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高樓大廈 】絕世天君 (連載中)

第三百一十九章 湖底死屍

不對,還是不妥,那瘋婆娘下潛的太潛了,恐怕很快就會再次返回,我這個時候出去,很有可能會被他抓住。

方天想法剛剛冒出,外面,一道巨大的水浪聲傳出,顯然是有人再次從湖水中沖出。

方彤全身覆蓋著一層白霜,遠遠看去就像雪天的雕塑一般,嘴角發紫青,全身更是抖動不停。

“冷,好冷!”

方彤顫抖著嬌軀盤坐下來,本以為利用化氣功法,將靈氣化為騰騰燃燒的火焰護盾,外加她在水中的遊龍身法,完全能夠追上往下潛的兩人。

哪想到,一直下潛到四十米的深度,依然沒看到兩人。

而水中的溫度已經極低,整個人都如同置身於千年冰窖只中,仿佛能讓人窒息的寒氣,不斷順著她的指尖、毛孔往體內鉆。

她體內的血液、臟腑在以極快的速度凍結。

體內凍結,即便用靈氣抵禦都無濟於事,不得不再次返回岸上。

“若非我退的及時,恐怕都要被凍死在堶情A可那兩個人還能繼續下潛,他們身上究竟有什麼寶貝?從未聽說方天身上有這等寶物,恐怕寶物來自哪個人類。”

方彤面露疑惑之色:“一個人類,怎的又和方天走到一起了,真是古怪!”

方天聽著外面傳來的方彤的自語聲,心中暗笑,之前那人類和自己還是敵人的,只是因為你,才不得不聯手的。

聽起來這臭婆娘的聲音不太對,似乎是被凍出了內傷,可惜了若是自己有武甲,現在出手或許有機會擊殺她。

可如今沒有武甲,卻難說了。

方天心中一嘆。繼續憋住氣息,在土坑中等待著。

湖水中,鄭十翼奮力揮動著手臂向下游。他的身體被凍得青一塊紫一塊,流動著的海水。

如同鋒利的尖刀,不斷向他的身體沖去去。

鉆心的疼痛,猶如萬千針錐,向心窩刺去。

鮮紅的血液,不斷從毛孔、皮膚中滲出,又很快凝結成了血塊,附著在皮膚表面。

周圍的水溫越來越低,哪怕是下落一指的距離。

溫度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魂種在極快的速度轉動著,吸收著進入體內的寒氣。

雖然魂種對寒氣吸收已經夠快,但還是比不得寒氣進入體內的速度。

伴隨著下潛,周圍的水壓也越來越大,漸漸的,他已經有了堅持不住的感覺。

殺戮戰境!

鄭十翼面色一凝,無奈之下,開啟殺戮戰境。

瞬間,魂種以比之前還要快數倍的速度旋轉起來,進入體內的冷氣。如同被一張大網牽引著,被瘋狂吸入魂種之中。

原來都要停止流動的血液,如同聽到戰鼓的千軍萬馬。

一圈又一圈在體內轉動。

道道暖流循環著在體內流動,附著在體腔內壁上的冰霜,漸漸化成了水汽,從毛細血管中滲出。

血炎心法!

肌肉之間的撕扯、碰撞冇,使得鄭十翼體內產生了一股極強的漩渦之力,它們支撐著他的身體,抵抗著水壓對身體的沖擊。

鄭十翼一路下潛,也不知下潛了多深,身前忽然出現一個懸浮著的東西。

那是?

鄭十翼雙目間閃過一道疑惑之色。

這一路下潛而來,別說什麼有生命的東西了。就是水草都沒有看到,怎的這媟|突然出現一個這麼大的東西?

這堣艩鑒o麼低。

水壓足以壓爆一切,什麼東西能夠在這種地方生存?

鄭十翼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動著,慢慢的,他終於看清眼前之物。

一具死屍!

應當是因為此處水溫太低,他死後,身體並沒有變得臃腫,或是腐爛,反而如同被壓縮了般,緊緊的貼在骨頭上,他的身上蒙著一層白霜,遠遠看去,他就像落滿雪花的枝幹。

而在他的的腰間,還掛著一枚金光閃閃的權杖,一枚與魏東旭和劉萬明腰間的權杖一模一樣的權杖

“羅田!”

鄭十翼心中大喜,終於不負所托,發現羅田了,想來也是幸運,因為次數太過冰冷所以羅田的屍體沒有腐爛,也因為冰冷,這堥S有其他生物,他的屍骨才沒有被那些魚類吞食。

“您比我大很多,我稱呼您一聲羅叔吧,是劉百夫長擺脫我帶您回去的,我們走吧。”

鄭十翼心中低語一聲之後,這才伸手去抓羅田的屍體,畢竟對一個死去之人,還是要尊重一下的。

就在他的手要碰到羅田屍體時,周圍水的溫度,驟然下降,瞬間便冰冷了數倍。

從未體會過的寒流襲來,全身上下所有的血管似乎在瞬間閉合,皮膚如同被抽幹了般,以極快的速度收縮,緊緊的貼在肉上,壓縮著肉向骨骼上靠攏,發出了一陣陣皮肉在開裂的聲音。

鉆心的疼痛,瞬間傳遍全身。

殺戮戰境,血炎心法!

鄭十翼大駭之下,連忙再次開啟殺戮戰境,依靠血炎心法提供的強大爆發力,催動魂種急速旋轉,以此加快魂種對冷氣的吸收。

同時,一道道由靈氣化作的暖流,圍著周身旋轉,維持體溫,他的身體這才恢復一些溫度。

“怪了,怎的四周的溫度會突然下降?”鄭十翼眉頭皺起,目光向四周望去。

不遠處,一道白色的光點緩緩移動而過。

那是一片有著四個花瓣,巴掌大小,通體透明,在緩緩旋轉著的雪花,一股股魂力在它的周遭不斷跳動著!

武魂,是那個王級武魂,玄冰王魂!

鄭十翼雙目中倏然射出一道精光,隨著武者境界的提高,武魂的實力,也在跟著提高,這是個王級武魂,說明它的宿主,至少是個王級強者。

王級強者,那可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絕對強者,他們想滅掉一個宗門、一方勢力,或許就是抬下手的動作,便足以做到。

王級強者,擁有毀天滅地之威能。

而如今,自己便有機會得到王級強者曾經的武魂!

若是能夠得到這武魂,將他降服,什麼鄭天羽、鄭家祖地,他們又算得了什麼!

只是不知道,自己如今的身體,能否承受住它,若是承受不住,自己恐怕會瞬間爆體而亡。

還有,不知道自己的至尊武魂,能否不收這武魂的影響。

否則,死的人,仍將是自己!

