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12
發新話題
打印

[都市言情] [都市生活]妖孽兵王 作者:妙手摘星(連載中)

第100章 :大事不好(2)



    「你是九江市公安局長劉長興?」賀魚問道,臉色倨傲。小小一個是公安局長,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裡。

    另外一端,劉長興正坐在辦公室裡,今天有點忙,他還沒有下班。

    聽到電話裡的問話,劉長興下意識的應道:「對,我就是劉長興。」

    「鐵青俠在哪裡?」賀魚繼續問道。

    鐵青俠?劉長興頓時精神一震,他已經從葉青的嘴裡得知,鐵青俠背景極為雄厚。

    而且葉青也下了封口令,絕對不能讓鐵青俠昏迷不醒的消息傳出去,否則有大麻煩。

    這個時候有人打電話給他問鐵青俠,不會是鐵青俠背後的勢力吧?

    劉長興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你是哪位?」劉長興憋著氣問道。

    「我是青俠的家人,青俠在哪裡?為什麼五六天都找不到人?」賀魚語氣有些沖。

    聽到對付是鐵青俠的家人,劉長興臉色一變,糟了!

    「喂,說話!」賀魚聽到劉長興沒反應,頓時覺得青俠可能真的出事情了,語氣也徹底冷了下來。

    要是青俠真的出事情了,那他該怎麼跟師父交代?

    鐵青俠可是師父最寶貝的孫女啊。

    而且他自己也不能跟自己交代,他已經把青俠當成了媳婦了啊!

    劉長興狠狠喘了幾口氣,臉色變了又變,然後裝作鎮定的說道:「鐵隊長在開會。」

    「讓她接電話!」賀魚對劉長興的話極為不相信。

    「對不起,開會期間,禁止打電話。」劉長興說道。

    「放你娘的狗屁,我告訴你,給我讓青俠接電話,不然我明天就讓你這個公安局長拔掉警服!」賀魚咆哮起來,聲音極大,震得樓道都嗡嗡直響。

    劉長興嚇的渾身都顫,要是別人說這話,他會直接罵回去。

    可這是鐵青俠的家人啊,葉青說鐵青俠背景極為強悍。

    這事情要是抖出來了,連韓平這市長位置都不保,更不用說他這個公安局局長了。

    自己不能說啊,打死也不能說啊。

    「真的不好意思,最近九江正打算展開掃毒行動,所以會很忙。」劉長興吸了一口說道。

    他現在是強壓住內心的不安。

    賀魚聽到劉長興的話壓根就不相信。

    掃毒個屁,就算掃毒那也是緝毒組的事情,用得著一個武警隊長五天不接電話嗎?

    「你叫劉長興是不是?」賀魚語氣突然平靜了下來。

    只是劉長興心中卻更加懼怕了,這都問名字了,完蛋了。

    「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青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最好還是老實交代,不然的話,我不僅扒了你的警服,我保證,你全家都不會好過。」賀魚安安靜靜的說著,只是這份平靜之下卻掩藏著太多殺機。

    劉長興此時真想撩開手機大哭一場。

    我容易嗎?這事情跟我完全沒關係啊。

    「鐵隊長真的在開會。」劉長興咬著牙又說了一句。

    啪!

    對方的電話直接掛斷。

    劉長興的臉煞白,完了,事情要洩露了,壓不住了。

    怎麼辦?怎麼辦?

    對,給韓平打電話,給葉青打電話!

    劉長興直接撥通了韓平的電話。

    「韓市長,事情不好了!」電話剛通,劉長興就大叫起來。

    韓平被劉長興的喊聲嚇了一跳,連忙問道:「怎麼了?」

    「鐵青俠的家人已經到九江了,恐怕馬上就要找上門來了。」劉長興說道。

    韓平差點把手機都丟掉。

    沒想到事情才瞞了五六天,這可怎麼辦。

    不行,這事情自己壓根就無能為力,只能找葉青。

    「我去找葉青,劉局長,你儘量把人給我拖住。」韓平說完也是把電話掛了。

    劉長興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你讓我拖,你讓我怎麼拖啊!

    連你這個市長他們都可以拉下來,怎麼會在意我這個公安局長啊。

    我根本拖不住啊。

    鐵青俠現在還沒有醒過來,中醫院那幫庸醫!

    劉長興不禁是埋怨起了李民生,這傢伙真是一個廢物,都已經五天了,還沒有把鐵青俠救醒。

    要是鐵青俠醒過來,那今天這件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劉長興現在根本坐不住,不斷的在辦公室裡面踱步。

    至於韓平,已經打電話給了葉青。

    葉青也是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鐵家會這麼快派人來。

    娘的,這下事情大條了。

    更加大條的是,岳重和鐵青俠失蹤了,連具體怎麼樣了都不知道。

    看來也只能先找到人了,至於其他的,走一步看一部吧,希望鐵家那位老祖宗不會暴怒,不然韓平、劉長興就都有危險了。畢竟,他們都參與了隱瞞。

    當然了,最有危險的還是岳重,因為鐵青俠是因為岳重才受傷的。

    至於她,雖然不會有大麻煩,但軍情處七組組長肯定也是做不了了。

    當務之急,得先找到岳重和鐵青俠。

    想到這裡,葉青又狠踩了一腳油門。

    岳重這混蛋,沒事跑到九江郊區幹什麼!

    打、野、炮嗎!!

    、、、、、

    劉長興身上的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半個小時時間,他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水了。

    他太實在太緊張了,心都恨不得跳出來。

    嘭嘭嘭!

    突然,辦公室的大門被重重的敲響。

    劉長興嚇的差點跳起來,連忙說道:「誰?」

    「局長,外面,外面有人找你。」

    劉長興咕咚嚥了一口唾沫,娘的,不會真的找上門了吧?

    這可怎麼辦啊!

    「誰找我?」劉長興問了一句,心裡不禁是暗暗祈禱起來。

    「來的人叫賀魚,自稱是鐵青俠隊長的家人,說要見你。見不到的話,就要把咱們公安局給拆了。」

    草!

    真的來了。

    劉長興衝到門口,一把將辦公室的門打開。

    門口的警察看到劉長興臉色煞白,眼睛圓瞪,嚇了一跳。

    「局長,你,你怎麼了?」警察問道。

    「沒事,快,你去告訴那個人。說我還有十分鐘開完會,馬上就來。」劉長興說道。

    警察有些疑惑,局長你明明沒有在開會啊。

    為什麼要騙人家?

    我們是警察,騙人是不對的。

    「快去!」劉長興怒吼道。

    「是,是局長。」那警察嚇了一跳,立馬跑了。

    劉長興嘴唇有些發乾,現在能拖一會是一會,希望這件事情有轉機。

    否則的話,麻煩就大了。

TOP

第101章 :公安部第九局



    劉長興嘴唇有些發乾,現在能拖一會是一會,希望這件事情有轉機。

    否則的話,麻煩就大了。

    「什麼?等十分鐘!我等你娘的B!」公安局接待大廳中,賀魚已經完全暴怒了。

    劉長興這個混賬東西,剛才還跟自己打電話,現在就開會了,明顯是在敷衍他,明顯就是在拖住他。

    青俠肯定出了事情。

    不然劉長興不會那麼支支吾吾,不敢出來見自己。

    「這裡是公安局,我告訴你,不要亂來。」一個年輕警察上去勸阻,他覺得賀魚真是太狂了。

    在市公安局這麼囂張,這事情你爹媽知道嗎?

