蓉一聽,紛紛想要前去營救。龍雯自然好好相勸,她將兩個侍女從仙府釋放出來,她們分別懷抱著龍雯的一對兒女。當然,龍雯也把司馬甄放了出來。

  嚴家知道了兩個嬰兒身份,自然好不歡喜,連古板的嚴絕也是難得露出了笑容。

  龍雯又簡單介紹了司馬甄,隨後就將三個孩子託付給了嚴蓉。因為孩子的關係,嚴蓉也放棄去救辰天的想法。因為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幫不了什麼忙。

  龍雯說了自己的計畫,如果兩天之後還沒有消息,就請嚴演帶著所有人離開星辰。

  託付完了,龍雯立刻告辭離去。現在時間太過緊迫,她不能多做逗留。

  嚴家人也只能默默祈禱。

  龍雯出了岩武峰,一路到了外面。她將幾萬的夏海妖族釋放了出來,囑咐它們去散播地之心的陰謀,以及對抗地之心的事,好讓所有百姓都能產生出一絲信仰之力。以少聚多,能夠匯聚成足夠對抗地之心的力量。

  海妖們紛紛四散。

  龍雯知道這還不夠,因為那些凡人不一定會聽海妖們的話。所以她馬不停蹄地趕往江南杭城,甚至動用了閃龍訣。

  離毀滅之日還剩下兩天,龍雯終於來到了杭城。

  少了高僧坐鎮的杭城,似乎是少了靈魂一般,沒有了神秘與古樸。但此刻卻多了一分霸氣與威嚴,這跟老皇帝李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李治就住在聖元寺,他和百官天天在寺中參拜祈禱。

  龍雯是直接找上李治的,正好李治正在祭天。龍雯將現在的危局以及計畫一說,李治鄭重地點點頭:「光靠妖族傳播消息不夠,恐怕很多百姓不一定會相信。我這就發道詔書,不知前輩有沒有辦法將詔書傳達給所有百姓?」

  龍雯道:「你趕緊寫詔書,我會用法術將其變換成多份,然後撒在這個世界的角角落落。只是到最後,就要全靠你了!」

  李治的眼神十分堅定,當即書寫詔書,親手交給了龍雯。

  龍雯告辭離去,化身成神龍,從空中拋下源源不斷的詔書。

  神龍降詔書,這一神奇景象讓百姓們紛紛出門觀看,他們自然對詔書深信不疑,看到詔書的人有慌張的,有絕望的,不過很快,這些百姓都只有一個信念,就是憎惡和對抗地之心的信念!

  這股信念化成一縷縷信仰之力,不斷朝著杭城匯聚而來,在空中形成了一股看不見的巨大能量。

  這股信仰之力的能量只有李治能夠控制,因為百姓是他的百姓!

  隨著時間推移,龍雯和夏海妖族不斷散佈消息,信仰之力匯聚地越來越多。

  地之心注意到了外面的變化,但是它無暇顧及,因為被困在星辰中心的眾人開始了激烈的抵抗。

  率先發難的是化仙道眾仙。在計聞塵率領之下,紛紛開始用剩下的力量來衝擊覓仙山秘境,想要破壞這個大牢籠!

  然後是辰天等人,因為他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消失地越來越快。加上來援救的人沒了消息,他們知道毀滅之日馬上就要來臨,無論是否有用,他們只能做最後一搏。

  星辰中心突然間響聲震天,這是眾人正在用仙力不斷進行衝擊。

  或許是響聲的緣故,將困在岩漿之內,已經被石化的仙妖紛紛甦醒。他們不斷調動仙力,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來打破地之心的封禁。

  頓時岩漿洶湧翻滾,星辰中心似乎是迎來了末日一般。

  第三日來臨了!

  眾仙的反抗似乎收到了成效,星辰中心開始崩碎。

  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只差一點點了,你們沒有任何機會反抗!」

  從岩漿之中出來一個巨人,渾身由半透明的乳白能量組成。

  它雖有人形外表,但卻沒有五官,更沒有毛髮。僅僅是能量匯聚成的一個形體。

  它就是地之心的化身,是這顆星辰的能量化身!