玄冰王魂似是察覺到有人發現自己,原本只是在它四周震動的魂力,頃刻間爆發,魂力湧動間,整個海底霎時被照的一片通亮。

一道道強大的魂力向著四周蔓延,如章魚伸出去的數只爪子一般,向鄭十翼伸了過來。

不好!

鄭十翼臉色微微一變,身形一動就要閃開,可身子卻只是微微顫抖了一下,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什麼看不見的繩索捆綁住了一般,根本難以動彈分毫。

陣陣比方才還要冰冷的寒氣從四面八方襲來,冰冷的氣息,讓他的腦袋猛然一陣陣痛,甚至出現了片刻的昏迷狀態。

一道道蘊含著無盡寒意的魂力瞬間湧入他的體內,仿佛一道道存在了億萬年的寒冰鐵鏈一般,將他的身體牢牢封鎖,甚至就連體內的魂種在這一刻都被牢牢固定,停止了跳動!

魂種靜止的瞬間,一直湧入體內的寒流無法被吸收,身上,所有的筋脈、血管甚至是五臟六腑在這一剎那,瞬間凍裂,下一息中又被完全冰封。

鄭十翼只是一兩個呼吸間的功夫,一張臉已經凍的紫青,想要調動體內的靈氣,可全身凍裂之下,根本難以調動一絲靈氣,似乎就連靈氣都在瞬間被凍住了一般,只能看著玄冰王魂混混轉動而來。

一道有著麻繩般粗的魂力,從寒冰王魂中射出,嗖一聲進入到鄭十翼體內,化成一頭有著鋒利獠牙,看上去非常恐怖的血口,向著魂種一口咬去。

它要吞噬我的魂種!

鄭十翼雙目圓瞪,瘋狂的催動體內靈氣想要擺脫玄冰王魂的控制,可無論怎麼催動都無濟於事。

他想要大聲叫喊,可是一張嘴卻怎麼也張不開。

甚至,就是呼吸,現在似乎都無法呼吸一下。

他現在,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玄冰王魂向著魂種吞噬而去,一股滔天的戾氣從他的心中升起。

武魂,之前鄭天羽奪我武魂,今日,這個武魂,又要奪我魂種!

我鄭十翼,難道就這樣任由你們欺淩?

不甘,我不甘心!

鄭十翼瘋狂的掙紮著,可是無論怎麼掙紮,無論是靈氣還是身體,都動彈不了分毫。

體內由魂力化成的血口,以極快的速度咬下,下一刻,下一刻魂種便會被一口吞沒。

嗡嗡……

忽然間,體內,又或者是四周的空氣,甚至是整個永恆魔湖之中,傳出一陣嗡嗡的震動,一股足以壓制一切,傲視世間萬物,充滿了無上威嚴的王者氣息從魂種之中上迸射而出。

在似乎世界的一切都要臣服的氣息之下,四周封鎖著的魂力瞬間土崩瓦解,被一口吸入魂種之中。

魂種之內,閃過一道七彩的光華,一股從未有過的吸力從魂種內湧出,帶著撼動山嶽、扭轉星辰之勢,撲向玄冰王魂。

原本如同黑夜星辰一般璀璨的玄冰王魂,瞬間光芒黯淡。

TOP

第三百二十章 奪魂

玄冰王魂掙紮著似乎想要向後退去,可似乎有一根無形的枷鎖將它牢牢鎖住,無論他怎麼用力,也只是微微顫抖著,它的魂力更是被源源不斷的抽走。

“嗤嗤……”

忽然玄冰王魂發出一聲淒厲的讓人聽聞,都覺得頭皮發麻,心悸不已的慘叫聲,隨之一抹足以讓整個海面凍結的冷氣,從它體內射出,匯聚在一處,形成一把泛著森冷刀芒的冰刃,淩空而下,劈在了魂種束縛著它的那股無形力量上。

哢嚓!

冰面碎裂的脆響聲響起,玄冰王魂如斷線風箏一般,向著後方倒飛而去。

而它身上的光芒,隨之變得越來越暗淡。海底的光線,如要熄滅的燭光,越來越微弱。

束縛著鄭十翼身體的力量,在這一刻,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身子再次恢復知覺。

似乎是因為魂種吸收了玄冰王魂魂力的緣故,體內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的寒冷,反而充滿了暖意。

“玄冰王魂,它是我的!”

鄭十翼體內靈氣瞬間爆發,化作一道白光,向著玄冰王魂退去的方向急速追去。

玄冰王魂滿是驚恐的望著急速追來的白光,身體不斷的顫抖著,脫離宿主之後的它,完除了用王級氣息壓制別人體內的武魂,全沒有攻擊別人的多餘手段。

本以為這一次,又將與之前一般,讓這個人類體內的武魂攻擊宿主,從而殺死對方,奪取對方的武魂。

誰想到,竟會遇到如此恐怖的武魂。

如今,它正處於進化階段。不能脫離這片區域。

若是對方追來,它根本沒有一點辦法。

必須趁早擺脫對方。

玄冰王魂光芒大盛,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寒氣向四周噴灑而去。頃刻間,四周的海水盡數凝結成冰。隨之以驚人的速度向著四周急速蔓延而去。

不長時間,偌大的湖底便,已化作一片冰的世界。

鄭十翼身在湖水之中,看著瘋狂蔓延而來的寒流,有心想要躲閃,可發現根本無處躲避,隨著一陣仿佛能夠將人瞬間凍碎成冰渣的寒氣襲來,他整個人順被冰封住。

隨著今日期內的寒氣被吸入魂種之中。體內靈氣瘋狂運,陣陣熱氣從他的毛孔中鉆出,轉瞬間將緊貼在身上的寒冰融化,身子微微恢復一些活動的空間。

運足靈氣向著前方一拳轟出,前方的冰塊頓時出現一道裂縫,裂痕急速擴散,前方的冰面上出現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裂痕,凝結成的冰塊,轟然爆碎,漲起的海水。沖天而起,如同要將城樓沖垮的洪水一般,鋪天蓋地的沖向了四周。

鄭十翼隨著湧起的湖水。剛剛想要前進,前方,極度冰寒的冷氣,再度從玄冰王魂中散出,將四周的海水凍結、冰封。

他甚至沒有前進多遠,身子再次被冰封住。

冰封整個湖面,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鄭十翼體內熱氣湧出,將緊貼在身上的韓冰融化,再次一拳轟出。將身前的冰塊轟碎,隨之瞬間開啟殺戮戰境。向玄冰王魂追去。

一時間,湖水中不斷重復著凍結。碎裂的過程。

玄冰王魂緊接著施展寒氣,將湖水凍結,而鄭十翼則是不斷擊碎身前的冰塊,向玄冰王魂追去,如此不斷重復循環。

玄冰王魂畢竟是一無主的武魂,不斷凍結下,慢慢的,它凍結湖水的速度開始減慢,而鄭十翼則漸漸縮短了與它之間的距離。

慢慢的,他卻是發現有些不太對的地方。

之前,方天說過,玄冰王魂能夠在永恆魔湖中任意遊動,可眼下玄冰王魂卻是一直在這一片範圍內躲藏。

若是它在最開始冰封自己的時候,就向著遠處離去,它還是有機會逃離的,可他卻一直在這一片範圍,顯然他不能離開這一片範圍。

這只有兩個可能。

一個是有什麼東西限制著它,讓它無法離開,或者是它在……進化!

