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夢入神機】拳鎮山河

【夢入神機】拳鎮山河

【夢入神機】拳鎮山河 〈連載中〉
【書名】:拳鎮山河

【作者】:夢入神機

【內容簡介】:

武定乾坤興國運,拳鎮山河平四方!

TOP

第一章:李含沙

    吸!

    李含沙深吸一口氣,肚子上就鼓起拳頭大小的氣包。

    氣包如活老鼠,圍繞腰部爬行一圈,他的腰肥大圓滾,好似套了個輪胎,而且發出風雷之聲。

    腰部一圈,在中醫奇經八脈之中稱呼為「帶脈」。意思就好像一條腰帶。

    練武之人,一口氣充盈在丹田之中,環繞「帶脈」,膀大腰圓。這就是氣功中深厚的境界「帶脈鼓蕩」。

    三個呼吸之後,他雙臂一按腹部,帶脈氣流經過腹腔,從喉冇嚨中噴射而出,居然發出來了龍吟虎嘯之音。

    砰!房間窗戶玻璃居然被一震而破。

    而李含沙的身體變了顏色,鐵青中夾雜古銅,舉手投足,骨和骨之間金鐵交鳴。

    「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終於練成了。」李含沙看見一片狼藉的房間,臉上出現了喜色。

    滴!

    鈴聲響起。李含沙輕輕一攝,用抓麻雀的速度把桌上手機捏住,是一封郵件。

    「寒夜,今晚8點,劫持北冥集團董事長女兒魚北瑤。」

    「我只保護人,不劫人。」李含沙回覆郵件。

    「做完這個任務,組織保證釋放你師父。而且給你自冇由。」神秘郵件再次發來。

    李含沙沉默了,60秒之後,回了一個字。

    「好!」

    滴!另外一個手機在響,他劃開接聽,裡面就有一個聲音咆哮:「李含沙,我是你大哥,你24歲了,每天都在外面遊手好閒!我們是軍人世家,爸是將軍,爺爺也是將軍,就你沒出息,那就趕緊結婚,為家裡傳宗接代,爺爺給你安排了相親,立刻回來收拾下,今晚8點,女方叫魚北瑤……..」

    接完電話,葉含沙盤膝靜坐。

    遇到大事他不會急躁,而是安寧思考。

    他想像自己是一碗渾濁的水,安靜下來,其中的雜質沉澱,水會變得清澈透明。

    這是修心之術,「一碗水法」。

    良久之後,他站立起來:「人生一世,草木一春,為什麼世人都把有限的生命浪費在蠅營狗苟之中呢。」

    郊外,一座莊園,紅牆高聳,有保安在牆壁外面不停的巡邏,緊緊關閉的自動化鐵門讓人看不見裡面的任何景色,由此可見,居住在其中的人非富即貴。

    「爸,我不要去相親。」22歲的魚北瑤一臉不高興:「我有男朋友了。」

    「不行!」魚書城斬釘截鐵:「你的那個男朋友,立刻分手,葉家在軍中有極大的勢力,你也知道北冥集團現在發展遇到了阻礙,想要進一步就必須要依靠大樹………」

    魚書城,北冥集團總裁,也是一手締造了這個龐大商業帝國的人。

    「爸,你就知道事業事業,冇你女兒的幸福就不管了麼?」魚北瑤很不高興,「而且,我聽說這次安排我相親的那個葉家大少,天生遊手好閒,是個典型的紈袴。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往火坑裡面跳的。」

    「我沒有讓你和他結婚,只讓你去相親。」魚書城語氣雖然緩和,但卻根本不容反駁:「還有,最近你的安全問題我已經解決,為你找了一位女助理,從現在開始,她就跟著你了。」

    啪!

