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玄幻奇幻] [東方玄幻] 劍噬虛空《乾坤逆亂》 作者:戰十三 (已完成)


第401章 混沌大成

    轟轟轟!

    不過眨眼間,易天行和風無雙的就已經交手了幾十次。四濺的光芒將整個定北侯府映照得已經如同白晝一般,恐怖的勁氣更是將周圍的殘損建築全部都化成了齏粉。

    風無雙的境界已經是入途境後期,整整比易天行高出一階,但是易天行手中的七彩寶樹卻堪稱神物,本身蘊含著神能。再加上隨著剛才吞噬過來的元力已經幾乎被太皇劍吞噬感覺,易天行已經清晰的感覺到,太皇劍開始有了蘇醒的徵兆,一股股可怕的氣息不停的順著他體內的經脈湧出。

    這種氣息固然還無法幫助易天行傷敵,但同樣存在著明顯的震懾效果。

    正是基於如此,易天行和風無雙這一番硬拼,雖然看起來易天行還有些落在下風,但竟然並不明顯,倒更像是平分秋色!

    這種結果無疑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的,定北侯沒想到,風無雙自己更沒想到。

    只是前者現在依舊被成馨這個一旦發狂起來就如同凶獸一般的女人纏著拼鬥,一時間根本顧不上易天行了。

    至於風無雙,此時見到易天行竟然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這讓他驚怒交加的同時,也第一次湧起了後悔的感覺。

    當初他若是真想殺死易天行,其實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只是他卻並沒有那樣去做,反而想先各種的羞辱對方後再將其殺死。

    可是沒想到後來卻遇見了實力深不可測的邊陲之地守護者之一的帥不二,結果敗退而走,給了易天行活下去的機會。

    而成長到現在之後,易天行早已經今非昔比,徹底踏入到了邊陲之地頂尖高手之流。

    此時再想殺死易天行,就算驕傲如風無雙也心裡清楚,雖然這並不是無法辦到的事情,但也絕對變得很困難。

    只是,為了帝國皇室的將來,風無雙知道,今天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必須要將易天行殺死當場!

    否則以此子的成長速度,恐怕用不到多久,整個邊陲之地都再也沒有人能夠制止他!

    萬幸的是,自己離開風雨觀之前,對自己極好的師尊賜給了自己一件寶物。而按照師尊的描述來說,那件寶物若是打出,別說是眼前的易天行,就算是邊陲之地的守護者,也根本無法抗住。

    因為那是超越了聖兵的存在,雖然還不是神器,但也已經接近,屬於真正的半神器之流!

    威力之強,根本無法預料!

    不過風無雙暫時卻並不打算使用。

    因為他的高傲,他依舊想用自己真正的實力擊敗對方,而不是借助於外物。

    所以,下一刻風無雙沒有任何保留的調動起了體內的所有元力,對易天行展開了狂風暴雨般的猛攻!

