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歌德】少年維特之煩惱(全書完)

七月二十日
  你要我隨公使到某地去,這個想法我還不願苟同。我這個人不大喜歡聽人差遣,再說眾所周知,此公是個很討厭的人。你說,我母親很希望我找個事幹,這真使我感到好笑。我現在不也在幹事嗎?不論數的是豌豆還是扁豆,從根本上說還不是一回事?世上的事歸根到底還不統統都是毫無價值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一個人只是為別人而去拼命追名逐利,而沒有他自己的激情,沒有他自己的需要,那麼,此人便是傻瓜。

TOP

七月二十四日
  你叫我不要把繪畫荒疏了,承蒙你把這事放在心上,但是我想寧肯壓根兒不談此事,也比告訴你這段時間我很少作畫好。
  我從來還不曾如此快樂,我對大自然的感覺,乃至對於一塊小石子,對於地上的一棵小草的感覺也從來沒有如此充盈,如此親切,然而——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想象力如此薄弱,在我的心靈之前一切都在晃悠飄忽,我竟不能將輪廓捕捉;但是我異想天開,我若有黏土或蠟在手,我興許就要將之塑造出來。倘若黏土保存的時間更長,那我就要取來揉捏,即使捏成一塊餅也好!
  綠蒂的肖像我動手畫了三次,三次都出了醜;我為此十分苦惱,因為不久前我還是畫得惟妙惟肖的。後來我就為她剪了一幅剪影,以此聊以自慰。
  七月二十五日
  是的,親愛的綠蒂,一切我都願為您操辦和料理;您常給我任務吧,多多益善!對您我有一事相求:請別再往您寫給我的字條上撒沙子。今天我把您的字條迅速按在嘴上,弄得牙齒吱吱直響。

TOP

七月二十六日
  我已經下了幾次決心,不那麼頻繁地去看她。可是誰能做得到呢!我天天都受到誘惑,心堣悀捖ㄢ\下神聖的諾言:你明天別去啦!可是明天一到,我卻又找個令人折服的理由,轉瞬之間,我就到了她的身旁。要不就是她晚上說過:“您明天肯定來吧?”——這樣說了,能不去嗎?要不就是她讓我辦了件事,我覺得親自去給她個回話才合適;要不就是天氣好極了,我就到瓦爾海姆去,而到了那兒,離她就只有半小時路程了!——我挨她的吸力太近,彈指間就到那兒了。我祖母曾講過磁石山的童話:船只如果駛得離磁石山太近,船上的所有的鐵質的東西就一下子全被吸去,釘子紛紛朝山上飛去,船板塊塊散裂、解體,那些可憐人都要葬身大海。

TOP

七月三十日
  阿爾貝特回來了,我要走了;倘若他是最傑出、最高尚的人,無論哪方面我都要對他甘拜下風的話,那麼我親眼目睹他具有那麼多完美無缺的品德,怎能忍受得了。——占有!——夠了。威廉呀,那位未婚夫在這堣F!他是個英俊、可愛的人,令人不得不對他產生好感。幸好迎接他回來時我沒在場!要不我的心都會撕裂的。他十分莊重,有我在場時,他還一次都未吻過綠蒂。願上帝獎勵他的行為!為了他對綠蒂的敬重,我也不得不喜歡他。他對我很友好,我猜想,這主要是綠蒂的傑作,而並非他自己的感情;在這方面女人是很有辦法的,而且自有她們的道理;她們若是能使兩個愛慕者彼此友好相處,坐收漁翁之利的總是她們,雖然這很難做到。
  雖然如此,我仍不能不敬重阿爾貝特。他沉著的外表同我無法掩飾的不安靜性格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照。他感情豐富,深知綠蒂的價值。看來他很少有脾氣不好的時候,你知道,人身上的壞脾氣是種罪過,這是我平生最恨的。
  他認為我是個很有才智的人;我對綠蒂的依戀,她的一蹙一顰、舉手投足所給予我的熱切的快樂,都增加了他的勝利,因而他更愛她。至於他是否有時因為小小的醋意使她苦惱過,眼下我還拿不准,至少,如果我處在他的位置上,在妒忌這個魔鬼面前是不會完全無動於衷的。
  無論怎麼說,總之我呆在綠蒂身邊的快樂已經過去了。我該把這叫做愚蠢還是迷惘?——管這些名稱幹嗎!事情本身就說明問題了!——我現在所知道的一切,早在阿爾貝特回來之前就都知道了;我知道,我不能向她提出要求,也沒有提出要求——就是說,只要做得到,盡管與她關系親密,也不抱什麼奢望。——現在這個傻瓜只好幹瞪著兩只大眼,因為另一個人來了,從這傻瓜身邊把這姑娘奪走了。
  我咬緊牙關,嘲笑自己的可憐,兩倍、三倍地嘲笑那些可能要我死了這條心的人,他們說,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了。——這些草人,快給我走開!——我在樹林堛F跑西顛了一陣,到綠蒂那兒去,可阿爾貝特正陪綠蒂坐在花園的涼亭堙A我不能再往前走了,我傻話連篇,語無倫次,出盡了洋相。——“看在上帝的份上,”綠蒂今天對我說,“我請您別再鬧出昨天晚上那種場面了!你那時那麼滑稽可笑,真是嚇人。”——和你說句掏心話吧,我瞅准時機,他一有事,我便嗖的一下出了門,每當發現她獨自一人時,我就喜不自勝。

TOP

八月八日
  有些人要我們屈服於不可抗拒的命運,對這些人我給予了痛斥。親愛的威廉,請你相信,我絕不是指你。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有類似的意見。從根本上說,你是對的。只有一點,我的摯友!世上的事能用“非此即彼”的套式來辦的,真是微乎其微;感情和行為方式千差萬別,就拿鷹鉤鼻和獅子鼻之間的種種差異來說吧,真是林林總總,無以數計。倘若我承認你的全部論點是正確的,卻又想設法從“非此即彼”中間溜過去,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你說:要麼你對綠蒂抱著希望,要麼就別抱希望。好,如果是第一種情況,那就設法去實現希望,努力達成你的願望;如是後一種情況,那就振作起精神,設法擺脫那可憐的、必定會耗掉你全部精力的感情。——我的摯友,你這話是出於好意,也說得很幹脆。
  可是,假如一個不幸的人正被日益惡化的疾病慢慢耗去生命而無法阻擋,你能要求他自己捅上一刀,一勞永逸地結束其痛苦嗎?病魔消耗他的精力,不同時也摧毀了他自我解脫的勇氣嗎?
  當然,你可以拿一個類似的比喻來回答我:與其瞻前顧後,猶豫不決,拿自己的生命孤注一擲,誰不寧肯截掉一只手臂呢?——我不知道!——我們還是別在比喻上兜圈子吧。夠了。——是的,威廉,有時在一瞬間,我也有振作起來擺脫一切的勇氣,現在,我只要知道該往何處去,我便往那兒去。
  傍晚
  我已經有好些時候沒有記日記了,今天我又拿起日記本,看到我竟是如此有意識地一步步陷於目前的處境,真是大吃一驚!我對自己的處境一直看得很清楚,可是我的行動卻像個孩子;現在我對自己的處境仍是一目了然,可是境況並沒有好轉的跡象。