    他拍了一下手掌,走進來一個身穿運冇動服的女子,身高一米七三,相貌清秀,馬尾辮,渾身清爽,不過行走無聲,如一頭大狸貓。

    「魚先生,你好。這就是我要保護的對象魚北瑤小冇姐麼?」女子年齡不大,25歲的樣子,卻非常沉穩,遇到魚書城這樣的大人物,不卑不亢,似乎看慣了各種風風雨雨:「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塵。」

    「王塵小冇姐,拜託你了。」魚書城對她很客氣,「我希望你在保護我女兒安全的時候,不要讓一個叫做方恆的男子接近他。」

    「爸!方恆是我男朋友,你為什麼阻止他見我。」魚北瑤竭力反駁。

    「那個方恆是個暴力狂,上次居然打傷了我的保鏢。你無論和誰在一起,我都不准你和他在一起。」魚書城站起來。

    魚北瑤提起來這件事情就很憤怒:「是你去刺激他,還讓保鏢給他錢,讓他離開我,他的性格怎麼能忍?」

    「這件事情我已定了,你要再跟他來往,我就不認你這個女兒。」魚書城說了這一句,甩身離開。

    「你真的要阻止我和男朋友接觸?」魚北瑤狠狠一跺腳,看著王塵。

    「方恆,精通形意,八卦,太極,八極,等數十種拳法,27歲,曾經參加過僱傭兵,武學已進入化境。」王塵語氣很安靜:「如果他能夠打得過我的話,我當然不會阻止你們。」

TOP

第二章:何為武

    什麼是武?

    李含沙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他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身軀隨意行走,一起一伏,普通人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如果是高手就能夠感覺到氣勢,龍行虎步,有鶴的輕盈,有龜的穩重。

    他的武學已經到了神乎其神的境界。

    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兩大橫練武學一旦練成,他鋼筋鐵骨銅皮汞血霜髓,體質完全得以改變。

    「究竟什麼是武?」李含沙喃喃道:「勇猛精進是武,殺伐決斷是武,千金一諾是武,視死如歸是武,情義雙全是武,太上忘情還是武。我六歲習武,到現在已有18年,每時每刻,我都在思考武道之真諦,但是現在仍舊不知道真正的武是什麼,我還不會武功,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明白,到達那個神乎其神的境界。」

    李含沙出身顯赫,從小就出生在軍區大院,爺爺是將軍,父親也是將軍,很有影響力,本來這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但他從小的性格就不同,富貴如浮云,名利為糞土。

    他唯一喜歡的,就是武學。

    從小時候,他就立下目標,畢生以追求武道最高境界為唯一目標,他心性堅定,18年如一日。

    在他看來,除武之外,一切都是浪費時間的行為。

    但是,他這樣的目標,屬於遊手好閒,他的家庭,非常嚴格,從小就要他讀書,社交,然後步入政壇。這一點是他非常反感的,他因此多次離家出走,就遇到了他師父。

    他的師父是一位神秘武師,教授他各種功夫,也曾經說過:「含沙,你是我所看見過對武道最虔誠的人,在將來成就必定在我之上。」

    的確,李含沙也是如此,在24歲就已經把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練成。這兩門橫練功夫,只要練成其中一門,就幾乎刀槍不入,兩門全部練成,龍吟呼嘯,可謂是龍虎之力加持在身上,只要更進一步,就是傳說中的金剛不壞之軀體。

    這種軀體,死後不腐,面容如生。

    李含沙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練成金剛不壞之身,對於武學的追求永無止境。

    嗚….

    汽笛長鳴,一輛汽車從後面風馳電掣而來,漂亮的一個甩尾,車輪剛好碰到他的腳尖,簡直就是玩雜技一樣的驚險,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嚇得連連後退,但李含沙卻如一桿標槍站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他巍然挺立的氣勢給人一種就算是車撞上去都會報廢的感覺。

    哢嚓!

    車門打開了,一個身穿運動服,身材無比勻稱的男子走了下來,這個男子非常英俊,十指修長,眉宇之間洋溢的是強大自信,這是經過了千錘百煉的鍛鍊而培養出來的氣質。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方恆。你是李含沙吧。」方恆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含沙,立刻就使他有一種被刀切的感覺。

