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123
發新話題
打印

【超凡傳】 蕭潛 《連載中》

第四十章 煉丹

    沐恆遠隨手一拋,四面小旗飛出,瞬息間就落在丹爐周圍的四個方位,一聲隱約的霹靂,就啟動了防禦旗陣。

    莫沉天、碧落仙子走出旗陣,在外面盤腿坐好。

    這時候,關尚禮匆匆進來,他手裡拿著一個儲物袋,恭敬的遞給莫沉天,小聲道︰“已經湊齊了五份靈草靈藥。”

    莫沉天皺眉道︰“怎麼這麼少?”

    關尚禮苦笑一聲,低聲道︰“宗主,我們清查了所有的庫存,才找到五份的量,如果還要,就需要去坊市購買了。”

    莫沉天也沒有辦法,尤其是現在封閉了山門,進出都很不方便,想要搞到一份損益丹的材料,就非常困難了。

    關尚禮躬身退到一邊,他也是丹師,想要看看陳老和沐老祖是如何煉丹的,好在他和陳老的關系不錯,才能在邊上觀看,草仁堂的另外一個丹師,洪清就沒法進來,因為陳老不允許。

    莫沉天揚手拋出儲物袋,沐恆遠張開手掌,那儲物袋被他拉入旗陣。

    用神識查看了一下,沐恆遠微微點頭,數量雖然少點,但已經可以煉制第一爐損益丹了。

    將儲物袋遞給陳守義︰“守義,一共有五份材料,數量少了點,我們經不起太多的失敗,五爐丹藥,最少要成功一次……”

    陳守義臉色凝重︰“師傅,這次煉丹全靠你了……我,我的把握不大。”

    這話沒有用傳音,所以米小經聽得明明白白,沐恆遠竟然是陳守義的師傅,這倒是第一次聽說,難怪陳守義的地位如此高,身後有這麼一座大靠山,還真是沒有人敢得罪他。

    丹室內,除了三個元嬰期,一個煉丹大師,其他都是草仁堂的人,不過,草仁堂也有不少人沒有來,不是不想來,而是陳守義不允許,草仁堂中,也是派系林立,彼此看不順眼的人很多。

    像是米小經這些丹童雜役,反而沒有任何問題,可以在丹室停留觀看。

    就在米小經和沐筱音盤腿坐在牆角觀看的時候,汪為君卻出現在米小經腦海中,他通過米小經的眼楮,是可以看到煉丹場面的。

    “幾個小家夥煉丹……有意思,就這水平啊!”

    還沒有開始煉丹,汪為君就開啟了嘲諷模式,對他而言,這種程度的煉丹,就是小孩子過家家,既簡單,又幼稚。

    米小經心裡其實挺開心的,他已經知道汪為君的實力很強,至於強到什麼程度,他並不知道,只是眼前的陳守義和沐恆遠,一個結丹,一個元嬰,實力在他眼裡是非常強悍的,被汪為君稱呼為小家夥,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他們可是煉丹大師,元嬰老怪啊……怎麼是小家夥了?”

    “哈,在老夫眼裡,都是一幫子廢材,叫小家夥都是客氣的了,煉損益丹,還如此大張旗鼓,水平不僅僅是差,而是很差!”

    米小經半信半疑,他心道︰“吹牛也不打草稿,我也可以這樣說……說大話,誰不會啊!”先憋屈他一下再說。

    汪為君還真是被米小經死死吃住,想要在米小經面前表現出高人一等來,還真不是那麼容易,所以,米小經一句話,又讓他有撞頭的感覺,真的氣人啊。

    米小經每次挑逗這家夥,都有一種很爽的感覺,越來越喜歡壓迫他,只要看到他氣的亂跳,米小經就很有成就感。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也不知道!你會煉丹嗎?你當然不明白……老夫只要一眼,就知道他們在乾什麼,這說明瞭什麼?這說明瞭老夫,精通煉丹!”

    “而且,這幾個小家夥,煉丹還要用丹爐,這是最差勁的煉丹方式,一旦修真達到某種境界,只要有某種靈火,不用丹爐也能煉丹!”

    “你啥也不知道,就知道胡說八道,不懂裝懂,老夫什麼沒有見識過……”

    劈頭蓋臉的一頓說,汪為君卻不知道,這段話,他透露出來的信息量,真的很大,大到米小經都受到一點驚嚇。

    竟然可以不用丹爐就能煉丹,這種說法,實在太過嚇人,給他一種鬼神莫測的感覺。

    “騙我……”

    米小經繼續挑逗,反正也不怕他,跟他鬥嘴就對了。

    “氣死老夫了!媽媽的……氣死老夫了!”

    果然,米小經兩個字就讓他氣的跳腳,因為汪為君雖然想要騙他,但不是這個騙他,這方面他說的都是實話,可米小經一句“騙我”,就直接觸到汪為君的痛處。

    汪為君氣憤之下,直接就灌輸了基礎煉丹知識和經驗,在他看來這就是基礎煉丹的東西,可對於米小經而言,那就賺大了。

    猝不及防下,大量的知識涌入,一瞬間,米小經有眩暈的感覺,不過他經歷過兩次類似灌頂的經驗,所以他知道這是汪為君的傳授。

    稍稍平復眩暈,米小經就發現,竟然是煉丹方面的知識,不由得大喜過望,當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這老頭是個好人啊!當然這張好人卡,暫時只是想一下,連發給汪為君都不肯,再看陳守義煉丹,米小經的眼光就不同了。

    看熱鬧和看門道是兩回事,一旦他看懂煉丹,其收獲就大了,經驗和實踐,一旦結合,米小經就算沒有煉過丹藥,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你乾什麼啊?我又沒有答應你接受灌輸傳承……”

    “嗷嗷……小混蛋,你要氣死老夫嗎?”

    米小經看到綠袍老者真的要急眼了,這才安撫了他一句。

    “這次算了,我就不怪你了,另外,這只是低級煉丹知識,你應該給我高級的……嗯,就是你剛才說的,不用丹爐,就能煉丹的那種……”

    汪為君怒極,他再也忍受不了,咆哮道︰“我要咬死你個小混蛋,小崽子,小畜生,我,我……我……”他都不知道該如何罵了。

    米小經淡淡的在心裡道︰“淡定,淡定,你是一個修真高手,這樣亂罵,一點風度都沒有,讓我懷疑,你是不是所謂的修真高手了……我聽說,真正的修真高手都是有氣度的……”

    “氣度個屁!”

    汪為君直接被氣糊塗了,修真高手當然有氣度,前提是你羞辱人,而一旦修真高手被觸怒,根本就不和你談什麼氣度,一巴掌就拍死你,什麼怨恨都沒有了。

TOP

第四十一章 失敗的煉丹

    就在此時,沐筱音拉拉米小經的衣袖,小聲道:“小師弟,開始了!”

    果然,陳守義為主,沐睇楓偵瓷A正式開始煉制損益丹。

    米小經幾乎秒懂所有煉丹的動作。

    無論是啟動丹爐的禁制,還是啟動地火,米小經全都看得懂,而且他還能看出種種不足的地方,他這才明白,汪為君傳授的煉丹知識,絕對是好東西,剛才他還真是冤枉了老頭。

    “對不起啊!老頭,剛才冤枉你了。”

    汪為君還在暴跳如雷中,突然聽到米小經一句對不起,一句冤枉你了,那種心酸簡直不能忍,差點眼淚都要噴出來,也幸好是元嬰狀態,就算哭,也沒有眼淚的。

    時而暴怒,時而委屈,就連汪為君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現在的情緒完全無法自控,逐漸被米小經掌控,這對他是極其不利的。

    米小經盯著陳守義和沐睇楫熒狺式A已經看入迷了,因為看得懂,才看得進去,如果看不懂,他也就沒有了興趣。

    丹爐發出震響,陳守義不停發出法訣,嘴里還念出咒訣,兩者配合著,讓丹爐預熱。

    而沐睇楔]不停的配合陳守義,他在掌控丹爐的狀態,努力保持丹爐最好的狀態。

    預熱后的丹爐,爐壁上的火靈紋在一片片的閃爍,米小經由于得到煉丹的傳承,所以他看懂了,這丹爐預熱的還不錯,可是和汪為君的經驗相比,差距還是很大的,其中很多啟動和激發的咒訣,都不是很理想。

    米小經覺得自己有更好的咒訣來預熱丹爐,并且做好前期準備。

    陳守義稍稍猶豫:“師傅?如何?”

    沐睇概N靜道:“還差一點!”

    幾息后,沐睇歲僊D:“好了!開始!”