    各種威力強絕的武技不停閃現,那股恐怖的氣息波動,讓這一刻的風無雙就仿若上古中走出的神明,讓人不敢逼視。

    風無雙天賦超絕,本身又是帝國皇室中人,而帝國皇室其實遠非表面上展現出來的那般武力低微,事實上,在帝國皇室內,有著皇室血脈的超級高手,依舊存在著。

    只是這些人平日裡根本不會理會帝國的那些事情,哪怕就算是當今的帝國皇帝被人殺掉,只要接位的還是帝國皇室血脈,那麼這群超級高手都不會去理會。

    他們只關注帝國皇室血脈的傳承,卻並非真正的去護著那一脈。

    但是如果帝國皇室內出現了天才級別的孩童,這些超級高手也會悉心的調教,將帝國皇室所掌握的強橫武技傳承下去。

    當然,這些接受了武技傳承的帝國皇室血脈,卻終其一生都不可以成為帝國的皇帝,這也是帝國開過皇帝留下的祖訓,因為怕造成一種無法制衡的局面,從而導致整個帝國的崩塌。

    風無雙就屬於這樣的帝國血脈,因為他的修煉天賦超絕,所以從小就接受了這些超級高手的教導,不過與此同時也徹底失去了成為帝國皇帝的資格。

    不過這樣卻造就出了一位超級高手,因為在學會了那些帝國皇室的獨門武技之外,風無雙又被送到了和帝國皇室關係密切的風雨觀,在那個號稱修者聖地的地方一呆就是十幾年。

    所以現在的風無雙可以說是具備兩大頂尖勢力的傳承,本身的武技強橫可想而知。

    此時這些武技全部使出,直將易天行打得手忙腳亂不停後退,嘴裡鮮血更是不停噴出,卻是明顯有些扛不住了。

    「風少好樣的,趕緊擒住這小子!」

    看到這一幕,已經開始將成馨打得有些狼狽的定北侯終於松了口氣,發出了一聲狂笑。

    不過雖然表現得很高興,但其實定北侯此時的心裡卻十分的遺憾。

    他最想看到的場面,當然不是易天行戰敗風無雙,但也不是風無雙戰敗易天行,而是想讓這兩個人兩敗俱傷。

    原因很簡單,風無雙代表著的是帝國皇室,而此時的定北侯,已經決定判出帝國了。

    他能夠將風無雙請來,耗費了不少的花言巧語,而且正好風無雙認定易天行才是帝國皇室最大的威脅,所以才會前來幫忙。

    而這一戰過後,兩人的合作肯定就會到此結束,然後反目成仇。

    所以,現在兩敗俱傷的話,定北侯不介意連同風無雙一起幹掉。

    轟轟轟!

    又是數聲悶響之中,易天行連噴三口鮮血,人也被震得後退出了十幾米開外。

    而就在此時,易天行突然感覺到氣海內猛然一震,隨後沉寂已久的太皇劍終於發出了一聲嗡鳴,接著瞬間化成了一道光芒,從易天行的氣海內鑽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股極為恐怖的能量也被太皇劍留在了易天行的氣海內,開始瘋狂的融入到了易天行自己的元力之中。

    喀嚓!

    這一刻,易天行只覺得體內一陣劇痛湧起,伴隨著一聲脆響中,他只覺得體內似乎有某種禁錮,這一刻突然被衝破了!

    十二條正經內所有剩下的經脈,這一刻在太皇劍的能量説明下,竟然全部被打通了!

    混沌真經,徹底大成!

   



第402章 不一樣的世界

    混沌真經號稱是上古神魔留下來的法決,雖然原本有些殘缺,但是經過前世幾十年的苦修,易天行硬是將那殘缺生生補全了。

    但就算是補全,混沌真經修煉起來的難度也是極大,易天行一路苦修,耗費了無數的靈藥以及各種的機緣,卻也不過才打通了六七條經脈而已,剛剛完成了第一個小迴圈。

    而易天行雖然很有自信,可卻也知道,想徹底將混沌真經的十二條正經全部打通,就算有著無盡的靈藥支撐,恐怕至少也要上百年的時間,甚至還要更久,而且還極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實現。

    畢竟,這是神魔傳下來的心法,想修煉到大成的難度實在太大了。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太皇劍離開他身體的那一刻,這個原本被他碎碎念一直認為是吸血鬼老不修的傢伙,不但將從他這裡搶去的所有元力都還給了他,而且還送給了他一股磅閮鴗F極點的能量。

    這股能量已經脫離了元力的範疇,而是精粹無比的神力!

    來自上古神器那悠久到了極點的歲月而醞釀而出的神力!

    正是這股恐怖的神力,才能夠讓混沌真經這種來自神魔的心法,這一刻徹底大成!

    一股玄而又玄的感覺湧遍了全身,讓易天行瞬間感覺到,整個世界已經完全不同了。

    那是一種無法形容出的感覺,易天行找不到任何的語言可以準確來描述,他只是能夠感覺到,這一刻的他,竟然和整個天地間都似乎融合到了一起,那是一種可以掌控整個天地的感覺!