    方恆的目光犀利,稍微一看,就有割破喉嚨的窒息,如果是普通人被這看一眼,就會嚇得尿出來。

    這是武道高手的精神氣勢,目擊都可以奪人心魄,攝人靈魂,嚇破人膽。

    「虛室生電。」李含沙說了四個字,面無表情。

    「哦?」方恆收斂了眼神,有一絲驚訝:「據我得到的消息,你是一個紈褲子弟,整天都遊手好閒,想不到,你居然是一個高手?我今天來,是為了…..」

    「我不管你為了什麼,都和我無關。」李含沙打斷了方恆:「你的言語之間,有俗氣,那就肯定是世俗中的事情,我不願意聽,你走吧。」

    「那好!」方恆手自然垂落,臉上淡淡的笑著:「你也是練家子,咱們切磋切磋?」

    「沒有必要。」李含沙身軀如鑄鐵鍛造的金剛,「你不是我的對手。」

    「好大的口氣。」方恆啞然失笑:「全國的武術界高手我都會過,並沒有你這號人。」

    「那是俗人,俗人只是功夫,不是武。」李含沙語氣如剛打上來的泉水,清淡幽冷:「你是帶著世俗之心來的,所以你不是我的對手,因為你沒有虔誠之心。」

    說完話,他轉身,把背對著方恆,就要離開。

    雙方都是高手,背對敵人,那在武學之中是愚蠢的行為,但李含沙就這樣做了。

    方恆雙目陡然爆出精芒,手臂一伸,拳就砸向了李含沙背後的大椎穴。

    大椎穴是脊椎之節點,一旦擊中,全身癱瘓。

TOP

第三章:兜羅綿手

    方恆出手無聲,神出鬼沒,速度極快,卻沒有一點破空之聲,不像是普通武學高手憑空打出來氣爆。

    這是武學中的極高境界,無聲勝有聲。

    他的手軟綿綿的,就如虎貓的肉墊子,看似柔軟,實際上可以開碑裂石。

    嗡……

    手掌到,正中了李含沙的後背。

    但是,李含沙的後背並沒有和想像的一樣,發出骨骼破碎的聲音,而是全身一陣顫抖,發出來寺廟裡古老的鐘聲。

    似乎他的身軀就是一口大鐘,任何攻擊在他的上面,都只會鐘聲悠揚,發人深省。

    李含沙沒有受傷。

    「我的兜羅綿手專破鐵布衫一類的橫練功夫,你怎麼可以抵擋?」方恆後退三步,一臉不可思議。

    在他看來,李含沙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兜羅綿手是佛門武學,楞嚴經中記載,佛的手就是兜羅綿手,此手類似於武學中的綿掌,但比綿掌更高。練成之後,軟如綿,剛如鐵。」李含沙並沒有轉過身軀:「可惜的是,你雖然練到了剛柔並濟的地步,卻不知道兜羅綿手真正的意思是智慧和定力,武學到了最後,要和元神結合,神形合一,以智慧定力打破極限,而不是追求殺傷,所以你傷害不了我。」

    「受教了。」方恆收手,不八不丁的站立,是一個拳法中的樁功「降龍樁」,「不過你的橫練功夫厲害,不代表你真實的搏鬥能力強,剛才也不是我的真正本領。」

    「那你來吧。」

    李含沙轉過身來,並沒有什麼站樁和姿勢,隨意站定,每一個動作都是樁。

    唰!

    方恆腳步動了,「白鶴踏沙」,體態輕盈,拳如鶴啄,大開大闔,氣勁如針。

    這種速度,就算是經過艱苦訓練的特種兵都望塵莫及。

    方恆就此一招,已有武學大師的風采。

    一閃之間,鶴啄便到了李含沙的太陽穴邊,那鶴啄鋒芒是一種穿透力,針刺力,只要啄中,一啄一鉗,大片的血肉都可以鉗起來。

    這個時候,李含沙動了,他手掌如勾,向上一切,如蛇形,如龍升,如虎撲,如鷹爪。

    哢嚓!

    沒有絲毫懸念,他的手掌就已經抓住了方恆的鶴啄。

    方恆雙腳突然踢起,死中求生,絕殺之招,兔子蹬鷹,以他的腿勁,就算是大樹都可以蹬斷。

    但是,這腳蹬在了李含沙的胸膛上,只發出來砰砰砰砰沉悶空曠的聲音,李含沙像是一尊永遠也無法擊倒的鋼鐵魔像。

    鶴啄被捕捉,殺招無功。方恆的攻擊受到阻礙,氣勢下滑。

    李含沙目光一閃,身軀移動,寸步向前,身軀好像一座大山,稍微一擠。

    砰!