    陳守義一拍儲物袋,一個玉瓶飛出,手指輕輕一彈,一團提前處理過的藥液就飛了出來,瞬息間,丹爐裂開一個圓形口,大約有海碗大,噴射出赤紅的火焰,那團藥液筆直的飛入其中。

    時間拿捏的相當準確,緊接著陳守義連續不斷拍擊儲物袋,煉丹材料一樣樣飛出,然后被送入丹爐中。

    米小經看得眉飛色舞,每一個步驟他都懂,當然高興之極,這意味著,如果他擁有丹爐,也可以煉制丹藥了,哪怕他還不熟練,但是過程步驟,他全都懂,只要有一定的實踐,就一定能夠煉制出丹藥。

    哪怕煉制不出這種元嬰期所需要的丹藥,但是煉制自己需要的練氣期丹藥,應該沒有問題,這次過來收獲大了。

    如此簡單的學會煉丹,讓米小經感覺有點愧疚,這時候汪為君已經回去了,他被米小經打擊的體無完膚,自尊自信都被干掉不少,所以躲到真言幢里舔.舐心靈創傷。

    汪為君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現在自己如此的脆弱。

    這一次煉丹以失敗告終,甚至都沒有到煉丹結束,煉丹中途,一個火候問題,就讓丹爐的半成品化為灰燼。

    陳守義和沐睇歲ㄓㄘ白,為什么會出問題。

    但是米小經卻看懂了,也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只是他絕對不會說出一個字來,對于劍心宗,他沒有任何義務,也沒有任何想要幫助他們的想法。

    只是一道咒訣錯誤,一個火靈紋提前燃亮,就導致整個煉丹的失敗。

    煉丹師之所以少,是因為熟練的問題,就算你知道步驟,但是沒有經驗的話,每一步都可能出錯,一個煉丹師,就算天賦了得,可煉制的每一種靈丹,都要無數材料堆砌,經過無數次失敗,才能成功。

    當然,一旦成功,只要總結得當,重復起來就相對容易多了,而米小經得到的傳承經驗,就是無數次重復,無數次錘煉的煉丹經驗,他要不是修真實力不夠,其煉丹水平,甚至比陳守義還要好,陳守義可沒有真正的高手傳承他煉丹經驗。

    煉丹失敗,眾人的臉色都很差。

    宗主莫沉天起身道:“先總結,然后再準備重新煉制,另外,碧落師姐去坊市收集煉丹的材料,若是能夠直接找到損益丹,不惜一切代價買回來!”

    碧落仙子點點頭,起身離開。

    陳守義滿臉都是汗水,他苦笑搖頭,這次煉丹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失敗是很正常的,若是成功,那才奇怪。

    沐睇溥y色同樣陰沉,他說道:“以后我來控制丹火。”

    陳守義頓時放松了許多:“好的,師傅。”

    沐睇楔S道:“以后,不要那么多人來,就我們師徒來摸索著煉丹。”

    所有的人都被趕走,包括米小經和沐筱音,兩人走出丹室,來到外面,沐筱音說道:“我到你那里去,最近修煉有點心得,嘻嘻。”她不能修真,但是衍修已經入門,達到衍修的入門級別,皈依境界了。

    皈依相當于修真者的練氣初期,當然,最初的衍修,也就比普通人強點,和練氣初期的修真者相比,可就差多了。

    就算這樣,沐筱音也滿意了,這比不能修煉要強,衍修的特點,一旦達到某種高層境界,其實力會飛速增長,比如達到和元嬰期類似的境界,其實力就和修真者差不多了,再進一步的話,反而是衍修要厲害點。

    只是衍修想要達到高階,實在是太過困難了,幾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衍修,一輩子都無法達到高階,所以才會導致衍修的地位不高,甚至經常被修真宗門欺凌和殺戮。

    米小經回到自己的小院,羅伯依舊在洞中靈泉邊修煉,他已經初入修真了,達到練氣初期,最近在不停的修煉,鞏固自己的境界。

    沐筱音笑道:“這段時間可以輕松一點了,老頭暫時會很忙,顧不上我們的,剛好趁著這個機會修煉。”

    別看沐筱音修真不成,但她衍修的資質極好,才很短的時間,體內就形成一個模糊的人影,那是由真言構成,她描述給米小經聽。

    米小經幾乎一聽就明白了,這是高級的衍影,就像是米小經自己的心塔一般,都是極好的寄托真言之物。

TOP

第四十二章 你又來了

    一開始就有這樣的開端,就算是米小經也沒有想到,所以他教授起來更加用心了,他還讓沐筱音去宗門坊市里,購買了一截衍木,指導她做了一串念珠,這玩意必須自己制作,不能假手別人,而且一旦制作成功,基本上一輩子不松手了。

    自從制成念珠串后,白天就戴在手腕上,用衣袖遮住,只有晚上修煉的時候,沐筱音才會取下來修煉。

    這串珠子也是十八顆,其含義和米小經的相同,修煉的時候,真言一點點改造,也沒有多少天,原本泛白的珠串,已經變得褐黃,只要再過一段時間,這珠串就會烏黑發亮。

    指點了沐筱音幾句后,讓她在房間里修煉,米小經來到洞里的靈泉邊,他倒是沒有修煉,而是在琢磨煉丹的事,得到了汪為君的煉丹傳承,哪怕只是基礎煉丹,他也像是得到了一個寶藏,如何挖掘其中的寶貝,是他要仔細思考的。

    現在宗門缺乏靈氣,雖然可以慢慢恢復,但是米小經修煉的法訣,需要的靈氣量極其龐大,所以要用別的手段,煉丹是不錯的選擇,一旦可以大量煉制靈丹,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到了修真宗門,米小經才知道,一個修真者需要極其龐大的資源支撐。

    窮光蛋是無法修真的,在西衍門,他從來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現在就完全不同了,靈草靈藥,那可不是憑空得來的,要么用靈石買,要么用其他東西換,誰也不會白送給他。

    作為一個丹童,一個月只有一塊低級靈石,到現在他連靈石的影子都沒有看過。

    汪為君再次出現,他在真言幢里思索了很久,終于想明白,是自己太過急躁了,急于求成,這才導致患得患失,才會被米小經一句話就氣的欲.仙.欲.死。

    這是一個水磨功夫,想要得到米小經的信任,就要有一個付出的過程,只有當米小經徹底信任他,那么他才能挖坑讓小混蛋跳下去,到時候,他想要怎么擺布就怎么擺布!想到得意處,他終于開心起來。

    “要忍耐,要平和,要放低姿態!必要的時候,要討好這個小混蛋!”

    給自己定位好了以后,他才興沖沖地跳出來。

    米小經沒想到汪為君這時候蹦出來,忍不住好笑,他說道:“你又來了?”

    得到兩部功法,又得到煉丹的傳承,他對汪為君的感覺好多了,只是心底里還留有一份警惕,畢竟這人不是在外面出現,而是躲在他的體內,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全身心的信任。

    就這一句話,汪為君差點又失控,什么叫“又來了”?簡直豈有此理!

    汪為君默念:“放低姿態,要低姿態!要忍耐!”

    “哈哈,想你了……”

    米小經頓時寒毛都豎起來了,一個人的態度變化太快,讓他完全無法適應。

    “想我什么?是不是又打什么壞主意了?”

    “啊呸……你,你……老夫這是關心你,你不能這樣對待老夫!”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米小經就喜歡刺激挑逗這家伙,看他氣的亂蹦,會讓米小經由衷的開心,所以兩人一旦對話,就是天雷地火般。

    米小經笑瞇瞇道:“如果你離開我的身體……我見到你會很客氣的!”

    他并不知道汪為君被萬字真言幢鎮壓,他本能的感覺到,一個生命靈魂在體內,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汪為君也明白過來,小家伙很難信任自己,可他也不敢翻臉,沒有米小經的配合,他想要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汪為君還打著奪舍的念頭,這具軀殼,實在是太人了。

    不管米小經如何對待汪為君,他都必須繼續忍耐,這點汪為君心里非常清楚。

    “老夫也想離開,只是現在還不行……不過,老夫在……你是有好處的,這個你應該不會否定吧?”

    汪為君很是誠懇的說道。

    “一般般啦……”

    米小經輕描淡寫的說道:“我現在修煉,缺乏靈丹,你又沒有辦法給我……我還缺靈石……什么都缺……如果有好處的話,這個……你有嗎?”

    “啊呸!”

    “這算什么好處?這些東西……只要你有能力,什么得不到?老夫給的好處,才是真正的好處,功法,煉丹!都是提升實力,賺錢的真正手段!”