鄭十翼心頭一驚,如今的玄冰王魂在脫離宿主後,攻擊手段單一,在無法壓制自己的武魂之後,對自己來說等於沒有威脅。

可若是等它進化成魂妖,那時候再要逃命的人便是自己了。

若是想要得到、降服玄冰王魂,必須趁現在,趁它還未曾進化之前。

鄭十翼加速向前追去,前方,玄冰王魂下方五十余米左右的位置,一道亮光忽然射出,光芒刺目照射的他的雙目都不自覺的微微一閉。

一股雄厚無比的魂力從亮光處湧出,似是潮水一般遠遠不絕的灌輸進入玄冰王魂之內。

好強的魂力!

鄭十翼強忍著光線的刺目,抬手微微遮擋了一下光線,睜大眼睛向著光亮處望去。
那是……一具屍體!

在這永恆魔湖中怎的還有屍體,而且這屍體散發的氣息還如此強大。

難道說,這是玄冰王魂的宿主!

鄭十翼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安之感,似乎是玄冰王魂要進化了!

若是讓它完成進化,自己恐怕難以逃離永恆魔湖!

神功,雷霆擊,三重!

鄭十翼心中大急,體內靈氣急速湧動,抬起手臂向著身前一拳擊出,湖水之中陣陣雷霆之音響起,一道道金色的電弧閃耀而起,在湖水之中,綻放出炫目的光輝,一時間,他周身的湖水似乎都瞬間變成了金色的電流,進而蔓延整個湖底。

一道充滿了雷霆之力的金色光芒從湖水中洶湧而出,好似一條金色的巨龍呼嘯飛出,雷霆之力蔓延,四周的湖水頃刻間蒸發,整個湖底似乎都陷入一片電流的世界,一道道金色的電弧亂竄,瘋狂肆虐著湖底一方時間。

眼看這金色的電弧就要落下。玄冰王魂似乎是知道躲不過去,猛然化作一道流光,從湖水中一閃而逝。沖入鄭十翼體內。

仿佛一道鋒利無比的利劍刺入體內,隨之一股寒流湧來。整個人身上瞬間布滿白霜,甚至是體內的血脈、器官,在這一瞬間也盡數冰凍。

體內,魂種以瘋狂的速度急速跳動起來,陣陣暖流湧出,卻是將體內寒霜驅除出去,他的臉上很快恢復一道紅暈。

可持續時間不長,寒氣再次襲來。如此往復不斷……

鄭十翼整個人一會如同燒紅的鐵爐一般,一會卻又仿佛凝聚成冰的水面一般,不斷的變化著。

體內,魂種的魂力與玄冰王魂的魂力不斷較量著,而他的身體就是雙方交戰的戰場,極端的兩種力量瘋狂沖擊下,陣陣難以言喻的劇痛更是不斷襲來。

就連魂種都因為這較量而顧不得修復受損的身體,似乎他的身體似乎隨時都會爆裂,慢慢的,他的呼吸越來越虛弱。

仿佛下一刻就會昏厥過去。

他的身體,已經達到了所能承受的臨界點。

不行……不能暈厥,一旦暈厥過去。自己的下場可能就是死,我還沒有救出雨琪,還未找鄭天羽報仇,絕對不能死在這堙I

鄭十翼咬緊牙關,苦苦堅持著,保持著靈臺的最後一絲清明。

時間一息一息過去,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似是無盡的歲月流過,好好像只是短短一刻鐘不到的時間。體內寒冰亡魂的氣息漸漸消散,直至最終消失不見。

他的身體再次恢復正常。

寒冰王魂被吞噬了?

鄭十翼感受著體內增強的力量,面露失望之色。怎的變化遠比自己想像中的小,更沒有感受到玄冰王魂的存在,也就是說自己的武魂並沒有增加!

不對……他還在!

鄭十翼仔細感覺之後,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希望,體內寒冰亡魂並不是消失不見,而是融入魂種之中。

應當是受到了魂種內另外兩種武魂的壓制,它只是緩緩的轉動著。

怪不得它進入自己體內之後,自己沒有預想之中的變化,原來是被壓制,無法發揮出它的魂力。

王級武魂,這可是王級武魂啊,本以為吸收之後,自己實力能夠暴漲,誰想到卻受到了壓制。

若是沒有受到壓制,不知道自己如今能夠強悍到何等程度。

不過,若是沒有另外兩個武魂,自己也無法活到現在了。

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也是擁有三個武魂了。

鄭十翼臉上露出一道笑意,緩緩舉起拳頭,魂種內一股冰寒之氣湧出,順著體內筋脈流入手臂之上,頃刻間他的拳頭之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藍色光暈,隱隱約四周的海水也受到影響似乎被冰凍住一般。

下一刻,他一拳砸出,拳頭之上淡淡的藍光猛然炸裂開來,向著四周迸射而去,所過之處,無盡流動的湖水盡數凝固。

一眼望去,似是萬埵B封。

恐怖!

鄭十翼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只是一擊,便將無盡的湖水冰封,若是自己與人對敵之時施展這一招,無論是關鍵時刻擊殺對方,還是趁機逃命,能有大驚人的效果。

哢嚓……

忽然,一聲脆響傳出,冰封的湖面上,出現一道道清晰的裂痕,冰面不斷的碎裂,頃刻間,湖水再次恢復正常,緩緩流動起來。

“這……這麼快就結束了,這還是在水中,若是在普通的陸地,豈不是更慢!”

鄭十翼眉頭緊緊皺起,玄冰王魂冰封湖水的時候,時間可比自己這一擊冰封的時間長的多。

即便玄冰王魂被魂種壓制,也不至於弱到這等地步。

之前玄冰王魂在冰凍海水時,曾向著冰凍的海水中,注入了大量的靈氣,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

鄭十翼微微思索片刻,再次一拳擊出,同時更是源源不斷的向著前方的冰封之處釋放出體內靈氣。

隨著體內靈氣的灌輸,湖面持續冰凍,而體內靈氣更是以極快的速度飛快消耗著,不長時間,他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

“果然,如同所想的一般,唯有不斷的灌輸靈氣,才能持續冰封,只是以我如今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撐多久。

實力,還是自己的實力太弱了。

不過,雖然吸收玄冰王魂增加的力量沒有想像的多,不過,自己卻可以用它來震懾他人的武魂。

一旦對方將武魂暴露,自己便可以對其進行壓制!”