  地之心發出了一聲巨吼,渾身的能量朝四周迸發,整個星辰中心瞬間安靜了下來。它朝著岩漿摸去,從裡面抓出了一顆巨大的彩色光球,源源不斷的力量正朝著光球匯聚。

  沒錯,這就是地之心收集的眾仙之力!它要用星辰之上生活的生命力量,去毀滅這些生命!




TOP


第兩百八十六章 激戰地之心


  這顆能量球中依然在匯聚著能量,這些能量來自被囚困的眾人。因為地之心的實體出現,徹底將眾人的反抗打壓了下去。

  此刻辰天等人已經沒有了再次抵抗的氣力,每個人都沉默與黯然。

  姜先霸激動地道:「一定還有辦法對不對!昊神,你是這顆星辰的守護神,一定有對付地之心的辦法吧?」

  紀昊無奈地搖搖頭:「我若早點發現,倒還能阻止地之心。即便無法阻止,我也可以立刻通報神界。但現在一切都太晚了,都怪我大意,被吳越子和地之心算計,直接囚禁到了這裡。」

  辰天道:「不知道依靠天劫能否打破這裡。」

  他只是隨口一說,但此話一出,紀昊、巫神、天鏡先生等人都是眼前一亮,但很快他們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天鏡先生道:「天劫確實有效,但此刻我們都虛弱到了極點,身上的力量更是在不斷流逝,沒有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突破!更別說天仙的突破本來就異常艱難。」

  「哈哈哈,明明有希望,可你們卻已經放棄了,活該一個個被困在這裡!」

  一陣大笑傳出,聚游劍突然從辰天身上的儲物袋竄出來。

  紀昊看到此劍頓時震驚無比,恐怕在場眾人之中,也只有紀昊能夠看出聚游劍的不凡。

  「這是一把真神器,你怎麼會有這等寶物?」這話自然是對辰天而問的。

  因為紀昊的話,反倒讓眾人忘記了聚游劍的囂張言論,畢竟這裡見過聚游劍的沒幾個。

  辰天將神將飛忡的事情解釋了一遍,最後無奈地道:「前輩平時很少管我,它這回出來,正好說明我們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前輩,你有什麼辦法就快說說吧。」

  聚游劍淡淡地道:「本來嘛,這顆星辰的核心化身,也就是你們說的地之心,它想毀滅世界,其實並不關我的事。它能毀滅所有生命,但卻不包括我,所以我本可以冷眼旁觀。可是……」

  辰天笑道:「可我是飛忡前輩的繼承者,你若不幫我,至少飛忡前輩的仇是沒指望了。」

  聚游劍道:「你說的對,但我也只不過八劫天仙的力量,無法幫上什麼忙,最終要靠的還是你自己。我有一個辦法,你先把魔尊死後所化的珠子拿出來。」

  辰天立刻取出了蕭蘭交給自己的乳白色珠子。他明白,這顆珠子中包含著魔尊對道的感悟。可一來他不知道如何使用,二來這是魔尊所留,所以他只想好好保管。

  眾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乳白色珠子之上,紀昊道:「我感受到了混沌的氣息。」在這麼多人裡面,他是最有資格發言的。因為他超脫了天仙,只有觸摸到混沌才能到達半神境界。

  聚游劍緊接著道:「這顆珠子,能夠讓你觸碰混沌,讓你的陰陽一道更加接近本源力量。可惜你不是修煉火之道的,不然幫助會更大。但它能給你的幫助,至少比混沌功強多了。現在只能靠你的天賦和領悟力,你若沒法借助這顆珠子進行突破,那麼你們也只能等死了。」

  辰天壓力倍增,因為他承載了太多人的希望。

  其實在這裡有那麼多人,包括莫軒,拜地會的甘羅,甚至陸翎馬宇等人,他們無不驚才絕豔。魔尊遺留下的珠子,同樣可以讓他們獲益。

  但此刻所有人都向辰天投來了堅定的目光,他們都看好辰天,也都希望辰天來拯救眾人。

  紀昊道:「你一定要有信心。我們這些人裡面,珠子對巫神、天鏡等人沒有效果。而剩下的人中,屬你的天賦最高,你也是最有希望的一個。但若你猶豫不決,失去了堅定的信念,那你還是把珠子交出來,因為這些雜念只會影響你的突破。」