    米小經畢竟是孩子,并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聞言不由得喜道:“是啊,我怎么沒有想到啊……這個辦法好。”

    汪為君心里忍不住咒罵了一句:“笨蛋家伙!”可他還不得不忍著氣,繼續指導米小經。

    米小經思索了片刻,他心里也是無奈,就算煉丹,他需要靈草,需要丹爐,需要支持,可他什么也沒有,他在草仁堂,沒有資格煉丹。

    若是自己煉丹,到哪里去找合適的材料?至于丹方,汪為君傳授煉丹的時候,有不少中低級丹方,都是不錯的丹方,是汪為君以合體期實力認定的好丹方,雖然是低級丹方,但被他徹底修改過,算是獨門秘方了。

    有丹方,卻沒有資源,就算再好的丹方也沒有用,如果連煉丹材料都找不到,煉丹的丹爐都沒有,再好的丹方,再豐富的煉丹經驗,也沒有任何用處。

    這個難題說出來,汪為君也沉默了,他也沒有辦法解決。

    “等吧,你的實力太弱了……暫時什么也做不了。”

    “這就是你的解決辦法?”

    “那還能怎么辦?”

    汪為君很是無奈,他憋屈的感覺越發深了。

    米小經對煉丹方面還是有一些疑問的,知識和經驗的傳承,畢竟他沒有親自動手過,有些問題還是無法理解,所以借此機會,詢問汪為君。

    由于汪為君下定決心要獲取米小經的信任,所以在回答煉丹問題上,沒有絲毫保留,當真是問一答十,詳細到了極點。

    汪為君真的做到了盡心盡力,努力教授,這點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我真是犯賤啊!”

    汪為君忍不住在內心中哀嘆。

TOP

第四十三章 瀚金派

瀚金派坐落在瀚金沙漠中央,距離劍心宗大約兩千五百多公里。

整個瀚金沙漠在妖靈沖動自毀后,徹底引爆了地火巖漿,成了一個巨大的巖漿噴發地,而這次巖漿噴發,涉及到了整個沙漠區域,同樣也涉及到了瀚金派。

由于瀚金派是罕見的將宗門放入地下的門派,這次巖漿地火的噴發,將整個山門摧毀,依附瀚金派的人死傷慘重,普通人和低級修真者,幾乎被一掃而空,只有少數筑基期修真者,還有絕大部分結丹老祖,三個元嬰期老怪逃走。

這個打擊,對于瀚金派是極其致命的,宗門所有全部失去。

所有還活著的人都成了喪家之犬,再也沒有地方可以提供他們修煉和居住了。

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是自然的大災難,只不過其中一個元嬰老怪精于推算,原本打算推算一下宗門下一個建造地點,但是在推算當中,卻發現這不是自然災難,而是人為引起的災難后,所有殘存的修真者都憤怒了。

其中瀚金派的三個元嬰老怪更是恨到極點。

作為瀚金派真正的老祖,瀚金派的頂級象征,元嬰后期的大長老沙參發誓,找到這個引起災難的人,不論他是誰,都要抓住殺死,若是他有門派,那么就連門派一起滅掉。

三個元嬰老怪,六個結丹老祖,還有剩下的幾個筑基期修真者,全都跟著大長老發誓,那就是不死不休。

其實高階修真者想要找到線索,手段有無數,也沒有過多久,惹出災禍的人就浮現出來。

劍心宗的俞宏!

同樣是元嬰后期的老怪,實力超強。

而且,劍心宗比瀚金派的實力強,修真者眾多,還占據了一處靈氣豐沛的山脈,山門所在地,擁有強大的防御劍陣,絕對不是好惹的主。

俞宏!

沙參兩道白眉豎起,眼里全是怒火,他認識俞宏,兩人雖然不算是朋友,但也不是完全陌生的人,在瀚金沙漠發生變故前,他還拜訪過沙參。

“師兄,我們要報仇!直接殺到劍心宗去!”

說話的是一個彪形大漢,他是瀚金派有名的元嬰老怪,以脾氣火爆著稱。

板金,元嬰初期,锃光瓦亮的大光頭,身體橫豎都差不多,遠看就是一個大方塊,頭大胳膊壯,腿粗而短,全身都是橫肉,最喜歡光著上身,由于他的功法特殊,身上有無數奇異的花紋,那是修煉帶來的,并不是普通的紋身,一旦憤怒起來,全身的花紋都會跟著蠕動發亮。

沙參和板金是師兄弟,而且是一個師傅教授的,兩人的師傅在百年前就隕落了,當初在修真界也是一個風云人物。

“還是考慮一下,我們該如何行動,仇是要報的,但是要講究方法。”

一個身穿黑衣的老嫗,細聲細氣的說道,她是瀚金派的元老,也是瀚金派的門主,元嬰中期,名叫歐尼,宗門中的人,都叫她尼婆婆,原本已經準備將門主之位傳給弟子,這次出事后,連宗門駐地都沒有了,也就不再理會這事。

沙參沉聲道:“師妹,該如何行動?”

歐尼淡淡的說道:“血債血償,這點沒有疑問,只是老婆子知道,劍心宗的護法劍陣……無比的犀利,若是沒有把握破陣,我們去了,占不到便宜。”

板金不耐煩道:“還管他占不占便宜?去殺個痛快才是真的,以我的想法,直接殺上山門,見人殺人,摧毀一切,才能讓我念頭通達,心情愉快!”

沙參喝道:“師弟,你住口,聽你師姐的話!”

板金悻悻然住口。

歐尼道:“憑我們殘存的實力,還不足以撼動劍心宗,老婆子打算邀請一些人,過來幫忙。”

沙參道:“可以,不過,用什么代價交換?”

瀚金派也是一個古老的門派,底蘊深厚,要不是災難來的太快,他們就有足夠的資源,換取高手相助,不過就算這樣,他們手中也有不少好東西。

歐尼道:“我們攜帶了些珍貴物品,還有大量的靈石,應該可以換取一些高手的幫助。”

沙參嘆口氣道:“還是不夠啊!”

歐尼冷冷一笑,說道:“要知道……劍心宗也是一個底蘊深厚的宗門,一旦破陣進入,里面也是有很多好東西的,分他們幾成就行了。”

沙參眼睛一亮,用敵人的資源,換取自己的助手,這個主意很不錯。

“行,邀請人手,大家一起行動!”

這段時間,是米小經最舒心的日子,帶著沐筱音和羅伯,一直在小院子里沒有出來,三人都在堅持不懈的修煉。

沐筱音衍修,羅伯修真,而米小經白天修真,晚上衍修,兩者都沒有放棄。

每天清晨,米小經都帶著沐筱音和羅伯,來到崖壁上,三個人端坐著,等待著朝陽升起,那就是吸收乾陽紫氣的時刻。

米小經早就發現了吸收乾陽紫氣的好處,他也不會藏私,當沐筱音進入皈依境界,羅伯踏入修真后,就將吸收乾陽紫氣的訣竅教授給兩人。

目前,米小經已經可以吸收六口乾陽紫氣,而沐筱音可以吸收半口,羅伯勉強達到一口,僅僅是消化乾陽紫氣,就讓兩人費盡心力,可這樣的好處卻是極其明顯的,兩人的修煉速度大大提升。

米小經吸收的乾陽紫氣明顯增加,這也是因為他修真后實力大漲的原因,體內也可以容納更多的乾陽紫氣。

乾陽紫氣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改變人的資質和體質的,只是由于吸收困難,化解困難,若沒有特別的手段,一口乾陽紫氣吸入,搞不好就會自.焚而死。

米小經自己并不清楚其中的危險,這吸收乾陽紫氣,仿佛與生俱來的本領,在很小的時候,他就已經會了,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就會了,很自然的他也就傳授給沐筱音和羅伯。

最奇特的是,兩人都能順利的吸收到乾陽紫氣,雖然數量上有差距,可是并沒有帶來危險。

TOP

第四十四章 攻打山門

整個劍心宗平靜異常,可平靜是表面的,暗地里波濤洶涌,各種各樣的傳言都有,唯一不受干擾的就是米小經三人,他們很平靜的修煉,討論修煉的心得體會,還有就是米小經和汪為君不時的交流。

經過汪為君刻意的低姿態,壓制自己各種委屈,目前已經可以米小經正常交流了。

米小經也因此得到了不少好處,尤其是修真上的好處更多,畢竟汪為君曾經是修真界的大能,合體期的超級大高手,隨口指點,就讓米小經少走很多的彎路。

只是不管米小經如何努力修煉,卡在瓶頸期的他,暫時都無法突破,達到筑基期,這需要靈丹的幫助,筑基丹,是他現階段最想要的丹藥。

不過,米小經修煉星罡乾元訣已經入門,只是由于靈氣不夠,進展異常緩慢。

這天,三人在崖壁上吸收完乾陽紫氣,一路走回小院,路上,米小經還采集了不少新鮮黃精茯苓,還有一些野菜,帶回去吃。

天氣越來越寒冷,陰沉沉的天氣,讓人心里很是不舒服,米小經抬頭看天,說道:“要下雪了!”這句話一說,他就想起了,在西衍門的那場大雪,那場滅門殺戮,臉色忍不住就陰沉下來。

沐筱音和羅伯看到米小經的臉色不對,兩人對視一眼,一左一右的牽住米小經的手。

米小經的手一暖,左右看著沐筱音和羅伯,心里閃過一絲暖意,知道他們在安慰自己,說道:“我們回去。”

回到小院,三人忙著梳洗起來,這時候,一片片的雪花飄落下來。

沐筱音笑道:“小師弟,你還真是說對了,下雪了!”