    方恆整個人憑空飛了出去,跌落地面,一個鯉魚打挺站立起來。神色卻說不出的沮喪。

    剛才這一下,他知道李含沙已經手下留情,要不然就是這一擠,他五臟六腑都要破裂,絕對不是被打飛這麼簡單。

    「方寸之間,發人於丈外,你已經是真正的武學大師,想不到武術界居然有你這樣的人。」方恆調整了自己的心情:「我是魚北瑤的男朋友,這次是來找你談談的,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紈褲子弟,想不到你深藏不露,不過我不會把女朋友讓給你的。」

    「魚北瑤就是我今天要相親的對象吧。」李含沙語言仍舊清淡,似乎沒有什麼可以打動他:「富貴於我如浮云,男女於我如塵煙。人力有限,武道無限,以有限的精力去追求無限的武道本來就是逆水行舟,還要去浪費精神在男女情情愛愛上面,那簡直就是自殺。所以,你到不了武學的巔峰。」

    「那又怎樣?武功再高,能夠打得過槍?武功再高,百年之後還是黃土一堆,人活在世界上,練武不過是調劑生活的方式,使得自己過得更好而已,捨本逐末,把武道當成全部,是一個錯誤的生活方式。」方恆冷冷說著。

    「是啊,你說得對,武功再高,百年之後還是一把骨灰。」李含沙看著天空,「這個世界上,沒有奇蹟,也不會出現奇蹟。可惜啊可惜,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夠動搖我的意志和決心…..」

    他擺擺手:「你走吧。」

    「來日,我一定擊敗你。」方恆上了車,油門一踩,絕塵而去。

    紅牆黃瓦的大院,戒備森嚴,軍人持槍站崗,樹木幽深,代表著的是軍威和權力,這就是李含沙的家,他從小生長的地方,不過他一般不回來,對這裡的印象也不深刻。

    他從來不在家裡人面前顯露功夫,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好顯露的,就算是功夫再強,在家裡人看來也是不務正業。對於軍人來說,功夫再好能夠打得過槍?

    當然,他以前不顯露功夫,是因為虎嘯金鐘罩和龍吟鐵布衫沒有練成。這兩門氣功單獨練成任何一門都很困難,必須要很好的天資,心無旁騖的精神還有數十年如一日的苦功。

    兩門氣功融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天資和勤奮能夠完成的了,那必須要有求道的精神。

    天資和勤奮,這個世界上許多年輕人都不缺少,但是求道的精神卻就萬中無一。

    所謂求道之精神,那就是舍道之外,再無他物,朝聞道,夕可死。這必須要有大勇氣,大智慧,大捨棄,大願望。

    李含沙就是這種人,他有求道之精神,所以練武之間,把兩門氣功融合在一起,漸漸蛻變,已經開始走上「非人」之路。

    兩門氣功融合成功以後,他疾如鬼魅,出手如電,鋼筋鐵骨,氣血強大,這就可以在外人面前顯露自己的武學了。

    穿過層層的大院拱門,走廊,花園,李含沙來到了自己家居住的院子,沿途許多警衛把守,那些警衛居然還認識他,並沒有阻攔。

    自己的家是一個典型的四合院,三進三出,有大戶人家的氣象。庭院森森,古樹高聳,廊簷下青苔斑駁,光線明暗交錯,有一種莊嚴的意境。

    院子的古樹下面擺放了一張茶几,兩張椅子隨意靠著,上面坐著兩個大約五十歲左右的男子,其中一個是李含沙的父親,另外一個不認識,但看威嚴和氣勢,肯定是常年身處高位的人。

TOP

第四章:勝負

  大院之中。兩個老者靜靜的坐著。
  

  他的哥哥李沉沙站在一旁伺候著,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男子,也站立著伺候,大約三十歲,身穿軍裝,一下吸引了李含沙的目光。此人身軀站立,如槍刺破青天,似乎在體冇內蘊含著一種與天爭雄的霸道,這就不是位高權重可以養得出來的。