TOP

八月十日
  我若不是傻瓜,我的生活本可以過得最好、最幸福。像我現在所處的環境,既優美,又讓人心情愉快,這是不易多得的。啊,只有我的心才能創造自己的幸福,這話說得對。——我是這個可愛的家庭的一員,老人愛我如子,孩子愛我如父,綠蒂也愛我!——再就是守本分的阿爾貝特,他沒有以脾氣怪譎和舉止無禮來擾亂我的幸福,他待我以親切的友情,在他心目中,除了綠蒂,我就是世上最親愛的人了!——威廉,我們散步時彼此談著綠蒂,要是聽聽我們的談話,真是一大樂事。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這種關系更可笑的事了,然而我卻常常為此泫然淚下。
  他向我談起綠蒂賢淑的母親:臨終前她把家和孩子都交付給綠蒂,又把綠蒂托付給他;從這時起,綠蒂就表現出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她井井有條地料理家務,嚴肅認真地照看弟妹,儼然成了一位真正的母親;她時刻懷著熱烈的愛心,兢兢業業地勞動,然而並沒有失去活潑的神情和無憂無慮的天性。——我走在他身邊,不時采摘路畔的野花,精心編紮成一個花環,隨後便將它擲進嘩嘩流去的河堙A看著它輕輕往下飄去。——我記不清是否已經寫信告訴過你:阿爾貝特要在這埵矰U了,他在侯爵府上找了個薪俸頗豐的職位,很討人喜歡。像他這樣辦事兢兢業業、有條不紊,我很少見到。