  莫軒也開口道:「對不起,是我們讓你承受了那麼多壓力。我們這裡大多數人都比你年長,修煉的時間比你更長。本來是應該由我們來承擔這一切的,但現在卻要讓你來面對,所以我們非常抱歉。」

  莫軒的道歉讓辰天欣慰一笑。他變得堅定起來,對著聚游劍道:「前輩,請您告訴我該如何使用這顆珠子。」

  聚游劍嚴肅地道:「你可做好準備了?」

  辰天堅定地點點頭。

  聚游劍突然一動,劍尖刺到了辰天掌中的珠子之上。珠子開始碎裂,原來的實體珠子,瞬間變成了一團白色小火苗。

  聚游劍朝小火苗一拍,將其朝辰天拍去。下一刻,小火苗便竄入到了辰天的身體之中。

  感受到小火苗入體,辰天發現肉身的溫度持續上升,似乎是要將他整個人都燒燬。

  眾人發現辰天的皮膚發紅,每個人都是焦急不已。

  天鏡先生道:「直接將魔尊的道打入身體,這會不會太莽撞了?畢竟是八劫天仙且感悟了混沌火的殘留之道,一個五劫天仙如何能承受住。」

  巫神對聚游劍嗤之以鼻道:「我還以為你這真神器有什麼好辦法,結果就是硬來啊!」

  聚游劍冷哼道:「看著就是。」

  辰天難受到了極點,他極力用陰陽仙力調和,但是混沌火的力量太過猛烈了。就在他以為自己要失敗並且身亡之時,混沌火帶給他的灼熱感漸漸消失,變得溫和起來,反倒是修復著辰天被破壞的臟腑。

  而一個身影在辰天的神識中緩緩浮現,那是魔尊。

  「魔尊,你沒死?」辰天激動地喊叫。

  可是魔尊面無表情,他只是殘影,連殘魂都算不上,所以沒有任何意識,只是長得像魔尊的形體罷了。不過他保留了魔尊的一些特性,他感受到了辰天的親切,所以讓混沌火的力量大大減弱。

  下一刻,殘影灼燒起來。這回讓辰天感受到了火之本源的力量。混沌功帶來的感悟比較虛幻,而魔尊遺留下來的火之道感悟,卻是真真實實,而且就在辰天體內,讓他切身體會。

  這種感覺,只有辰天自己知道。即便此刻體內的仙力所剩無幾,他也是虛弱到了極點。但是混沌之火似乎帶給了他全新的能量,這種感覺,似乎要破繭而出一般!

  外面的地之心晃動了一下身體,將頭朝向了辰天所在的熔岩牢獄。它沒有眼睛,卻能感受到牢獄中的變化。它想去阻止,但是為時已晚,整個星辰都布上了一層烏雲。

  天劫之勢已然形成,若此刻去阻止辰天,地之心定然要遭受天道反噬!

  地之心迅速將手伸向了熔岩牢獄。透明的能量身體似乎能穿透一切,它的手直接穿進了牢獄之內。

  裡面的眾人還沒反應過來,辰天就被抓了出去。此刻辰天正靜待天劫到來,他驚訝地看著眼前實體化的地之心,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它不怕被天劫波及嗎?」

  下一刻,辰天的疑惑便被解開了。因為地之心直接將他往上一扔,把他送到了外面,地之心的衝擊讓他衝出夏海,到了夏海上空。

  辰天想要回去,但是太晚了,他在惱怒與悔恨之中迎接著天仙九劫的第六劫——心劫。

  天劫沒有波及到星辰中心,原本的計畫泡湯了。雖然辰天出來了,但他根本做不了什麼。這股絕望,反倒讓辰天陷入到了心劫的無盡煎熬之中。心劫所考驗的,本就是道心。要是往常,辰天能夠輕鬆應對,可是在這種時刻……

  星空中的吳越子一直注視著一切,他發現了辰天渡劫,心中暗笑:「你們倒是聰明,居然用這種辦法來脫困,可地之心也不是傻子。」

  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妙,因為辰天的舉動,將會激起地之心的怒火,這會讓毀滅來得更快!