  
  位高權重,那是虛的,是眾人抬舉,才會手握大權,這是權術。凡是掌握權術者,都在內心深處,敬重鬼神,敬重上天,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力量,是氣運。就算是古代的皇帝都不例外,他們要祭天,要祭神。

  
  而修行者就不同,他們通過苦修,自身強大,意志堅定,打破一切,于天爭雄,神擋殺人,佛擋殺佛。因為他的力量是來源於自身,不是來源於別人。

  
  皇帝可以一朝之間眾叛親離,但是修行者不會。他的力量來源於自身,不可剝奪。

  
  這就是神仙和皇帝的區別。

  
  那個三十歲軍人的內在氣息,就是真正的修行者。和李含沙是一類人。

  
  院子堶悼|個人,兩人坐,兩人站。

  
  李含沙的父親和李沉沙,是一對父子。另外一對,看樣子也是父子。這是一次私密的會面,也可以說是閒聊。

  
  “你怎麼才到。”李沉沙看見他走進了院子,責怪著。

  
  “大哥,不好意思。”李含沙沉靜如水,有足夠的禮儀,“爸,您氣色還好。”

  
  “你還知道回來!”他父親叫李經龍,看見他進來,臉色一沉,十分嚴厲:“這些年在外面遊手好閒也算了,現在你已經24歲了,趕緊結婚生子算了,安安穩穩工作。對了,這位是我的戰友,王源將軍,還有他的兒子,王西歸。你要喊伯伯和大哥。”

  
  “西歸老弟是最高首長的貼身警衛,寸步不離跟隨首長。”李沉沙介面:“以後多多提拔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弟。還有,含沙,這次你回來,老爺子指定你和那魚北瑤結婚,不是簡簡單單的相親,還有,從今天開始,你就不能夠再遊手好閒了,老爺子也給你安排了一個職位,去部委當個公務員,以後安穩工作,慢慢往上爬。給我們李家多生兒子。”

  
  “我不要結婚,也不要工作。”李含沙搖搖頭。


  “含沙,你在說什麼。”大哥李沉沙臉色急速陰沈,怒容滿面:“到現在這個年齡,你還任性?從小到大都不聽話,到處亂跑,離家出走,本來以為你年齡大了會平和一些,想不到你越來越不像話,你到底要幹什麼?”

  
  父親李經龍也陰沈沈的不說話,在他看來,李含沙實在是太不懂事了,在外人面前都反駁家長,尤其是這種將軍家庭規矩森嚴,出了這樣一個忤逆子,簡直是丟家堛漯靋楚C

  
  “警衛。”李經龍軍人作風,直接站起來:“把他關禁閉,讓他清醒清醒。”

  
  “好了,李叔,我來勸勸含沙吧。”三十多歲的王西歸漫步上前,手掌拍了拍李含沙的肩膀,一幅大哥勸阻小弟的模樣。

  
  但是,他的手掌還沒有落到李含沙肩膀上的時候,對方肩膀一動,如劍如針,一塊骨頭隆起,對準了他掌心勞宮穴。

  
  勞宮穴是手掌中心,五行屬火,和心臟對應,心臟也是屬火,在心情煩躁的時候,撫摸勞宮穴可以安撫對方的心情,男女之間摸對方的手心,就會產生情愫。

  
  “骨骼如劍,發勁如槍,全身骨骼隨意凸起攻擊,這是武學大師的境界。”王西歸大吃一驚,他知道這是李含沙的本能反應,也知道自己手掌如果拍下去,被對方肩膀骨骼戳中,暗勁可以讓自己心臟破裂。

  
  李含沙就是輕微的一聳肩膀,別人都看不出來什麼奧秘,但王西歸這種高手卻心知肚明。

  
  被肩膀骨骼一寸擊中,不亞於被大鐵槍當空一捅。

  
  王西歸是“大內高手”,見識過許多武學大師,只在有限的幾個人身上看到這樣厲害的身體,那也是一些老者,怎麼會出現在一個紈絝子弟的身上。

  
  他手掌急速變化,拍向李含沙的胸口。

  
  這也純粹是本能反應,見獵心喜,遇到高手肯定要比試一番。他的手臂做龍蛇蜿蜒,掌卻迅猛如雷,當空一拍之間,氣爆沉悶,不是那種劈堸埶捸A而是好像雷被捂在罐頭堶情A只有嗡嗡的悶音,那聲音隱藏起來,顯現出一絲,神龍見首不見尾。