也就十來分鐘,那雪就連天扯地飄落下來,密集的程度,十米外看不到任何東西,三人急忙回到屋里,原本明亮的小屋,變得陰暗起來。

米小經忙著架起火盆,將早就準備好的木炭點燃,頓時房間里就溫暖起來。

房門開著,風卷著雪飄入房門口,由于房屋有伸展出去的屋檐,所以雪飄進來的不多,只是風雪讓炭盆的火炭,明暗不定,而門外卻已經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米小經沒有坐在炭盆邊,而是背著手,站在房門口,他看著天,說道:“又是一場大雪啊!”心里感慨無限。

陡然一聲驚天動地震響,仿佛悶雷一般傳來。

米小經踉蹌了一步,他這才發現,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怎么回事?”

沐筱音和羅伯跳起身來,沖到米小經身邊,沐筱音緊張道:“怎么了?”

話音未落,又是一聲炸響傳來,瞬間,天空都亮了起來,透過風雪,他們可以隱約看到無數劍影飛起,護山大陣啟動了。

只是楞了一下,沐筱音就喊了出來:“有人攻擊劍陣……有人攻擊劍陣!”

緊接著原本密集飛舞的雪片,突然就消失不見,一個巨大的光罩出現在頭頂,啟動的劍陣,竟然將飄落的雪片全部阻擋,這下視野就開闊起來。

米小經心里奇怪,難道大雪天,就會出事嗎?

米小經,沐筱音,羅伯,都呆呆的看著天空,他們發誓,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絢爛奪目的天空,如此驚心動魄的劍影,還有如此恐怖的威壓。

“有人攻打我們山門……”

沐筱音嚇住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還有人敢攻打劍心宗,她可知道劍心宗的實力有多強,方圓幾千里內,劍心宗是絕對的霸主,來人絕對膽大包天了。

米小經心里卻有點興奮,他巴不得外面的人攻進來,就像當初的西衍門,就是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被劍心宗的人滅掉。

“報應啊!”

米小經輕聲說了一句,沐筱音全神貫注的看著天空,根本就沒有注意米小經說什么,臉色明顯潮紅,兩只小手緊緊攥拳,很顯然她的想法和米小經完全不同。

羅伯也仰頭看天,嘴里不時的驚嘆幾句。

瀚金派的三個元嬰期高手原本打算潛入劍心宗的,結果來到劍心宗才發現,整個山門封閉,也就是說,根本無法進入劍心宗。

按照歐尼的打算,還是去找外援,只是板金不甘心,他說道:“不打一下,實在忍不下這口氣!”

沙參沉吟了片刻,說道:“看來……劍心宗早就有準備,哼哼,既然這樣,打一下也好。”

歐尼聞言,臉色露出一絲猶豫,她說道:“怎么打?劍心宗的護山大陣可不是說著玩的,據老婆子了解,這可是一種大型劍陣,化山為劍的大型劍陣!其威力之大……我們又不是不知道。”

沙參道:“不強攻……我們暗算他們一次……我這里有一件寶貝,用來偷襲是再好不過了。”

“你要用殛千雷?”

歐尼驚訝道。

殛千雷是用真罡極陽之氣凝練而成的雷珠,瀚金派僅存兩顆,是瀚金派在鼎盛的時期,留存下來的寶貝,作為鎮派至寶,據說是瀚金派的一個長老,機緣巧合下,得到的四顆殛千雷,留了三顆在瀚金派中。

在一次危機中,消耗了一顆殛千雷,其作用在門派典籍中有記載,威力之大,難以想象。

所以當沙參說起,歐尼立即就反應過來,他說的一定是殛千雷。

沙參點頭道:“是,用殛千雷,不管如何,殛千雷是散仙煉制而成的,就算不能擊碎護山大陣,但也可以動搖整個大陣……”

歐尼露出一絲心痛的神情,半晌,她說道:“好!就算耗掉一顆殛千雷,也要向劍心宗表達我們的憤怒!”

沙參露出兇狠的神色,說道:“先驚動他們一下,嘿嘿,讓他們的人進入大陣……再給他們一顆殛千雷。”

板金咧開大嘴發出哈哈大笑聲,他用力揮動一下拳頭,說道:“干!就這樣干!”殛千雷的威力他也明白,知道這辦法不錯。

三人從山林中飛起,這時候大雪紛紛落下,立即就將三人的身影完全遮掩住。

距離護山大陣百米左右,三人就懸停在空中。

TOP

第四十五章 殛千雷

    板金道:“我先攻擊!”

    沙參道:“嗯,激起護山大陣的運轉,然后他們的人就會進入大陣中進行操控,那時候,就是機會!”

    板金道:“好!”

    歐尼說道:“老婆子負責警戒!”

    沙參道:“好,師弟你先攻擊,等我的信號,一旦殛千雷出手,你們立即要快速遠遁!”

    三人商量了幾句,這才開始行動。

    板金手臂一揮,原本串在手臂上的七個黃色手鐲飛出,瞬息間,就化作一把土黃色的大劍。

    七環金沙劍!

    這是板金老怪的成名法器,差一步就能達到靈器的程度,威力相當不俗。

    一聲咒訣過后,板金猛地一揮手臂,低喝道:“去!”

    瞬息間,七環金沙劍就化作七道猶如流沙般的形態,瘋狂射向劍心宗。

    要知道三人距離劍心宗的護山大陣不到百米遠,所以七環金沙劍發出,瞬間就激活了防御大陣,一道光幕急速閃現,發出耀眼的光芒。

    轟!轟!轟……

    連續七聲巨響,龐大的光罩顯露出來,無數劍影飛舞,瞬息間就將七環金沙劍彈開。

    板金悶哼一聲,整個人向后飛退百來米,他忍不住道:“這劍陣厲害!”伸手一招,七環金沙劍就收回,然后再次打出。

    沙參,歐尼也同時退后,他們知道一旦劍陣激活,那么對方很快就會有人出來。

    果然,一聲長嘯,一道劍虹閃爍,一個人出現在劍陣中。

    “什么人?”

    沙參身體微微一晃,已經來到近前,他懸在空中,淡然道:“瀚金派……老夫沙參!”

    沐睇楔艅蝨_撼,被人打上門來了。

    “我們劍心宗和瀚金派沒有冤仇,為何攻打我們?”

    不得不假裝糊涂,不然毀掉一個修真門派的駐地,這個罪名就算劍心宗很強,也不愿意承認,嚴格的說,俞宏并不算直接兇手,畢竟不是他動手的,而是妖靈拼命才引起的地火噴發,沐睇楊S有那么傻。

    “沒有冤仇?呸!俞宏老匹夫引發地火巖漿,毀掉我瀚金派的宗門駐地,沒仇?沒冤?我們是生死大仇!不毀掉你們劍心宗……老夫誓不罷休!”

    沐睇楫器D自己說什么也沒有用了,對方這種口氣,這種仇恨,不是幾句話就能化解的。

    “既然如此……那么來吧!我們劍心宗的人,也不是嚇大的!”

    沐睇楔ㄕA廢話,立即發出命令,讓宗門弟子進入劍陣的控制位,隨時準備反擊。

    結丹老祖,還有筑基期的修真者,甚至還有一部分練氣大圓滿的弟子,都進入陣法控制位,整個劍陣,需要兩百多人來控制,這樣的劍陣,威力才能發揮巨大。

    為了增強護山大陣的威力,劍心宗大約有一半的修真者進入劍陣中,有人控制的劍陣,和無人控制的劍陣,完全是兩個概念。

    無人控制的劍陣,威力雖然大,但是非常粗糙,而且消耗巨大。

    有人控制的劍陣,威力不但大,而且精細入微,消耗最少減一半,甚至減七成,同時可以抵御多處攻擊。

    由于有劍陣加護,在劍陣中控制陣法的修真者,一般情況是無法傷害的。

    板金,沙參和歐尼輪流出劍,不停的攻擊護山大陣,可就算他們是三個元嬰期老怪,也無法真正撼動劍陣,而劍心宗的修真者,也不出來迎戰,任由對方攻擊,他們心里都明白,以這種力度攻擊,劍心宗穩如大山。

    這次攻擊,持續了三天三夜。

    整個劍心宗的修真者,也是煩不勝煩,可就算這樣,劍心宗的高層也沒有決定出擊,而是繼續當縮頭烏龜,堅決不出戰,他們有信心耗盡對手的耐心。

    沙參三人,連續攻擊三天三夜,同樣也顯出疲態,這種攻擊是最折磨人的,由于看不到成效,所以讓人很是疲憊。

    “最后一波攻擊……我們三人一起出手!”