鄭十翼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剛剛想要遊動,卻發現四周的溫度驟降。

TOP

第三百二十章 奪天地色彩的一劍

猛然降低的溫度,讓他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唇齒間發出陣陣摩擦聲,如今的水溫,卻是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冰寒,可偏偏卻又沒有結冰。

“湖水的溫度怎會突然變的如此之低?”鄭十翼面露疑惑之色,之前的時候,湖水的溫度低是因為玄冰王魂的存在,如今玄冰王魂已經被吸進降服,四周的溫度應該回升才對,怎會變的更冷?

難道說,永恆魔湖的冰寒,並不是因為玄冰王魂?

鄭十翼心中疑惑之下,向著四周望去,最終落到了玄冰王魂的宿主之上,這附近,唯一特別的唯有這具屍體了。

慢慢前進之後,他終於看清這具屍體的模樣,這是一個看起來非常蒼老的老者,似乎正慢慢翻騰著身子,像是要起身一般,隨著他的動作,一股股讓人近乎窒息的氣息,更是從這屍體之上不斷湧出,向四周散去。

這……

這不是一局死屍嗎?怎的還會動?

鄭十翼心中猛然一顫,體內玄冰王魂更似是受到召喚一般,隱隱欲動,想要沖出魂種之內。

一股明顯的敵意從那死屍之中散發而出,轉眼間化作無盡的殺意,如同四周的湖水一般洶湧而來。

難道說,玄冰王魂的宿主死去之後,氣息並未完全消失,他們之間還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系。

鄭十翼心中大駭,轉過身子,夾起羅田的屍體,向著永恆魔湖的上方急速退去。

玄冰王魂的宿主可是王級武魂的擁有者,遠遠不是如今的自己所能夠招惹的,即便是一具死屍。可他的氣息也足以秒殺自己。

在這等存在面前,自己沒有一點掙紮的可能。

才剛剛向上游出不遠的距離,身下。

一陣巨大的吸力猛然傳來,仿佛一個巨大的暗流一般。

吸收的四周所有的湖水。

鄭十翼明顯的感覺到,身下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不斷的拉扯著他向下拽去,而且傳來的吸力越來越大。

殺戮戰境!

鄭十翼不敢大意,連忙開啟殺戮戰境,加快速度向上游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身下才漸漸擺脫了這股吸力的影響,不敢停留,他仍舊向著上方快速遊去。只是路上,還意外撿到了方天那扔下來之後已經凍的不成樣子的武甲。

岸上,方彤一雙柳眉微微蹙起,滿是不解的望著身下波瀾不已的湖面。

“怎的,湖水的溫度再次減低,還有這湖面,湖面的水位在下降,下降的速度越來越快,這……這下降了恐怕有三十余米了。

湖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還有那兩個小子,怎的到如今還沒有回來?難道他們的寶物可以讓他們一直潛在水中?”

方彤感受著湖中傳來的陣陣冰寒氣息。纖細的身子禁不住微微顫了兩下,心中暗自思索起來,這兩個人恐怕不會潛到深處。

而是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觀察著自己,一直等到自己離開,他們才會從湖中出來。
既然如此,自己為何不找個地方藏身?

方彤四周望了一眼,最終落到了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這附近,到處都是空地,卻根本就沒有藏身之地。

地下土坑之中,方天忽然感覺到一道目光射來。

心中猛然一緊,雖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他卻能夠感覺都,方彤此時正注視著這堙C

好端端的。

方彤為何會忽然望向這堙A難道說,她發現自己了?

方天額頭上,一層細密的汗珠低落而下,一顆心猛然提起,心臟更是碰碰的加速跳動起來,如今自己身在坑中,根本無處藏身。

若是真的被那瘋女人發現了自己,這件事就是甕中捉鱉,自己想跑都沒地方跑。

藏在泥土堙A當時自己怎的就信了那個愚蠢的小子,怎麼就藏在這堣F?這還真是挖了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早知如此,之前在這婆娘在剛剛從湖中返回,身體不再最佳狀態之時出手,那樣還有一拼的將會,如今,自己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獲勝的可能。

咚咚咚……

一陣腳步聲傳來,聲音輕靈,卻如同一柄鋒利的匕首,向著他的心口,一寸一寸的逼近,隱隱約,他甚至已經感覺到了死神的降臨。

拼了!

自己堂堂夜叉一族的王族,怎可這樣委屈的死去!

方天全身肌肉繃緊,體內靈氣湧動,全神貫注感受著頭頂的動靜,只要上方的泥土被人掀開,便第一時間發動攻擊!

忽然,頭頂上方傳來的腳步聲止住,在距離他大概一丈半的地方,一道自言自語的聲音傳來。

“我藏身在此,他們看不到我,想來會從湖中游出。”

隨著聲音落下,很快,一聲悶響傳出,地面隨之微微一陣,緊接著傳來陣陣有些特別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還有些耳熟。

這聲音……這不是之前鄭十翼那小子挖坑埋自己時候的聲音嗎?

這瘋婆子,她竟然也要挖坑把她自己埋起來?

身為夜叉王族之人,竟然藏在坑堙A真是丟王族的臉,這種方法也就他和那小子能想出來。

不過,你挖坑歸挖坑,可別挖到我這。

方天終於鬆了口氣。

方彤很快挖好坑,跳入土坑中,雙掌微微用力一吸,四周的泥土盡數吸來,將他掩埋在泥土之中。

一時間,兩個人在相聚不遠的地下,同時注意著湖中的情形。

漸漸的,方天心中卻開始焦急起來,那小子已經進入湖中這麼久的時間了,不會死在堶惜F吧?自己的解藥可是還在他的身上。

還有,這小子若是沒死,回來之後看不到這瘋女人,恐怕會叫自己出去,那樣豈不是一下就暴露了?

海風越來越大,四周的野草更是被吹的娑娑作響。

不長時間。

一聲巨響傳出,湖面中,一道巨浪沖天而起。一道渾身泛著寒霜的人影從湖中飛出,躍於水面。

鄭十翼全身附著著一層厚厚的冰晶。

由靈氣化成的暖流,如銀蛇纏繞在身上般,不斷在身上流動。

附著在他體表的冰晶,有的化成了水汽,有的則化成了水滴,順著衣服滴在了地上。

輕輕將羅田的屍體放於地上,他目光向四周望去,一眼看去。

卻是再也看不到方彤的身影了,想來那女人應當是等的不耐煩離去了。

想到這,他目光向著方天藏身的地方望去,高聲喊道:“土堶悸煽味很舒服嗎?還不出來?”

