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天蠶土豆】 大主宰 〈連載中〉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彈指滅魔

    當牧塵步伐踏出的那一霎那,他的身影直接是猶如瞬移一般出現在了天屍神魔像的前方,他的麵目平靜如幽潭,嘴角的輕蔑笑容,在這一刻陡然擴散出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當年本座能將你追殺得如喪家之犬,這一次,同樣能夠捏死你!”似是察覺到牧塵嘴角的輕蔑,天屍神魔像頓時爆發出低沉咆哮,其中殺意澎湃,震動著虛空。

    此時的黑屍天魔帝顯然是相當的震怒,被一個曾經他眼中的螻蟻所蔑視,這無疑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轟!

    浩蕩的魔氣升騰,那矗立於天地間的魔像巨大的雙目中爆發出森冷的魔光,而後魔像巨手結印,最後凝固在了一個詭異的印法之上,頓時魔氣彙聚而來,在那魔手之上,化為了無數猙獰而陰森的紋路,那每一條紋路,都散發著恐怖的力量波動,足以讓尋常的聖品強者心驚膽戰。

    “天屍鬼魔印!”

    天地間,陰沉沉的聲音響徹,隻見得那天屍神魔像結成拳印,最後猛然轟出。

    啊啊啊!

    那拳印一出,竟是凝結出了億萬道屍影,它們尖利長嘯,飛舞在拳印之外,無邊的陰冷蔓延出來,引得大地都是開始被陰冷的寒霜所覆蓋。

    一切的生機,在那種陰冷下,都被剝奪。

    這一拳,宛如死神之印,隔離生死。

    在那北蒼靈院中,所有人都是渾身汗毛倒豎,他們望著那從天而降的魔印,無邊的恐懼自內心中湧出來,直接是引得他們體內的靈力失控,於是引發一片混亂顫栗。

    若是那一拳落下來,恐怕方圓百萬堙A都將會被夷為平地,生機斷絕。

    “這就是頂尖天魔帝的力量嗎…”北溟龍鯤麵色蒼白,一臉的苦澀,在這種力量麵前,他方才知曉,即便是踏入了天至尊,也不過隻是稍微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也不知道,麵對著徹底爆發的黑屍天魔帝,牧塵究竟能否抵擋。

    高空上,牧塵抬頭望著那從天而降的魔印之拳,他能夠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死氣,這倒是讓得他微微有些訝異,這一拳,恐怕的確是黑屍天魔帝的最強力量,麵對著這一拳,就算是換作秦天他們在此,恐怕都唯有暫避鋒芒。

    而如果在五年之前,恐怕他也隻能有多遠跑多遠…

    隻是可惜,這是在五年之後。

    牧塵淩空而立,他望著那在其眼瞳中急速放大的魔印,魔氣湧來,卻是連他的衣袍都是未曾掀動,數息後,待得魔印終要臨身時,他方才在那無數道顫栗的目光中,緩緩的抬起手掌,伸出手指,對著那遮蔽天日的魔印,輕輕一點。

    兩者的體型,形成了巨大的對比,一個魔印遮天,另外一個,渺小如螻蟻,伸出的手指,更是猶如毛發…

    然後,兩者撞擊在了一起。

    碰撞的那一刻,北蒼靈院中,無數學員都是發出了哀鳴聲,因為眼前這一幕,牧塵的身形,極像那車輪之前的螳螂…

    “死吧!”

    黑屍天魔帝的咆哮聲回蕩,魔印之上爆發出億萬道魔光,恐怖的力量傾瀉而下,就要在那瞬間將阻攔在前方的牧塵摧毀成一片虛無。

    恐怖力量傾瀉而至,那億萬道屍影也是猙獰的呼嘯而來。

    牧塵的瞳孔中倒映著這一切,旋即他似是笑了笑,那伸出的修長手指,輕輕的彈在了那魔印之拳上。

    鐺!

    當牧塵那一指彈出的瞬間,整個天地,似乎是有著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徹而起,一道無形的漣漪,擴散開來,無邊無盡。

    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仿佛是在此時降臨而至,纏繞在了牧塵的指尖。

    在那股力量之下,天地萬物都是變得寂靜,甚至連天地間的靈力,都是呈現了膜拜般的跡象,猶如是覲見君王的臣子。

    洛璃,蕭瀟,林靜等人俏目都是在此時陡然的睜大,她們震驚的望著牧塵的身形,因為在這一刻,那自後者身體上散發出來一股神秘壓迫,竟是令得她們體內的靈力都是變得寂靜下來,甚至,還有著一種壓力,在令得她們忍不住的要對著牧塵所在的方向跪拜下來。

    噗通噗通!