    賀魚眼神一凜,眼中殺機瀰漫,嗖的往前一個跨步。

    眾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賀魚就已經到了警察的身前,右手伸出直接掐住了年輕警察的脖子。

    「亂來?我告訴你,劉長興要是再不出來,我賀魚就告訴你你們什麼是真真的亂來。」

    看到賀魚動手,周圍的警察都緊張了起來,右手按在腰間的手槍上。

    只要賀魚有什麼異動,他們就會拔出手槍。

    「讓劉長興出來見我。」賀魚眯著眼睛說道,手上慢慢用力,年輕警察被掐的不能動彈,臉部逐漸脹紅,呼吸也有些困難。

    他想要掙脫開賀魚的手,無奈賀魚的手實在太有力,雙手扒都扒不開。

    「咳咳,這位兄弟,你先不要緊張。」此時一個肥肥胖胖的警察走到賀魚的面前,還搬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這胖子正是當初在珠寶行劫案的時候與匪徒談判的姜濤姜胖子。

    市公安局最厲害的談判高手。

    賀魚看到姜胖子,眼睛微微一瞪,說道:「你是什麼玩意?」

    姜胖子一點沒生氣,而是嘿嘿一笑道:「這位兄弟先別管我是什麼玩意,你來安公安是干什麼呢?」

    「找人。」賀魚下意識的說道。

    「找我們局長嗎?」姜胖子問了一句。

    此時他沒有問賀魚找誰,而是直接問賀魚是不是找局長,這是一種談判策略。

    人在憤怒或者緊張的時候,往往會選擇簡單的問題進行回答。

    「對。」賀魚點頭說道,「把劉長興喊出來,我要問他一些事情。」

    此時賀魚的情緒已經有些穩定了,姜胖子的話沒有攻擊性,而且他說話的語速非常的慢。

    賀魚不自覺的就平緩了下來。

    「其實我們局長知道的事情我基本上都知道,你也可以問我。你問了我之後要是覺得不滿意,十分鐘後我們局長就來了,到時候你再問他,你看怎麼樣?」姜胖子笑眯眯的說道。

    姜濤那一張胖臉,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賀魚皺了皺眉頭,他覺得姜胖子這個辦法還不錯。

    先問問這些警察知不知道青俠的情況,要是不知道的話再去問劉長興。

    「青俠在哪裡?」賀魚直接開口問道。

    「青俠?你說鐵隊長?」姜胖子眼中神色微微緊張,鐵青俠的事情劉長興已經下了封口令。

    他也算是瞭解內情的人之一,因為鐵青俠受傷那天晚上他正好也出警到了現場。

    他是看著岳重和鐵青俠被送上救護車的。

    「對,鐵青俠。」賀魚說道。

    姜胖子挪了挪身體,然後笑了一聲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找鐵隊長啊。她最近正在執行一項機密任務,所以不大方面露面。」

    「機密任務?你他娘的不要告訴我是什麼狗屁掃毒!」賀魚眼中的怒火又是跳動起來。

    「哈哈,原來你已經知道了啊。」姜胖子笑了一聲,然後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一臉正經的說道:「不瞞你說,九江的地下毒窩我們已經追查很久了。這次我們準備將之一網打盡,所以派出緝毒組和武警大隊協力進行圍捕。」

    賀魚臉上陰晴不定,眼睛裡充滿了不信。

    就算是去緝毒,也不用五天沒消息吧?

    「把劉長興叫來,我親自問他。」賀魚咬了咬牙,把手上的年輕警察推開,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本子丟到姜胖子的手裡。

    姜胖子有些疑惑,不過看到手裡這小本子上的國徽,心裡還是稍稍一突。

    娘的,這個賀魚不會是什麼大人物吧?

    姜胖子把小本子打開,看了一眼之後就是渾身冷汗。

    賀魚竟然是中央警衛團的人,中央警衛團又叫公安部九局,解放軍編制,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受中共中央辦公廳領導。主要負責黨中央主要領導的安全,在地方不設機構。

    這可是首長的御用部隊啊,只有高手中的高手才能進入其中。

    他們軍銜不會很高,但背景大到天上。

    姜胖子嚥了一口唾沫,娘的,怎麼連第九局的人都來了。

    這是要出事啊!

    「小李,去喊局長,就說第九局賀魚少校來找他。」姜胖子衝著邊上一個警察說道。

    「好的。」叫做小李的警察立馬就跑樓上去了。

    聽到姜胖子的話,周圍的警察也一個個面容呆滯。

    這個賀魚竟然是第九局的人,其實第九局就是傳說中的中南海保鏢啊。

    這麼牛B的人物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啊,怪不得賀魚這麼囂張,人家有囂張的資格。

    「賀魚少校,請稍等一會。」姜胖子把小本子遞還給賀魚。

    對於姜胖子,賀魚還是挺滿意的。

    這個胖子很實在,在得知自己身份的時候,直接就讓人去找劉長興了。

    劉長興依舊在辦公室裡面來回踱步,那個叫賀魚的已經找來了,可是韓平那邊還是沒有消息。

    這是要把他往火堆裡推啊,不行,要是實在頂不住,我也只能說出真相了。

    劉長興心裡想到,這件事情本來就跟他沒有關係。

    要是死磕著不說,肯定會將鐵青俠的家人徹底惹怒。到最後他們肯定還是能夠將事情查清楚,自己再隱瞞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

    「對,要把事情說出來。」劉長興點了點頭,眼神堅定。

    「局長局長,快開門。」辦公室的大門上又是傳來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

    急促的敲門聲令劉長興非常暴躁。

    劉長興猛的將門打開,怒吼道:「敲什麼敲,十分鍾不是還沒到嗎!!!」

    警察小李被劉長興一頓咆哮,嚇的有點愣神。

    不過很快他就回神了,立即說道:「局長,你快下去吧,那個賀魚,是中央警衛團的少校啊!」

TOP

第102章 :事情暴露


    警察小李被劉長興一頓咆哮,嚇的有點愣神。

    不過很快他就回神了,立即說道:「局長,你快下去吧,那個賀魚,是中央警衛團的少校啊!」

    「什麼!!」劉長興的嗓門提高了八度。

    你妹啊!

    中央警衛團的人都來了,鐵青俠到底是什麼人啊。

    劉長興心中有些絕望,中央警衛團所接觸的人那都是國家級別的,鐵青俠不會是哪個中央首長的家人吧?

    想到這裡,劉長興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

    「走吧,下去。」劉長興也沒有辦法了,再不出去的話估計賀魚真敢把這裡拆了。

    中央警衛團的少校啊,就算把這裡拆了,估計對他也不算什麼大事。

    劉長興每天都要抱怨公安局的電梯慢,可是今天,他覺得電梯來的太快了,為什麼就不能慢一點。

    他是一點都不想見那個賀魚。

    見了賀魚自己該怎麼說?

    說鐵青俠成了植物人?

    想想劉長興都覺得嚇人,估計他剛說出鐵青俠成了植物人,下一刻他就要被賀魚弄死。

    剛才跟賀魚打電話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了賀魚對鐵青俠那種瘋狂的擔心,這說明鐵青俠在他心裡的地位非常高。要是被他知道鐵青俠成植物人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啊。

    很快,劉長興就到了底樓大廳。

    看到大廳中央的賀魚,劉長興下意識的吸了一口冷氣。

    賀魚雖然不認識劉長興,但是肩章他還是認得出來的。

    「劉長興!」賀魚怒吼一聲。

    劉長興咬了咬牙,走上前來,努力憋出一抹笑容:「原來是賀少校,我怠慢了。」

    賀魚冷冷的看了劉長興一眼,哼道:「別跟我說這些沒用的,說,青俠到底怎麼了?」

    劉長興心中掙紮起來。

    是說還是不說?