一聲話音落下,泥土中,方天幾乎忍不住大口咒罵出聲,我就知道,這小子果然會大叫,完了,這下完全暴露了!

本來我躲過去。

等這小子死了,我還能給她報仇,現在好了。

誰也別想活了。

都暴露了,還藏著做什麼?

方天身子一動就要破土而出,可還不等他動作,一側,碰的一巨聲忽然傳出。

灰塵沖天而起,一道人影從泥土中沖出落於地面。

方彤!

鄭十翼猛然瞪大雙眼,看著出現在自己身前的女夜叉,她竟然沒有,竟然也藏在了水中。

完蛋了,這次麻煩大了。

轉過身子。

他本能的就想要跳入水中擺脫這個女夜叉,可才剛剛抬腿。

腳步生生止住,水中的那死屍可是比這女夜叉更加恐怖。

“怎麼不跳了?”方彤看著眼前人類的動作,面具下的絕美面容上露出一抹冷笑,緩緩邁步向前逼近:“他呢?藏哪了?說出來,留你全屍。”

土坑中,方天輕輕籲出一口氣來,幸好自己沒有第一時間沖出去,否則的話,自己才是真的死了。

才剛剛籲出一口氣去,緊接著耳中傳來了方彤的聲音讓他再次緊張起來。

完蛋了,那人類的小子肯定會出賣自己的,反正都是死,那也要托一個墊背的,那小子一定是這麼想的。他和自己本就是敵人,這個時候更不可能講什麼義氣了。

鄭十翼看著對面帶著面具的身影,渾身肌肉緊緊繃起,體內靈氣全數激蕩而起,若是之前遇到這個瘋女人,自己唯有逃命一途。

可如今,降服了玄冰王魂之後,自己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只要她動用武魂,自己能夠找到機會壓制他的武魂,這個時候讓方天偷襲她,自己不是沒有機會擊敗她。

不過,唯一的前提是不能讓那傢伙暴露!

“他?他不就在你的身後嗎?”鄭十翼抬起一隻手向著方彤身後,方天藏身的位置指了過去。

方彤下意識的回頭向著身後望了過去。

方天藏身在土坑之中,聽著上方傳來的聲音,心中大罵這小子果然出賣了自己,出賣自己他有什麼好處!

鄭十翼看著方彤轉過的身子,抬腿猛然在地上一蹬,狂暴的勁氣順著腳盡數傾瀉在身下的土地之上,腳下大地轟然炸裂,泥土沖天飛起,他的身子更是如同一陣風一般,掠過腳下潮濕的土地,瞬間出現在方彤身前。

幾乎是同一時間,方彤原本背對著他的身子瞬間翻轉過來,速度之快,看起來就像是她一直都沒有回頭一般。

“這等小伎倆,即便是那沒用的傢伙都不會上當,還想騙我?”方彤嗤笑一聲,手中長劍泛起一道寒芒,一劍刺出,無數劍影飛散,仿若道道箭雨一般將鄭十翼完全籠罩其中。

每一道劍影,都仿佛能夠將空間刺穿一般,鋒利異常,劍影尚未落下,劍氣卻已將鄭十翼身上的皮膚劃開,道道鮮血直流,仿若血人一般。

不解魔神!

鄭十翼體內十輪爆發,十道靈泉從背後浮現而出,猶如十日當空,浩浩蕩蕩的靈氣洶湧流動。

三道黑色的光芒閃現,猶如三條從深淵中游出的魔龍一般,環繞在他身體四周,將四周落下的箭雨盡數擋住。

一道道鋒利到,只是氣息便足以撕裂巨樹的劍氣落下,卻是盡數被黑色的光芒所阻擋。

三道黑色的龍形虛影之上,黑色光芒大盛,在一片劍雨的攻擊下不斷的震蕩著,遠遠望去,似是三條在江海中翻騰的蛟龍一般,散發著無盡的威勢。

方彤面具下,露出的一雙美目之中,猛然躍出一道明顯的詫異之色,隨之手腕微微一抖,身前,無數的劍影似是受到召喚一般,倏然間向著中間合攏。

只是眨眼間不到的功夫,無數的劍影融合一處,散發著刺目的銀色光輝,一劍墜落。

一劍落下,卻如同萬劍齊飛,而無數劍光的鋒利盡皆集中於這一劍之上,穿過空間的阻礙猛然刺來。

一劍飛落,天地在這一瞬間,似乎都失去了色彩。

整個世界,似乎唯有這一劍,再也沒有其他任何事物的存在。

劍芒刺來,三條黑色的龍氣被瞬間絞碎成粉末,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都未曾出現過一般。

仿佛流星劃過天際,銀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鄭十翼身上驟然一同,胸口已然被刺中。

“噗……”

TOP

第三百二十一章 抽成乾屍

鄭十翼張口噴出一大口殷紅的血液,整個人倒飛而出,只是被刺中一劍感覺卻如同被噴發的山洪正面擊中一般,浩蕩無際的勁氣沖入體內,一聲聲筋骨斷裂之聲不斷傳出,的五臟六腑,在這一刻似乎都盡數被撕碎一般。

體內魂種更是隨之跳動起來,急速修復著受傷的身軀。

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自己的不解魔神,在那一劍之下,竟是瞬間破裂,若是她方才那一擊動用了她的武魂,恐怕自己已死在那一劍之下。

怪不得,強悍如煉獄水鱷,在她的一劍之下,都被瞬間秒殺。

如此敵手,根本不能與正面交手。

八荒步!

鄭十翼一步邁出,化作一道黑影沖向方彤身後。

方彤看著身前一閃而過的身影,手上動作微微一頓,一股驚意從心底深處神奇,瞬間蔓延全身。

這小子竟然未死,甚至還可以施展如此之快的身法。

別說他一個靈泉境的人類,即便是夜叉一族中,覺醒境前期的精英,在方才那一劍之下,也必死無疑。

夜叉一族的生命力可是遠遠超過人類的!

只是比身體的強硬,人類絕對比不過夜叉一族,護體武學,這小子方才施展的護體武學救了他一命。

方彤腦海中,閃過那三道龍形黑氣,心中冒出一個念頭,生擒這個小子!

無論是那十道靈泉,還是方才這小子施展的護體武學,兩者得一都可令自己實力大漲,若事兩者皆得,自己必將成為夜叉一族的女王!

