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豬首領大作家]《鬼葬》全書完


354章:電鋸驚魂的狂熱份子
    354章:電鋸驚魂的狂熱份子
    杜成義打算跑過去。
    葉小青拼命掙扎,發出吱吱的聲響。
    杜成義雖然著急,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這是葉小青對他的警告。
    不要靠近來,不要靠近來,有危險
    杜成義停止了前進的腳步,然後,他細心地發現,在地上,連著一條細小的白色的絲線。如果不是細心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不會
看到的。
    這很明顯是一個機關,主要不相信碰觸到了這條線,就會有危險。
    現在問題是,如果觸發了機關,那麼這個機關的傷害的目標,是觸發機關的人呢,還是被捆綁吊著的葉小青呢?
    杜成義仔細觀察這條細線,沿著細線一路往線路的方向望過去。很快的,杜成義就發現了,這機關的目標,並不是葉小青。
    杜成義站開來,然後脫下右腳鞋子,對著白絲線一扔——
    鞋子砸中了繩子,然後突然頭頂上面傳來噗哧噗哧的聲音,一個黑色的巨大東西,不知道為什麼會從天花板裂縫處砸下來。
    砸中的位置,恰恰好就是那條白線的地方。
    杜成義他們倒吸一口冷氣。
    如果杜成義站在那個位置的話,此時此刻他肯定已經被劈成了肉醬了。
    這巨大的黑色東西,是一把巨大的銳利的大斧頭。
    “天哪,到底是誰,設下了這麼恐怖的一個機關?這又不是電鋸驚魂,弄的這麼恐怖幹嘛?”李衛尖叫著說。
    杜成義現在還是不敢輕舉妄動,他看著葉小青,然後說:“葉小青,我很快就去1救你下來。但是,現在不得不先忍耐一下,我現
在不敢輕舉妄動。所以,有些問題首先要向你問清楚才可以。你現在不能說話,所以你能不能用你的眼睛回答我?接下來我會問你問題
,如果答案是是,請你眼珠轉向左;如果答案是不是,那麼請你眼珠轉向右,你可以嗎?”
    葉小青的眼珠兒轉向了左。
    杜成義說:“對,你做得非常對。葉小青,第一個問題,下面這些地方,還有沒有機關?”
    葉小青眼珠兒轉向了左。
    杜成義說:“那好,這樣子我可以靠近你。第二個問題是,如果我走過來幫你解開你身上的繩索,是不是會觸發機關,傷害到你?

    葉小青的眼珠兒轉向了右邊。
    杜成義輕輕地來到了葉小青的旁邊,仰望著葉小青身上的繩索。
    果然,繩索上面,還是纏住另外一條透明的絲線。只要杜成義欲解開繩子時候,必然會扯動著這條絲線,那麼又不知道會牽動什麼
機關,而這個機關,目標卻是葉小青。
    杜成義將陳海羨叫過來。
    陳海羨來到跟前,說:“我應該怎麼做?”
    杜成義說:“陳老師,你覺得,如果我是將這絲線割斷,而由你先抓住這絲線,行不行?”
    葉小青卻拼命地吱吱著。
    陳海羨說:“我們現在先小心翼翼地將葉小青膠紙拿開,讓她說話就行了。”
    杜成義恍然大悟,說:“我老糊塗了。”
    陳海羨將杜成義扛起來,杜成義夠到了葉小青的嘴唇處,然後將膠紙撕扯開了。
    葉小青立刻說:“你們快走,這,這層的那個人,是,是電鋸驚魂的狂熱份子——”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55章:杜成義單挑殺人狂
    355章:杜成義單挑殺人狂
    “電鋸驚魂?”陳海羨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
    杜成義說:“那是一部美國恐怖電影,最後一部早已經結束了。在這白色塔層內的這個人,是電鋸驚魂的狂熱份子,也就是說,他
是崇拜電鋸驚魂裡面的情節,我看他設計的這些機關就看出來了。他的確是在模仿裡面的情節,可惜的是,那是電影,裡面很多很多機
關的設置,其實很多只是呈現給觀眾看,而並沒有合理性的。所以,他現在設計的這些機關,其實粗糙的不行。”
    杜成義說完,居然很大膽地去為葉小青解開身上的繩索。
    果然,那條透明的繩索一受到牽動,立馬嗤的一聲,然後有機關突然****過來。
    但是,這機關居然如此的兒戲,杜成義只是用手臂輕輕地打橫一掃,那個恐怖的機關就啪啦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大家仔細一看,原來居然是一把匕首。雖然是一把很銳利的匕首,但是因為只是一根細線連接緊綁著,所以當細線被撕斷的時候,
這把匕首雖然是順著預先設計好的線路射過來,但是由於衝擊力不夠,所以這匕首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具有殺傷力。
    大家都爆笑起來。
    “哈哈哈,剛剛弄得這麼恐怖這麼凝重,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小孩子的惡作劇一般。笑死我了。”陳海羨哈哈大笑,笑聲在室內回蕩
著,重疊在一起,更加具有身歷聲般的效果。
    “你們在取笑我的機關,是麼?”
    突然地,一把幽幽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響起來。
    這聲音聽起來很怪異,有些像男生,但是卻覺得說是女聲音的話,也可以。
    就好像臺灣配音的那些動畫片,很多很多男主角的配音員卻居然是女人配的。
    這聲音似乎是經過了特殊的器材處理過,所以聲音顯得這麼怪異。
    “不錯。你這設計的這些,簡直可以說是垃圾。”陳海羨挑釁一般環望四周,說道。
    “好,那現在我要挑選一個人留下來,和我單挑。那個戴眼鏡的男生,沒錯,你留下來。”
    他指的,自然就是杜成義。
    葉小青緊張地說:“杜成義,不要中他的計。我們沒有什麼理由留下來陪他玩這些。”
    聲音再次響起來:“不,他會的,因為一個人。”
    杜成義說:“你知道沈姍姍在哪裡?”
    “我自然知道,阿哈哈哈,所以,就看你有沒有膽量留下來,挑戰我的機關了。”
    “我接受。”
    “杜成義,不要,就算是接受,那我們大家一起留下來,他只是不知道躲在哪裡罷了。但是,我們一定可以找到他的。”葉小青說

    “不好意思,只能是他一個人留下來。”
    “你們繼續去找,我一個人留下來,我有信心贏得了他。”
    當所有人都離開了之後,杜成義一個人留下來,望著白花花的這個世界,說:“好,我們的遊戲,開始吧。”
    “阿哈哈哈,你以為我的機關真的那麼低級垃圾麼?我設計的這匕首,是故意的,而這個目的,恰恰就是為了引你留下來。因為我
瞭解你的性格,如果這機關設計的太完美的話,你一定不會留下來接受我的挑戰。”
    “聽你的語氣,你似乎認識我。你到底是誰?”
    “哈哈哈,如果你真的有命玩完我的這些機關的話,你自然會看到我。可惜的是,這是不可能的。那麼,saw遊戲,開始了。”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56章:第一個遊戲:挖耳朵
    第一個遊戲:挖耳朵
    整個塔層比想像中的還要大,因為在白色的牆壁之中,居然緩緩地打開了一扇門。
    “根據電鋸驚魂的電影,你必須要一扇門一扇門地闖過,而我會在最後一個房子那裡等你。當然,我相信,你並沒有那樣子的能力
。每一間房子之中,都會有打開下一個房子的鑰匙。你只要通過了機關,你就可以得到鑰匙。那麼,遊戲開始了,祝你好運。哈哈哈哈
。”
    怪人詭異的笑聲,在不斷回蕩著。
    杜成義毫不猶豫地就走了進去。
    這間房間很小,並不寬敞,沒有電鋸驚魂裡面任何的一個機關。
    裡面只有一張輪椅,輪椅上面綁著一個人。
    一個小女孩。
    杜成義雖然不認得這個小女孩,但是他隱隱約約記得,在村子裡面,曾經見到過這個小女孩。
    年齡約莫十一、二歲,粉紅色的圓臉,剪著短髮。
    一雙烏溜溜的眼睛之中,流露著淡淡的哀傷以及恐懼。
    聲音又傳過來:
    “杜成義,我給你2分鐘的時間,你在接下來的2分鐘之中,需要做的是用桌子上的工具,從小女孩的右邊耳朵裡面掏出一顆藥丸。
請注意,這是一顆圓溜溜的藥丸。這顆藥丸其實是一粒解藥。沒錯,這個小女孩被我滾進了劇毒,只有吃下這顆藥丸才可以解開體內的
劇毒。請你注意時間,因為2分鐘之後,這顆藥丸就會爆裂在女孩子的耳朵裡面。那麼,遊戲開始了——”
    “你個他**的的變態,這是我和你之間的遊戲,你為什麼要牽涉到別的無辜人的身上。”杜成義一邊破口大駡,一邊趕緊看桌子上
面的工具。褐色的桌子上面,只有兩個可以掏耳朵的工具。一個是平時人們習慣用的那種小勺子,用來挖耳屎的。另外一個是一個很大
的夾子,就是平時去醫院時候,有一些醫生喜歡用這種夾子夾沾有酒精的棉花。
    杜成義想也沒想就抓起小勺子,來到小女孩的旁邊。
    “你也聽到了,所以,我接下來就是需要將你耳朵裡面的藥丸挖出來了,你頭側一點點,記住,你千萬不要動彈,哪怕是我不小心
碰觸到你耳朵裡面弄痛了你,請你也要不能動彈,知道嗎?”
    小女孩的嘴巴雖然沒有被膠布粘著,但是她的嘴巴卻一直緊緊抿著,一聲不出。
    杜成義也沒有過多注意,以為是她嚇得不敢出聲罷了。
    杜成義將小勺子伸進小女孩的耳朵,小心翼翼的,杜成義這個時候才發現,他的心跳在飛快地跳動著。額頭,有大顆大顆的汗珠滾
落。
    小勺子伸進了耳朵,杜成義輕輕地挖著,他感覺到了,小勺子的確是碰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但是,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粘住在耳朵
裡面,這樣子輕輕地勺的話,根本是挖不出來的。
    時間這個時候過去了20秒。
    杜成義繼續挖,但是還是挖不出來。
    時間過去了40秒。
    杜成義決定放棄這種小勺子,他趕緊更換工具。
    夾子。
    他沒有想到的,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將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這個殺人狂設計的遊戲,並沒有他所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TOP