TOP

八月十二日
  確實,阿爾貝特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昨天我同他演了精彩的一幕。我去他那兒向他告別;我一時心血來潮,要騎馬到山堨h,現在我就是從山媯鳩A寫信的。我在他房間堥茼^踱著,他的兩支手槍不意落在我的眼堙C——“把手槍借給我吧,”我說,“我出門好用。”——“行呵,”他說,“要是你不怕麻煩給槍裝上彈藥;槍在我這堭噩菪u是擺擺樣子而已。”——我取下一支槍,他繼續說:“我的小心謹慎曾同我開了一次淘氣的玩笑,打那以後我就不願再擺弄這玩藝兒了。”——我心埵n奇,很想知道這件事。——“我在鄉下一位朋友家堣j約住了三個月,”他說,“身邊帶了幾支微型手槍,都未裝彈藥,我也睡得很安穩。一天下午,下著雨,我閑坐無事,不知怎麼,頓時生出奇思異想:我們可能會遭到襲擊,可能用得上手槍,可能……——你知道,事情會怎樣。——我把手槍交給僕人,讓他把槍擦一擦,裝上彈藥,而這小子卻拿著槍去逗女僕玩,想嚇唬她們一下,上帝知道是怎麼搞的,槍走了火,通條還在槍膛堙A一下子射進一位女僕右手拇指肌,把她的拇指打爛了。她向我哭訴了一陣,我還得支付她的治療費,自此以後,我所有的槍支都不裝彈藥了。親愛的朋友,小心謹慎有什麼用?並不是所有的危險都能預見得到的!雖然……”——現在你知道了吧,我很喜歡此人,甚至還包括他的“雖然”二字,因為任何一般定理都有例外,這不是不言而喻的嗎?此公竟如此四平八穩,面面俱到!要是他覺得說了些考慮不周、一般化的或不太確切的言辭,他就要沒完沒了地對他的話加以限定、修正、增添和刪減,末了與原來的意思大相徑庭。由於這個原因,他不厭其煩地把這件事情說得詳詳細細,纖悉無遺,到後來我根本就不聽他說了,完全在琢磨自己的一些陰鬱的念頭,我以暴躁的姿態把槍口對准自己右眼上的額頭。——“啊喲!”阿爾貝特叫道,同時從我手塈熇j奪下,“這是幹什麼?”——“槍堥S裝彈藥,”我說。——“即使這樣,你要幹什麼?”他極不耐煩地加了一句。“我想象不出,人怎麼會這樣傻,竟會開槍自殺,單是這種念頭就讓我惡心。”
  “你們這些人呵,”我嚷道,“只要談起一件事,馬上就要說:‘這是愚蠢的,這是聰明的,這是好的,這是壞的!’究竟想要說明什麼問題?你們為此研究過一個行動的內在情況嗎?你們能確切解釋這個行為為什麼會發生,為什麼必然會發生的原因嗎?如果你們研究過,那就不會如此草率地作出判斷的。”
  “你得承認,”阿爾貝特說,“某些行為的發生無論出於什麼動機,其本身總是一種罪惡。”
  我聳聳肩,承認他說得有道理。——“可是,我親愛的,”我接著說,“這堣]有例外。不錯,偷盜是一種罪惡,但是一個人為了自己和親人不致餓死才去盜竊,他該值得同情還是該受到懲罰?丈夫由於正當的憤怒,一氣之下殺了不忠實的妻子及卑鄙的奸夫,誰還會向他扔第一塊石頭?還有那位姑娘,那位在極樂時刻完全沉醉在排山倒海的愛情的狂歡之中的姑娘,又有誰會向她扔第一塊石頭?我們的法律本身——這些冷血的、咬文嚼字的學究也會被感動,不給予她懲罰的。”“這完全是另一碼事,”阿爾貝特說,“因為一個人受了激情的驅使,失去了理智,只能把他看作醉漢,看作瘋子。”“喲,你們這些有理智的人!”我微笑著叫道。“激情!酩酊大醉!瘋狂!你們卻在那塈N眼旁觀,無動於衷,你們這些品行端正的人,你們嘲罵醉漢,唾棄瘋子,像祭司一般從那邊過去,像那個法利賽人似的感謝上帝,感謝他沒有把你們造成醉漢或瘋子。我卻不止一次喝醉過,我的激情也和瘋狂相差無幾,我並不為此感到悔恨,因為以我自己的尺度來衡量,我知道,凡是成就偉大事業,做了看似不可能的事的,都是出類拔萃的人,可是他們卻從來都被罵作醉漢和瘋子。
  “即使在平常的生活中,凡是有人做了豪爽、高尚、出人意料的事,就總會聽到有人指著他的脊梁骨在背後嚷嚷:‘這家夥喝醉了,他是傻瓜!’這真叫人受不了。慚愧吧,你們這些清醒的人!慚愧吧,你們這些聖賢!”“你這又在異想天開了,”阿爾貝特說,“你把什麼事都繃得緊緊的,至少這塈A肯定是錯了,現在談的是自殺,你卻把它扯來同偉大的行為相比:自殺只不過是軟弱的表現罷了,因為比起頑強地忍受痛苦生活的煎熬,死當然要輕松得多。”我打算中止談話;他這種論調真讓我火冒三丈,我的話都是吐自肺腑,他卻盡說些毫無意義的老調。可是我還是按捺住心頭的怒火,因為他這一套我聽慣了,也常常為此而氣惱。於是我稍帶激動地回答他:“你說自殺是軟弱?我請你不要被表面現象所迷惑。一個民族,一個在難以忍受的暴君壓迫下呻吟的民族,當它終於奮起砸碎自己身上的鎖鏈時,難道你能說這是軟弱嗎?一個人家宅失火,他大驚之下鼓足力氣,輕易地搬開了他頭腦冷靜時幾乎不可能挪動的重物;一個人受到侮辱時,一怒之下竟同六個對手較量起來,並將他們一一制服,能說這樣的人是軟弱嗎?還有,我的好友,既然拚命便是強大的力量,為什麼繃得緊便該成為其反面呢?”——阿爾貝特凝視著我,說:“請別見怪,你舉的這些例子,在我看來和我們討論的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這可能,”我說,“別人常責備我,說我的聯想方法近乎荒謬。那麼就讓我們來看一看,我們是否能以另一種方式,設想一個決意擺脫生活擔子的人——這種擔子在通常情況下是愉快的——是什麼樣的心境。我們只有具有共同的感受,才有資格來談論一件事。”
  “人的天性都有其局限:它可以經受歡樂、悲傷、痛苦到一定的限度,一旦超過這個限度,他就將毀滅。”我繼續說,“這堛滌暋D並不在於他是軟弱還是堅強,而在於他能不能經受得住自己痛苦的限度,無論是在道義上或肉體上。我認為,把一個自殺者說成是懦夫,正如把一個死於惡性熱病的人稱為膽小鬼一樣,都是不合適的,這兩種說法同樣是離奇的。”“謬論,簡直是謬論!”阿爾貝特嚷道。——“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荒謬,”我說。“你得承認,如果人的機體受到疾病的侵襲,使他的精力一部分被耗蝕,一部分失去了作用,再也不能痊愈,無論怎麼治也無法恢複生命的正常運轉,這種病我們稱之為絕症。
  “好吧,親愛的,讓我們把這個比喻用於精神上吧,請看一看人在狹隘的天地堙A各種印象對他起著什麼作用,是怎麼確定他的思想的,直至最終不斷增長的激情是如何奪去他冷靜的思考力,以致使他毀滅的。
  “沉著而有理智的人雖然對這位不幸者的處境一目了然,雖然也勸說他,但都是徒勞的!這正如一個健康人站在病人床前,卻一點兒也不能把自己的精力輸送給病人一樣。”
  阿爾貝特覺得這些話說得太籠統。於是我便提起一位不久前淹死在水堛漫h娘,又把她的故事給他重講了一遍:“這是一位年輕的好姑娘,是在狹小的家庭圈子堛齯j的,每星期幹些家務活,到了星期天就穿上一套逐步添置的盛裝同幾個情況與她相似的姑娘一起到郊外去散散步,也許逢年過節還跳跳舞,再就是同女鄰居興致勃勃地聊上一陣,說說某次吵嘴的起因啦,誰散布誰的流言蜚語啦,等等,除此之外就談不上別的娛樂了。——她火熱的天性後來感覺到了某些內心的需求,男人的諂媚奉承更增加了這種需求;以前的快樂已經漸漸變得平淡無味了,最後她終於遇到了一個人,一種從未經曆過的感情不可抗拒地把她吸引到他的身邊,於是她便把一切希望統統寄托在此人身上,忘掉了周圍的世界,除他之外,除他一人之外,她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感覺不著,她心堨u想著他,只想著他一個人。空洞的消遣雖可滿足變化無常的虛榮心,但她不為其所左右,一心徑直追求自己的目標,她要成為他的人,她要在永琲漱魌l連理中尋找她所缺少的一切幸福,享受她所渴望的種種歡樂。頻頻許下的山盟海誓,給她吃了定心丸,使她確信自己的希望絕不會落空;大膽的愛撫更增添了她的欲求。這一切都充塞著她的心靈;她浮蕩在恍惚的神思中,沉浸在對於歡樂的預感中,她興奮到了極點,終於伸出雙臂,要將自己的全部心願摟住。——可是,她最愛的人卻將她拋棄。——她驚呆了,神志麻木了,站在那堙A面對萬丈深淵;她周圍是一片黑暗,沒有希望,沒有安慰,沒有感覺,因為是他——在他身上她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是他將她遺棄的呀!她看不見面前廣闊的世界,看不到許許多多可以為她彌補這個損失的人,她感到形單影只,感到被世界遺棄了。——她被內心可怕的痛苦盲目地逼上了絕路,於是便縱身往下一跳,以便在環抱著周圍一切的死亡中來消除自己的一切痛苦。——你看,阿爾貝特,這便是某些人的故事!請告訴我,這難道不是一種病例嗎?在這混亂而矛盾的力的迷津中,天性找不到出路,人就唯有一死了之。
  “讓這幫袖手旁觀、專說風涼話的人遭殃吧!他們可能會說:‘傻丫頭!要是她等一等,要是讓時間來醫治,那麼絕望就會被排除,就會有另一個人來安慰她。’——這正好像有人說:‘這傻瓜,竟會死於熱病!要是他等到體力恢複,體液好轉,血液騷動平靜下來了,那一切就會好起來,他興許會一直活到今天呐!’”
  阿爾貝特還覺得這個比喻不夠明白具體,又提出一些異議,如,說我講的只是一位單純的姑娘,倘若是個有理智的男人,又不那麼狹隘,涉世也較深,那怎麼也要原諒他呢,對於這一點他不理解。——“我的朋友,”我大聲嚷道,“人總歸是人,當一個人激情澎湃,而又受到人性局限的逼迫時,他即使有的那點兒理智也很少能起作用,或者根本就起不了作用。更何況——下次再談吧……”說著,我便拿起我的帽子。哦,我的心媟P慨萬千——我和阿爾貝特分開了,互相並沒有能夠理解。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要理解另一個人是多麼不容易呀!
  八月十五日
  確實,世界上人最需要的東西莫過於愛情。我感覺到,綠蒂不願失去我,而這幫孩子更是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我每天一早就去他們那兒。今天我去了,去為綠蒂的鋼琴校音,但這事今天沒能辦成,因為孩子們纏著我,要我給他們講故事,甚至綠蒂也讓我滿足孩子們的心願。我給他們把晚餐面包切好,他們從我手中接面包就像是從綠蒂手堮釣鴘漱@樣,個個都非常高興。我給他們講了那位由一雙神奇的手送飯來吃的公主的故事。我由此學到了很多東西,這一點請你相信。我真感到驚訝,這個故事竟給他們留下了這麼深的印象。因為我在講的過程中往往添油加醋,第二次講的時候上次編造的情節就給忘了,這時孩子們立刻就會說,這和上次講的不一樣,所以我現在正練習以抑揚頓挫的唱歌的音調毫不走樣地一氣兒就把故事背誦下來。我從中領會到,一位作家如果他的書再版時將故事作了修改,改了以後即使藝術上好多了,那還是必然會損害他的作品的。我們總是願意接受第一個印象,人生來就是這樣,最最荒誕不經的事你也可以使他信以為真,並且立即記得牢牢的,誰要想重新把它推翻或者抹掉,誰就是在自找麻煩!