    只是,在天地之間,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屏障的存在,而這道屏障,正在硬生生的壓制著他的境界,讓他根本無法再度提升,也根本無法發揮出自身真正擁有的實力。

    那是囚籠禁制,當年的大神魔傾盡全力為了守護邊陲之地留下來的一道安全屏障。

    現在的易天行雖然已經強大無比,但是卻依舊無法強過當年的大神魔,所以他同樣要受到這囚籠禁制的制約,所以才讓他的境界,現在只能處於入途大圓滿。

    而若是進入不死神山,則能夠達到守護者大圓滿,可是再想提升,卻是根本無法做到了。

    不過儘管如此,這一刻的易天行,也依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此時的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這並不是他的錯覺,因為就在易天行發生變化的這一刹那間,場上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靈魂都產生了戰慄的氣息。

    此時的易天行雖然還站在那裡,可是卻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就仿佛已經融入到了這片天地一樣。

    這種詭異的情形,讓所有人都產生了一種無法抑制的敬畏!

    再加上一直盤旋在易天行頭上的太皇劍散發出來的神聖氣息,讓易天行現在看起來,就仿若那傳說中的上古神明!

    剛才的風無雙也同樣給人一種神明的感覺,但對比此時的易天行,風無雙卻徹底被打成了原形。

    他就如同狐假虎威中的那只狐狸,固然最初也讓人敬畏,可最終只是狐狸,面對真正的老虎,依舊不堪一擊。

    「原來……真正強大是這樣的感覺……」

    在眾人或驚或喜的目光之中,易天行突然輕輕歎息了一聲,隨後伸出一根手指,朝著風無雙緩緩的點了過去。

    易天行的動作在其他人眼中看起來緩慢無比,似乎風無雙有上萬種方法可以閃躲開去,而就算不閃躲,易天行這一指點出也沒有半點的勁氣和光芒外泄,看起來沒有半點的威力可言。

    可是,對於風無雙這個當事人來說,易天行這一指剛剛點出,他的臉色就已經變得蒼白無比。

    在他的眼中,隨著易天行這一指點出,整個世界都徹底變了。

    周圍的景象已經完全改變,不再是定北侯府,反而是一片無垠的荒漠。

    而在這荒漠之中,風無雙孤零零的站在那裡,半空中有一根粗壯得仿佛可以覆蓋整片天地的手指正帶著幾位元恐怖的速度,呼嘯著朝他點來。

    一股強烈無比的死亡氣息瞬間湧起,風無雙驚恐之中,根本沒有任何的遲疑,一伸手,將從風雨觀帶出來的那件半神器祭了出來。

    風無雙不知道現在的易天行到底已經強到了何種程度,但是他有一種感覺,憑著自身的修為,他已經遠遠不是對方的對手,唯一能夠依仗的,只是這件威力恐怖的半神器。

    那是一把殘缺的石斧,沒有斧柄,甚至連斧身也都只剩下了一半,上面充滿著斑駁的痕跡,仿佛經歷了萬古歲月。

    不過剛一祭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就已經沖天而起,石斧內似乎響起了一聲可怕的巨吼,將那虛幻空間瞬間吼塌了將近一半的空間。

    而後,石斧瞬間變大,沖天而起,朝著那根手指就撞上上去。

    轟!

    一聲巨響傳出之中,讓風無雙驚駭欲絕的一幕出現了。

    那原本威力恐怖的半神器石斧,在易天行那根看似普通的指頭面前,竟然瞬間就被點成了碎片,根本連半點的作用都沒有起。

    而後,那根巨大得鋪天蓋地的手指,沒有半點的阻擋,輕輕的落在了風無雙的身上。

    砰!

    一聲悶響之中,風無雙甚至連逃離都無法做到,整個身體瞬間就那根手指點成了齏粉!

    號稱帝國皇室第一天才,風雨觀百年不出的絕世天才,立志要成為神明的男人風無雙,就此隕落!

    看到這一幕,定北侯等人都傻眼了。

    他們當然看不到剛才那虛幻空間裡的一切,卻只能看到,易天行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而風無雙卻傻愣愣的站在那裡拿出一件氣息恐怖的石斧擋了上去。

    結果石斧瞬間被點碎,隨後風無雙也被那根手指輕鬆無比的點成了一堆齏粉!

    眾人的驚駭之中,易天行卻有些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囚籠禁制之下,禁制的可並非是修者的修為,同樣也包括兵器啊!殘損的半神器……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比之聖兵強也有限!」

    歎息之後,易天行眼中突然精芒一閃,手指再次朝著一處方向點去,同時嘴裡喝道:「科爾部族的高手,你們看熱鬧也看夠了吧!」

    砰!