  吳越子顧不了那麼多了,他直衝而下,重新回到了星辰之中。

  此刻信仰之力聚集地差不多了,他徑直到了杭城,來到了李治面前。老皇帝還沒反應過來,吳越子便挾持著他而去,信仰之力則是緊隨其後。

  地之心覺察到了什麼,它把能量球抓了起來,塞入了自己胸膛,宛如它的心臟一般。它的這一舉動,讓被困的眾人壓力一輕,他們的力量不再流逝,可此刻的眾人,早就沒有了戰鬥之力。

  地之心飛了上去,一個巨大的人形怪物衝出了夏海。它不斷變大,整個人踩到了夏海之上,而夏海海水不斷溢出,淹沒無數島嶼以及沿岸陸地。

  災難到來了!

  吳越子亦是挾持著李治到來,與地之心近距離對峙。

  「你果然也要反抗我!」地之心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吳越子冷冷地道:「你不是也沒把我看在眼裡!」

  簡短的兩句話,地之心和吳越子徹底決裂。

  吳越子直接把李治拋向了地之心,隨之而去的還有億萬百姓的信仰之力。

  地之心迅速朝胸口一抓,抓出了那顆匯聚了世間強者力量的能量球。它直接將能量球朝前方一拋,李治首先被能量球淹沒,瞬間屍骨無存。

  沒了李治,信仰之力反倒是更加狂暴地朝能量球而去。兩股能量相觸,能量球暴烈開來。

  這些能量沒有擴散,強者的力量和百姓的信仰之力互相抵消,互相吞噬。

  地之心很憤怒,吳越子很開心,暗道:「你即便有了自我意識,可還是沒我們這些活人聰明。」

  趁著地之心處在憤怒與不知所措之中,吳越子迅速地衝入了夏海,下一刻已經到了星辰中心。他先把熔岩牢獄擊破,又打通了覓仙山秘境,再從岩漿之中解救出被石化的眾人。

  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吳越子釋放出一股柔和的神力,夾帶著所有人到了外面。

  吳越子看著呆滯著眾人,道:「我靠百姓的信仰之力拖住了地之心,但還無法將其打敗,現在就差你們的信仰之力了!」


第兩百八十七章 毀滅與重生 大結局

  被解救出的人無一不是高手,除了化仙道還有些修為低的弟子,出現在夏海上方的這些人,基本上代表了世間修仙者的所有力量。

  無論是紀昊還是計聞塵,在這裡的所有人,此刻都將吳越子的行徑拋之腦後,只有他的話縈繞在眾人耳邊。

  現在他們最大的敵人就是地之心,所以眾人下意識的開始集合信念,一股股更為強大的信仰之力朝著前方匯去,使得對抗能量球的信仰之力重新注入活力,這股力量壓過了能量球。

  地之心不可置信地後退一步,只是信仰之力很快便將能量球吞噬,呼嘯著朝著它而去。

  「不,我是星辰的主宰,沒有人能夠戰勝我!」地之心怒吼。

  這是它的星辰,它可以操控一切。到了這一刻,它拋開了所有顧忌!

  夏海翻滾,形成了一股股巨浪,岩漿從地心噴發,與海水交融在一起,要淹沒整個世界!

  吳越子衝了過去,衝到了信仰之力之中,信仰之力匯聚到了他的身上。他直接朝著地之心衝去,整個人衝到了地之心的身體之中。

  這一刻,世界都安靜了。

  「啊……」地之心發出了一聲長吼,它所化身的能量形體被吳越子吸收,直至消失不見。

  而吳越子整個人散發著淡淡白光,他的表情猙獰無比,仰天長吼:「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天鏡先生驚到:「不好,他吸收了地之心的力量,此刻已然是這顆星辰的主宰。」