TOP

八月十八日
  難道非得如此:使人幸福的東西,反過來又會變成他的痛苦之源?
  對於生意盎然的大自然,我心堨R滿了溫馨之情。這種感情曾給我傾注過無數的歡樂,使周圍世界變成了我的伊甸園,可如今我卻成了一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專給別人制造痛苦的人,成了一個折磨人的精靈,無處不在將我追逐。以前我從岩石上縱覽河對岸山丘間的豐饒的穀地,看到周圍一派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景象;我看到那些山巒從山腳到峰頂都生長著高大、茂密的樹木,那些千姿百態、蜿蜒曲折的山穀都遮掩在可愛的林木的綠蔭之中,河水從囁嚅細語的蘆葦間緩緩流去,柔和的晚風輕輕吹拂,片片可愛的白雲從天際飄浮而來,在河塈諵U自己的倒影;我聽到小鳥在四處啼鳴,使樹林堨R滿勃勃生機,千百萬只蚊蚋在夕陽最後一抹紅色的餘暉中大膽地翩翩而舞,落日最後顫顫的一瞥把唧唧鳴叫的蟋蟀從草叢中解放出來了,我周圍一片嗡嗡嚶嚶之聲,使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地上,一片片苔蘚從我站立的堅硬的岩石上奪取養分,生長在下面貧瘠的沙丘上的、枝幹互纏的簇簇灌木為我開啟了大自然內部熾烈而神聖的生命:這一切我都攝入自己溫暖的心中,處在豐富多采、森羅萬象的大自然之中,我覺得自己也飄然欲仙了,無窮世界的種種壯麗形態都栩栩如生地在我心靈中躍動。巍峨的群山將我環抱,我面前是一個個深穀,道道瀑布飛瀉而下,我腳下條條河水嘩嘩而流,樹林和山巒也鳴聲作響;我看見各種不可解釋的力量在地球深處相互作用,彼此影響;在大地之上,天空之下繁衍著千姿百態的生物,而每種生物又呈現出形形色色、千差萬別的形態;還有人,他們家家住在小屋堙A定居在一起,好共同來保護自己的安全,並以為他們是這廣闊世界的主宰!可憐的傻瓜!你把一切都看得如此微不足道,因為你自己就那麼渺小。——從無法攀登的高山,越過人跡未至的荒漠,到無人知曉的海洋的盡頭,永琲熙y物主的精神無處不在飄蕩,並為每顆能夠聽到他聲音的有生命的細塵末灰感到高興。——啊,那時我常常渴望借助從我頭頂飛過的仙鶴的翅膀,把我帶往茫茫大海之濱,從這位無窮無盡者那只泡沫翻騰的酒杯中喝飲那激蕩的生命之歡樂,只要片刻時光,讓我胸中被限制的力感受一下那位在自身生出萬物、通過自身造出萬物來的造物者的一滴幸福。
  兄弟呀,只有想起那些時光,我心堣~會歡暢。我想竭力去重新喚起、重新言說那些無以言說的感情。單就此事本身便將我的靈魂提升到超出了自己的高度,隨之我也加倍感覺到自己目前處境之可怕。
  在我靈魂之前仿佛拉開了一幅幕布,無窮無盡的生活之舞臺在我面前變成了永遠開啟著的墳墓之深淵。一切都是轉瞬即逝,一切都倏忽而過,生命力很難長久保持,啊,它將被卷進激流,被波濤吞沒;並在岩石上撞得粉碎,這個時候你能說“這是永琲滿邑隉H沒有一個瞬間不在耗損你和你周圍親人的生命,沒有一個瞬間你不是破壞者,也不得不是破壞者;一次最最普通的散步就要葬送千百只可憐的小蟲子的生命,一蹴腳就會毀掉螞蟻辛辛苦苦營造的房舍,把一個小世界踩為一座羞辱的墳墓。啊,觸動我的不是世界上罕見的大災難,不是沖毀你們村莊的洪水,不是吞噬你們城市的地震;傷害我心靈的是隱藏在大自然中的耗損力,它所造就的一切無一不在摧毀它的鄰居,無一不在摧毀它自己。想到這些我便心驚膽顫,步履踉蹌。圍繞我的是天和地,以及它的織造力,我所看到的唯有永遠在吞噬、永遠在反芻的龐然大物。

TOP

八月二十一日
  清晨,我從噩夢中醒來,向她伸出雙臂,結果是竹籃子打水;夜堙A一個幸福無邪的夢捉弄了我,仿佛我在草地上坐在她的身邊,握著她的手,印上千百個吻,隨後我在床上找她時,又是海底撈月。唉,我在半睡半醒中昏昏聵聵地向她摸索,摸了一陣就完全清醒了。——一股淚流從我壓抑的心中迸湧而出,面對昏暗的前程,我絕望地哭了。