似是想到生擒對方之後,自己的收獲。

她的嘴角不自覺的翹起,美艷絕倫的容顏上露出一道讓人目眩神迷的笑意。

速度倒是夠快,可惜。

對自己沒有任何作用。

輕笑一聲,她身上的骨骼傳出一陣脆響。

甚至瞬間翻轉,再次由背對鄭十翼變為正對鄭十翼,同時沒有持劍的左手揮出。

手掌白皙、修長,在日光的照射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暈,動人心魄的炫目之中,更隱藏著無盡的殺機。

四周的空氣在這一掌之下,流速大緩,氣流都變得紊亂起來。

不好!

鄭十翼心中駭然。抬腳再次在地上一塌,身形一轉,再次一步踏出,向著方彤的背後閃去。

之前看到方天身體翻轉的速度已經足夠快速,感覺那已經到來了極致,可見的方彤身形翻轉的速度,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極致。

她的身形變化之快,簡直就沒有一點間隙,讓人沒有一點可趁之機!

一步閃出,出現在方彤背後。可眼前,方彤的身體仍舊是正對著他,

鄭十翼心中驚嘆間。腳步不停,繼續向著一側躲閃而去,八荒步接連邁處不斷的圍繞著方彤身形移動,想要找到方彤的破綻,可無論他怎麼轉動,每一次想要發動攻擊之時,方彤的臉都是正對著他,讓他根本無從下手。

甚至到了後來,他將八荒步疊加到兩重。

乃至三重,速度已經提升到了極致可仍舊無法找到方彤的破綻。

隨著他的身形的不斷轉動。方彤的身子同樣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的翻轉著。

遠遠望去,一道黑影在急速旋轉。另一道身影則不斷的翻轉著。

真是兩個變態!

地下,方天聽著上方不斷傳來的聲響,心中不斷嘀咕著,那瘋婆娘已經足夠變態了,可鄭十翼那小子更加的變態,明明是個人類,可比起自己來,反而更多的覺得他更像是一個夜叉。

他現在只是一個靈泉境罷了,竟在那瘋婆娘面前堅持了這麼久。

不知道怎麼的,他心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這兩個傢伙,都能想到藏身在地下,又都這麼變態,似乎這倆傢伙還挺配的。

空氣中,獵獵風聲不斷響起,隨著鄭十翼的急速移動,地面之上已經被劃出一圈圈深入地下的痕跡,泥土不斷翻騰而起,彌散天際,看起來似是戈壁沙漠卷起的龍卷風一般。

方彤看著身前,速度一點沒有減弱的人類身影,心中一股興奮之意不斷的攀升,

太快了,即便是自己也無法擁有如此驚人的速度。

這個人類小子身上擁有的東西,真是越來越讓人感興趣了。

擒下他,自己將擁有這一切。

呼呼……

耳畔,一陣更加急促的風聲響起,鄭十翼抬腿一邁,體內四道八荒步瞬間疊加,一步邁出,方彤的身子卻還是停留在方才旋轉的方向。

她已經跟不上了!

鄭十翼身子微微一頓,拳頭之上,陣陣金色的雷霆之力湧現,無數電弧聚集一處,似是一道真正的雷霆霹靂一般,向著方彤的背後一拳砸落。

雷霆擊!三重疊加!

空氣中猶如萬馬奔騰一般雷爆音激蕩而起,整條手臂,如同拉在弓弦上般,極力向後拉扯,手臂不斷與空氣摩擦,發出一陣陣撕裂聲一時間,整個空間,似乎都被這充滿了狂暴氣息的雷霆之力塞滿。

終於上當,他還是太年輕了。

方彤嘴角再次蕩起一抹醉人的笑容,身子瞬間扭轉過去,體內氣息暴漲,額頭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驟然射出。

臉上,面具在這光芒之下轟然碎裂,露出面具下,掩藏許久的絕世容顏。

光滑潔白的額頭中間,一道金色的夜叉虛影閃動而起,一股股讓人窒息的氣息席捲整個空間。

她終于釋放武魂了!

就是現在!

鄭十翼派出去的手掌就好像是被看不到的無形繩索拉住一般,突兀的止住,體內十輪爆發,十道靈泉急速旋轉,隨著夾雜著金色先天之氣的靈氣湧入魂種之中。

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從魂種中沖出,沖出體外。漂浮於身體之外。

晶瑩剔透,猶如雪花一般的寒冰王魂之上,陣陣屬于王級武魂所特有的駭然氣息湧出。瞬間席捲整個空間。

浩浩蕩蕩的氣息下,整個空間內。一切物種在這一瞬間,仿佛全部臣服下來。

方彤身子微微一顫,本已伸出的手掌隨之以頓,眼前,一道淡藍色的光芒閃過,向著他的身體沖阿堙C

那是什麼?

方彤臉色大變,想要躲閃,可躲閃的念頭才剛剛從腦海中升起。一股寒流已然從體內升起。

冰冷的寒流不斷的向著四周蔓延,頃刻間遍遍佈全身,只一瞬間,仿佛將她的靈魂都完全凍裂。

刺骨的冰寒中,更帶著一股無上的王者氣息,體內的魂種,似是一個見到主人的奴僕一般,瞬間臣服在這王者氣息之下,隨之陣陣屬於她自己的魂力,猛然激蕩起來。

向著體內四周不斷的沖蕩而去。

似是一把鋒利的匕首在她的體內,不斷的穿刺,帶動著體內的靈氣。都不斷的翻湧恰堙C

噗……

方彤本嬌艷異常的臉上湧出一片蒼白之色,一張櫻桃般的嘴唇更是看不到一點血色,嘴巴張開噴出一大口殷紅的鮮血。

這究竟是什麼!

方彤感受著幾乎要炸裂開來的身體,一雙深邃虎魄色瞳孔內浮現出一道深深的慌亂之色,這忽然湧入自己體內的靈氣,怎的瞬間將自己的武魂壓制,甚至讓自己的武魂攻擊自己!

這……這不是永恆魔湖中的傳說嗎?怎的在自己身上發生了?自己可沒有進入

永恆魔湖!

方彤心中換亂不已下,不斷調動體內靈氣,試圖將這壓制著她自己的武魂攻擊自己身軀的力量驅除出去。

可是這股力量的威壓實在恐怖,她只是稍微一反抗。

體內武魂對身體的攻擊猛然劇增。

武魂……

她是雙武魂的存在,她還擁有一個武魂。

可是另外一個武魂,在那無盡的威壓下,卻是沒有一點反應。
若是如此下去,她畢竟被自己的武魂生生折磨致死。

可是,她如今卻根本沒有一點辦法,只能任由對方不斷的攻擊。

他的神色不對方彤慌亂之中,目光一凝,對面人族男子的臉色漸漸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臉上慢慢浮現出一層細密的汗珠,臉色也漸漸有些發白。

鄭十翼體內靈氣不斷的消耗著,體內靈氣以驚人的速度被抽走,湧入方彤體內支撐著玄冰王魂對方彤武魂的壓制。

慢慢的,似乎就連體內的血液都被抽走了一般,一陣頭暈目眩之感傳來。

心中一急,他連忙想要收回玄冰王魂,可體內氣息湧動間,他卻是驚訝的發現,此時他根本無法收回玄冰王魂,體內的靈氣仍舊源源不斷的湧入玄冰王魂之中。

這……怎麼會這樣,再這樣下去,自己豈不是會被活活抽成一具乾屍!