  吳越子看向了眾人,大笑道:「沒錯,我已經有了地之心的力量,整個星辰都是我的天下!」

  紀昊淡淡地道:「你的目的達到了,我們會離開這顆星辰,不會與你相爭的。」

  吳越子冷笑道:「你以為我是傻子嗎?你應該最清楚,我雖然獲得了星辰的力量,但卻只侷限於這顆星辰之上。到了星空之中,我依然只是個半神,沒法調動這裡的力量。」

  眾人恍然大悟,只是每個人又露出了困惑。

  紀昊已經明白了吳越子的企圖,立刻道:「逃出星辰!」

  可吳越子早就操控著岩漿海水,將這些虛弱不堪的人牢牢困住。

  「要想馳騁星空,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借用你們的力量!」

  紀昊大吼道:「他要將我們所有人吞噬。以前的他做不到,但是此刻的他,卻能學著地之心的樣子,將我們的修為吞噬殆盡!」

  眾人全都明白過來了,但他們有心抵抗,奈何沒有一點力量。

  「辰天!」姜先霸大叫了一聲,紀昊等人這才想起辰天在渡劫,也許只有他能夠扭轉局勢了。紀昊、巫神、天鏡先生、范溫,拜地會的朋友,魔煞宗的眾人,結義兄弟杜荷與程處默,同時跟著大喊「辰天」。

  其他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知道紀昊他們這麼做定然有其原因。

  所以緊接著,元祖以及仙妖大軍、化仙道眾人紛紛大喊辰天的名字。

  響聲震動著整個星辰。

  那些凡人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地之心的災難剛剛平復,許多百姓喪生和流離失所。他們也跟著大喊「辰天」,辰天這個名字似乎成了救世主一般。

  而此刻的辰天,正陷入到了心劫的幻境之中。

  龍雯來到了他的渡劫之地,聲淚俱下地喊叫:「天兒!」

  這一聲聲叫喊,居然神奇地將辰天從幻境之中拉了回來。

  他之前對計畫失敗的悔恨,現在變為了想要衝破一切的堅定信念。心劫所化的暗紅閃電衝入到了他的體內,融入到了他的心田,讓他的道心強大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

  渡劫成功,緊接著而來的是第七劫本相劫。

  一道金色閃電從天而落,化成了一個與辰天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本相劫,這是對自己的挑戰。只有超脫自己,才能渡劫成功。

  辰天還不知道地之心已經被毀,他一邊與天劫化身交戰,一邊朝著吳越子的方向移動。

  當他看到了吳越子趾高氣昂地懸在空中,而眾人則在他眼前被圍困著,頓時就明白過來。他知道,現在敵人已經從地之心變為了吳越子。

  辰天直接朝著吳越子衝去,吳越子大驚失色,這是他第一次如此失神。他沒想到辰天會夾帶著天劫之勢前來,要是換了一般人渡天劫,恐怕自己都九死一生,不可能在對抗之餘還能旁顧的。

  兩個辰天朝著吳越子瘋狂追來,這一刻,本相劫似乎成了辰天的助手,而在吳越子眼裡卻成了惡魔。

  吳越子的雙眼變得通紅,他兜了一個圈,然後朝著紀昊等人而去。你不是要來殃及我嗎?有種你就把所有人都給殃及了!

  辰天停了下來,他將憤怒發洩到了本相劫之上,一幅毀天滅地的陰陽圖出現,而本相劫也變幻出了一幅陰陽圖。兩圖交織相撞,形成了一個吞噬一切的黑洞。黑洞之中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吸扯著外面的一切,辰天和本相劫被同時吸了進去。

  辰天不見了,天劫也消散了。

  眾人的眼中儘是絕望,吳越子連連冷笑:「哈哈,把自己給玩進去了吧!」

  只是他的笑容瞬間凝固了,因為辰天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將他整個人牢牢抱住。此刻辰天的氣息,赫然是七劫天仙。

  與辰天同時出現的,是一道白色神雷。根本沒有給吳越子任何反應時間,他和辰天同時被神雷打散肉身。

  紀昊等人身邊的岩漿不見了,眾人脫困,迅速遠離辰天和吳越子所在的地方。

  吳越子霎那間就重新凝聚了肉身,但是白色神雷已經源源不斷地朝他打來。

  而辰天還未凝聚好肉身,神雷也降臨到了他身上,魂魄直接承受雷擊。

  這是第八劫天雷劫!