    算了,還是說吧,事情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就算他不說,賀魚肯定還是能夠查出來。

    「鐵隊長受傷了,在醫院。」劉長興說道。

    「什麼?混賬東西!」賀魚像是被爆了菊花一樣,從地上直接跳起來,衝到劉長興面前,拎住劉長興的衣領子。

    周圍的警察又是一陣緊張。

    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要是不知道賀魚的身份,他們可以拔槍。

    可現在他們已經知道賀魚是中央警衛團的了,不好拔槍啊。

    「賀少校,有話好說,你先把我放開。」劉長興臉上也是有點掛不住,他好歹也是一個市的公安局長,要是論級別的話,比你賀魚可是要高。

    要不是你身份特殊,我弄不死你。

    「劉長興,我告訴你,要是青俠有個三長兩短,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你的麻煩大了。」賀魚咬著牙齒衝著劉長興說道,然後一把將劉長興推開。

    劉長興被賀魚一推,往後連連退了好幾步。

    最後被姜濤給扶住了。

    「走,帶我去醫院。」賀魚沒有再跟劉長興廢話,他必須馬上見到青俠。

    也不知道青俠怎麼樣了。

    青俠,你一定要沒事,我賀魚還要娶你的啊。

    還有那個導致你受傷的人,無論他是誰,我賀魚發誓,一定要讓他付出百倍的代價。

    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劉長興此時已經是無可奈何,只能帶著賀魚去醫院。

    、、、、

    九江中醫院,李民生的腦袋脹的厲害。

    岳重和鐵青俠竟然失蹤了,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

    這五六天的時間,他幾乎是不眠不休,每時每刻都在想讓鐵青俠醒過來的辦法。

    只有鐵青俠醒過來,他才安全。若是鐵青俠一直這樣昏迷,等到鐵青俠的家人找來,自己估計就要完蛋了。

    可是他試了很多辦法,都沒有用。

    今天更是還雪上加霜,岳重和鐵青俠失蹤了。醫院裡上上下下已經找過三四遍了,就是沒有找到。

    監控也看了,根本沒有發現兩人離開的影像。

    岳重表示:要是連醫院的破監控都能拍到我的話,那我岳大爺這些年豈不是白混了!

    「哎,也不知道這個鐵青俠到底是什麼身份,真叫人心裡發慌。」李民生坐在辦公室裡,眉頭緊鎖。短短五天的時間,他本來就已經有點花白的頭髮又是白了不少。

    「主任,劉長興局長來了,說是要找你。」突然一個小護士跑進辦公室說道。

    李民生心裡一驚,看來劉長興也已經知道岳重和鐵青俠失蹤的消息了,他這麼晚過來恐怕就是為了這事情。

    其實李民生不知道,劉長興根本沒得到岳重和鐵青俠失蹤的消息。他要是知道的話,死都不會帶賀魚過來。

    「我馬上就出去。」李民生這站起身來,將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後走出辦公室。

    、、、、、

    賀魚和劉長興站在住院部門口。

    賀魚一臉陰沉,劉長興一臉絕望。

    「為什麼要去喊醫生?」賀魚沉著臉看向劉長興。

    劉長興嚥了一口唾沫說道:「李民生是鐵隊長的主治醫生,把他叫來可以更好的瞭解傷情。」

    聽到劉長興這麼說,賀魚也是點了點頭,這個理由倒是一點可疑都沒有。

    其實劉長興哪裡是找李民生瞭解傷情啊,他只是想找李民生做個伴,要死,至少也得找一個陪葬的啊。

    苦B的李民生完全不知道劉長興的險惡用意,此時他已經到了。

    「劉局長,嗯?這位是?」李民生看到賀魚微微一怔。

    葉青已經警告過他們了,讓他們死守鐵青俠受傷的秘密。

    劉長興帶人來幹什麼?不過算了,既然是劉長興帶來的,那跟他沒有關係。

    可能是這人早就之情了吧。

    劉長興擺了擺手裝模作樣說道:「鐵隊長怎樣了?」一邊說著還一邊給李民生打了一個眼色。

    李民生完全不知道劉長興擠眉弄眼是什麼意思,低下頭,說道:「劉局長,那個,那個鐵青俠和岳重失蹤了。」

    什麼?

    劉長興有點反應不過來。

    失蹤了?怎麼會失蹤了?鐵青俠不是還在昏迷之中嗎?她怎麼就會失蹤。

    劉長興心裡大叫起來,老天你玩我啊!我好不容易冒著危險把賀魚帶來了,可岳重和鐵青俠又失蹤了。

    這下好了,賀魚估計真的動肝火了。

    果然,賀魚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起來,眼神中的殺氣宛若實質。

    「劉長興,把事情前前後後跟我說一遍,我不希望你有半點遺漏!還有,那個岳重,是誰?」賀魚鼻子邊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說出來的話冰冷得寒人骨子。

TOP

第103章 :堵住葉青的嘴(1)





    「劉長興,把事情前前後後跟我說一遍,我不希望你有半點遺漏!還有,那個岳重,是誰?」賀魚鼻子邊上的肌肉一抖一抖的,說出來的話冰冷得寒人骨子。

    劉長興現在能怎麼辦?

    只能老老實實把事情從頭到尾告訴賀魚。

    劉長興什麼都不敢隱瞞,事無鉅細,全部給賀魚說了一遍。反正都已經說了,那就說清楚一點。

    賀魚的臉越來越沉,眼神直衝佈滿了凶意。

    劉長興說了好一會,不過到最後賀魚記住的事情只有兩點。

    第一:青俠昏迷了,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第二:有個叫岳重的人是和青俠一起受傷進來的。

    現在岳重和鐵青俠都不見了,他有理由懷疑是岳重帶走了鐵青俠,他更有理由相信,是那個岳重導致了青俠的受傷。

    「那個岳重是什麼人?」賀魚沒有暴怒也沒有動粗。

    「那個、、、那個、、、、」劉長興不知道該怎麼說,說岳重是韓平的司機?那就徹底把韓平捲進這件事情了。

    等等,岳重不是軍情處的嗎?

    對,讓軍情處和第九局去拚殺吧。

    「說!」

    「岳重是軍情處的人。」劉長興開口就說。

    賀魚眼神微微一變,軍情處?怎麼會是軍情處的人呢?這有點麻煩了,要是動了軍情處的人,恐怕他自己也不好交代。

    但是現在青俠昏迷了,很有可能還是因為這個岳重受傷昏迷的。

    若真的是因為岳重造成的。

    他賀魚發誓,無論岳重是不是軍情處的人,他都要讓岳重生死不能。

    「軍情處幾組的人?」賀魚繼續問道。

    「好像是七組,是葉青組長的手下。」劉長興心中默默為岳重默哀。

    對不起岳重,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出賣你了。你和葉青都是軍情處的,你們背後的勢力大,說不定賀魚不能拿你們怎樣。我可是沒什麼牛B轟轟的後台,只能這選擇妥協了。

    葉青!

    賀魚眼中微微有些驚訝,同時眉頭也皺的更緊了。

    葉青今年才29歲,卻已經坐到了軍情處七組組長的位置,她背後自然有人支持。

    而支持葉青的人,賀魚也知道是誰,不容小覷。

    不過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找到岳重和青俠,居然把他的青俠拐走,簡直罪無可恕。

    在賀魚眼中,青俠離開醫院肯定是那個岳重干的。

    「你們隱瞞此事的帳,我回來再跟你們算。」賀魚等了劉長興和李民生兩人一下,然後直接離開了醫院。

    出了醫院大門之後,賀魚就開始打電話。

    以他第九局少校的身份,想要定位幾個人的位置還是有這個權限的。

    沒多久賀魚的手機上就收到了信息。

    鐵青俠的位置無法確認,不過岳重的位置已經定位出來了,在九江市的郊區。

    賀魚想都沒想,攔下一輛出租車直奔郊區而去。

    、、、、、、、

    對於孫傳世二十年沒有出手,岳重還是有些耿耿於懷。

    二十年啊,手肯定生疏了,要是手上一個不穩,扎針扎錯地方了,那青俠就會了危險了。

    可他也沒辦法,在孫傳世逼迫下,只能答應明天把鐵青俠帶過來。

    同時,在岳重的幾次懷疑之下,孫傳世居然也被岳重這小子影響了,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的醫術。

    正如岳重小子說的,他畢竟已經二十年沒有出手了。

    手還能不能把針抓穩都是一個問題,萬一下針的時候手真的抖了,那可就不僅僅是砸招牌的事情。

    估計岳重小子會把他也砸了。

    經過短暫閒聊,孫傳世已經知道了,那個鐵青俠對岳重非常重要。要是在自己的治療下鐵青俠出現了什麼意外,孫傳世覺得岳重會恨他一輩子。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醫生拒絕為親朋好友治病的原因。

    因為一旦出現失誤,你所要承受的不僅僅是道德上的譴責,還有親情友情的喪失。

    「師父,時間也不早了,我跟老夏先走了,明天我再來。」此時已經快晚上十點半了,岳重覺得自己也該離開了。

    孫傳世今天那可是非常的開心,因為收到了一個天才徒弟。

    他後半身之中,只有這件事情最令他高興了。

    自己也有傳人了,感覺真不錯。

    孫傳世決定,今天晚上把自己的武學好好整理一番,然後從明天開始一點一點的教岳重。

    他相信,在他的教導之下,不出幾年岳重就可以進達到人級中階後期。

    要是岳重努力刻苦的話,他說不定能夠在四十歲左右的時候達到人級高階。

    四十歲的人級高階啊,想想都覺得恐怖。

    他孫傳世一直自詡為華夏第一天才,卻也是在六十一歲的時候才踏進人級高階。

    「快走吧,快走吧,明天早點來。」孫傳世衝著岳重說道,心情相當好。

    「知道了師父。」岳重點了點頭。

    其實岳重心裡比孫傳世更加開心,他差點就要狂笑出來了。

    恨不得直接衝到鐵三炮的面前指著他的鼻子說:你丫的來打我啊?就你是人級高階嗎?師父,上!