357章:酸液在耳朵之中爆炸
    357章:酸液在耳朵之中爆炸
    杜成義小心翼翼地將夾子伸進去小女孩的耳朵裡面。
    小女孩臉上的表情很奇怪,她似乎很想很想開口說話,但是,但是她卻始終沒有說。
    杜成義沒去注意小女孩的表情,他現在專心致志地專注于女孩耳朵裡面的藥丸。
    終於,杜成義感覺到了,夾子夾住了耳朵裡面的藥丸。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被捆綁在椅子上的小女孩卻突然尖叫起來:
    不要夾那藥丸
    杜成義聽到了,但是他不明白這個女孩的意思。
    他聽懂了這句話,但是他不明白這話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然後,在小女孩剛剛說完話的時候,突然哢嚓一聲巨響,小女孩的身子,居然有一條尖銳堅硬的鐵支條橫穿出來。
    鮮血噴濺整個房間。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你個殺人狂,時間還沒有到,為什麼,什麼你不遵守遊戲規則?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哼哼”詭異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來。
    “我說過了,我是電鋸迷。我一早已經提醒過你的,我的遊戲絕對不會那麼簡單。那麼,我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輸掉這個遊戲
吧。哦,不,也不能說是你輸掉了。輸掉遊戲的,是這個女孩。沒錯,這個遊戲,除了你是參賽者之外,還有其他人——這不正是電鋸
的精髓麼?我的遊戲,是同時有多個人進行的。這個房間的遊戲,考驗的,其實並不是你,而是椅子上的女孩子。可惜的是,她並沒有
遵守遊戲規則。她的遊戲規則就是,不能開口說話,不能告訴你,在她耳朵裡面的,其實是一粒包裹著酸性腐蝕作用液體的藥丸。這一
切她都是知道的,但是她所要遵守的遊戲規則就是,不能開口告訴你。
    她所坐的這張椅子隱藏著機關,如果她開口說話,下面的機關就會被我啟動,刺穿她的身體。這一切遊戲規則我已經向她說明。可
惜的是,她卻始終不能信任別人。因為,在這場遊戲之中,如果她對你有足夠的信任,她其實仍然有生存的機會。只要她不開口說話,
讓你夾出藥丸,那麼,她會沒事可惜的是,她過於不信任你,害怕你在夾藥丸的時候,會弄破藥丸,讓這酸性液體在她的耳朵裡面爆炸
,而控制不住自己,開口說話。”
    杜成義聽著殺人狂的話,渾身開始顫抖起來。
    從一開始,他還真的是低估了這個殺人狂,原來一切居然設計得如此天衣無縫。
    杜成義說:“看來我真的是小看你了,那麼,接下來,我應該要認真比賽了。”
    “嘿嘿,遊戲會越來越精彩。接下來的,你會更加意想不到。你做好準備了麼?杜成義。”
    杜成義說:“我接受你的遊戲。”
    杜成義的眼裡,突然燃燒起一種怪異的光芒。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58章:血腥的濃痰
    358章:血腥的濃痰
    兩條平行線,同時進行著。
    “杜成義一個人在裡面,真的不會發生什麼危險麼?”葉小青憂心忡忡地說。
    “杜成義厲害著呢,你不用擔心他。對啦,葉小青,我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出現在裡面的?而且,居然比我們還早到?”陳海羨有
些懷疑地望著葉小青,說道。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是在你們離開之後,我一個人在房間,然後我好像被什麼人襲擊了。然後,我好像是失去了知覺
。當我蘇醒來的時候,我就出現了在這高塔里面。”
    “你有沒有看到那個殺人狂的真實模樣?”朱寒問。
    “沒有,我蘇醒的時候,已經被吊著在上面了。但是,他聽過音箱和我說話。”
    李衛這個時候卻在牆壁上,看到了一個東西。
    “這裡,剛剛有人經過。”
    “你說什麼?”
    “你看牆壁。”
    牆壁上,有一灘濃痰。
    “他**的的噁心啊。誰在這裡吐了一口痰。你看,這人肯定是肺有問題,濃痰裡面還有血絲呢。哈哈,肯定病入膏肓了。”李衛說

    “大家不要一直在討論痰吧,太噁心了。”朱寒說。
    “哈哈,說到這濃痰啊,我想起我們有一次去區裡教育局彙報情況,在飯局之中,我們的那個教育局長說了一個笑話,就是說一個
人吃了很多很多東西,到最後他吃了一口濃痰,別人問他什麼感覺,他說這濃痰太韌了,一直在咬著咬不斷呢。大家聽到這裡都嘔吐了
。太他**的噁心了。”陳海羨突然莫名其妙地講了一個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
    朱寒聽到這話,整個人的臉色都突然變了。
    整個人的神情仿佛在一瞬間,五官完全地扭曲起來。
    “怎麼了,朱寒,你有些不對勁。哪裡不舒服?”葉小青看出了朱寒的變化。
    “沒什麼,只是陳海羨的笑話過於噁心。我們趕快往上面走。”朱寒強忍著內心的情緒,說。
    “我們真的不等杜成義出來,再走嗎?”葉小青問。
    “他肯定會出來的。你若果擔心他的話,這樣子吧,你留下來這裡等他。”朱寒說。
    “她一個女孩子,我們怎麼放心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又不是不知道這裡面是什麼狀況。葉小青,我說你還是跟著我們一起吧。杜成
義他肯定會完好無缺地出來的。”
    葉小青美辦法,只得跟著他們一起往上面走。
    朱寒經過那牆壁上的濃痰的時候,他忍不住用眼角的餘光去瞄了一眼,然後他的整個身子忍不住發冷地顫抖了一下。
    這些一切,陳海羨都看在眼裡,陳海羨嘴角,微微地揚起了一絲不容易察覺的微笑。
    朱寒曾經在那個紫色的塔層發生了一些事情,朱寒雖然不肯說,但是陳海羨卻知道,到底裡面,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陳海羨站在朱寒的後面,跟著朱寒走著,他看著朱寒的後腦勺,內心深處,有一些微微的話語響起來:
    朱寒,你就繼續裝吧。你的真正目的,你的真正面目,其實,我一早已經知道。只是,現在還不到揭開你真正面目的時候。嘿嘿,
整個遊戲,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許菲,你的真正陰謀,又怎麼隱瞞的了我?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59章:魚鉤鉤舌頭
    359章:魚鉤鉤舌頭
    畫面回到了杜成義這一邊。
    女孩子的死,並沒有給杜成義帶來太多的干擾。
    一個再善良的人,遇到一些和自己並沒有多大血緣關係的陌生人,即使這個陌生人慘死在面前,其實也不會有過多的悲傷痛哭。
    杜成義拿到了第二個房間的鑰匙,打開了第二間的門。
    這個房間仍然很小,很空蕩。
    但是,裡面仍然是有另外一個人。
    一位年邁的老人。
    花白的鬍子,很瘦削,頭髮稀疏,他的嘴巴背毛巾包紮起來,一雙渾濁的眼睛,充滿了恐懼。
    “怎麼樣?杜成義,相信經過了第一間的試驗,你應該知道我的的遊戲,並不會是你所想像到的如此簡單。那麼,下面由我來說明
第二個遊戲好了。在你眼前的這位老人,是一個**犯。最讓人氣憤的是,他專門侮辱那些小學生,小女孩,他的嗜好就是專門找那些未
成年的女孩子來滿足他變態的**。現在你要做的是,你要將他拯救出來,因為只有他才能夠給你第三間房間的鑰匙。但是,作為拯救者
,你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你必須要得到痛苦。遊戲很簡單,在你右手邊的木箱之中,有著一把鑰匙。這把鑰匙可以打開老人身上機關的
鎖。你要將他救出來,就必須拿到這鑰匙。但是,這木箱之中,有著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接下來,怎麼做,我相信你會作出一個
選擇的。哦對啦,忘記告訴你了,時間一共只有3分鐘。”
    “他**的的無聊遊戲。”杜成義狠狠地罵了一句,來到木箱前面,從木箱的孔中望進去,裡面黑黝黝的一團一團的東西。
    杜成義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大堆黑毛聳動的毛毛蟲。
    很明顯,這種毛毛蟲並不是等閒之輩,是有毒性的毛毛蟲。這些尖尖地刺出來的毒毛紮在皮膚上,輕則是皮膚瘙癢,重則有可能會
腐爛出血。
    “我他**的為什麼要救你?你只不過是**犯罷了,就算是出到外面社會,你也一定會背判個死罪。我為什麼要冒著被毛毛蟲紮到的
危險而救你?”
    杜成義一邊咒駡著,一邊將老人嘴巴的毛巾扯開——
    杜成義不知道毛巾的內側,居然勾著一條細小的鐵絲,而鐵絲的另外一頭,居然是連著老人的舌頭的,所以當杜成義將毛巾一撕扯
的時候,慘劇發生了。
    杜成義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成這個樣子,他想撕扯開毛巾,是因為受到了第一個房間那個女孩子的影響。杜成義只是想將毛巾撕扯
開來,讓這個老人開口說話,看看這個殺人狂的話是否可信,或者是否又設置了什麼機關。
    沒錯,的確是設置了機關。
    杜成義看著手中的毛巾,毛巾牽連著一根魚線,魚線上綁著一個銀色的魚鉤。
    魚鉤上,鉤著的不是魚兒,是一條紅色的舌頭。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TOP