  白色神雷是懲罰之雷,天雷劫便是一場審判,對於你一生的審判。若是你做的壞事多,殺戮多,心性險惡,那你所遭受到的神雷力量就強。反之,你所遭受的懲罰就會弱許多。

  別看辰天似乎毫無招架之力,但其實他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傷害。他的一生,足能用大義凜然、心繫天下來形容。而懲罰之雷,反倒是再助他修煉肉身與魂魄。一次次打散,一次次重聚,一次次變得更強。

  吳越子卻非常不好過,他是被殃及的,所承受的天劫本來就更強。加上他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天雷劫更是毫無顧忌地打在他的身上。萬雷齊降,跟辰天那兒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

  在遠處圍觀的眾人紛紛感嘆:「報應,這都是報應!」

  吳越子不甘心,他已經是這顆星辰的主宰了。他要用整顆星辰的力量,來對抗天劫。

  星辰中心開始崩塌,因為核心之力正在被吳越子抽離。外面也同時發生異變,山呼海嘯、地面崩裂。

  「救人!」元祖和天鏡先生同時大喊一聲,頓時眾仙紛紛四散開來,將儘可能多的凡人收進自己仙府,來解救他們。

  紀昊不住搖頭:「到最後,這顆星辰還是要毀滅了。」

  核心力量匯聚到了吳越子身邊,吳越子用它不斷抵擋著洶湧的神雷。也許是因為他這一舉措害了這顆星辰上的所有生命,神雷來得愈加猛烈澎湃。

  另一邊的辰天,已經恢復了肉身,襲擊他的神雷漸漸消失。他是八劫天仙了,這是嶄新的高度,他彷彿觸摸到了成神的邊緣!

  陰陽之力在他體內環繞,他的一隻眼睛黑,一隻眼睛白,他看到了陰陽的本源,伸手朝前一抓。抓住了,他的雙掌之中出現了兩團泛光的能量,一黑一白。這是本源陰陽!最初始的力量!

  聚游劍又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是時候了,你有資格使用我了!」

  辰天一把抓過聚游劍,在這瞬間,神將飛忡的傳承全部解鎖,大量的信息充斥在他的腦海。有感悟,有心得,有一幅幅畫面。飛忡瀟灑練劍的身姿,英勇殺敵的偉影……

  當然了,最重要的是成神的領悟。

  辰天掌握了混沌陰陽,也就是觸碰到了混沌。如元祖、天鏡先生和魔尊這三人,他們也觸碰到了,但卻沒有前人的參照與經驗,有心存畏懼,有信念的不足,導致他們遲遲無法邁出這一步。反倒是為了達到目的不顧一切的吳越子,率先成就半神。

  辰天看看狼狽不堪的吳越子,神雷雖強,但似乎還不夠徹底殺死他的。

  辰天的眼神更加堅定,此刻他也開始嘗試最後一步,天仙九劫的最後一劫——混沌界!又被人稱為渡神劫!

  沒有天雷,只是一股朦朧又虛無的能量將辰天籠罩。這是混沌之力,它要將辰天吞噬、分解。

  辰天揮舞聚游劍,他的劍法並不是陰陽劍法中的任何一式,這是他感悟混沌陰陽後的第一次嘗試。

  一股股本源陰陽之力在劍法之中流轉,阻擋著混沌之力的吞噬。只是這樣還不夠,你必須參悟混沌之力,才能將其融入自身,突破成神!

  整顆星塵已經毀滅過半,龍雯去了五峰派,好在嚴演及時的將五峰派弟子都收入到了仙府之中。

  此刻救援也幾乎結束,雖然眾仙及時解救弱小的百姓、修仙者以及妖族,但依然有不少生命在這場災難之中喪生。

  眾仙聚集到了一塊兒,紀昊道:「這顆星辰很快就要徹底毀滅,然後產生一場大爆炸,我們必須盡快到星空中,遠離這裡!」

  龍雯急切地道:「天兒還在這裡呢!」

  紀昊道:「放心,他不會有事的,而且吳越子也不會就此喪生。我留在這裡,你們趕緊走!」

  眾人在元祖、天鏡先生的率領下逃往星空,龍雯堅持要留下來,最後還是龍王和佘景極力勸說,生拉硬扯地將她帶走。

  紀昊關注著一切,他也在不斷恢復自己的實力。

  正如他所預料,吳越子終於挺過了天雷劫。但是他用光了這顆星塵的核心力量,這顆星辰也變成了死星。

  但是吳越子的修為還在,他是半神,而且經歷過星辰力量的洗禮,他的實力比一般的半神更強。

  他望向渡劫的辰天,他當然不會傻到現在對辰天動手。他又看向了紀昊,此刻的紀昊沒有完全恢復實力,所以他要拿紀昊下手。殺了紀昊再殺所有人,他要讓這些人付出代價!