    有一個人級高階的師父做靠山,他岳重怕個鳥。

    嘿嘿嘿,鐵三炮,你家孫女我可是要不客氣了。就算你找來都沒有,我岳重現在可不鳥你,我師父可不是吃素的。

    雖然岳重暫時還不能判斷孫傳世和鐵三炮到底哪個厲害,但直覺告訴岳重孫傳世遇到鐵三炮的話,是絕對不會敗的。

    出了孫傳世的宅子,岳重和夏愛國就走到村頭的空地。

    他們的車還在這裡呢。

    「老夏,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岳重狠狠的拍了拍夏愛國的肩膀。

    要是沒有夏愛國的介紹,他就見不到孫傳世,見不到孫傳世的話就更別談拜孫傳世為師了。

    正因為有夏愛國,自己拜到了一個人級高階師父。

    這對岳重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為這樣他就可以不用怕鐵三炮了。

    鐵三炮敢動他,想必孫傳世不會袖手旁觀的。

    「沒事,你當年救了我,那可是救命之恩啊。」夏愛國笑道。

    在尼泊爾被叛軍追殺那次,他們整個醫療度幾乎已經絕望了。正是在這種絕望的關頭,岳重出現了,他就像突然出現的天神,開始瘋狂的擊殺四周的尼泊爾叛軍

TOP

第104章 :堵住葉青(2)



    在尼泊爾被叛軍追殺那次,他們整個醫療度幾乎已經絕望了。正是在這種絕望的關頭,岳重出現了,他就像突然出現的天神,開始瘋狂的擊殺四周的尼泊爾叛軍。

    一個人VS一支三百人軍隊。

    最後的結果是,岳重完好無損,三百人的尼泊爾叛軍,死傷一半以上,剩下的全部逃走。

    這是一場瘋狂的戰鬥,瘋狂到令人無法理解。

    個人的力量竟然能夠強大到這種地步。

    雖然戰鬥結束的時候,醫療隊包括夏愛國在內的所有人都吐了,但是卻不能抹掉岳重在他們心中的英雄地位。

    他們不會因為岳重殘忍的殺害這些叛軍而責怪岳重,相反,他們甚至覺得岳重殺的不夠。

    最好是把所有叛軍全部殺掉。

    他們身為醫療隊,親眼看著這些叛軍屠殺村落,強暴婦女,燒殺搶掠。

    在他們眼裡,叛軍就是惡魔,而岳重就是斬殺惡魔的天使。

    殺的惡魔越多,岳重就越是光輝。

    「哈哈,就知道你老夏靠譜。」岳重大笑起來。

    夏愛國看了看岳重,嘿嘿一笑:「其實我跟你說小岳,我家涼涼也挺靠譜的,要不你考慮一下?」

    岳重:「、、、、、」

    夏愛國是真心為夏涼的終生大事犯愁啊,這丫頭都二十好幾了,可是卻連個正經男朋友都沒有交過。

    岳重實力強,長得帥,人品好,夏愛國覺得岳重配他們家涼涼的話真是太適合不過了。

    至於岳重,他並不認為夏愛國的這個主意是一個好主意。

    他岳重是喜歡美女,夏涼也確實是一個美女,可是夏涼的脾氣太暴躁了,簡直無法駕馭啊。

    「哎,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夏愛國搖了搖頭,然後打開車門上車。

    岳重聳聳肩膀一笑,也準備上車。

    「轟轟~~~~」正在岳重準備上車的時候,汽車馬達的咆哮聲從遠處傳來。

    岳重還沒有聽清楚是什麼型號的發動機,便是有兩道強烈的燈光從遠處直射而來。

    嗖嗖便是照在了他的臉上,好刺眼。

    媽蛋的,最討厭這種疝氣大燈了,簡直亮瞎他的24K鈦合金狗眼。

    「我草,哪個傻逼!」岳重不禁低聲罵了一句。

    很快,那車就已經到了岳重不遠處,岳重以為這車會減速的,誰知道車主一點減速的意思都沒有。

    繼續朝著他撞來。

    「你妹呀!」岳重被嚇了一跳,這車主是瞎子還是喝醉酒了?

    他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這裡難道看不見嗎?

    「吱、、、、」就在岳重準備閃開的時候,車主踩住了剎車。

    剎車片和輪轂,車輪與地面劇烈的摩擦,發出一陣令人牙齒發酸的刺耳聲音。

    儘管已經踩了剎車,但是車不可能直接停下來,還是朝著岳重撞來。

    此時岳重已經看清楚了這車,路虎攬勝,不過發動機已經改裝過了,不然不可能擁有這麼強勁的動力。

    路虎距離岳重越來越近,岳重卻一直沒有避讓,而是神情輕鬆的站在原地。

    岳重的視力是何等的了得,即使在汽車燈光的照射之下,他也看清了車裡的人。

    相信她不會撞到自己的。

    「岳重,快讓開!」邊上的大眾途觀裡面,夏愛國朝著岳重大喊大叫。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轟、、、、」路虎在距離岳重只有十米距離的時候,又一次咆哮起來。

    強大的改裝發動機瘋狂的轟鳴,油門與剎車完美結合,加上精確到毫釐之間的方向掌握,一次絕美的漂移就此產生。

    路虎從岳重的面前橫漂出去,車尾燈離岳重的身體只有五釐米的距離。

    路虎剛飄出去,便是一股濃烈的煙塵將岳重淹沒了。

    一分鐘後,煙塵散盡,岳重眨巴著眼睛滿身是灰。

    「啪!」路虎車門被打開,從車裡跳下來一個女人,怒氣衝衝。

    這女人當然就是葉青了。

    「岳重,你個混蛋為什麼亂跑?亂跑就亂跑,你還關手機!」葉青衝到岳重面前,對著岳重就是一陣噼裡啪啦大喊。

    岳重撇撇嘴巴,他想要說我不是故意關手機的,只是手機沒電了。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葉青就又喊了起來:「我說你這麼大一個人,能不能不要這麼瞎來!」

    岳重很無辜,他覺得自己一點都沒有瞎來。

    「你知不知道鐵青俠的真實身份?我告訴你,現在消息已經走漏了,我們都要有麻煩了。」葉青繼續吼叫,完全不給岳重任何說話的機會。

    岳重有點煩躁,你這娘們,就不能讓我說句話嗎?

    「鐵青俠的家人已經找來了,我這個七組組長都可能要不保了,為什麼!為什麼啊!」葉青已經有點失控了,軍情處七組是她一點一點培養出來的,如果被解散或者她的組長被撤銷,這都不是葉青能夠承受的。

    額、、、

    岳重依舊插不上話。

    「我告訴你岳重,七組要是、、、、」

    這次葉青的話沒能再說出來,因為岳重在她說話的時候,猛的向前衝了幾步,然後堵住了葉青的嘴巴。

    你問我用什麼堵的?當然是嘴咯,嘴巴堵嘴巴最有用了。

    還不漏氣。

    「唔、、、、」葉青的眼睛瞪到最大。

    自己居然被吻了,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

    葉青看著近在咫尺的岳重,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其實她心裡也不能想什麼,整顆芳心已經完全亂了。

    感受到這奇妙的感覺,葉青承認,自己有點沉迷了。

    讓人留戀的感覺,葉青雙手輕輕勾住岳重的脖子,竟然享受了起來。

    邊上大眾途觀中的夏愛國,看得只能乾瞪眼。

    我滴個乖乖,岳重這傢伙的本事很高超啊,那個女人剛剛還是雷霆暴怒,轉眼之間就被岳重搞定了。

    厲害啊!