    她們尚還能夠忍住,可那些普通的學員卻是無法承受,直接是連片的跪拜了下去,他們的麵龐上,都是駭然之色。

    伴隨著牧塵這一指的彈下,那無數屍影咆哮也是在此時陡然凝固,牧塵的神色沒有絲毫的波瀾,隻是凝視著眼前巨大的魔像。

    那恐怖的魔印,也是猶如凝滯一般,停在他的麵前,無法落下。

    然後,他手指再度輕輕點了一下。

    嗡。

    一圈漣漪,自自指下蔓延開來。

    漣漪擴散,天地間仿佛有著微風吹起,那億萬道屍影,則是在漣漪的擴散下,紛紛的化為青煙,消散而去。

    天屍神魔像的臉龐上,在此時出現了難以遏製的驚駭之色,那雙目之中,都是有著恐懼浮現,駭然的聲音,尖銳的響起。

    “這股力量…是世界之力?!”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世界之力,隻有那位列蒼穹榜者才能夠催動,你怎麼可能做到這一步?!”

    牧塵望著天屍神魔像那驚恐的麵龐,神色古井無波,袖袍一拂。

    “我先前說過,你現在想的,應該是怎麼保住你的命..而你,想叉了。”

    哢嚓!哢嚓!

    屍影消散,那一道巨大魔拳印之上,也是悄然的出現裂紋,最後迅速的蔓延而開。

    啊!

    天屍神魔像爆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侵蝕而來,所過之處,他體內的魔氣直接是開始潰散。

    那是大千世界的力量,偉岸之極,根本就無法抵抗。

    “該死,原來你是大千世界第三位榜上者,不行,我要將這個消息傳給吾神!”天屍神魔像咆哮出聲,下一刻,巨大的魔像竟是轟然爆炸,可怖的魔氣肆虐開來,直接對著北蒼大陸席卷而去,顯然是打算摧毀這座大陸。

    牧塵眼神漠然的望著黑屍天魔帝的拚死反撲,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呼!

    天地間似是有著靈風席卷,那其中蘊含著世界之力,橫掃之下,直接就將那無邊無際的狂暴魔氣摧毀得一幹二淨。

    咻!

    而在此時,一道隱晦的魔光一閃而逝,就要撕裂空間逃遁。

    不過,就在他剛要撕裂空間時,他忽然發現身體失去了控製,牧塵的身影,緩緩的自其身前浮現出來。

    “黑屍天魔帝,這就打算要逃了嗎?”牧塵望著眼前之人,淡笑道。

    此時的黑屍天魔帝,周身魔氣黯淡,顯然是遭遇了重創,而他的麵龐,也不複之前的陰森,變得極為的慘白以及驚恐。

    顯然,先前牧塵展現出來的力量,將他嚇到了。

    “原來你們大千世界這些年也有所籌備,看來,你就是大千世界最後的希望了!”黑屍天魔帝死死的望著牧塵,厲聲道。

    牧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黑屍天魔帝似也是知曉逃脫無望,麵龐也是再度變得猙獰起來,他譏諷的望著牧塵,道:“嘿嘿,不過就算你變得與炎帝,武祖他們一樣了又能如何?你們以為集合三人之力,就能夠抗衡吾神了嗎?”

    “哈哈,你們真的是太天真了,你們根本不知道吾神巔峰時期有多恐怖!”

    “所以,這一次,你們大千世界,必定會被我域外邪族所滅!”

    牧塵眼神並沒有多少的波動,隻是待得黑屍天魔帝說完後,方才伸出手掌,掌心之中,有著恐怖的力量彙聚而來。

    “說完了的話,那就去死吧。”

    他的掌心猛然握攏,黑屍天魔帝的身軀,便是猶如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陡然握攏,轟然一聲,便是被硬生生的捏爆而去。

    魔氣爆發開來,轉瞬又被驅散。

    不過,黑屍天魔帝那臨死前尖銳的笑聲,卻依舊是回蕩開來。

    “哈哈,吾神會為我報仇的!你等著吧,牧塵,你們大千世界,必定會被毀滅!”