360章:(作者真實經歷)和謀殺事件有關的童年回
    360章:(作者真實經歷)和謀殺事件有關的童年回
    我叫杜成義。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童年開始往一個充滿這血腥、黑暗的方向飛速前進。
    有些人說,童年時候遇到的事情,如果故事還沒有結束的話,在將來某一天的時候,這個故事的結局,就會在你的身上展開來,交
給你一個最終的結局。
    8歲那年。
    8歲那年的冬天,我記得很冷很冷,好像百年一遇一般,少見的寒冷天氣。在南方這樣的地區,甚至早上時候,開始下霜了。
    我記得那一天,鄰居蘇甯早早地跑過來,對我說,去釣魚。
    “這麼冷的天氣,可以釣到魚嗎?”我吃驚地望著蘇寧。
    “肯定了,就是因為天氣凍,所以魚兒需要東西吃,這個時候是最容易釣到魚的。快快,我家裡有魚竿,你隨我去就是了。”
    我和蘇寧急匆匆地跑到了村子尾,那裡有一道流淌過的很寬闊的大江。這個時候,大江仍然流淌的很洶湧,並沒有結冰。
    在我們這些南方地區,即使是最寒冷的冬天,江水也不會結冰的。
    蘇寧和我找到了一個好位置,背風,便坐下來,然後將魚線拋進去了渾濁的江水之中。
    我對於能否釣到魚一直持懷疑的態度,所以我將魚鉤扔下去水中之後,就不再理會了。
    天氣冷著呢,我將身體緊緊縮在一起。
    時間過去了大約20分鐘,那個飄浮在水面上的魚標卻連動一下也沒有動我徹底失望了,我說:“天氣太冷了,我看真的是沒有什麼
魚的了,不如我們回去吧。”
    蘇寧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便叫我收線。
    恐怖的事情就是在這個時候發生的。
    我握著魚竿,突然覺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地往江水中扯。
    魚線很快就被拉的繃直了。
    我高興地大聲尖叫起來:“釣到大魚啦,釣到大魚啦,喂喂,肯定是好大的魚。”
    可是,這力度實在太大了,我的身子居然被拉扯得往江下麵走去。
    蘇寧看到了,立刻扔掉了他的魚竿,撲過來也握住了魚竿。
    “天哪,好沉,肯定是一條大魚。”
    我們看到江面的水花在咕咚咕咚地響著,水花不斷冒出來。
    然後,然後是一個黑色的影子,逐漸地浮現起來。
    我和孫在見到這個黑影浮上來的時候,尖叫了一聲,嚇得癱瘓在地上,手中的魚竿也掉在地上。
    魚竿立刻被黑影拖進去了水裡面,啪啦的一聲,那個黑影就又沉入了江水低下,不見了。
    雖然這個黑影只是浮出水面不到一秒的時間,但是我卻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那是一個人。
    一個應該是男人的人,皮膚是泛著一層黏膩的綠色,有些像海藻的寒色,但是卻又並不是海藻貼在身上,而是有些像蛇的鱗片反射
出來的綠色。頭髮黑黝黝的,很亂很亂,然後是一張恐怖的瘦削的人的臉,一雙深紅色的眼睛,卻又看到很雪白的眼瞼。
    我的魚鉤,恰恰好就是勾住了他的舌頭,血紅的舌頭。
    所以,他因為疼痛,才會並沒有奮力反抗,而是順著我的拉力,被拉出了水面。
    可是,可是,他,到底是什麼?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61章:童年真實經歷:斷頭的木偶戲
    361章:童年真實經歷:斷頭的木偶戲
    我和蘇寧都嚇得哭起來,我們實在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有些像人,但是卻又不像。
    那時候我和蘇寧只是覺得,我們遇到了的,是水鬼。
    小時候,在農村,凡是靠近江河的村落,都會盛傳水鬼的故事的。
    我和蘇寧也沒有再和別人提起這件事情,大家都絕口不提。
    這件童年時候的恐怖經歷,就這麼一直地埋葬在我內心深處。
    12歲那年。
    那是一年最美好的季節,春天,村子裡面所有的楊桃樹都開滿了紅白色的花骨,風一揚過來的時候,那些還沒有開的花苞就如小雨
點一般紛紛揚揚地沿著牆角飛灑下來。
    那時候我讀小學6年級。
    春天蘇醒的時候,小孩子精力充沛的身體內,似乎也有一種蓬勃的力量在破土而出。
    那一天,還是蘇寧跑過來找我,他說晚上鄰村的曬穀場將會放電影。
    吃過晚飯之後,我便和蘇寧拿著手電筒往鄰村跑去。
    說是鄰村,其實是很近很近的,只需要走上一段路程轉一個彎就可以到達那個曬穀場了。
    晚上夜晚只是有一些稀疏的星星,看不到月亮,四周的叢木之中,卻發出無數的蟲鳴。
    拿著手電筒,我們很快就來到了曬穀場。
    曬穀場上已經擠滿了人,鬧哄哄的,燈火卻並不是很光亮,舞臺上散發出來的光,使得我前面的那些人都出於逆光的畫面,所以我
並不看得清他們的面容。
    在我們面前的地方,搭著一個巨大的舞臺。是用竹子搭建,上面鋪上木板厚布而成的,上面掛滿了燈泡,還有左右兩邊都豎掛著兩
塊巨大的紅色布匹,在舞臺燈光線之中,看起來有些嚇人。
    “蘇寧,你不是說是放電影的嗎?為什麼會搭有這麼大舞臺的?”我忍不住責怪蘇寧,從目前的情況看來,肯定只是上演大戲,而
不是播放電影的了。
    我不喜歡那些真人扮演的唱大戲,我喜歡看電影。
    “小杜,你也不要罵我,我中午時候,聽老爺爺說的,是放電影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突然是搭建了舞臺,要唱大戲的。”蘇寧
望著紅紅糊糊的舞臺,說。
    “要不我們回家吧,唱大戲沒什麼好看的。”我說。
    “反正都是來了,就先看看是什麼大戲吧,不好看再走。”
    我便靜下心來,等待著大戲的上演。
    舞臺上燈開始閃爍起來,但是奇怪的是,這些燈光居然全部是紅通通的一片,不知道是不是由於舞臺兩邊大紅布的關係,這些燈光
紅通通的在不斷亂晃動著,我看著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眼睛就開始刺痛起來,我突然有一種想睡覺的感覺,或者說是睡覺蘇醒過來,但
是大腦不清醒,混混燉燉的感覺。
    然後,舞臺上突然冒出了一個紅通通的東西,穿著色彩鮮豔的古裝,但是他的臉卻是紅通通的,冷冰冰的,一點生氣也沒有,仔細
一看的話,發現甚至面目猙獰。
    居然是木偶戲,我也沒想到,今晚居然在舞臺上上演木偶戲,我也來了興趣,便看起來。
    我之前看過木偶戲,但是又覺得今晚的木偶戲有些不對勁,至於那裡不對勁,卻又看不出來。
    周圍的人都嘩啦啦地起哄起來。
    這個紅通通的木偶在舞臺上轉了幾圈,然後開始唱起來。
    我聽不出他到底在唱什麼,只是聲音有些怪異,很刺耳,好像指甲摩擦在竹子光滑表皮時候發出的聲音一般。
    我看著看著,就覺得大腦越來越不清醒來,眼皮越來越厚。
    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對蘇寧說:“我們,我們回去吧好不好?”但是,我這個時候才發現,之前一直站在我前面的蘇寧,居然不知
道什麼時候開始,不見了蹤影。
    我在人群之中開始尋找蘇寧。
    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始覺得害怕起來,因為我這個時候開始發現,無論我怎麼樣努力去看那些站在我周圍的觀眾,我卻始終無
法看清楚他們的臉容。
    是不是逆光的關係?
    還是說,我的已經開始陷進了模模糊糊的狀態,所以看東西卻看不清楚?
    這些人之中,肯定有我們村子中的人的,就算是我們村子的人全部沒有來看,但是鄰村的人我也認得的,為什麼,為什麼我卻看不
清楚他們的臉容?
    後來,我才驚覺,並不是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而是這些人,全部都是我沒有見過的人。
    對於小孩子來說看到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他是記不起來的。
    我找著找著,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覺得越來越害怕,我渾身開始發抖。
    我高聲叫了一聲,蘇寧。
    但是,並沒有人回答我,周圍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看戲看的太著迷了,居然沒有一個人理會我。
    我雖然害怕,但是這個時候,我並沒有一個人跑回家,我還是很認真地找著蘇寧。
    我找著找著,不知不覺,居然來到了舞臺的後方。
    我看到那裡有一塊厚大的紅布,裡面有紅色的光線從裂縫透出來。
    我猜想,會不會是蘇甯跑進去後臺了?
    所以,我來到了布的縫隙之中,往裡面望進去。
    我並沒有看到蘇寧,也沒有看到什麼怪異的人。
    我只是看到裡面,有一大堆的木偶。
    一大堆的木偶擁擠在那裡,有已經穿上了美豔色彩華麗戲服的,也有沒有穿上衣服,渾身光禿禿的就是一節一節的木和竹塊的木偶

    看著紅色光亮下的這些木偶,我渾身一陣的發抖。
    就是當我準備走的時候,我突然看到木偶堆之中,有一個木偶的頭居然在緩緩地扭動過來,本來它的頭是背對著我的,但是此刻,
此刻,居然是緩緩地扭過來了。
    那圓滾的木偶臉,紅通通的臉上,是一雙瞪大著憤怒的眼球。
    它的頭,突然啪啦的一聲,斷了。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62章:仇恨,加倍償還
    362章:仇恨,加倍償還
    往事如同一條細小的細索,將一些埋葬在塵埃之中的往事全部串聯起來。
    那個老人就這樣子在杜成義面前死了。
    整條深紅色的舌頭斷裂開來。
    杜成義舉起頭來,望著房間,他在尋找房間之中的攝像機,他說:“蘇寧,我知道是你。對不對?我找遍了我記憶之中的所有人,
最終我確定的,這個人就是你。蘇寧,肯定是你,對不對?”
    房間陷進了沉默之中。
    那個殺人狂並沒有出聲。
    杜成義說:“你是不是一直在憎恨我,為什麼當年我會拋下你不管,對不對?這麼多年來了,你是一直在憎恨我,對不對?”
    仍然沉默。
    杜成義說:“當年的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尋找你。可是我最終還是沒有找到你。我是找不到你,所以,我最後還是回來了。”
    房間之中終於響起聲音了:“你真的是沒有離去?你真的有回頭找我?”
    杜成義說:“你真的是蘇寧?蘇甯,當年,我真的有找你,只是後來,後來——”
    蘇寧的聲音突然憤怒了:“杜成義,你這個偽君子,你說大話,當年你根本就沒有回來找我。”
    杜成義說:“蘇寧,那是你根本不知道,我,我那天晚上到底看到了什麼事情。當年我嚇跑了,我看到了恐怖的畫面,所以,所以
我嚇跑了。”
    “就算你真的看到恐怖的畫面,被嚇到了,可是你跑回村子之後,為什麼,為什麼沒有通知我的家人來找我?你明明可以叫我家人
來找我的。”
    “當年,當年我回家之後就被嚇暈厥了,我開始生病,一直發高燒,所以,所以我是直到12天之後才完全清醒過來的。那時候,我
才知道你失蹤了。”
    “你現在說什麼都可以的了。杜成義,我告訴你,我對你的憎恨,我現在要加倍償還給你。”
    “蘇寧,我接受你的遊戲。因為我一定要見到你,我一定要問你,這麼多年來,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那天晚上,我們在
那社戲之中看到的,那些到底是什麼。我要知道答案。”
    “哈哈哈,哈哈哈,好,你很想知道是嗎,那你繼續闖關吧。杜成義,我對你的憎恨,我當年發誓了,我一定會加倍還給你的。”
    到底,到底當年,蘇寧在那個舞臺,那個木偶戲,遇到了什麼?
    ——當年,杜成義為了找到失蹤的蘇寧,便找到了舞臺的後面。看到了一塊巨大的紅色的幕布,裡面有燈光傾泄出來,他便望裡面
望。
    他看到裡面一大堆的木偶擁擠在那裡,有已經穿上了美豔色彩華麗戲服的,也有沒有穿上衣服,渾身光禿禿的就是一節一節的木和
竹塊的木偶。
    然後,有一個木偶的頭居然在緩緩地扭動過來,怒視著杜成義,然後整個頭都掉下來了。
    然後,後面的畫面,更加的詭異嚇人,不,不能說是嚇人,而是妖異,猙獰般的妖異。
    363章:木偶操縱人