    想想自己當年,夏愛國覺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還是現在的年輕人牛B啊,一句話不對直接上,往往就會有奇效。

    據說現在的女人都喜歡簡單粗暴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過夏愛國決定,下次給涼涼介紹一個簡單粗暴的男人試試看,說不定涼涼就喜歡這樣的。

TOP

第105章 :賀魚前來



    岳重和葉青兩人吻著吻著,都給忘了時間。

    這一吻驚天動地,鬼哭神嚎,直吻的山崩地也裂,海枯石更爛。

    大眾途觀裡面的夏愛國已經捂上了耳朵閉上了眼睛,當然,偶爾也會掰開手指縫偷看一眼。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火辣了。

    想當年自己怎麼就沒有放縱一把呢?現在都已經老了,想想真是可惜。

    年輕時候羞澀,不敢瀟灑的去把妹,現在年紀大了,膽子有了,卻力不從心了。

    二十分鐘之後,兩個人還是沒有分開。

    「我受不了了!!!!」大眾途觀裡面,夏愛國終於忍受不了爆發了。

    簡直太折磨人了,欺負他年紀大嗎?

    年紀大就沒有衝動了嗎?年紀大就沒有需求了嗎?你們這樣撩人,我老人家也是會看的激動的好不好。

    「你們,簡直太沒有公德心了!」夏愛國衝著岳重和葉青吼道。

    被夏愛國這麼一吼,岳重和葉青都是回過了神。

    兩人都是瞪著眼睛,然後迅速分開。

    、、、、、、、

    葉青一個勁的擦嘴巴,岳重則一個勁的舔嘴巴,看起來意猶未盡,表情要多賤有多賤。

    葉青的臉通紅,一張英氣逼人的臉蛋,浮現出紅暈,異常的誘人。

    岳重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剛葉青一個勁的說話,不斷的說話,他看著葉青蠕動的紅唇,就鬼使神差的吻上去了。

    天知道是怎麼回事!

    葉青牙齒輕輕咬著嘴唇,眼神極其複雜的盯著岳重。

    她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應該憤怒的,因為岳重強吻了自己,這可是自己的初吻啊。可是在內心深處,她又憤怒不起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被岳重強吻的感覺,她並不討厭,甚至有些喜歡。

    不然也不會和岳重激吻這麼長時間。

    「咳咳,組長,找我啥事?」岳重首先打破了僵局,這樣沉默下去太尷尬了。

    聽到岳重的話葉青才回過神,眼睛中光芒一閃,立即將剛剛發生的事情拋到腦後,緊張的說道:「岳重,鐵青俠的家人已經來九江了,事情麻煩了。」

    「哦,來就來唄。」岳重老神在在,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看到岳重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葉青一肚子的怒火:「你個混蛋,你知不知道鐵青俠背後的勢利有多大?你知不知道她的爺爺是誰!」

    岳重擺了擺手隨意說道:「不就是鐵三炮麼,大驚小怪。」

    「什麼?你知道!」這下輪到葉青驚訝了,沒想到岳重知道鐵青俠的背景,也知道鐵青俠的爺爺就是鐵三炮。

    「有什麼好驚訝的,我又不是沒見過鐵三炮,那老傢伙長得真醜。」岳重撇了撇嘴,不忘編排鐵三炮一句。

    「那你知不知道鐵三炮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

    「知道啊,人級高階嘛。」岳重依舊沒有什麼害怕的表情,因為他現在有孫傳世做靠山,還怕個鳥。

    要是在以前,他還是很怕鐵三炮的,畢竟在人級高階面前他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

    葉青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岳重,岳重是人級中階高手,他比自己更清楚人級高階代表著什麼。

    可為什麼岳重看起來一點都不怕?

    要知道,若是被鐵三炮知道鐵青俠因為幫岳重擋子彈而變成了植物人,絕對會將岳重拍死。

    鐵三炮一向是以脾氣火爆著稱的。

    「你,你不怕人級高階?」葉青不敢相信,岳重才人級中階,他憑什麼不怕人級高階?

    岳重聳了聳肩道:「就在一個小時前,我還怕的要死。可是現在,完全不怕。鐵三炮要是敢過來,我就敢指著他的鼻子罵。老東西,竟然敢破壞我和青俠滾床單,我弄不死他!」

    岳重齜牙咧嘴,眼睛中閃爍熊熊的怒意。

    一個小時?葉青有些摸不著頭腦,一個小時之中發生了什麼?居然能夠讓一個人級中階不懼人級高階!

    難道岳重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奇遇,突然從人級中階變成人級高階了?

    不可能,在大的奇遇也不可能讓岳重提升那麼多。

    「你不用亂想了,剛剛我拜了一位師父,他也是人級高階。」岳重說道。

    拜了一個師父?人級高階?

    「我草!你有必要這麼妖孽嗎!!」葉青直接爆了粗口。

    岳重本身的實力已經夠強了,二十四歲人級中階,足夠令所有人汗顏。可是最強的不是岳重的實力,而是這小子的與運氣,拜師都能拜到人級高階,還讓不讓別人活了。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可又有多少人有這樣的好運氣?

    極少,少到可憐。

    華夏已知的人級高階只有兩位,那兩位人級高階各收有兩個弟子。

    也就是說,華夏整整十幾億人口,幸運兒只有四個,而岳重成為了第五位。

TOP

第106章 :暴揍(1)





    華夏已知的人級高階只有兩位,那兩位人級高階各收有兩個弟子。

    也就是說,華夏整整十幾億人口,幸運兒只有四個,而岳重成為了第五位。

    比中彩票的幾率可是小多了。

    「嘿嘿、、、」岳重乾笑了幾聲,其實連他自己都覺得運氣好。怎麼也沒有想到夏愛國的師父是一個人級高階,太令他驚訝了。

    「對了,青俠他們家來的誰啊?讓你這麼激動?」岳重問道。

    「賀魚。」

    「黑魚??不認識。」岳重搖了搖頭,心想這人的爹媽也真是的,起什麼名字不好起個黑魚。

    葉青翻了翻眼睛道:「是賀魚,祝賀的賀。」

    岳重表示無所謂,反正都一樣,這名字就是奇怪。

    「這個人姓賀,青俠姓鐵,哪裡算家人啊。」岳重吐槽了一句。

    「賀魚是鐵三炮的弟子,實力很高,這個時候他說不定已經在來找你的路上了。」葉青說道,其實她心裡有些擔心岳重,岳重剛受過傷,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過賀魚。

    反正她是打不過賀魚的,她只是人級初階,賀魚已經是人級中階了。

    「好!」岳重眼中飆射出驚人的光芒,戰意十足。

    他的身體已經被孫傳世的內勁治好了,和巔峰的時候也差不了多少。

    賀魚來了正好,正好虐那賀魚一頓。想想當年自己被鐵三炮打的爬不起來,岳重就一肚子的怒氣。

    打不過你鐵三炮,本大爺就打你徒弟,打到他吐血,打到他求饒,打到他大小便失禁。

    在岳重看來,賀魚的實力最多也就人級中階,只要賀魚不是人級中階後期,他壓根就不怕。

    葉青看到岳重雙眼中的戰意,也是無可奈何,岳重這傢伙的戰鬥欲還真是強烈。

    其實她不知道,岳重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岳重不喜歡打架。只是因為這次是鐵三炮的徒弟,所以岳重才非常想打,他想把鐵三炮的徒弟虐一頓,以報當年被鐵三炮完虐之仇。

    兩人正說著,遠處又是有汽車燈光照過來。

    是一輛出租車,在距離岳重和葉青一百米的地方,出租車停了下來。

    接著便是從出租車裡面下來一個人,身材高大,體型健壯。

    葉青眼睛一眯,衝著岳重說道:「是賀魚!」

    葉青是認識賀魚的,當初去拜訪鐵三炮的時候見過。

    岳重嘿嘿笑了起來,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剛剛還在談論賀魚,他這就來了。

    也好,早虐晚虐都是虐,今晚就打他一頓。

    「岳重!!!」賀魚的聲音遠遠出來,一波連著一波。

    賀魚雖然不認識岳重,但他認識葉青,想必站在葉青身邊的男人就是岳重了。

    「喊你爺爺幹什麼?」岳重撩起嗓子回了一句。

    賀魚的臉色猛的沉了下來,本來他還想和岳重好好說話,問問他青俠受傷是不是他造成的。

    如果不是,他倒也不會胡亂動手,畢竟岳重是葉青的人。

    把葉青得罪死了也不好。

    可是聽到岳重這麼囂張,賀魚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此時他想做的就是把岳重打趴下,甚至是廢了岳重。

    「死來!」賀魚爆吼一聲,腳下用力,朝著岳重便是衝來。

    一百米的距離對於賀魚這樣的人級中級高手來說,轉眼之間就能夠到。

    看到賀魚的速度,岳重笑了。

    太慢了!