    遠處的空間瞬間被易天行這一指點出了一個駭人的黑洞,隨後一群人從那黑洞裡面跌落到了地上!

   


TOP


第403章 強絕太皇劍

    「易天行你到底服用了什麼東西?怎麼實力會增強到這種程度?」

    落地之後,那一行科爾部族高手中領頭的高大男子沖著易天行發出了一聲驚呼。

    「阿日斯蘭?沒想到你也來了,這可真好,終於可以一併解決了!」

    看著眼前那個身材高大赤裸著上身的草原男子,易天行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在易天行心中,無論是定北侯還是風無雙,以及秦時明月這些人,甚至帝國皇帝和公主,在隨著易天行的實力提升之後,已經都不再將他們當成真正的敵人。

    畢竟,這都只是帝國內部之間的事情,對付這些人,易天行只要修為達到一定境界,那麼想將他們解決掉都很簡單。

    真正讓易天行忌憚的,一直都只有兩夥勢力。

    一夥就是未知之地的那些修者,另外一夥則就是科爾部族的阿日斯蘭。

    沒有人比易天行更加清楚這個草原男子的可怕,雖然因為易天行的重生,讓這個世界的走向已經和前世完全不同,阿日斯蘭原本對付帝國的手段也已經失敗,但是只要阿日斯蘭活著,這種威脅就始終存在著。

    所以易天行一直最想幹掉的人,就是阿日斯蘭。

    只是很可惜,阿日斯蘭的行蹤一向都飄忽不定,而且自身實力也極為強橫,憑著以前的易天行,想殺掉對方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但是現在,一切卻已經完全不同。

    所以,此時看到阿日斯蘭出現,易天行心中的驚喜可想而知。

    只要能夠殺死阿日斯蘭,那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易天行都不用再去擔憂科爾部族。

    科爾部族雖然人才不少,可是卻只有一個阿日斯蘭算得上是真正的威脅,只要這個人一死,科爾部族再也不足為懼。

    對比易天行這邊的欣喜,阿日斯蘭這一眾科爾部族的高手此時卻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雖然他們一直都認為易天行是吃了某種可以瞬間大增實力的靈藥才會造成現在這種強大的實力,但不可否認的是,易天行現在身上的氣勢實在太過恐怖了,根本就和他們不是一個檔次上的。

    若是要對比,恐怕只有從巫王殿的巫王身上,他們才會感受過這種幾乎無可匹敵的氣息!

    「不用廢話那麼多了,既然都來了,那就別回去了!」

    易天行淡淡開口,隨後右手突然一揮,竟然將那一眾足有個科爾部族的高手,全部籠罩在了自己的攻擊之中。

    易天行的攻擊手段依舊十分的簡單,只不過輕輕揮起了七彩寶樹而已,而且也並沒有使用任何的武技。

    可是,就這樣簡單無比,而且還看起來速度很慢的攻擊,那群科爾部族的高手,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躲開。

    不過眨眼間,場上就再次血流成河。

    一行十來個科爾部族的高手,最後竟然只有阿日斯蘭僥倖躲過了一劫,而其他人,全部在無堅不摧的七彩寶樹下,被斬成了兩截屍體!

    而阿日斯蘭之所以僥倖活下來,一方面是他實力夠強,更重要的是,他手中同樣有幾樣從巫王殿帶出來的極品巫器。

    正是這些威力恐怖的巫器,才讓阿日斯蘭沒有瞬間就慘死當場!