TOP

八月二十二日
  真是不幸,威廉,我有充沛的活力,卻偏偏無所事事,閑得發慌,我不能遊手好閑,卻也什麼都幹不了。我沒有了想象力,失去了對大自然的感覺,書籍令我討厭。倘若我們失去了自我,也就失去了一切。我向你發誓,有時我希望當一名短工,只是為了每天早晨醒來時,對來到的一天有所期待,有所渴求和希望。我常常羨慕阿爾貝特,看到他埋頭在文件堆堙A心奡N思忖,要是我處在他的位置上,該有多好!好幾次我曾想要給你和部長寫信,在公使館媬悜蚋齒魽C你曾很有把握地說過,公使館不會拒絕我。我自己也相信這一點。長時間以來部長一直很喜歡我,早就勸我找點事做;有個把小時,我也真想要這麼辦。可是後來我再一琢磨,便想起了那則馬的寓言。這匹馬對自由感到厭煩了,便讓人加上鞍子,套上轡頭,結果差點兒讓人騎垮。——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親愛的朋友,我心堶n求改變現狀的渴望,不也許正是一種內心婸嶀ㄣr快的厭煩,那種處處對我緊跟不放的厭煩嗎?

TOP

八月二十八日
  真的,要是我的病能治得好,他們是會給我治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一大早我就收到阿爾貝特的一個小包裹。打開包裹,一個粉紅色的蝴蝶結即刻映入我的眼簾。我與綠蒂初次相識時,她胸襟上就結著這個蝴蝶結,自那以後,我曾求過她多次,讓她把蝴蝶結送我。包媮晹釣漭U十二開本的小書——韋特施泰因版的荷馬袖珍本。這個版本是我早就想要的,免得散步時總帶著我那本埃內斯蒂版的大厚本。看,沒等我開口他們就滿足了我的願望,他們善察人意,總是想方設法送給我一些我所喜愛的小禮品,以表達他們的友情。這些小禮品要比那些光彩奪目的禮物珍貴一千倍,那種耀眼的禮物是饋贈者用來侮辱我們,以滿足他們自己的虛榮心的。我千百次地吻著蝴蝶結,每次呼吸都將種種幸福的回憶啜入心田,於是我便沉浸在幸福的日子堙C這樣的日子只有不多幾天,現在已經一去不複返了。威廉呀!事情就是這樣,我不抱怨,生命之花只不過是幻象!多少花朵凋謝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結了果的寥寥無幾,而果實能成熟的就更是稀少!不過,世上的果實還是足夠的;可是,我的兄弟呀,對於這些熟果難道我們可以不加理會,可以瞧不起,可以不去享受而任其爛掉嗎?
  再見!這堛漁L天很美;我常常坐在綠蒂的果園堛漯G樹上,手堮陬蛜K果長杆,把樹梢上的梨子采下來。她則站在樹下,取下我從長杆上遞給她的梨。

TOP

八月三十日
  不幸的人呀!你難道不是傻瓜?你不是在自己騙自己?這無休無止的洶湧澎湃的激情該怎麼辦?除了為她,我已不再禱告別的;除了她的倩影,我想象中已無別的形象,周圍世界上的東西,只有同她有關的我才看得見。這也給了我一些幸福的時刻——直到我不得不同她分離!唉,威廉,我的心為何常將我困擾!——我坐在她身邊,坐上兩小時、三小時,欣賞著她的身姿,她的風度,她的談吐,於是漸漸地我所有的感官都緊張到極點,我眼前一片昏暗,我幾乎什麼也聽不到了,我的咽喉像是被暗殺者卡住了,我的心在狂跳,想要讓壓抑的感官得到發泄,結果反而使其更加紊亂。——威廉呀,我往往不明白,我到底是不是在世上!要不是有時我抑鬱的心情有所減輕,要不是綠蒂給了我一點可憐的安慰,允許我伏在她的手上痛哭,吐一吐我心中的積鬱,那我必然得走開,必須跑出去,遠遠地到原野中去四處遊蕩,那末,攀登陡峭的山峰,在無路可行的森林堥咱X一條路來,讓灌木叢刮破我的衣服,讓荊棘刺破我的肌膚,這便將是我的樂趣!這樣,我心奡N會好受一些!但也不過是“一些”而已!有時,我感到又累又渴,就在途中躺一躺,有時在深夜,一輪滿月在天空高掛,我在寂寞的森林塈丹b一棵彎曲的樹上,使磨破的腳掌減輕些許痛楚,在影影綽綽的月色中,乏人的寂靜將我送入夢鄉!唉,威廉,一間修道士寂寞的陋室,一件粗羊毛織的長袍和一根荊條腰帶便是我的靈魂的清涼劑。再見!除了墳墓,我看不到這痛苦會有盡頭。