不行,絕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

殺戮戰境!

鄭十翼背後十道靈泉之上,金光大盛,先天之氣湧動,似是十道金日墜落,洶湧無邊的氣息蔓延整個空間。

好強的氣息!

方天藏在土坑之中,感受著頭頂上方傳來的陣陣讓人心悸的氣息,倒吸一口涼氣,這氣息不是那瘋女人的氣息,這是那小子?

那個人類的小子,靈泉境之下,竟能擁有這等威能!

神功!

道道褐色的大地之氣洶湧而起,湧入雙臂之中,一雙手臂之上,金光閃耀雷霆擊所特有的金色光弧跳動,空氣中,陣陣仿佛能夠將人心神震裂一般的雷爆聲接連響起,連接成一片,似乎將整個天際都震碎一般。

一拳轟落,天空中卻是幻化出數道拳影,無數拳影之中,一道黑芒閃過,帶著無匹威勢墜落。

一擊之下,無影刀殘篇、魔刀無極、地煞蠻靈掌一擊雷霆擊盡數融合。似是四位覺醒境的高手,同一時間施展出畢生最強攻擊。

天空中,一道道黑色、金色、褐色的流光湧動,空氣中陣陣悶響接連不斷傳出,一股猛烈的好似從極西之地吹來的颶風吹起。

地面上,四周所有的雜草、碎石在這一瞬間,盡數碎裂成齏粉隨風吹起,一拳落下,大地在這一刻都微微震動起來。

方天藏身在土坑之中,感覺到四周的土地明顯的震蕩起來起來,身下傳來一陣翻湧之力,幾乎要將他拋飛出去一般。

狂暴的一擊,正中方彤胸口。

原本飽滿的雙峰之上,一座豐滿猛然下陷,纖細的身軀向著後方倒飛出去。

玄冰王魂瞬間失去了壓制的對方,這才不敢的回歸魂種之內。

“呼……”

鄭十翼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之前壓制方彤的武魂,就幾乎耗盡了體內的靈氣,如今又全力施展一擊,體內的靈氣已經盡數耗盡。

如今的自己,已經沒有一點再戰之力,剩下的就看那傢伙了。

方彤飛出十幾丈的距離之後,重重的撞擊到後方的巖壁之上,一震之下,體內氣血翻湧整個身子幾乎都要被震的散架,絕美的容顏上更是一片蒼白。

自己竟是被一個小小的靈泉境重創,他攻擊的還是自己那個部位!

TOP

第三百二十二章 王級武魂威全場

方彤望著對面看起來似乎連站立之力都沒有的人族少年,蒼白的臉上浮現處一道深深的殺意,強忍著體內幾乎碎裂的五臟六腑處傳來的劇痛,抬手在身後的椈壑W一拍。

方彤的身子借助這一拍之力猛然彈射出去,向著前方猛沖而去,一雙白皙的手掌高高舉起,向著前方砸落而去。

眼看距離鄭十翼還有十余米的距離,忽然間,她身後的地面毫無徵兆的炸開,泥土沖天飛起間,一道人影猶如出海蛟龍一般,從一片塵土中竄出,直接襲向她的身後。

方天!

方彤傾國的容顏驟然凝固,身子立時向著後方扭轉,可轉動之下,體內一股劇痛傳來,動作一滯,肩部一股劇痛已然傳來。

炙熱的氣息沖擊下,她的身子向著前方遠遠飛去,背後的一股在一瞬間已經燒成一堆灰燼,光滑白皙的玉背更是被灼燒成一片焦黑。

“噗……”

飛行中,方彤張口噴出一口殷紅的血液,回頭狠狠瞪了兩人一眼,身形一閃向著遠處急速飛退而去。

原本這是最好的機會擊殺方天,可誰知道,這兩人竟如此陰險,原來方天那個而廢物一直留在外面,根本就沒有進入湖中。

若是當初自己認著查探一番,早以可以擊殺他,也不至於被他偷襲。

可誰能想到,這兩個傢伙如此陰險。

人族的小子,一定是那個人族小子出的主意,方天那簡單的腦子,想不出如此陰險的注意。

人類,當真是狡猾。

方彤向著遠處急速退去,方天卻是站在原地。看起來一點想要追趕的念頭都沒有。

“喂,你還站在這堸竣偵礡H快點去追他!”鄭十翼有心想要追趕,可體內靈氣都已耗盡。

根本就有心無力,只能叫嚷著。讓方天追趕。

“追?追什麼?那瘋婆娘就算受傷,可她逃起來,誰能追上她?”方天看著鄭十翼,忽然發出一陣陣怪笑聲,一邊笑著一邊掰動手指發出一聲聲脆響,一臉不懷好意的笑道:“倒是你,我趁著這個機會,先解決了你這個傷員才是正經。”

鄭十翼一下懵了。呆了一下之後,這才梵音過來,自己和方天可不是純粹的盟友,他們倆人也是對手。

“我說,你可是堂堂夜叉一族的王族,你要有你們王族的風範。剛剛可是我救了你,你可不能恩將仇報。”

鄭十翼來回向後抽動著身體,試圖離方天遠一些。

“對啊,你也知道我是夜叉一族的王者,你說我藏在土坑堶情C把自己埋起來,這傳出去多麼丟人?

這個秘密現在就你我知道,而想要這個秘密永遠成為秘密。讓你成為死人,是最讓人放心的,所以,你就去吧!”

方天大喊一聲,飛撲而下,隨之一陣陣拳頭擊打聲,叫喊聲連成一片。

“你這是趁人之危……”

“打人不打臉……你往哪打呢?”