    隨著黑屍天魔帝的隕落消散,整個天地間的魔氣也是開始消退,再度有著陽光照耀下來,落在千瘡百孔的大地之上。

    北蒼靈院中,所有的人都是呆呆的望著天空,即便是北溟龍鯤,沈蒼生,李玄通,溫清璿他們,都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望著高空上,那堣@道修長的人影淩空而立,奪目的陽光照耀在的身軀上,令得他猶如大日一般的輝煌奪目。

    誰都沒想到,那之前猶如能夠毀滅天地般的黑屍天魔帝,就這樣在牧塵的手中,徹底的隕落…

    顯然,現在的牧塵,已經達到了一個無法言語的地步。

    轟!

    北蒼靈院中無數的學員,終於是從這劫後餘生的狂喜中回過神來,下一刻,頓時有著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響徹天地。

    “牧塵!”

    “牧塵!”

    北溟龍鯤聽著那激動而狂熱的歡呼聲,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然後衝著一旁同樣震撼的太蒼院長笑了笑。

    “看來咱們北蒼靈院,這一次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學生了。”

TOP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大主宰

    神秘古老的光幕連接著天與地,而在蒼穹榜之下,五道身影周身靈光湧動,猶如五輪大日,照耀世界。

    整個世界的所有目光,都是在這一刻,彙聚到了蒼穹榜之前的五道身影上。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聚焦下,牧塵深吸一口氣,體內靈力盡數的湧動,然後彙聚於其指尖,頓時那根手指,變得璀璨奪目,一股恐怖的波動,自其上所散發而出。

    轟!

    與此同時,另外四個牧塵,也是單手結印,將自身靈力毫無保留的催動,下一瞬,四道宛如星河般的洪流,自他們的體內暴射而出,彙聚在了牧塵那一根手指之上。

    如此磅霂E瀚的力量彙聚於一起,牧塵的手指頓時微微的顫抖起來,此時他的手指,隻需稍稍一動,一座下位面,就將會被他輕易的抹除。

    感受著指尖彙聚的那股恐怖力量,牧塵的眼神,倒是在此時變得愈發的堅定起來,下一刻,他再不猶豫,猛的抬指作筆,對著那蒼穹榜,陡然落下。

    當牧塵的手指落下時,頓時就感覺到猶如是觸及在了一層無可琢磨的屏障之上,那道屏障神秘而浩瀚無盡,看似輕薄,但卻令得牧塵那蘊含著恐怖力量的手指,都是無法落下。

    牧塵眼神銳利,瘋狂的運轉靈力,甚至連那手指之上都是有著血紋崩裂開來,鮮血順著手掌流淌下來,不斷的顫抖著。

    然而,不管牧塵如何瘋狂的催動,那股屏障,似乎依舊是牢牢的抵禦著,無法穿透,自然也就無法在那蒼穹榜上,書寫真名的最後一步...

    “呵呵,我說過,蒼穹榜上,完整的真名沒那麼容易銘刻,就算你以一化五,各自修成了原始法身,但距離那一步,依舊還差了一點!”天邪神邪目閃爍著陰冷光澤的望著這一幕,出聲冷笑道。

    他的眼光何等的毒辣,一眼就看了出來,此時的牧塵雖然極為的強橫,但想要突破那一步,依舊還差了一點。

    炎帝,武祖也是默默一歎,這蒼穹榜上留真名,實在是太艱難了,難怪這大千世界無數載以來,那麼多驚才絕豔之輩,都是無法做到這一步。

    大千世界中,那無數生靈眼中閃爍的希冀,也是在此時漸漸的黯淡下來。

    北蒼靈院。

    所有學員的目光,都是緊緊的望著天空上巨大的靈力光鏡,而當他們見到牧塵指尖鮮血流淌,顫抖著依舊無法落下時,不由得一片沉默。

    “太難了。”沈蒼生忍不住的道,雖然他們無法想像那究竟是一種何等的困難,但從牧塵做到這一步,都無法成功就能夠看出,那一步,是如何之艱難。

    “牧塵...加油啊。”溫清璿也是貝齒緊咬紅唇,玉手緊握。

    “牧塵大哥,加油,你一定能成功的!”筍兒也是銀牙緊咬,不斷的打氣,心髒狂跳。

    天羅大陸,牧府。

    在那大殿之前,牧鋒,九幽,靈溪,曼陀羅也是望著天空上的靈鏡,心神顫抖。

    “臭小子。”牧鋒望著那道修長的身影,眼睛有些發紅,那個在北靈境中,曾經需要他一直庇護著的少年,如今已經達到了他難以企及的高度,不過他知道,牧塵之所以會如此的去拚命,所為的,也隻是想要保護他們而已。