    「咦?原本你也已經踏入到了大圓滿的境界了,不愧是絕頂天才!」

    易天行有些吃驚的低呼了一聲,他赫然發現,這一段時間不見,阿日斯蘭的實力竟然也有了極為顯著的提升,已經邁入到了入途境大圓滿之列。

    這已經是邊陲之地最最頂尖的高手之流了。

    萬幸的是,現在的易天行也已經今非昔比,否則換成以前的他,面對如此實力的阿日斯蘭,能夠做到的事情,恐怕只有一個逃。

    「念你修為不易,接我一劍。如果你能接得下來,我不殺你!」

    易天行有些感慨的歎了一句,隨後一把抓住依舊盤旋在他頭上的太皇劍,朝著阿日斯蘭輕輕的虛劈了下去。

    太皇劍的真正威力,這個世界上除了易天行之外,也許還有人會懂,但是這個人卻絕對不會是阿日斯蘭。

    所以,儘管已經感受到了易天行手中那把看似古樸無奇的長劍氣息有些嚇人,可是阿日斯蘭卻也並沒有真正的畏懼,反而抽出了一把精芒流轉的彎刀,朝著太皇劍就迎了上去。

    他這把彎刀同樣是巫王殿最強大的極品巫器之一,雖然並不是上古傳承下來的,但是至少也有數千年的歷史,階位極高,甚至超過了無缺聖兵的等級!

    用這把彎刀,阿日斯蘭不知道擊敗了多少個比自己實力還要強的對手,所以出刀的這一刻,他依舊信心滿滿。

    現在的易天行的確很強,可是在囚籠禁制存在的情況下,再強也不過是入途大圓滿。所以在境界上,兩人完全處於一個檔次,阿日斯蘭自然不懼。

    至於兵器……阿日斯蘭不認為目前在邊陲之地有強過自己手裡這把彎刀的兵器!

    阿日斯蘭很有自信,卻正是因為這種自信,讓他瞬間就陷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嚓!

    太皇劍和彎刀碰撞的那一瞬間,只發出了一聲微不可查的輕響,隨後,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阿日斯蘭那把威力恐怖的彎刀,竟然沒有半點懸念的就被太皇劍劈成了兩截,一聲器魂的悲鳴同時傳出,阿日斯蘭的彎刀徹底變成了廢鐵!

    而後,太皇劍方向未變,繼續劈向了阿日斯蘭!

    「這怎麼可能!你這把劍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一刻的阿日斯蘭眼珠子都快掉落了出來,不過他的反應倒是極快,在發出了一聲厲吼的同時,身子也快速暴退,同時手裡再次打出了幾樣巫器!

    這都是來自巫王殿的頂尖巫器,是阿日斯蘭如此強大的真正依仗,平日裡在戰鬥中根本都未曾使用過!

    可是,在此時面對太皇劍的情形下,這些威力強絕的巫器,竟然全部都變成了易碎的瓷器,根本發揮不出半點的威力來,反而一個個在太皇劍的劍芒下被打成了碎片,漫天的元氣光芒隨風飄散!

   


第404章 殺秦時明月

    砰!

    當阿日斯蘭打出的最後一件巫器也化成齏粉之後,阿日斯蘭也發出了一聲慘叫,嘴裡鮮血狂噴,整個身體橫飛出了幾十米開外!

    他最終雖然靠著那些巫器的保護,僥倖的躲開了太皇劍的恐怖一擊,可是太皇劍那無堅不摧的劍芒,卻依舊將他重創。

    不但全身的經脈都已經碎裂,而且氣海也被損毀得不成樣子,一下子從邊陲之地最頂尖的高手,變成了一個再也無法修煉的廢材!

    看到這一幕,定北侯這一方的人全部傻眼了。

    阿日斯蘭有多強大他們當然清楚,可是卻沒想到,這樣一位頂尖高手,竟然被此時的易天行打得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差一點就被斬殺當場!

    「下一個,秦時明月!」

    重創了阿日斯蘭之後,易天行已經懶得再去對這種廢人出手,反而在一聲冷哼之後,揮起太皇劍,一劍劈向了秦時明月!

    感受到太皇劍散發出來的鋒銳氣息,秦時明月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根本沒有半點遲疑,身上光芒一閃,所有元力都開始瘋狂運行起來,快速的朝著定北侯府外而逃。

    雖然這種舉動會得罪定北侯以及其他勢力,但此時秦時明月卻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易天行此時的實力實在太過恐怖了,在加上手裡還有著古怪無比卻偏偏威力驚人的武器,秦時明月就算再有自信,卻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易天行的對手。

    再呆下去,等待著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而在活命面前,無論要得罪誰,秦時明月都顧不上了,只想趕緊逃掉就好。

    而且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定北侯和諸多勢力費盡苦心布下的這個殺局,現在隨著易天行突然實力大增,瞬間形勢就顛倒過來了。

    這個局依舊還是殺局,只是卻變成了定北侯等人的殺局!