    聯合三人的力量,讓劍陣形成的光罩劇烈晃動起來,每個守陣的修真者都全力以赴,硬抗了三個元嬰老怪的合力攻擊。

    當這波攻擊停止,眾人總算松了口氣,守陣的修真者,也耗去了大半真氣,一個個抓緊時間恢復。

    沙參道:“準備好了嗎?”

    板金露出興奮的神情:“好了!”

    歐尼道:“沒問題了,我們走!”

    三人立即化作三道劍虹向外射去,期間一點紅芒從沙參手里射出,殛千雷出手了。

    殛千雷,由真罡極陽之氣凝練而成,非大能者無法煉制。

    其大小猶如雞蛋,圓形,上面全是禁制封印,層層疊疊,不知道有多少,顏色艷紅,不時有細微的銀色閃電在內游走。

    殛千雷出手后,迅速變化,由小變大,而殛千雷表面的禁制封印在快速崩潰,當殛千雷遇上劍陣后,瞬息間,就徹底爆發出來。

    刺啦啦……轟!

    地動山搖。

    米小經這幾天都在房間里修煉,雖然外面轟鳴聲不斷,但是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沐筱音和羅伯也在房間里修煉。

    突然間,一聲震撼人心的炸雷在頭頂響起,瞬息間,整個房子在劇烈晃動,隨即屋頂就坍塌下來。

    猛地一撲,他就撲倒了沐筱音,同時一把抓住羅伯,帶到身邊,暴喝一聲:“開!”

    瞬息間,落下的磚瓦和木頭就被真言擊碎,化作無數細碎小塊落下,頓時,三人就灰頭土臉了。

    這一聲爆炸,不但嚇人,而且讓米小經所在的青木峰劇烈晃動,一山九峰,唯有一山紋絲不動,其他九峰全都在劇烈震蕩。

    宗門內區域,由于有劍陣阻擋,雖然地動山搖,暫時還沒有人受傷,可是在大陣中守陣的修真者,唯有沐睇楨M碧落仙子沒事,其他結丹期,筑基期和練氣期的修真者,全部受傷,結丹期的修真者還好,筑基期的修真者受傷就重了點。

    最慘的就是練氣期的修真者,個個重創吐血,其中有半數的低級修真者陷入昏迷。

    沐睇楊n著爆發的空中看,他已經認出這是什么攻擊了。

    殛千雷!

TOP

第四十六章 死傷慘重

碧落仙子臉色冰冷,她說道:“沒想到他們竟然用殛千雷!”

沐睇溯D:“是啊,如果再來幾顆殛千雷……我們的劍陣就危險了……”

碧落仙子道:“不可能……殛千雷,合體期以上的修真者才有資格凝練,如此威力的殛千雷,只有散仙才能煉制吧!”

不愧是劍心宗的護山大陣,化九峰為九劍,九劍化萬劍,威力之大,難以置信,就算散仙煉制的殛千雷,一顆也無法摧毀這種劍陣。

碧落仙子臉色冰冷:“欺人太甚!”她不管不顧的沖出劍陣,這一擊實在是太讓人抓狂了,一下子傷了那么多的弟子門人。

莫沉天也趕到,他來不及阻擋碧落仙子,生怕她出意外,跟著就飛出劍陣。

沐睇極i是知道沙參的厲害,那可是元嬰后期的高手,以碧落仙子和莫沉天的實力,很難抵擋,他也跟著飛出大陣。

由于殛千雷的爆發,劍心宗上空的烏云都完全沖散,一個巨大的空洞,陽光照來,周圍全是烏云翻滾,一道巨大的光柱就顯得特別醒目,加上劍陣劇烈震蕩,無數劍影在閃爍,交相輝映下,竟然無比壯觀。

碧落仙子沖出大陣,這才發現外面沒有任何人,沙參三人早就飛遠了。

很快,沐睇楨M莫沉天追了上來。

“跑了?”

莫沉天難以置信的說道。

沐睇楞o暗自松口氣,瀚金派有三個元嬰期的高手,以他們三人的實力,應對困難,不過如果依托劍陣的話,還能周旋,在俞宏大長老沒有痊愈前,他們三人的實力,要相對弱一點,只要煉出損益丹來,讓俞宏恢復戰力,他們就不用擔心瀚金派了。

碧落仙子盯著遠方,半晌,她說道:“必須要煉出損益丹!不然太被動了!”

莫沉天嘆口氣道:“草仁堂的煉丹師……太少了,這次傷了無數弟子,不論是高階靈丹,還是低級靈藥靈丹,都很缺乏啊!”

沐睇溯D:“回去,先回去救人!”

三人無奈回轉,立即指揮門人弟子,開始救治傷員。

米小經三人已經轉到山洞居住,小屋的屋頂塌了一半,已經無法住人,需要重新修建,沒等他們安穩下來,就有雜役來通知,讓沐筱音和米小經去草仁堂。

米小經和沐筱音趕到草仁堂,這里早就一片混亂了,到處都是躺著的修真者,都是低級修真者,而各個房間里,也都是傷員,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氣味,不少低級修真者不停的吐血,那是震傷了五臟六腑。

少部分修真者甚至走火入魔,米小經面無表情,他心里甚至有點竊喜,這就是報應!

一堆草仁堂的低級弟子和丹童,被迅速召集起來。

米小經和沐筱音就在這堆人中,兩人都沒有說話,周圍的人卻在議論紛紛。

“這次傷了好多的人……聽說宗門里收藏的靈丹靈藥都拿出來,還是遠遠不夠……”

“叫我們來……干什么啊?”

“不知道啊……”

“聽說這次連結丹老祖都傷了!”

“是啊!是啊……好多人受傷啊!”

“元嬰老祖都殺出劍陣,結果敵人跑了……”

米小經只是豎著耳朵聽,沐筱音明顯有點慌亂,臉色發青,她抓著米小經的衣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片刻,幾個人走了出來。

煉丹大師陳守義,煉丹師洪清,草仁堂執事關尚禮,還有一個面色蒼白的瘦高中年女子,她也是草仁堂的煉丹師,名叫李懷。

劍心宗擁有的煉丹師,就這么幾個人,他們在宗門的地位很高,因為整個宗門,真正執著煉丹的就這么幾人。

關尚禮道:“大家安靜點!”

頓時,嘈雜的聲音漸漸地平息下來,眾人的目光全都看向這幾人。

關尚禮咳嗽了一聲,說道:“這次召集大家來,有一件事情要宣布,陳老,你來說?”

陳守義在草仁堂的地位,是長老級的,在草仁堂,他一言九鼎。

“你說吧……”

關尚禮點頭,繼續說道:“嗯,很簡單,因為宗門需要,所以我們要從你們這些人中,挑選弟子學習煉丹,宗門現在非常缺乏低級靈丹靈藥,而我們草仁堂,煉丹師不足,所以,需要選拔四個擁有煉丹天賦的弟子。”

頓時一片嘩然,每個人臉上都露出熱切的表情。

這是一個機會!

煉丹師在宗門中,地位很高,但是劍心宗一直都不太在意培養煉丹弟子,一直都是幾個煉丹師把持,因為材料資源的問題,煉丹師越少,他們就有越多的材料練手,這次就完全不同了,因為大批門人弟子受傷,庫存的丹藥難以支撐,加上還不知道瀚金派要如何發瘋,必須要儲備足夠的靈丹靈藥。

莫沉天親自發話,必須要培養足夠的煉丹師,尤其是煉制低級靈丹的丹師,這才有了這次選拔考核。

任何人都可以報名,只要是低級修真者或者丹童,都是可以的。

當然,像沐筱音這種沒有入修真之門的人,是沒法參加的,煉丹是需要真氣支撐的,連真氣都沒有,如何煉丹?