    “不管你成不成功,老爹都為你驕傲。”

    靈魔大陸,洛璃也是凝視著下位面中,她望著那道承受了億億希望的身影,默默輕語:“牧塵,不論你成功還是失敗,我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下位面中,牧塵望著流淌著鮮血,顫抖著無法穿透那層阻礙的手指,他知道,此時此刻,恐怕整個大千世界,都在凝望著他。

    他已經是大千世界最後的希望,若是失敗,或許就隻能陪同炎帝,武祖,與那天邪神,做那最後的玉石俱焚。

    呼。

    牧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他轉過頭,看向了另外四道身影,微微彎身,道:“四位,還請成全於我。”

    黑白牧塵,龍鳳金袍牧塵聞言,皆是相視一笑,道:“你我本一體,何來成全一說?”

    牧塵聞言,也是笑了笑,然後他的面色變得肅穆起來,下一刻,有著一道極為低沉的聲音,自他的嘴中,緩緩的傳出。

    “一氣化三清...歸一境!”

    就在他這道聲音響起的時候,整個世界無數道目光,便是駭然的見到,那四道牧塵的身影,竟是在此時燃燒起來。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四個牧塵的身影便是燃燒殆盡,最後化為四道光虹掠出,直接是衝進了牧塵的身體之中。

    牧塵雙目微閉,神色肅穆。

    當他在踏入三神境的那一刻,已是有所知曉,三神境,並非是一氣化三清的最終境界,在其上,應該還有一個從未有所觸及的境界。

    那就是歸一。

    真正的歸一。

    隻是,當歸一完成之後,一氣化三清這道神通,也將會隨之消散,那也就是說,以往的牧塵,將會徹底的失去它。

    “由一而始,由一而終。”牧塵輕聲自語,那微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陡然的睜開。

    轟!

    就在他睜開眼目的那一刻,一股強大得連炎帝,武祖都是微微變色的靈力風暴,陡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遠處的天邪神,同樣是在此時,心頭一震。

    牧塵先前不斷顫抖的手指,在此時停止下來,然後他抬頭望著那神秘的蒼穹榜,閃爍著無邊力量的手指,再度憾然落下。

    嗡!

    在其指尖落下的那一刻,仿佛是有著一道嗡鳴震動傳出,直接是彌漫到了整個大千世界。

    牧塵面色肅然,手指緩緩的落下,蒼穹榜上,光明時強時黯,猶如是在做最後的阻攔。

    哢!

    不過,這種阻攔,僅僅隻是持續了數息,便是宣告破碎,伴隨著一道清脆的破碎聲響起,所有人都是見到,在那蒼穹榜上,一道靈光開始凝聚。

    牧塵手指劃動,每一次的劃動,都是猶如千鈞,筆走龍蛇。

    無數道視線,死死的望著蒼穹榜之上,在那飄搖的“牧”字之後,靈光凝聚,一筆筆筆劃,憑空成形...

    “塵!”

    當那最後一筆微微顫抖的劃過時,整個世界,都是在這一刻安靜下來。

    蒼穹榜上,靈光綻放,照耀了大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所有的視線,都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堙A在那上面,一個完整的真名,飄搖漂浮,猶如是具備著某種無法形容的威嚴,讓得所有看及之人,都是忍不住的跪拜了下去。

    無邊無盡的靈光散發下來,將牧塵籠罩在其中,這一刻,牧塵能夠感覺到,他的感知,仿佛是彌漫了整個大千世界。

    他看見了北蒼靈院中那無數面色狂喜的學員,還有著沈蒼生,李玄通,溫清璿,唐芊兒...

    他也看見了牧府之中,面色激動的牧鋒,九幽,曼陀羅,靈溪...

    此時此刻,一種真正的掌控之感,湧上心頭,這讓得牧塵有著一種異樣感覺,似乎,整個世界,都在他的手中。

    這種感覺,宛如主宰。

    牧塵手掌緩緩的握攏,輕聲道:“自此以後,聖品之上,當為主宰境。”

    仿若口含天憲,為之命名。

    他仰起頭來,望著蒼穹榜上高高在上的金光字體,然後輕吟出聲,聲音猶如洪鍾大呂,回蕩在大千世界每一個生靈的耳畔。

    “大千世界,萬道爭鋒,吾為大主宰。”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