    看來這個賀魚只是人級中階初期啊,而且還是剛剛進入不久。

    岳重心中僅有的一絲擔心也消失了,人級中階初期,跑到他岳重面前裝B,簡直就是找虐。

    他岳重在重傷的情況下都可以把人級中階巔峰的渡邊川給幹掉,還會在意一個小小的人級中階初期?開玩笑!

    「組長,你先在邊上看一會。」岳重拉住葉青的手,將葉青往身後拉了拉。

    突然被岳重拉著手,葉青心裡又是浮現一絲異樣的感覺。

    岳重這混蛋,你說就好了,動什麼手啊。

    葉青心裡不禁埋怨了岳重一句,不過卻沒有生氣,面對岳重肢體上的觸碰,她怎麼也冒不出火氣來。

    難道自己喜歡上岳重了?

    不可能!自己才見過岳重幾次啊?再說了,她已經快三十了,岳重只有二十四,年齡也不合適。

    難道要搞姐弟戀?不行不行!姐弟戀不好吧!

    可是,自己似乎確實對岳重有好感,葉青的心裡徹底糾結了起來。

    葉青在一邊糾結,而岳重和賀魚已經開打了。

    岳重沒有直接進攻,而是不斷的閃避著賀魚的進攻。

    賀魚一招一式簡單粗暴,力道十足,全都是朝著岳重的要害攻擊。不過對於岳重來說,力道再大的招式,沒有速度的配合,那就是一坨屎。

    岳重輕鬆閃避著賀魚的攻擊,臉上笑容滿佈。

    「黑魚,你不行啊!」岳重一邊閃一邊說道。

    「我叫賀魚!不是黑魚!」賀魚怒吼起來,身體快速的旋轉,給岳重來了一下迴旋踢。

    不過還是被岳重輕輕鬆鬆給閃開了。

    賀魚的心中,不僅僅有憤怒,還有驚駭。

    憤怒的是岳重只閃不攻,這明顯是對他的藐視;驚駭的是岳重的年輕和實力,岳重如此年輕,為什麼他的速度會這麼快?自己壓根攻擊不到他,這傢伙難道也已經人級中階了嗎?

    不可能!師父說他已經是世間少有的天才了。

    年僅三十就已經達到了人級中階初期,除了少數幾個人,已經很少有人能夠做到了。

    可為什麼,岳重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歲,感覺起來他要比自己更強?

    這絕對不可能!

    「岳重,難道你只會閃避嗎?」賀魚高聲怒吼起來。

    岳重嘴角微微上揚,說道:「不,我只是在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垃圾貨色,沒速度、沒策略、沒腦子,只知道一味的進攻,真是白瞎了一個人級中階。」

    岳重沒有罵人,可對賀魚來說,岳重的話要比世間最惡毒的話還要惡毒一百遍。

    這個殺千刀的傢伙,他憑什麼鄙視自己!

    我師父可是鐵三炮,你岳重算什麼東西!

    「我殺了你!」賀魚徹底被岳重的話激怒了。

TOP

第107章 :暴揍(2)





    這個殺千刀的傢伙,他憑什麼鄙視自己!

    我師父可是鐵三炮,你岳重算什麼東西!

    「我殺了你!」賀魚徹底被岳重的話激怒了。

    「小夥子,華夏是一個法治國家,殺人是要坐牢的。」岳重身形很快,急速移動到賀魚的身邊,然後拍了拍賀魚的腦袋。

    賀魚完全閃不過岳重的手,只能任由岳重摸著自己的腦袋。

    就像在摸一直狗!

    賀魚瘋了!狂了!要咬人了!

    岳重,不帶你這麼侮辱人的。

    我要跟你拚命!

    賀魚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荷爾蒙急劇飆升,看著面前的岳重,就像是發情的公狗看見了母狗,兩隻眼睛直髮綠光。

    「啊!!!!岳重,我要把你碎屍萬段!」賀魚狂吼出來在,身體朝著岳重撲去,一拳一拳不斷的揮動。

    可惜,他越發瘋,出拳就越沒有章法。

    出拳越沒有章法,就越沒有威脅。

    為什麼很多拳師在教弟子的時候,最注重的往往不是弟子學拳的天賦,而是弟子的戰鬥天賦。

    一個戰鬥天賦高超的武者,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或者挑釁,都可以平心靜氣,都可以心堅如鐵。

    只有自己的內心平靜了,才能找到機會,才能將比你厲害的對手一擊致命。

    就像岳重,在面對渡邊川的時候,就算自己的手臂斷了,就算渡邊川是人級中階巔峰,但是岳重可以始終保持一顆冷靜的心。

    不害怕,不膽怯,以命搏命,最後幹掉渡邊川。

    聽到賀魚要將自己碎屍萬段的話,岳重冷笑一聲,然後身體又是快速的移動起來。

    在賀魚面前閃了兩次之後,岳重又一次到了賀魚身邊。

    然後在賀魚驚恐的眼神中,又一次伸出了手。

    賀魚發了瘋一樣的想要閃開岳重的手,可是他失敗了。

    岳重的手就像是一枚跟蹤導彈,他躲到哪裡,岳重的手就跟到哪裡。

    最後,岳重那隻手成功落到了他的腦袋上。

    岳重他再一次撫摸了起來,慢慢的撫摸。

    「乖,不要亂咬人。」岳重一邊撫摸一邊說。

    賀魚渾身都在顫抖,他感覺自己的世界快要崩塌了,人生已經一片灰暗,生命已然暗淡無光。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對我?

    岳重,我好恨!我好恨!

    「你不能這麼對我!」賀魚終於忍不住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起來,眼珠子都恨不得瞪出來,眼角還微微滲血。

    賀魚是天之驕子,從八歲起就跟隨鐵三炮學武。

    他天賦極高,年僅三十已經是人級中階高手,要知道,就算是鐵三炮,也是在三十五歲的時候才進入人級中階。

    賀魚一直覺得自己的天賦比師父更加了得,自己以後是可以超越師父的。

    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打擊,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喲,我還沒打你,你就先流血了啊。」岳重看到賀魚眼角的鮮血,有些戲謔的說道。

    這個賀魚就是一朵溫室裡的小花朵,看著是人級中階,其實戰鬥力弱的很。

    岳重覺得,血牙之中,無論是禿鷲還是金雕,甚至是蛤蟆,都能夠將賀魚玩的團團轉,而禿鷲和金雕的實力不過是人級初階罷了。

    至於葉青,已經完全驚呆了,想不到賀魚在岳重的手上竟然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賀魚好歹也是一個人級中階高手啊。