TOP

九月三日
  我不得不走了!感謝你,威廉,感謝你堅定了我動搖不定的決心。兩星期來我在反複考慮離開她的問題。我必須走了。她又進城到女友家去了。而阿爾貝特——而我——我非走不可了!
  九月十日
  那是一個黑夜!威廉呀!現在我經受了一切。我將不會再見她!哦,我的摯友,此刻我不能飛來抱住你的脖子,好好哭一場,來表達我狂喜的心情,傾吐沖擊我心靈的感情。我坐在這兒,張著大嘴喘氣,竭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等待黎明的來臨。我定的馬將在日出時啟程。
  啊,她現在睡得正穩,不會想到,她永遠不會再見到我了。我是咬著牙離開她的,我夠堅強的,同她談了兩個小時,就是沒有泄露自己的計劃。上帝,這是一次什麼樣的談話呀!阿爾貝特答應我,吃完晚飯馬上就同綠蒂一起到花園堥荂C我站在栗樹下的坡臺上,最後一次目送夕陽抹過可愛的山穀和緩緩的河流,沉入天邊。過去我常常同她一起站在這堙A也是欣賞這幕壯麗的景象,而現在——我在這條我十分喜愛的林蔭道上徘徊;還在我認識綠蒂之前,這奡N有一種神秘而親切的吸引力,使我駐足不前;我們相識之初,當我們發現彼此都偏愛這小塊地方時,我們是多麼高興呀!這地方真是我見過的一件最富浪漫情調的藝術瑰寶。
  只有到了栗樹之間,你才會有寬闊的視野。——啊,我記得,我想我已多次在信埵V你說起過,高大的山毛櫸形成兩道樹牆,一片觀賞叢林與之相連,林蔭道因此變得更加幽暗,末了在它的盡頭形成一方與世隔絕的小天地,寂靜索寞,令人竦然。我還記得,一天正午,當我第一次走進媄銈氶A心媟P到非常親切;當時我隱隱約約地預感到,在這方天地堙A我將會飽嘗幸福和痛苦的滋味。
  我沉浸在離別的惆悵和再次見面的歡愉中,思緒萬千。大約等了半小時,就聽到他們往坡臺上走來了。我便跑著迎了下去,懷著戰栗的心情握住她的手親吻。我們登上坡臺時,月亮正從鬱鬱蔥蔥的山崗後面升上來。我們漫無邊際地閑聊,不覺已走近了黑黝黝的涼亭。綠蒂走進去,坐了下來,阿爾貝特挨她而坐,我也坐在她身邊;可是,我心情不安,難以久坐,我便站起身來,在她面前來回走了一陣,又重新坐下。這處境真讓人發怵。這時月光映照在山毛櫸牆盡頭的整個坡臺上,她讓我們注意欣賞月光的魅力:這景色真美,因為我們四周圍都籠罩在朦朧的幽暗之中,因此那月光輝映之處就越發顯得絢麗奪目。我們都沒說話,過了一會她先開始說:“我每次在月光下散步總會想起故世的親人,死亡、未來等問題總會襲上我的心頭。我們都是要死的!”她接著又說,聲音堨R滿壯美的感情:“可是,維特,我們死後還會重逢嗎?會重新認得出來嗎?您怎麼想?您怎麼說?”
  “綠蒂,”我說,同時把手伸給她,眼媞u著淚水,“我們會再見的!會在這堜峓O處再見的!”——我說不下去了。——威廉呀,此刻我心堨縞R滿了離愁別緒,她偏偏又非問這些!
  “故世的親人是否知道,是否感覺得到,我們幸福的時候總是懷著溫馨的愛追念他們呢?”她繼續說下去道:“哦!當靜靜的夜晚坐在媽媽的孩子中間,坐在我的弟妹中間,他們圍著我,就像當年圍著媽媽一樣,每當這時,母親的身影就會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含著思慕的眼淚仰望天空,但願她能往屋堿搕W一眼,看看我是如何遵守在她臨終時向她許下的這個諾言的:當她的孩子的媽媽。我深情地呼喊:‘倘若他們覺得,我對他們的關心不及你對他們那麼周到,那就請你原諒我,最最親愛的媽媽!哦,我一定做我力所能及的一切,給他們穿好吃好,還有,比這些更重要的是,給他們關懷和愛。你看,我們相處得多麼和睦,親愛的聖潔的媽媽!你一定會懷著最熱烈的感激之情贊美上帝,贊美你含著最後的痛苦的淚水祈求他保佑你的孩子的主。’”——
  她說了這番話!哦!威廉,誰又能把她說的話重複一遍!冷冰冰的、死的文字怎能描畫出這美妙的精神之花!阿爾貝特溫柔地插話說:“您太激動了,親愛的綠蒂!我知道,您心媮`在想著這些事,但是,我求您……”——“哦,阿爾貝特,”她說,“我知道,你不會忘記那些夜晚,每當爸爸出門去了,我們把孩子都送上了床,這時我們就一起坐在那張小圓桌旁。你常常拿著本好書,但是你很少能讀下去。——同這顆美麗的靈魂交流不是比什麼事都重要嗎?我那美麗、溫柔、活潑、勤勞的母親呀!我常常跪在床上,眼含淚水向上帝祈求:讓我也像媽媽一樣。我的眼淚上帝是知道的。”
  “綠蒂!”我一面喊,一面跪倒在她跟前,拿起她的手,讓它浸在我的熱淚之中,“綠蒂!上帝會賜福給你,你媽媽的靈魂也會保佑你!”——“您要是認識她該多好,”她一邊說,一邊握住我的手,“她是值得您認識的!”聽了這話,我差點兒暈了。還從來沒有人以如此崇高、如此敬佩的話稱贊過我呢。她接著又說:“媽媽去世時正當錦瑟年華,最小的兒子還不滿六個月!她得病時間不長,死的時候很平靜,也很安詳,只是心疼孩子,特別是最小的孩子。臨去時她對我說:‘把他們都叫上來!’我把他們領進房堙A幾個小的還不懂事,大的則不知所措,大家都在病床四周站著,媽媽舉起雙手為他們祈禱,挨個吻了他們,就讓他們出去。這時她對我說:‘當他們的媽媽吧!’——我把手伸給她,向她作了保證。——‘你答應的事,擔子可不輕呀,我的女兒!’她說,‘要有母親的心,母親的眼睛。我常從你感激的眼淚中看出,你體會到了當母親的分量。對弟妹你要有母親的慈愛,對父親你要有妻子的忠誠和順從。你會給他安慰的。’接著她問起父親。父親為了不讓我們看到他揪心裂肺的悲痛,走出去了,作為丈夫,他已經亂了方寸。
  “阿爾貝特,當時你也在房堙C她聽見有人走動,便問是誰,並要你到她跟前去。她以欣慰和安詳的目光注視著你和我,相信我們是幸福的,我們兩人在一起是幸福的……”——阿爾貝特一下摟住她的脖子,一邊吻她一邊大聲說道:“我們是幸福的!將來也會是幸福的!”——冷靜的阿爾貝特完全失去了自制力,我自己也是百感交集,惘然若失。
  “維特,”她接著又說,“這樣一位女性,竟要讓她謝世而去!上帝呀!有時我想,當生活中最愛的人讓人抬走的時候,最感到傷心的是孩子,很久以後他們還在抱怨穿黑衣服的人抬走了媽媽!”
  她站了起來。我也清醒了,感動之極,繼續坐著,握著她的手。——“我們走吧,”她說,“已經很晚了。”——她想把手縮回去,但我卻把它握得更緊。——“我們會再見的,”我大聲說道,“我們會重聚的,無論變成什麼模樣,我們互相都會認出來的。我走了,”我接下去又說,“我是心甘情願地走的,可是,要我說出‘永遠’兩個字,我卻經受不了。再見了,綠蒂!再見了,阿爾貝特!我們會再見的。”——“我想是明天。”她戲謔地說——明天,它意味著什麼啊!唉,她從我手堜潀^她的手時,她還全然不知呢。——他們朝林蔭道走去,我站著,目送他們在月光中離去。我撲倒在地,放聲大哭,隨後又一躍而起,奔上坡臺,還看得見下面高大的菩提樹的陰影堙A她白色的衣裙閃爍著朝花園大門走去,我伸出雙臂,這時她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TOP