  吳越子已經瘋狂了,他這麼多年的計畫泡湯,悲憤只能發洩在殺戮之上。

  他朝著紀昊衝去,紀昊看著雙眼一片血紅的吳越子,知道自己必須阻止他,不然他肯定要去找其他人發洩怒火。

  二人交戰在了一起,只是紀昊節節敗退,難以長時間支撐。

  辰天關注到了吳越子的變化,他沒有焦急,反倒是更加冷靜。腦海中全是飛忡舞劍的身影,漸漸地讓他的劍法更加奇妙。

  這蘊含了混沌陰陽的劍法,突然間變得霸氣十足。一劍刺出,便刺破了混沌。辰天感受到了站在頂峰的感覺,其它一切似乎變得如此渺小。這是鴻蒙劍訣的天鏡!他已經到了飛忡的高度!

  劍境突破,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許多。辰天突破了混沌的包裹,這些混沌之力也流轉到了他的體內。他清楚地感受到仙力沸騰起來,隨後變得透明,轉化成了更加強大的神力。

  辰天剛一突破,就朝著吳越子而去。

  紀昊已經奄奄一息,吳越子正要給他最後一擊。

  他突然感受到了威脅,轉身看去,辰天用聚游劍朝著他直刺而來。

  吳越子感覺自己面對的是天,面對的是不可踰越的高山,沒有任何辦法迴避。他使出渾身的神力,打出了一掌。

  辰天的劍觸碰到了吳越子的神力,劍中蘊含的是陰陽一道,頃刻間就把神力打散。

  聚游劍直直地刺穿吳越子伸出的手掌,然後刺入他的胸口。

  吳越子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發生的這一切。他的體內出現了一股能吞噬一切的黑白能量,這是陰陽之力。陰陽之力將他的修為吞噬地干乾淨淨,讓他變成了一個凡人。陰陽之力還在他體內流轉,讓他完全沒辦法恢復。

  辰天揪起了吳越子,對著艱難恢復過來的紀昊道:「快走,這顆星辰馬上就要毀滅了。」

  紀昊點點頭,二人飛出了星辰。

  此時眾仙就在星空中等待著,他們發現辰天和紀昊出來了,一個個都喜極而泣,龍雯直接撲了過來。

  辰天把吳越子往旁邊一丟,與龍雯擁抱在一起。至於吳越子,自然有大把人過來拳打腳踢地發洩。

  辰天望著不斷崩碎和縮小的星辰,感嘆道:「養育我們的世界,此刻就要毀滅了,唉……」

  這是難以形容地悲嘆。

  辰天狠狠瞪著鼻青臉腫的吳越子,道:「這傢伙怎麼處理?」

  頓時眾人七嘴八舌地訴說。讓他死,那也太便宜他了!

  就在這個時候,遠方的星空中一道光束疾馳而來。

  近了,這道光束的速度也開始放慢,最後停留在了眾人前方。

  光芒暗淡,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身著青色戰甲的英俊男子,青發飄飄。更震撼的是,他的身後跟著許許多多的神龍。有黑色的暗龍,有紅色的炎龍,也有青色的青龍……

  一條暗龍搖頭晃腦地出來,變成了人形,他正是黑奇。

  黑奇一出來便道:「怎麼樣,我搬來救兵了,來得還及時吧!」

  辰天白了他一眼,指了指正在崩壞的星辰,沒好氣地道:「你說來得及時嗎?」

  這邊二人調侃,而紀昊卻突然恭敬地作出半跪姿勢,滿是恭敬地道:「守護神紀昊拜見青龍護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英俊男子身上,辰天也看著他,而且越看越眼熟。

  「你……你是石像中的人!」辰天驚呼道。

  英俊男子一臉疑惑:「石像?」

  紀昊連忙解釋自己製作的石像,這讓英俊男子不禁笑了起來。

  「我叫應龍。黑奇回到龍族,告訴了族人黃金神龍之事,而且也說了這顆星辰面臨的災難,所以我親自前來。」

  聽了這話,元祖、天鏡先生、巫神紛紛半跪參拜,其他人雖然不知道應龍是誰,但也跟著跪下。

  應龍,神界四大護法之一,地位僅次於神帝!實力更是星空之中最頂峰的存在!