    岳重不也是人級中階嗎?即使岳重是人級中階中期,賀魚是人級中階初期,這之間的差距也不應該這麼巨大啊。

    賀魚在岳重的手中,完全就是一個玩物,被岳重耍的像一隻狗。

    賀魚還在不斷的進攻著,只是他的進攻顯的那樣的可笑,那樣的無力,連岳重的衣袖都碰不到。

    「還以為鐵三炮的徒弟是什麼厲害角色,原來只是一個沒腦子的垃圾,真叫我失望。」岳重淡淡的說道。

    「你他娘的才是垃圾,我賀魚是天才。」賀魚衝著岳重咆哮。

    「好了,你也玩了這麼久了,接下來該我進攻了。」岳重咧開嘴巴,露出潔白的牙齒,臉上浮現極其凶殘的表情。

    鐵三炮,當年你打得我岳重怕爬不起來,今日,我就把你徒弟打殘。

    岳重發瘋一樣的大笑起來,然後雙手猛的探出。

    賀魚的腦袋直接被岳重雙手夾住,岳重嘿嘿一笑,啪的一下,把賀魚的腦袋直接砸在葉青那輛路虎的保險槓上。

    路虎的硬度是不容置疑的,賀魚的腦袋瞬間就破了。

    鮮血順著賀魚的臉頰流下來,滴到地上。

    賀魚似乎已經放棄了抵抗,整個身體一動不動。

    「既然你不動,那我就不客氣了,不要以為裝成死狗我就不打了,無論死狗活狗,我岳重照打不誤!」岳重雙手繼續抓著賀魚的腦袋,然後把賀魚拎了起來,膝蓋快速出擊。

    「砰!」

    岳重的膝蓋直接擊中賀魚肋骨。

    喀吧一聲,賀魚的肋骨應聲而斷。

    而賀魚也是猛地咳嗽一聲,深紅色的血液從喉嚨中噴出來。

    賀魚沒有喊也沒有叫,只是瞪著雙眼盯著岳重。

    他要記住這張臉,他要把這張賜予他恥辱的臉記在腦子裡,只要今天自己不死,來日,他一定要岳重月債血償。

    至於岳重,他可沒空去管賀魚在想什麼,他只覺得打的豪爽。

    無與倫比的爽,比高潮還爽,簡直是爽翻天。

    不過這個時候鐵三炮不在,要死鐵三炮在的話就更舒服了。

    「哈哈哈,鐵三炮,你瞧瞧你弟子,還真是垃圾啊。」岳重不斷的毆打賀魚。

    是的,就是毆打。

    剛開始的時候岳重還用兩下招式,後來賀魚不反抗,岳重就直接把賀魚砸在了地上,然後不斷的甩腿踹著賀魚。

    一腳連著一腳,腳腳踹臉。

    正所謂打人不打臉,岳重真是太過分了。

    就算是葉青和夏愛國都看不下去了,你看看把賀魚打成什麼樣了?現在的賀魚還是賀魚嗎?恐怕連他媽都不認識他了。

    打的實在是太慘烈了,你瞧瞧賀魚那張臉,簡直就是大人看了心酸,小孩看了嚇尿啊。

TOP

第108章 :賀魚的爆發(1)



    打的實在是太慘烈了,你瞧瞧賀魚那張臉,簡直就是大人看了心酸,小孩看了嚇尿啊。

    這還是一張人臉嗎?這都已經被打爛了吧?

    可憐的賀魚,惹誰不好惹岳重這個bian態。

    「讓你師父牛B!讓你師父欺負我!讓你師父破壞我和青俠滾床單!」岳重一邊踹一邊嘀咕,他把心中的不爽全都發洩到了賀魚的身上。

    聽到岳重最後那句話,賀魚身體猛的一怔?

    什麼叫破壞你和青俠滾床單?什麼叫破壞你和青俠滾床單?!!!

    媽的,岳重,你到底對青俠幹了什麼?賀魚心中的凶意一點一點的積蓄起來,整個人都微微顫抖。

    、、、、、、

    岳重足足到了二十分鐘,賀魚已經是被踹的有進氣沒出氣了,整張臉已經不能算臉了,只能算是一堆爛肉。

    「好了岳重,再打就死了。」看到岳重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葉青走了上來,拉住了岳重。

    要是岳重繼續打下去的話,賀魚肯定沒活路。

    雖然岳重說不怕鐵三炮,但畢竟岳重與賀魚之間也沒有什麼生死大仇,沒必要殺了賀魚。

    被葉青拉住之後,岳重不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賀魚,哼了一聲道:「回去告訴鐵三炮,老子岳重就在九江等著他,有種就自己過來,我不罵到他捂臉羞愧我就不是岳重。」

    「走吧岳重,別打了。」葉青拉住岳重的胳膊。

    「算了,打不還手,真叫人無趣,」岳重擺了擺手,準備上車離開。

    「站、、站住、、、你給走站住。」一道虛弱卻憤怒的聲音傳到岳重的耳朵裡。

    岳重眉頭猛的一皺,回頭看向地上的賀魚。

    「你還真是頑強啊。」岳重眯著眼睛,身體中慢慢釋放出殺意。

    賀魚並沒有在意岳重身上的殺意,而是抬著腦袋問道:「你,你,你跟青俠是什麼關係?」

    「有必要告訴你麼?你有資格知道麼?」岳重冷冷一笑,這個賀魚的韌性不錯,被他毒打了二十分鐘居然還沒有暈過去,看來這傢伙達到人級中階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過正是因為他的這一絲韌性,讓岳重心裡起了殺意。

    俗話說打蛇不死反被咬,他岳重不想留著這麼一個禍害。

    解決威脅最好辦法就是將威脅扼殺在搖籃裡面。

    「告訴我,你們什麼關係!!」賀魚顫顫巍巍的,竟然是站了起來。

    臉上的血滴滴答答往下掉,雙手死死的拽緊,身上的氣息極其不穩定。

    岳重不屑的一笑,然後說道:「很早以前,她就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全場沉默。

    夏愛國覺得岳重這小子真是豔福不淺,那鐵青俠可是個大美女啊,沒想到已經被這臭小子給拱了。

    不過同時,他也打消了把夏涼介紹給岳重的想法。

    岳重這傢伙太騷包,身邊的美女一個接著一個,太多情了。

    其實岳重覺得自己很冤枉,他身邊的美女是多,可是真正有床上關係的只有一個啊,那就是鐵青俠。

    至於葉青,聽到岳重說鐵青俠是他女人,她感覺很難受,心裡說不出來的悶。

    想哭,想大喊,想罵人。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最心愛的東西被奪走,簡直無法忍受。

    當然了,表情最糾結的肯定是賀魚。

    此時賀魚一張爛臉看起來更噁心了,他猙獰著,扭曲著,整張臉的五官幾乎都要擰巴在一起。

    兩隻赤紅的雙眼中,血絲遍佈:「岳重!!岳重!!!」

    滲人的嘶吼聲從賀魚的喉嚨中發出來,就像金屬之間的摩擦,聽的人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幹什麼?喊的這個滲人?」岳重身上的殺意已經爆發了出來,他決定殺掉賀魚,省得留著一個禍害。

    「岳重,不要!」感受到岳重身上的殺意,葉青連忙拉住了岳重。

    她不希望岳重殺掉賀魚,因為賀魚不僅僅是鐵三炮的土徒弟,他的背後還有一個巨大的勢力。

    岳重殺了賀魚就等於同時得罪了兩個大勢力,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就算岳重有一個人級高階的師父幫忙,恐怕到最後也討不到好。

    「讓開!」岳重冷冷的說道,「我再也不希望有威脅產生。」

    看到賀魚,岳重想到了當初的錢明,就是因為自己大意,才導致自己差點死亡,才導致青俠昏迷不醒。

    他岳重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不行岳重,你不能殺賀魚。」葉青死死拉著岳重。

    「我說了,讓開!」岳重怒吼一聲。

    而緊跟岳重的怒吼,又是一聲怒吼聲傳來。

    比岳重的怒吼更囂張,比岳重的怒吼更大聲,也比岳重的怒吼氣勢更強。

    岳重心中猛的一驚,朝著賀魚看去。

    在他們面前的賀魚就像是一個怪物,張著血肉模糊的嘴巴,瞪著已經上翻的赤紅色眼睛,渾身上下充斥著殺氣和勁氣。

    「怎麼回事岳重?我怎麼感覺賀魚比剛才更強了?」葉青皺起了眉頭,賀魚身上的氣勢極其凶悍,而且也非常的暴躁。

    岳重點了點頭:「你說的對,他比剛剛更強了,剛才他只是人級中階初期,現在已經是人級中階後期了。」

    「這怎麼可能!」葉青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賀魚怎麼會突然連升兩個等級!