下篇

  十月二十日
  昨天我們到了這堙C公使身體不舒服,要在家堨薿妥X天。他要是對人不怎麼厲害,那一切都會好的。我發覺,我發覺,命運給了我嚴峻的考驗。我要鼓起勇氣!心情愉快什麼都可以承受得住!心情愉快?這話竟出於我的筆下,真讓我好笑。哦,只要稍為愉快一點,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什麼!別人有了一點兒精力和才能便在我面前自鳴得意、播唇弄舌了,我幹嗎要懷疑自己的才能和稟賦?仁慈的上帝,我這一切都是你賜予的,你為什麼不留下一半,另給我以自信和滿足呢?
  要有耐心!有耐心!情況會好轉的。我要對你說,親愛的朋友,你的話是對的。自從我每天到老百姓中間去轉轉,看看他們在幹些什麼,是怎麼忙活的,我對自己就滿意多了。確實,我們天生就是如此,總要拿別人同自己相比,拿自己同別人相比,在相互比較中就顯出了幸福和痛苦,所以,最大的危險莫過於孤獨寂寞了。我們的想象力受到天性的激發,又受到詩歌中奇妙的幻象的熏陶,往往臆造出一系列高大的人物形象來,而我們自己是最低下的,似乎除了我們自己,一切都美好無比,別人都比自己完美。這種想法是十分自然的。我們常常感到自己缺少某些東西,並覺得別人所具有的,正是我們身上所缺少的,此外我們還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統統給了別人,還賦予他們某種理想的怡然自得的情緒。於是,幸運者便完美無缺了,實際上他只是我們自己臆造的產兒。反之,如果我們竭盡自己虛弱和疲憊之力,一個勁地勇往直前,那麼我們往往便會發現,盡管我們步履蹣跚,而且逆風而行,卻比那揚帆使槳的人走得更遠——而且——如果能同別人並駕齊驅或者甚至超而過之,就會真正感覺到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TOP

十一月二十六日
  我開始十分勉強地適應此地的生活了。最妙的是,這埵陶\多事情可做;此外,各式各樣的人,形形色色的新形象在我的心靈之前展示了一場多姿多采的戲劇。我認識了C伯爵,他是個思想開明,又很有抱負的人,令我對他的敬重與日俱增;他見多識廣,所以對人並不冷淡;同他的交往中他表現出極重友情、富有愛心。他很關心我,有次我到他府上去辦一件公事,一經交談,他便發現我們彼此十分投機,他可以同我暢懷敘談,而這一點他並不是同每個人都能做到的。他對我推心置腹,舉止坦率,我怎麼贊譽也不為過。能見到一顆偉大的心靈,一個對人敞開胸懷、以誠相待的人,真是人世間溫馨的樂事。

TOP

十二月二十四日
  公使真讓我煩死了,這是我預料到的。他是個拘泥刻板、仔細精確到極點的笨蛋,世上無人能出其右;此公一板一眼,嘮嘮叨叨,像個老婆子;他從來沒有滿意自己的時候,因此對誰都看不順眼。我辦事喜歡幹脆利索,是怎麼樣就怎麼樣;他卻會在把文稿退給我的時候說:“滿不錯,但請再看看,總是可以找出更好的字和更合適的小品詞來的。”——真要把我氣瘋了。少用一個“和”,省掉一個連接詞都是不允許的,有時我不經意用了幾個倒裝句,而他則是所有倒裝句的死敵;如果複合長句沒有按照傳統的節奏來寫,那他根本就看不懂。要同這麼一個人打交道,真是一種痛苦。
  馮·C伯爵的信任是我得到的唯一安慰。最近他極其坦率地對我說,他對我的這位公使慢慢騰騰、瞻前顧後的作風很不滿意。“這種人不僅自找麻煩,也給別人添麻煩。可是,”他說,“可是我們又只好去適應,就像是必須翻過一座大山的旅行者;當然,如果沒有這座山,走起來就舒服得多,路程也短得多;現在既然有這座山,那就得翻越過去!”——我的上司大概也覺察到伯爵比他更賞識我,因而耿耿於懷,便抓住一切機會,在我面前大講伯爵的壞話。我當然要加以反駁,這樣一來,事情只會更糟。昨天他簡直把我惹火了,因為他的一番話把我也捎了進去:說起辦事嘛,伯爵倒是輕車熟路的,還相當不錯,筆頭子也好,可就是跟所有愛好文藝的人一樣,缺少紮實的學識。說到這堙A他臉上顯露的那副神色仿佛在問:“感到刺著你了嗎?”但是,這對我不起作用;對於居然會這樣想、會采取這種態度的人,我根本就瞧不起。我毫不讓步,並以相當激烈的言辭進行反擊。我說,無論是在人品還是學識方面,伯爵都是一位不得不讓人尊敬的人。“在我認識的人中,”我說,“還沒有誰能像伯爵那樣,善於拓寬自己的才智,並把它用來研究各種各樣的具體問題,又能把日常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我這些話對於他這個狹隘的頭腦來說,簡直是對牛彈琴,為了不繼續為這些愚蠢的廢話再咽下一把怒火,我便告辭了。
  這一切全怪你們,是你們喋喋不休地讓我套上這副枷鎖的,而且還給我大念什麼要有所“作為”的經。作為!倘若種土豆和駕車進城出售穀物的農民不比我更有作為,那我就甘願在這條鎖住我的奴隸船上再服十年苦役。
  聚集在此地的那些令人討厭的人,表面的光彩掩蓋著他們的精神貧乏和空虛無聊!為了追逐等級地位,他們互相警覺,彼此提防,人人都想捷足先登;這種最可悲、最可憐的欲望竟是赤裸裸的,一絲不掛。比如此地有個女人,逢人便大講她的貴族頭銜和地產,以至於每個陌生人都必然會想:這是個傻子,以為有了點門第和地產便了不起了。——但是更惱人的是,該女人正是此地鄰近地方一位文書的女兒。——我真不懂,你看,一個人如此鮮廉寡恥,那還有什麼意思。親愛的朋友,我日益清楚地覺察到,以己之心去度他人之腹是多麼愚蠢。我自己的事還忙不過來,心情又是如此激蕩,——唉,我樂得讓別人走他們自己的路,只要他們也能讓我走我的路。
  最令我氣惱的,便是市民階層的可悲的處境。雖然我同大家一樣非常清楚,等級差別是必要的,它也給了我自己不少好處,只是它不要擋著我的路,妨礙我去享受人世間尚存的一點快樂和一絲幸福。最近,我散步時認識了一位馮·B小姐,她是位可愛的姑娘,在呆板的生活環境中仍保持著許多自然的天性。我們談得很投契,分別時我請她允許我到她家去看她。她非常大方地答應了,我幾乎等不及約好去她那兒的那一刻了。她不是本地人,住在這堛漫h媽家。老太太的長相我不喜歡,但對她十分尊敬,我多半是跟她交談,不到半小時,我基本上了解了她的情況,後來B小姐自己也跟我談了:親愛的姑媽這麼大年紀了仍是一貧如洗,既無與其身份相稱的產業,也無才智,除了祖先的榮耀並無別的依托,除了仰仗門第的隆蔭外並無別的庇護,除了從樓上俯視下面市民的腦袋之外並無其他樂趣。據說她年輕時很漂亮,生活逍遙自在,像只翩躚而舞的蝴蝶,起初以她的執拗任性折磨了許多可憐的小夥子;到了中年就紆尊降貴,屈就了一位俯首帖耳的老軍官。他以此代價和殷實的生活同她一起共度艱辛的暮年,後來便先去了極樂世界。她現在形單影只,晚景如斯,要不是她侄女如此可愛,誰還去理睬這位老太太。