  
  “武當掌心雷。”李含沙看出來了這武學究竟是什麼,比起方琲滌藏劃齯潀陴圻惘P工之妙,不過明顯王西歸的境界要高出很多。

  
  方琲滌藏劃齯漟L聲無息,從有聲音練到無聲,其實也就是小乘境界,等於佛法中的小乘,阿羅漢的境界而已,自我了斷,不能渡世。不能進入大乘菩薩地。而王西歸的掌心雷,從有聲練到了無聲,再從無聲練到悶聲,虛無縹緲的幾個聲音,就如大乘的菩薩顯靈,了無痕跡,卻又的確存在。

  
  這種武學境界,才稱呼得上“大”。

  
  兜羅綿手和武道掌心雷都是上乘武學,武學沒有高下,人有高下。

  
  手掌奔雷,落點就是李含沙的胸膛,不過他面無表情,身軀不動,胸膛塌陷,整個人好像橡皮泥,骨骼從鋼鐵變成了麵條。

  
  掌心雷到了他的胸膛,被一下塌陷化解了所有的攻擊力,武學就是那個點攻擊最強,只要躲避開了那個點,所有的攻勢都會全部消除。

  
  一掌落空,王西歸再次向前一步,地面哢嚓一聲,堅硬的青磚炸成了許多塊。

  
  四合院的地面磚都非常堅硬,經過特殊的燒紙,堅如鐵明如鏡,而且地磚和地磚之間的縫隙都用桐油浸泡過,基本上很難摧毀。

  
  但是王西歸一動,腳如大犁,地面的磚不但破裂,還大片大片的被翻了起來。

  
  嘣…..

  
  他馬步開弓,似乎射雕,拳如箭,突然崩出,這一拳才是他真正的殺招。

  
  古拳法,後羿射日。

  
  以他的手臂前進崩的時候,一條白色的氣浪如虹,一閃即逝。

  
  李含沙眼神陡然眯起,終於後退一步,他的退步,沒有絲毫煙火之氣,渾身也沒有任何重量,這是“仙人步”。

  
  他只後退一步,不是避其鋒芒,而是在蓄勢。

  
  一退,對方的拳如影隨行,氣勢更盛。

  
  但是李含沙退後一步,身軀調整到了一個完美的姿勢,如仙鶴翩翩起舞,如老龜深潭浮出拜月,又好像傳說中的仙人在飛升。

  
  嗡……

  
  他一拳出擊,虛無縹緲,不停蠕動,但是卻造成了強烈的精神感染,在王西歸的眼睛中,天地都消失了,就剩下李含沙的一拳。他一拳的威力,不單單是物理上的力量,而上升到了精神層次,可以駕馭催眠別人的精神!

  
  兩拳在刹那之間碰撞在一起。

  
  誰勝誰負?




[ 本帖最後由 filex0630 於 2015-6-18 14:52 編輯 ]

TOP

第5章 甘拜下風
  

  拳勁四面濺射,空氣如水花。

  
  這是兩大絕頂高手的對拼,一個是橫練之王李含沙,一個是“大內高手”王西歸。能夠為首長做貼身保鏢的人,那絕對是百萬軍中第一人。

  
  李含沙把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練成,當之無愧是橫練之王。

  
  誰也沒有料到,一個紈絝子弟,居然是這等武學大師?