    所以這群傢伙能否活過今晚都已經成為了奢望,秦時明月哪裡還會忌憚後續的報復!

    不得不說,秦時明月的反應和決斷都稱得上是頂尖之流,而起他同樣身具玄妙身法,這一拼命逃走,速度也快到了極點。

    只是很可惜,他面對的卻是太皇劍。

    號稱擁有空間和時間之力的太皇劍!

    如果易天行此時使用的其他的兵器,哪怕就算他用出咫尺天涯步,也未必能夠真正留下秦時明月。

    秦時明月畢竟是入途境後期的大高手,這樣的修者若是一心想逃,就算是入途境大圓滿也留不下。

    但是,對於太皇劍來說,這一切都根本不是問題。

    光芒不過輕輕一閃,原本在數百米外的那道劍芒,竟然眨眼間就到達了秦時明月的身後。

    而感受到背後傳來的那股鋒銳氣息,秦時明月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眼中更是寫滿了驚恐之色。

    他不知道為何這一劍的速度會如此之快,但是卻知道,他已經完了。

    噗!

    一聲輕響傳出,太皇劍擊出的這一道劍芒,瞬間將秦時明月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這位在邊陲之地聲名赫赫的大高手,,整個帝國最有權勢的幾位權貴之一,最後竟然連一聲慘叫都沒能發出,就隕落當場!

    「老秦!」

    見到易天行殺了風無雙又廢掉阿日斯蘭後,現在竟然連秦時明月又斬殺當場,定北侯的眼睛瞬間就紅了,撕心裂肺的發出一聲怒吼。

    他倒並不是因為傷心,而是驚怒交加造成的。

    定北侯和秦時明月關係雖然一直都很好,兩人也算是鐵杆盟友,但是就從剛才秦時明月自己選擇逃跑的舉動上來看,兩人的交情還沒上升到真正的生死之交。

    只是秦時明月無論如何都算是一位極為重要的盟友,現在卻死在了這裡,再也沒辦法幫上一點忙,這對定北侯的打擊實在不輕。

    不過瞬間的功夫,他這邊請來的高手就一個接一個的隕落,這種結果是定北侯根本無法接受的。

    「你們可以出來了,不等易狂瀾了,先幹掉這小子再說!」

    勉強控制了下心情,定北侯擊出幾拳,終於將成馨打得吐血後退後,仰頭髮出了一聲厲吼。

    成馨的金剛龍象之體固然強大,但現在畢竟還並沒有真正進入大成境界,所以面對定北侯,成馨依然不是對手。

    不過,此時的戰局已經完全顛倒,易天行這一方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除了成歡那裡還沒有結束戰鬥之外,易天行這一方人手已經全部解放了出來。

    而反觀定北侯,卻幾乎孤軍一人了。

    「原來……你布下這個殺局的目的是為了我爺爺!」

    聽到定北侯這聲厲吼,易天行瞬間睜大了眼睛,卻是終於明白了定北侯的目的。

    定北侯一聲獰笑:「易狂瀾那老傢伙看來是年紀太大了,所以腿腳不靈快到現在都沒出現。不過,先殺了你也是件不錯的事情,一會看那老傢伙會傷心到何種程度!」

    定北侯的獰笑聲中,一行人再次從暗中走了出來。

    感受著這些人散發出來的氣息,巴特和流川鬼劍等人的臉色再一次變得難看無比。

    這些人,竟然都有著不弱于阿日斯蘭的氣勢,而且還要更為超出!

    為首一人是個看起來土裡土氣的老農,看起來毫不起眼,可是卻給人一種上古凶獸的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危險的氣息。

    而在他身後,卻是兩個身材都在兩米開外的壯漢,一個身穿著銀甲一個身穿著金甲,手中提著的是兩把形狀一模一樣,只是顏色不同,足有門板大小的巨劍,散發著恐怖的殺氣。

    而在這兩人的身後,還有兩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色斗篷裡面的矮小身影,看不清楚面容,但身上的氣勢同樣極為強大。

    未知之地的修者!