“怎麼還用腳了……”

許久之後,似乎是打累了,方天終於停止對鄭十翼的暴打。

滿意的看著鄭十翼和豬頭一般的腦袋,微微點了點頭:“不錯。這一頓打的本少很是舒服,之前和你的恩怨。那就這樣算了吧。”

“你倒是舒服了,我的臉啊……都說了打人不打臉,你……”鄭十翼一臉不爽的看著方天抱怨著,可話音還未說完,便被方天直接打斷。

“我不是人,我是夜叉!再說了,就你這張臉毀容不毀容的也沒什麼區別,你又不像本少這般,帥的驚天動地。

像你這種放在我們夜叉族中,絕對是最醜的,沒有之一。”

鄭十翼一下噎住,就好像是被魚刺卡在喉嚨中一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自己的相貌在人類中也算得上帥吧,可比起夜叉……

那些夜叉中的男人,的確一個個都英俊非常。

不過,夜叉族的女人嘛……算了,還是不說了,免得這頭腦簡單的夜叉又要發瘋。

方天看了看委屈的坐在一邊也不說話的鄭十翼,似乎心埵釣ЛL意不去,沈默了一下後,滿是灑脫的開口叫道:“罷了,看在你之前還挺講義氣的份上,本少委屈一下,親自幫你治療一下傷勢。”

說著,他低下頭在腰間摸索起來,半天後,他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道尷尬之色:“那個什麼,我身上的丹藥之前對付煉獄水鱷的時候用凈了。

本想給你一些上等的療傷藥,看來你是沒有這個福氣了。

喂,你的療傷藥呢?”

鄭十翼也不說話,療傷藥對他來說也沒有多少用,對他來說體內的魂種就是最好的療傷藥。

“那是什麼?儲物袋,你小子還有這等好東西。”

方天目光在鄭十翼身上掃過,最後落到了鄭十翼腰間的空間儲物袋上,雙目中射出一道精光,看起來就像是發現了肥羊的土匪一般。

“你看什麼?怎麼看起來和土匪一般,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夜叉族的王族少爺。”

鄭十翼感受到方天的目光,身子向後一縮。

“廢話,這還能有假?就憑本少的相貌,除了夜叉一族的王族,難道能有本少這等英俊之人?何況看到這是什麼沒有?”

方天說著,亮出腰間的一塊權杖,輕輕拍打了一下一臉得意道:“這便是本少身份的象徵,凡是夜叉一族,簡單此權杖,都要乖乖聽令。”

“這奡N你一個夜叉,自然是你想說什麼便說什麼了。”

鄭十翼滿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若是真的,你怎的還被那瘋婆娘追的像狗一般亂竄。”

“她……本少懶得和你多說。”

方天反駁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乾脆也不在說話,直接伸手強行抓過鄭十翼腰間的空間袋,伸手進入其中。

只是和他之前表現的不同,他卻只是拿出一些療傷的丹藥,然後便將空間袋遞了過去。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講究了。”

鄭十翼滿是詫異的伸手去接空間單,眼看就要重新將空間袋拿回來,身前方天忽然怪叫了一聲。

“不對。我似乎聞到解藥的氣味。”

說著,他的手猛然向回一收。然後將腦袋伸入空間儲物袋中,就好像是一個強盜一般翻箱倒櫃的翻找起來。

“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這個傢伙講究,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夜叉族的王族,而是夜叉族最大的強盜。”鄭

十翼滿是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強盜?我……魂石,怎的這麼多魂石!”方天忽然高聲驚呼起來:“這魂石,你小子的魂石怎的這麼多?還有這些,這是魂石票。比魂石還要多的魂石票,你小子一個靈泉境,怎麼的比那些覺醒境的魂石都要多,你從哪里弄來這麼多魂石票。”

方天看著鄭十翼儲物空間帶中一疊一疊的魂石票嘴巴不自覺張開,即便身為夜叉族的王族,他甚至都從未擁有過如此之多的魂石,這個小子,在人類中究竟是什麼身份,竟能有這麼多的魂石!

許久他才回過神來,繼續翻找之下。

心中越來越驚:“你這個小子也太富有了吧,靈血草、千年雪椛、碧月羞草……這簡直就是個移動寶庫!

小子,你還說本少是強盜。

我看你才是最大的強盜吧!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你們人類堶捧m奪了太多的人,實在混不下去了,這才參軍到我們這來吧!”

方天的驚訝聲,一聲蓋過一聲,直到將鄭十翼的空間儲物袋翻了個底朝天,他才將頭收了回來。

將解藥服下後,重新將屬于自己的武甲穿上之後,他這才滿是不解的望向鄭十翼:“你怎的這麼富有。

你不會真的是一個強盜吧?”

說著,他自己搖了搖頭道:“算了。不管你的身份,就看在你空間袋的第一時間。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鄭十翼聽著方天的話,怎麼想怎麼覺得別扭,這話怎麼感覺就像是說,看到你女人的第一面,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呢?

對了,之前的時候,你怎的壓制方彤的?而且奇怪的是,方彤怎麼只是釋放出了一個武魂,而不是兩個武魂?”

方天望向鄭十翼的目光中充滿了疑惑,之前因為在地下,他根本沒有看到兩人交手的詳細情形,更不知道鄭十翼是如何在方彤身下堅持那麼久,甚至讓方彤重創的。

當時他是感覺到方彤被重創後,這才出手偷襲的。

重創方彤,別說鄭十翼就算是兩個自己也做不到,而鄭十翼的實力分明比自己還要弱,他是怎麼做到的?

尤其是之前自己分明感覺到,方彤的武魂受到了壓制,這小子又是如何壓制的?

看著身前的永恆魔湖,他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難道是那王級武魂?

之前的情形,與永恆魔湖中的那個王級武魂的傳說是何等的相似。

王級武魂,這小子擁有王級武魂?所以他才不懼怕永恆魔湖中的武魂?

方天想著輕輕搖了搖頭,和眼前的這個人類小子接觸越多,越發的發現這小子深藏不露,真不知道他身上還有多少秘密。

只釋放出一個武魂!

鄭十翼忽然響起方天之前說過的話,方彤雙生武魂!和自己交手的時候,方彤只是釋放出一個武魂,便讓自己險些靈氣耗盡而亡,若是當時方彤釋放出的是兩個武魂呢?

自己恐怕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要被生生耗死。

玄冰王魂雖然可以壓制對方的武魂,可對靈氣的消耗也太大了,最少對如今的自己來說,是遠遠無法支撐的。

咕嚕……

平靜的湖面上,一聲聲輕響傳出,一個個泛水泡忽然泛起,不過眨眼的功夫,整個湖面似乎都沸騰了一般,水泡相互激蕩,炸裂出一股股水花,向四周濺射。

一股冰冷的寒意從水下傳來,讓人即便是站在岸邊都感覺到陣陣的冰寒。

不好,難道是那東西追上來了?

鄭十翼心頭一顫,指著地上羅田的屍體急聲叫道:“快,帶上他,快快離開,下方有危險。”

方天看著鄭十翼緊張的樣子,也不多問,抓起地上的屍體扔入空間儲物袋中,隨之背起鄭十翼,向著遠處急速退去。

另外一邊,方彤一路逃出一段時間之後,隨著身體不斷的修復,心中疑惑漸升,那兩個人竟是沒有追來,想來重創自己之後,他們也已是強弩之末。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