  
  拳和拳對撞在一起,肌肉搏殺之聲遠遠傳遞出去,這就是純粹比拼肉體強度,骨骼的堅韌。

  
  李含沙的身軀微微晃動了一下,腳下紋絲不動,似乎已經紮根在了地下。

  
  他上身晃動,帶著整個院子的大地一起晃動。

  
  風吹大樹百枝搖。

  
  他寸步不移,他就是大地,大地就是他。

  
  安忍不動如大地,這是地藏王菩薩。

  
  而王西歸則是身軀連連後退,全身骨骼都發出來爆鳴,好像一串鞭炮爆炸,這是在化解剛才對撞的一下肌肉拉傷和骨節錯位。

  
  李含沙的一拳對他的衝擊不亞於被飛馳而來的小汽車撞了一下。

  
  整個院子已經滿目瘡痍。

  
  地面大片大片的地基翻了起來,磚石散亂。

  
  李經龍和李沉沙,王源早就避開,站立在走廊上,幾個警衛走來,穩穩的護住他們。

  
  這些人看著院子中間,不敢相信人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李經龍好像第一次認識李含沙,目光犀利,他是軍人,參加過戰爭,自然可以保持鎮定,本來以為自己的兒子是個紈絝,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好!”王西歸深深吸了口氣,氣血平靜下來:“你的武學修為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不動,神變。怎麼修煉成功的?還有你的身上有殺氣,這是千錘百煉的戰鬥,手上沾染了許多人命才能夠培養出來這種大勢。”

  
  “我意如刀,人命如草…….”李含沙氣息漸漸平息下去,似乎不願意想起那段血腥的歲月。

  
  “我想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強。”王西歸突然一晃動,撲了上來,疾如鬼魅,掌如刀,走偏鋒。

  
  八卦掌,八卦步,游龍身法。

  
  李含沙搖搖頭,閉上眼睛,身軀突然大了足足一圈,氣到之處,膈膜充盈,皮囊鼓蕩。

  
  他身上的肌肉筋絡一條條如蟒蛇纏繞,而且變得鮮活起來。

  
  似乎他這個人不是血肉構成,而是一條條大蟒組成的形體。

  
  啊……..

  
  他一聲長嘯,聲音如鋼絲高高拋上天空,穿金裂石,院子之中四面窗戶的玻璃全部都震破。

  
  然後,他的手臂揮出,二變四,四變八,八變數十,最後拳影重重,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拳頭。

  
  砰砰砰砰砰…..

  
  無論王西歸從哪方面進攻,都被他的拳法籠罩,這種拳法沒有破綻,純粹是體能的激發。

  
  王西歸連續幾拳對撞,氣血翻滾,臉色大變,連連後退。

  
  但是,拳影一收,李含沙已經到了他的身邊,拳尖點在他的胸口,一震,力如大錐推山。

  
  吧嗒!

  
  他偌大的身軀憑空飛起,如一片薄紙貼在牆上,然後緩慢的滑落下來,身軀居然沒有受一點傷。

  
  本來,這一拳李含沙可以把他打得血肉橫飛,身體都直接打穿,但是現在卻沒有讓他受傷,這就顯現出來讓人可生可死的控制能力。

  
  王西歸站立起來,整理下軍裝,對著李含沙深深鞠躬:“含沙大師,我現在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武學已經打破極限,如果首長身邊有你這樣的人,足足比得上一個警衛連。”

  
  他是武學高手,深深知道李含沙在剛才爆發出來的實力有多麼強大。

  
  “我輩之人與天爭雄,名利富貴都是煙塵,我不會向任何人卑躬屈膝,在我的眼堙A只有沒有斬斷的因緣,所以有些事情我要去做,其他的事情我不會沾染。”李含沙擺擺手:“今天和你一戰,其實我也是在斬斷某些因緣,讓人知道,我究竟在做什麼。”

  
  隨後,他轉過身軀對自己的父親和大哥面對面:“你們給我安排的相親,我現在就去,爸,你從小就說,再強的人也是血肉之軀,遇到槍炮也不行,其實不然,這個世上,也許是真有奇跡的。你的兒子,想要的事情就是在平凡之中,追求那不可能發生的奇跡。”

  
  說話之間,他身軀一閃。

  
  哢嚓哢嚓。
  

  幾個警衛的槍到了他的手中,然後成了一堆廢鐵。

  
  鋼鐵鍛造的槍,在他的掌中,就如泥團。

  
  而他消失不見。

  
  “這就是你的那個不成器的紈絝兒子?”王源雙目放射出奇光,“經龍老兄,我看這種能力,首長身邊還真的需要這樣的人。”

  
  “俠以武犯禁,非他之福,非國家之福啊。”李經龍愣了半刻,才說出這樣一句話。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