    看到那老農的模樣,易天行眼神就是一凝,瞬間認出了這些人的身份。

    定北侯和科爾部族勾結是易天行早就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此時卻也並不意外。只是,見到為了對付他們爺倆,定北侯竟然擺下了如此大的陣仗,這讓易天行不知道是應該哭還是應該笑。

    幸好,爺爺易狂瀾並沒有來,否則還真中計了。

    易天行心裡暗歎一聲,正想慶倖之時,一個熟悉無比中氣十足的聲音突然從場上響了起來。

    「定北侯!莫非你還真以為老夫老的連你這種小雜魚都啃不動了麼?

    隨著聲音,一個高大霸氣的身影,突然淩空落下,出現在了易天行的身旁。

    「爺爺?」

TOP


第405章 終章

    拍了拍易天行的肩膀,易狂瀾笑道:「天行,你果然長大了,不愧是易家的後代,一切都做的很好!」

    說到這,不待易天行開口,易狂瀾就再次歎道:「咱爺倆先不急著敘舊,等爺爺把這些雜魚都解決掉再說!」

    說完,易天行猛然踏前一步,瞬間就到達了那神秘老農的身前,一拳狂猛擊出,同時嘴裡喝道:「老傢伙,上次一戰讓你僥倖活下來了,讓我看看你這麼多年的長進!」

    「你是天字守護者?」

    那老農眼神微微一變,隨後歎息道:「難怪誰也找不出來邊陲之地最高等級的天字守護者都在哪裡,原來你竟然是帝國的大元帥!」

    砰砰砰!

    嘴裡開口的同時,兩人瞬間就交手了十幾招開外。

    隨後,兩人更是騰空而起,直接在半空中激戰了起來。

    「天字守護者!原來這頭老獅子竟然是邊陲之地唯一的天字守護者!」

    聽到老農的話,其他人都沒什麼反應,定北侯和那幾個未知之地的修者卻是臉色狂變,眼中都露出了驚駭之色。

    不過很快,定北侯就再次湧起了猙獰之色,沖著那剩下的四個未知之地修者拱了拱手道:「四位,易家這小子就拜託給你們了,一定要快速將其拿下。無法生擒的話,直接殺掉也好!」

    「侯爺放心好了!」

    那銀甲壯漢點了點頭,卻也並不廢話,手中銀色大劍一揮,朝著易天行就劈了過去。

    這四人明顯都很是自負,並沒有聯手的打算,反而只讓那銀甲壯漢自己出手。

    「擒我殺我?那得先問問我手裡這把劍才行!」

    易天行輕輕一歎,依舊沒有使用半點的武技,直接揮起太皇劍,直接迎上。

    嚓!

    又是一聲輕響傳出,銀甲壯漢手中的銀色大劍瞬間變成了兩片,緊接著,鮮血四濺而出,連帶著銀甲壯漢的身體,也同樣被這一樣生生劈開!

    「什麼?」

    看到這一幕,其餘三位未知之地的修者臉色都是狂變,那金甲壯漢眼中更是精芒爆閃,仔細看了易天行手中的太皇劍幾眼後,突然發出一聲驚喜交加的驚呼:「這……這竟然是那件東西!可以打開囚籠禁制的鑰匙!沒想到,咱們找來找去,竟然在這小子的手裡!」

    「啊!」

    其餘兩個黑袍人聞言也同樣驚呼出聲,甚至激動得身體都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一起上!這東西絕非咱們單人可以抗衡的!」

    確認自己沒有看花眼後,金甲壯漢一聲狂笑,朝著易天行就撲了上去。

    而其他兩個黑袍人也不敢托大,全部揮起了手中的權杖,一道道光芒朝著易天行鋪天蓋地的落下。

    「鑰匙?」

    易天行聞言有些愣神,不過此時卻沒有時間去想太多,面對三人的聯手,他只是淡淡笑了笑,手中的太皇劍再次劈出。

    依舊樸實無華,卻依舊無可抵擋!

    這三個未知之地的修者都是入途境大圓滿的境界,真實實力卻已經是邊陲之地最頂尖的守護者級別,三人聯起手來,威勢自然驚人無比。那強橫的氣息,甚至逼迫得眾人只能不停的後退,除了實力最強的七尾血狐之外,根本沒有人能夠留在附近。

    轟轟轟!