沐筱音拉拉米小經的衣袖,小聲道:“師弟,師弟,這可是機會,你可不要放過哦……”

米小經點頭,他擁有汪為君傳承的煉丹經驗,當然想要試試,尤其丹藥在劍心宗是稀缺品,想要從宗門獲取,簡直千難萬難。

關尚禮繼續道:“初次選拔,從藥典開始。”

所謂藥典,就是對靈草靈藥的認識,如果連草藥都不認識,根本就談不上煉制丹藥了。

“十個名額,你們想要成為丹師,第一步考核就是藥典,如果對藥典沒有學習過,那么就不要參加考核了。”

僅此一點,就讓大堂中一半的人傻了眼,他們中間很多人只是認識零星的靈藥靈草,并沒有系統學習過,要知道,整個草仁堂本就不重視培養門人弟子煉丹。

關尚禮道:“認為自己沒有把握的,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最少三分之一的人離開大堂,其中就包括了沐筱音,她根本就不是修真者,當然無法留下考核。

TOP

第四十七章 考核

    關尚禮看著眾人離開,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草仁堂的煉丹師,別看各自爭斗,可一旦涉及了草仁堂的利益,那么他們是一致對外的,這次莫沉天發話,他們不敢違背,但陽奉陰違還是可以的。

    所以越是門人弟子不行,他們反而越是高興。

    這種齷齪心態,所有門人弟子都不知道,眼看著一個大餡餅掉下來,每個人都很興奮,當然也有很多人心里沮喪,因為平時沒有學習,就算臨時拼一把,都沒有可能,直接就刷掉了一大批。

    當考核變成為難門人弟子的時候,眾人就悲催了。

    果然,四個人各自面前擺放一個桌子,然后門人弟子排隊,一個個當眾考核。

    米小經也上前排隊,他站在中間位置,一次四個人考核,內容倒是不復雜,煉丹師拿出十種靈草讓人辨認,考核的人,最少要認識八種才算初步過關。

    一次上去四個,就是隨機分配的模式,然后,米小經就看到陳忠到了陳守義的桌子。

    上次陳忠和陳二狗被米小經弄了一次,一直沒敢再來挑釁,米小經聽沐筱音說過,這兩個人是洪清的弟子,而洪清一直和陳守義不對付,原本兩人都是煉丹師,但自從陳守義結丹成功后,兩人就拉開了距離,洪清羨慕嫉妒恨之下,做了很多的小動作。

    從師兄弟的關系,變成師叔師侄的關系,洪清心里如何甘心。

    陳忠分到陳守義處考核,臉色頓時就白了,他當然知道自己師傅和陳守義不對付,心里哀嘆倒霉,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坐下。

    陳守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隨手在桌子上一抹,瞬息間,就出現十種材料,其中草藥類只有三種,其他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甚至還有一小瓶粉末,一瓶液體,都是裝在一個透明的琉璃瓶中。

    陳忠頓時傻眼,他對草藥的研究不少,但是對其他的一些材料,卻是不熟悉,三種草藥很快就辨認出來,但是其他的材料,他很努力的辨認,還是不認識,只好胡亂的猜測。

    “你是洪清師侄的弟子?”

    陳忠戰戰兢兢的回答:“是……”

    陳守義扭頭看了一眼洪清,冷笑一聲道:“你是怎么學習藥典的?總共十種材料,你才辨認出三種,好嘛……其他一種都認不出!這資質也是夠愚笨了,不合格!”

    夾槍帶棒的一通說,陳忠臉色煞白的起身離開,腳步都踉蹌了。

    洪清聽得清清楚楚,臉色也變得鐵青,只不過長輩教訓晚輩,他根本就無法插話,畢竟陳守義是煉丹大師,結丹期高手,就算他自己,現在也要叫一聲師叔,他暗自咬牙,結果一眼就看到了米小經。

    “你,過來……考核!”

    米小經心里一驚,知道不好,可現在無法逃避,知道這家伙要將怒氣撒到自己頭上。

    陳守義眼睛一冷,他當然明白洪清想要干什么,就這么抱著手臂,歪著身體看,也不考核其他人了,他淡淡的說道:“洪師侄,考核要公平,我看著呢!”

    洪清氣的差點蹦起來,好在他還算理智,努力壓制住火氣,冷冷的說道:“當然,我會很公平的對待每個考核的弟子!”

    陳守義點頭道:“好啊,我看著你考核!”

    洪清心念百轉,他認為讓米小經不通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唯一就是用什么樣的手段來為難,關鍵還不能讓陳守義抓住把柄,這就需要點技巧了。

    十種材料,必須是藥典中記載的,要知道藥典有很多種,現在考核的是初級的藥典,但是陳守義前面用的十種材料,最少有五種是中級藥典記錄的內容,所以洪清若是用其他藥典的材料來考米小經,他相信陳守義沒有理由干涉自己。

    洪清在自己的儲物袋上一拍,一株已經處理過的草藥被取出,他放在桌子上,淡淡道:“說出草藥的名稱,作用,還有……這棵草藥,是煉制什么丹的主藥!”

    陳守義臉色越發冷下來,這種考核,能夠說對名字就很好了,這混蛋竟然加了那么多內容。

    其他弟子也傻眼了,兩個不對付的煉丹師對陣,他們這些弟子該怎么辦?

    關尚禮更是頭痛,他是草仁堂的執事,可是他卻管不到這兩人,悄悄叫來一個手下,傳音吩咐了幾句,這才無奈的等待。

    米小經只是掃了一眼。

    “筋地虎,以十年生的為佳,味苦性寒,多產于崖壁陰涼處,是煉制元氣丹,百草丹的主藥之一,也是筑基丹的一味輔助藥。”

    洪清臉色一變,陳守義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兩人都沒有想到,米小經竟然能如此輕松的回答。

    收起筋地虎,洪清放出一瓶淡紅色液體,說道:“說出名稱和作用。”

    米小經說道:“我能上手看一下嗎?”

    洪清伸手示意可以。

    米小經伸手拿起琉璃瓶,這是巴掌大的小瓶,琉璃煉制的極其純凈,可以清楚的看到瓶中的液體,他說道:“我能打開嗎?”

    洪清冷笑一聲,說道:“不怕毒死,你就打開吧!”

    聞言,米小經就知道這是什么了。

    “毒美人花,這是毒美人花提煉的液體,應該是用來煉制百毒丹的。”

    洪清頓時呆住了,這次就連眾弟子也嚇住了,他們基本上是第一次聽說百毒丹的名字。

    陳守義也訝異了一下,他都沒有想到,米小經可以一口說破。

    “這一瓶是什么?”

    洪清又掏出一瓶濃稠的液體,這液體烏黑,里面有淡淡的綠色小點沉浮。

    陳守義臉色一沉,微微哼了一聲。

    洪清臉色又是一白,不過他沒有退縮,只是盯著米小經看。

    這次米小經沒有拿起琉璃瓶,而是稍稍靠前看了片刻。

    眾弟子門人全都呆住了,他們也沒有見過這東西。

    “這不是靈藥,也不是靈草,也不是提取液,這是綠夜舞,一種靈蟲,專門吞噬靈草上的各種小蟲,是用來養殖靈草的一種靈蟲,相當少見。”

    藥典也有記載,只不過是在記載某種靈草的時候,提到過綠夜舞這種靈蟲,所以洪清不算出錯題目,只是這種題目簡直太難為人了。

    緊接著又是五種稀奇古怪的材料,米小經輕輕松松,幾乎都是不假思索的隨口說出,各種詳細,甚至有些內容,就算洪清也是第一次聽說。

TOP

第四十八章 第一次煉丹


    當米小經將第八種材料的名稱和作用說出時,洪清的臉真的就青紅不定了。


    陳守義哈哈大笑,他說道:“有八種了,就是考核過關了,好了,你退下吧,就在一邊等候!”