TOP


363章:恐怖的木偶操縱人
    363章:恐怖的木偶操縱人
    從大紅布的縫隙往裡面望進去,裡面一片妖異的猩紅。
    有一個滿臉憤怒神情的木偶的頭顱掉了下來,滾落在地上。
    這只穿著古代鮮豔衣服的木偶,此刻居然會慢慢地動起來。
    杜成義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他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木偶,如果不是被人操縱的話,不可能會自己動起來的。
    可是,在這紅通通的空間裡面,杜成義真的沒有看到這木偶有什麼線牽扯著。
    然後,那個掉了頭顱的紅色的木偶就不動了,停止了。
    因為,這個時候,又有一個東西,慢騰騰地走了過來。
    杜成義看到的畫面是,又是一個木偶,慢騰騰地走過來。
    這個木偶的身型比那個掉了頭顱的還要大一點,所以杜成義剛剛開始以為這個走過來的,應該是一個人。但是,沒想到,當杜成義
仔細看了之後,驚覺,這個,居然也是木偶。
    因為,這個木偶的衣服是一種類似於蒙古族的那種常見的服飾,是沒有袖子的。所以,杜成義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這個木偶的兩
條機械般擺動的手臂。
    這絕對不是人的手臂。
    雖然這手臂也是全部通紅色,但是這手臂是一節一節的,就好像是蓮藕一般,分成一節一節。
    正常人的手背在手的關節處也會分為一個節,但是這個手臂的卻是,起碼有6、7節。
    也只有是這手臂是木頭製作成的,才會出現這樣一節一節的效果。
    問題是,在這個世間上,木偶真的會自己走動麼?
    還是說,這個木偶,是注入了死人的魂靈,所以才會動?
    杜成義雖然害怕,但是他還是沒有立刻逃跑,他定定地看著這只紅彤彤的木偶,這麼怪異地動作機械地走動著。
    這個木偶來到那個掉了頭顱的木偶面前,用手抓住那個木偶,然後拖著掉頭木偶,慢騰騰地往裡面的內間走去。
    然後,房間突然響起了一陣類似於嘯聲的怪異聲音,就好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整個房間內的木偶,居然全部收了刺激一樣,居然
全部在抖動起來。
    然後,杜成義看到其中有一個,是青色的,面容是青色的木偶,這個木偶突然發現了杜成義在看著它們,然後,居然張開了嘴巴。
    紅通通的嘴巴,杜成義渾身一震,因為他居然看到了,嘴巴裡面,是密密麻麻尖尖的牙齒,如同某種深海魚類的牙齒。
    並不是白色的牙齒,是接近於淺黃色,淺黃色之中卻又滲透出一粒一粒的黑色斑點。
    這只青色的木偶,張開這嘴巴,露出異常猙獰的表情,居然往杜成義的方向走來。
    杜成義膽子再大,也嚇得呆不下去了,他飛快地拔腿就跑,拼命地往村子的方向跑。跑回到家,什麼話也沒說,回到床上,蓋上被
子,在被子之中顫抖著睡去。
    這一睡,就是整整十多天。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64章:解剖綠色青蛙
    364章:解剖綠色青蛙
    杜成義拿到了第三間的鑰匙。
    現在,無論犧牲多少人,他似乎已經不在乎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闖過剩下來的關卡,因為他一定要見到蘇寧。
    他要知道,在他離開之後,那天深夜裡,在那個恐怖詭異的舞臺之中,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杜成義拿著鑰匙,打開了第三個房間。
    雪白的房間。
    杜成義原本以為,當他打開房間的時候,會看到很怪異的東西。
    今次,這裡並沒有被捆綁著的陌生人,並沒有兇險的機關。
    裡面甚至多餘的物件也沒有。
    唯一有著的,就是雪白的地面之上,有著一大堆的幽綠色灰黑色的青蛙。
    這個不大的房間裡面,起碼有不下上百隻顏色各異的青蛙。
    其實,稱作青蛙是有些不妥的,因為房間內這些此刻正在蹦跳著的青蛙,和我們日常生活之中所看到的青蛙,是有些區別的。
    在南方一帶,有些人叫這種類似於青蛙的叫田雞。因為這種田雞的體型會被一般的青蛙略微大一些,並且顏色會更加深色,以黑色
灰色之中帶有綠色為主,而最大的區別是,一般青蛙的皮膚很光滑很水潤,而這種田雞的皮膚表面接近於蟾蜍的皮膚,上面有很多很多
的褶皺和顆粒。
    杜成義看著這些一堆一堆的青蛙,一時之間,猜不透蘇寧設計的這個遊戲的意圖,是什麼。
    “你記起來了麼?你這個虛偽的杜成義。第三關的遊戲其實很簡單,就是我將第四個房間的鑰匙放進了裡面的其中的一隻青蛙之中
。杜成義,你需要做的,就是將這裡面的青蛙一隻一隻地剖開來。你可以做到麼?我相信,這對於你來說,應該不是問題。”
    “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你要設置這樣的一關。”杜成義說。
    “你真的忘了麼?呵呵,杜成義,忘記了也好,有些事情,忘掉了,反而是一件好事。”
    “你可以告訴我麼?或許真的有些事情,被我忘記了。”
    “你會知道的。當你可以通過這些關的時候,你會知道的。所有的真相就是你我相遇的那一刻。哦,對了,為了降低難度,我在房
間的角落那裡事先擺放了一把小刀,這樣子你可以加快速度。”
    杜成義很快就找到了小刀,隨手一抓,就抓到了一隻肚皮滾圓的青蛙,對著滾圓的肚皮一刀插進去,然後用力一挖,青蛙裡面的內
臟就稀裡嘩啦地滾落下來。杜成義用手捏了捏這些內臟,沒有發現裡面有硬物,趕緊扔到一邊,繼續找另外一隻。
    第二隻,刀子插進去,然後用力一挖,內臟也破裂而出。杜成義用力捏著,青蛙的大腸小腸就破裂了,裡面湧出來一灘青色的軟綿
綿的東西。仔細一看,是被青蛙吃下去的一條綠色的毛毛蟲,此刻已經被消化的腐爛不堪了。
    這些被剖開肚子的青蛙並沒有即時死去,而是四肢仍然在不斷抽搐顫抖著。
    杜成義顧不及去理會這些,他現在只是想趕緊找到那把藏在青蛙肚子裡面的鑰匙。
    他必須要通過所有的關卡,見到失蹤了那麼多年的蘇甯,要蘇寧告訴他,到底這麼多年來,蘇寧發生了什麼事情。包括過去,杜成
義消失了空白了的一段記憶。
    問題是,房間裡面的青蛙實在太多了。
    這樣子一隻一隻地剖開,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時間。
    杜成義在血腥的空氣中,突然整個人冷靜下來。
    他突然想到了,這樣子一隻一隻地剖,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如何找到那一隻青蛙。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65章:殺人還是不殺
    365章:殺人還是不殺
    一隻青蛙的肚子裡面,被放進一把堅硬的鑰匙,肯定會不舒服,就算沒有生病,至少也不會表現的很活躍。
    杜成義在青蛙群之中來回地走了幾步,大多數青蛙都紛紛躲避。然後,杜成義很快地就發現了一隻看起來有些動作癡呆的青蛙。這
只青蛙安安靜靜地待在那裡,一動不動,杜成義走近它的時候,它仍然是一動不動的。
    杜成義知道,那把鑰匙,肯定是藏在這只青蛙的體內。
    杜成義抓住青蛙,用刀子插進去,那些花花綠綠粘膩的內臟流淌出來。
    杜成義用手捏了一下,果然,一把堅硬的鑰匙藏在裡面。
    杜成義將青蛙扔在地上,拿著鑰匙,打開了第四個房間的門。
    大門緩緩地打開了。
    這是一間青灰色的房間。
    杜成義沒有猜錯,今次的這房間裡面,再次出現了一個人。
    這個人坐在一張椅子上,看得出來,椅子是經過機關設置的。
    坐在椅子上的人一動不動。
    杜成義仔細看椅子上的這個人。
    這個人也不知道被蘇寧虐待了什麼,整個人看起來怪怪的:
    杜成義看不清楚這個人的外貌,雖然這個人的頭部並沒有被什麼面具之類的東西蓋住,但是杜成義還是看不到這個人的真實外貌。
    因為這個人的臉上,被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一些奇怪的符號,黑色的字跡,密密麻麻地佈滿在這個人的臉上。所以,杜成義只能看到
的是,他的一雙眼睛。
    然而,這眼睛看起來也是那麼的奇怪,他的眼睛充滿了紅色的血絲。
    蘇寧的聲音響起來了:“我現在可以很明確告訴你。這是最後一關了。只要你通過了這一關,你自然就會找到打開房間的大門的鑰
匙,你自然就可以看到我。但是,你也肯定會知道,最後的一關,絕對不會那麼容易過的。
    我不在拐彎抹角,現在我告訴你,坐在椅子上的這個人是一個窮凶極惡的犯人。沒錯,你知道我是saw狂熱分子,所以你肯定也猜
到了,那把鑰匙就放在這個人的眼睛裡面。現在,擺在你眼前的問題就是,你要麼解救這個人,要麼就是殺了這個人。選擇一的話,你
將永遠不會看到我,不會瞭解當年的真相;選擇二的話,你會看到我,但是代價就是你會殺了一個人。下面,等待你的,就是你的選擇
。杜成義,我現在給你的這道難題,就是要你自己選擇。”
    坐在椅子上的人似乎也沒有什麼恐懼,或者是掙扎。似乎,他被蘇寧下了什麼麻*醉藥之類的藥劑。
    杜成義望著椅子上的這個人,心裡在拼命掙扎著。
    殺人?
    不殺人?
    放棄真相?
    知道真相?
    杜成義的腳步在緩緩移動。
    他無法做到,那麼兇狠地殘忍地去殺一個人。儘管這個人是一個罪該萬死的罪犯。
    但是,杜成義也知道,這些事情,別人的生死,並不是另外一個人有權去審判的。
    杜成義打算離開這裡。
    “看來,這麼多年,你根本就是在逃避。你無法面對自己過去對朋友的錯失。”
    蘇寧的話在房間響起來。
    杜成義突然停止了腳步。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劇情大轉折