    岳重搖了搖頭說道:「這世上的武學千千萬萬種,賀魚應該學過一種能夠短時間內激發潛力的武學。」

    「還有這麼神奇的武學?」

    「當然,不過這種東西都是有副作用的,不然賀魚早就用了,不會憋到現在。」岳重說道。

    岳重的猜想全部正確,賀魚確實是學了一種可以短時間提升實力的武學,而且副作用也很大。

    他直到這一刻才用,就是不想承受那巨大的副作用。

    「岳重!!你居然敢砰青俠,你居然敢碰青俠!」

    轟的一聲,賀魚腳下發出一聲劇烈的爆鳴,然後整個人嗖的朝著岳重和葉青撲來。

    岳重和葉青兩人距離賀魚的距離太短,而賀魚的速度又快,以葉青的實力根本閃不開。

    「小心!」岳重一把將身邊的葉青推開。

    至於他自己,則是被賀魚拍中了胸口,狂退出去。

    賀魚一擊把岳重打退,更加瘋狂了,嘶吼著咆哮著朝著岳重繼續攻去。

TOP

第109章 :賀魚的爆發(2)





    至於他自己,則是被賀魚拍中了胸口,狂退出去。

    賀魚一擊把岳重打退,更加瘋狂了,嘶吼著咆哮著朝著岳重繼續攻去。

    岳重此時也不敢大意,賀魚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似乎已經慢慢超出人級中階後期,達到人級中階巔峰了。

    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武學!

    怎麼可能將人的潛力提升到這種地步!

    岳重心中也是驚駭的無法言表,這種武學簡直逆天了。媽蛋的,他怎麼就不會!岳重心裡甚至都已經生出歹意了,他真想把這種武學給學過來啊。

    其實岳重在軍情處被培養了一段時間後,就出國執行各種任務了。

    他接受的都是軍事化的格鬥訓練,真正的武學他是不會的。

    在拜孫傳世為師之前,岳重是沒有師父的。所有的東西都是他自己一點點琢磨出來的,他的實力,他的手段,都是在戰鬥和殺人中磨練起來的。

    岳重的戰鬥能力高到嚇人,但是他的武學底蘊也是低到嚇人。

    除了在非洲土著那裡學到氣鼓,他幾乎已經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招數了。

    當然了,也不是說岳重的手段不厲害。

    像是岳重這種在不斷戰鬥中磨練出來的技巧,實戰之中極為厲害。沒有華麗的動作,沒有多餘的花哨,追求的就是一擊致命,格殺敵人。

    這是岳重長處,可恰恰也是岳重的短處。

    岳重的這種格鬥技術攻擊非常單一,如果是遇到攻擊手段多一點的對手,往往會弄得他十分狼狽。

    對於這一點岳重自己也知道,可是沒有辦法,高檔的武學不是你想學就可以學的。

    一般來說,高檔的武學都是一代代傳承下來的。

    華夏的那些大家族中,往往就有這些武學傳承。

    而這種武學傳承是不會輕易外傳的,只會傳給家族內的核心成員。

    岳重從小就在軍情處長大,根本沒有接觸過多少大家族,所以,也無法學到什麼高檔的武學。

    還有一種學習武學的方式就是拜師。拜師之後,師父會教你一些武學,當然了,首先你的本事要讓師父看得上,那樣才會收下你。

    也正是因為這樣,岳重對於拜在孫傳世門下極為興奮。

    因為這意味著他可以學習孫傳世的武學了。

    孫傳世身為人級高階,岳重可不相信孫傳世沒有拿手的武學。

    「岳重!我要你死!啊!!!!」賀魚衝擊上來,雙掌轟轟連拍。

    雙手之上,勁氣十足,雄渾霸道。

    絕對已經達到了人級中階巔峰,也就是當初渡邊川的境界。

    「草!」岳重低聲罵了一句,然後快速的後退,雙手也是連連格擋,防住賀魚的攻擊。

    不過雖然賀魚的攻擊都防住了,但是岳重的雙臂卻疼的厲害。

    賀魚雙拳之上傳來的勁道實在是太大了,每一次都震的他手臂發麻發疼。

    還好這次手臂上的傷已經癒合,不然又要像上次對付渡邊川一樣,九死一生了。

    岳重的不斷後退和格擋徹底惹怒了賀魚,他的眼睛愈發的鮮紅,眼中的血水也是一滴滴的往下滲。

    看起來異常的嚇人。

    「啊!岳重!啊!岳重!」賀魚每一次進攻都會高喊岳重的名字。

    「麻痺的,你能不能別叫了,弄得好像高潮了一樣!」岳重怒吼起來,賀魚那煩人的叫聲實在太他崩潰了。

    打架就打架,你亂叫個屁!

    「吼!!!」果然賀魚這次沒有叫,他改為吼了。

    可能是他也覺得叫起來像高潮、、、、、

    、、、、、、、

    賀魚身上的氣勢還在不停的加強,此時他已經是人級中階巔峰了,難道要突破到人級高階?

    岳重心裡猛的一顫,不過隨後他就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人級中階和人級高階之間的差距太大了,大到嚇人。不然人級高階也不會那麼稀少了,整個華夏已知的人級高階才兩位。

    當然了,要是算上孫傳世的話,就有三位了。

    不過也有可能有第四位,第五位,只是還沒有被發現。

    很多高手都是不屑於出世的,他們覺得在山野之中過普通人的生活才能夠找到人生的真諦,實現自身的價值。

    達到人級中階巔峰的賀魚,速度已經逐漸超過了岳重,岳重抵擋起來也是越來越艱難。

    要不是岳重一直追求速度上的提升,以他人級中階中期的實力,恐怕早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砰!砰!砰!」賀魚的拳頭一拳一拳的砸來,砸到岳重的雙臂之上。

    聲音極其沉悶,力道萬鈞。

    岳重感覺自己雙臂的骨頭都要被砸的爆裂開來,賀魚的力量增幅實在是太大了。

    和剛剛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啊,這速度,這力度,就像一個不舉的男人吃了偉、哥。

    「呔!」賀魚又是爆吼一聲,右拳急速朝著岳重胸膛轟來。

    娘的!岳重也是怒了,剛剛暴打賀魚,現在卻被賀魚壓著打,他心裡早就是憋著一口悶氣了。

    就算賀魚實力提升到人級中階巔峰了又怎麼樣?沒腦子還是沒腦子!

    岳重這一次並沒有選擇用雙臂去抵擋賀魚的拳頭,而是身體稍稍往右一偏,進行閃避。

    當然了,他現在的閃避速度已經跟不上賀魚的進攻速度了,所以岳重這一閃完全躲不開,賀魚的拳頭依舊朝著他的胸口砸來。

    岳重臉上沒有任何驚慌的神色,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他就是要讓賀魚覺得自己馬上要勝利了,可以把岳重打死了。

    只有這樣,賀魚才會大意,才會出現破綻。當初對付渡邊川的時候,岳重也是用了這一招。

    讓渡邊川認為自己勝利在握,然後在突然之間爆發,絕地反擊,這就是岳重的手段,岳重的制勝法寶。

    「岳重,小心!」看到岳重沒有擋住賀魚的拳頭,邊上的葉青焦急起來,大喊一聲。

    葉青有點後悔了,她就不應該勸岳重放過賀魚,她應該努力勸岳重直接擊殺賀魚。

    那樣的話,也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了。

    岳重說的對,不要讓威脅生存下去,因為你無法確定這個威脅會成長到什麼地步,唯一的辦法就是干掉威脅,把它扼殺在搖籃之中。

    岳重此時精神集中,瞳孔收縮到極致,死死的盯著賀魚的拳頭。

    近了!更近了!

TOP

感謝大大無私分享.......感恩

TOP

小弟我最近也喝到了一家很贊的外送茶 妹妹素質還有服務態度都很贊喔

好康大家一起分享 大大可以也嘗試看看  妹妹素質很優喔聯絡方式L.I.N.E:good512

TOP

 32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