  龍王顫抖著上前,這麼多神龍,他們都關切地看著自己,這讓龍王找到了家人的感覺,難得地留下了淚水。

  辰天卻突然道:「前輩,您實力高強,可否救一救我們的星辰?」

  應龍搖搖頭:「無論是生命也好,星辰也罷,生死自有定數。有生有死,有死自然也有生!」

  只見眾人生活的星辰不斷變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光點。這個光點猶如種子一般,靜靜地懸浮著。

  應龍道:「它會慢慢長大,以後你們依然可以回到這裡。對了,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眾人七嘴八舌地將整個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應龍看向紀昊,嚴肅地道:「你是守護神,卻輕易被人算計,發生這種大事也沒有重視起來,平時太過懈怠。我會指定一顆星辰,罰你帶著這裡的人去那裡生活。而你,將繼續作為守護神保護他們。哪怕你有所突破,萬年之內也不准離開那裡!」

  應龍的話,即是法令,紀昊連忙應是。

  應龍又對著辰天道:「是你阻止了吳越子,保護了這麼多人的性命,所以這個人便由你來處置。」

  辰天點點頭,他先是望向了四周,疑惑道:「牛子祥呢?」

  陸翎憤怒地道:「他逃了。我們這麼多仙人湧到星空中,當時太過混亂,所以他趁機逃走了。我們都心繫你和昊神,所以沒有去追趕,何況星空如此之大,貿然追趕也是凶險萬分。」

  辰天倒沒有任何氣憤,他看嚮應龍道:「前輩,請您讓吳越子徹底成為一介凡人,然後讓他跟著紀昊前往另一顆星辰,由他生老病死吧。」

  應龍滿意地點點頭,朝吳越子一指,一團青光便注入到了他的體內。下一刻,吳越子修為完全被廢,變成了一個凡人,哪怕再想修煉也不可能了,因為這是應龍的封禁。

  變成凡人的吳越子立刻捂著脖子痛苦不堪,因為凡人沒法在星空中活動,紀昊趕緊將其收進神府。

  應龍最後對著眾人道:「好了,黃金神龍隨我去龍族,紀昊帶上其他人去我指定的星辰。至於你們當中的天仙,倒是可以嘗試闖蕩星空了。」

  他最後看向了辰天,露出了親和的笑容:「你非常特殊,劍法已經到了天鏡,又修煉陰陽一道。你所參考的鴻蒙劍訣乃我年輕時所創,所以你我算是有緣,你可願意跟我回神界?我會好好指導你。」

  這個誘惑非常大,對方是誰?那可是整個星空數一數二的人物。

  辰天只是小聲道:「不知我可不可以帶上自己的兄弟跟您回去?」他說完看向了陸翎、馬宇、程處默、杜荷,當然還有佘景、莫軒、樂善、袁誠等等這些好友兄弟。

  應龍變得突然嚴肅起來,怒道:「真是得寸進尺!」他說完便轉過身去,臉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然後化成一道光束遠去。

  幾個好友兄弟都圍到了辰天身邊,每個人都惋惜無比。

  「這麼好的機會,你應該直接答應的。」

  辰天只是微微一笑,他看向了龍雯,龍雯也是看著他,一切盡在不語中。安逸的生活,辰天可過不慣。何況,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我們先去趟龍族吧,到了那兒我也好將寶寶從仙府釋放出來給你看。」龍雯嬌羞地提議道。

  「什麼寶寶?」

  「當然是你我的孩子。」

  「我當爹了?」

  「沒錯,而且還是兩個孩子的爹呢!」

  這顆星辰的故事,在歡聲笑語中結束。但是另一個冒險故事,卻只是剛剛開始。

【全書完】

TOP

謝謝大大的分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