TOP


366章:遊戲的最後一關
    杜成義突然從地上撿起了一把刀子。
    很明顯的是,這些工具也是蘇甯一早為杜成義準備好的。
    杜成義右手緊緊握住刀子,飛快地來到那個人的面前,然後尖叫了一聲,將刀子cha進了那個人的右眼。
    哧的一聲,深紅se的血液噴濺而出。
    那個人終於被疼痛刺得有些清醒過來。
    他哇哇地嚎叫著,但是卻不會說話。似乎,他是一個啞巴。
    杜成義痛苦地飛快地挖著,因為他害怕自己會猶豫,會停止自己的行為。
    他並不是一個冷酷的人,他並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變態殺手。他對世間萬物的,存有憐憫之心。
    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此刻,他自己的思想意識,控制不了他的行為舉止。
    他的大腦指揮的是他應該離開這個房間,因為他並不想去傷害這個無辜的人。
    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折返回來,會撿起一早安排在地上的刀子,會這麼兇殘地將刀子cha進他的眼球裡面,開始拼命地挖
著。
    血水流淌下來,鑰匙叮噹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杜成義撿起鑰匙,然後發瘋了一般跑到房間的大men前,打開了房間的men。
    “蘇甯,蘇寧,我一定要見到你。我一定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房間的大men打開了。
    杜成義,杜成義看到了什麼?
    房間內並不是空無一人,房間內又一張桌子,桌子上連著很多的線,視頻。
    桌子的後面,坐著一個人。
    蘇寧?
    不,雖然杜成義已經很多年很多年再沒有見到過蘇寧,但是眼前坐著的這個人,卻完完全全是一個陌生人。
    並不是蘇寧。
    因為,坐在房間裡面,設計著這些血腥遊戲的人,是一個nv孩子。
    一個年齡比杜成義只是大一點點的nv孩子,穿著一件白se的mao衣,面容清瘦,卻異常蒼白。
    “你,你不是蘇寧?你到底是誰。蘇寧在哪裡。”杜成義變得有些異常,咆哮著。
    他會不會控制不住自己,奔跑上前,連這個nv孩子也殺了?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承認,我是蘇寧。所有一切,只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nv孩子淡淡地說道。
    “那你設計整個遊戲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為什麼要我參加這個遊戲?”
    nv孩子淡淡地說:“我說了,我是電鋸驚魂的狂熱分子。我相信你也看過這電影。你知道這電影為什麼會獲得那麼多人的喜歡嗎?
很大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這部電影會在結局的時候,來一個超級大轉折。杜成義,那麼,我們現在開始迎接這則遊戲的最後一關,好
不好?”
    “你,你說什麼……最後一關,最後一關?”杜成義的身體在不斷顫抖著。
    這個遊戲不是已經終結了嗎?
    為什麼,還會有最後一關?
    他預感到,有一些恐怖的事情,一些殘酷的事情,正在緩緩地,緩緩地,浮出水面。
    “沒錯。你不是很想看到蘇寧麼?呵呵,那麼我告訴你,在剛剛被你握著刀子cha進眼球裡面,剜出了鑰匙的那一個人,他,他正
是你所要渴望看到的童年夥伴——
    蘇寧。”
    nv孩子從椅子上站起來,望著杜成義,眼神變得比深海還yin冷。
    蘇寧?
    他,他居然是蘇寧?
    為什麼他會是蘇寧?
    杜成義“啊——”地尖叫了一聲,說:“不可能的,他怎麼會是蘇寧呢,是你在欺騙我,對不對?你為了打擊我,才這樣子說的,
對不對?他不可能是蘇寧,不可能是他,我殺的那個人,不可能是蘇寧,絕對不會是。”
    nv孩子繞過桌子,來到杜成義面前,說:“你知道我絕對不會說謊的。你難道還不瞭解整個遊戲的目的麼?整個遊戲的目的,就是
為了復仇。就是要你親手殺了你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杜成義蹲在地上,哇哇地哭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他整個人的jing神崩潰了,徹底崩潰了。
    那個坐在椅子上的人,真的是蘇寧麼?
    時間過去了多久?
    杜成義一拐一拐地來到了原先那個房間。
    蘇寧的頭顱已經垂了下來,仍然又血水從他的右眼框滴落。
    蘇寧已經一動不動了。
    杜成義來到蘇寧的面前,輕輕地將蘇寧的頭仰起來。
    他看到蘇寧的臉。
    臉上仍然是被那些密密麻麻的被畫著的黑se奇怪文字符號。
    “對不起,對不起……”杜成義望著蘇寧,痛哭著尖叫著說。
    就在這個時候,蘇寧的身體卻突然動彈了一下,那應該是他臨死前最後的一刻,突然清醒了,並且用盡了最後的一絲力氣,說了一
句話:“xiao杜,是,是你,終於見到你了,我很開心,我……”
    說完了最後一句話,蘇寧的頭一歪,就這樣子死去。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杜成義伏在蘇寧的屍體上哭了一會兒之後,突然整個人變得冷靜了。
    他緩緩地站起來,他的雙目此刻完完全全變得通紅,他轉過身,看到了站在一旁的nv孩子,說:“我要殺了你。”
    nv孩子說:“你可以殺死蘇甯,自然也可以殺死我,我自然也會想到這些。但是,在你殺我之前,你難道不想瞭解整個事件的真相
?”
    杜成義自然會想。
    nv孩子這個時候卻突然笑了,她說:“你既然想知道一切,為什麼不去看看蘇寧的身體?”
    杜成義不明白nv孩子的意思。
    nv孩子說:“你不是說要瞭解真相麼?你走過去查看看你最好朋友的身體,真相將會從那裡開始。”
    杜成義疑惑地看著蘇寧的屍體。
    這個時候,杜成義才發現,蘇寧的衣著有些奇怪。
    蘇寧長袖衣衫,並且戴著手套。
    杜成義顫抖著將蘇寧手中的手套脫開來,這一脫,眼前所看到的畫面,著實讓杜成義大吃一驚。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子?這,這並不是蘇寧,而是,而是一具木偶?我,我殺死的,並不是人,而是,而是木偶?”
    木偶?
    蘇寧並不是人,而是木偶?
    為什麼,杜成義會說出如此怪異的話
367:鬼葬,殺死30人的犯人
    367:鬼葬,殺死30人的犯人
    杜成義看到的是,蘇寧一節一節的手。
    就如同杜成義過去在那個舞臺後方看到的畫面一樣,那些詭異的木偶。
    此刻躺在椅子上的這具屍體,手呈現的是一節一節的狀態,如同蓮藕一般,一節一節地關聯著。而且,手臂上的皮膚表面,呈現出
木質的紋路。
    “是不是木偶,只要你自己觸mō一下,不就知道了麼?”
    杜成義顫抖著手去捏蘇寧的手,卻發現,雖然蘇寧的手臂呈現木偶的狀態,但是卻並沒有木的堅硬質感,仍然是肉質的柔軟。
    但是,一個正常人的身體結構,會可以變成這個樣子麼?
    “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蘇寧會變成這個樣子?”杜成義沖著那個美麗的女子,大聲吼道。
    “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劉詩詩。”
    劉詩詩望著杜成義,臉上的微笑又溫暖又詭異,她說:
    “杜成義,你真的渴望知道真相麼?”
    XXXXXX
    朱寒他們離開那間房間之後,就遇到了一些麻煩事。
    這個時候,杜成義還在塔層進行著劉詩詩的遊戲。
    朱寒。李衛。陳海羨,葉小青。陳鐘。
    因為當他們轉過了樓梯,上到上面一層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沒有去路可去了。
    這個沒有去路可去的意思表述起來可能有些不太準確。
    此時此刻,李衛他們看到的畫面是:
    他們來到了陽臺,也就是說,他們上了這一層塔層之後,頭頂出現的是天空,上面再沒有建築物了。就好比如你上到了自家陽臺一
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陳海羨四處張望,說,這麼快就到了塔頂了?還是這麼一個空空如也的陽臺?這也太扯了吧?那個沈姍姍
呢?那個恐怖的紅sè人呢?
    “這,會不會是我們走錯地方了?還是說,這個塔還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繼續上去的?”陳鐘往塔層的邊緣走過去,一邊走一邊說

    這個遭遇實在太讓人意想不到了。
    他們都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將會於是恐怖殘忍的紅衣人的。沒想到,現在居然上到了塔層的天頂。
    這太他**的的扯了。
    朱寒說:“不對,肯定有些地方不對。你們記得沒有,我們在地面上望這塔的時候,這塔的高度可以說是高聳入雲的,按照我們在
地表上目測的高度,不可能是現在這麼快就到塔頂的。肯定是有些地方不對勁。”
    “可是,可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又是什麼?還是說,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幻象?”李衛說。
    這他**的的一切都太邪門了。
    “不對,不對,你們仔細看,這些天空是假的。”陳鐘來到了邊緣,驚呼著說:“這些,這些,這些全部是畫,是畫出來的天空。

    什麼畫家,居然可以畫得如此栩栩如生?
    “天哪,這畫畫的也太逼真了吧?”朱寒驚歎不已。
    他曾經在網上看到過一些西方街頭藝人在地面上畫出來一些立體油畫,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但是那些只是一小部分,規模很
小,容易完成。而現在看來這個是如此的恢弘壯闊。
    “既然知道是這樣子了,那,我們就找往上面的門口就行了啊。”陳海羨望著大廳,說:“問題是,這個,這個我還一時之間真的
看不出什麼痕跡。這也太像了吧。”
    “你們看,那裡有一個人。”
    果然,原本來屬於空氣一般畫面的牆壁,居然開始蠕動起來,有一個身上也是畫著相同sè彩的人影,突然從畫面之中走出來。
    “歡迎你們進入我的畫裡世界。”
    “你是——”
    “我叫米蒂,是一位過氣的落魄畫家。”米蒂安安靜靜地說,他站在朱寒他們前面。
    但是,朱寒他們仍然是看不清楚米蒂的臉容,他整個人沒有穿衣服,但是身上全部是那些五顏六sè的顏料。
    “我們對你沒興趣,我想問,我們要怎麼才可以上到最上面一層?”
    “這個很簡單,只需要你們自己找到樓梯的門,就可以上去了。”
    “其實,我多少瞭解你們這些藝術家的想法,躲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畫畫,過著流浪的生活。”陳海羨說。
    “這位大叔,你錯了。我並不是藝術家,我也並不是喜歡流浪,我來到這裡,僅僅是因為我是一名極度重犯潛逃者。我躲進這裡來
,原因是因為我過去曾經犯下滔天大罪。”
    陳海羨他們感到震驚,說:“你,你的意思是——”
    “沒錯,我過去曾經殺了30個人,受到通緝,後來才進入到這裡。”
    米蒂的話語,讓朱寒他們感到一絲威脅的氣息正在逐漸逼近。
    “你們不用感到害怕,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兇殘的人了。而且你們人多勢眾,我也傷害不到你們。”米蒂說,我過去殺死的30個
人,已經不能復活。
    朱寒說:“我們現在想上去,你能告訴我們,樓梯口在哪裡麼?”
    “不好意思,我老實話,我自己也忘記了,樓梯口的位置在哪裡。你們可以自己尋找,但是希望你們可以小心,因為在這裡,你們
看不到世間本來的面目。這裡處處充滿了危險。”
    “不理他,我們自己找吧,只要他不打擾我們就行了。學藝術的都是這麼莫名其妙的。”朱寒對陳海羨他們說,然後分派任務,沒
人負責一個方向的區域,尋找樓梯口。
    葉小青並沒有去尋找,在朱寒他們去罩著樓梯門的時候,葉小青卻來到了米蒂的旁邊,一同蹲下來,對米蒂說:“米蒂,你是米蒂
?”
    米蒂望著葉小青,說:“你認識我嗎?”
    葉小青說:“我不認識你,可是我姐姐認識你,我聽我姐姐說過很多次很多次你的故事。”
    “你姐姐?你姐姐叫什麼名字?”
    “葉小紅。”
    “啊,不可能的,你說,你是葉小紅的妹妹?”米蒂臉上堆滿驚恐的神sè。
    “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她一直將我當親妹妹對待。”葉小青停頓了一下,說:“我聽過你的故事,只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你
會殺了那30人?你一直是很善良很好的人。我姐姐說,你甚至連一隻小小的螞蟻,也是充滿了憐憫之心。”
    “你不知道的,有些事情,鬼葬要你去做,你就會拒絕不了……”米蒂眼睛中,是深深的恐懼。
368章:突然殺人
    368章:突然殺人
    又是鬼葬……
    鬼葬再一次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到底,鬼葬是什麼?
    米蒂說:“你姐姐現在還好麼?”
    “她已經死去。”
    “世事無常,唉,想來也有很多年沒有再見過她。”米蒂在感歎,“可惜我一直躲藏在這裡,出去不得。”
    米蒂的眼睛並沒有布上五顏六sè的顏料,此刻他的眼睛變得濕潤起來,朦朧的如同秋日霧氣。
    他說:“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呢?你應該知道,這裡其實是禁忌來的。這是一條不歸路。”
    葉小青接下來說的話顯得很怪異,她說:“我知道,內裡的一切,其實姐姐已經曾經向我說明。只是,姐姐也曾經說,即使這是一
條不歸路,最終還是會有人走出來。剩下的,是行屍走肉也好,至少還不會被毀滅。有些人註定會被毀滅,有些人註定會重生。”
    “你姐姐從小就這麼聰慧,可以將所有的事情都看開,也能夠將所有事情都看穿。既然這樣,我告訴你們,往上面的門。其實我已
經隱隱忘記了,只記得大約方向。你知道的,一個人一旦沉浸於事情,會惘然。”
    “謝謝你,米蒂。最後,我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其實也是我姐姐想知道的,我代我姐姐問的這一個問題:米蒂,你殺死那30個人
的動機,是否真的是因為我姐姐?”
    米蒂望著葉小青,緩緩地搖頭,說:
    “我說過了,和你姐姐無關,一切皆因鬼葬。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源於鬼葬,有一天,你終究會明白。”
    “米蒂哥哥,很高興再見到你。我相信,姐姐泉下有知,也會高興的。”
    在米蒂的指引下,葉小青很快就找到了通往上面的門。
    大門緩緩關閉。
    米蒂的臉,突然出現詭異的神sè。
    畫面開始緩緩移動起來,葉小青他們進入的那扇門關上之後,相對應的在另外一個位置,居然也有一扇門緩緩地打開。
    難道說,難道說米蒂指引給葉小青的那扇大門,根本就不是正確的路線?
    那麼,葉小青他們進入的,又將會是什麼事情在等待著他們?
    XXXXXXX
    從大門出來之後,又看到一扇褐sè的木門。
    “他**的,煩不煩啊,怎麼這麼多門,難道就不能一口氣跑上塔頂,見到沈姍姍麼?這樣子一關一關的遇到一些奇怪的人,煩不煩
啊。”陳海羨忍不住爆粗口了,接著說:“誰去打開大門啊。他**的的這到底什麼時候才有個盡頭。”
    朱寒走在最前面,他打開了木門。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實在太突然了,朱寒毫無心理準備。
    大門一打開,突然一柄銳利的斧頭撲頭劈來。
    朱寒動作超級快,飛速地往旁邊躲閃,但是還是閃不及了,雖然閃開了頭顱,但是這銳利斧頭還是劈到了朱寒的右肩,哢嚓一聲,
劈進了肉裡面,鮮血立刻洶湧出來。
    不幸中的萬幸是,斧頭沒有劈中朱寒的腦袋,不然此時此刻,肯定將會是頭腦爆裂,白huāhuā腦漿飛濺一地。