TOP

一七七二年一月八日
  人啊,真不知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虛文浮禮上,成年累月琢磨和希冀的就是宴席上自己的坐位能不斷往前挪!這倒並非他們沒有別的事情可做:不,工作多得成堆成堆的,正因為他們都熱衷於種種傷腦筋的瑣事,才耽誤了去辦重要的事。上星期乘雪橇出遊時就發生了一場爭吵,真是掃興。
  這幫傻瓜,他們看不到,位置其實是沒有什麼關系的,坐首席的很少是第一號角色!正如有多少國王是通過他們的大臣來統治的,多少大臣又是通過他們的秘書來統治的!誰是第一號人物呢?竊以為是那個眼光過人、又擁有很大權力或工於心計、能把別人的力量和熱情用來實現自己計劃的人。

TOP

一月二十日
  親愛的綠蒂,為躲避一場暴風雪。我逃進一家農舍小客店,在這堛漫迠↗堙A我得給您寫信了。只要我呆在D鎮可悲的巢穴堙A周旋於陌生的、對我的心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人群中,我就沒有片刻工夫,沒有片刻可以使我的心叫我給您寫信的工夫;現在,在這所茅舍堙A寂寞、狹隘,雪花和冰雹猛烈地撲打著小小的窗戶,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您。我一進門,您的身影便浮現在我眼前,對您的思念就襲上我的心頭,哦,綠蒂,這是多麼聖潔,多麼溫馨!仁慈的上帝!第一個幸福的瞬間又出現了。
  我最親愛的,要是您能看到,就會知道,我心緒不定,神情恍惚,這股狂瀾把我淹沒了!我的神智完全枯竭了!我的心沒有片刻的充實,也沒有片刻的歡樂!什麼也沒有!什麼也沒有!我像站在一架西洋鏡前,看著小人小馬在我眼前轉來轉去,我常常問自己,這是不是光學的騙局。我自己也在參加表演,更多的是像個木偶似的被人耍,有時我握著旁邊一人的木手,嚇得趕忙縮了回來。晚上,我打算欣賞日出,可就是起不了床;白天,我希望觀賞月色,但又一直呆在房堙C我真不明白,我為什麼起床,又為什麼睡覺。
  使我的生活活躍起來的酵母沒有了;使我深夜堣斯M精神飽滿的魅力消失了;早晨把我從沉睡中喚醒的誘惑力也蕩然無存了。
  這塈痤o現的唯一的女性就是馮·B小姐。她很像您,親愛的綠蒂,如果有人可能像您的話。“哎喲!”您准會說,“你這人真會獻殷勤!”這話倒不見得完全不對。近來我很講究禮貌,也很機靈,不得不這樣呀!女士們說,我說起贊美的話來悅耳動聽,誰也比不上我。(您會加上一句:還會說謊。說謊是免不了的。您懂嗎?)還是讓我談談B小姐吧。她感情很豐富。從她的一雙藍眼睛奡N可以看得出來。門第成了她的負擔,滿足不了她的任何心願。她渴望離開這喧嚷的地方,有時候我們一起幻想純淨幸福的鄉村生活;啊,還談到了您!她往往不得不崇拜您,不是“不得不”,而是自願的,她很喜歡聽我談起您,她愛您。——
  哦,我真想在您那親切、可愛的小房間塈丹b您的腳前,看著我們可愛的小家夥在我們身邊互相翻滾戲耍,要是您覺得他們太吵,我就讓他們圍在我身邊,靜靜地聽我給他們講可怕的故事。
  太陽在白雪閃爍的原野上壯麗地沉落下去,暴風雪過去了,而我,——又得關進我的籠子堙C——再見!阿爾貝特在您身邊嗎?您怎麼樣?——上帝寬恕我提出這個問題!

TOP

二月八日
  連續八天,這堛漱悎蟳a極了,但是我卻很愜意。因為到這堨H後,每個陽光燦爛的日子總是讓人來糟蹋了,搞得索然無味。碰上下雨、下雪、嚴寒、化雪天氣,哈!我心媟Q,這下好了。呆在屋堥瓣ㄓ韘b外面差,或者反過來,到外面去倒也不壞。每當早晨太陽升起,晴朗的一天開始時,我便禁不住要喊:這又是一份天賜財富,他們互相又可以你爭我奪了!任何東西他們彼此都在你搶我奪,比如健康啦,好名聲啦,歡樂啦,休息啦!多半是出於愚昧、無知和狹隘,要是聽他們自己說,那個個都是菩薩心腸。有時我真想跪下來求他們,不要那麼發瘋似地點燃心頭無名怒火。

TOP

二月十七日
  我擔心,公使和我的共事不會長了。此公真讓人沒法忍受。他的工作和辦事方式極其可笑,以至我忍不住要違背他的意願,往往按我自己的想法和方式行事,因此當然從來都不合他的心意。為此他最近到宮廷去告了我,部長給了我一次警告,雖然很溫和,可總是警告呀。我正打算提出辭呈,正好收到他一封私人信。對這封信我不得不五體投地,對信堭R高、高尚和睿知的思想只有頂禮膜拜。他責備我過於感情用事,認為我在工作效益、影響別人和熟悉業務方面的偏激的想法是年輕人良好的勇氣,他表示尊重,並不要求消除這些想法,只是要設法使之緩和一些,並把它們引導到能夠真正發揮作用、產生有力影響的地方去。八天來我增強了信心,心情也舒暢了。心靈的平靜是非常珍貴的,它本身就是快樂。親愛的朋友,要是這美麗而寶貴的珍寶,不那麼容易碎,該有多好。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