    等待的門人弟子也是一片嘩然,這也太誇張了,一個低級修真者,竟然知道那麼多丹道知識,真是不可思議。


    洪清心媟禫u是氣急敗壞,想要為難陳守義的人來報複,可是沒有想到米小經的知識如此淵博,為難不成,反而被陳守義笑話,他不但更加仇恨陳守義,也恨上了米小經。


    米小經躬身施禮,一句話都沒有說,迅速退到一邊。


    所有人考核完畢,通過的人,竟然只有寥寥七人,連十個名額都沒有滿,可想而知,草仁堂在培養弟子煉丹方面,是如何的缺失,如何的失敗了。


    七人留下,其他人遺憾離開。

   
米小經算是七人中成績最好的一個,陳守義考核的人,一個未過,洪清考核的人,唯有米小經過去,其他人也是一個未過,只有關尚禮這堛漲珖痋A過了四個,另外兩個是煉丹師李懷通過的。


    而關尚禮和李懷出題考核的時候,相對容易的多,若是讓陳守義和洪清考核,這六個人也一樣過不了。


    關尚禮臉色可不好看,但是宗門的任務總是要完成的,他說道:“下面才是真正的考核,你們也接觸過煉丹了,所以這一關,就是考核,三天之內,煉出一爐丹來,哪怕最低等級的練氣丹,時間三天,靈草三份,只要成功一次,就算你們過關,以後就可以進丹室煉丹,所有的材料,都是宗門提供。”


    其實,這堥S有真正動手煉丹的人,就只有米小經了,他擁有汪為君傳承的知識,卻沒有動手真正煉丹過,其他的弟子,包括很多淘汰的門人弟子,很多都嚐試過煉丹,甚至不少人還成功煉出靈丹。


    所以,這次就算宗主發話,就算宗門需要大量的靈丹,這些草仁堂的高層,依舊不願意帶出更多的煉丹師。


    除了米小經這個意外,其他人的資質都很一般。


    在考核的時候,汪為君就已經在米小經的腦海中顯現了,其實,米小經並沒有認出靈蟲綠夜舞,而是被汪為君認出,並且教他如何回答,畢竟米小經才十來歲,哪有如此豐富的見識。


    不過這種困難放在汪為君身上,那就不是事了,太簡單了。


    練氣丹。


    屬於初級的丹藥,任何想要學習煉丹的人,第一種丹,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選擇煉製練氣丹,容易成丹,火候也好控製,屬於最簡單的丹,若是這種丹都煉製不出來,那麼對於煉丹,基本就沒有什麼戲了。


    米小經分配到一間丹室,一個很小的石窟,有一眼地火,一個初級的丹爐,三份練氣丹的草藥,同時還有三天煉丹時間,一份煉製練氣丹的方子,其中記錄了如何煉製練氣丹,不過,這份方子中的記載,煉製方法相當的簡陋。


    米小經看了一遍,汪為君讓他直接扔掉這個丹方,按照汪為君的說法,這玩意全是漏洞,方法不算錯,可用這個方法,成丹的可能先去掉一半,如果是生手,那麼失敗幾乎是百分之百的。


    米小經有現成的煉丹方法,那是汪為君傳授的極其高明的煉丹手段,煉製練氣丹,實在是小題大做了。


    汪為君只是提醒了幾句,然後就消失不見,他懶得看米小經煉丹,他對這種程度的煉丹,實在是沒有興趣。


    不過,米小經卻是興致盎然,這可是他第一次煉丹,第一次接觸丹爐,接觸地火,接觸丹方。


    他有一種神奇的感覺,當手觸到丹爐的時候,那股熟悉的感覺,簡直油然而生,仿佛接觸了千百次一樣,極其熟悉的感覺,和異常陌生的感覺,兩種感覺交錯一起,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丹室只有他一個人,而且丹室的門是封閉的,只有到了第三天才會開啟,讓他出來,這是為了防止作弊。


    考核期間,每個弟子都是一身弟子服裝,不得攜帶儲物用品,不得攜帶煉丹材料,更不得帶練氣丹,每個弟子身上都被搜查過。


    米小經開始檢查丹爐,檢查地火,檢查三份草藥。


    丹爐是極其普通的青金爐,最簡單的丹爐,地火口有一個很簡單的控製禁製,而且地火的溫度,只能用來煉製低級丹藥,也就是練氣期修真者使用的丹藥,築基期修真者使用的靈丹,這種地火和丹爐,是無法煉製出來的,哪怕他煉丹水平再高也沒有用。


    米小經開始預熱丹爐,一開始還有陌生感,很快他就熟練起來。


    初級煉丹,一般以預熱丹爐開始,然後就是控製丹爐上的火靈紋,送料,粗煉,精煉,一直到凝丹,最後就是出丹,高級煉丹還有一個步驟,就是蘊丹,當然,練氣丹是不用蘊丹這一招的。


    每一步都像是刻在腦海中,有傳承和沒有傳承的煉丹是兩碼事,沒有傳承的煉丹,就必須老老實實的一步步探索,其中失敗的可能性極大,而有傳承的煉丹,只要運用熟練了,凝丹和出丹就不是大問題。


    擁有傳承和沒有傳承的煉丹,其實各有利弊,擁有傳承的煉丹,依葫蘆畫瓢就可以,基本上沒有什麼意外,也就不會有新的發現,而自己摸索著的煉丹,意外頻發,很可能就會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藥,其中很有可能出現新品丹藥。


    米小經沒有任何創新的想法,只要老實按照記憶來煉製丹藥,他需要的是丹藥,而不是別的東西。


    第一爐丹,成功!


    一共凝丹三顆。


    很普通的練氣丹,沒有驚喜,下品練氣丹,雜質很多,不過,第一次練手,能夠凝丹出丹,米小經已經很滿意了。


    仔細思索了一下煉丹過程,米小經發現自己還是犯了不少錯誤,琢磨了一天時間,他終於動手煉製第二爐丹藥。


    凝丹!


    七顆練氣丹凝結而成,這次的品質達到中品。


    還剩下一爐丹藥,米小經基本上搞清楚了過程,又琢磨了一天,找到一些不足的地方,他很期待第三爐丹。

TOP

第四十九章 品級


    第三爐凝丹,一股濃鬱的香氣撲鼻而來,米小經頓時精神大振,這一爐竟然只凝出一顆丹,一顆拇指大的丹,上面竟然浮現出丹紋來,上品丹,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有七道丹紋。


    米小經知道,若是擁有十道丹紋,那麼這顆丹就是極品丹。


    中品丹,最多會浮現一至五道丹紋,而且大都比較模糊,不仔細查看,是看不出來的,不像上品丹,丹紋清晰可辨,藥香濃鬱。


    汪為君也驚訝了一下,第一次煉丹就出上品丹,這天賦資質也太好了吧?他不知道,米小經在衍修的時候,就喜歡精致入微的控製,而煉丹就是一個最講究控製的過程。


    米小經滿意的看著手中的靈丹,還有一天時間才能出去,他知道,一旦出去,所有的東西都要檢查,這顆上品靈丹,就會被發現,後果可不太好,而且不容易解釋。


    張口抬手,米小經就將上品靈丹放入口中。


    他開始修煉起來,原本修煉星罡乾元訣的進展極其緩慢,當練氣丹化作丹液滑入喉嚨,一股龐大靈氣就擴散開來。


    擁有丹紋的靈丹,釋放出的靈氣和藥力,會隨著修煉散開,可以根據修煉的進度調整釋放的速度,這是中品和下品靈丹不具備的功效。


    任何靈丹,一旦達到上品,不論是低級的丹,還是中級的丹,都是千金不換的寶貝。


    中品丹雖然也很好,但修真者之間還是有交易的,至於下品丹最多,也是修真者使用最多的丹,就算下品丹,低級修真者也當成寶貝,比靈石還要寶貝。


    星罡乾元訣需要龐大的靈氣才能支撐起來,當丹液入肚,米小經立即就發現不同,難以推進的法訣竟然變得極其輕鬆,然後他就發現,自己的真氣好似帶上了某種屬性。


    半天時間,才算消耗掉這顆上品練氣丹。


    還有半天時間,米小經手中還有七顆中品練氣丹,這玩意也不能拿出去,然後他就像是吃炒豆一般,吃一顆修煉片刻,吃一顆修煉片刻,七顆中品練氣丹不到半天就磕乾淨了。


    比上品丹差遠了,一顆上品丹,絕對要比十幾顆中品丹了,至於下品丹,更是差距遙遠。


    剩下的練氣丹,就剩下三顆下品丹了,就算這樣,米小經也沒有打算留三顆,而是隨手扔到口中一顆,總是要嚐嚐下品丹的味道。


    “唔,下品丹還真是不咋地,靈氣駁雜,藥力也差勁……算了,以後不到萬不得已,就不要吃這種丹了。”


    這話要是被劍心宗的修真者聽到,估計殺人的心都有了,下品丹的品質雖然不好,可就算是下品丹,很多修真者也寶貝的不行,藏著掖著,到了某種瓶頸的時候,才可能吃一顆,但凡有一點辦法,都不會用丹藥來衝擊,實在太難得了。


    至於築基丹就更加稀少了,每次劍心宗煉製築基丹,或者去坊市購買築基丹,在宗門堻ㄛO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修真者如果在練氣期大圓滿境界,只要資質不是太過差勁,一般一顆上品築基丹,就能成功築基,踏入真正的修真者大門,這一關攔住了太多的人。


    築基丹也是低級丹,但是在低級丹中,就屬於頂級丹藥了,低級丹中,築基丹最難得,煉製也很難,不是材料找不到,而是煉製成功率太低。


    即使煉製成功,大部分也只能得到一些下品丹,下品丹至少需要兩顆才有很小的幾率築基成功,若是服下第三顆下品丹還無法成功築基的話,那這個人將永遠沒有築基可能。若是運氣好,得到中品丹,則築基的幾率大大提升。至於上品丹,那更是難得。