TOP


369章:神秘數字,723
    369章:神秘數字,723
    大mén已經被打開,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一位彪形大漢從裡面奔跑出來,但是當走到mén口的時候,動作又停頓了下來,站在那裡
怒吼著,揮舞著。
    原來,他身上被一條鐵鎖鏈綁住了,不能走出來。那道鐵鍊嘩啦啦地響著。
    朱寒閃到一邊,用手捂住肩膀上的傷口。
    還好,陳鐘身上帶有創傷yào粉以及紗布,他很熟手地為朱寒包紮起來。
    陳海羨望著野獸一般怒吼著的那位大漢,奇怪地說:“這個人又怎麼了?xiǎo朱,要不要我幫你教訓一下他?”
    朱寒的肩膀被包紮好了之後,站起來,望著那個彪形大漢,臉上有著疑huò的神sè。
    他的肩膀其實很痛,任何一個正常人被人用一把斧頭劈了一下,都會很痛,何況已經流血。
    但是,朱寒望著這個人,臉上充滿了疑huò的神sè,他似乎是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個人,但是卻偏偏又想不起來。
    他是不是一個瘋子?被捆綁在這裡,遇到外來入侵的陌生人,就會襲擊。
    朱寒並沒有進行報復,他望著彪形大漢,說:“你為什麼要殺我?我和你無冤無仇。”
    彪形大漢雙目血紅,如同掙脫枷鎖的野獸,望著朱寒,惡狠狠地說:“我只是要殺人,將你們所有人全部殺死。”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是最令人感到恐怖的。
    這種人就是喜歡毫無理由地殺人。
    他殺了人,你調查他,問他,為什麼要殺人,你殺人的動機是什麼,是情殺仇殺還是為了發洩內心的不滿。
    他給你的回答是,什麼都不是,只是因為想殺人。
    這種兇手是最令人不齒,但是同時也是最令人感覺到恐懼的人。
    現在,在李衛他們的面前,就是站著這麼一個人。
    他是一個對於任何人,都沒有殺人動機的人。
    朱寒望著他,說:“我們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見過?”
    那個人笑嘻嘻地說:“我是第一次見你,我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但是,我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時候,我就想殺你。”
    他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臉上仍然是一臉的平靜,微笑,好像在說一件無關痛癢的事情一般。
    “我長的很令你討厭?讓你看了就極度厭惡,所以你想殺我?”
    “不,我只是想殺你,我又不認識你,我對你沒有一點點的感情。”
    “你和他說什麼呢,這人只不過是一個瘋子啊。”陳海羨在一旁說。
    “等等,你們看,他背後還有人。”
    朱寒望怪人的身後望去,果然,在裡面居然還有好幾個男人,跪在地上,但是身上一樣也是被厚厚的鐵鍊捆綁著。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啊?”葉xiǎo青覺得奇怪。
    “你們發現了沒有?他們臉上,有神秘的數字。”
    果然,在這個大漢以及他身後的那些人,他們的額頭右邊上,居然都畫著幾個神秘的數字。
    723.
    他們的額頭上面,都被烙印著這幾個數字。
    723?
    “723,是什麼意思?”
    “是生日號碼?還是他們的編號?就好比如一些同類的被分開來的編號一樣,他們都是723號的人。”
    “不可能的,他們全部都是723呢。”
    723,隱藏著什麼秘密呢?
370章:世間正義的審判,鬼葬。
    370章:世間正義的審判,鬼葬。
    “他們似乎只是一群犯人罷了。”陳海羨說:“我曾經在電視上看到這些人。只是,我一直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特
別是那個,我一直以為他是去了bō蘭還是去了美國,沒想到他居然會被捆綁在這裡了。”
    朱寒好奇地問:“誰?”
    陳海羨說出了一個名字。
    朱寒哦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原來是他。那麼,他身後的那一堆人,其實就是那些人了。”
    陳海羨正sè地說:“你們有沒有開始發覺一些事情了?關於這個塔,關於鬼葬的一些端倪。雖然,我們不止一次地聽到關於鬼葬的
這詞語。但是,直到我看到這些723數字,以及他們。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雖然我也無法說明白,鬼葬具體是一個什麼東西。但是
,現在從目前這些掌握到的資訊來看,鬼葬似乎是在懲罰著這個世界上的一些罪人。類似于某種正義的武器一般。”
    朱寒並沒有否定,但是也沒有肯定陳海羨的說法。
    是審判麼?
    “眼下,我們怎麼離開這裡?”陳鐘說:“葉xiǎo青,你確定那個人指示給你的mén,是正確的嗎?他會不會提示錯了,給了我們
一個錯誤的方向。”
    葉xiǎo青說:“他應該不會欺騙我的,他沒有欺騙我的理由。我相信他。”
    陳海羨說:“我看,方法還是有的。”
    “什麼方法?”
    “殺了這個房間的人。然後,踩踏著他們的屍體走過這房間。”陳海羨微笑著說。
    陳海羨提出的這個建議,並沒有讓大家感覺到什麼詫異,或者說,是抗拒。
    葉xiǎo青卻大吃一驚,說:“你,你怎麼可以提出這樣子的建議呢?這,這是殺人啊,不是殺jī殺鴨。你們,你們怎麼會變得這樣
子冷漠?”
    陳海羨微笑著說:“那是因為你不認識他們到底是誰。如果你知道他們是誰,你會同意的,至少你不會抗拒。有些事情,是需要有
人tǐng身而出的。”
    “可是,殺人是犯法的事情的。”
    “我們從來都守法,也不會去幹那些犯法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是游離於世界之外的。就比如我們此時此刻置身於這個怪異的
高塔,我不相信現在的這個是現實的世界。所以,我現在可以殺了他們。”
    葉xiǎo青不敢動手。
    但是,李衛,陳鐘,陳海羨,朱寒他們四人卻開始展開了屠殺。
    房間周圍散落著很多的武器,很多的利刃。
    有大刀,利劍,有鐮刀。斧頭。
    陳海羨撿起一把鐮刀,望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脖子一割,噝噝的聲響,鮮血噴濺出來。
    喉管被割斷,吊了出來。
    他們幾個人殺得xìng起,拿著手中的武器,胡luàn地揮動著,所到之處,全部是血huā四濺。
    葉xiǎo青看著他們,沒辦法,但是1仍然跟隨在他們身後,往房間深處走去。
    大mén外,mén縫。
    米蒂詭異的眼睛。
    “他們,終於開始走向了罪惡。這些罪人的屍體,為他們走向鬼葬的反面,建立了一條血腥的路。新一輪的鬼葬計畫,開始了。喈
喈,喈喈……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了吧?呵呵,呵呵。”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71章:塞滿大腸的房間
    371章:塞滿大腸的房間
    喜歡廣東粥類的人肯定吃過一種féi腸的粥.
    這種粥很美味,因為粥裡面有很好吃的豬大腸,熬出來的粥黏膩口感極佳,撒上蔥huā,吃進嘴裡,滿口都是糯香。
    現在,朱寒他們就走進入了這麼的一間房間。
    沒有人知道,在他們進入這房間之前,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簡直就是大屠殺。
    因為,在這30多平方米的房間裡面的地板上,全部是一條一條光滑的腸子。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是在很難想像眼前的畫面,是多麼的恐怖嚇人。
    最離奇的是,這裡面僅僅就是一條一條糾纏在一起的大腸或者xiǎo腸,而沒有其他多餘的一點點的器官,或者ròu碎,骨頭,骨碎
片,一點點也沒有。
    除了血液,深紅sè的,黑紅sè的,淺黃sè的血液。
    剩下的,就是這些一條一條的腸子。
    有的腸子白huāhuā的,很光滑,很黏膩,上面有細xiǎo繁雜的褶皺。
    有的腸子是紅通通的,好像被塗上了醬油一般,呈現一種紅燒的通紅sè。
    也有的是泛著一縷一縷的血絲。
    僅僅是這樣子看的話,並不覺得有多恐怖,但是如果是一個30平方米大的房間,整個地板全部鋪滿這樣子大大xiǎoxiǎo的腸子的話
,會不會覺得異常的噁心?
    葉xiǎo青就忍不住反胃,要嘔吐起來。
    陳海羨的腳下踩著這些腸子,噁心地說:“這他**的到底是什麼啊,是地獄嗎?有屍體的話,還不覺得這麼噁心,現在全部是腸子
,看著真他**的的太噁心了。”
    朱寒這個時候突然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什麼時候開始,陳海羨變得很粗口起來。
    這是一個細微的細節。之前,他是一位老師,說話是很儒雅很禮貌的。
    難道說——
    朱寒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很快就打斷了思考的思緒,因為現在並不是去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
    “沒辦法,只能是踩著這些腸子,往對面走去了。大家xiǎo心一點吧,千萬不要摔倒了。”朱寒說。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他們也絕對不願意走回頭,走回頭的話,需要經過那個723房間,在那個房間,可是他們瘋狂地mí失了的
一個房間。
    xiǎo心翼翼地踩著腸子,一步一步地往前面走去。
    沒有辦法,因為地板根本就沒有空隙,只能踩著這些軟綿綿充滿著彈xìng的腸子,往前徐徐地走著。
    沒有一個人願意提出來,實際上大家其實都想到了,這些腸子,絕對不會是什麼貓啊狗啊豬啊動物家禽的腸子。
    這些是人的腸子。
    要將整個地板鋪滿,到底需要殺死多少人,掏出多少的腸子,才可以呈現現在這樣子的效果?
    葉xiǎo青忍不住,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腦,想到了這個問題。
    所以,當她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渾身忍不住發抖起來。
    腳下一滑,整個人就摔倒在地上。
    她整個人,面對著地板上濕潤的,血淋淋的,白huāhuā的大片人的腸子,摔倒了下去。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TOP