    恐怖的聲響不停傳出之中,這場戰鬥竟然以誰也沒有料到的速度就結束了。

    易天行劈出了整整三劍,而造成的結果卻是,兩死一傷!

    兩個黑袍人甚至連自身的實力都未曾展現出來,就被太皇劍那無堅不摧的劍氣抹殺當場。

    而四人中的金甲壯漢,雖然實力最強,可是在太皇劍的鋒銳面前,卻也金劍金甲全部斷裂,被劍氣入體,全身經脈斷裂,變成了廢人。

    「果……果然是上古神魔留下來的那把劍!只……只是,這威力也太大了些!」

    金甲壯漢最後只來得及說出這最後一句話,接著就昏死了過去。

    砰!

    隨著這金甲壯漢的昏死過去,半空中一聲巨響傳出,隨後一人緩緩落下,卻赫然是易狂瀾。

    此時的易狂瀾臉色明顯有些蒼白,精神也有些萎靡,可是卻只有他一人歸來,那神秘老農卻仿佛已經世間蒸發,戰鬥的結果不言而喻。

    看到這一幕,定北侯徹底傻眼了。

    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場殺局的最終結果竟然會是如此。

    耗盡心力請來的這些高手,在易家祖孫的面前,竟然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根本不堪一擊!

    就連未知之地的頂尖修者也一樣如此!

    「你……你怎麼可能會這麼強?」

    看到易狂瀾大踏步走到身前,定北侯狠狠的咽了口吐沫,臉上寫滿了灰敗之色。

    他知道自己徹底敗了,但卻依然想不通,號稱只有九品的易狂瀾,怎麼會強到如此程度!

    輕歎了一聲,易狂瀾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不殺你,不是因為你的實力,而是不想讓帝國失去一位高手。只可惜,這些你都不懂!」

    說到這,易狂瀾頓了頓,繼續道:「你知道我為何會來遲麼?是因為去找皇宮裡的那幾個老傢伙談了談,他們已經決定廢掉當今的皇帝,同時將皇帝和公主永世幽禁起來,讓靖王之子風歲寒成為新帝,過幾天就會宣告天下了!」

    聽到這句話,定北侯只覺得全身的力氣徹底被抽離了出去,他最大的依仗也不在了。

    砰!

    說完這一切之後,易狂瀾沒有再多說什麼,反而一掌將定北侯拍了出去,整個人都碎裂開來。

    「爺爺!」

    易天行趕緊上前,而一番敘舊之後,易天行才驚訝得知,自己的爺爺易狂瀾竟然也是邊陲之地的守護者,而且還是最高級別的那一類。

    而他手中的太皇劍,的確就是破除囚籠禁制的鑰匙,是當年大神魔留下的兵器。

    只是因為血脈傳承,太皇劍一直都在帝國皇宮下面鎮守著,因為那裡是囚籠禁制的陣眼,而帝國皇室則是大神魔的血脈,他們掌控帝國,可以和太皇劍產生聯繫,從而讓囚籠禁制變得更為穩定。

    而易狂瀾一直都任憑帝國皇室打壓卻總在隱忍,也正是因為這種血脈傳承無法替代,只是如今實在忍無可忍才利用自己強絕的實力,讓帝國皇宮內的幾個老怪物決定,廢掉當今皇帝,換上一個和易家親近之人……

    說完這一切之後,易狂瀾微笑道:「老魯和老展加上帥不二等人去了巫王殿,逼迫這一代的巫王立下了血誓,再也不會參與到大陸紛爭上來。而風雨觀的觀主也已經選擇閉關,再不會幫助帝國皇室。不過……」

    說到這,易狂瀾頓了頓,接著問道:「天行,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是利用這把劍打開禁制,還是繼續將其封印?」

    封印可以繼續保護整個邊陲之地,但是卻永遠也無法在邊陲之地造就出頂尖的強者來。但是打開禁制,面對卻是恐怖的未知之地修者大軍,所以這無疑是個艱難的抉擇。

    易天行,將會如何去選擇呢?

    (全書完。)

    我知道大家想說什麼,我也覺得結束的太突然了。

   


TOP

天下英雄盡在我手

天下英雄盡在我手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