    整個劍心宗,一年煉製的築基丹中,上品丹不會超過六到十顆,這還必須是陳守義這個大師級的高手煉製,其他煉丹師,運氣好的話,有可能得到一顆或者兩顆,還往往要消耗大量的材料,是非常不劃算的。


    煉製丹藥,上中下三品,還有極品丹,能夠煉製出上品丹的,就是大師,煉製出極品丹的就是宗師了,整個劍心宗,只有陳守義才有相對高的概率煉出上品丹,所以在劍心宗內,地位崇高,哪怕他只是結丹初期的修真者。


    按照米小經第一次煉丹的成功率,若是被劍心宗知道,那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只是過程太過驚悚,所以米小經不打算暴露,悶聲大發財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他對劍心宗沒有一點認同感,還是滅門的仇家,更是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煉丹的水平。


    三天時間過去的很快,米小經手媮棖悀U兩顆下品丹,練氣丹的任務,他已經完成。


    丹室的門打開,米小經來到草仁堂的大堂,他注意到其他六個煉丹的學徒,臉色似乎都很不好。


    陳守義,洪清,關尚禮三人在。


    關尚禮道:“好了,各自將自己煉製的練氣丹交到我這堙C”


    米小經見眾人都不動,想了想還是拿出兩顆練氣丹來,說道:“我就煉製成功了一爐,兩顆練氣丹。”


    頓時那六個人的目光猶如利劍,死死盯著米小經,臉上都露出驚訝和怒意,如果七個人都沒有完成,那麼草仁堂只有用別的方式再次考核,總不能一個都沒有吧?而有了米小經成功,那麼他們的希望就直線下降了。


    關尚禮有點意外的看了一眼米小經,他也沒有想到米小經竟然可以煉製出丹藥來,雖然是最基本的練氣丹,這種丹是最容易成功的,可也要十幾到幾十次的反複摸索,才有成功的可能。


    “運氣不錯,竟然有兩顆下品練氣丹,哈哈。”


    就這兩顆下品練氣丹,這次消耗的成本就全回來了,而且還有賺,這就是煉丹師為什麼富裕的原因,只要成功,就能獲得很多資源。


    這也是為什麼陳守義他們要把持草仁堂的原因,他們根本就不在意培養什麼弟子,現在有了一個,其他都不合格,三人很有默契,就連洪清和陳守義兩個不對付的人,也沒有說話。


[ 本帖最後由 filex0630 於 2017-3-30 09:54 編輯 ]

TOP

第五十章 學徒丹師


    關尚禮一臉嚴肅,盯著其他六人,說道:“你們也交上來!不要告訴我,你們一個成功的都沒有!”


    六個原本用仇恨眼光看米小經的人,頓時臉色就蒼白了,還真是一個都沒有。ww看w•


    “師伯,我,我沒有……”


    “師叔,我也沒有……我,我差點就成功了,最後凝丹的時候,沒把握好,就失敗了,師叔,再給一次機會吧……”


    “關師叔,我也是差一步就成丹了,就差一點點啊,關師叔,求你再給一次機會吧,我一定成功的!”


    “關執事,他也只是運氣好而已,真正煉丹,未必就比我強!我要和他再比試一次。”


    一個弟子昂著頭,一副不服氣的模樣。


    陳守義突然開口。


    “你比他強?那好,拿出這次煉丹的成果來!”


    那個弟子頓時懵了,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我要……再,再比試……”


    “再比試一次?給你三次機會,你一次都沒有抓住,再給你一次機會?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可以隨意改變考核結果?滾出去,以後,草仁堂不需要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家夥,去雜役堂吧!”


    那個弟子面如土色,他嘴唇哆嗦了半天,陳守義可是結丹老祖,地位比他不知道高多少,就算關尚禮這樣的築基期弟子,如果陳守義要罵,那也必須老老實實的聽著。•


    關尚禮道:“好了,你去雜役堂報道吧,把這堛漱u作交接一下。”


    那人失魂落魄的離開,一句話都不敢辯駁,他在陳守義責罵的時候,陡然反應過來,米小經可是陳守義的丹童!自己質疑他,這不是找死嘛。


    洪清猶豫了一下,緊緊閉住嘴巴,一語不發,看著那個弟子被趕出草仁堂,他心堳D常明白,絕對不值得為了這種事情,反對陳守義的決定。


    陳守義道:“還有誰?有疑問的?說出來!”


    另外五個弟子肚子媔羸|,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敢再次質疑。


    “師伯,我們水平不夠,沒意見了……”


    “是啊,是啊,沒意見,沒意見,嗬嗬。”


    幾個弟子爭相表態。


    米小經心埵n笑,不過他依舊臉色沉穩的站在一邊,默默的觀察著,他很清楚,自己已經得到了一個煉丹的名額。


    陳守義嘴皮微動,緊接著米小經就看到洪清和關尚禮的嘴皮也在動,只是沒有聲音傳出,他知道這是幾個草仁堂的高層,在相互傳音,這種能力,要築基以後才能學會。


    片刻,關尚禮不停的點頭。


    陳守義笑了一下:“你來宣布吧,你是執事。”


    關尚禮點頭,說道:“好了,你,還有你,還有你……你們三人過關,其他兩人,還需要繼續學習。”


    米小經差點沒笑出來,被淘汰的兩個,就是一開始出言質疑的人,一共三人出言質疑,三個人全部出局,反而是另外三個沒有說話的弟子過關了。


    兩個被淘汰的弟子臉色慘白,他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自己被淘汰,不過,低級弟子,就算你再委屈,你也必須接受,不然就會像第一個被趕走的弟子,別說是煉丹了,直接就趕出了草仁堂,要知道,草仁堂在劍心宗可是肥差。


    一共四人過關,暫時可以向宗主交代了。


    三個弟子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走到門口的兩個弟子,臉上全是悔恨,全是難過的神情,其中一個弟子竟然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個耳光,那麼好的一個機會,就這樣飛走了,簡直太讓人崩潰了。


    一旦通過,就有了煉丹的資格,低級丹的材料可以隨時用,最重要的是,煉丹的人,一旦成功,是可以保留一些的。


    關尚禮淡淡道:“這堛熙W矩,大家都明白,我再重複一次。”


    “以後,你們可以煉丹了,並且擁有自己的丹室,嗯,不是專用的,但只要你們煉丹,就有丹室用,不用排隊預約,只要去就有。”


    “另外,煉丹的材料可以領取,記住了,煉丹的成功率,和領取材料,兩者有著直接的關係。”


    “比如,練氣丹,十份材料,可以用一顆練氣丹來兌消,也就是說,你拿了十份材料,最基本的要有一顆練氣丹。”


    “這可不算是完成任務,這是算抵扣材料的費用,另外,十份材料,還必須交給草仁堂兩顆練氣丹,兩顆交給我……”


    “另外一顆交給丹室,作為抵扣費用。”


    除了米小經外,其他三人聽得臉色青紅不定,心婽婽蚺ㄕw,這樣算下來,十份材料,最少出丹六顆,才能保本,多餘的才是自己賺的。


    “因此十份材料,最少煉製七顆丹藥,你們才有賺,如果這個要求達不到,那麼你們就要自己找材料煉丹,直到補齊任務需要的丹。”


    米小經仔細傾聽。


    以他的能力,這種任務完成起來輕鬆愉快,可如果是初入門的煉丹弟子,這個任務就非常苛刻了,一開始幾乎都沒有完成的希望。


    練氣丹的材料,都是低級草藥,而且是草仁堂自己培育,成本很低,但如果去劍心宗自己的坊市購買,其價格並不低,其中有很多是培植藥材的弟子,交夠了門派任務,剩下的草藥,就是他們的福利了,簡單處理一下,就可以去坊市賣掉。


    關尚禮說了一大堆,最後說道:“去換身份銘牌,還有專門煉丹弟子穿的衣服,另外,煉丹弟子,每個月有五塊下品靈石,好好幹,我看好你們。”


    陳守義注意觀察,他發現四個弟子,三個臉有苦澀,唯一臉上平靜的,就是米小經了,想想就明白了,三份原料,兩顆練氣丹,那麼十份原料,就有六顆練氣丹,也就剛好持平,難怪這孩子不喜不怒,平靜對待了。


    陳守義要是知道米小經能夠煉製上品丹,早就將他控製起來了,現在還不至於,不過,敲詐一下,總是可以的。


    “米小經,每十份材料,除了六顆丹藥的任務外,另外要交給我兩顆。”


    米小經剛要答應,汪為君在腦海中提醒:“別急著答應,他在詐你!”

TOP

 51 123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