372章:屠人場,越陷越深,沒有回頭路
    372章:屠人場,越陷越深,沒有回頭路
    葉xiǎo青的臉砸在白huāhuā、血淋淋的大腸上,只覺一股濃郁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撲鼻孔而入,同時感覺到滑膩膩的。
    葉xiǎo青尖叫著,從地上站起來,但是身上還是沾滿了濃稠的血液。
    一旁的陳海羨卻笑嘻嘻的,並沒有說什麼。
    葉xiǎo青也沒有想過會有別人幫忙,她拭擦了一下,趕緊繼續走,現在她只是巴不得可以一步就走出這房間。
    隱隱約約的不安的情緒,又從內心深處湧上來。
    因為這個時候,這房間裡面,並沒有別人在,意味著,那個變態的人,起碼是鋪這麼多人腸的那個人,肯定是就在房間的外面,等
待著他們。
    一個可以將整個房間鋪滿人腸的人,肯定不會是好人,至少也不會是心理正常的人。
    而現在這個人,就在mén外等待著朱寒他們。
    大家終於走過了這一片超級噁心的人腸,來到了大mén面前。
    朱寒和陳海羨使了一個顏sè,大家分別退到了大mén的兩邊。
    陳海羨和朱寒手中,還抓著之前殺死723房間的那一群人的利器。
    陳海羨緩緩地打開了大mén。
    大mén被打開,沒想到的是,並沒有什麼暗器利器shè出來之類的事情發生。
    陳海羨和朱寒等了幾分鐘,確定的確是沒有人在躲在mén後襲擊,才出去。
    朱寒第一個走出去,然後整個人就呆住了。
    陳海羨第二個人走出去,看到面前的情景,也呆住了。
    接著是陳鐘,李衛。
    葉xiǎo青走出來的時候,直接就是尖叫。
    連綿不絕的尖叫。
    任何一個人看到眼前的畫面,都會呆住,都會尖叫。
    因為,眼前吊著的是,是幾十具人的屍體。如果你曾經去過屠殺豬的屠宰場,如果你見過幾十隻豬被倒吊著懸掛在空中,那麼你此
時此刻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將這些豬換成是人的話,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畫面。
    空中,吊著幾十具屍體,都是赤著身子的,但是並不會給人什麼害羞的感覺,因為每一具屍體的肚子都被剖開來,裡面的內臟和骨
頭基本被刮得乾乾淨淨,肚子的肚皮往兩邊攤開來。如同《午夜凶鈴2》龍司被解剖乾淨的鏡頭一般。
    “這,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是屠宰場?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陳海羨只是驚呆了幾秒鐘,然後緩緩地接近這些屍體。
    這些屍體有男有nv,有老有少,就這樣子被剖開肚子,吊著在這裡。
    “獵物,你們進來了?”突然,一把蒼老的聲音從屍體後面傳過來。
    以為牛高馬大的彪形大漢從屍體後面緩緩地走出來,典型的山東大漢,長得很魁梧,肌ròu發達,光著膀子,xiōng前掛著一件青灰
sè的膠質圍裙,手中那種一把巨大的斧頭,國字臉,但是長滿了彎曲的鬍鬚,滿臉橫ròu,目lù凶光。
    “既然進來了,那就讓我殺個jīng光吧,嘿嘿,中秋節快到了,就晾成臘ròu罷了。”
    臘ròu……
    葉xiǎo青肚子一陣子的反胃。
    陳海羨和朱寒臉上居然並沒有害怕的神sè,反而是泛起興奮的神sè。
    “剛剛我還沒有殺夠呢,就拿你來繼續滿足好了。”朱寒臉上有著詭異的微笑。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73章:大屠殺,屠夫vs朱寒,陳海羨
    373章:大屠殺,屠夫vs朱寒,陳海羨
    屠夫。
    巨大的斧頭,上面鏽跡斑斑,以及有黑褐sè的血跡。
    朱寒和陳海羨一點膽怯的神sè也沒有,他們兩個迅速地左右分開來,然後左右夾攻屠夫。
    葉xiǎo青望著他們興奮的臉,說:“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變成這個樣子了?這樣子,這樣子好麼?”
    她轉身去看陳鐘和李衛。
    陳鐘說:“這也是生存法則,人要生存就只能選擇對別人殘忍。如果我們不殺他,我們就會被他殺死,就像這些吊著的屍體一樣。
你看陳海羨和朱寒,此刻完全先進亢奮的狀態了。“
    他們的確已經完全陷進亢奮狀態。
    屠夫首先追殺的是朱寒,也許是覺得朱寒的身體單薄,只是一個xiǎo孩子。
    屠夫的巨大斧頭往著朱寒的頭部劈下來。
    一旁的葉xiǎo青甚至感覺到了斧頭撕扯著空氣發出來地巨大的風。
    斧頭劈下來,朱寒的身體卻異常靈活,他敏捷地往旁邊一閃,那斧頭劈到了懸掛著的屍體上面。
    啪啦的一聲,整具屍體被劈成了兩半,白huāhuā的ròu滾落在地上。
    這足以證明這屠夫手中的斧頭的銳利程度是多麼的厲害。
    朱寒閃到一邊的時候,陳海羨這一邊也撲了過來。
    陳海羨握著的利器是一把鐮刀,在屠夫劈朱寒的時候,他也蹲下來,拿著鐮刀往屠夫的tuǐ割過去。
    銳利的鐮刀chā進了屠夫的xiǎotuǐ裡面。
    屠夫腳下穿著的是一雙高高的雨鞋,橡膠皮製作成的,但是銳利的鐮刀還是將橡膠皮割裂開來。
    陳海羨很清楚,鐮刀是割進了屠夫的ròu裡面,但是屠夫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或者說他一點疼痛感也沒有感覺到。
    屠夫似乎已經認定了第一個要殺的是朱寒,所以即使陳海羨的鐮刀割了他的xiǎotuǐ,他也沒有轉身反撲過來去殺陳海羨。
    屠夫的動作很快,他的第一把斧頭劈下來之後,緊接著第二把斧頭又立刻緊追著撲過來。而這個時候,朱寒恰恰好是在躲避之後,
要站起來。
    朱寒也沒有想到,屠夫的第二次斧頭會劈得這麼快,而這個時候,他是背對著屠夫的斧頭的。
    一旁的葉xiǎo青已經開始尖叫起來。
    那銳利的斧頭銳利地劈下來,如果劈中的話,朱寒的身體肯定會被劈成兩半。
    這個時候,朱寒卻表現出了驚人的能力。
    眼看著斧頭就要劈中朱寒的背脊的時候,朱寒突然直接趴在地上,然後迅速地往後面退去,從屠夫的雙tuǐ之間的位置退去,並且
當他退到屠夫的身下的時候,朱寒手中的刀子往屠夫的襠部刺進去。
    嗤的一聲,有血水噴濺出來。
    從刀子刺進去的位置來看,那個位置應該是屠夫的根部,或者是兩個蛋蛋的位置。或者說是從蛋蛋的位置刺進去,然後穿出來,再
刺進屠夫的那話兒。
    “成功”朱寒從屠夫的胯下鑽到了後面,然後飛速地站起來,和陳海羨會合了。
    恐懼的是,屠夫仍然是一點疼痛感也沒有,還是他強忍著劇痛,反正朱寒的這些攻擊,居然對屠夫一點也不起作用。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374章:眼球吊在臉上
    374章:眼球吊在臉上
    屠夫一個轉身,然後手中的斧頭又往朱寒的身上劈下來。
    依然是巨大的尖銳破鳴。
    斧頭再次劈空。
    朱寒和陳海羨迅速往後面退去。
    “這,這是不是什麼怪物啊?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作用也沒有?他還真的是電影中那些打不死的怪物?”朱寒咬牙切齒地說:“換作
是正常普通人,早就已經痛的趴在地上打滾了。”
    “他肯定也不是什麼怪物,我猜測他只是類似於思覺神經失調那種病狀,就是受到傷害,但是不會有疼痛的感覺。朱寒,現在怎麼
攻擊他?”陳海羨說。
    “可以怎麼攻擊?就是直到放倒他為止了。”陳海羨說:“他現在似乎的攻擊目標就是你,這好辦,你當yòu餌,我來給他一個致
命的攻擊。”
    屠夫追上來了,手中的斧頭再次劈過來,看出來,這彪形大漢是沒什麼頭腦的人物了,只會一身蠻力。
    陳海羨退到旁邊,手中握著鐮刀。
    鐮刀今次是在屠夫的臉上割過。彎彎的鐮刀在屠夫的臉前打橫割過,只見血ròu橫飛。
    尖尖的鐮刀尖割到了屠夫的左眼。
    滾圓的眼球立刻被鐮刀尖割破,噴濺出一些液體出來,然後迅速充血。
    雖然感覺不到疼痛,但是由於視線突然受阻,左眼看不到東西,所以屠夫暫停了行動。
    他用手去拭擦血水,發現阻止不了,乾脆用手去掏眼球,整顆眼球被挖出來了,但是卻由於有很多血管之類的血ròu連著,所以整
顆滾圓血紅的眼球就好像一顆乒乓球一般吊在他的臉頰上。
    “天哪,這畫面真噁心。”朱寒說:“陳海羨,你趕緊上前去補上一刀好了。”
    屠夫哇哇怪叫著,手中的斧頭突然甩了出去。
    他的這巨大斧頭卻並不是襲擊朱寒和陳海羨。
    而是往葉xiǎo青和陳鐘他們劈過來。
    這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了。
    葉xiǎo青站著,卻好像失去了反應意識一般,一動不動地站著。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有一個人卻顯示出了超級厲害的反應能力。
    陳鐘。
    陳鐘站著的位置,本來是在葉xiǎo青和李衛後面的。
    但是,當屠夫突然將斧頭劈過來的時候,陳鐘第一個反應過來,居然跑到了葉xiǎo青的前面,然後將葉xiǎo青和李衛用力地按到在
地上。
    巨大的斧頭從他們三人頭頂上空劈過。
    屠夫沒有了武器在手,朱寒和陳海羨突然撲過去……
    那是很血腥的畫面。
    他們兩個人,完全變成了嗜血狂魔。
    葉xiǎo青撿回了一條命,驚魂甫定,氣喘吁吁地對陳鐘表示感謝。
    一旁的李衛卻沉默不語。
    這邊,朱寒和陳海羨已經將屠夫殺死了。
    “陳鐘,想不到你原來才是真正厲害的高手,深藏不lù。剛剛看到你的動作,我和陳海羨都自愧不如。陳鐘,你不可能僅僅是一個
休學學生這麼簡單。”
    (鬼葬群5號碼:90378554,求收藏和推薦……謝謝……中文首發,最新最快,請讀者來這裡看,劇情已經越來越白熱化,謎團不
斷揭開,謝謝大家的支持。)

TOP


375章:朱寒慘死
    375章:朱寒慘死
    屠夫遇著朱寒,慘變成了屠夫的獵物,現在已經爛成了一灘ròu醬。
    朱寒從ròu醬之中走出來,笑嘻嘻地說:“不好意思啊,希望你們不必害怕。”
    從屍體屠宰場出來之後,眾人再次進入了一個房間。
    這裡沒有變態殺人狂,沒有怪物,沒有異型,沒有血腥的畫面。
    裡面只是有一張椅子,椅子上面坐了一個化成白骨的骷髏。
    骷髏安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但是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骷髏的眼眶裡面,閃爍著碧綠sè的火。
    鬼火。
    “這裡面盡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啊,這骷髏也沒什麼大不了地。”朱寒走過去,舉起刀具,往那骷髏身上砸去。
    啪啦的一聲,骷髏全部倒塌了。
    接下來發生了一件很可怖的事情,就是骷髏眼眶之中的碧綠sè的火居然猛然地變大了,籠罩住了朱寒的右手,僅僅是一秒鐘的時間
,朱寒的右手就化成了灰燼。
    如果按照電影之中,播放慢鏡頭的話,就是出現這樣子的畫面:
    朱寒的手臂著火了,燃燒起來,然後手臂上的衣服變成了灰燼,接著是手上的ròu,變成灰燼,lù出白骨,然後白骨也化成了灰燼

    奇怪的是,也許是發生的過於迅速,所以朱寒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
    他好像是看著一根木柴在燃燒一般。
    然後,自己的整條手臂就沒有了。
    沒有鮮血,沒有ròu醬,沒有骨頭,整條手臂就這樣子沒有了。
    “這,這,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朱寒的神情很奇怪,或者說是由於事情過於怪奇,而且手上也是出乎意料的沒有感覺到疼痛
,所以朱寒望著自己的斷背,也是一臉的茫然。
    這一切,都真實得太假,以至於讓所有人都覺得是虛假的。
    “你,沒有感到疼痛麼?”陳海羨好奇地望著朱寒的手臂。
    “沒有……這火,到底是什麼火,居然如此的厲害?”朱寒的情緒並沒有受到過大的bō動。
    眾人唏噓了一番,決定往另外一個房間走去。
    未知的死亡。
    沒有人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當朱寒走到房間的大mén的時候,突然地,從mén的位置,shè出3道鐵槍,直直地穿chā進朱寒
的xiōng口。
    事情發生的太快,電光火石之間一瞬間的事情。
    3條碗口粗的鐵槍,chā進了朱寒的xiōng口。
    朱寒大口噴濺出一灘血,然後轉身望著驚愕的眾人,雙眼瞪得異常大,他好像是在一瞬間突然發現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他舉起剩下的一隻手,指著某人說:“你……是你……”
    然後,他突然地斷氣,跌倒在地上,死了。
    沒有人知道朱寒最後說的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指著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因為他是站在最前面的,他手指指的位置,其實就是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其他人:陳鐘,陳海羨,李衛,葉xiǎo青。這其中的任何
一個。
    並且,朱寒是突然發現了一些東西。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376章:恐怖的預言:連鎖死亡
    376章:恐怖的預言:連鎖死亡
    朱寒的死胎突然,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沒有悲傷,沒有痛苦,沒有尖叫,朱寒就這麼突然地死了。
    他的屍體蜷縮在地上,chā在身體上的鐵支仍然滴著血液。
    “死亡終於開始來臨了。”陳海羨喃喃地說:“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有好運降臨了。大家各自準備,迎接死亡吧。”
    “朱寒的屍體,我們要不要埋葬了他?”葉xiǎo青說。
    “怎麼埋葬?在這種地方,想埋葬也埋葬不了。”
    陳鐘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沒有人會在這種地方埋葬的了的。”
    大mén敞開來了,外面突然有一陣yīn冷的風吹過來。
    有風就表示,在另外的一處房間,有視窗,外面的風可以吹進來。
    進入這個房間,他們看到的,將會是什麼?
    ……
    一個巨大的轉輪,在房間的中央鍋鍋地響著,在緩緩地轉動。轉輪上面有著各種各樣的顏sè,似乎是一種特殊的顏料塗抹上去的,
看起來有些想鐵蛂C這巨大的轉輪,就這麼地旋轉著。
    “這,這,這就是,鬼葬?”陳海羨望著巨大的齒輪,說:“我們千辛萬苦進入到這裡,難道就是為了來見這麼一個車輪一般的東
西?”
    葉xiǎo青望著齒輪,說:“這個東西,你們看上面的這些的齒輪,有著,好像有著12種顏sè呢。”
    果然,齒輪上面,不斷旋轉著的,是12種顏sè。
    李衛說:“我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我們進來這裡的最初目的,是什麼?大家有沒有人還記得,我們進入這裡的
目的,是為了什麼。”
    陳鐘說:“自然記得,我們當初之所以進來無人區,是因為許菲。”
    李衛說:“是的。我們進入來這裡,是因為許菲,問題是,現在我們的人物,完成了麼?沈姍姍現在也失蹤了,是不是我們的方向
,已經越來越偏離了原來的位置了?我們現在身處在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現在在這裡,是幹什麼?”
    陳海羨顯得有些暴躁,說:“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反正現在已經到了這裡,也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
    李衛說:“那你現在告訴我,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將這巨大的齒輪搬回家,送給許菲,說我們完滿完成了她的任務?”
    葉xiǎo青這個時候,沒有理會李衛和陳海羨的爭吵,她靜靜地來到巨輪的面前,仰望著這只巨大的齒輪,然後突然說:“你們不要
再爭吵了,你們過來看看,這,這齒輪,這齒輪是,是預言著一些什麼?我們,我們的事情,我們的事情——”
    在巨輪的上面,居然刻印著很多事情,這些事情,居然就是他們之前遇到的事情:旅店遇刺,大腦,高塔,這些事情都是之前已經
發生了的。這些事情,一直寫到,朱寒被鐵支殺死,然後,接下來的,是還沒有發生的:
    陳海羨被朱寒殺死。李衛被葉xiǎo青殺死。葉xiǎo青被杜成義殺死。
377章:世界毀滅377章:世界
    377章:世界毀滅
    李衛看到這些的時候,內心充滿了怪異的思緒。
    按照前面那個怪人的說法,在不久的將來,他將會是黑心人的繼承人,是和杜成義他們站在對立面的。
    如果他說的是正確的,那麼,應該是他殺其他人,而現在這個預言如果會真的應驗的話,他會被葉xiǎo青殺死?
    葉xiǎo青也看到了李衛臉上的神情,她慌慌張張地說:“這個,啊,李衛,你知道的,我沒有任何殺你的動機,所以,所以,我不
可能會殺你的。這個,這個預言,是假的,肯定是騙人的。”
    陳海羨哈哈地大笑,說:“這個當然是假的,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文字會出現在齒輪上面,不知道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
。但是,這個齒輪都沒有腦子的,朱寒已經死了,他還怎麼殺掉我?哈哈,難道是他現在變成個僵屍,或者是化成厲鬼來殺我?”
    葉xiǎo青望著齒輪,再次發現了一些東西,說:“鬼葬,這個東西,這個齒輪下面,刻著鬼葬的字。”
    齒輪下面的底部是一塊淡黃sè的銅片,上面刻著的兩個字,正是鬼葬。
    是古體字。
    “不會吧,所有人都在討論的,被視為神物鬼葬,居然就是這麼一破爛玩兒?”陳海羨望著齒輪,臉上再次lù出不耐煩的神sè。
    他的目的,他進來這裡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鬼葬。
    然而,現在鬼葬卻是以這樣子的形式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帶不走鬼葬,他對鬼葬存在深深的失望。
    “原來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場騙局。”一直沉默的陳鐘,突然來到了鬼葬的齒輪前面,用手按動了一下表面,然後哢嚓一聲巨響,突
然地,陳鐘手中多了一個東西。
    一塊藍sè的yù佩。
    閃爍著藍sè的光澤,如同寶石一般。
    在陳海羨看到這塊yù佩的時候,他的眼睛yīn沉的目光開始如同被火焰點燃一般,一點一點地亮起來。
    也就是從哪個時候開始,陳海羨的目光,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塊藍sè的yù佩。
    水藍sè的yù佩,如同一滴深藍sè的海水水珠一般,被陳鐘捂住在手心中。
    “xiǎo夥子,你剛剛nòng到的這個,這個,是什麼?”陳海羨問。
    “鬼葬裡面的藍sè。”陳鐘居然開mén見山,毫不掩飾地說:“可能你們不知道,鬼葬的真正含義,是什麼。鬼葬其實是由六種顏s
è組成的。我們曾經見過綠sè和紅sè,而現在的這一塊,是藍sè。”
    “陳鐘,你怎麼知道這些玩意?還有,是不是如果集齊了6種顏sè的鬼葬,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好像七龍珠什麼的,可以向神龍
許願,可以實現你的任何一個願望?”
    “不,你們將一切都想得太簡單。”陳鐘臉上lù出yīn森詭異表情,他說:“當6種顏sè鬼葬集合在一起,就是這個世界的毀滅。”
    所有人都平靜下來。
    “世界毀滅?你說,是整個世界毀滅?這,這太他嗎的科幻了吧?”陳海羨說。
    “我不會說謊。有些隱藏在背後的真相,是解釋不到的。”陳鐘變得有些詭異。

TOP

很不錯的故事 內容扣人心懸
恐怖又好看 謝謝大大的分享

TOP

女人白皙的臉上是濃濃的恐懼。這些恐懼像一股黑色的濃雲,籠罩在女人好看的瓜子臉上。
    她擁有一雙明亮烏黑地大眼睛。如同深秋熟透地黑葡萄。濕潤水瑩。嬌滴欲穿。水汪汪地瞳仁就像兩滴濕潤地水滴。即將要滴落下來。

恐懼+恐怖....不錯!  有緊張感-----謝謝大大分享~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回復 2# DSA99 的帖子

好久沒有看到這樣吸引人的長篇靈異小說了!!

TOP

發新話題